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魔皇草和霸王花

这种紫色植物叫藤箩,虽然没毒也不吸血,但是它却非常喜欢将人或兽兽吊起来,而这只是它的本能行为,因为它属低级植物,并没有能智,一切意识靠的都是天性!

倒霉佣兵显然对这里的植物已经产生了惧怕心理,因此被藤箩网住后,吓得小心肝乱颤,小脸白的都不见血色了。

而他眼中那些不讲义气的同伴,却在底下看着他笑个没完!

呜呜…这些坏蛋!

“救我!救我下来啊!”倒霉佣兵再次哀求,星儿见状,给冰璃使了个眼色,然后就见冰璃大吼了一嗓子:“藤箩,放下他!他不是你的玩具!”

玩具!玩具!

这两个字不停的在倒霉佣兵的脑海中循环播放,原来他只是那株植物的玩具,呜呜…真是太欺负人了!

藤箩听了冰璃的话,微微颤了颤,然后真的放下了那名倒霉佣兵,只是它放下佣兵的动作有些粗鲁,因为它是直接收走了自己藤蔓编织的网,倒霉佣兵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摔得屁股生疼的佣兵,狼狈爬起来后,面对的又是其他佣兵们无情的嘲笑,倒霉佣兵顿时囧的小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恼羞成怒之下,倒霉佣兵愤恨的朝着那些藤箩追去,想要报仇,好给自己找回点面子,但奈何,那些藤箩极其狡猾,嗤溜一下,就消失的无踪无影。

倒霉佣兵站在地上,气得直跺脚。

众人又忍不住笑起来。

“好了,继续出发吧!这次,大家都注意点脚下!”冰娆笑着提醒,并带头走在了最前面。

“啊!有东西咬了我!”突然,又有人大声叫了起来。

冰娆等人不由自主的转头,看到说话的又是一名佣兵。

“被咬了吗?我看看?”星儿好奇问道。

让冰璃抱着它走到那名佣兵身边,掀起那佣兵的衣服,星儿在其背上发现了一个椭圆形的绿色植物,那植物上面长了一些刺,以至于这名佣兵以为自己被咬了。

拿下那个绿色植物,星儿捂嘴笑着安抚,“别怕,是只刺刺果!”

刺刺果也是没有毒的,只不过,那东西经常随风飘动,飘到哪里就在哪里落地生根,而这只刺刺果不过是刚好倒霉被吹到了这名佣兵的衣服中。

但也足够这名佣兵郁闷的了。

两名接连中招的倒霉佣兵,幽怨的看着众人,呜呜…为何倒霉的总是他们?

其实他们更想说的是,为嘛黑焰佣兵团的人啥事没有啊?

植物似乎对他们特别偏爱似的,只盯上他们!这样的事实,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小插曲过后,众人继续赶路。

出了峡谷小路,便来到了一片花的海洋!

映入眼帘的鲜花,最外围为纯白色,花朵硕大迎风招展!煞是漂亮。

稍里一层的花,为粉色。最里面一层,则是红色!

“好多花,好漂亮!”齐亚枫看着花海忍不住赞叹,伸出手就想去摸那纯白的鲜花。

“别随便碰!”冰娆及时阻止。

齐亚枫眨着眼睛,一脸的不解。

冰娆示意他低头,齐亚枫下意识的转头望去,正好看到自己想摸的那株纯白鲜花对着他张开了大嘴,一排排锋利无比的牙齿正咔咔的磨着牙,仿佛在等待着即将到嘴的美食一般。

“妈呀!这是什么鬼东西!吓死本宝宝了!”齐亚枫一个哆嗦,飞快把边上肖敬的身体当成了木桩子,并跳到肖敬身上,紧紧的扯着肖敬的衣服,吓得小脸煞白,小身子摇摇欲坠!

肖敬直接黑了脸,并往下拽着齐亚枫吼:“混蛋!你快给我滚下来!这像什么样子,难看死了!”

