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八章 媳妇,我找了你好久!

小奶娃听了,毫不反对的点点头道:“好!”

有了名字,冰璃奶娃依然淡定如昔,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因为他心里惦记的是什么时候可以在吃饭。

冰娆则趁机询问了下这里的情况。

从冰璃嘴里,冰娆知道这里叫做迷天幻境,这儿也正是他们想找的暗黑大峡谷,因为冰璃说了,暗黑大峡谷是外面人类给他们这里起的名字,但生活在这里的生灵,都叫这里迷天幻境。

名为幻境,但这里的一切大部分都是真实存在的,就好比他这棵血琉璃果树,端看你能不能找到。

如果像冰娆这样运气暴棚,自然能得到天大机缘,如果运气不好,那就只能永远陷在幻境之中了。

而迷天幻境,也并不象冰娆此刻看到的那般平静如水,这里一直都暗藏着危险,可谓危险与机遇并存。

甚至于,冰娆也是数千万年来,唯一一个能在迷天幻境里有所奇遇之人,进到这里的其他人,死的死、伤的伤,总之,很惨!

听冰璃介绍完,冰娆有些担心哥哥、爷爷和沧陌染等人了。

“冰璃,有没有办法找到进来这里的其他人?”冰娆问,进来这里这么久,她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没有办法,一切只能看运气了,运气好,自然能遇上,运气不好,永远都遇不到!”冰璃同情的看了眼冰娆,解释道。

冰娆郁闷了,这里怎么这样?

想了想,冰娆决定出发试试运气。

冰璃却小嘴一噘,“我不建议你现在出发,一会儿天就黑了,虽然你身边的这几只兽兽实力很强,但迷天幻境的夜晚比白天更加危险,一般来说,夜里的时候,我们生活在这里的生灵都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地盘,你懂得?”

“……”好吧!她懂了。

冰娆无奈,只能在原地露营。

冰璃露出笑容,孺子可教!

等青云搭好帐篷,天也已经黑了。

这天,说黑就黑,一点征兆都没有,冰娆见了,除了诧异都没有别的反应了。另据冰璃介绍,这里黑夜比白天长,而夜晚,一些专门喜欢吸食血肉的动物或植物,也会开始活动,可以说,夜晚是那些血腥生物的世界!

冰璃这些话说完不久,冰娆就感觉到了阴风阵阵,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钻进帐篷后,她按照冰璃所言的将帐篷各个角落都给堵死,并将帐篷的小门也紧紧关闭。

透过帐篷的天窗,冰娆就见外面时不时闪过一道道修长的黑影,像是某些植物的枝干…

“那是吸血藤!”冰璃介绍道。

冰娆转头震惊的看着冰璃,这里居然还有吸血藤?

“有什么大惊小紧的,你们白天也遇到了,只不过,白天的时候吸血藤都在睡觉而已,但到了晚上,它们睡够了,自然就要活动了!”冰璃不以为然的解释着。

“如果,有人遇到吸血藤,躲得掉吗?”冰娆担心问道。

“不好说,如果运气好的话,就能躲得掉。”冰璃笑眯眯解释。

冰娆郁闷了,怎么又是运气?这里除了靠运气,还能靠点别的吗?

“遇到吸血藤,一定要静止,吸血藤有点傻,只会抓活物,如果静止不动的,它都没兴趣。”冰璃又道。

听着冰璃说吸血藤有点傻,冰娆有些醉了。都是植物,你说人家傻,这样好吗?

“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是植物的乐园,植物才是迷天幻境的霸主!”冰璃这地头蛇滔滔不绝的介绍着。

“那这里最厉害的植物是哪个?”眨眨眼,冰娆感兴趣的问。

“是一株魔皇草!”冰璃如实道,眼神中隐隐还带着一丝崇拜,就好像粉丝遇见偶像一般。

“魔皇草?”冰娆满脸问号,对于魔皇草这三个字,她有点陌生。

反倒是紫冥,颇为惊讶,并对冰娆道:“美人,魔皇草是好东西,比霸王花还要厉害,你要想办法把它抓到!”

