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临别的承若,进村的衙役

小小的村落,这一晚经历了它最热闹的一夜,晚上上山虽然危险又劳累但是那些村民他们却很开心。热热闹闹的一晚过后,第二天村民聚集在村长家打探那些猎物的来历,他们昨晚只想着抬回来,忘记问来历了。

上官雪妍一家坐在村长家的院子里,看着他们商量怎么分割那些野物,每个人都好像遇到极大地好事一样。他们知道那些猎物是他们夫妻大打回来的时候,他们都过来答谢他们,让她一度很不适应。她那是受之有愧,他们并不是刻意上山给他们打的那些野物。

上官雪妍等他们抬回来那些猎物她才发现轩辕玄霄真是杀了不少的野物,那野猪就有三头,还有一些小型的野物。昨天天晚,上官雪妍只是担心轩辕玄霄一直跟在他身后,其实也没注意到他杀了多少的野物。

“村长,你说怎么分,咱们就这么分?”

“是呀,村长你就说怎么分吧,只要分点孩子就可以沾点荤腥了。”

“我家孩子还是在过年的时候吃过一点肉,那还是他爹做工的哪家老爷赏的。他爹不舍的吃给孩子带回来的。”

“这样一来,我们今年冬天也可以让孩子吃点好的了。”

……

这样的议论比比皆是,上官雪妍看着那脸色不断变黑的轩辕玄霄。她知道他们说的越可怜,轩辕玄霄的内心就越煎熬。

“我们是不是也该上路上了,随便路上打探一些其余的村庄。”上官雪妍不想他在听下去,于是和他说。

“好,我们是该上路了,早一点上路就可以早一点解决这事。”轩辕玄霄看着院中那些村民,他在心中和自己说,自己要是不为他们做的什么,枉为西越皇室成员,枉为西越的圣王爷。

“村长,时间不早了,我们一家也该上路了。你们这里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向你们保证,今年这是最后一次,明年你们的税收一定和西越其他的地方一样。”轩辕玄霄走到那村长面前和他辞别,同时也许下他的诺言。

“上官老爷你说什么?你说以后可以让我们减少赋税,真的吗?是真的吗?我们也想着去告状可是都没有成功过,其他村子那些去告状的人也没在回来过。上官老爷你和我们不沾亲不带故的可不能为了我们受到什么危险,您要是为了我们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好,这不行,我们也就这样了,勉强的活着吧。”那村长听了轩辕玄霄的话,语无伦次的和他说,他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这对他们来说太震撼了,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可是他知道这事很难办到,所以还要劝解轩辕玄霄不要趟这趟浑水。

“大爷,是我对不起你们,这事是我必须做的,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今年一定让你们过一个开心年。”轩辕玄霄看着那些还在等着村长分割野物的村民,语气肯定的说。等他查明事情的原委,回到上京第一个要办的就是这事。这本就是他们没有管理好那些官员导致的,他是一定要给他们一个说法。

“上官老爷这不关你的事,有你们打得这些猎物,我们村今年也能过一个开心年了,上官老爷你还是不要管了。”这村长还是不太相信轩辕玄霄可以办到这事,毕竟他认为这事太难办了,虽然他只是个普通的百姓,但是毕竟活了怎么多年,他知道这赋税一事是有人操控的,而且那些人一定来头不小。这上官老爷说过他是上京的,可是上京也不一定都是达官贵人。

“村长,你就信我家爷的吧,他说行那是一定行的,你们只要安心等着就行了。还有那栓子一家,麻烦村长告诉他们不要忘记吃药,那栓子让他在炕上好好静养就行了,反正是冬天也不用做什么活计。”上官雪妍也走上前去说,她刚才去收拾他们的东西去了。她从屋里出来以后看见轩辕玄霄还在和村长说,于是也上前叮嘱他一句。那栓子的媳妇一早起来就回家了,说要照顾栓子。

那些药也是他走后上官雪妍才配置的,还没来得及给她,只是交代给了村长夫人。

“上官夫人请放心,这事我会记牢的,一定让他们听你的话。只不过他们的药钱我怕他们是没能力给你了,这……。”村长的话说不下去了,他也不知道下面说什么。那栓子没钱给药费,他们也同样没能力给他垫付,可是也没有大夫看完病不给钱的道理,可是他们又实在拿不出来,他觉得很是亏愧疚。

“不需要药钱,只要他们按时吃药,好好养病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那样这些药也是用的得当,不浪费。”上官雪妍不在意的说,她治病本就不是为了挣钱。

“那多谢上官夫人了,你们真是好人……。”那村长很是感激的看着上官雪妍夫妻说,他知道那些药一定值不少钱。这位夫人也许是考虑到他们的实际情况才会不要的。

“爷,夫人。有十来个衙役打扮的人押着两辆很大的囚车,后面还跟着很多百姓正向村里走来。”暗二突然走到轩辕玄霄他们面前说,他也是无意间才看到的,可是不知道是什么人。

“看清了没,是衙役?”轩辕玄霄问,衙役押解囚犯也不该进村子。

“看清楚了。”暗二抱拳。

“不好,那些衙役是来带走栓子家那孩子的,大伙他们来了,快去栓子家。”村长听见暗二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走到墙边拿起锄头对着院子里,那些还在讨论怎么分割猎物的村民喊了一声。