“我不!我决不!我坚决不!”齐亚枫猛摇头,小脸苍白如纸,一副求保护的柔弱小模样,漆黑星眸中,已经吓得泪水涟涟。

肖敬怒了,并威胁:“你若是还不下来,我就把你丢到花海去!”

丫的!肖敬心里这个气啊!如果是娆儿对他这样,他还是很乐意保护的,可齐亚枫一个大男人这样,让他怎么忍?

齐亚枫面对肖敬的威胁,干脆伸出双臂,直接熊抱住肖敬的腰,以示他死不下去的坚定决心!

哼!别想吓唬他!他可不是被吓大的!

肖敬脸色越来越黑,这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自己真就拿他没辙了?

这时,沧陌染又凉嗖嗖道:“你们关系不错啊!激情四射!媳妇,咱们别打扰他们秀恩爱了,走,咱们去那边玩去!”

说完,沧陌染就要拉着冰娆离开。

冰娆极其无奈,听这意思,沧陌染这坏蛋是想将肖敬和齐亚枫送作堆?

艾玛!冰娆觉得她都已经不敢看肖敬漆黑的脸色了,只有齐亚枫那二货毫无所觉,还一副好基友,一辈子的得瑟模样!

“沧陌染!”果然,下一刻,冰娆就听到肖敬咬牙切齿的叫着沧陌染的名字。

沧陌染笑笑:“怎么了?别担心,我们理解的!”

“你该死!”肖敬牙齿咬得咔咔响,他也想咬人了,怎么破?

“我可不能死,我死了媳妇怎么办啊!”沧陌染气死人不偿命道。

肖敬有些抓狂,面对一个如此厚脸皮的人,谁有办法?

看着肖敬气鼓鼓的模样,冰娆只好打圆场道:“好了,不要斗嘴了,想想这些花该怎么办吧!”

前面的路,都被花挡着,如果他们想过去,只能辣手摧花,但这些花可不是好惹的,因为,这些花正是大名鼎鼎的霸王花!

最外层白色的为普通霸王花,只会咬人至身体麻痹,中间那层为噬血霸王花,喜欢吞食猎物血肉为养料,最里面的红色霸王花,也是最厉害的霸王花,为噬神霸王花,有传,红色霸王花为霸王花的花王,连神都能吞食掉!当然,这只是传说,是否真能如此,应该还没有谁会傻到去验证!

不过,这里的红色霸王花也未免太多了点,不是说,一片霸王花海只会有一株红色霸王花吗?为嘛这里是成片的?

看到开得十分鲜艳的血红色霸王花,冰娆已经感觉到头皮发麻了!

肖敬还没意识到这些花是什么,听了冰娆的话,便气哼哼的道:“还能怎么办?把这些花都砍掉!要不,就把我身上这家伙喂了这些花,就当交过路费了!”

“……”无语的看了眼肖敬,又看了眼齐亚枫,冰娆很想说,亲,一个齐亚枫只怕不够交过路费的!因为这些都是霸王花!

“白痴!还交过路费,你没看出来这些是什么花吗?”连谨看不下去了,一到关键时刻,某些人智商就异常令人捉急。

“什么花?”肖敬和齐亚枫异口同声问。

连谨默了默,他有些蛋疼了!

最后,连谨还是如实告知:“这些应该都是霸王花!”

不要说他怎么知道的,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只有霸王花才有牙齿!

“啊!霸王花!”听到这三个字,肖敬脸也白了,齐亚枫脸色更显苍白,甚至欲哭无泪,妈妈呀,他刚才差点用手去摸霸王花!幸好小娆儿阻止了他,不然,他那只手只怕都要不保了!

有些后怕的齐亚枫,死死抱着肖敬不撒手!

肖敬这时也顾不得齐亚枫了,他双腿哆嗦发软到不行,想都没想,他一把抱住离自己最近的连谨,哽咽着:“求保护!呜呜…”

这下子,轮到连谨黑线了!