“……”无辜又纯良的看着紫冥,冰娆想问,亲,你抓东西抓上瘾了吗?

“哼!想抓魔皇草,做梦!”对于吞天噬魂貂的痴心妄想,冰璃有些嗤之以鼻!

“是不是做梦,到时你就知道了。”紫冥不以为然道,这世上,只要它想抓的东西,就没有抓不到的!

本座就是这么自信!

紫冥骄傲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

冰璃却不得不提醒:“你们最好别打魔皇草的主意,它是这里植物的霸主,要是找它的麻烦,这里的植物会暴动的!”

“这样啊?到时在说吧!”冰娆淡淡一笑道,并随口问:“魔皇草生长在什么地方啊?”

“深谷之中!”冰璃毫无心机的回道,说完,才感觉不对劲,并大声道:“你、你可别乱来!魔皇草身边可是有霸王花群守护的,它本身也极其厉害!打它主意,你绝对会死的很惨!”

“你紧张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冰娆笑眯眯道,在她看来,当务之急是找到哥哥、爷爷以及沧陌染等人,至于魔皇草,找不找都只是顺便,她不会特意去寻的。

“我只是提醒你,魔皇草真的很不好惹。”冰璃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草应该成精了吧?”这时,紫冥又问。

“那当然了!不然能当上这里植物的霸主嘛!而且,这里的植物,十之*都产生精灵了!”冰璃又爆料道。

听他这样说,冰娆对这里兴趣大大滴!

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宝地,怎么会有那么多植物修炼成精?

当然,也正如冰璃所言,这里也相当危险!

别以为对方是植物就可以欺负,有些植物的危险性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好了,基本情况我已经给你们介绍完了,咱们现在可以睡觉了!”接着,打了个哈欠的冰璃道。

说完,他就钻进被窝躺着去了。

冰娆黑线,这小家伙倒是蛮能入乡随俗的,也不知道以前他都是怎么睡的?

抱着紫冥等兽坐了会儿,冰娆也睡了。

深夜,睡得并不安稳的冰娆,就听到外面狂风呼啸,唰唰的声音不绝于耳,阴森恐怖的气息更是处处弥漫。

无奈坐起身,看着帐篷外不时闪过的吸血藤枝干,冰娆真想出去让它安静点,这样扰人清楚不好!

不过,想到吸血藤的特性,冰娆忍住了。

几乎一夜无眠到天亮,冰璃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冰娆在他边上坐着。

“咦,你怎么起这么早?迷天幻境天亮的晚,可以多睡会的。”冰璃揉揉眼睛道。

冰娆黑线,后半夜她就没睡着了,好不?

“怎么,害怕了?你最好早日适应,因为,我也不知道你啥时能出去!”见冰娆反应不太热烈,冰璃爬到她面前,与她对视着,了然道。

“不是怕,是太吵了!”冰娆解释。

“一样哒!”冰璃笑着道。在他看来,害怕和怕吵等同于一个意思想。

冰娆不想跟冰璃争辨,并问:“不知道啥时能出去,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这里想进就能进,想出就能出?”看着冰娆,冰璃坏笑道。

“……”冰娆有了不详的预感。

“进入这里的通道,基本上一年开启一次,但出去,则有可能一年,也有可能两年!”面对有些迷茫的冰娆,冰璃诚实道。

我去!冰娆有些抓狂,她能骂脏话吗?

“亲,既然进来了,就认命了吧!”冰璃嘿嘿笑着,又道:“你们人类肯定想不到,放你们进来其实只是为了让这里的生物有吃的…”

靠!他们是被当成食物放进来的?

冰娆想撞墙了,原以为是猎物的他们,进来才知道,原来他们才是别人的猎物啊!

怎么会这样?

