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奇怪的书生,猜测范围

为了那栓子家的孩子,轩辕云墨他们和那些衙役起了争执,彼此动起手来。可是那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轩辕云墨他们这边是压倒性的胜利。其实说起来也是那些衙役倒霉,要是改天来,也不会挨这一顿打了,或者是等轩辕云墨走之后再来也一样不会挨这一顿打,可是要是那样倒霉的就是这里的村民和栓子一家。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巧合的发生了,再说那些人也该有这么一顿教训,他们可都是那些胡乱收税人的帮凶。

“造反了,你们这些刁民真是要造反了,等我回了县衙就让大人派兵来捉拿你们。到时候就是血洗了你们这里也没知道,竟然敢殴打官差,找死。”倒地的衙役嘴角带着鲜血,轩辕云墨他们没要那些衙役的命。被打的倒地不起可是他却好像没受到教训一样,继续说着让轩辕云墨以至于让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都生气的话。

“这……?”

“村长,我们……。”

那些村民听到那衙役的话很是害怕,各个显得惊慌无措。

“好一个厉害的县太爷,好一个地方驻军。果然是沆瀣一气,为恶一方。还想屠村,真是好样的。朝廷的银钱不想就是养了你们这么一帮子该死的,既然这样为了这些村民的安全,你们那就不要回去了。”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从人群后面走出来。轩辕玄霄上前又给了那衙役一脚,那衙役在轩辕玄霄的脚力下直线向后划去,他没来的及看明白是谁踢了他一脚,他就昏了过去再也嚣张不起来了。

其他的那些衙役看着昏迷的领头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又看看轩辕玄霄他们。他们也都吓得蜷缩着身子,这些人一点也不怕他们这些官差,这让横行县里的他们第一次明白了他们死亡其实也是掌握在县太爷以外的人手里。

“你要做什么,打杀官差那是要下大狱的……。”一个衙役看着向自己走进的轩辕玄霄,想逃,可是他却挪不动身子。

“说,是谁让你们如此收税的,收了多少年了?照实说,我也许会放过你。”轩辕玄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明明语气没有什么起伏,那人却出了一身汗。

“这是我们县……太爷的命令,至于有多少年了,我也……不清楚。我听以前……的老衙役说,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那人断断续续的说完他的话之后他自己就晕了过去。

轩辕玄霄看着那昏过去的人,至少他得到一个消息,这违规收税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上京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可以做到一手遮天,竟然让耀儿和自己没一点察觉的到。是哪一位大臣还是他们轩辕皇室的成员,他的几位王弟有这种能力吗?

“上官老爷趁他们还在这里你们赶快离开吧,要不然你们就惹上大事了,他们是官差呀。”村长颤抖的走到轩辕玄霄跟前,先是看一眼那倒地的人然后对轩辕玄霄说。他看着那吐血然后不省人事的衙役也很担心他们死在他们这里了,以后县太爷会找他们的麻烦。可是这上官老爷一家是为了他们,才会惹上祸事的。

“村长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要是县太爷知道那不是要算在你们身上?”上官雪妍看似疑惑的问村长,她没想到村长这时候会为他们着想。

“我们这些人怎么能杀的了他们,我想县太爷也会明白的,不会拿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怎么样。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赶快回家吧,就当从没来过这里。”那村长向外推着轩辕玄霄他们,嘴里还在不断说着什么。

“大爷,你不用担心。不要说是他们就是我今天打了那县太爷,也不会担什么责任人。天,你们去把那囚车的锁链打开,放那些孩子都回家吧。”轩辕玄霄抓住那大爷的手想安慰他。可是他说的话,让那大爷更加的紧张。

天得到轩辕玄霄的命令从衙役身上拿到钥匙打开囚车,放出那些孩子。让那些跟在囚车后面的人抱着孩子离开,同时也告诉他们以后不会有这事了。那些人千恩万谢的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唯有一人站在原地不曾离开。

那是个二十多岁,书生样子打扮的人,一身尘土掩盖不了他那一身的书卷气。他就站在那里看着轩辕玄霄他们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他却没有上前。

他就那样看着他们,那明目张胆的目光想不引起轩辕玄霄他们的注意都难。

“少爷那人很奇怪,为什么都走了,就他不走?他好像也不是那些孩子的亲人吧?”随墨站在轩辕云墨的身边好奇的说。

“就是,、很奇怪,要不让我们过去问问看?”云寞雪那好奇、好玩的性子又跳了出来了。

“那就去问问。”轩辕云墨也好奇,听到他们的建议他点头同意。

轩辕云墨几人一同走向那人,那人看着他们走过去也没露出惊慌的表情,反而是放松了神情。

“下官韩子砚见过圣世子。”轩辕云墨刚走到那人跟前还没等他们开口问那人是谁的时候,那人突然跪下开口了。

“你先起来吧,不过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份?”那人的话其实说的声音不大,可是对着轩辕云墨跪下的动作有点大了。轩辕云墨怕他惊动了那些百姓,于是让他先起来。