这算不算无妄之灾?

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多那个嘴!

现在好了,三人成了连体婴,另外两个大婴儿根本不撒手!

求助的看向冰娆,冰娆却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

连谨伤心欲绝,小娆才太不讲义气了。

冰娆才不管连谨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她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面前的霸王花上。

这些花,要么砍掉,要么烧掉!不然绝对会给他们带来大麻烦!

但冰娆刚一这样想,众人面前的霸王花海就动了!

只见霸王花迅速移动着,原本只在他们前方的霸王花,眨眼的工夫就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把他们全部包围在了里面!

见此,冰娆有些头疼!

会转圈的植物忒讨厌了!

之前的那些柳树是,现在这些霸王花也是!

可那些柳树攻击性不高,但这些霸王花,却是会要人命的!

“大家别慌,只要别乱动,这些花应该咬不到你们!”冰娆头疼了下,便异常冷静的提醒着。

霸王花虽然可怕,但还不及吸血藤那般麻烦,因为霸王花只有花朵部分有攻击性,它们也没有藤条,基本上只要你不主动将自己送到霸王花嘴边,它们是不会主动攻击的!

相较之下,霸王花的攻击性乍看好像不如吸血藤,但如果有人觉得霸王花没有吸血藤厉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首先,霸王花在植物界的地位绝对在吸血藤之上,其次,霸王花还是吸血藤的克星,一株红色霸王花花王,足以消灭掉一株吸血藤母树,由此可见,藤条多也未必见得有优势!

另外,霸王花在植物界的人缘也比吸血藤好多了,而吸血藤则是人见人厌,植物见了植物厌,人缘都臭到家了!如此,两者之间更加没有可比性!

不过现在,冰娆想的却是该如何在不得罪这些霸王花的情况下,突破霸王花花海?

“冰璃,你有办法让这些霸王花退去吗?”低头,冰娆看了眼貌似有些纠结的冰璃问。

“没有,它们不会听我的!它们只听从花王的命令!”冰璃如实道。

“这么多花王,我该找谁?”冰娆头都大了。

“麻麻,对外面的霸王花群来说,红色霸王花是花王,但对于迷天幻境里的霸王花群却不是那样,这些霸王花只有一个花王,那位花王一般隐藏在红色霸王花之间,只要找到并打败它,这些霸王花就会退散了!”冰璃笑着解释。

“这样啊?那这里的霸王花花王长什么样?也是红色的?还是说有什么不同特征?”冰娆又问。

“霸王花花王表面上看与红色霸王花一模一样,但在花王的花瓣背面,长有一圈金色的边。”冰璃想了想道。

“背面有金色的边?”冰娆确认道。

“嗯。”冰璃点点头。

冰娆更无奈了,霸王花的花朵都是面朝阳光生长的,难道要让她趴到地上去看霸王花的背面?或者,让这些霸王花主动将背面露出来?这显然更加不现实!

“娆儿,要不你去找红色霸王花花王,其它的霸王花交给我们?”冰溪思考了下,提议道。

“好!”冰娆同意了。

随后,她拿出那把生了锈的柴刀,威胁着面前的白色霸王花道:“都让开,不然我就砍掉你们!”

霸王花晃了晃硕大的花朵,纹丝不动。

难道听不懂人话?

冰娆思索着,亮出一个小火球问:“怕火不?”

废话啊!能不怕吗?

白色霸王花瑟缩了下,忍不住在心里暗道,可惜,它们虽然有灵智,但却不会说话,因此,只能以无声来回应,并且,为了表现自己的镇定,那硕大的白色花盘还稳稳的支撑着,可它们的根部,却已然抖到不行了。

冰娆不懂植物语,不知道它们是啥意思,只能寻求冰璃翻译。

冰璃看了眼面前的霸王花,无奈道:“麻麻,别欺负它们了,它们胆子很小的!”

