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柳树的刁难

受伤流血的吸母藤母树愈加发狂,长长的藤条更是胡乱挥舞着,想要抽打冰娆等人。

但冰娆等人有了趁手好用的武器,巴不得吸血藤母树主动送上门,因此对于送到家门口的藤条,众人绝不客气。

咔咔!几下下去,吸血藤母树藤条又断了许多。

只要一砍断藤条,冰娆就即时放火,霎时间就将吸血藤母树的藤条给烧成了灰。

“哈哈!我说的没错吧!用柴刀砍树绝对一砍一个准啊!”星儿得意的笑声再次自冰娆脑海中响起。

冰娆闻言极其无奈,她现在只想说一句,星儿说的永远都是对的!

呜呜…星儿醒了冰娆虽然高兴,但只要一想到星儿的高标准、严要求,她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有些蔫了!

感觉到自家媳妇精神明显萎靡,沧陌染还以为冰娆累了,遂连忙道:“媳妇,你歇会儿吧!这老树交给我!”

冰娆点点头,她是得歇会儿了。

出了战斗圈,冰娆站到边上观战。

这时,星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主人,这小家伙就是你那便宜未婚夫?唔!不错!不错!咦!他修炼的居然是冥雷神诀!哈哈!想不到冥雷神诀居然会在这一界出现!”

星儿说这话时,居然有些激动,冥雷神诀可是雷属性最好最厉害的功法了,但貌似失传以久,想不到有朝一日会重见天日!但眼前这小家伙显然修炼冥雷神诀时日太短,还不能完全掌握冥雷神诀的精髓,可在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他能修炼到这一地步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更主要的是,这小家伙修炼的时间短,但实力却和主人不相上下了,如此,不得不说,主人这便宜未婚夫资质好的令人赞叹!

看着沧陌染,星儿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对他的兴趣比对自家主人的还要高。

冰娆却因他的话而满脸问号。

“星儿,你认识他修炼的功法?”冰娆好奇问道。

“认识!太认识了!我的记忆中知道啊!”星儿兴奋道,并补充:“主人,他的冥雷神诀其实和你的星辰诀一样,都传自于我这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顶级先天神器,但他的雷灵珠显然不见了踪影,可没有雷灵珠,他又是怎么得到冥雷神诀的?”

星儿想到这儿就有些想不通了,一时情急,星儿居然从星戒中跑了出来。

出来后的星儿,还是一团闪闪发亮的七彩光团,过了数秒钟,星儿化身成一只全身雪白的长毛兔,红红的兔子眼眨也不眨的紧盯着沧陌染,貌似在寻找他身上的奇怪之处。

而冰娆,也从星儿口中听到了一些她以前不知道的情况,“顶级先天神器?你?”

“是啊!这次沉睡,我的记忆又恢复了一些,所以知道的东西比往常多了点,嘿嘿,主人,你高兴吧?”星儿笑着道。

“高兴!”冰娆十分配合的回着,这时,她又听星儿道:“主人,你得快点修炼才行,你的实力高了,我能想起来的东西才会更多!”

“嗯,我会努力的。”冰娆保证,然后又忍不住问:“星儿,你想起自己来自于哪里了吗?”

“没有!无所谓啦,就算想起来以咱们现在的实力只怕也回不去,所以,我也不去想了,顺其自然好了。”星儿有些不以为然道,它既然认了主人,自然要认主随主!

听到星儿这样说,冰娆有些挺不是滋味的,看样子是她拖了星儿的后腿啊!

唉!把星儿抱在怀里,冰娆慎重保证:“星儿,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

“嗯嗯,主人,我相信你,但你现在能不能放开我,不要耽误我看美男啊!”星儿有些嫌弃的对冰娆道,眼睛却一直盯着沧陌染,时不时又分点目光给冰溪。

冰娆黑线了。

她如此感性的时候,星儿居然不客气的浇她一头冷水,这下好了,她火热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呜呜…星儿,你几时变得这么好色了?

面对冰娆的幽怨,星儿丝毫没察觉,甚至还不忘记招呼冰娆:“主人,一起看美男啊!能修炼冥雷神诀的男子可都是受到上天宠爱的极品!不看白不看!白看谁不看!”

冰娆额上黑线一点点扩大,她真心是无语了。星儿不过睡了一觉,醒来后咋有点不一样了?