冰璃则无辜的看着冰娆,“弱肉强食,没办法啊!”

冰娆瀑布汗了,一棵果树,跟她讲弱肉强食?

好吧!有很多时候,对比植物和兽兽,人类确实是脆弱的,但她不管别人如何想的,她是肯定不愿意成为这里生物的食物!如此,她想尽快找到哥哥、沧陌染等人的愿望也就更加强烈了!

但愿,所有人都能平安!

天大亮之后,吃过早饭,冰娆便带着冰璃及众兽兽出发了。

手里牵着小奶娃,冰娆还特意去瞧了眼已然沉睡中的吸血藤。

吸血藤就好像一株生长了多年的巨树一般,枝繁叶茂,各个藤条枝干互相扭曲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半圆形的藤条林。

而吸血藤,更是藤如其名,外观都是血红色的,藤条上隐隐还带有一股子血腥味。

只不过经过一个晚上的猎食,此刻的吸血藤异常安静,如果不知道它就是吸血藤,根本不会想到眼前这株植物居然如此恐怖。

冰璃奶娃却一点不怕吸血藤,甚至还伸出小腿去踢吸血藤。

冰娆见状额上都冒冷汗了,并无言道:“你想把这家伙弄醒吗?”

“安啦!白天它不会醒的!”冰璃笑着道。

“好了,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无奈道。

冰璃点头。

带着冰璃和众兽,冰娆小队继续朝前走。

两天时间过去,冰娆依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并且没在有任何收获。

这两天,他们大部分时间居然都用在了吃上面。

面对数万年没有吃过食物的冰璃,冰娆真想给他跪了。

几乎走一会儿,冰璃就会问,是不是可以吃饭了?

每当如此,冰娆都想说,亲,你的胃是无底洞吗?怎么咋都填不满?

不过,冰璃根本不给她这样说的机会,只是如实陈述:“我如果吃不饱的话,心情就会不好,心情一不好,就会影响开花结果!”

听了这话,没等冰娆反应,紫冥就恶狠狠道:“美人,给他吃!他能吃多少都给他吃!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我们只要果子就好!”

就这样,两天时间下来,除了偶尔会往前面走走,她大部分时间都在弄食物。

用紫冥的话说,咱们得到一株琉璃果树已经是巨大收获了,其它的顺其自然就好,而当务之急,则是侍候好这株果树,争取让他多多开花结果!

抱着这样现实的目的,冰娆把冰璃当成祖宗一般供了起来!

冰璃吃饱喝足,心情自然大好!

更有甚者,每每饱餐一顿后,他还会睡个回笼觉。

对于冰璃染上的这些毛病,冰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慢慢的,冰娆习惯了冰璃的作息时间,甚至都不需要他开口,冰娆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对此,冰璃相当满意。

某天。

睡了个午觉的冰璃刚一睁开眼,就笑着对冰娆道:“距离咱们前方一公里处,有一名人类!”

一听这话,冰娆当即打起精神,就想去看看。

冰璃自然不会反对。

等到了冰璃说的地方,冰娆看到一人背对着他们坐在地上,她当即瞪大眼睛,“哥哥!”

说话间,冰娆已经朝坐着的冰溪奔了过去。

虽然只看到背影,但冰娆对哥哥极为熟悉,而地上坐着的冰溪,听到有人叫自己哥哥,当即转身,并一脸警惕的望着朝自己奔过来的绝美少女!

见哥哥的状态貌似有些不对劲,在距离冰溪一米远的地方,冰娆停了下来,并不解的看着冰溪道:“哥哥,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冰娆大惊,她看到哥哥衣襟处有一块血液已经干涸,并且哥哥此时的模样也很狼狈!

“你是娆儿?”眨着眼睛,冰溪不敢确定道。

“我是啊!哥哥连我都不认识了?”冰娆不解道。

冰溪苦笑,不是不认识,而是他之前上过当了!