“我欺负它们?”冰娆很无语,被欺负的明明是她好不?

“植物哪有不怕火的!”冰璃提醒着。

“怕还不躲开?想送死?”冰娆恶狠狠道。

“它们有它们使命!”冰璃忍不住帮着霸王花说话。

“我也有!”冰娆厚着脸皮提醒着。

“嗯,没错,我要魔皇草!要不,直接让魔皇草出来!”这时,星儿略带兴奋的开口道。

“星儿,你非得要魔皇草吗?”叹口气,冰璃问。

“非要不可!”星儿肯定道。

“为什么啊!你又不能和魔皇草契约,魔皇草对你没有用的!”冰璃很不解,又看了眼冰娆,难道星儿是想让麻麻契约?可他觉得,他压根没看出来麻麻对那株魔皇草有多么大的兴趣,反而是星儿还有那只吞天噬魂貂更感兴趣!

但更感兴趣的两个,都不是人类,是没办法跟魔皇草契约的!

“我要培养它!把它培养成世上最强大的魔皇草!”知道冰璃不明白,星儿很认真的给他答疑,但星儿说出来的话,却令冰璃震惊不已。

不是为了契约,是为了培养魔皇草?

这是什么怪癖啊?

冰璃黑线了,对于星儿的奇思妙想,他真心理解无能!

知道冰璃不懂,星儿淡淡一笑问:“你觉得我那里如何?”

“很不错。”冰璃满意点头,他知道星儿指的是哪里。

“比之这里呢?”星儿又问。

“好很多!”冰璃如实道,在星儿的空间里,他们的成长速度明显快上许多,但在这里,他们想要晋阶却并不容易!

“这不就结了!小璃璃,我对魔皇草的了解比你多,还知道如何培养它,所以,你觉得我是不是更适合养这株魔皇草呢?在这里,魔皇草只是一株比较厉害的植物罢了,但在我的养育下,它必然会像它那些传说中长辈一般,令人闻风丧胆!这样不好吗?”星儿语重心长的道,当然,它这些话也是说给那株魔皇草听的,因为它知道,那株魔皇草就在附近!

“哼!大言不惭!”星儿的话刚说完,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就愤怒响起。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就见一个白胖胖的奶娃站在了一株硕大的红色霸王花上。

那奶娃,十分可爱漂亮,胖呼呼的小身子只有几片叶子遮住了重要部位,而他一双墨绿色的眸子此刻正愤怒无比的瞪着星儿这只小黑狗!

众人疑惑不已,这小娃是谁?

当然,他们知道这小奶娃肯定是只精灵,只是不知道是霸王花的,还是刚刚星儿口中那魔皇草的。

“皇皇!”就在众人诧异之时,冰璃突然满脸羞涩开口轻声叫着。

众人又是一惊,皇皇?在叫谁?

站在红色霸王花上的奶娃,轻瞥了眼冰璃,怒斥道:“闭嘴,你这个叛徒,没资格叫我的名字!”

众人恍然,皇皇原来是这小奶娃的名字啊!

“皇皇,你误会了,这些人类很好的!”冰璃清澈的黑眸,泪花涌了上来。

名为皇皇的小奶娃,对于冰璃的话却不屑一顾!

好?好会想来抓他吗?

骗鬼啊!

“皇皇!”见小伙伴不信自己的话,冰璃这个着急。

“你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皇皇再次恶狠狠的对冰璃吼道。

冰璃无声哽咽,他要失去这小伙伴了吗?

虽然,这小伙伴有些高冷,平时也只能远观,但他对这小伙伴十分崇拜,所以,只要一想到要以后都有可能见不到这小伙伴了,他就伤心到不行。

“魔皇草,皇皇是吗?”见冰璃在小奶娃这里碰了钉子,星儿开口了。

“是又如何?”皇皇一脸傲气道。

“是就说明我找对人了呀!皇皇,以后跟着我混吧!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星儿开始诱拐,却听得众人满头瀑布汗,还吃香的、喝辣的?一植物?