要知道,以前的星儿,多么的高大上啊!小小美色哪能就让它如此?可现在倒好,一醒来就是看美男!还嫌弃她这主人碍眼了,呜呜…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冰娆心碎。

伤心之余,冰娆抛开星儿,又冲进去砍树了。

冰娆的骤然发力,让本就腹背受敌的吸血藤母树受创更严重,几刀下去,吸血藤母树燃着火焰的树冠被她直接砍掉三分之一。

“麻麻,树心!树心在这儿!”突然,冰璃的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只见一个小奶娃从吸血藤母树的树干开始向上攀爬!

树心,隐藏在了吸血藤母树的树冠之中,树冠被冰娆削掉三分之一后,墨绿色的树心就若隐若现了。

树心呈椭圆形,如同人类心脏般一闪一闪跳动着。冰璃的话响起后,众人都被他的话吸引,抬眼正好看到了树冠中跳动着的墨绿色树心,而吸血藤母树则因冰璃的话,愤恨的差点吐血!

可恶!可恶!居然又出卖它!

吸血藤母树这个时候将恨意都转到了冰璃身上,几支完好的藤条齐齐抽向冰璃,但愤怒的它显然忘记了,冰璃根本不害怕它的藤条!

几下抽下去,冰璃啥事没有,并且依然无阻的向树冠上爬去。

此时,冰璃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拿到树心,帮麻麻杀死讨厌的吸血藤母树!

“咦!居然还有血琉璃果树!”星儿之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沧陌染身上,冰璃一说话,它才注意到冰璃的存在,一看之下,又是一喜!

血琉璃!这可是好东西,有了它,主人的修炼简直事半功倍啊!

星儿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一觉醒来就能看到这么多令人惊叹的好东西,唔!好满足!

随即,星儿神识外放,一搜之下,更加震惊。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为何让它发现了这么多好东西?

最最令它震惊的是,它居然还看到一株魔皇草!

哈哈!星儿忍不住大笑起来!

魔皇草!草中之皇!

想到自己即将拥有魔皇草了,星儿就有些小激动。

做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顶级神器,又自带空间,自然难免有喜欢收集好东西的嗜好,因而基本上来说,只要让它发现好东西,又是现在的自己能得到的,它就忍不住蠢蠢欲动,没办法,本性使然!

恰好那株魔皇草目前实力不是很高,不然,它恐怕就只能望草兴叹了!

双眸放光的看着主人,一会儿一定要让主人去抓那株魔皇草,那小草它要了!它要把那株草培养成顶级魔皇草!哈哈!越想星儿越觉得兴奋!

唔!这株血琉璃小果树也是不错的,只是还需要好好培养。

没关系,到了它的手里,务必都会把它们培养成极品!

可以说,除了收集宝贝,星儿的另一嗜好,就是培养打造高尖端人才!这些都是它的本能!不然它那试炼空间是摆着好看的吗?

这样想着,星儿直接跳到了冰璃身边,笑眯眯道:“小娃儿,需要帮忙不?”

冰璃一边爬,一边抬头看向上头顶的长毛兔,不解问道:“你能帮我什么忙?”

“我可以把你培养成顶级的血琉璃果树!”星儿自信满满道。

“谢谢,我不需要!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拿到这株吸血藤母树的树心!”冰璃黑线道,心里忍不住暗想,这兔子有毛病吧?有毛病吧?居然要培养他?

拜托,他们根本不是同一物种好不?

“树心我是没办法帮你拿到了,你看看我这小胳膊小腿,不过,我倒是可以拉你一把!”星儿说完,直接伸出毛绒绒的小短爪子,想去拉冰璃。

冰璃继续黑线,亲,你爪太短,够不到!

星儿自然不死心,费了牛二虎之力,它总算是拉到了冰璃胖呼呼的小手,然后一使力,冰璃被拽到了吸血藤母树的树冠上。

见状,吸血藤母树顿时着急了,也顾不得冰娆等人,直接就想去抓冰璃和星儿,星儿灵活躲开,嘴里还不停嚷着:“臭树,你好大胆子,居然烧到了我漂亮的绒毛!啊啊啊!我和你没完!”

星儿很爱美,无论幻化成什么,都不允许有瑕疵出现,这不,长而浓密的漂亮绒毛差点被吸血藤母树树冠的上火焰烧到,它顿时怒了!

