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一十章 星儿醒来

只听吸血藤嗷嗷着尖叫了几声,然后树体发出了一股他们听不懂的古怪声音,冰璃顿时脸色大变:“不好,它们在召唤同伴!”

“召唤同伴?”冰娆脸色也有些变了,现在这十多株吸血藤都不好对付了,你还召唤同伴?

愤怒的冰娆,加大攻击,刹那间,她眼前的吸血藤被便摧毁得支离破碎,而后面的吸血藤见同伴死了,又蜂涌而上,这下子,冰娆成了它们主要的攻击目标。

冰娆拉到了吸血藤所有的仇恨之后,便专心释放小火球丢到这些吸血藤身上,钟伯则承担了攻击的重任。

两人配合无比默契,好不容易消灭了眼前这些吸血藤后,还没等喘口气,他们就发现又有吸血藤赶到了。

冰娆和钟伯很郁闷,这吸血藤真是太讨厌了,还有完没完?

已经累到不行的冰娆,都快累成死狗了,灵气消耗也极快,只能不停的往口中丢恢复灵气的丹药,同时趁着释放完小火球的瞬间喘口气。

可惜,根本歇不了多大一会儿,就会有吸血藤缠上她。

此时的冰娆,已然成为了吸血藤最为愤恨的人类!

吸血藤的报复很疯狂,根本不管不顾的想要置冰娆、钟伯于死地,而且,随着聚集到此地的吸血藤数量越来越多,冰娆和钟伯渐渐的也感觉到了吃力!

丫的!莫非整个迷天幻境的吸血藤都被召唤过来了?

刚这样想过,冰娆就猛然听到后面有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娆儿!我们来了!”

冰娆回头,看到哥哥和沧陌染正急速赶过来,顿时,她长吁了一口气。他们也是有同伴滴!

“冰娆小姐,还有我们哦!”又一道调侃的声音响起,冰娆顺着声音方向望过去,看到无名一脸坏笑的正站在她身后。

与无名一起的,有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无端,以及小脸煞白的齐亚枫、连谨,另外,暴龙等佣兵团的四位团长及部分佣兵居然也和他们在一起,看到这些人,冰娆心里底气更足了。

“媳妇,你休息会儿,这些家伙交给我们!”这时,沧陌染站到冰娆边上,一脸心疼的道。

冰娆点点头,她和爷爷已经都被替换了下来。

两人站在边上观战小憩。

冰璃笑也眯眯走过来,“麻麻,他们都是你的同伴吗?”来的人中,他只认得粑粑和舅舅。

冰娆点点头,时不时的在放几个小火球。

等她和钟伯休息够了,两人又迅速加入战斗。

有了几个强力打手,消灭吸血藤的速度快了许多,而这个时候,天也渐渐现出了一抹鱼肚白。

天微亮时,眼前的吸血藤还有近十株没有被消灭掉,原本,冰娆等人想一鼓作气的消灭这些吸血害人的家伙,但人家吸血藤根本不恋战,太阳刚一冒出个头,吸血藤们便集体溜走了。

看着有落荒而逃嫌疑的吸血藤,冰娆有些黑线。

更主要的是,吸血藤分了多个方向逃走,如果他们追的话,最多也只能追上一两株,有了昨天晚上的经验,冰娆已经不打算去寻找吸血藤们的老巢了。

当务之急,是休息!

与吸血藤大战了一个晚上,众人都筋疲力尽,因此天一亮,草草吃过了早饭,众人就搭好帐篷睡觉去了。

只留下冰璃与大松鼠原地唉声叹气,“饿啊!还么吃饱呢!”

下午,冰娆醒来,就看到两个垂头丧气的小家伙无精打采并幽怨的凝视着她。

冰娆笑了,并问:“你们怎么了?”

“饿!我们还么吃午饭!”冰璃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含泪道。

冰娆有些黑线,以前没有他们的时候,这两个家伙就不知道自己弄饭吃了吗?