至于眼前这个,冰溪反复确认后,终于认定对方是他妹妹,下一秒,脸色有些苍白的冰溪,便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哥哥!”冰娆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起冰溪,并将一粒丹药塞进了他口中。

冰溪悠悠转醒,看到眼前熟悉的妹妹,笑着道:“娆儿,找到你真好!”

“哥哥,你先别说话,好好休息会儿!”看着略有些憔悴的哥哥,冰娆担心道。

冰溪点点头,他确实好累!

“嘿嘿,你遇到幻境了吧?”这时,冰璃上前,问道。

冰溪诧异的看着跟他说话的小奶娃,这孩子是谁?

“嗯,我在幻境中看到了假的娆儿和爷爷等人,结果…”冰溪很无奈。

也怪他掉以轻心,进来后,乍一见到亲人想都没想就迎了上去,结果,对方毫不犹豫的直接对他出手,他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假的!只是幻境。

“你运气不太好!或者可以说,是冰娆美人运气太好,基本上,进来这里的人首先都会遇到幻境控制,而如果能从幻境中脱困出来,在这里可以生存的时间就能久些,但如果出不来,将会困死在幻境中!”冰璃解释着。

“……”听冰璃说完,两人都想到了其他人的处境,并且更加担心了。可在这里,能遇到个人显然并不容易!

更主要的是,在遭遇了幻境之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也降到最低,因此想要找人也就更加困难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进来了,就应该有死的准备!”见冰娆、冰溪沉默了,冰璃安慰道。

两人无奈点头,不安之也不行啊!毕竟,这里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随后,冰娆拿出一枚血琉璃神果给哥哥。

冰溪盯着那枚漂亮的果子看了许久,才问:“娆儿,哪来的?这里还有水果吗?”

走了一路,他可是连朵花都没瞧见,想不到娆儿竟然找到水果了。

“有哒!就是我啊!”没等冰娆回答,冰璃就道。

“嗯?”冰溪脸上尽是问道。

“哥哥,给你介绍下,这小娃叫冰璃,是血琉璃果树,你现在手里拿的果子,就是他结的。”冰娆坏笑着问道。

果子是眼前小娃结的…

冰溪感觉自己有些凌乱,这小娃是棵果树?

一拍额头,他猛然反应过来,眼前小娃是只精灵啊!

一棵果树精?

感觉三观有些受冲激的冰溪,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着跟冰璃打招呼:“你好,冰璃,很高兴认识你!”

“哈哈!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你要有什么好吃的,可得想着我点啊!”冰璃羞涩的笑着道。

冰娆黑线,这个吃货!

冰溪则诧异不已,这小娃也是个吃货吗?

“快把我的果子吃下去吧!对你有好处的!”见冰溪傻傻的看着自己,冰璃催促道。

冰溪看了眼妹妹,见妹妹点头,才张开嘴,轻轻咬了一口漂亮的红色果子,顿时,他猛的感觉唇齿留香,一股庞大的灵力更是直冲入四肢百骸,差点令他措不及防。

快速将果子放进口中,冰溪随即闭目调息。

等他再次睁眼,便感觉浑身灵气充沛,原本有些萎靡的心神,也瞬间精神了。

站起身,冰溪笑着道:“娆儿,这果子可真是好东西!”

“那当然!”冰璃傲娇道。

冰娆可无奈了,亲,咱们谦虚点不行吗?

显然,冰璃压根不知道谦虚为何物。

对此,冰娆颇为无奈。

找到哥哥,冰娆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一些了,不过,没有找到自已这边所有人之前,她的心根本没办法完全放下。

知妹莫若兄,冰溪知道冰娆担心什么,调整好自己状态后,兄妹两人继续出发。

一连数日,两人没有再遇到一个大活人。

这样的事实,也令冰娆、冰溪的心情有些焦燥!

