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六章 说说,我怎么害你了?

沧陌染被这一出闹腾的心情很不美丽,这帮家伙突然冒出来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往他和媳妇身上泼脏水,真是叔能忍、婶不能忍!

不过,看出冰娆冒似对这些人另有想法,因此他只能忍气吞生!

心里极其火大的沧陌染一言不发的拉着冰娆在帐篷前面坐着,并暗自思考着该给对方一个怎样的教训。

敢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胆子到是不小!

幽暗的紫眸在陆神佣兵团众人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回到冰娆身上,委屈的看着她。

冰娆看他这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忍不住噗哧一笑,并正了正神色道:“还在生气?”

“你都不气吗?”沧陌染好奇问道。

“有你这个祸水在,这种女人少不了!如果我每一个都生气,早就气死了!所以,我不气。我更想知道陆艳为什么会来这里!”冰娆淡笑道。

“你的意思,她被人指使故意败坏我们的名声?”沧陌染冷静下来,猜测道。

“有没有人指使我不敢保证,但刚才陆艳在把她的护花使者拽回去的时候,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警告!那女人是故意来恶心我们的!当然,也不排除有打你主意的原因!”冰娆想了想,小声分析。

“这样啊!”沧陌染轻笑,一丝嗜血的寒意在幽暗的紫眸中一闪而逝。

不管那个叫陆艳的有什么目的,敢打他的主意只能有一个下场,就是死!

他绝不允许有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和娆儿面前,恶心着他们!

想着,沧陌染已经彻底冷静了。

周围众人也渐渐感觉气温回暖,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慢慢放下。

又过了会儿,众人才恢复了正常的相处。

吃过晚饭,留下守夜之人,众人各自回了帐篷。

深夜。

冰娆被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弄醒。

“紫冥,你做什么?”不情愿的睁眼,冰娆看到紫冥正拿自己的尾巴在骚她的痒,这让她有些无语。

“嘿嘿,小娆儿,外面正在上演激情大戏,想不想去看看?”紫冥坏笑着道。

“嗯?”冰娆猛的睁大眼睛,整个人都清醒了。

难道是?她睡着前让紫冥盯着陆艳来着。

紫冥见冰娆明白了,遂坏笑着点点头。

“走!”冰娆从被窝里爬起来,抱着自家的几只兽就往外走。

外面守夜的是火鸟团长和卫扬,看到这么晚了冰娆还出来都颇感诧异。

冰娆小声的对两人说了几句话,就见两人瞪大眼睛,并兴奋的站起身,兴致勃勃的去叫人起来看热闹。冰娆则亲自去叫了沧陌染和哥哥。

不大一会儿,众人就都被叫醒了!

知道有好戏可看,大家全都摩拳擦掌!

“媳妇,肯定会很精彩吗?”眨眨眼,沧陌染坏笑问。

“应该吧!紫冥说的不会有错!”冰娆自信满满道。

“冰娆小姐,人都齐了,咱们走吧!”火鸟团长清点完人数,便迫不急待的对冰娆道。

冰娆点头,带着众人往紫冥说的地方走了过去。

他们走的时候,动作很轻,但还是惊动了天下佣兵团的守夜佣兵。

天下佣兵团的佣兵还以为冰娆等人发现了暗夜大峡谷的入口,连忙蹑手蹑脚的叫醒天下佣兵团众人,并悄悄跟了上去。

冰娆等人的驻地,背山面海,而紫冥说的地点则在山的后面,众人转了个弯,来到一隐秘山洞洞口,就听到里面传出了阵阵娇吟。

“艳儿!艳儿!你好美!好性感!我真是爱死你了!”伴着粗喘和娇吟,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艳儿可是咱们陆神佣兵团的女神,能不美?”另一道男声传出来,显然也满是赞叹。

山洞外围观的众人听见,顿时震惊不已,怎么,还不止两个人吗?

我去!陆神佣兵团的大小姐可真是重口味啊!开放到这程度,你爸妈造吗?

“比起冰娆来,我如何?”娇声连连后,陆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冰娆怎么能跟小姐比?她绝对没有小姐这么厉害!”一人连忙道,心里却在想,冰娆美则美,可他们吃不到啊!不像陆大小姐,风骚得很,一天没有男人就受不了!