看出冰娆的想法,冰璃如实道:“以前我从没吃过人类的饭,不知道人类的食物居然如此美味可口,但现在吃过了,想让我继续喝西北风,显然不现实,所以,我饿!我饿!麻麻,你的儿子要饿死了!”

“同饿,以前的我,只吃松子,可那松子我都吃了好多年了,现在认识了你们,你们忍心让我继续啃松子吗?”大松鼠也忧桑道,然后又补充,“要不我也管你叫麻麻,你给我弄饭吃?”

冰娆听着这一奶娃一兽的话,有些黑线,这两货是认识了他们之后,直接化身吃货了?

更让冰娆风中凌乱的是,大松鼠为了吃,居然也要叫她麻麻!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有奶就是娘吗?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松鼠亲,您老年纪不小了,就不要装奶娃了好不?

当然,这话不能随便说。不然惹得这位地头松鼠抓狂,在给他们制造出点麻烦,那多得不偿失?

随后,冰娆叹了口气,认命道:“我去做饭!”

听到冰娆要给他们去做饭了,两只开心了。

冰娆放出青云帮忙,很快便弄好了一桌丰盛的食物。

冰璃和大松鼠见状,立即不客气的加入了和食物的战斗中。

不多时,众人纷纷醒来,一出帐篷就看到一个小奶娃外加一只松鼠,正在桌上风云残卷的狂吃着食物。

众人顿时有些黑线,这两只可真能吃啊!

待冰娆等人也吃完了饭,冰璃才迈着小方步,打着饱嗝走过来道:“麻麻,晚上咱们在这里守株待藤就好,我昨天算了下,咱们一共消灭了六十多株吸血藤,目前迷天幻境中的吸血藤数量已经不足四十株了,在有一个晚上,应该就可以消灭完它们,然后就能对付吸血藤母树了!”

冰娆笑着点头,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这时,紫衡郁闷开口:“消灭吸血藤母树的战斗,我们能参与吗?”

“不能,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对付植物并非你们的强项,搞不好还要拖后腿,所以,你们老老实实呆在麻麻的灵兽空间中就好,千万别出来捣乱啊!”冰璃慎重警告!

听完,紫衡等兽更郁闷了,它们好歹也是九级灵兽,为嘛消灭吸血藤的时候就成拖后腿的了?这样的事实,实在是太伤兽了!

“哈哈!紫衡,想不到你们居然也有今天啊!”听到紫衡等兽有可能会拖他们后腿,齐亚枫忍不住笑着调侃道。

紫衡给了齐亚枫一个大白眼,才道:“你别得意,你比我们更加拖后腿,至少我们遇到吸血藤的时候,自保不成问题,而你,只能成为吸血藤的食物!”

“这怎么可能?”齐亚枫瞪大眼睛,紫衡这是在污蔑他!绝对是的!

但冰璃却煞有其事的点头,“这话不假!”

“小娃,你太不可爱了!”齐亚枫伤心道,其他人却忍不住哄堂大笑。

“我实话实说啊!你们有些人,确实连拖后腿的都当不上,遇见吸血藤,那是必死无疑啊!”冰璃认真道。

“我、我昨天晚上还杀死一只吸血藤呢,这又怎么说?”齐亚枫不服气的道。

“昨晚,是你自己杀死的?”冰璃似笑非笑道。

“我、我砍了最重要的一刀!我砍完那吸血藤就死翘翘了。”齐亚枫小声道,这话明显让他有些心虚。

“嗯,理论上是这样,但据我所知,就算你不砍上那一刀,那株吸血藤也会死的。”冰璃看不得齐亚枫得瑟,当即拆穿道。

众人闻言,笑得更加开怀。

齐亚枫俊脸涨得通红,并哽咽着:“小娃,你太不可爱了,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面子?我到想给你留,可你有吗?”冰璃坏笑着,并补充:“请叫我冰璃,不要叫我小娃!”