短短的小爪子,紧握成拳,一下下的锤在吸血藤母树的树心之上,疼得吸血藤母树浑身剧颤,只见吸血藤母树不停的晃着自己巨大树冠,想把头上做怪的两个小混蛋给甩到地上,但两只小家伙纹丝不动,最后,吸血藤母树反倒把自己弄得头晕目眩!

看着吸血藤母树疯颠的模样,冰娆等人极其无语,亲,你打不过也没必要自残吧?

“娆儿,那只兔子哪来的?”这时,冰溪走过来问。

“它是星儿!”冰娆实话实说道。

“星儿?”冰溪震惊,知道妹妹的过往,他对星儿这个名字自然不陌生,可他没想到,星儿居然是只兔子!

而且,这只兔子好像精神还有点不正常…

已经被冰溪认定为精神失常的兔子星儿,这时候自然还不清楚冰溪对自己的评价,不过,众人在看到星儿幻化出来的兔子居然敢揍吸血藤母树,还是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只兔子胆子很大!

除了做出这一结论,众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更令众人感觉惊奇的是,吸血藤母树居然拿那只兔子也没辙!

瞧瞧,藤条在那只长毛兔身上扎来扎去的,就是找不到下手的地方,这样的事实,得多令吸血藤母树郁闷啊!

众人都有些同情吸血藤母树了!一小奶娃,一长毛兔,你谁都吃不到嘴啊!

唯一能够被吃的恐怕只有他们这些人类了!但现在他们手里有了一把生锈的砍柴刀,也不怕吸血藤母树了!可想而知,这只吸血藤母树郁闷的只怕要撞墙了吧?

有了星儿牵制吸血藤母树,冰璃干脆蹲下来,肉呼呼的小手不停的在树冠里刨啊刨,然后又使出吃奶的力气跟拔河似的往上使劲!

短短数分钟,冰璃已经累得大汗淋漓!

但他根本不愿意放弃,他要帮麻麻!也只有他能帮麻麻!

良久!

砰的一声巨响,冰璃一屁股坐在了吸血藤母树的树冠上,而他手中,此时正紧紧抱着一个比他脑袋还要大上几分的墨绿色树心!

“啊啊啊!痛死我了!”吸血藤母树大吼着,一口暗红色的血液自树冠上喷溅而出,失了树心,吸血藤母树顿时实力大减!

冰娆等人瞅准时机,齐齐进攻!

没了树心支撑的吸血藤母树,根本承受不住众人强大的攻击力,嗷嗷几声嚎叫之后,吸血藤母树轰然倒在了地上。

冰璃和星儿则趁机从吸血藤母树的树冠上跳了下来,冰娆伸手接住两个小家伙并把他们放到地上,转头,又开始对吸血藤母树攻击。

这个时候的吸血藤母树,显然还没有完全死透,但失了树心的它,同普通的吸血藤已无太大区别,对付起来也更加容易,甚至于,吸血藤母树对火焰的承受能力也大不如前,冰娆几个火球抛上去,吸血藤母树身上瞬间燃起滔天大火!

火焰中,传来吸血藤母树不甘的嚎叫,着火的藤条也被它甩的四处飞溅,火星溅到旁边的树上,又引起了一片火海。

冰娆等人跳到远处,淡定自若的看着葬身火海的吸血藤母树进行着最后垂死的挣扎,良久,火焰渐渐小去,吸血藤母树不甘的嚎叫声也越来越小,直到在也听不到。

不知道燃了多久,周围火焰终于熄灭了。

冰娆等人又回到原处仔细检查,直到确认吸血藤母树确实死得不能在死了,他们才彻底放下心来。

“麻麻,树心给你!”待一切平复下来,冰璃抱着树心走到冰娆身旁。

“给她干嘛!你留着用,这东西给你比给她有用多了!”没等冰娆反应,星儿就自动替冰娆作主了。

冰璃却不敢随便要这么贵重的东西。

这可是树心啊!最少十万年以上资质极佳的老树,才能产生一枚拳头大的树心,而这枚树心这么大,怎么说也得好几十万年了!

