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九十三章 双管齐下,一家人的演技

轩辕玄霄陷入了沉思中,上官雪妍说的他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从感情上来说他不能接受罢了。他们轩辕皇室自从夺得江山以来,世代皇帝都是励精图治的,想好好的治理西越,想让他们统治下的百姓丰衣足食。可是这事要是他们轩辕皇室的成员做的,那不是和他们世代帝王的心思相悖吗?他们小的时候,父皇就告诫他们几兄弟,无论他们以后谁坐上那个位置,其他人也都要用心辅助,不得做出伤害百姓的事,这也是他们轩辕皇室一直坚持的信念。

他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事和他们皇室的人有关,可是理智又让他不得不去怀疑他们。就如妍儿说的那样,他把朝中的那些官员想了一遍,真的找不到一个可以做到一手遮天的人。他这几年在民间也不是白行走的,也会注意西越的官员,他们的能力自己多少还是可以明白一些的。

他们皇室的的闲散成员算起来还是不少的,年纪大的大多都是父亲的兄弟们。他们平时都是在自己的府中不出现,很多都是不理朝政的,有些是在自己的封地上,自己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

轩辕玄霄现在是陷入自己的思绪里了,他在想那人会是谁,又为什么要怎么做?

哒哒的马蹄声带着车里、车外人的各种思绪行驶在路上。

“二,停车吧,大家下车休息一下。”上官雪妍伸手掀一下马车上的窗帘,他们走了两个多时辰了,前面好像就是县城的城墙了吧!

“是,夫人。”暗二看看周围,他找一片开阔地停下马车。

韩子砚也从车辕上跳下来,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停车,前面不远处就是德兴县城了。

“娘亲,我们怎么这在里停车了,前面应该很快就到了吧?”轩辕云墨走下马车抬眼看着远处问上官雪妍。

其实不但轩辕云墨不能理解,就是轩辕玄霄都不能理解上官雪妍这是要做什么。

“娘亲坐累了,想活动一下,你们也到处走走吧。”上官雪妍摸摸儿子的头说,她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轩辕云墨他们知道上官雪妍做事情总会有自己的原因,所以明知道她说的是谎话,他们也没在问什么。

“那好,娘亲我和大哥去那边看一下。”轩辕云墨看着娘亲说话的时候是看着爹爹的,他想娘亲也许是有什么话要和爹爹说,所以他懂事的离开了。

其他人也都走远找事去做。

“妍儿,你是不是有事要和我说?”轩辕玄霄看着那些走开的人,转头问上官雪妍。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让马车停下,而且下车之后明显是有话想和他说。

“要是皇室的人你打算怎么办,我们进了前面的县就要开始调查了。”上官雪妍直接的开口问他,她看出他一直在犹豫不决。她知道他理智和感情现在很矛盾,可是他是必须有取舍的。他身为西越的王爷就必须给西越的百姓一个说法,无论对方是谁。

“我不想是他们,但是如你说的是他们的可能信很大。我虽然接受不了是他们,可是一旦查实是他们。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那也是必须要去做的,要不然对不起这里受苦的百姓。”轩辕玄霄听到她的问话,思考了一会儿抬头对她说。他的语气很坚定,没了起初的迷茫。他知道上官雪妍在担心他,担心他不知道怎么去做,想开解他。是她多虑了,他只是在想从哪方面开始调查。

“好,既然这样,你需要我的时候和我说。还有不用担心我和墨儿他们,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你只要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上官雪妍知道他既然做了决定,就会一查到底不论对方是谁。但是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那人可以这么多年都瞒的密不透风,他们想调查清楚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自己不会轻易去插手他的事,那样会让他以为自己对他没信心,那不是自己会做的事。自己要做的事,就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和保护好儿子们,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恩,我知道,有需要我会和你说。”轩辕玄霄微笑着走上前把她搂在怀里,她凡事都想在自己前面,她知道自己在乎的是什么,需要的什么。那些不用自己说,她都可以顾及到。其实她做事的能力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单论这一份细心自己都没法和她比,可是她却在安心的相夫教子。她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就饱含了很多。她顾及了自己的颜面、自己的牵挂,还有自己身后那份来自她给予的不变的助力。有她在自己只要安心在外做自己的事就好,他们母子三人不会是托自己的后退。