幽怨的看着冰璃小娃,齐亚枫抱怨:“小孩子都是可爱的,为嘛你如此不可爱?”

“因为我不是小孩子,也因为我诚实!”冰璃笑眯眯道。

齐亚枫让冰璃给弄得彻底郁闷了,干脆蹲到墙角去画圈圈。

冰璃见状,反而主动凑到齐亚枫面前,笑着道:“怎么,这就受打击了啊?唉!你的心里承受能力好差啊!”

“你!”齐亚枫气结,这小娃很无聊?不然怎么总来惹他呢?

不得不说,齐亚枫真相了,冰璃确实无聊,而他又想让冰娆等几名主力好好休息,自然不会去打扰他们,所以,他盯上了在自己心里没啥大用的齐亚枫。

“陪我玩会儿吧!”冰璃笑着要求。

“不陪!我没空!”齐亚枫直截了当拒绝。

冰璃却不死心,并问:“你知道我是谁吗?陪我玩可是有好处的!”

一听这话,齐亚枫当即来了精神,“啥好处?”有好处的话可以考虑下。

“先陪我玩会儿,然后告诉你!”冰璃使出诱饵。

齐亚枫想了想,点头同意。

“我们玩捉迷藏吧!”冰璃又道。

捉迷藏?

齐亚枫有些黑线,好幼稚的游戏。

“我会藏起来,你来找我,找到我的话就给你好处,如果找不到,你以后就是我的仆人了,如何?”冰璃眸光中闪过一丝算计,并笑嘻嘻道。

齐亚枫思考着,为啥他总觉得这小娃不怀好意呢?特别是听到仆人两个字,他本能的有些抗拒。

现在,他还是青云和紫衡的共同小弟呢!若是又给自己弄出个主人,他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想了想,齐亚枫决定放弃那看不见、摸不到的好处!

他不陪玩!因为陪玩的风险貌似很大。

“不干,你找别人玩去吧!”齐亚枫小心翼翼道。

“为嘛不干?”冰璃诧异了,这人类看着傻呼呼,很好骗的样子,咋就不上当呢?

“风险太高!对我没好处!”齐亚枫实话实说道。

“……”冰璃没想到,这人类一点不傻啊!

“冰璃,别逗他了。”有些看不下去的冰娆,出声制止道,然后又让沧陌染放出了冰煊,让冰煊陪着他一起玩。

有了小玩伴,冰璃总算放过了齐亚枫,齐亚枫也终于放心了。

之后的时间,冰娆等人便一直在养精蓄锐。

等到了晚上,依然狂风呼啸。

不多时,吸血藤便找上了门。

冰娆的主要任务,释放火焰烧吸血藤,而沧陌梁、冰溪、钟伯、无名、无端则负责攻击,其他人边上围观,呐喊助威!

这完全是冰璃要求的,因为对付吸血藤并非人越多越好,有时人一多,反而还容易坏事。

毕竟,吸血藤的藤条实在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被缠上,而这个时候,别人还得顾忌被吸血藤抓住之人的安全,反而束手束脚,如此,只需几名强力打手出场,便足矣!

上场战斗的人选,也完全是冰璃认证过的,对于这一阵容,冰璃自然相当满意。

战斗的时候,冰娆站在了最中间位置,那里也是最吸引吸血藤的中心点,其余五人每人各占一个角落,侍机攻击!

而吸血藤一到,就立即将冰娆包围了起来。

在它们心里,冰娆身上沾染的吸血藤味道最多,自然就成了吸血藤们首要攻击对像!

拉足了吸血藤仇恨的冰娆,将吸血藤都吸引过来后,便开始大肆释放火焰,刹那间,以冰娆为中心点,燃起了冲天大火!

身为植物,就没有不怕火的,吸血藤自然也不例外,而它们的藤条又异常的杂乱无章,几乎是瞬间,就有吸血藤的藤条着起火来。

这一次,火势异常猛烈,星星点点的火苗刚一沾到吸血藤身上,就霎时燃成了一片火海!