这个时候,他们显然忘记了冰璃也是个喜欢吃香喝酒辣的植物。

而皇皇听到这话,却气得小小身子一颤一颤的!

“我不稀罕!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皇皇意志坚定道,丝毫不受任何诱惑!

“你是舍不得这里的植物吧?没问题,可以把它们统统带走,我会给它们安排一个绝对令它们满意的家,怎么样?”星儿大包大揽道。

众人一听,都情不自禁的在心里鄙视起星儿。

你也太狠了吧?居然要将迷天幻境的植物一锅端了?

这货,比起冰娆来显然更心狠手辣啊!

接收到众人传递过来的鄙视目光,冰娆真心不好意思了。

她都觉得,星儿的做法有些狠,真那样的话,迷天幻境里的植物只怕要绝迹了!当然,也不会完全绝迹,因为星儿的眼光不是一般的高,没有资质的它一般看不上,看上带走的,肯定都是极品!

唉!有些心虚的冰娆,只能抬头望天,星儿的决定,她左右不了啊!在星戒里,星儿是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

“娆儿,这个想法不错。”这时,沧陌染贴着冰娆的耳朵,小声道。在他看来,好东西就应该给媳妇得去,也只有自家媳妇才配!而星儿的决定,甚得他心!

冰娆给了沧陌染一个大白眼,并回着:“你以为魔皇草很好拐吗?这小家伙一看就相当有性格!”

要知道,魔皇草好歹也是称霸一方的霸主,若是没有足够的诱惑,人家怎么可能跟你走?

事实证明,冰娆的猜测完全正确。

接着,只听皇皇道:“我们不会跟你走的,除非我们死!”

“你们死了,我还要来干什么?我只要活的!”星儿笑眯眯道。

“那不可能!你唯一能带走的,只有我们的尸体!”皇皇一脸狠戾道,眸中的愤怒几近形成实质,如果眸光可以杀人,相信星儿只怕早就死上个千八百次了!

“我要你们的尸体有什么用?”星儿笑着,并继续挑衅魔皇草:“小皇皇,既然你不肯主动跟我走,那我只能打得你同意了!”

“想打架?来吧!我奉陪!”皇皇展开架势,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星儿则从冰璃怀中跳出来,就在众人以为它要出手时,它突然往众人身后一躲,并大声道:“要打架了,放主人,上!”

冰娆闻言脸黑了,亲,你当我是打手还是汪?

其他人额上全部挂满黑线,他们还以为星儿要大展雄威呢?结果,却是自己躲到了背后,让冰娆出头!这算什么事啊!

就连皇皇听到星儿的话,都呆怔了许久。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要打架吗?那小黑狗为嘛后退?

“我是战力渣,我派我家主人跟你打!”星儿坏笑着解释。

皇皇却感觉自己被耍了,愤怒道:“你个胆小鬼,你这样的还好意思说要培养我?把我培养的胆小如鼠吗?”

“亲,我是理论派,不是实践派!所以,打架这种粗活,当然只能让我家主人去做!”星儿一脸的理所当然。

冰娆泪奔了,星儿,你太不讲究了!

不过,星儿说的永远都是对的!冰娆不敢不听,并且只能上前一步:“皇皇,我来跟你打过!”

皇皇很不爽,小脸当即就板了起来。

“我可不和女人打架!那就不是男人能干的事!”皇皇有些重男轻女思想,认为打架就应该是男人出头才行,可某男狗却臭不要脸的躲在了女人身后,哼!真是让人鄙视!

“我来和你打吧!”沧陌染站了出来。

“你又是谁?”皇皇一脸严肃问。

“我是她男人!”沧陌染指着冰娆解释,唔,但愿眼前小娃听得懂他们之间的关系!