要知道,他成长至今,都不到十万年,当然也就没能结成树心,所以,他才更清楚树心的珍贵,另外,树心不仅对树类植物有大用处,对人类也是有好处的!如此,他更不敢独自霸占这枚树心了。

抬起头,冰璃看着冰娆,固执的等着她拿主意。

冰娆见状笑笑:“星儿说的没错,树心用在你身上才能发挥最大功效!所以,你就放心用吧!我们不会有意见的。”

“看吧!小娃,你居然不相信我的话,我真是太伤心了!”星儿做西子捧心状,以显示自己的伤心欲绝。

冰娆等人看到星儿如此作怪,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冰璃还是看着冰娆,心里感动到不行。

麻麻对他真好!

“小娃,你倒是快吃啊!不吃的话,一会儿被别的树抢了你可别后悔!”见冰璃还傻站着,星儿都有些替他着急了。

吃了这枚拥有数十万年时间的树心,这棵血琉璃品质绝对可以上一个台阶,对此,星儿简直万分期待!

当然,拥有树心也有坏处,就是随时要提防被别的树抢夺!有了树心,也就相当于有了弱点,但即便如此,树心也是每一棵树类精怪最渴望得到的,因为,那意味着品质的提升!

不过,星儿却不担心眼前小娃会遇到什么危险,有它在,这小娃的树心也没有人能抢走,谁让自己属于高端大气上档气的极品神器呢?它大可以将小娃的本体移进星戒的种植空间里嘛!而既然成了精,小娃和本体完全可以分开生活,并且互不影响,安全性还是最高的!

想着,又见冰璃已经吃下了树心,正在消化当中,星儿心念一转,冰璃就已经被它移进星戒了。

“冰璃哪去了?”见冰璃突然消失,钟伯等人大惊。

“被我收起来了,你们放心吧!”星儿笑着道。

可钟伯等人真没办法完全放心,他们又不知道这兔子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好好一个小奶娃,就这样被它给藏起来了?这样真的行吗?

不由自主的看向冰娆,冰娆朝他们点点头,钟伯等人悬着的心才放下。

见状,星儿有些郁闷。

为嘛它的话说出来,都没有人信啊?

“主人,我好伤心,我的信用啥时变得这么差了?”冰娆脑海中传来了星儿郁闷的声音。

冰娆无奈叹气,“除了哥哥,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他们会怀疑也是正常的!”

想了想,冰娆决定跟爷爷等人简单介绍下星儿的身份,毕竟,以后大家是要长久相处的,啥都不说也不方便啊!

斟酌了下,冰娆直截了当道:“其实,星儿是器灵!”

“器灵?”沧陌染等人大惊,器灵这种高大上的东西,貌似都是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啊!可现在,居然就在他们眼前了,还是只兔子?

更主要的是,据史料记载,能产生器灵的装备,至少都是神器!

想到娆儿可能拥有一件神器,钟伯等人都有些不淡定了。

尔后,沧陌染又一脸慎重的对在场的五人道:“这事,谁都不许说出去!不然,娆儿可要有危险了!”

要知道,流云大陆上最顶极的装备,才是圣器,还仅仅只是初级圣器,并且只有十大家族及三大国中各有一件,是做为镇族之宝存在的,除非有灭族之祸,不然不允许动用,以免给整个大陆带来动荡,这也是为何冰娆杀死五大家族那么多灵尊,而对方却依然没敢动用圣器的主要原因,因为规则不允许!

钟伯、冰溪、无名、无端听完都重重点头,这事只能烂到肚子里!

但对于娆儿有神器的事实,钟伯却是相当开心的。不愧是他的孙女啊!居然能有如此机缘!

想着,钟伯都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

而沧陌染在说完之后,就见兔子星儿一双红眼睛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对此,沧陌染有些抓狂,看什么呀?

“你也应该有神器的,雷灵珠在哪?”星儿不解问道。

“什么雷灵珠?”沧陌染俊美的脸上尽是大问号。

“没有雷灵珠,你是如何修炼冥雷神诀的?”星儿忍不住问。

沧陌染闻言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这只兔子居然知道自己修炼的功法?要知道,自己这功法的名字,他可是没对任何人说过,现在好了,自己唯一的一点秘密,就被这只兔子给公诸于众了!

“雷灵珠和冥雷功法应该是一体的!”见沧陌染不吱声,星儿补充道。

郁闷的叹了口气,沧陌染诚实道:“我真不知道你说的雷灵珠是什么?”

说完,沧陌染还小心的看着冰娆,媳妇不会因为自己有秘密而生气吧?