沧陌染、冰溪等人这时也动了,数道五颜六色的灵技同时透过火海,打到吸血藤身上,顿时,就有几株吸血藤被击中丧命!

没有被打中的吸血藤,这时又嗷嗷的嚎叫起来,似痛又似恼了,然后就见它们挥舞着燃烧火焰的藤条,随意的四处攻击。

吸血藤们用力甩着藤条,化成灰烬断开的藤条随即被甩飞了出去,有几条直接砸到了围观的齐亚枫等人面前,吓得齐亚枫等人小心肝乱颤。

因为断开的藤条,带着火光掉到地上后,居然还在动,片刻后,那些藤条才真正死去!

这一状况,也令冰娆等人加大了力度,手中灵力化为光刃,唰唰唰几下,众人眼前的藤条悉数被砍断,吸血藤们的嚎叫声也愈发的惊天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吸血藤们一株株被消灭干净。

当还剩下最后一株吸血藤时,冰璃突然叫停了。

“麻麻,留个活口!”冰璃想起什么似的,立马道。

“为什么?”众人不解。

“如果把这最后一株吸血藤也杀光,吸血藤母树立即就会找来了,现在就跟吸血藤母树对上,显然对我们有些不利,所以我们等等,明天白天在杀掉这株吸血藤,同时对付吸血藤母树!”冰璃解释道。

“可我们已经干掉了那么多吸血藤,吸血藤母树会不知道?”冰娆忍不住问。

“麻麻,吸血藤母树树大根深,它出来一趟不容易,因此就算知道我们杀了吸血藤,也不会那么快赶过来,可一但我们杀光了这最后一株吸血藤,就会引得吸血藤母树暴动,那时,吸血藤母树就会依据这最后一株吸血藤的定位,迅速找到我们,因此,我们现在不要杀了这株吸血藤!”冰璃答疑道。

“我听你这意思,怎么不杀吸血藤反而对我们更有利?早知如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多留几株?”眨眨眼,齐亚枫小心道。

“你智商欠费你别说话!”给了齐亚枫一个大白眼,冰璃没好气的道,他最讨厌有人质疑自己的话了!

松鼠坏笑着:“吸血藤本来就是个大麻烦,杀不杀都麻烦!”

“为什么?”无名问。

“杀了吸血藤,会引来吸血藤母树,但不杀吸血藤,吸血藤又会来杀你们,而你们为了活命,必然要杀光吸血藤,而一但杀光吸血藤,吸血藤母树就会暴动,如此形成一个死循环。”

“再者,不杀了吸血藤,引出吸血藤母树,你们也休想进入峡谷深处,因为吸血藤母树正是生活在那里,而那里除了吸血藤,还有更厉害的霸王花以及魔皇草,试想想,如果这些厉害的植物凑到一起,等待着你们的会是什么?所以,将吸血藤母树引出来的战略是完全正确的,如此的话,在你们进入峡谷深处时就会少了一个强大的敌人,不然,一但你们进入峡谷深处,就会受到吸血藤母树的围追堵截,那才是真正麻烦的时候呢!”大松鼠解释的更为全面,众人也瞬间秒懂。

“既然如此,我们就休息一晚,明天白天与吸血藤母树决一死战吧!”冰娆一锤定音道。

众人也同意,而那株唯一幸存的吸血藤,则交由冰璃看守。

此时,那株吸血藤身上火焰已经被扑灭,它也只余下一点点的树根还活着,并奄奄一息的想跑都没有力气了。

众人休息了一晚,天大亮又吃饱喝足后,在冰璃的安排下,齐亚枫等人全都退出数十公里之外,而冰娆等人则留在原地等待。

冰璃安排好齐亚枫等人,就又折反了回来,并对冰娆道:“麻麻,可以杀掉这株吸血藤了。”