“你们说你娘亲和你爹爹说什么,明明感觉他们都一副严肃的样子,为什么你爹爹却突然笑着抱着你娘亲?”在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身后的不远处,轩辕云墨他们弯着腰躲在一颗树后面看着他们。这发问的是云寞雪,他是真的好奇。

“不知道,不过只要不是吵架就好了。”轩辕云墨转身向林子里走去。他今天没和娘亲在一辆马车上,他和随墨他们坐在后面那辆车上。所以下车时他看见娘亲看着父亲一副有事要说的样子,在加上那时父亲的脸色看着很凝重。他不知道他们在车上发生了什么事,他知道大人的事不是他一个孩子可以过问的。所以他听娘亲的话活动活动,但是他担心他们,于是才会在一边看着他们。

现在看他们和以前一样,他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娘亲和爹爹依旧感情深厚。

上官雪妍知道身后有人在看着他们,不过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也没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那你打算从哪里开始,说不定我们进了德兴县就会引起注意了,毕竟我们一行人还不少。”上官雪妍从他的怀中站起身子,问他。

“我还没什么头绪,这里好像是一位王叔的封地。在他的封地上出了这事,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他。怎么多年他不可能没听到一点风声,可是他这里的情况却却越加的严重了。这就让人费思量。可是以他的为人我又觉得不可能。其实我现在也很矛盾绪,不过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要是真是他,我们突然出现就会引起他的猜测。万一打草惊蛇,那就不利于我们后面要做的事。我在想怎么才能证明到底是不是他?”轩辕玄霄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出来一丝有用记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做,他现在是茫无头绪,他知道的信息很少。

“其实打草惊蛇未尝不可,只有他们有动作那样才能利于我们。我们就要做些事,让他们自己暴露才行。”上官雪妍和他的想法不一样,对方要是什么都不做才是麻烦事,要知道对方的动作越大破绽就越多,才能让他们抓住机会。

“即便是这样我们也要有合适的理由才行,毕竟我和王叔已经多年不见了。”轩辕玄霄觉得上官雪妍说的似乎也有理,但是他还是有顾虑。

“按理说晚辈拜见长辈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你还有一个御赐的身份,理应不该出现在这偏远的地方。但是如果是走投无路,才来投奔的,只要我们把戏做的足了,那就应该没什么难解释的吧?”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头对说。

“妍儿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那不妨说来听听?”轩辕玄霄拉着她在雯娥她们准备的桌子边坐下,笑着问。

“你看如果我们是无意中知道这里的税收有问题,原本想暗中调查。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走漏了消息,被幕后之人收买冥楼的人追杀,你呢在打斗中受了重伤,最后为了我们母子的安全才想到附近寻找王叔的庇佑。”上官雪妍拿了一块点心咬了一口说。

“那不是等于告诉王叔我们知道此事情了吗,那样他会不会知道我们就是调查差的。”轩辕玄霄有点不解的问,这不就是他一直顾虑的地方吗?这样不就等于打草惊蛇了。

“你说明明知道幕后之人是谁,他还在追杀你,你会拖家带口的送上门吗?再说我们也不知道那幕后之人是谁,这不刚才时调查,我们就遇到了危险。”上官雪妍放下手中的点心摊着手说。

“妍儿的意思,我们迷惑王叔,让王叔以为我们没怀疑到他身上,才会在危险的时候找他帮忙。我们的出现还会让王叔以为他们之中有人瞒着他追杀我们,还能引起他们内部的猜忌。”对于上官雪妍的意思,轩辕玄霄也很快就明白了。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你的冥楼一定要把戏做足了。即使我们进到王叔的府中,也要穷追不舍的追杀我们。”上官雪妍拍着手说,明白就好。

“这个没事,我让地和人亲自带人来,一定把戏做足了。”轩辕玄霄觉得这个主意可行,他也会安排冥楼的好手过来,天、地、人、和四人在冥楼相当于妍儿的青龙他们几人。

“那就行。不过我们应该是不是双管齐下,我们现在只是怀疑那位王叔,但是万一不是他呢,那我们不是走入了岔道。”上官雪妍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他们不能把注意力全放到那个什么王叔的身上,从而忽略了其他人。