“真的?那沧陌染为什么不喜欢我?”陆艳有些愤怒,又似很痛苦的道。

“那是他没有眼光!”一人道。

“就是,他不喜欢小姐,我们喜欢就行了!”另一人补充。

“不行!别忘了我们的任务!”陆艳恶狠狠提醒。

“小姐,看这情况,那任务够呛完成了!沧陌染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如何破坏他和冰娆之间感情啊?”某男忍不住提醒。

“那也得想办法!而且,你们以为我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吗?沧陌染那样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得到,如果既能完成任务,又能得到沧陌染,这不是两全其美?”陆艳有些贪婪道。

“小姐若是得到了沧陌染,我们怎么办?小姐还会跟我们亲近吗?”一人担心道。

“放心,即便我得到了沧陌染,也不会不要你们的,那是个雏,工夫肯定不如你们,所以,我是离不开你们的!”陆艳很满意有男人为她吃醋,因此十分得意的笑着安抚。

“这就好!小姐,你说沧云皇帝为啥要如此算计自已的儿子?”另一人突然不解问道。

“这很简单啊!冰娆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那老皇帝瞧不上冰娆还不是正常!当然,他对我的承诺我也不完全信,但我有把握将沧陌染控制在手里!”陆艳自信满满道。

“嘿嘿!知道小姐是丹师,手段多多!”两男猥琐的笑声传遍了山洞,紧随而来的,又是接连不断的娇吟和粗喘声!

洞外,沧陌染的脸已经比锅底还黑,周身温度接连下降,堪比万年雪山,原本想进到山洞看热闹的佣兵们,全都吓得一动不敢动,呜呜…他们明明是来看活春宫的啊!怎么就听到这种秘密了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灭口啊?

小心肝乱颤的佣兵们,小脸煞白的看着如同来自于地狱般可怕的黑化沧陌染,又看了看脸色淡然的冰娆,心里忍不住想知道,接下来该做啥?

冰娆嘲讽一笑,沧云皇帝的手笔?

想破坏她和沧陌染之间的感情?

那老皇帝可真是无聊透顶?难道他就不能消停点?

之前,不停派使者到柳城找沧陌染,沧陌染不理不睬之后,他又想出这阴损的招数?

可惜,来的女人质量差了点!

就这种烂女人,居然也想染指沧陌染?

外表很平静的冰娆,心里早已怒火冲天!不是因为吃醋,而是为沧陌染感觉不值!

那究竟是个什么爹啊?怎么会这么欠揍呢?

如果沧云皇帝在冰娆面前,她肯定会狠狠揍那老东西一顿,那货绝对是不打不长记忆的主!

这时,砰的一声巨响,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冰娆抬头,看到并不算厚实的山洞,已经塌了。

原来,是愤怒无比的沧陌染一拳打在了山洞上,导致了洞口坍塌。

洞口塌陷后,里面的一切便尽入众人眼帘!

月光映照下,三具白花花的身体叠罗汉般的叠在了一起,正在进行着某种原始运动。

由于太过投入,三人并未意识到危险已经降临。

沧陌染眼底聚集着黑压压的怒火,手轻轻一扬,一道黑紫色的雷电瞬间便朝着三人飞去,打到那三人身上后,火光噼啪闪烁几下,三人顿时被雷打的外焦里嫩,浑身漆黑冒烟!

一股烤焦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众人傻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那三个狗男女被烧焦了吗?死没?

疑惑中,焦黑的三人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尼玛!哪来的雷啊!居然正好打在他们三个身上,真是痛死了!

正想破口大骂的三人,抬头才发现无数双眼睛正惊诧的看着他们!

“啊!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儿?”陆艳的惊叫声随之响起,正想找东西遮掩身体,却发现不远处的衣服都已经被雷打成了粉末!

衣不遮体的陆艳,有些惊慌失措,被发现了,怎么办?怎么办?

她可是陆神佣兵团身份高贵的大小姐啊!被人撞见了这种事,以后她还怎么在佣兵界混啊?

而且,正对着她的沧陌染,脸色黑的简直太吓人了!周身散发的寒气更是能冻死人!