冰娆点头,一簇火焰随即抛出,霎时,那株只剩下树根的吸血藤身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昨天晚上,在消灭吸血藤的时候,冰娆在自己的火焰中加入了一点点酒,正因为如此,那火焰烧在吸血藤身上才点燃的如此迅猛,而今天,因为要对付的是吸血藤母树,冰娆干脆准备了一整瓶的酒出来。

将酒分了部分给沧陌染等五人后,他们六人便全都漂浮在了半空,等地面上的吸血藤烧得只剩下一点灰烬时,突然狂风肆虐,原本睛朗的天空霎时阴沉了下来。

地面深处更好似地震般,轰隆隆的发出了几声巨响,紧接着,冰娆等人脚下的地面,一寸寸的龟裂开来,一开始,那裂痕只有鱼网状大小,但很快,裂痕就迅速扩大,形成了一个个深遂的鸿沟…

随后,几株褐色的粗糙树枝从地底伸了出来,并直接朝着冰娆等人攻去,冰娆一见,连忙将酒洒了上去,然后释放火焰。

唰!一簇小小火苗沾染到树枝,立即燃成小片火海,同时,地底深处传来一声愤怒的嘶吼:“人类,我要杀光你们!”

轰隆隆!轰隆隆!

又是几声巨响,数不清的粗糙树枝从四面八方钻了出来,并直扑浮在半空的冰娆等人,冰娆见状不好,只能不停的释放火焰!

沧陌染等人立时发动猛烈攻击。

但吸血藤母树的枝干,明显要比吸血藤的结实许多,几下攻击之后,他们除了在吸血藤母树枝干上留下些许痕迹外,一根树枝居然都没有砍断!

这样的事实,令沧陌染等人极其郁闷。

而冰娆的火焰,烧毁吸血藤母树的速度也明显变慢,可见吸血藤母树对火焰的承受能力极强!

面对如此难对付的吸血藤母树,冰娆等人有些头大。

现在,吸血藤母树仅仅才露了一点庐山真面目,如果吸血藤母树全部过来,可想而知会有多么难啃!

怎么办?

冰娆有些着急,更多的则是束手无策。如果不能杀死吸血藤母树,那死的可就是他们了!

不行!必须改变目前的劣势!

冰娆下定决心,火焰的攻击更为猛烈。

同时,地面深处又传来几道轰隆隆的巨响,随之而来的,是地面大面积的塌陷,冰娆等人见状不好,连忙往后退了几米!

与此同时,一棵巨树缓缓露出了它庞大的树冠!

吸血藤母树,终于真正的来了!

这株吸血藤母树,树体极为庞大,数十分钟后,才仅仅露出冰山一角,趁着吸血藤母树还在移动的工夫,冰娆等人手中的酒,又全部洒了出去,这次,直接洒到了吸血藤母树那庞大的树冠上,紧接着,冰娆又送了对方一簇火焰当礼物。

霎时,吸血藤母树树冠上,燃起了火焰,远远看去,就好像一座会移动的小火山。

而吸血藤母树树冠着火之后,吸血藤母树疼了一下下,便又愤怒的吼了起来:“人类,你敢伤我?好!很好!你们全都去死吧!”

刹那间,吸血藤母树拔地而起,完整的一株母树完全展露在冰娆等人面前,冰娆等人见了,都无比震惊!

这株吸血藤母树,实在是太过庞大了。

仅高,就足有百米,面积有如一座小山,藤条几近上万。

数不清的藤条,此时全部张牙舞爪,挥舞着朝冰娆等人抽打过去,砰砰的破空声,响彻在空气中,冰娆等人在这一刻,只能不停的闪躲着,迅速稍慢了点,身上就会被吸血藤母树的藤条抽中。

吸血藤母树的每一根藤条上面,都长有倒刺,藤条头部则是一个个细小的吸盘,可以说,一但被吸血藤母树的藤条抽中,藤条中的倒刺和吸盘就会趁机刺入他们患处,进而吸光他们的血液!