“是这个道理,我想试一下韩子砚的能力。或者是说让他在明牵扯那些人,我们在暗处也方便行事。不过韩子砚我们还是要保护好的,我打算让暗二去保护他。”轩辕玄霄也是有这个顾虑的,他也正想着用什么方法解决呢。所以上官雪妍一说,他也就说了自己刚想到的方法。

“这是个办法,那我们就兵分两路。不过不能让暗二去保护他,我们身边的侍卫原本就少,要是少了暗二更加说不过去。再说暗二在上京就一直是我的车夫,或许有人认识他也说不定。我想不如让六弟和七弟去保护他。七弟虽然好玩但是武功还是可以的,六弟是个知道分寸的,只要他们没查出什么,对方也不会对他们下杀手。我想六弟和七弟他们应该可以应付。再说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历练机会,他们不能一直跟在我们身边。”上官雪妍说着自己的意见,她也有自己的考虑。她不介意适当的利用一下韩子砚,再说也是那韩子砚一直想做的事,他们只要保护他就行了。

“好,这样也行。我们出门在外,没有侍卫也是说不过去的,那就留下暗二。那现在把他们都喊过来,我们再把计划商议一下。”轩辕玄霄最后一锤定音,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不过要和他们说明白,这中间不能出现一点差错。

上官雪妍叫回他们,既然这事大家都有份参与,那就必须详细的了解才行。

他们又在林子里待了很久,直到觉得计划没什么疏漏才离开。至于领到任务的没个人都在想自己要怎么去做。

“你一直说的王叔,我还不知道是哪个王叔呢,他这封地也太偏僻的吧。”上官雪妍对他口中的王叔很好奇。

“好像是落王叔,父皇的七弟。我也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他是皇爷爷的最小的儿子,但是生母身份很低,所以他的封地才是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轩辕玄霄说起那位王叔,也是心中唏嘘不已。落王的嫡子很不成器,世子是在一场和另一位皇室子弟的争夺酒楼座位的时候,被人失手打死的。世子妃在他去世没多久也郁郁而终了,留下他们才一岁多的女儿。听说那落王叔也是一夕老了很多,可是奇怪的是他竟然没有为儿子讨说法的意思,竟然带着孙女再也不出府了。

“落王爷,就是那个颜夕郡主的爷爷?”上官雪妍疑惑的问,那颜夕郡主她不陌生,上次凌太后他们栽赃墨儿的时候就有她,自己当时还在想她在那件事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好像吧,我对落王府不是很熟悉,那落王叔也已经很多年没出来过了。”轩辕玄霄没想到上官雪妍竟然知道那颜夕郡主,不过一想也明白了。过年家宴的那天他虽然不在可是也知道发生的事,但是他当时只是觉得巧合没想这么多,不过现在想来事情也许没那么简单。

“那他平时在哪里,在上京吗?”上官雪妍在想他要是在上京不在这里,那他们是不是事情就好做了。

“不是,听说他很多时候就是带着颜夕住在封地上,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回上京。”轩辕玄霄说着他知道的为数不多的消息。

“这么说我们今天是能见到他了。”上官雪妍抬头看了他一眼说。

“说不好,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回上京。”轩辕玄霄神色微妙的说。他怎么忘记了这事,现在已经入冬了,那落王叔按照惯例也该动身了。

“不要想了,我先给你装扮一下,你把这个药丸吃下去就是重伤虚弱的样子,我在你身上画上一些伤口,然后……。”上官雪妍拿出自己的医药箱,边说便动手给他做起了伤势、伤疤、包扎一应俱全的重伤现象。

暗二驾着的马车也加快了速度,就好像在慌乱的逃命一样。上官雪妍他们一家和韩子砚他们三人是分开走的,他们一家人是直奔落王爷在本地的府邸而去。而那三人是和那些衙役一起去的进了县城,不过他们没要和衙役一起去府衙。至于那些衙役上官雪妍给他们了一笔钱,告诉他们回去就说遇见江湖游侠用钱顶替了那些税收。因为那些衙役需要的解药在他们手里,所以那些衙役不得不按照她的意思办。