那些原本还在讨论的人,听见村长的声音,他们的第一反应也都是找称手的东西和村长一起冲了出去。

上官雪妍看着凌乱的院子,和已经不见的村民。她在感慨这村子里的人倒是挺团结的,但是他们的行为很不妥当。这样容易给他们招惹祸端,有道是民不与官斗,那些衙役就是代表的官。

“我们也去看看吧,千万不要让他们打起来,要不然这些人很吃亏的。”上官雪妍想起来村中大多都是一些老如妇孺,青壮男子大都外出讨生计去了。万一动起手来,村民很危险。

“好,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嚣张到什么时候,竟然用囚车抓那些无辜的孩子。”轩辕玄霄手握成拳,他不知道一会儿自己会不会先拿那些人开刀。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也走向栓子的家走去。

他们还没走到栓子家就听到云寞雪的声音,上官雪妍知道自己人和那些衙役杠上了。他们夫妻站在人群后面看着最前面和那些衙役面对面的几人,上官雪妍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的。可是有他们在那村民倒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于是上官雪妍拦着要上前的轩辕玄霄她想看看那些衙役怎么说,毕竟他们知道的都是村民说的,他们现在躲在这后面可以验证一下。

“你们是谁,让开。”一个像是领头的衙役看着拦在他眼前的人,不耐烦的说。

“我们是过路的人,看不惯你们欺压百姓。”云寞雪抖动着自己腰间的佩剑说。

“休要乱说,是这些刁民不肯缴纳税,我们只是来收税。”那人眼神收缩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开口说。

“收税,你们收税需要用囚车,难不成那些孩子就是你们收的税。”轩辕云墨指着那些衙役身后的囚车问,那些孩子还在哭泣。囚车后面还有那些浑身尘土的男男女女,他们看着囚车不敢靠近,他们也许就是那些孩子的父母亲人吧!

“那是他们父母交不起赋税,用他们抵押的。再说这关你们何事,要是过路的我劝你们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官府和朝廷的事,不是你们这些人可以管闲事的。要不然就会大祸临头了,到那是后悔就来不及了。”那衙役看着轩辕云墨,他开始威胁轩辕云墨。那衙役弄不清轩辕云墨他们的身份也只当他们是过路的,于是他说的话就不怎么客气。

“官府和朝廷的事,小爷生来就是管这些的,今天这事我们管定了。是你们做事不对,我们西岳何时有交不起赋税用人家孩子顶替的律法。还有明明陛下下旨说的是两成税收,是谁让你们收五成的。你们这是罔顾西岳法度,你们自作主张的事不要拿朝廷说事。再说你们做得这些事那陛下一定也不知道。我们西岳陛下是仁君他爱民如子,要是知道你们如此对待百姓早就处死你们了,不过你们现在离死也不远了。你们要是现在放开那些孩子离开,保证不再助纣为虐,小爷倒是可是放你们一条生路。”轩辕云墨一点也没拿他的威胁当一回事,他反而说着在那些人听来是不可思议的话。

轩辕云墨为了帮他皇叔正名,所以说的声音比较大,让在场的百姓都听到了。

“什么,两成?”

“不是五成吗?我们一直交的都是五成。”

“我的儿呀?”

“天,这怎么回事?”

……

那些百姓听到轩辕云墨的话,各种声音都有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那些被真相打击到的百姓,哭天喊地的,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哭。为自己、为亲人,大概都有吧。唯独一个人站在那些百姓之间看着轩辕云墨,脸上有着奇怪的神情,有惊愕、有不明,更多的是惊喜和放松。

“无知小儿不要乱说,我们都是按朝廷的的规定收取赋税,你个毛孩子知道怎么。你可知道妨碍官差办公,那是要下大狱挨板子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进去带人我们走。”那衙役有点慌乱的看着轩辕云墨,他知道轩辕云墨说的是对的,但是他不能承认,于是他继续凶狠的对轩辕云墨说。然后看着身后的那些衙役让他们去栓子家带人走。

他身后的衙役刚走到栓子的家门口,就被随墨一脚给踢了出去,那是轩辕云墨下的命令。

“小子,你们现在打伤官差,难道想造反不成,来人,给我抓住他们这些造反的人。”那衙役先是看着倒地的自己人,然后又看了轩辕云墨一眼,转而给轩辕云墨扣了一个大帽子。

“造反?你说小爷造反?小爷会造反,我看是你想造反吧。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说小爷,你好大的胆子。”轩辕云墨用手反指着自己,好像没听清那衙役的话一样,又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话一样。

轩辕云墨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他造反,可是那是他永远不可能做的事。父王和皇叔的关系很好,父王一心想着为西越出力,辅佐皇叔。自己也是打算以后尽全力去辅佐铭哥哥。娘亲也说过那个位置太高太冷,她只希望自己做个简单的王爷就好。

站在人群后的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看着前面的事态发展,那衙役虽然否认了墨儿的话,可是他显的很慌乱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他的表情反而是告诉他们这里的赋税的确收的存在问题,他们现在就差证据给那些人定罪了。

轩辕玄霄看着那些嚣张的衙役,他知道儿子会教训他们,还轮不到他出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