倒刺和吸盘与母树分离后,仍然是活着的,并且还会提供能量给母树,因而,那些吸盘和倒刺不是一般的麻烦!

闪躲中,无名的一条手臂被吸血藤母树打中,顿时,无名感觉到手臂一痛,低头一瞧,手臂上受伤的位置,多出一张丑陋的牙齿,那张齿略显得意的龇了龇牙,然后狠狠一咬,无名便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身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流失一般,短短数秒,他就小脸煞白!

这时候,吸血藤母树则得意大笑:“哈哈!好吃!人类的血液果然比兽兽的好吃多了!”

“丑八怪!得意什么?”冰璃见状,冷哼道。

然后,冰璃飞快的扑到无名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剜了下去,连肉带吸盘一起挖掉,疼的无名直咬牙,额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忍忍,不把那东西挖掉,死的可就是你了!”冰璃安慰着。

无名点头,并拿出一粒疗伤丹药吃了下去,瞬间,疼痛减轻了许多,但手臂上,却明显少了一块肉。

吸血藤母树造成的伤害显然有些与众不同,疗伤丹药吃下去之后,居然没能完全好。

看着依然在渗血的伤口,无名有些郁闷。

“吃下去!”见状,冰璃拿出一片翠绿的叶子,递到无名面前。

无名有些黑线,他又不是兔子,怎么让他吃树叶?

不过,面对眼前可爱小娃的期待目光,无名没忍心拒绝。

将那片翠绿晶莹的叶子吃下肚子后,无名瞬时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气席卷全身,伤处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如初。

顿时,无名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那叶子居然如此神奇?竟然比他的疗伤丹药还管用?

我的天呐!那是什么叶子?

无名看着冰璃的眼神,火热无比,眸中更是红果果的传达着,还有吗?

冰璃却不管无名了,并命令道:“快去干活!”

呃!抹了把额上冷汗,无名顺从的去了。

见无名伤好了,吸血藤母树顿时大怒!“血琉璃,你为何要帮着外人欺负我!”

“我哪有欺负你?我一个没什么实力的树,欺负得了你吗?”冰璃不以为然道。

“你、你治好了那人类的伤!”吸血藤母树火大吼着。

“那又如何?你咬我啊?”冰璃挑衅道。

吸血藤母树被气得跳脚,如果可以咬这血琉璃,以为它不想啊!可植物界也是有地位高低的,而这棵血琉璃虽然没有什么攻击,但地位却明显在它之上,这就好比兽族之间的血脉威压一样,血脉低微的兽,必然要受制于血脉高贵的兽!

此时,它和这棵血琉璃之间,正是这样的情况。因此,吸血藤母树虽然愤恨,但却拿冰璃一点办法都没有!

挟着满腔怒火,吸血藤母树将在冰璃身上得到的郁闷,悉数发泄到了冰娆等人身上,并给冰娆等人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出来。

面对吸血藤母树的疯狂攻击,冰娆等人束手无策之余身上伤处也渐渐多了起来。

冰璃开始忙碌上了。

充当着白衣天使的他,给这个治完,又跑去给另外的人治疗。

可以说,在这一刻,冰娆等人陷入了完全的苦战之中。

吸血藤母树树大根深,并且这株吸血藤母树对火焰的承受能力也极强,半个小时下来,基本上都烧不断它的一根枝条,不仅如此,钟伯等人手中的武器,也很难对这株吸血藤母树造成太大伤害,而他们显然不如吸血藤母树那般皮糙肉厚,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伤痕累累,身上多处染血,模样看着相当狼狈。

冰娆等人的血液味道,也刺激的吸血藤母树愈发颠狂,它心中渴望杀死眼前这些人,吸光他们血液的心情也更加的迫切!

“香!真是太香了!我要吸光你们的血,让你们的血肉给我做养料!哈哈!”吸血藤母树猖狂的大笑着。

冰娆闻言皱紧了眉头,想不到吸血藤母树居然如此难对付,在这样下去,他们只怕没被吸血藤母树吸光血液,也要被它给累死了!