上官雪妍他们没有进县城,那是因为那落王爷的府邸不在县城是在县城外的山脚下,据说是因为落王喜欢哪里的风景。

上官雪妍掀开帘子看着这眼前的山水还有马蹄踏上的青石板铺成的路。山涧潺潺的流水,山顶雨雾缭绕,这落王倒是找了一个好地方,这里是个适合隐居的地方。

上官雪妍放下帘子,她已经看见府门了。

“来着何人,报上名来?”一个侍卫样的人上前拦着刚跳下车辕的暗二。

“我家主子是你家主人的故人,路过此地特来拜望,烦请你通禀一声。”暗二先是四周看了一眼,然后才对那人说。

“故人?那你家主子姓甚名谁?”那侍卫先是警惕的打量了暗二一眼,然后又看了他身后的马车一眼问。

“这个……我家主子身份特殊,不便透露。我们来自上京,是你们家主子的侄儿。”暗二为难的看着马车一眼,然后说。

“二,你把这个给他,叔叔要在一看便知。”车内传来轩辕玄霄虚弱的声音,还有上官雪妍伸出的手。

暗二接过上官雪妍递过的东西交给那人,让他进去禀报。

“你的玉佩好用吗?”上官雪妍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人问。嗯,自己的化妆技巧还是不错的。这一看就是身受重伤的人,不过他的演技也不错。

后面马车里的轩辕云墨两兄弟也走下马车站在上官雪妍他们马车之外,不过脸色都很焦急。

“王爷,刚才门口的侍卫拿着这个进来,说有来自上京故人求见,现在正在门外。王爷,不知道您见不见?”一个中年男子拿着手中的东西从外面跑了进来,这上面雕刻的可是龙呀。

“上京的故人,拿给我看看?”那是一个年逾半百的老者,他正在院子里给花草浇水。听到管家的话,他放下水壶面带疑惑的问。

管家恭敬的递上那东西给个老者,那老者一看:“紫玉金龙佩,圣王爷?”他看着手中的东西神情显得有点微妙。

“王爷,您说这是圣王爷的东西,难道那门外之人就是他,可是他怎么回来这里?”那管家也没想到那块玉佩还有那么大的来头。

“不知道,先把人引进来早说,通知下去迎接圣王爷,安排客房。”那老者忽然恢复神情对着管家说,然后他先走了出去。

“是。”那管家听命跑了出去。

外面上官雪妍他们等的有点着急了,他们想要是那落王爷不在,没人认识那玉佩怎么办。那他们的计划还能顺利进行吗,那他们是不是要换另一种方法了。

“娘亲,我们被他们包围了。”突然车外传来轩辕云墨的声音,声音里明显有着紧张。

上官雪妍掀起帘子看着外面那些拿着武器围在他们马车边的士兵,他们好像是从院子里面出来的,可是为什么围着他们?

在上官雪妍不解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一个半百老者,他被另一个人扶着走到上官雪妍他们的马车前面弯腰站立:“请问马车里可是圣王爷?”

上官雪妍听后看了一眼轩辕玄霄然后伸手扶着他,打开车门慢慢的走了出去。

“落王叔无……需多礼,咳咳……是小侄打扰了,小侄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咳咳……。”轩辕玄霄被上官雪妍扶着出现在车辕上,全身依靠在车门上,先是气若游丝的说,后来话没说完直接晕了过去。

“父王,您怎么样?娘亲,父王他……?”轩辕云墨看见出来的父母着急的问。

“王爷这是……,为何会伤成这样,管家快请府医。”那落王爷看着轩辕玄霄的样子十分着急的和自己身边的人说,他还上前扶着轩辕玄霄。

“我们被人追杀,父王是为了救我才会伤成这样的。父王……。”轩辕云墨着急的说,眼睛都落泪。

“追杀?快、快先进去再说。”那落王爷看着轩辕玄霄的样子,好像刚想起来一样,于是显得很是着急。

这时暗二和天走上前,天背过轩辕玄霄就和那落王爷进去,上官雪妍走下马车也跟着他们着急的进去。

落王爷带着他们走进一个院落,带着他们走进其中的一间屋子,让天把轩辕玄霄放在床上。

上官雪妍立刻上前把把脉,然后喂了一颗药丸给他。

“侄媳,侄儿的伤怎么样?”落王爷看着上官雪妍的动作先是吃惊,然后又着急的问。

“伤的很重,我的医术不精,也不知道怎么救治。这药丸还是出来之前陛下给的,也是多亏了这药丸王爷才行撑到现在。现在侄媳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还请王叔帮帮我们吧!”上官雪妍坐在床边拿出手帕在自己眼角试了一下,然后抬头缓缓的说。说到后面就打算给落王跪下了,不过被落王给拦着了。