事实上,他还真不是有意瞒着冰娆,只是冥雷神诀只适合男子修炼,而且,那功法还挑衅的很,虽然是雷属性的,但却并不是所有拥有雷属性的男性就能够修炼,说白了,那功法是认了主的,并且只允许主人修炼,其他人根本修炼不了。

看到沧陌染小心翼翼的眼神,冰娆淡淡一笑,“你不需要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因为,我也是有秘密的。”

听到冰娆这样说,沧陌染放心了,不过,他还是认真保证:“除了这事我没明确说,其他的我都没瞒过你!”

“噗哧!”听他说完,冰娆忍不住笑了,其实,她并不要求沧陌染啥事都如实汇报的,毕竟,人为独立个体,谁能没有点小秘密?而她也不习惯将自己的一切都展露在别人面前,那样会令她很没安全感,这大概也是她前世养成的习惯,凡事都喜欢留一手,不然,在前世的时候,她只怕早就被家族给吞噬得尸骨无存了。

将心比心,她都没能如此坦诚以对,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对方?

“媳妇,我说的都是真的!”见冰娆在笑,沧陌染可怜兮兮道。

“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冰娆无奈道。

见搞定了冰娆,沧陌染又转头对星儿重复道:“我真没见过什么雷灵珠!”

“那你的功法?”星儿还是很诧异。

“无意中得到它的时候,它把我折磨到半死,然后我就能修炼了。”沧陌染实话实说道。

“好吧!也许雷冥神诀的传承与众不同。”星儿抹汗道。

“咱们是不是该离开了?”见该问的都问的差不多了,冰溪才道。

冰娆等人点点头,又转头瞧了眼身后的废墟,他们才离开。

先去找了齐亚枫等人后,众人又一起去跟卫扬等人汇合。

等了近三天的卫扬等人,见到冰娆几人平安回来,甚至还找到了无名他们,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放下。

“小娆儿,你们之前感没感觉到迷天幻境貌似地震了?”寒暄了会儿,肖敬突然问。

冰娆沉默了下,并道:“不是地震,是吸血藤母树弄出来的。”

“啊!那吸血藤母树岂不是很厉害?我们在这里都感觉到了。”肖敬震惊道。

“是很厉害!”冰娆点头,然后问肖敬:“你们在这里还好吗?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说起这个,就轮到肖敬等人悲愤了。

他们在这里等了近三天,也闻了三天松鼠尿的尿骚味,呜呜…

“我们不好!”肖敬略带幽怨道。

“怎么,出事了?”冰娆看了眼众人,人都在啊?

“我们要被熏死了!”肖敬可怜巴巴道。

“哈哈!”齐亚枫等人闻言,忍不住狂笑。

“丫的!你还笑?”肖敬大怒!

打不过松鼠,揍揍齐亚枫还是可以滴!

想着,肖敬已经朝着齐亚枫挥上拳头了。

冰娆见状,忍不住扶额,这两货可真是一刻也不消停啊?

等肖敬和齐亚枫肉搏完,冰娆才淡淡问:“打够了吗?”

“嗯,打够了?”两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回着,当然,前提是得完全忽略他们脸上的青紫痕迹。

“既然打够了,就出发吧!”冰娆淡笑道。

两人一听是要出发了,顿时放心了,之前,他们还以为小娆儿生气了呢!

消灭了吸血藤母树,众人一路上也安全多了。

但峡谷深处显然比他们想像中的远,天黑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到达目标地点。无奈,众人只能半路露营。

隔天早上,消化完树心的冰璃被星儿移了出来,两只小家伙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相处,那感情杠杠滴!

星儿也特别喜欢冰璃身上血琉璃神果的清新味道,所以便一直赖在冰璃怀中让他抱着自己。

看到冰璃怀中多了一只小白猫,钟伯等人乍一看还以为冰璃抱着的是银啸呢,可仔细辨认才发现不是,这是一只真正的小白猫。

“冰璃,这只小猫哪来的?”好奇的看着冰璃怀里的小猫,众人问。

“它是星儿!”冰璃如实道。

“星儿?这只小猫也叫星儿?”眨眨眼,肖敬忍不住问,昨天不是有只长毛兔叫星儿吗?怎么这只小猫也起名叫星儿了?重名不太好吧?会弄混滴!

