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九十九章 安和认罪,那些不堪的往事

其实对于上官雪妍一家出现在这里,最吃惊的要数安和管家了。从得知落王爷昏迷到习先生让下人去喊圣王妃,他都处在迷糊中。他刚刚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习先生让下人去找圣王妃,等他看到上官雪妍的一系列的的举动他就明白了。那是因为圣王妃会医术,医术也许还在习先生之上。既然这样,为什么圣王爷会重伤不治?那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是装病,现在他再听到轩辕玄霄那不带一丝虚弱的声音,他知道有些事情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轩辕玄霄问完那一句话,就扫视着在场的众人,他想给王叔下毒的人也许就在他们中间,他还特意看了一下安和。会是他吗,他为什么现在动手了?

“回,圣王爷是……是……是奴才。可是不是奴才做的,奴才什么都不知道。”一个看着瘦弱的少年走出来,跪在轩辕玄霄面前说。

“本王问你王叔睡下以后可有什么异常发生,可是你第一个发现王叔昏迷的?”轩辕玄霄只是问了一句简单的话。

“回,王爷夜里没发生什么异常,奴才一直在外间。是管家第一个发现王爷昏迷的。”那下人颤颤惊惊的说着自己知道。

“管家,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王叔昏迷的?”轩辕玄霄听到是安和,于是转身问他。

“我和往常一样,过来叫王爷起床,但是今天我叫了很久都不见王爷醒来,觉得奇怪就请了习先生。”安和站出来,恭敬的回答轩辕玄霄的话。

“以前都是你叫王叔起床?”轩辕玄霄疑惑的问,王叔为什么需要叫才能起床。

“其实也不是叫王爷起床,只是王爷习惯了我伺候起床。”安和依旧保持着良好的态度回答轩辕玄霄的话。

“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上官雪妍突然问安和。

“辰时,我每天就是这个时间?”安和先是疑惑的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然后才回答她的话。

“辰时,你没记错?”上官雪妍又问了一次,不过这次好像多了一些其他意思在里面。

“是辰时,不会记错。”那安和虽然不知道上官雪妍为什么这么问,不过他还是照常回答。

“王爷,落王叔就是辰时一刻中的毒,按照管家的说法,那个时间只有管家接触过王叔。”上官雪妍知道这毒,只要喂下很快就能发作。落王爷也许是还在睡眠的时候就让人下了那休眠,而且早上能接触到落王爷的也就只有来叫他起床的安和。

“安和,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轩辕玄霄其实也想到了会是他下的毒,可是他想不到安和为什么会下毒。现在他想知道安和是怎么想的,不是说他对王叔如父吗,怎么会下的了手。

“圣王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您是在怀疑我下毒毒害我家王爷?”安和依旧平静的问,他没有被轩辕玄霄的问话惊吓到的样子。

他没有吃惊或者是震惊,但是那些下人他们都很吃惊,不知道他们是吃惊轩辕玄霄的话,还是吃惊管家会下毒毒害落王爷,或者是两者都有吧。

“安和,本王的意思你比谁都清楚,你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轩辕玄霄看着那依旧镇定的安和,他不得不佩服他的胆识,自己如此逼迫他都能镇静的面对。

“圣王爷的意思安和真的不明白,您不能仅凭王妃的一人之言就断定是我下的毒吧?”安和这次的言语略带讽刺。

“王爷安和管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您是不能听信的我的一面之词。安和管家恐怕你对休眠之毒你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凡事接触到休眠的人,总会留下痕迹的,这痕迹只要经过烈酒的擦拭它就回显现。既然安和管家说毒不是你下的,那就说你没接触过休眠之毒,你不妨证明给大家看。”上官雪妍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认罪,但是她有的是办法让他认罪。

“你,去拿些暗烈酒过来。”轩辕玄霄随便指使了一个人,让他去拿酒。

安和看着上官雪妍,他的面上依旧镇定自若,可是心中却不如容脸上那么平静。他不知道上官雪妍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看着上官雪妍说的那么肯定,他又不得不信她的。他想那圣王妃既然可以解开休眠之毒,那就是说其实她是知道或者是了解休眠之毒的。

“毒,是我下的?”安和突然开口说,他说完这话闭着眼,他觉得自己突然解脱了,这些年他被仇恨和愧疚折磨着他活的很累,现在终于可以什么都不想了。

“真是管家?”

“看不出来呀?”

“管家,你为什么这么做?”

……

“安和,你什么怎么做?”

一时这里议论纷纷,就连习光源都不可思议的问安和,他实在没想到安和会怎么做。

“为什么,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复仇?放心吧,我不会在伤害他了。”那安和说着走向落王爷的床边,对拦着他的天说。

安和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人,就是因为他对自己太好,所以自己一直下不了手。可是自己始终忘不了亲人惨死的样子,最后还是仇恨占了上风。自己早上也是这么看着他,看了大概有一刻钟才喂下他毒药。当听习先生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自己却没有报仇后的愉悦心情,眼前闪现的都是这些年他对自己的教导和信任。自己知道那件事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是自己还是迁怒了他。

“仇恨,你和王叔会有什么仇恨,我听说王叔反而对你又养育之恩?”轩辕玄霄不明所以的问,对于安和的身份他也才让人去查还没查到什么?