“圣王妃请起,您这是做什么,他是本王的侄儿,既然你们来到这里,那我就没有看着不管的道理。”落王爷扶起上官雪妍走,然后上前一步看着床上的轩辕玄霄说。

“多谢,王叔了。”上官雪妍低着头,她感激的弯腰施礼。

“王爷,府医到了。”外面传来管家的声音。

“那还不快进来。”落王对外挥着手不奈说,好像是在生气管家在这个要命的时候,还在乎那些礼节一样。

管家也诚惶诚恐的带着府医走进卧室。上官雪妍看着进来的人,自觉的给他让一个地方。她看着那府医年纪不小了,就是不知道医术怎么样。不过她对自己的医术有自信,她下的药那府医看不出破绽。

那府医又是把脉,又是翻看轩辕玄霄的眼脸,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回王爷,病人受了很重的内伤,伤及要害,要不是服用珍贵的药材,恐怕……,老朽会尽心救治的,但是老朽也没把握可以治好他。”

“怎么严重,那你就尽全力救治吧。”那落王有点吃惊的问,他没想到轩辕玄霄会伤怎么重。

“好,我这就下去开方子熬药。”那府医快步离去,不过他走之前看了上官雪妍一眼,很是奇怪。

“侄媳先不要担心,习先生会治好侄儿的。不过侄儿为什么伤成这样子,还有你们为什么会被人追杀?”落王先是安抚上官雪妍,然后才问她。

“我们领了陛下的令之后就游走在西越,我们原本是想去南方的。结果在路上听人说这里的赋税严重,我们就转道来这里,想看看是真是假。可是刚到这里还没开始调查,就被人围杀。对方说他们是冥楼的人,但是他们也是拿钱办事,有人要我们的命。在打斗中王爷为了保护墨儿,就被对方打成了重伤。我们虽然逃脱了追杀,但是王爷伤重不易赶路,想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养伤,但是王爷又怕他们追过来,他害怕已经重伤的他保护不了我们母子。他绝望之时突然想到王叔在这里,所以才会撑着来这里寻求庇佑。”上官雪妍故作冷静的说完这话,其实上官雪妍在心里都在佩服自己,她觉得自己的演技很好,这谎话说的她自己都要相信了。

“这里赋税有问题,我们问题?本王怎么没听说过。”那落王突然问。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只是想来查探一番,可是在路上就被人袭击了。”上官雪妍摇着头说,表示他们也不知道。

“娘亲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父王。娘亲我以后一定听你们的好好习武。”轩辕云墨红着眼走上前蹲在上官轩辕玄霄的床边说。

“母亲,儿子以后也好好习武。”

“好,都不伤心了。娘亲信你们,放心吧,你们的父王会没事的。”上官雪妍伸手把两个儿子抱在自己怀里。

落王看着那抱在一起的母子三人又看看躺在床上的人,他走了出去。

上官雪妍感觉到没人以后,放开他们兄弟两个,给他们擦一下泪。这两个也是演技派呀,装的真像。

“能骗过他吗?他好像是个精明的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上官雪妍接过雯娥递过帕子假装给轩辕玄霄擦脸,在他的身上点了一下并且小声问。轩辕玄霄之所以会突然晕过去那也是她做了手脚的。

“你们母子一起哭,我都信了,他能不信吗?不过也许不会全信,反正我们做的准备很足,没什么好担心的。后天地和人就该进行第一次刺杀了。”轩辕玄霄闭着眼说,其实他躺在这里头脑是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他们说的每一句话。

“那你就继续躺着他,记得药如果没经过我的手,你就不要喝。”上官雪妍想起那府医临走时是那怪异的眼神,她难免会担心。

“知道了,墨儿你们先去隔壁休息吧。”轩辕玄霄看着那眼睛红红的两个儿子,心疼的说。他们还小其实没必要跟着他们涉险,可是也就只有在他们眼前他和妍儿才会不担心他们。

轩辕云墨知道他们在演戏,现在那看戏的人走了,他们也可以离开了。于是听到父亲的话,他点着头离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