其实,迷天幻境很大,想要相遇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个时候,许多人仍然陷在幻境之中,根本挣脱不出。

幻境一般来说都是人内心深处最为渴望得到的一切,而幻境满足了人们的愿望,让他们无条件的甘愿沉迷其中。

面对幻境,除非拥有强大的意志力和定力,否则,只能越陷越深!

冰娆正是知晓幻境的凶险,才会更加担心众人的处境。

另一边,进入迷心幻境的沧陌染,在进入后就一直在寻找冰娆等人的下落。

找了数日,依然无所获的沧陌染,心情也有些烦躁起来。

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含笑而立,美得倾国倾城。

“媳妇?”熟悉的脸蛋,让沧陌染朝着女子跑了过去。

“老公,你来了!我等你很久了!”‘冰娆’满面娇羞,笑着道。

“总算找到你了。”沧陌染放心道。

“嗯,我好开心!”‘冰娆’看着沧陌染,眸中满是浓情蜜意。

随后,‘冰娆’拉着沧陌染,把他带到一间木屋。

此刻,木屋之中一片喜庆的红色,沧陌染诧异问:“这是?”

“老公,我们在这里结婚,好不好?”‘冰娆’期待的问。

“好是好,可是冰溪和钟伯都不在,如果我们就这样结婚了,他们不会放过我!”虽然有些激动,但沧陌染心中依然清明。

“管他们做什么?只要我们开心就好了!”‘冰娆’任性道。

“好吧!”沧陌染点头同意。

‘冰娆’见目的达成,脸上笑容又多了几分。

可就在她拉着沧陌染想行礼的时候,突然,沧陌染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刺进了‘冰娆’腹部!

‘冰娆’手捂住伤处,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伤心欲绝问:“老公,你为何要杀我?难道你变心了不成?”

“我没变心,因为你根本不是我家媳妇!”沧陌染幽深的紫眸寒光慑人,他讨厌被人耍着玩,尤其对方居然还敢利用娆儿来骗他,就更加罪不可恕了!

“不,我是啊!老公,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冰娆’强调着,绝美脸蛋上尽是不敢置信,她哪里露了破绽?

“我当然认出来了,可假的就是假的!”沧陌染意志坚定道。

“你为什么非得认定我是假的?”‘冰娆’很是不解,最开始的时候眼前男子明明上当了啊!

看出‘冰娆’想法,沧陌染冷笑,“如果你不是那么急着与我结婚,说不定我就上当了!”

“原来问题出现在这儿!”‘冰娆’恍然大悟,可她随后又道:“那不是你心里最想的吗?现在我满足了你,你怎么反倒…”

“因为你不是娆儿,我可没兴趣跟个虚幻的人结婚!”沧陌染解释着。

“是吗?可惜现在由不得你!”‘冰娆’翻脸,阴沉的笑声随之出现,紧接着,她朝着沧陌染扑了过去!

沧陌染迅速闪身,躲开了女子的攻击,然后急速出手,匕首再次刺向女子。

他的速度十分快,女子根本反应不及,便被刺中心口。

刺中后,沧陌染又猛地拔出匕首,并连刺数刀,最后,女子在沧陌染面前化为片片星光,消失于他眼前。

女子消失之后,木屋也随即消失不见。

见状,沧陌染恍然,如果不是他发现了端倪,恐怕就要深陷幻境之中了。

遭遇了幻境,沧陌染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危险等待着他,因此格外的小心谨慎起来。

三天后,他遇到了包子!

怕对方是假的,沧陌染好一阵试探,才确认,这是真包子!

包子也同样害怕对方是假的沧陌染,确认过后,他激动的热泪盈眶,呜呜…遇到亲人了,这里好可怕!

有了伴,包子心里底气大增。

两人一路结伴前行,之后的几天,一直没有遇到活人。

某天,两人正准备吃午饭,可刚准备好,食物就被抢了!