皇皇听是听懂了,只是并不觉得沧陌染能替那条胆小如鼠的小黑狗出头。

“不行,你们关系太远,我只要那条小黑狗和我打!”皇皇固执道。

“星儿,自己上吧!我们帮不了你了!”冰娆有些兴灾乐祸的看着星儿道。

“说了我是战力渣,皇皇,你不要那么挑剔好不?”星儿无语道,这株魔皇草分明就是在故意找它麻烦啊!

“人活着就得有追求,草也是如此!所以,想带我走就亲自与我打过,不然,休想!”皇皇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看得星儿好想揍人!

但作为一个以辅助为主的器灵,星儿面对打架真的是相当捉急,哪怕它的空间中拥有无数的战斗技巧,但显然没有一个是为它准备的,它也用不了!可现在,眼前的魔皇草却非要与它打过,这不是强器灵所难吗?

星儿气得有些跳脚,但为了魔皇草,它决定豁出去了!

慢悠悠的飘到魔皇草奶娃面前,星儿把心一横道:“既然想跟我打架,那我只能成全你了!”

“这样才像个男人!”皇皇冷笑道。

说话间,皇皇白嫩嫩的小胖手上甩出了几棵魔皇草草叶,并如同暗器般朝着星儿飞射过去,星儿一见,连忙闪躲。

然后,星儿转身就往宽敞的地方飞去,连头都不带回的。

皇皇在后面边追边叫,“混蛋!回来!你跑什么?”

“不跑?岂不要让你打到了?”星儿回着,并撒腿狂奔。

皇皇在后面穷追不舍!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这完全是星儿的策略。

星儿没有太大攻击性,因此只能四处逃窜,而星儿自认,做为辅助性器灵,它逃命的功夫绝对是杠杠滴!它敢认第二,就没有人敢认第一,正是如此,星儿才取巧的使用了自己的天然优势。

那就是,逃命!

不知道跑了多久,星儿依然身轻如燕,小小的身体上连滴汗珠都没有,而可怜的魔皇草皇皇,已经累得小脸上尽是汗,上气都不接下气了!

“混、混蛋!不、不许在跑了!咱们正正经经的打过!”实在跑不动了的魔皇草,歇息的时候,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结巴的对星儿吼着。

星儿则一脸无辜道:“皇皇,我一直在很认真的和你打过啊!是你追不上我,这可怪不得我!”

“你混蛋!”皇皇大怒!

众人听着星儿无耻的话,都无比同情的看着被遛的跟条死狗一样的小奶娃,这年头,老实孩子就是受欺负啊!

唉!瞧瞧可怜的小家伙,气得都快要哭了!

此时,他们对星儿的无耻崇拜到极点,对魔皇草的同情则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然而,同情归同情,谁也帮不了魔皇草。

冰娆更是直接无视了星儿跟魔皇草的对峙,并大胆的走进了霸王花花海之中。

看到冰娆无易于送死的行为,众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这、这又是在干嘛?

冰娆怀里抱着紫冥,一步步的朝红色霸王花走了过去。

事实上,她也不想如此做,可一直呆在她灵兽空间的紫冥,却不甘寂寞了!

是紫冥说,有它在,霸王花不用怕,主人只管大胆往里走!因为紫冥想去会会那株霸王花花王!

而果然如紫冥所言,霸王花在感受到紫冥慑人的气息后,都不由自主的让开了一条路。

冰娆一见,惊喜不已,早知道紫冥对霸王花如此有威慑力,她早就应该把紫冥放出来,哪里还会等到现在啊!

当然,现在知道也不晚!

一人一兽一路走,很快就来到了红色霸王花花海。

紫冥眼一眯,对红色霸王花吼道:“花王在哪里?”

冰娆闻言有些黑线,亲,还是你霸气。

可怜冰娆之前冥思苦想,都没想到该怎么找到霸王花花王,紫冥到好,一出马就立即扯着嗓子吼,只是这样真的管用吗?

