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又是借宿,严重赋税

短暂的休息之后他们又上路了,医谷原本就地处偏远安静的地方,要不是有哪些求医的人,也不会有那个距离医谷不远的小镇存在。所以上官雪妍他们走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天快黑的时候他们才遇到一个小村子。上官雪妍看看他们这一群人,孩子有好几个孩子,不到万不得已她舍不得他们露宿野外。再说现在是冬天不是他们刚出来时的春天,温度很低,尤其是晚上更冷。

我们这一天的时间走下来也就是中午在路上做了一点吃的,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情况就是一是进村借宿,二是露宿野外。

“进村看看吧,看看能不能借到地方休息一下,夜里会冷的,我们这些成年人没事,可是墨儿他们不行。”上官雪妍看着轩辕玄霄说着自己的意见。

“好,我们进村看看,这个村子好像很小,也不知道有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以借宿?”轩辕玄霄看着不远处的小村子说,这村子好像差不多是他见过的最贫困的地方了。

“看看吧,只要有一间能给孩子们住就行,我们可以在马车里将就一下。”上官雪妍不在乎的说,她也想到了那个情况,所以她要求也不高。再说在外很多事情不能要求太多,她以前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没遇到过。

“二,进村吧。”轩辕玄霄也只能无奈的说,什么条件都不要讲了,好在她和那些夫人不同,不会吃不了一点的苦。

“是。”暗二驾驶的还是他们来时的那辆马车,也是他们一家人平时坐的那辆马车,天和另一个护卫驾驶另两辆车跟在后面。

天快黑了,村子有寥寥无几的炊烟升起,也许是因为天冷无事可做,所以村中并无行人在走动。他们进了村子以后,上官雪妍他们一行人就从马车里出来了。

“这地方真安静,大人不出来走动,怎么连个孩子也没有,不会都睡觉了吧?”云寞雪他是第一次见这种小村子,所以他很好奇,在他的想想中那些村庄都是应该往来耕种的人,可是现在这里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这里过于安静了,难道都睡了不成,这也睡得太早了吧!

“这不可能,谁会睡这么早。”轩辕云墨反驳他,可是他也说不上原因。这些村庄他也是见过的,可是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地方。

“是很奇怪,会不会和这里的风俗有关,墨儿,少泉进去之后注意你们的言行。”上官雪妍也觉得奇怪,她唯想会不会和风俗有关。要是那样,他们还是小心为上,免得犯了这里的人的忌讳。

“知道了,娘亲。”轩辕云墨他们虽然不知道上官雪妍为什么这么说,可是他们很听话的点头。

“为什么,这里不会有什么秘密吧,你们说会不会是闹鬼呀?”云寞雪疑惑的问,还大胆的猜测。

“小七。”云斐雪叫了他一声,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找一家人问问,暗二去敲门。”轩辕玄霄也好奇这里有为什么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可是他不会胡乱猜测。他看着离他们最近的一个竹篱围成的院墙,他们应经站在这很久了,竟然没人出来。里面的人不会是真睡着吧,可是他明明听见里面有声音的。

暗二听了轩辕玄霄的吩咐走上前去敲击那木制的大门。

“爷,好像没人,要不要换一家?”他敲了很久,竟然没人应门。暗二觉得应该是没人,所以建议换一家。

“继续,里面有人。”上官雪妍在轩辕玄霄之前开口,里面明明有人,暗二敲了这么久竟然没人开门,那就是一定有古怪。

暗二听后只能继续一直敲下去,手下也不自觉的用了力道,敲击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暗二的敲击声没能让这家人开门,却换来了周围邻居的探头探脑。其中较远的一户人家,有人开门看了他们一眼,又躲闪的关上门。过了一会儿那人拿着锄头之类的东西看着他们远远的跑走了,在一处拐角处消失在他们眼前。那一眼好像看到恶人一样的惊恐,还有他奔跑的速度好像就是有什么恶狗追他一样。

“别敲了,他们不会开门了,我们去下一家问问。等一下,好像有人来了。”上官雪妍阻止暗二继续在敲下去,她知道这家人是铁了心的不给开门。她想换一家试试,可是她准备转身就听到凌乱的声音响起,好像有很多人朝这里走来。她抬头看着刚才那人消失的拐角处,声音就是从哪里传来的。

“娘亲,他们这是做什么,不会是冲着我们来的吧?”轩辕玄霄他们顺着上官雪妍的目光,就看到从那拐角处走来很多人,手里都拿着各种农具和木棒,各个气势汹汹的。轩辕云墨站在她身后问,他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

上官雪妍看着那些出现在他们视线里的人,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刚才看了他们一样就跑走的人。那人指着他们和身边的人说着什么,上官雪妍奇怪他们是做了什么事,让那些人如临大敌的看着他们,还有那一副要和他们拼命的样子又是为哪般?还有为什么他们那些人大多都是女人,这里的男子呢?