怎么办?怎么办?

心急如婪的冰娆,吃了许多补充灵气的丹药后,又开始往吸血藤母树树体上抛火球,虽然这样造成的后果微呼其微,但正所谓滴水穿石,她就不信了,这火一直烧下去,会烧不死这只老树!

沧陌染等人,手中的灵技也不停释放着,可时间一久,六人便都感觉到了疲惫。而吸血藤母树仿佛不知疲倦似的,攻击仍然猛烈如初。

如此强敌,显然给冰娆等人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冰璃看的也格外着急,并在边上不停的大声嚷道:“麻麻,攻击这棵树的树心,那里是它的死穴!”

冰娆点头,可对方的树心在哪里啊?更主要的是,吸血藤母树那乱七八糟的藤条全都聚集在它胸口,以至于她根本看不清树心的位置。

吸血藤母树也听到了冰璃的话,霎时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混蛋!吃里扒外也就罢了,居然还泄露了它的弱点!

愤怒至极的吸血藤母树,顾不得冰璃地位在它之上,直接朝着冰璃扑了过去,但冰璃根本不怕它,甚至在吸血藤母树扑过来的时候,趁机抓住了它的一根藤条,反扑了过去!

小小奶娃,霎时被淹没在吸血藤母树的藤条之中。

“冰璃!”冰娆见状,急得心跳差点停止。

“麻麻,我没事!不要管我!这棵老树伤不了我哒!”吸血藤母树中传出了冰璃兴奋的声音,冰娆一听,顿时放心许多。

有了冰璃牵制住吸血藤母树,冰娆等人所受到的攻击立时少了许多,而倒霉的吸血藤母树这时已经快要被冰璃这个讨厌又难缠的家伙给弄得抓狂了!

吸血藤母树这个后悔啊!它没事惹这血琉璃干嘛啊?

要知道,它根本就伤害不到血琉璃,而血琉璃,却可以毫无顾忌的在它身上寻找自己的树心位置!

吸血藤母树心中暗恨,无数藤条都试着往冰璃身上扎去,但正如它所想的那般,冰璃丝毫不受影响,自己的藤条也没能在冰璃身上留下一道痕迹!

“血琉璃,咱们商量商量,井水不范河水好不?”气急败坏的吸血藤母树,放低姿态,跟冰璃商量起来。

冰璃根本不理会,并坏笑着道:“晚了!”

说完,冰璃再次将头埋进了吸血藤母树宽大的树干之中,小手在里面不停的翻找着。

吸血藤母树被气得差点吐血,又一次伸出枝条缠上冰璃,想把冰璃从自己的树体上弄下去,但冰璃就是纹丝不动,这样的事实,简直让吸血藤母树悔的肠子都青了。

见冰璃真的不怕吸血藤母树,吸血藤母树又被冰璃给牵制了,冰娆等人趁机小憩了会儿,稍稍恢复了点体力后,六人再次发动攻击。

吸血藤母树显然已经顾及不上冰娆等人那仿佛给它挠痒痒的攻击,专心致致的跟冰璃打起了持久战。

长时间下来,吸血藤母树毫无成效,郁闷的直想撞墙,当然,同样郁闷的还有冰娆等人。

因为他们的攻击,对吸血藤母树造成的伤害也不是很显著!

“咦!是吸血藤母树啊!”就在冰娆郁闷到恨不得挠墙的时候,突然,她脑海中响起一道惊讶的声音。

“星儿?”冰娆惊喜不已的激动道。

“嘿嘿,主人,是我!我醒了!”星儿欢快的声音响起,然后又皱眉,“主人,你好弱啊!看样子我不在的时候,都没有人督促你修炼了,这哪行啊!”

冰娆愣了愣,星儿这是嫌弃她了?

完蛋了!想到星儿的话,冰娆已经可以预见星儿挥舞着小皮鞭,磨刀霍霍的监督她修炼的情景,天呐!好可怕!

