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九章 大战吸血藤

“咱们可以一边找他们,一边往峡谷深处走。”沧陌染提议。

冰娆点点头,这倒是个好主意。

两人聊了会儿,半小时后,才又回到了众人身边。

见他们回来,肖敬等人总算放心了,不过,他们看着沧陌染的眼神却有些不善,沧陌染也毫不在意他们的想法,并一脸理所当然的守在冰娆身旁。

松鼠瞧见沧陌染的模样,忍不住笑:“你到是挺像我们兽兽,对于自己的食物守得很严实。”

冰娆黑线,她是食物吗?

沧陌染恼火,他守着怎么了?自己媳妇自己都不知道看着,那不是给别人机会抢吗?而聪明如他,怎么可能给别人机会?

特别是眼前的肖敬、白皓和商羽这三个家伙,摆明了就是对娆儿不怀好意,现在有他在,自然不会给他们任何一丁点的机会!

哼!媳妇是他滴!谁都别想抢!

对于自己的严防死守,沧陌染有些小得意。

松鼠看到他的模样,真是越看越好笑,越看越觉得亲近。

这人类,跟它们太像了!

唯一不像的是,它们会储存食物,把食物藏起来,而这人类的食物,藏不了!

随后,松鼠又把眸光转到冰娆身上,双眸放光的看着冰娆,这人类女子貌似很好吃的样子,怪不得这儿有好几个人类都对她有想法呢?

“你怎么不把她藏起来?”看着冰娆,松鼠好奇问。

“我倒是想…”沧陌染小声道,可娆儿会乐意吗?

“唉!我们兽兽,对于喜欢的,都会不要命的去抢夺!你们人类啊!就是想太多!”松鼠叹气道,仿佛感同身受似的,还拍了拍沧陌染的肩膀,又摸了摸他的额头。

沧陌染被摸的有些傻眼。

娆儿本来就是他的!从小就是,还需要他不要命的去抢夺?他以为,自己只要守着就可以了,难道不是吗?

想着,又看了看冰娆,沧陌染一把将冰娆拉进自己怀里,以宣示自己的所有权。

肖敬看得怒火中烧,他好想吼一嗓子:“决斗吧!”

但想到沧陌染那打跑两只棕熊的变态实力,肖敬果断怂了!

嘤嘤嘤…既生染,何生敬啊!

这个世上,为什么要有沧陌染这种变态的生物?

不仅如此,沧陌染身边的无名、无端也是两个大变态!

想到那两个家伙,肖敬就忍不住想祈祷齐亚枫、连谨最好能跟他们在一起,不然,说不定他得给那两个损友收尸了!

胡思乱想了会儿,又万分纠结的看着沧陌染霸着冰娆不放,肖敬才问道:“接下去咱们怎么办?”

“想知道?”沧陌染挑眉,邪魅的笑着。

肖敬闻言翻白眼,这不废话吗?

“我准备拿你去喂棕熊,听说那母棕熊对你挺感兴趣,所以我决定牺牲你,看看能不能从两只棕熊口中得到点有用的消息!”沧陌染坏笑着道。

听他这样说完,肖敬顿时小脸煞白,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呜呜…这个坏蛋!他就知道沧陌染一直看自己不顺眼,可那混蛋怎么可以有如此恶毒的主意?这不是欺负人吗?

看着肖敬欲哭无泪的模样,冰娆忍不住抚额,然后无奈的看着沧陌染:“别吓他了,肖敬都要哭了!”

沧陌染轻蔑的看了眼肖敬,轻轻吐出两个字:“白痴!”

呃!肖敬傻愣愣的,他挨骂了?

“白痴!”松鼠也骂道,然后看着肖敬无语道:“亲,你智商有些欠费啊!有我这么一只聪明绝顶的松鼠在,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还需要问那两只大笨熊?”

“……”肖敬闻言好伤心,心都碎了。

人欺负他也就罢了,怎么松鼠也欺负他?