“他们好像不怎么欢迎我们?我们只是借宿,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不会被你说中了,这里迎接外人的风俗很特别。”轩辕玄霄也看着那些人呢,站在上官雪妍的身边说。他不是怕这些人,他是奇怪他们的举动。

“是够特别的,我们又不能和他们动武力,墨儿、少泉你们来爹娘这里。”上官雪妍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可是她先想到的就是在没弄清楚事情之前一定要保护好儿子们的安全。

轩辕云墨小兄弟俩挪到自己父母跟前,也和他们一起看着对面的人。

现在的状况就是两方成了对立之势,而且一方的人数那是压倒另一方,那另一方人数少可是气势足。两方人马就那样互相看着,都没开口。

“还有没有天理,你们都已经把栓子的爹娘逼死了,现在又来要抓他们唯一的儿子,还让不让人活。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人也不怕遭报应,你们做的事是要天打雷劈的。今天有我们在,你们一定不会让进去的。呸。”对面的那些人中间突然站出来一位妇人,指着上官雪妍他们一行人破口大骂,最后她还在地上吐了一口。

上官雪妍一时也被骂的有的愣住了,他们没想到会是这个情况,他们只是借宿为什么就丧尽天良了。但是以她和轩辕玄霄的精明知道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产生了什么误会吧!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们做什么了,我们怎么就丧尽天良了,我看你才是无知妇孺呢。”云寞雪撸着衣袖向前想和那妇人理论,不过被云斐雪给拦着了。

对方的那些人看着撸着袖子的云寞雪,他们也拿着锄头等农具上前一步。

“各位乡亲,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看天晚了,想借宿的。也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些是什么人呢,我们有话可以慢慢说。”轩辕玄霄看着剑拔弩张的状况,于是他只能走出来说。

“借宿,谁知道你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对方中的一个青年男子在轩辕玄霄之后说了这么一句。

“这位小哥我们真是借宿的,我夫人恐怕露宿野外冻着孩子了,所以才想着在贵地借宿,可是不想却引起了你们的误会。”轩辕玄霄说的时候,还故意错身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妻儿。

“那你们为什么一直敲他们家的门?”对方中一位年龄较大的人问轩辕玄霄,他看着轩辕玄霄身后的人,觉得他不像是在说谎。

“我们看这家人在村口想着要是可以借宿,也就不用打搅其他人家了。后来一直敲是因为我们听到里面有人摔倒的声音,担心里面的人出了什么事。”轩辕玄霄看着那老者只能解释着原因。他们起初本着借宿去的,后来是听到里面有人跌倒的声音,他们又不能乱闯,所以只能继续敲。

“村长,栓子家就他一个人在,不会出事了吧?”那老者身边的一个叫嚷起来,他那就是那个叫来村民的人。

“长中,你说啥,那栓子媳妇和孩子呢?”先前那妇人又站出来问。

“带娃躲到山上去了,村长我们还是先进去看看栓子吧,他会不会有事?”那人看着十分着急的对村长说,他们可都是知道那栓子受伤还躺在炕上呢!

“那还不快点。”那村长他们现在也没时间理会轩辕玄霄他们是做什么的了,在他眼里还是自己的村民重要。

村长的话落,那妇人就着急的上前,边拍门边对着里面叫喊,可是已经没什么回应。

“你们这是白费力气,里面的人也许是晕过去了。二。”上官雪妍站在他们身后说,然后给暗二一个眼色。

暗二得到上官雪妍的示意,他跳过篱笆墙,从里面打开门,然后又一脚踹开那家的房门。

暗二的动作是很连贯的,那些村民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先走进了屋子。后面缓过神的村长带着村民也走进去,他们不知道这外乡人要做什么,所以必须跟好了。

上官雪妍他们走进屋子的时候,屋里的光线很暗,让他们一时感到不适应。等适应之后他们才发现,屋里的窗户竟然都是被棉被给挡着了,所以才会没有一点亮光。

“栓子、栓子……。”跟在他们之后进去的一个年轻人先他们一步跑向了里屋,然后里面就传出他的大叫声。

站在外间的轩辕玄霄给暗二使了一个眼神,让他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暗二进去之后,抱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人出来,直接给抱到了院子里,放在一个椅子上。

“栓子,栓子这是怎么了?”

“怎么看着好像死了一样?”