面对紫冥的挑衅,一朵硕大红花上幻化出来一只小娃娃。

这小娃娃,是个女孩子的模样,身上一件红色花朵编织成的裙子,在配上她那极漂亮可爱的粉嫩脸蛋,真是绝色小美女一枚。

看到这个小女娃,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很难会不喜欢。

可只要想到这只小娃是霸王花王,相信就没有人敢真正肆无忌惮的喜欢她了!

“母的?”紫冥看着小女娃,愣了愣。

“混蛋!没礼貌的臭貂,我是霸王花王,才不是什么母的!”小女娃握着小拳头,抗议着。

紫冥笑,“那也是母的!”

“臭貂,你真是没有礼貌,张口闭口母的,你就是这样对待一位优雅女士的吗?”小女娃火了。

“你只是株花而已。”紫冥提醒着。

“那又如何?那你也得有礼貌!”小女娃傲娇道。

“好吧!那么高贵优雅的霸王花小姐,咱们也来打上一架怎么样?”紫冥很给面子道。

“不打!”小女娃断然拒绝。

“为什么?”紫冥不解,霸王花不是很喜欢打架吗?

“好女不跟男斗!”小女娃微微噘嘴,轻声道。

噗哧!冰娆听见这话,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紫冥则有些囧,听着怎么好像它在欺负这朵花似的?

小娃娃还真是这么想的,并直言:“那么爱打架,当初你怎么不去和吸血藤母树打?来找我麻烦算什么本事?”

紫冥泪奔了,可恶的小花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想起这个,紫冥就极其郁闷,它虽然很强大,但也不是绝对!

至少,对一些等级太低的动物或植物就没办法使用吞天噬魂绝技,而吸血藤母树,虽然已经产生灵智并且拥有了树心,但由于其天生等级低,因此哪怕吸血藤母树实力很强,也无法化形。而无法化形的植物,基本上很难下口。

所以,如果紫冥对上吸血藤母树,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

现在,这朵不可爱的小花王,偏偏把它的伤心往事说了出来,紫冥顿时大受打击,并扑到冰娆怀中,伤心的哽咽:“呜呜…主人,我伤自尊了,我不要活了!”

冰娆黑着线,摸摸紫冥柔软顺滑的绒毛,不停安慰。

不远处围观的众人,见此情景只觉风中凌乱。

与此同时,追星儿累到不行的皇皇,一怒之下化为本体!

只见一株硕大的绿色小草矗立在众人眼前,那小草,看似柔弱,实则强韧。

不算很粗壮的枝脉上面长了几片薄薄的叶子,小草头部顶端有几朵巴掌大、毛绒绒的白色小花,乍一看上去有些像蒲公英,但这肯定不会是蒲公英,因为它顶部那毛绒绒的小白球,绝不是摆着好看的,那是它的武器!

亮出本体的魔皇草,愤怒的旋转着自己的本体,刹那间,从它头顶飞射出无数的白色光箭!

白色光箭顶部带有绒毛,细细长长的一根,尾端则是又尖又锋利无比的倒刺,这光箭若是刺到人身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主要的是,那倒刺上带毒,小小一根倒刺上面的毒素,足以毒死一只巨熊!

另外,这些光箭数量极多,真被刺到的话,那绝对会变成刺猬!

星儿一见居然逼得魔皇草使出了杀手锏,顿时脸色变了变,并连忙提醒众人:“危险,快趴下!”

众人一听,哪里敢犹豫,并齐齐趴下。

趴下的众人,已经被吓得小脸煞白,那些光箭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这绝对是受了星儿的池鱼之殃啊!

因为那草射出的光箭,分明就是冲着星儿去的,可由于数量太多,已经四处飞散了!

但总这样趴着肯定不是个事。

更主要的是,他们这样一趴下,反而给了霸王花们机会。

上有魔皇草,下有霸王花,众人都忍不住泪奔。

他们只是观众啊!为何要这样对他们?