轩辕云墨和身边的人互看一眼,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人能认出自己。

“我是德兴县的县太爷,不过还没上任,德兴县就是这里的县城。至于怎么认出世子爷的,那是去年冬天我在上京备考的时候刚好赶上四国赛,在皇家书院的赛场上见过世子爷的风采。”那人解释着自己的来历,就怕轩辕云墨他们误会了什么。

“这样呀,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出现在这个村里?”轩辕云墨了然的说,那场比赛是公开的,很多学子都能在那一天进皇家书院。

“下官蒙陛下恩赐三月假期回乡祭祖,所以……。”韩子砚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你就是那个这一届的新科状元,原本可以留在上京却非要外放的韩子砚?”轩辕玄霄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原本在那边和村长正在说话,可是这边发生的事也没能逃过他们的耳目。等他栓子一家人为借口,劝好那村长以后,走过来就听到韩子砚的话。

“回王爷正是下官。”那韩子砚听见问话看见走到他眼前的轩辕玄霄又要跪下行礼,不过被轩辕玄霄给拦着了,他也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不是南方籍贯吗,为什么会来这里祭祖?还是你的籍贯是假的,要不然就是你这人是假的?”轩辕玄霄问这话的时候,语气有点阴沉。科举填报假户籍或者是顶替他人那都是大罪,也是朝中明令禁止的。

“王爷误会了,下官生在这里,不过在幼年的时候遭逢家变,蒙舅舅不弃才会移居南方。这个下官可以和王爷详细解释,不过现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韩子砚面对轩辕玄霄的询问他回答的坦荡荡。

轩辕玄霄看见他那毫不畏惧的样子,就知道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子,他出现在这里必然会有他的原因。

“我们是该离开了,但是要带着那些人离开,要不然这些百姓也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留他们在这里,那些百姓也会害怕的。二,你去把这些给他们喂下去,告诉他们这是毒药。至于解药只有我们有,这毒三天毒发一次,要是没解药就会七窍流血而亡。让他们精明点,不要漏了我们的底细,要不然可没解药给他们。让他们跟在我们后面走,看好他们。”上官雪妍在轩辕玄霄眼神的询问下,掏出一个小瓷瓶给暗二,她想控制那些人很容易,人都是很怕死的。

“是,夫人。”暗二接过药瓶离开,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不知韩大人下面有什么打算,要是没有那就和我们一起走吧,路上随便可以听一下韩大人的那些缘由。”上官雪妍看着那边赶过来的马车和韩子砚说,他们是要离开了。

“下官也正打算去德兴县,要是王爷不嫌下官累赘,下官那是求之不得。”韩子砚低着头说,毕竟他们身份有别。

“那好,就依王妃的意思,你跟着我们吧,本王也想听听你的解释。”轩辕玄霄瞥了他一眼,这人胆子不小,敢和他们玩心眼,希望他知道些什么,要不然自己会让他后悔跟着他们。

韩子砚被轩辕玄霄的那一撇看的浑身一抖,但是他必须跟着他们,整个西越也许只有这位才能达成自己多年的夙愿。

轩辕玄霄扶着上官雪妍上了他们的马车,他们要赶往下一个城镇,要去做他们自己的事。

“让他坐在车辕上。”轩辕玄霄在自己进马车之前和驾车的暗二说,那样可以隔着车门听他的解释,还可以看好他。

轩辕玄霄一直觉得这人出现的很蹊跷,这人他听耀儿说过。他虽然这几个月都在医谷,可是一点也不影响他了解朝堂上的事,有什么事耀儿也会告诉他。对于这个新科状元,耀儿说他的文采很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在那么多学子中脱颖而出被耀儿点为状元。最让耀儿不解的是,这人耀儿明明想让他留在上京,可是他却主动外调还是要去一个偏远的地方,还是那种一定要去的坚定样子。

轩辕玄霄没想让自己那皇弟欣赏的人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让他们给遇到了。他不得不去想这人的动机,毕竟他们遇到的地方太巧合了。

“这人你知道他?”上官雪妍上马车之后好奇的问轩辕玄霄,那人好像在打他们的什么注意,她也看的出来。

“耀儿给我的传书上提到过他,字里行间都是对他的赞扬。”轩辕玄霄坐斜着身子躺在马车里,伸手端起一杯茶水看看说。

“我现在也想看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他也许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问一下。”上官雪妍放下刚拿出的医书,看着轩辕玄霄说。