这时,包子同情的拍了拍肖敬的肩膀,安慰道:“淡定些吧!欺负欺负也就习惯了!”

他能不被欺负习惯吗?

眨眨眼,肖敬用眼神询问。

包子的回答,自然是不行!早晚都会习惯滴!

肖敬欲哭无泪。

“好了,别耍宝了!今天休息一晚,明天咱们就进谷!”冰娆笑着道。

众人点点头,并在原地驻营。

做晚饭的时候,冰璃忍不住问:“可以多做点吗?”

冰娆:“……”亲,我饿着你了?

冰璃有些不好意思,并捂着自己的小肚子,然后张嘴道:“我饿!”

“娆儿,这小奶娃是哪来的?”见冰璃说话了,肖敬才猛然想起,他们貌似还不知道这小奶娃的身份。

“捡来的。”冰娆淡淡一笑道。

“我怎么捡不到?”肖敬眨眨眼,问,然后又看着小奶娃:“你父母呢?走散了吗?”

“父母?我没有父母。”冰璃实话实说道。

但他的实话却让肖敬误会了,只见肖敬一把将小奶娃抱进怀里,心疼道:“可怜的孩子,这么小就没有父母了,唉!要不,我给你当爹吧!”

“你做梦!”沧陌染一听不乐意了,并把冰璃从肖敬怀里夺过来,这小娃是娆儿的,怎么能让外人给当爹。

“你这个强盗!”肖敬见状,忍不住怒斥!

沧陌染不以为然,抱过冰璃放在自己身后,并慎重警告:“小娃儿,不要随便认人当爹,知道不?这世上有很多坏人的!你可不要被骗了!”

坏人?冰璃想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眼紫冥,坏人他还没见过,坏兽到是见过一只。

紫冥清楚冰璃所思所想,不禁对他露齿一笑。

冰璃一个哆嗦,钻进沧陌染怀中寻求保护。

见状,沧陌染把冰煊移了出来,并告知:“你们两个一起玩吧!”

冰煊见到冰璃,倍感亲切。

不大一会儿,两只小奶娃就玩到了一起。

甚至听到冰煊管冰娆和沧陌染叫粑粑、麻麻,冰璃也忍不住有样学样的朝两人叫着:“粑粑、麻麻!”

“真乖!”沧陌染摸摸冰璃的头,满意极了。

冰娆则感到无奈,得,她的孩子又多了一个!

对于这样的事实,肖敬无比悲愤,呜呜…有个孩子了不起啊?居然又让沧陌染抢先了!

气极的肖敬,蹲到墙角画圈圈诅咒沧陌染去了。

等饭做好,冰娆见肖敬还委屈的呆在角落,忍不住问:“肖敬,你不吃晚饭?”

“不吃!”肖敬气呼呼道,他需要有人哄哄。

“也不睡觉?”眨眨眼,冰娆又问。

“不睡!”肖敬果断道,心里不停祈祷着,小娆儿,来哄哄他吧!

“确定不睡?这里晚上可是会有许多吸血生物出来活动…”冰娆提醒着。

肖敬听到这话,有些害怕了,这事,松鼠也说过,所以天一黑,他们一般都呆在帐篷里,大气都不敢喘。

“媳妇,别管他了,他愿意给那些吸血的当食物,咱们就成全他好了。”坏笑着,沧陌染道。

“嗯嗯,这里的吸血生物,好久没尽情享受过食物了。”松鼠也赞同道。

面对沧陌染和松鼠的一唱一和,肖敬怒了,并迅速从角落中跑过来,恶狠狠的拿起一块烤肉,火大吼道:“谁说我不吃饭了?谁说我不睡觉了?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着沧陌染说的,沧陌染鄙视的看了眼肖敬,就不在搭理他了。