“只有一个星儿!”看出肖敬的想法,冰璃小声道,其实,他也挺纠结的,明明是兔子星儿,今天一早却变成了小白猫星儿,虽然外形不一样了,但灵魂显然还是同一个!

“啊!怎么回事?”众人完全被弄糊涂了。

星儿则坏笑着,众目睽睽之下又变回了兔子的形象。

众人揉揉眼睛,就见那只兔子又变成了小白猫。

“小娆儿,原来你给这只兔子吃了易容丹啊!我说嘛,怎么变来变去的!”肖敬恍然大悟。

冰娆不吱声,她能说,不关她的事吗?

星儿本就是器灵,并没有固定形象,星儿也不喜欢自己的形象固定,用它的话说,喜欢啥样幻化成啥样,多好啊?

而且,星儿的形象之多,完全可以一天换一个,一年都不带重样滴!这也是星儿的恶趣味!

当然,现在众人对于星儿的恶趣味显然还不太习惯,但冰娆相信,过几天他们就会适应了。

果然,第三天看到冰璃身边又多出一只名叫星儿的小黑狗后,众人明显淡定多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已经到了峡谷深处。

往峡谷深处走的时候,冰璃明显有些紧张了,大松鼠也是,一娃一兽全都一副近乡情怯的小模样。

星儿见状安抚着两只道:“别怕,有我在,放心大胆向前冲吧!”

冰璃和大松鼠黑线,心道,亲,这可不是冲不冲的问题。他们杀死了吸血藤母树,这峡谷深处的植物说不定都对他们对意见了。

当然,这倒不是说吸血藤母树树缘有多好,而是众植物一种兔死狐悲的心情,从吸血藤母树,植物们说不定会联想到自己未来的下场,如此,自然会不待见他们。而峡谷深处的植物又极多,说不定还会给他们找一些麻烦。

但相比吸血藤母树带来的危险性,那家伙自然还是杀掉为好!

想过,冰璃转头提醒众人:“你们都小心些!”

他这话刚说完,众人就见道路两旁的柳树活了过来,并迅速移动着位置,很快,他们前面的路就看不见了,周围更是一条路都找不到,显然,他们被困在了柳树群中。

冰璃一见果然如此,只能在心中暗暗叹气。

“柳树伯伯,请让开路好吗?”叹着气,冰璃与众柳树商量着。

一棵粗壮的大柳树树干上显出一张异常沧老的脸,此时,那张老脸十分愤怒,并声如洪钟的吼着:“不让!小血琉璃,你怎么能帮着人类伤害咱们植物呢?你这是背叛,知不知道?”

“我也是迫不得已,柳树伯伯,那吸血藤母树作恶多端,它都不知道杀死多少棵树了,您老人家又何必因为它而责怪我呢?”冰璃有些委屈道。

“那能一样吗?吸血藤母树在不好,那也是植物中的一员,如果想杀死它,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出手,让人类杀掉它算怎么回事?小血琉璃,你不懂人类的奸诈!你今天帮着他们除掉了吸血藤母树,转过头来他们就能杀掉你,你信不信?”大柳树语重心长道,看着冰璃的眸光尽是恨铁不成钢。

“他们不会的。”冰璃肯定道。

“不会个屁!人心险恶啊!”大柳树连声叹气。

“只要你们不惹我们,我们自然不会对你们出手!”这时,冰娆开口道。

“说的好听!不对我们出手,那你们来这里干嘛?野餐啊?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你们还不是看上了这里的植物,想要据为已有?你敢说不是?”大柳树一副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的模样,看着冰娆道。

冰娆无语了。

好吧!她不能否认,她确实是为了某株植物才来的,可她并没打算将这里的植物一网打尽啊!再者,某株植物跟着她,未必就会过得比现在差,至少她星戒中的环境就比这里好万倍,当然,这话不能明着说。

见冰娆不吱声了,大柳树只当她心虚了,因此更加得瑟起来。

“看吧!看吧!果然让我说中了!”大柳树略带得意道。

“说中啥了?说中啥了?大柳树,你不许欺负我麻麻!”突然,冰煊现身,并一副护着麻麻好宝宝的模样,对大柳树吼道。

“咦!居然有株天材地宝?”大柳树十分惊讶。

天材地宝虽然也属植物,但在植物界的地位却高得多,至少,比大部分树类是高出一大截。

另外,由于受到上天的眷顾,各种天材地宝的修炼速度也极快,不像他们这些树,即便修炼个百八十年,也很难修成人形!