“不知道王爷和王妃现在可有时间听下官的解释?”就在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讨论韩子砚的时候,外面传来韩子砚的声音。

“说。”里面传来轩辕玄霄简单明了的回答。

“我叫韩子砚,就出生在前面不远的那个叫流水村的地方。哪里和王爷你们今天见到的这个村子一样都是被赋税压垮的村庄,其实这里的村子大多都这样。我小时候家里条件很不好,人多地少吃不饱,还要上很多的赋税,家里根本就负担不起,家境也就越难过。爷爷和奶奶就都是在饥饿中离开的,叔叔是在无钱治病的情况下离去的。就连我的爹娘在我五岁那年也死了,那年衙役上门要拿我抵税的时候,爹娘在和他们争执中被他们打死的。要不是舅舅突然出现拿了银两交了税收,我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我们家恐怕就没什么人了。那时的我懵懂无知,但是有些事耳濡目染还是知道的,小小的我就记住了他们的死就是因为严重的赋税。我到舅舅家以后他们对我很好。舅舅还送我去读书,也许我就是知道自己长大的要做什么,所以读书就很刻苦。越大我越明白这赋税一事的危害,可是却没人过问。我在赶考之前绕到这里,我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情况应该有好转了,谁知道竟然更加严重了。所以我更坚定一定要考上前三甲的,只有那样我才可以见到陛下,向他说明这里的事。”那韩子砚缓缓的讲着他的遭遇,失去亲人的痛苦,家破人亡的仇恨就此种在那时小小的人儿心中。可是也是那份仇恨让他有了读书的动力,有了他坚定的信念和必须要做的事。

“可是在考场我才明白,我想的太简单了,考场对考生的籍贯查的很严。尤其是中州府的,这些村落就归中州府管辖。一旦发现是中州府的,最后都会被各种理由逐出考场。王爷您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后来我想会不会就是那些人怕中州府的学子高中在陛下面前抖出这件事。想到这些之后,我就觉得上京对我来说太危险,于是我考上状元时没敢在陛下面前揭露这件事。但是为了拿到他们的证据,我才会拒绝陛下的好意,自愿外放。没想到陛下竟然会让我来这里当县令,这是我求之不得的。出来上京以后,我感觉有人跟踪我,为了迷惑他们我一直坐在那马车里没出来,做出着急回乡祭祖的样子。半路我就和书童分开,让他替我回南方舅舅家,我却独自化妆来这里,想先打探一下。今天看到那些衙役带走那些孩子,原本想着就是暴露自己也要跟着他们,到了县衙可以让那些衙役放了孩子们。也许是上天可怜这里的百姓,没想到会让他们遇到圣王爷您,这下官也放心多了,这西越除了陛下也就您能管这事了。”韩子砚坐在车辕上看着不远处的村庄,对着里面的轩辕玄霄他们说。他说到前面的时候是愤恨的,是担心的,甚至是迷茫的。但是说到后面,他语气好像突然轻快了不少,他好像笃定了轩辕玄霄一定会管这事一样。

他的话说完以后,马车里很久没有声音传来,只有哒哒的马蹄声。

马车里的轩辕玄霄端着杯子,眼神变换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上官雪妍举起的医书也没看进去,她想要是这人说的是真的话,那事情就太麻烦了,那牵扯的人一定位高权重,而且此人年纪一点不小。他有可能事陛下极其信任的臣子,也有可能是皇族哪一位看着比较闲散的成员。

上官雪妍先排除的就是轩辕玄霄的几位弟弟,他们的年龄不符合。然后就是朝中的那些臣子,从她一前掌握的情况看来,皇后的娘及不可能,白家他们太显眼了,上京很多人都在盯着他们。至于淳于家,那是一门武将思想就比较单一,那就是忠君爱国。至于沐家,他们没实权也就没那个能力。一手遮天的凌家被灭门了,那也可以排除了。至于丞相那个老狐狸,他有实权和能力,可是依他那精明的性子,他不会做这么危险的事,再说他也不像是为财而死的人。这几家是上京的顶级世家,还有一些一品大官,那是根基和影响力都不够。上次凌家的事牵连了很多人,所以上京现在数得上的有一手遮天能力的官员可以说是没有,那剩下要怀疑的重点就在皇室成员里了。

“玄霄你对皇室的人了解多少,他们,你都熟知吗?”上官雪妍想想还是问出口。

“妍儿,你是怀疑这背后的人是轩辕皇室的人?”轩辕玄霄对于上官雪妍的猜测有点吃惊,不过他没反驳她。

“我想了一遍上京的那些官员,从他们的动机、能力和影响力来说,没有人可以办的到。那剩下的就只能是轩辕皇室的人了,你自己想想看?”上官雪妍也没马上告诉他自己的推测,那样他要是先入为主就影响他的判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