吃过晚饭,天也渐渐黑了。

众人没在耽搁,都钻进了帐篷里。

这次,众人使用的是可以容纳五人的大帐篷,共搭了三个,三个帐篷呈三角形紧紧挨在一起。

冰娆、冰溪、沧陌染、钟伯以及肖敬共用了一个帐篷,当然,肖敬是硬挤进来的…

除此外,冰娆的兽兽以及两只奶娃,也和他们住在了一起。

帐篷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冰娆有些睡不着。

沧陌染和冰溪也没睡,都坐在边上陪着冰娆。

深夜时分,外面依然狂风大作,黑压压的气氛压得尚未熟睡的众人心头沉甸甸的,就在这时,冰娆突然听到外面似有脚步声,紧接着,求救声传进了她的耳中。

“救命!救命啊!”声音越来越近,冰娆转头看了眼哥哥和沧陌染,见两人依然淡定如昔,她不禁问:“你们听到有人在求救吗?”

沧陌染和冰溪眼观鼻,鼻观心,深深对视了眼后,才点头道:“是有人在求救,可我们不打算去救!”

说白了,幻境之中一切都得小心谨慎,谁知道外面的求救声是不是陷阱?

冰娆无言了,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外面的声音很陌生,一听就不是自己人。

可…真的不管吗?

冰娆转头看了眼松鼠和冰璃,松鼠抬头望着帐篷顶部不吱声,冰璃则乖巧解释,“麻麻,这样的事情在迷天幻境之中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有一些吸血生物专门喜欢模仿人类的求救声,以吸引别人上当!”

“还能这样?”冰娆眨眨眼,绝美的脸蛋上尽是不可思议,咋吸血生物也这般聪明了?

“唉!为了食物,必须无所不用其极啊!”冰璃感叹,同时又道:“如若是白天,管管问题还不大,但晚上,尽量以安全为主,不然,会将咱们全都暴露的!”

晚上,迷天幻境里的正常兽兽和植物,也都不喜欢乱跑,就是怕被吃掉。

冰娆点头,她不是圣母,自然以自己这边所有人的安全为重!

“睡觉吧!”冰娆随后又道,眼不见心不烦啊!

等到天亮,迷天幻境便又恢复如常,晴朗的天空,与夜晚的阴沉成了鲜明的对比,对于幻境中的奇特现象,冰娆纵使早已了解,但还是忍不住感觉惊奇。

吃过早饭,众人继续出发。

沿着松鼠和冰璃指的路,冰娆等人慢悠悠往峡谷深处前进。

走了大半天,正准备找地方休息顺便吃午饭的时候,一道极其微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救命!救命!”

“小娆儿,那边貌似有人!”指着他们身旁一条林萌小路,肖敬小心翼翼道。

“那里是吸血藤的地盘。”看了眼,冰璃确认道。

“这里也有吸血藤?”肖敬诧异。为何他们呆的每个地方都有吸血藤?这种东西这里到底有多少啊?

“你以为吸血藤只有一株吗?”鄙视的看了眼肖敬,松鼠淡淡道。

“呃!好吧!”知道自己又被松鼠鄙视的肖敬,无语到不行,为嘛进了这里,他智商急线下降,总是被兽兽瞧不起了呢?

“我们过去看看吧!”想了想,冰娆才道。今天这声音,她貌似有些熟悉。

“看看到是可以,但最好不要轻易救。”松鼠提醒着。

“为什么?白天吸血藤不是在睡觉吗?”冰娆不解问,白天救人应该没有危险吧?而且,万一这人是他们认识的,他们自然不可能撒手不管。

“那人肯定是被吸血藤抓住了,做为吸血藤的储存粮食,他身上已经带有了吸血藤的特殊气味,如果救了他,自然会被吸血藤恨上,等到晚上,就是吸血藤报复的时候了。”松鼠耐心解释。

冰娆听它这样一说,又纠结了。

这意思,还是不能轻易救吗?

算了,还是先看看被抓的人是谁在说吧!

