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九十八章 阴魂不散,落王中毒昏迷

韩子砚觉得他今天的表现的还是不错的,他们中的有些人,恐怕现在正在嘲笑自己出身贫寒,没什么见识吧。自己可不在乎留给他们的印象是什么,他只要能查清楚这赋税一事,哪怕要他的性命都在所不惜。他不能再让此事延续下去了,那样会有更多的人和他一样,他还算是幸运的,遇到舅舅一家让他可以衣食无忧还能读书,那其他人未必会如他一样得到眷顾。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或者是需要我们兄弟做些什么?”云斐雪安静的坐在一边听他们说完,知道他没忘记要做的事就好。

但是也知道他不会只做这些装傻充愣的事,一定还有后续的事要做。他们不但是保护他还可以暗中为他做一些什么事,这想来也是大姐的意思。

“我们先去查一下德兴县的账册之类的东西,但是要悄悄地去在,这就需要你们了。”韩子砚喝了点水,然后看着云斐雪和他们说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这个没问题,我这就给你找账册,但是账册能看出什么问题?”云寞雪拿起自己的剑,脸上有着兴奋的神情。他没想到刚出谷就有这么好玩的事要他去做。他觉得这次是没白出来,觉得自己现在有使不完的力气,很想施展拳脚。

“我和你们一起去,趁现在天黑夜深,他们还以为我们在睡觉的,我们就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韩子砚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

云斐雪他们也起身跟着他离开,他们要去做事了。

轩辕云墨他们一早起来就在他们住的院子里练剑,父王这几天“伤了”,不能和他们一起练剑了。但是他们也没忘记自己练剑,轩辕云墨想着要好好练武功,他怕万一今天的事有一天真发生了怎么办?他要努力的让自己变强大,不让爹娘担心他,也尽可能的不让娘亲和爹爹为他受伤。

轩辕少泉也在挥汗如雨的舞着手中剑,他不知道二弟会怎么想,但是他想要变强,可以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他们出来一趟好像都长大了不少,看来这次带他们出来是对的。”轩辕玄霄站在窗边看着院子里的孩子,那是他的两个儿子,他们的成长他很满意。身为他的儿子就注定了要担负一些其他人不能承担的责任,要比其他的孩子能吃苦才是。他们只有现在多些磨难才能更快的成长,他们这一次出行经历过很多事。查案情、刺杀,这些都促使了他们的成长。

“那是一定的,就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拔苗助长,我一直想让他们过一个愉快的童年。”上官雪妍看着外面那汗水都流进眼里的孩子们,现在已经是冬天,可是他们却练的满头大汗。

上官雪妍一直觉得儿子应该有他自己的童年,她一直也是这么做的。她尽她最大的能力给他最好的生活,让他可以过得随心所欲。不要过早的承担那些没必要的事情,有自己在他什么都不用去做。但是她也知道儿子不能永远活在她的保护下,他要成长自己也不能阻止,他有自己以后的路要走。

“他们和普通世家子不一样,这些成长是必要的。”轩辕玄霄也心疼孩子,可是他是个父亲,想的和上官雪妍不太一样。男孩子就该受一些不一样的苦才是,虽说不能让儿子和他一样小时候饱受折磨,但是一定的苦还是要吃的。要不然他以后面对不了大风浪怎么办。

“这些我比你明白,我也不会阻止他的成长。”上官雪妍比谁都明白,只有经过血的洗礼,才能锻炼身心和意志,自己不就是这么过来的。

“我们下面需要做什么,等对方出手吗?”轩辕玄霄看着外面突然问上官雪妍,他是指税收一事。

“这是我们唯一的办法,等等看对方他们怎么做?我已经让宸去盯着安和了。”上官雪妍从昨天之后就让宸想办法盯着安和,有宸在那比他们派人要简单多了,他们也没什么多余的人去跟踪他。

上官雪妍刚说到宸,宸就突然出现了。

“那安和让人去劫杀暗二,暗二现在很危险。”宸蹲在他们面前和他们说。

“那你怎么不去保护他,回来做什么?”上官雪妍看着宸,很奇怪的问。它不会真当自己只是让它监视那安和那么简单吧。

“我就知道你是把我当保镖使。哼,他没事了,马上就回来了。”宸站直身子指着上官雪妍跳脚。它堂堂神兽都干些了什么事,真丢脸。

“看来他是要出手了,那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知道真相了。”轩辕玄霄听完宸的话知道暗二没什么危险就放心了。

他们一直在等着对方出手,现在对方终于出手了,那就该他们出面了。

上官雪妍他们知道暗二马上要会来了,看他能不能给他们带回点什么有用的消息。

其实也没让他们等多久那暗二就一身狼狈的回来了,身上的衣袍上多是血迹和刀口划破的痕迹。

“二叔叔,你怎么弄成这样子。娘亲,您快出来给二叔叔看看。”轩辕云墨看见暗二进来院子,着急的跑上前去问。暗二他们其实也不算是什么暗卫了,从他很小的时候暗一他们就在保护他们母子。暗二是娘亲出行的车夫,暗三则是他去上学堂的车夫。他们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叔叔们,现在看着暗二受伤他怎么能不着急。