“是他教子无妨,使我一家惨遭横祸。我本住在上京附近的村子里,有祖父母、父母、还有小弟和大姐,我们家境殷实,一家和乐,可是有一天这一切都没有了。在我十岁那年,有一天我和小弟从隔壁村子的学堂回家,迎接我们的不是祖父母关心的问候,也不是母亲的做的饭菜的香味,也不是父亲那健硕的身影,更加不是姐姐那温柔的笑容。而是红色的血液,院子里到处都是红色的液体,刺目的红色,我的亲人们他们就浸泡在那些红色的液体里,他们各个睁大着眼睛,身上有着乱七八糟的刀口。爷爷倚在堂屋的门口,就那样无声息的看着我。他们……他们全死了,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他们全死了,死的是那样的悲惨,他们全都死不瞑目呀。”安和突然蹲在地上,抱着头诉说着那段不堪也不愿回忆的往事。

“我在村民的帮助下葬了他们,依旧带着弟弟住在哪个院子里,我想知道是谁杀了他们,我问遍村民,他们都支支吾吾的。最后才从一个和我平时关系很好的堂哥的口中得知,出事那天,一个富家公子路过我们的村子,无意中看到在院子中的姐姐。姐姐虽然才十三岁,却是长得很好,是村中最漂亮的姑娘。娘和奶奶一般都让姐姐待在家里不让她出去。那富家公子看见姐姐起了坏心,想占有姐姐。他就那样青天白日的带人闯进了家里,杀死了我的长辈,玷污并杀害了姐姐。茫茫人海我虽然知道凶手是一个富家公子,但是我又该去那里找凶手。也许是老天助我,有一天我无意中在姐姐屋中的炕脚,发现了一块刻有姓名的玉牌。轩辕思叶,我知道它一定是那个玷污姐姐的人留下的,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仇人。有过了几天,我收拾了一些盘缠就带着弟弟离开村子,踏上了我的复仇路。那轩辕思叶真是声名狼藉,我到了上京没怎么打听就知了他的身份。可是那时的我没有报仇的能力,只能等待时机。后来阴差阳错我被落王爷带进来落王府,这就给我了一个报仇的机会。”此时的安和蹲坐在地上,没了他身为王府管家的时意气风发的样子。

“思叶的死想来也和你有关吧,既然你已经报仇了,那为什么还要对王叔下手,他没有对不起你。”轩辕玄霄虽然同情他的遭遇,他也觉得那轩辕思叶死有余辜,但是那是他们轩辕皇室的人,要死也该有律法和他们轩辕氏的宗主执行。现在那些事过去了,他也就不追究了。

“要不是落王爷不好好教育他,我家也不会惨遭横祸。”安和突然大声说,他不知道是说给轩辕玄霄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好,即使王叔有错,但是他罪不至死。这一点我虽然不赞同,但是也能理解。好在王叔现在没什么事,要不然我本王也不会和你说怎么多了。那这里的百姓又欠你什么,你要让他们过得如此艰难,那赋税一事是你做的吧,至少你也是有份参与的。”轩辕玄霄看出他现在好像没什么想活下去的意思了。

“是我做的,从你们来这里我就知道,这事瞒不住了,再说我也不想继续下去了。你们需要的东西都在我的屋中,我也该为我犯下的过错去承担了后果了。”安和听见轩辕玄霄的问话,平静的和轩辕玄霄说,好像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样,也打算面对了。

轩辕玄霄给天一个示意,让他先去看着安和留下来的东西。他不想在节外生枝了。

“安和……。”习光源突然惊恐的喊了一声。

上官雪妍他们随着声音就看见那安和嘴角有鲜血流出,上官雪妍知道他是自尽了。

“习先生替我向王爷说声对不起,其实我一直把他当父亲一样尊敬。可惜我始终忘不了心中的仇恨。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他的儿子,一定不会和轩辕思叶一样,会让他以我为傲偿。”安和吐着血和半抱着他的习光源说。

“好,我答应你,我想王爷也不会怪罪你的,毕竟这些年是你在陪着他。”习光源知道他是不想活着了,所以也没说让上官救他,再说他也知道安和犯得是死罪。与其让他以后受苦,不如就按他的方式让他离开。

“谢谢你,习先生,我……我走了,替我照顾好王爷。”安和说完这一句话就没了气息,但是他的头是朝向床的方向的。

上官雪妍他们看得很是唏嘘,又是一个被仇恨蒙蔽的人,想来这些年他也过得很苦吧,先在他也该解脱了,可以和家人团聚了。

“来人,先把管家送下去吧。”轩辕玄霄对着其他人说,安和的事,他还要和王叔说一下才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