决定后,冰娆带着众人走向了身旁的林萌小路。

那条路很小,头顶上方的天空被密密麻麻的藤条覆盖着,使得小路阴沉沉的。

走了会儿,来到了小路中心位置,众人便看到了一株体型巨大的吸血藤,正处于沉睡之中。而吸血藤的一根藤条上,正捆着一个人。

那人被五花大绑,此时小脸煞白,整个人也显得极其狼狈不堪。

这是?

“火鸟团长?”冰娆轻声叫着,还真是认识的。

被藤条捆住的火鸟团长听到说话声,微微睁开有些肿胀的双眸,“冰、冰娆小姐?我是在做梦吗?居然会看到冰娆小姐!”

冰娆黑线,“你不是在做梦!”

火鸟团长一听,当即精神了,并哀求着:“冰娆小姐,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啊!呜呜…”

“你已经是吸血藤的储存粮食了,必死无疑!”松鼠有些残忍的实话实说道。

火鸟团长听到这话,顿时面如死灰。

是啊!他早晚会死的!就像其他佣兵一样…

“冰娆小姐,你们还是快些离开吧!别管我了!这吸血藤很可怕,不要被它盯上啊!”知道自己必死后,他突然不想连累冰娆等人了。

“真不需要我们救了?”冰娆诧异问。

“不需要了,如果救了我,你们也会被吸血藤盯上的。”火鸟团长郁闷道,他就是因为救了一名佣兵,才会被吸血藤怀恨在心,而吸血藤追着他跑了好几个晚上,最后他实在累到不行,才被抓了。

即使这样,那可恶的吸血藤还觉得不解恨,还想折磨他,因此,每天吸血藤都只吸他一点血,却又不让他完全丧命!

呜呜…火鸟团长只要一想到这些,就郁闷到不行!

“冰娆小姐,你们杀了我吧!我不想在被吸血藤折磨了!”看着冰娆,火鸟团长突然道。

冰娆愣了愣,不让他们救,让他们杀?

对此,冰娆有些为难。

火鸟团长并非她的敌人,他们还是盟友,她下不了手啊!

“想死?我成全你!”不忍心妹妹为难,冰溪痛快道。

“谢谢!”火鸟团长期待的闭上眼睛,但他想像中的疼痛却并未到来,而且,他还感觉捆在自己身上藤条似乎都断掉了。

不解睁眼,火鸟团长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藤条果然断成了一截截,藤条一断,他就不由自主的往下坠落。

调整好身体重心,火鸟团长平安落地后,心中满是复杂。

看着冰溪,火鸟团长忍不住道:“你…知不知道救了我会有大麻烦?”

“知道!”冰溪诚实点头。

“那你还救?”火鸟团长急得跳脚,面对死亡,谁都不想死,可明知自己有麻烦还出手相救,冰溪是不是傻?

“咱们不是盟友吗?我们可没有杀死盟友的嗜好!”冰溪淡淡一笑,有些不以为然道。

“你…”火鸟团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中百般滋味全都化为浓浓的感动和感激,然后他紧紧抱住冰溪,眼眶含泪道:“好兄弟,我欠你们一条命!”

火鸟团长心知肚明,救了他,冰娆等人也就都有危险了,可明知有危险,众人却没有人说半个不字,这天大的恩情,他觉得自己真是无以为报!

“先别说这个,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冰溪有些不适应被个大男人紧紧抱着,遂尴尬道,事实上,他决定救人还真不是为了这个傻大个,而是不想妹妹感觉为难,有什么事,有他这个哥哥扛着就好!

“你们先撤,我用火烧死这株吸血藤!”冰娆吩咐着。

“我陪着媳妇!”沧陌染并肩站到冰娆身边,他也不会让媳妇一个人独自承担风险滴!

冰溪等人一听,立即退出了林萌小路,他们一走,冰娆瞬间释放了数个小火球,霎时,沉睡的吸血藤身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随后,沧陌染几道黑紫色雷电也打到了吸血藤上,转瞬间,吸血藤冲天火光之中,又伴着雷电肆虐,这个时候,沧陌染和冰娆相视而笑,并一起退出了那条林萌小路。

退出之后,冰娆和沧陌染并未马上离开,他们要亲眼看着这株吸血藤死掉才能放心!