抢走他们食物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金黄色松鼠。

那只松鼠体型颇大,都快赶上一头豹子了。

从没见过这么大松鼠的包子,有些风中凌乱。

这里的小兽,很多都是娇小可爱的,乍然出现一只这么大的,他还有点不适应。

沧陌染则警惕的看着不远处吃着他们食物的松鼠,这只松鼠,实力很强!

双方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着,谁都没有先出手,而松鼠吃完了爪中的食物,便跳到了不远处一棵高大松树上,随后,手掌大的松子就被那只松鼠从松树上丢了出来。

松子如同雨点般,全都砸到了包子的头上,把包子砸的满头包,眼前直冒星星。

头昏目眩的包子很愤怒,这是包子不发威,把他当馒头了?

愤怒之下,包子放出了自己的银色巨蟒,银色巨蟒一现身,就立即将目标锁定到了那只松鼠身上,然后没用包子吩咐,就直接朝那只松鼠扑了过去。

松鼠一见,爪中的武器,松子丢得更凶了。

银色巨蟒虽然皮糙肉厚,但也被硕大的松子给砸的浑身上下都疼。

松鼠一见,高兴的手舞足蹈,并挑衅的看着包子,眸中还尽是对包子的鄙视。

“可恶!这只松鼠居然瞧不起我!”包子大怒,想都没想就朝着那棵松树跑了过去,然后开始爬树。

沧陌染见到这一幕,忍不住扶额,并暗道,娆儿身边怎么会有如此脱线的家伙?那只松鼠,分明只是无聊在玩!可包子居然认真了!

等包子好不容易爬到树上,松鼠却高高一跃,从松树上跳了下来,并骑到了银色巨蟒的背上。

“驾!驾!”松鼠兴奋的大声道。

包子怒了,这是他的兽!

银色巨蟒也怒了,丫的!爷不是你的坐骑!

“滚下去!”愤怒的银色巨蟒,满地打滚想把背上的松鼠甩下去,可松鼠偏偏滑溜到不行,努力了许久,松鼠依然坐在它背上。

银色巨蟒想哭,为啥这里的松鼠不怕蛇啊?

谁能告诉它?它堂堂九级灵兽,为毛会被一只松鼠欺负?

等松鼠玩够了,才自己从银色巨蟒身上跳下来,这个时候的银色巨蟒,险些被玩坏了。

很快,松鼠又将目标转到了沧陌染身上。

面对想打自己主意的松鼠,沧陌染浑身冷意骤升,幽暗的紫眸淡淡的瞥了眼看着他的松鼠,顿时,松鼠小心肝不由自主的颤了颤,这男人好可怕!

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跟这男人玩玩的时候,沧陌染一个大步上前,直接揪住了松鼠身上厚实的绒毛,强迫松鼠跟自己对视。

“你、你想干嘛?我可没招惹你啊!”哆嗦了下,松鼠小心翼翼问道。

“丫的!你招惹我了!”包子闻言,怒火冲天道。

松鼠傲娇的看了眼包子,实话实说:“你这么弱,不惹你惹谁啊!”

“我也弱吗?”银色巨蟒淡淡问。

“嗯,你这样的兽,峡谷深处有都是,我早就见怪不怪了!”松鼠很诚实,诚实到让包子和银色巨蟒都想抓着它揍一顿!

“给我们带路,我包你吃喝。”听着他们三个的对话,沧陌染突然道。

“真的?”松鼠顿时眼睛一亮。

沧陌染点头道:“我需要找人,只要你能帮我找到,吃喝都不是问题。”

“成交!”松鼠开心了,迷心幻境里的兽,难得能吃到人类食物,因此,有这样的好机会它自然不想放过。

更主要的是,它看眼前这男子还算顺眼,既如此,帮帮他又何妨?