小心肝颤了颤,冰娆有些心虚的转移话题道:“星儿,我们在杀吸血藤母树,有什么话等会儿说啊!”言外之意就是,别现在训她啊!

星儿一听,眉头又皱了起来:“主人,你的火焰属于天火,对它几乎造不成伤害!真要杀死它,没个几年休想成事。而想快速除掉吸血藤母树,必须用神火!”

“神火?没有!星儿,咱们还是来点现实的吧!”冰娆一听,郁闷道。

人类的本命火焰,分为凡火、地火以及天火,其中天火最好,凡火最差,而拥有地火以上本命火焰的人,才是丹师、器师的最好人选!

说白了,即便拥有火属性的修炼者,火焰等级也必须为地火以上,才有资格成为真正的丹师、器师,并且大有作为,这也就为什么丹师、器师数量如此稀少的主要原因。

而冰娆的本命火焰,正是人类中最好的天火,天火用来对付吸血藤,绝对是没有问题,但遇上吸血藤母树,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现在,星儿又跟她提到神火,亲,形势如此紧迫,她上哪里找神火去啊?

星儿也知道让主人这个时候拿出神火有些强人所难,想了想,星儿心念一转,几把生锈的柴刀出现在了冰娆面前。

星儿不会是想让她去砍柴吧?

看着眼前的柴刀,冰娆记忆绝对深刻,因为前世的时候,星儿没少命令她砍柴,美其名曰,锻炼她的心性!而她使用的,正是这几把柴刀的其中一把。

“主人,去砍柴吧!吸血藤母树也是树,你用这刀去砍肯定有效果!”果不其然,星儿随后就道,并且自信满满。

星儿出手,绝非凡品!

必定手到擒来啊!

“主人,稍后星儿会给你制定魔鬼训练计划,你准备接招吧!哈哈!”接着,星儿得瑟的笑声,又响彻在冰娆脑海中。

满脸黑线的冰娆,默不作声的将柴刀分给沧陌染等人,然后便挥舞着生锈的柴刀,发泄般砍向了吸血藤母树的藤条!

沧陌染等人诧异的看着手中黑漆漆,长满了锈迹的柴刀,心里暗道,这是干嘛?他们那么锋利的武器,对吸血藤母树的伤害都不大,这样一把砍柴刀,能有用?

但很快,他们便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

只见冰娆一刀下去,寒光微闪,吸血藤母树的藤条就被砍断了数根,顿时疼的吸血藤母树浑身巨颤!

“人类,大胆!”吸血藤母树大怒,之前冰娆等人对它的伤害,只是小打小闹,在它看来跟挠痒痒差不多,可这一下,却是伤到了它的根本,让它如何不怒?

要知道,长出一根藤条,它至少要修炼五年,可冰娆这一刀下去,它好几十年便白忙活了!真是太可恶了!

“啊啊啊!我恨你们!”就在吸血藤母树想攻击冰娆时,见识到柴刀好用的沧陌染等人,也毫不犹豫的一刀刀砍下!

霎时,吸血藤母树的藤条倾刻间离体,剧痛使得吸血藤母树差点昏厥过去,当然,它也更加愤怒!

但冰娆等人有了好用的武器,下手自然不在客气,而离体的藤条没有了母树的保护,也脆弱了许多,冰娆又趁机一把火烧了过去,刹那间,藤条燃起大火,短短数分钟,便灰飞烟灭!

看着修炼多年的藤条被毁,吸血藤母树无比心疼!

愤怒的吸血藤母树,已经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并直接朝着冰娆冲了过去。

“媳妇,小心!”沧陌染见状,连忙跳到冰娆面前,一边保护着她,一边飞快的拿柴刀去砍吸血藤母树的枝干!

钟伯等人则从背后攻击。

顿时,吸血藤母树腹背受敌,每一刀都砍在了它身上,砍出了一道道暗红色的血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