片刻后,沉睡中的吸血藤被疼醒了。

但白天对于吸血藤来说,显然是它最为薄弱的时刻,因此苏醒的吸血藤实力大减,身上又痛的厉害,而害了它的两名人类,就在不远处看笑话,顿时,吸血藤大怒!

这可真是藤落平阳被人欺啊!

夜晚的时候,这些可恶但又好吃的人类总是躲着它们,把它们视为吸血恶魔,白天,那些弱小的人类居然主动来挑衅,可恶!真真是可恶!难道以为白天它就不会杀人了吗?

愤怒的吸血藤,顶着身上熊熊烈火,将自己的根部从泥土中拔了出来,然后便开始追着冰娆和沧陌染跑。

冰娆和沧陌染见势不对,立即往相反方向跑去,吸血藤则犹豫了,该追哪个人类?

若是平时,吸血藤肯定不会有这样的顾虑,但此刻,他许多藤条都被那厉害的火焰给烧化了,如此,它就只能专心对付一个人。

略微思考了会儿,吸血藤朝着冰娆追了过去,那人类女子的味道貌似更香甜,它喜欢!

“人类!我要吃掉你!”吸血藤嚎叫着,对冰娆穷追不舍。

沧陌染见状,数道雷电齐发,悉数打到了吸血藤身上。

“嗷嗷!”吸血藤痛声哀嚎,但仍然没放弃对冰娆的追逐。

冰娆不停闪躲,时不时的在杀个回马枪!

吸血藤追不到人,身上火焰却越燃越烈,这样的事实,让它简直抓狂到不行。

而冰娆好像在逗弄着吸血藤玩似的,不停的调戏它之余,又让它追不到。

围观众人见状,都有些黑线了。

不是说吸血藤很厉害吗?为嘛现在却让冰娆当成傻子在耍?

看出众人想法,冰璃叹气道:“别小看了吸血藤,它只是不太适应白天的环境,才会让粑粑、麻麻得手的!这要是换成晚上,后果就很难料了!”

“我说小冰璃,你到底哪边的?怎么长敌人志气,灭咱们自己人的威风啊?”肖敬听见这话,有些不赞同道。

“我说的实话,你们爱信不信!”冰璃有些怒了,说实话就这样不受人待见吗?难道非得让他说,吸血藤很弱,你们不用怕?没危险的?他敢这样说,别人敢信吗?

“呃!别生气,我只是随便说说。”见小奶娃怒了,肖敬连忙哄着,对于这里的小地头蛇,还是不惹为妙啊!不然对方一怒之下不给自己等人带路了,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哼!还不快去帮麻麻?”冰璃没好气的瞪了眼肖敬道。

“我这就去!”肖敬乖巧道,说完就想冲过去调戏吸血藤。

冰溪一把拉住肖敬,嫌弃道:“你去添什么乱?老实在这儿呆着,不然一会儿说不定还得救你!”

说完,冰溪跑出去帮妹妹了。

肖敬很悲愤,他有那么弱吗?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呜呜…

“果然很废物啊!”冰璃看了眼肖敬,火上烧油道。

肖敬郁闷的想哭,一个个的都欺负他,他不要活了!

想着,肖敬干脆冲出去跑到燃成火球的吸血藤面前,怒声吼着:“吸血藤,让我代表月亮来消灭你!”

“白痴!”肖敬刚说完,还没等有所行动,就听到耳边响起这两个字,然后,他就被沧陌染一脚踹飞了。

在半空打了几个滚,肖敬一个后空翻,屁股着地后,又火大的爬了起来,正想声讨沧陌染,就听钟伯道:“闹够了没有?都给我消停点,不然就把他喂吸血藤!”

面对如此威胁,众人都有些风中凌乱,并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腹腓,钟伯,这些吸血藤莫非是您老人家养的吗?不然,怎么还想给它们喂食?