唉!看着冰煊,又看了眼冰璃,大柳树突然惆怅起来。

树比树,气死树啊!

眼前两个小娃,年纪都没有它大,但植物界的地位都在它之上,呜呜…当然,柳树家族也很善良,并没有想过要掠夺其他植物的修炼成果,否则,都像吸血藤母树那般,整个植物界只怕就要乱了套了。

“大柳树,快把路让开!”就在大柳树惆怅之时,冰煊半命令的吩咐着。

“想我让开路也不是不行,小娃儿,身为天材地宝,你告诉我,你为啥也要帮着这些人类?你不是应该躲着他们吗?要知道,被他们抓到,他们一定会吃掉你的!”大柳树不解道。

“吃掉我?哼哼!不定谁吃谁呢?大柳树,我是天材地宝不假,可小爷我也不是好欺负滴!”冰煊霸气十足的吼着,白嫩嫩的指尖上逸出一丝黑色雾气,然后,他把指尖伸出大柳树面前。

大柳树哆嗦了下,连连求饶:“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好欺负,行了吧?把你的毒拿离我远点,我可不想中毒!”

“嘿嘿!大柳树,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冰煊略带得意问道。

大柳树点点头,又道:“你的厉害我是知道了,可你还没说为啥要帮着这些人类?天材地宝与人类,不应该是敌视的吗?”

“因为她是我麻麻!”冰煊指着冰娆道,然后又指了指沧陌染:“这位是我粑粑!我帮着他们有什么不对?”

大柳树有些黑线,对方可是人类啊!怎么会是你的粑粑、麻麻!

在大柳树看来,眼前这株天材地宝分明就是认贼做父母啊!唉!可怜的娃子,也不知道怎么就中了人类花言巧语的毒害了!

大柳树十分伤心难过。

沧陌染看着大柳树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黑线道:“我可没使出什么不光明的手段得到了这株苜羞草,是他自己主动跟我走的!”

“嗯嗯,粑粑长得漂亮,我喜欢!麻麻,也漂亮,我更喜欢,所以,我是自愿的!他们就算不要我,我也会跟他们走!有钱难买小爷乐意!”冰煊气势如虹的道。

大柳树:“……”它是知道有些植物或动物都爱美丽的事物,可这主动送上门的,倒是少见。

众人听着冰煊的豪言壮语,也全都有些瀑布汗。

亲,你如此明目张胆的表明自己好美色,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看脸的世界啊!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时,冰璃也主动交待:“柳树伯伯,我也是自愿的!麻麻对我好好,每天都给我弄好多好吃的食物…”

好吧!除了好色的,还有好吃的!众人忍不住暗道。

大柳树也一脸复杂的看着冰璃,好好一个果树娃,咋就跟吃过不去呢?

“唉!算了,你们过去吧!”大柳树无奈了,知道眼前两个小娃都不是被逼的,它还能说什么呢?

“谢谢。”冰娆很客气,并带着众人继续前进。

“人类,记得手下留情啊!”目送着冰娆等人的背影,大柳树不忘提醒。

事实上,大柳树也知道,每次迷天幻境开放肯定会有人类进来,运气好的人类自然能有所收获,运气不好的,很多也都把命留了下来,正所谓物竞天择,有些时候,有些事不是谁想阻止就能阻止得了的,一切都得看天意啊!

心情矛盾的大柳树,放冰娆等人过去后,又安安静静的率领一群树子树孙,当起了树美男!

有了大柳树的前车之鉴,冰娆等人继续前行的时候也小心了许多,一路走着,冰娆发现峡谷深处的植物异常多,很多品种她根本不认识,这个时候,星儿无限广博的知识就体现出大作用了。

一路给众人讲解,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以至于谁都没有注意到脚下。

“啊!”突然,一声尖叫响起,众人不由自主的回头。

就见一名佣兵被一种紫色藤蔓给吊了起来。

紫色藤蔓是从一棵不知名巨树上爬下来的,细细的藤蔓自主编织成网,将那名佣兵网了起来。

“别怕,这东西没毒,也不会吸血!”见状,星儿坏笑着道。

“放、放我下来啊!”某倒霉佣兵小脸煞白,并哀求着。

众人看到他狼狈的模样,谁都没动手,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