……

“爷他还没死,不过是内伤严重昏了过去,好像也活不长了。”暗二站在轩辕玄霄和上官雪妍面前说,他就是看人还没死才会抱出来的,看看夫人能不能救。

上官雪妍听完暗二的话走上前去,轩辕玄霄他们也跟在她身后,他们知道她这是又想救人了。

“你要做什么?”先前的那妇人拦着靠近的上官雪妍。

“我是大夫,看看他还有没有救,你想他死?”上官雪妍的脚步没有因为那妇人的阻止而停止,她越过妇人蹲下给那个将死之人诊治。

上官雪妍先是把把脉,过了一会儿,他在那人身上点了几下,然后绕到他身后突然一掌打在那人的肩头。就见那人身子俯下突出一大口血,又躺倒在椅子上。

“你这狠心的人,你把栓子怎么了?”那妇人看见栓子吐血了,站起身就责问上官雪妍,她以为是她想害死栓子。

“他受了内伤,这些淤血积压在胸腔里他才会昏迷不醒,现在好了。雯娥,你去把药箱和药庐拿出来,就在这里给他熬药吧。”上官雪妍又给那人在身上扎了几针,起身吩咐雯娥拿药箱她好配药治病。

“是夫人。”雯娥带着自动帮忙的随墨和小峰回到马车上取东西。

暗二和天也自发的找起木柴。

“那人怎么样,麻烦吗?”轩辕玄霄上前一步问上官雪妍。

“不是很麻烦,不过他的内伤不像是会功夫的人造成的,好像就是被很多人胡乱踢打所致。伤到了肺腑,这伤怎么说也有半个多月了,这人挺能熬的。”上官雪妍看着那被村民围着病患,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他撑了怎么久。

“是他命不该绝遇到了你才对。他们应该知道,我们一会儿问一下就知道了。”轩辕玄霄看着那些人,他们一定知道原因,先前他们不是也说他们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人。他轩辕玄霄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这么说他,那他可要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才行。

雯娥和随墨拿着东西走进院子,上官雪妍就蹲在药箱边配药。她这个药箱你不要看着小,其实药材很全,她这药箱可是特质的,不是一般的药箱,不过外表看着不显罢了。上官雪妍他们主仆诊病、配药、生火、熬药。很随意,好像没有那些村民的存在一样。

那些村民看着他们的那些东西才相信上官雪妍是大夫,要不是大夫谁会带着药箱还有熬药的锅子,也知道他们是在救治栓子。

“这位老爷和夫人,老头子多谢你们出手救治栓子,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你们不是说借宿吗?要是不嫌弃去我家吧,我家倒是还有两间空房可以给你们住。”那村长走到上官雪妍夫妻面前,先是道谢然后说可以去他们家借住。

“那多谢村长了。”轩辕玄霄看了上官雪妍一眼之后对那村长说。

“不谢不谢,你们跟我一起来吧。”那村长拜拜手说。

“二、天,你们今晚就守着他吧,雯娥过会我让随墨过来接你。”上官雪妍在走之前和他们几人说,熬药方面还是雯娥有经验,她们毕竟也跟着她好几年了,也耳濡目染了一些简单的药理。

“是,夫人。”

上官雪妍一家跟着那村长离开之后,那些村民也都离开了。天也黑了,上官雪妍他们和村长来到他家的时候,出来迎接他们的只有两个妇人和几个孩子,没见青年男子。

“槐花、桃杏你们去把西边的那两间屋子收拾出来,给客人住一晚。这是我的老伴和两个儿媳,那是我的几个孙子。对了,还不知道你们姓什么?”那村长进了院子看见那三个妇人就开口吩咐,然后又给上官雪妍他们介绍自己的亲人。

“大爷,我复姓上官,单名一个玄字,这是我夫人上官云氏,那是我的两个儿子,后面那是我夫人的两位弟弟。”轩辕玄霄先是抱拳介绍自己,然后扶着上官雪妍,指着轩辕云墨他们给村长介绍。

“原来是上官老爷和上官夫人,来我们里面坐。”那村长客气的带着他们进屋。

轩辕玄霄他们也只能跟着他们进去。

上官雪妍看着这个不大的院子,这里好像很贫穷一样。这里的房屋都是土木结构的,院墙好一点的是土块垒成的,差一点的就是如那栓子家一样是篱笆的,还有竟然还没有院墙。就连这村长家的小院,都显得很破旧,但是这好像又是最好的房屋了。

“不知道上官老爷家是哪里的,你们又是做什么,怎么会来到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刚坐下,那村长就开口问。