当然,这话他们也就敢在心里想想,绝对不敢说出来,而钟伯的喂吸血藤的威胁过后,众人都安静的当个美男子了。

与此同时,吸血藤也被冰娆、冰溪、沧陌染折腾的筋疲力尽,吸血藤原本庞大的藤条被火烧的越来越少,随着火球一点点缩小,吸血藤的哀嚎声也逐渐变得微弱了。

半晌,吸血藤终于不在发出哀嚎声,随着最后一点火焰掉落在地上,这株强大的吸血植物,走完了它嗜血的一生!

见烧死了吸血藤,肖敬等人忍不住欢呼!他们安全了吧?

谁知这时,冰璃却给他们浇了一头凉水:“别得意,幻境之中还有近一百株吸血藤,你们慢慢杀吧!”

“什么意思?”冰娆、冰溪、沧陌染三人走过来,并问。

“得把幻境之中的吸血藤全部杀光,才能安全,不然,一样会被吸血藤追杀!”冰璃解释。

“为什么啊?咱们又没得罪其它吸血藤?”肖敬哀嚎着,不敢置信道。

“你以为这些吸血藤之间相互没有任何联系吗?实话告诉你们吧!幻境外围的这些吸血藤,都是由一株吸血藤母树分裂出来的,这些吸血藤也可以算是那株吸血藤母树的孩子,你们杀了人家的孩子,人家可能放过你们?”冰璃淡淡道。

“啊!怎么会这样?”肖敬大惊,然后又可怜兮兮的看着冰璃道:“小祖宗,这话你之前怎么不说啊?”

“说了,你们就不会救这个人了?说了你们就不会杀死那株吸血藤了?”看了眼火鸟团长,冰璃无奈问着。

“我们、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啊!”肖敬小声道,当然,这话说出去他自己都不信,因为他很清楚,小娆儿跟冰溪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火鸟团长死去的,谁让他们是盟友!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大家。”知道后果很糟糕,火鸟团长有些内疚道。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我只是提醒你们,仅杀死一株吸血藤是没有用的,所以,你们不要得意忘形了,快去消灭其它的吸血藤!”冰璃跟个小监工似的,催促着,而这才是他说之前那番话的主要目的,时间紧,任务重!抓紧时间啊!亲们!

“我们直接消灭那株吸血藤母树,可以吗?”想了想,冰娆问。

“不行啊,麻麻!必须先杀光其它的吸血藤,这样才可以消减那株吸血藤母树的实力,不然,等你们对付那株吸血藤母树的时候,它就会召唤自己的孩子甚至还能借用那些吸血藤的实力为已用,到时,那株吸血藤母树就难对付了!”冰璃解释着。

“嗯,必须先消灭其它的吸血藤,不然,很难消灭那株吸血藤母树。”松鼠也确认道。

“既然这样,趁着天还没黑,咱们快些动手吧!”事不宜迟,冰娆也不想浪费时间了。

“我看咱们分头行动好了,不然,那些吸血藤只怕消灭不完!”肖敬提议道。

“你们还是老实呆在这里吧!”冰璃一脸的嫌弃。

“为什么?小娃儿,你可不要门缝里看人哟!那么多的吸血藤,若是我们不帮忙,仅凭小娆儿、冰溪和沧陌染三人,什么时候杀得完啊?”肖敬理所当然道。

“我才不是门缝里看人,分明就是你们太弱了!”冰璃实话实说道。然后,他指着冰娆、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道:“你们这些人里,能对付得了吸血藤的,只有他们四人,其他都是拖后腿的!所以,你们原地呆着,哪里也不许去!”

这话一出,除了冰娆四人,就没有不郁闷的,但地头蛇都这样说了,他们还真不敢不听。

接着,冰璃又给冰娆四人分好了组。

沧陌染、冰溪两个人一组,由松鼠带队。

冰娆、钟伯组队,冰璃跟着。

走前,冰璃将肖敬等人都集中到一起,还给他们划了个圈,并规定道:“看到我画的这个圈了吗?都老实在里面呆着,谁都不许出来,不然,后果自负!”