陆艳小脸煞白,小心肝情不自禁的狂颤!

见到沧陌染,她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这下子,沧陌染肯定不会要她了!

任务完不成就罢了,她的名声啊!也全都毁了!

陆艳害怕之余,心里更多的则是愤恨!

明明她掩饰的很好,为什么会被发现?

“冰娆,都是你害我的!”急中生智,陆艳想把事情推到冰娆身上,自己充当受害者!

“说说,我怎么害你了?”冰娆笑眯眯道,也不急着催陆艳三人穿上衣服,反正他们三个现在身体都是黑的,穿不穿也看不出来啥。

“你、你给我们下了药!不然,我们怎么会这样?”陆艳哽咽着,控诉道。

“没错,你给咱们下了药!你这女人真是好狠毒啊!”见陆艳这样说,两男立即配合道。

“就你们这*的状态,还需要别人下药?”冰娆嘲讽笑着。

在场的众佣兵们也都忍不住笑出声来,陆艳三人是把他们都当傻瓜了吧?刚刚三个人的那些话他们可全都听见了,如果真是被下了药,迫不得已才做了这种事,神智肯定是不清醒的,可这三位,哪里像?

“你肯定给我们下药了!”陆艳一直强调着,死咬着不松口。

冰娆可无奈了。

招招手,一只紫色迷你蝎子爬到了她的手心,那蝎子钳子里举着一块比它身体大了两倍的透明晶石!

“小娆儿,全都录下来了!”举着手中晶石,紫衡坏笑道。

冰娆点头,当着陆艳的面开始播放里面的内容。

从三人鬼鬼崇崇离开驻地开始,一直到他们在山洞里打野战,全都毫无遗漏的播放了出来,其中也包括三人的对话!

播放完,陆艳三人全都面如死灰,如丧考妣!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被人下了药,神智还能如此清醒!难道说,我给你们下的是假药吗?”冰娆似笑非笑的看着陆艳三人,讽刺道。

“哈哈!”众佣兵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陆艳则有些恼羞成怒了,并吼道:“冰娆,你别太得意了!就算你知道了我的目的又如何?沧云皇帝不认可你,你就不能嫁给沧陌染!”

“谁说的?我的媳妇不需要那老东西认可,只要我愿意就行!”听了陆艳的话,沧陌染寒气逼人的冷声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有哪里比不上冰娆?”陆艳妒火中烧,嫉妒的都快要发疯了!

沧陌染怎么可以为冰娆做到如此程度?不需要沧云皇帝的认可,这得是有多么强大的自信啊!

“哪里都比不上!你根本就不应该妄想跟娆儿比!”沧陌染俊美的脸上尽是不屑道。

“是这样的吗?不!我不甘心!我可是陆神佣兵团的大小姐!还是身份尊贵的丹师!你不能这样对我!”陆艳受不了的道。

“陆神佣兵团大小姐?丹师?”沧陌染淡淡道,并看向人群:“陆神佣兵团里有人要认领她吗?”

闻言,冰娆这边的人都转头向后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陆神佣兵团的人也跟了过来,但此刻他们脸色明显都不太好,唾弃的看了眼陆艳三人,陆神佣兵团的人都嫌恶的转身走掉了。

“瞧,没有人愿意认领你们!”沧陌染有些遗憾道。

“嘿嘿!陆小姐,你们三个别叠在一起了,快去承认错误吧!另外,也别忘了付给我们封口费!”火鸟团长,坏笑着提醒道。

陆艳脸色青了又黑,并怒火中烧的朝压在身上的人吼着:“快起来,别跟尸体似的压着我!”

“小姐,我起不来了!”陆艳身上压着的人,有些着急道。

“什么意思?”陆艳一听也急了。

“连、连一起了!”那人纠结道。

“什么?”陆艳失声尖叫,怎么会这样!

不信邪的陆艳努力想爬起来,但却怎么也摆脱不掉身上身下的两个人,试了几次之后,她不得不相信,他们三个真的是成了连体婴,连在一起分不开了!

啊啊啊!陆艳抓狂,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哈哈!陆小姐,既然你们三个谁都离不开谁,正好可以一起生活了!”暴龙团长眨眨眼,欢快的提醒着。

陆艳好想死!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个情况?