在松鼠的帮助下,随后几天沧陌染还真找到了人。

可惜,找到的却不是他想找的人。

嫌弃的看着眼前的肖敬,沧陌染心里却在想,能在把他丢回到棕熊窝吗?因为他遇到肖敬的时候,肖敬正被两只熊追着。

肖敬看着沧陌染也格外郁闷,并诚实道:“别这样看着我,其实我也不想遇见你。”

“那好,咱们各走各路!”沧陌染求之不得,说完,拔腿就要走。

肖敬一看有些傻眼,不带这样干脆利落的好吗?

“等等!等等!”肖敬反应过来后,连忙拦住沧陌染道:“你看,既然都遇上了,哪能分开走啊!咱们还是一起吧!这样还能有个伴不是?”

“我有伴了!”一指包子,沧陌染继续嫌弃。

“……”那也别丢下我啊!

肖敬欲哭无泪,这家伙实在是太冷血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不想独自一人的肖敬,还是厚着脸皮跟了上去。

一个月后,沧陌染身边所找到的人一直在慢慢增多,但他却仍然没有找到娆儿。

对于这样的事实,沧陌染很忧桑,看着身边那些碍眼的家伙也越来越不顺眼。

如果可以,让他用这些人来换媳妇吧?

接收到沧陌染不善的目光,肖敬等人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

冰娆那边,在寻找良久之后,终于遇见了自家爷爷,在遇到爷爷的时候,他正和卫扬搭伴。

两人见到冰娆,都有些激动。特别是看到冰娆全身上下不染纤尘,在看看自己,跟个乞丐似的,两人心里都相当不是滋味。

同样是进入暗黑大峡谷,为啥待遇天差地别?

尤其认识了冰璃之后,两人更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一个多月下来,他们毛都没发现,还没少被这里的动物或植物追的四处乱窜,可看看小娆儿,就跟来渡假似的,这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不过,听到冰璃解惑说,白天追着他们跑的动物或植物,很多都只是幻像,而非真实的之后,两人更加郁闷了!

呜呜…好在冰娆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血琉璃神果尝鲜,才弥补了他们那千疮百孔的玻璃心。

但是,拿到血琉璃神果后,卫扬却被冰璃告知,他还不能吃的时候,他顿感整个世界都塌了!

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好吗?

眼巴巴的望着钟伯吃着香甜的血琉璃神果,卫扬有想死的感觉。

呜呜…为啥要这样对他?难道让他看着眼前水果,却不能吃?

既如此,干嘛要给他?

幽怨的看着冰娆,卫扬眼中满是忧桑。

“要还给我吗?”眨眨眼,冰娆笑着问。

“不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卫扬一听,赶忙将血琉璃神果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

这个时候,吃完果子的钟伯也开始调息。

片刻后,钟伯睁开眼睛,并大笑着道:“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

“那当然,不过,血琉璃神果灵尊以上也不能多吃,不然会爆体而亡,灵尊以下则完全不可食用,当然,闻闻味还是允许的!”冰璃坏笑道。

卫扬一听郁闷了,现在的他,只能闻味吗?

呜呜…这真是太残忍了。

感觉心情不美好,甚至在也不会爱了的卫扬,这时才痛恨,为嘛自己的实力这样低?

发誓出去后一定要努力修炼的他,定下目标后,整个人才恢复过来。

随后,四名成年人,一只小奶娃,以及众兽兽们继续出发。

同时,染陌染也在努力的搜索着冰娆等人的下落。

不知道找了多久,一天下午,当沧陌染从松鼠口中听到不远处发现了几个人,其中一位是女子后,当即精神大振!

女子?有可能是娆儿啊!

听到这个消息,沧陌染毫不犹豫的朝着目标跑了过去,肖敬等人在后面猛追。

等到了近前,沧陌染轻声试探的叫着:“媳妇?”

“沧陌染?”眨眨眼,冰娆也只是看着。

“媳妇!”听到冰娆叫自己的名字,沧陌染终于确定了,这就是自己那没良心的媳妇啊!

长臂一伸,将冰娆紧紧抱进怀中后,沧陌染有些哽咽:“媳妇,我找了你好久!”