“……”众人好郁闷,要不要这样?

但这还不算完,冰璃划完了圈,又对松鼠道:“大松鼠,你在我画的圈上撒点尿,不然,我怕这些家伙会被狼叼去!”

哦买糕!众人彻底惊呆了!

还要撒尿?这是在划分所有物吗?被大松鼠撒了尿,他们就是大松鼠的人了?

这样的事实,令众人完全风中凌乱。

大松鼠则一脸羞涩:“这里有女孩子,我怎么好意思当众尿尿?”

“你羞涩个屁啊!还不是为了他们的小命着想!”冰璃气极,踢了一脚羞得小脸红红的大松鼠,吼道。

“我把头转过去,你尿吧!”冰娆很上道,心里早就笑翻了,她发现,冰璃实在太有意思了,虽然她不知道冰璃是不是有意在整肖敬等人,但这样的方法显然出人意料!当然,兽兽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留点气味,她还是知道的。

冰娆转过头后,大松鼠还是有点害羞,冰璃一见,命令着:“都别偷看啊!”

抹了把额上冷汗,肖敬、卫扬等人连忙低下头,他们不会偷看的,实在是没那嗜好啊!

不久,哗哗声传来,同时一股熏人的尿骚味直冲肖敬、卫扬等人鼻端,熏的他们差点昏厥过去,这味道,实在是太令人*了!

等到哗哗声消失,冰璃再次出言提醒:“在你们身上留下了我们的气味,相信一些不开眼的生物应该不会找上你们,晚上,我们有可能赶不回来,你们自己照顾自己吧!对了,即使搭帐篷,也不许出了这个圈子啊!”

“你们晚上赶不回来?”听到这话,肖敬、卫扬等人郁闷问道。

“近一百株吸血藤,可不是那么好消灭的!而且,有些吸血藤离这里距离较远,等我们折腾回来,说不定都明天早上了…”冰璃淡笑道。

“小娆儿,你们可要早去早回啊!”冰璃说完,肖敬也知道指望不上那小奶娃了,便看着冰娆可怜巴巴道。

冰娆抹了把额上冷汗,并点头:“我们尽量!”

待一切安排妥当,冰娆、冰溪、沧陌染以及钟伯,便各自由冰璃和大松鼠带着,分头行动了。

两支消灭吸血藤的队伍,一东一西朝着两个不同方向走了。

目送着冰娆等人背影,肖敬郁闷的直叹气:“呜呜…我居然弱到帮不上忙!这样的事实太令人伤心了!”

卫扬早就习惯了,并淡定自若道:“你帮不上忙不是很正常吗?我这个灵皇都原地老实呆着呢!你一小小灵王,去了也是给人家送菜的,所以,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别给大家添麻烦就好!唉!”

唉!卫扬的话,虽然令肖敬感觉很郁闷,但却是事实啊!

就这样,一群郁闷至极的男人,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冰璃划定的圈子中,如同望归石般眼巴巴的等着冰娆等人归来,就是这周围的气味有点熏人!

与此同时,冰娆和沧陌染两支队伍,在冰璃和大松鼠的指点下,都找到了各自所遇到的一株沉睡中的吸血藤。

有了上次的经验,冰娆一上来就直接释放火球,不久,沉睡中的吸血藤被疼醒了,然后就是一场混战!