这个样子,她还能正常生活吗?

“陆小姐,需要我们帮忙把你们弄出山洞吗?”风行团长善良道,眸中却笑意满满。

一直以来,天下和陆神这两大王级佣兵团都高高在上,现在好了,出了陆艳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他到想看看陆神以后还有何面目在佣兵界混!

解恨!真解恨!

陆艳咬牙切齿的看着风行团长低吼:“不需要!”

心念一转,一把匕首出现在陆艳手上,只见陆艳唰唰的前后一比划,连在一起的三人当即分开了!

“啊!”一分开,两道刺耳的尖叫声就响了起来,两名男子的命根子与身体完全分离,他们也痛苦的倒地了地上。

众佣兵们见状大惊失色!

好狠!这女人真是太狠了!

好歹也是有过露水姻缘的情人,咋就能下得去手呢?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

佣兵团胆战心惊的看着陆艳仍在滴血的匕首,下意识的拢紧了双腿!

冰娆则忍不住鼓掌:“这办法不错!只是可怜了你这两个小情人了。”

“哼!能为我牺牲,他们应该感觉到荣幸!”陆艳不以为然道,仿佛她做的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小事似的。

冰娆笑笑,对两个几欲昏厥的男子道:“听见了吧!你们应该感觉到荣幸!”

说完,她拉着沧陌染和哥哥转身离开。

好戏看完了,也该回去睡觉了!

见冰娆都走了,众佣兵们也纷纷离开。

今晚的戏虽然精彩,但也够血腥的,尤其是对男人而言,那简直…

直到天蒙蒙亮,被刺激到的众佣兵都没能睡个好觉。

而陆艳,则没事人似的,从山洞回来后就大摇大摆的钻进帐篷休息了!

“喂,那女人怎么这样啊?”继续守夜的火鸟团长,小心肝乱颤的捅了捅卫扬,问道。

“林子大了,啥鸟没有!”卫扬不以为然道。

“对了,冰娆小姐想咋收拾她?”火鸟团长又问,他真心觉得,陆艳这祸害最好还是不要活在世上,不然,对男人来说实在太危险了!

“还用收拾?她不是已经名声尽毁了吗?”卫扬眨巴着眼睛,一派纯良道。

“呃!我觉得还是杀了她比较好!”火鸟团长小心翼翼道。

“我支持你,你去吧!”拍了拍火鸟团长肩膀,卫扬鼓励道。

火鸟团长:“……”

不带这样的好吗?他要是敢杀,早杀了!

不过,他到没想到陆神佣兵团居然如此淡定,之前不是很生气的模样吗?怎么一转眼,仿佛忘了这事似的?

火鸟团长有些不放心了!

陆神佣兵团出了这样的丑事,会放过他们这些目击者?他咋那么不信呢?

“别想太多,既来之、则安之!”看出火鸟团长有些不淡定,卫扬安慰着。

我去,他安得了吗?

有陆神在,他真是觉都睡不安稳!

可冰娆、沧陌染却睡得很好。

虽然知道了陆艳是受沧云皇帝指使才来纠缠的,但山高皇帝远,以后有都是机会收拾那老皇帝。现在陆艳暴出丑闻,成了一招废棋,自然没办法在使坏,也不会有人相信陆艳的话了!

对这一结果,冰娆很满意。

天亮后,冰娆等人美美的吃了顿丰盛的早餐,可陆神佣兵团驻地却阴云密布!

陆神佣兵团团长,名为陆廷,原本是个相当霸道又狂妄的中年男子!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在众佣兵面前抬不起头来!

陆艳可以说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不仅因为那个女儿嘴甜,更因为那个女儿是名丹师。丹师在佣兵团的作用相当大,所以陆艳在佣兵团的地位也相当高!

可那女儿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好色!并以柔弱做为自己好色的保护伞!

基本上,佣兵团中但凡有点姿色的佣兵,都和她有些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这些事,陆廷不是不知道,但因着对这个女儿的宠爱,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没想到,就因为他的放纵,昨天晚上却出事了!