“我家是上京的,家里还是有些地位。我夫人是个大夫她想四处行医,可是又不想让熟人知道,让我为难。同时也想让孩子出门长长见识,所以我们走的都是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轩辕玄霄说着最合理的谎言,要不然怎么能人相信他们。刚才妍儿已经在他们眼前救人了,这种说法应该很好接受吧。

“是这样呀。”那村长听完点点头,看来是信轩辕玄霄的话了,也能理解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

“对了村长,那栓子怎么会受那么重的内伤,我夫人说他好像是被人给踢打成那样的。这是为何,还有他的妻儿为什么会躲到山上去了?”过了一会儿,轩辕玄霄开口问村长。

“哎,他那是被收税的衙役打伤的,他爹娘也是被收税的衙役打死的,那后事还是我们给办的的。”那村长叹着气,语气里透着无奈和惋惜之情。

“那衙役为什么打他,难道是他没交税?”轩辕玄霄疑惑的问。

“交是交了,但是没交够。其实不止是他,附近的村子和他一样的人很多。我们这里本就贫困,这里一到冬天很多东西都不生长,可是朝廷的赋税又很重,很多人家根本就交不起。那些交不起赋税的,衙役就会拿他们的儿女抵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能怎么样。你说陛下怎么能怎么狠心呢,这不是要断我们这些百姓的活路吗?你们也看见了,我们这里男丁很少,都出去找活去了,要不然怎么活呀!”那村长的语气低沉,话语苦涩。深深透露出他们这些底层人的无奈和为了生计的挣扎。

“老爷爷不对吧,朝廷的赋税好像不重吧,四国也就是我们西岳的赋税最少了,不是才交你们收成的两成吗?还有陛下不是让种那些适合冬天生长的作物吗,还有那冬小麦,陛下说那冬季的作物是不上税的。那老爷爷你们这如何收赋税?”轩辕云墨听他在抱怨皇帝,他觉得对皇叔很不公平,再说也不是这老爷爷说的这样嘛。于是他就在爹娘没开口的时候就问。这些事他多少会知道一些,铭哥哥那是未来的太子,皇叔已经让他了解政事了,他们在一起的铭哥哥也说和他们说起这些。

“这位少爷,你是说的是真的,你是听谁说的?”那村长突然站起来走到轩辕云墨身边问。

上官雪妍看着村长激动的样子知道儿子说的消息那是对他很震撼的,就连那个一直没说话的村长夫人都显得很激动。

“这是陛下曾经下圣旨说的,西越的百姓不是应该都知道吗?难道老爷爷你们不知道?”轩辕云墨好奇的问,不会吧。

“不是朝廷的意思,那我们五成的赋税是谁收的。”那村长勉强的让坐在椅子上。

“五成?你们要交五成这么多?”轩辕云墨吃惊的问。

上官雪妍也没想到,那降低赋税还是自己当时找轩辕炫耀开矿的时候提议的。说税收可以在矿藏那里找补回来,那两成税收,一成是要上交国库的,另一成是留在当地应付灾荒用的。现在看来,留在当地的不是一成而是四成,那些人的胃口真大。

“这些地方官员,各个死不足惜。”轩辕玄霄突然阴沉的说,上官雪妍能想到的,他当然能想的到。

“等查清楚了在收拾他们不迟。你们这里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这么重的赋税的?”上官雪妍握了轩辕玄霄的手一下,她知道他听到了之后生气,可是不能在这里发火,吓着他们了就不好了。还有他们要弄明白事情的真相。

“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四成赋税,在几年前突然就又多了一成,我们的日子也就更加艰难了。”那村长的夫人开口说。

这一下不要说轩辕玄霄就是上官雪妍都生气了,几年前,不会是她提建议的那一年吧?这不会又是她惹的事吧?要是真是那样,她的错她来弥补。

上官雪妍他们都正在考虑自己事情的时候,突然传来,咕噜一声,那好像是谁肚子在响。上官雪妍转身看着两个儿子和随墨他们,她好像是忘记他们还没吃晚饭了。

“娘亲,不是我的肚子叫,不过我好像也是有一点饿了。”轩辕云墨感觉到自己的娘亲在看自己,先是反驳说不是他,然后又说自己饿了。

“饿了,你不早点说。随墨你们去把车上的点心拿来给几位少爷垫垫,我和爷去山上看看能不能找点吃的回来。”上官雪妍看着这家里的样子,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可招待他们的,她也不想让这家人为难。

“大姐,我和你们一起去吧?”云寞雪站起身也想一起问。

“不用了,你和斐雪看着墨儿他们,我们很快就回来了。”上官雪妍拒绝了他的提议,这人可是很好玩,带他很碍事。

轩辕云墨知道天晚了,娘亲是不会带他上山的,所以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头乖巧的答应等他们回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