数十分钟的战斗结束,吸血藤死不暝目。

沧陌染、冰溪遇到的那株吸血藤,相对较为顽强,而冰溪的火焰也不如冰娆的火焰那般炙烈,在烧死吸血藤的时候,着实费了一番工夫。

但好在,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一个下午的时间,冰娆和钟伯杀死了十五只吸血藤,冰溪、沧陌染那边则消灭掉十只,而这个时候,天已经快要黑了。

两组队伍赶忙找地方吃了点食物,然后原地休息,并等待着吸血藤主动送上门。

白天,吸血藤都在沉睡,因此他们只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寻找吸血藤,而每株吸血藤又都有着各自的地盘,所以他们浪费在路上的时间就相对较多。

可到了晚上,就是吸血藤活跃的时候了,那时候的吸血藤,会纷纷离开自己的地盘,在迷天幻境中四处寻找食物,冰娆等人杀死吸血藤的时候,身上已经沾染了吸血藤特有的血腥味,吸血藤为了报仇自然会主动找上门。

当然,相较于晚上的守株待藤,冰娆等人还是喜欢白天的吸血藤。

白天时候,虽然消灭吸血藤的效率低,可吸血藤的实力也相对低,但晚上的吸血藤,则是全盛状态,这时的吸血藤也是最难消灭的!

深夜,狂风大作!

阴沉沉的天空,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一闻到这味道,冰璃就知道吸血藤开始活动了。

提醒冰娆之后,冰璃便静静的呆到了角落。

有它在,吸血藤原本多少会有些顾忌,但现在,它也无法肯定一会儿会赶过来多少株吸血藤,毕竟,他们已经引起吸血藤的众怒了!

果不其然,不多时,数十株吸血藤张牙舞爪的朝着冰娆、钟伯的方向跑了过来,最先到达的,自然是数道吸血藤的枝条,那些枝条很粗壮,但却又柔软至极,枝条伸展过来后,便直接朝着钟伯身上打去,钟伯大惊,立即起身瞬移,才险险躲开,但他后背,还是让吸血藤的藤条给打出几道浅浅的血痕!

感觉背上一痛之后,钟伯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这东西,果然很难缠啊!

以前,他只是听说过吸血藤,但却从来没与其正面遭遇过,白天,他到是跟吸血藤战斗过,但白天时候的吸血藤与晚间的吸血藤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被吸血藤打伤后,钟伯身上散发的血液的香甜,立即引得吸血藤们激动了,立时,又有数株吸血藤闻香而来,并缠上了钟伯。

“小心!”冰璃边上看得直着急,可惜,没什么攻击的他根本帮不上忙,但他还是朝着钟伯方向奔去,只希望可以利用自身在植物界地位上的天然优势,吓退几株吸血藤,但他显然低估了吸血藤报复的决心。

吸血藤们虽然没有攻击冰璃,但也没有被他吓退,而吸血藤们确认的目标是正是钟伯与冰娆,因此,它们完全不顾冰璃的存在,只一心报复这两个人类!

数道柔软藤条齐齐朝着钟伯飞射出去,钟伯一见,连忙亮出了一把锋利的刀,并在其中注入灵力去砍那些胡乱飞舞着的藤条。

伴着几道银色寒光,数道藤条被砍落在地,断成两截的藤条,流出了一股带有腥臭味的暗红色液体,地面则被这些滴落的液体腐蚀成了一个个小坑,坑里冒起一股白色烟雾。

有了成效,钟伯继续追着吸血藤们砍,而被砍断了藤条的吸血藤们,树体发出‘嗷嗷’的嚎叫声,可见,它们被彻底激动了,只因为这人类居然伤到了它们!

“爷爷,闪开!”突然,冰娆大声道。

钟伯秒懂,并迅速跳出吸血藤们的包围,正要攻击的吸血藤们一击未中,数不清的藤条反而缠到了一起,一挣扎,吸血藤们全都被绊倒在地。

冰娆见机不可失,数个火球急忙抛了出去。

刹那间,纠缠到一起的吸血藤身上火光冲天。

火光之中,痛苦的哀嚎声与愤怒嘶吼声不断响起,待部分藤条被火烧成灰烬,绊在了一起的吸血藤总算能站起来了。

站起身后,燃成一个个巨大火球的吸血藤,便开始了它们疯狂的报复…

------题外话------

ps:果树名字改为血琉璃,果树精灵名字改名为冰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