上官雪妍他们看见暗二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她走到被天扶到一边的暗二身边,看看他伤口。知道他没什么内伤,只是一些皮外伤她也放心了。

“王妃,属下没事。他们追杀我的人不多,再说还有宸。王爷,属下从哪些追杀我的人身上捡到这个。”暗二从自己怀里拿出很小的木牌递给轩辕玄霄。

“看着很眼熟。”轩辕玄霄看着那木牌的图案说了这么一句。他的记忆力还算可以吧,只要他见过他应该记得才是,可是他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图案。

“是眼熟,你记得禹城那个自称是你皇叔的人吗?我们就在他的哪里见过,真是阴魂不散,他到底做了多少事,不会连这一件事都和他有关吧?”上官雪妍回答他的问题,她自信她的记忆力不会出什么问题。而且都是长期存储的。

“要是和他有关,那我们之前的猜测都对的上了。他为了帮轩辕玄逸造反肯定需要大量的钱财,他那些钱财的来源我没查到,耀儿说他也没查到。”轩辕玄霄说,其实轩辕玄逸的事他们一直没彻底解决,其中就有轩辕玄逸造反养兵的大量钱财的来源,他们一直都找不到。只不过这事他没和上官雪妍说,他只是不想多一个担心的人罢了。

“有这事?”上官雪妍挑眉看他一眼,没想到还有这事,这都几个月过去了她以为都结束了。

“恩,耀儿我们还在查,要是运气好的话,这次也许就能解决了。”轩辕玄霄现在也希望可以借着赋税之事,查清以前的事。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上官雪妍知道现在牵扯出了另一件事,她也希望有进展。

“既然这事是皇叔在幕后操控,但是我那皇叔已经死了,也就是说现在有可能就是安和自己做的。我们现在只要抓住安和也许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抓他,但是那些都是我们的猜测,没什么依据的,他也不会承认的。”上官雪妍也知道他说的就是他们要做的事,但是他们没证据那人会承认吗。

“先不管这么多,抓了他就什么都知道了。天,你去找安和看看他现在在不在府中。”轩辕玄霄对着天下命令。

“是,王爷。”

“玄霄把这个药丸吃下去,你就能恢复了。”上官雪妍知道他们接下里也许要面对一场恶战,玄霄的身体也不用继续装下去了。

上官雪妍他们现在就在等天的消息,他们的人不多除了他们一家人和随墨他们也就没什么人了,一旦打起来他们这边就要尽快控制着安和才行。

上官雪妍他们没等到天带来安和的消息,可是却等来了一个着急忙慌的下人。

“圣王妃,习先生让您去一趟,我家王爷昏迷了。”那下人跑了进来连起码的礼仪都不顾就就和上官雪妍他们说,看来是很着急。

“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上官雪妍就怕那人对落王爷下手,所以才让习先生注意他的身体,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上官雪妍走在前面,轩辕玄霄他们跟在后面,那是他的叔叔,他很担心他。

他们一家人由于着急,所以连功夫都用上了。那下人也就看见他眼前的一闪而过的身影,快的看不清。

上官雪妍他们一家人跑到落王爷的卧室的时候,看见那习先生正在费心的救治他。让上官雪妍没想到的是他们到处找的那安和竟然也在,他没跑。

“起来,我看看。这么回事?”上官雪妍走到床边赶走习光源,自己给那落王爷把脉。

“不知道,就是昏迷了,所以才会找您过来看看。”那习光源被上官雪妍挤走他也没说什么,还恭敬的站在一边回答她的问话。

上官雪妍给躺在床上的落王爷把把脉,她知道他是中了一种毒叫“休眠”,中了那种毒就像睡着了一样。但是很少有人能诊断出来,这毒配方已经失传了,没想到又出现了。那习光源诊断不出来也不奇怪,医谷大多习医,甚少研究毒。但是自己不一样,自己那是医毒兼修。也可以说专门去研究过毒,所以即使到了西越自己也搜集并研究这里的医术和毒术。这休眠她是在一本医书上看到的,还有一张不完整的药方。

上官雪妍知道中了什么毒,那就好解了,于是她拿出一粒可以解毒的丹药喂给他。

“妍儿,王叔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轩辕玄霄很信任她的医术,所以不会问她能不能治好的话。

“没事,很快就能醒。”上官雪妍喂的那可是她炼制的解毒丹,解这些人间的毒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轩辕玄霄听后微微一笑,他就知道她不会让他失望的,他下面有另一件事要做。

“昨晚是谁值夜的,出来?”轩辕玄霄突然大声问,事情虽然发生在落王府,但是无论出于哪一方面这事他都有理由去管,而且他去管这事也让府中的人没什么可说的。

轩辕玄霄严厉的呵斥突然响起,让人没什么防备,在场落王府的人也许都没想到,所以有点愣神。

轩辕玄霄他们来这里几天了都是以重伤的人躲在院子,没出现过,谁也不知道他是这么回事。可是这着中气十足的声音,也不想像是重伤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