“嗯,我也在找你们。”冰娆拍着沧陌染的肩膀,安抚着。

“娆儿?”这时,顺便被找到的肖敬等人,也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并问。

“你们居然在一起?”冰娆诧异,沧陌染找到的人,比她多了好多!而且,黑焰佣兵团的人,大部分都在了。

“我没想跟他们在一起,是被他们赖上的。”沧陌染一听,十分不给肖敬等人面子的道。

肖敬等人泪奔,好吧!沧陌染说的没错。

清点人数之后,冰娆发现还少了四个人。

其中无名、无端、齐亚枫以及连谨都没在!

不想媳妇太过担心他们,沧陌染干脆转移话题道:“媳妇,你想没想我?”

“……”冰娆看着沧陌染,有些黑线。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红果果的问这种问题,好吗?

肖敬等人对沧陌染的举动也极其鄙视,这样当众秀恩爱,这是要虐死单身狗的节奏啊?

偏偏,黑焰佣兵团里绝大部分都是单身狗!

面对单身狗们幽怨的眸光,沧陌染有些小得瑟,就是要虐死你们,就是要当着你们的面秀恩爱,免得有人打媳妇主意!

特别是某些人,一直在他高度防备的黑名单上!

媳妇是他滴!谁都休想抢走!

“媳妇,你想没想我?”见冰娆许久不回答,沧陌染又问了遍。

冰娆看沧陌染如此固执的想知道,抹了把额上冷汗后才诚实道,“想了!”

“我也想你!”沧陌染开心了。

无视一众单身狗,他抱起冰娆撒腿就跑。

冰娆有些纳闷,这是想带她去哪?

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些人,难道又要把他们丢下?

冰娆所想,也是肖敬等人心里想的,他们目视着沧陌染和冰娆的背影,心里极度郁闷。

不过,冰溪心里却相当淡定,因为他知道,沧陌染不可能带着妹妹私奔,一会儿两人就会回来了。

抱走冰娆的沧陌染,带着冰娆来到一条清澈的小溪旁,把冰娆放到溪边一块大青石上后,便神神秘秘的让冰娆闭上眼睛,冰娆听话照办,等再睁开,就看到沧陌染手中多了一束鲜花。

那鲜花花瓣共有七种颜色,花边为金色,花朵模样有些像玫瑰,但却比玫瑰大上许多,此时,花朵微微盛开,漂亮的令人眩目。

惊喜的冰娆,看着那束花问:“哪来的?”

“喜欢吗?”沧陌染不答反问。

“很喜欢。”冰娆点头道。

“那只松鼠带我找到的,据它说,这是迷心幻境里最美的花。”沧陌染将那束鲜花塞进冰娆手中后,又解释。

“我也有东西给你。”冰娆拿出一枚血琉璃神果。

“礼物?”沧陌染激动不已,收下后却没舍得吃。

“吃掉!”冰娆命令道。

“这是你送我的…”沧陌染有些委屈。

“是拿给你吃的。”冰娆抚额,十分无奈。

“好吧!”沧陌染妥协了,既然媳妇让他吃,他就吃吧!

将血琉璃神果吃下肚子,他才惊觉这果子真得吃掉才行,而果子中磅礴的灵气,已经让他顾不得许多。

沧陌染连忙坐下调息。

完毕后,沧陌染不禁开心笑着道:“看样子媳妇是得到机缘了!”

冰娆点点头,并道:“这是血琉璃神果,是我在幻境外围得到的。”

“我听那只松鼠说,幻境外围没有什么好东西,想有更大的机缘,必须进入峡谷深处,那里也异常危险。”沧陌染如实道。

“嗯,我也听冰璃说了,如果咱们的人找齐了,倒是可以进去瞧瞧,可现在无名他们还没找到…”冰娆有些纠结。

------题外话------

亲们七夕快乐!

另:果树名字改为血琉璃,小奶娃改名为冰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