“啊!”突然,一声痛叫响起。

“怎么了?”有人小声问。

“我、我被霸王花给咬到了!”一名佣兵苦着脸道,心里简直郁闷到不行,为嘛受伤害的都是他们这些可怜小佣兵啊?

“咬哪了?”又有人问。

“咬到屁股了!”那名佣兵回着。

“那、那你屁股还在吗?”哆嗦的声音随即响起。

“在是在,只是僵硬的动不了了!”被咬到屁股的佣兵小声道。

“那就好!”众人放心了。零件没少比啥都强,僵硬就僵硬点吧!

但受伤佣兵心里的郁闷却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因为那些霸王花似乎也欺软怕硬。

像冰娆、沧陌染、冰溪、钟伯这些实力强悍的,就啥事都没有,而且,人家蹲都没蹲下,身板依然站得笔直!

呜呜…啥叫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啊!

事实上,这名佣兵完全误会霸王花了,某只咬了他的霸王花,还真不是特意挑软柿子咬的,要怪只能怪他屁股撅的太高,正好送到了某霸王花的嘴边,秉承着不咬白不咬的原则,霸王花一点没客气的下口了。

也幸好咬了那名佣兵的霸王花只是普通的白色霸王花,因此他被咬后只会感觉身体麻木,身上零件也不会丢,若是换成被粉色和红色的霸王花咬一口试试?分分钟送掉小命!

在地上趴了会儿,星儿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了,安全了,可以起身了!”

众人狼狈爬起来,抬眸一瞧,那株长得像蒲公英的魔皇草呐?

魔皇草居然不见了!

“皇皇!还我皇皇!”众人正在想魔皇草去哪了的时候,同样发现魔皇草不见了的霸王花小花王,顿时跟疯了般朝星儿张牙舞爪的冲了过去。

霎时,霸王花也集体暴动了。

不在安静的当朵小花的霸王花群,随着愤怒小花王的指挥,直接对冰娆等人发起了攻击!

刹那间,痛叫哀嚎声接连不断响起。

就连冰娆,都被红色霸王花给缠得分身乏术,而红色霸王花那硕大的利齿,全都毫不犹豫的朝她咬了过来。

“大胆!”紫冥大怒!

瞬间满血复活,不在是一副病怏怏小可怜的模样。

“媳妇!”沧陌染也大惊,并连忙瞬移到冰娆身边,几道暗紫色雷电发出去后,围着冰娆张嘴的红色霸王花,就被打成两截,尔后,他长臂一伸,将冰娆从红色霸王花的花海中捞了出来。

两人漂浮在半空,对霸王花海展开了攻击。

一个烈焰焚心下去,红色霸王花被烧掉大半。

但很快,霸王花们又开出了新的花朵,只是原本的血红色淡去了许多,显然,实力已经大降!

可霸王花们的威力依然不能令人小觑!

愤怒的霸王花们,甚至忘记了紫冥这个天敌的存在,一心只想着执行花王的命令,救出它们守护着的魔皇草!

这个时候,小花王也冲到了星儿面前,一副要跟星儿拼命的架势。

星儿不慌不忙,淡淡道:“你的皇皇在我手里,你还不命令它们停止攻击?不然,你可就见不到皇皇了!”

“都住手!”小花王受制于星儿的话,只能郁闷的给属下下命令。

霸王花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心有余悸的众人见状,提心吊胆的心才缓缓放下。

呜呜…霸王花果然可怕!才这么一会儿,好多人就都被咬到了!

看着自己身上血淋淋的伤口,受伤的人无语问沧天。

软柿子神马滴!果然不是人当的啊!

这时,已经逐渐冷静下来的小花王,强忍着心中怒火,用喷火的红眸瞪着星儿,并握紧粉拳问:“皇皇在哪?你把他弄到哪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