如果这事只是陆神佣兵团内部知晓,到也没什么,毕竟,陆神的佣兵也不会把这事往外说,可偏偏此事让六大A级佣兵团以及死对头天下逮个正着,这下子,掩饰都掩饰不了了!

整整一天,陆廷没敢出帐篷,他怕看到天下那老魂淡嘲笑的目光!

“父亲,我可以进来吗?”就在陆廷无比忧愁的时候,陆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滚!我现在不想看见你!”陆廷没好气的吼着。

陆艳没理会,直接掀开帐篷走了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你还有脸回来?”陆廷没好气道。

“我是被人设计了!”陆艳强调。

“你当我傻?你们有没有被人设计我会看不出来?”陆廷火大道。

“事已至此,你就是在气也于事无补啊!”陆艳低垂着头,小声道。

“你还有脸说!”陆廷劈头盖脸的对陆艳就是一顿耳光!

陆艳被打得眼冒金星,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但她知道,她得忍!得让老头子把怒火发泄出来,不然,老头子绝不会原谅她!

等到打累了,陆廷才停了手,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怒瞪着陆艳道:“没用的东西,就不能小心谨慎点,非得让那么多人发现?”

“是我大意了!”陆艳认错态度很好。

“还不快去想办法补救?难道等我给你擦屁股吗?我告诉你陆艳,这事若是传出去,你休怪我不认父女亲情!”陆廷警告道。

“父亲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这事传出去的!”陆艳保证。

“唉!你说你,干嘛要接沧云皇帝的任务来找沧陌染和冰娆麻烦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父子向来不和,你帮着沧云皇帝做事,沧陌染能放过你?你挑拨他们之间感情,冰娆能放过你?”训完陆艳,陆廷又忍不住叹气道。

陆艳低头不吱声。

她接受沧云皇帝的任务,当然是因为沧陌染。

那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哪个女人不想拥有?而沧云皇帝给她的好处就是,事成之后,可以给她个侧妃的位置,如此诱人的条件,她能不动心吗?

但动心归动心,能完成这个任务的难度却太高!

原本,她还自信满满的觉得,只要是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对她怜香惜玉,可在真正接触到沧陌染后,她才发现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沧陌染那个冷漠的男人,完全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

至少,对她是如此!

可想想沧陌染对冰娆的态度,她这心里又不平衡起来!

不可否认,冰娆确实比她漂亮许多,可她自认别的方面比冰娆强,为啥沧陌染就是不肯多看她一眼呢?

这样的事实,令陆艳异常郁闷。

从陆廷的帐篷出来后,顶着众人指指点点的有色眸光,她厚着脸皮去了冰娆等人的驻地。

远远看到陆艳走过来,火鸟团长就开始烦躁上了。

“我说这小贱人咋这么不要脸?咋还好意思过来啊?”火鸟团长火大吼道。

他的声音不可谓不大,正走过来的陆艳都听到了,但她还是朝着冰娆的方向走来。

冰娆也没阻止她不许过来,因为,冰娆想知道这女人又想搞出什么花样!郁闷的等待暗黑大峡谷入口开启的时间段,有这样一个乐子也是蛮不错滴!

“对不起!”陆艳刚到冰娆面前,就连忙道歉。

冰娆似笑非笑,“陆小姐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吗?”

“昨天我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请原谅,我都是为了完成任务!”陆艳知道瞒不住对方了,因此表现的特别诚恳。

冰娆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

“这次,我们陆神佣兵团会来这儿,除了想进暗黑大峡谷,另外也是接受了沧云皇帝的任务。沧云皇帝让我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并向我保证,如果我能完成任务,就让我做十七皇子的侧妃!我因为仰慕十七皇子已久,就一时糊涂的答应了下来!对不起,给你们造成了困扰!”陆艳漂亮的脸蛋上尽是愧疚之色,美眸中还有泪花涌动,她的话,也诚意十足,听上去她已经完全投城了似的。

但,冰娆等人也只不过是听听,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反应。

见状,陆艳有些纳闷了。

她说得如此诚恳,把老底都交待了,冰娆咋还能如此淡漠呢?

正常来说,冰娆不是应该感动的把知错能改的自己当成知心姐妹吗?可为什么,对方的反应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冰娆还是不肯相信她的话吗?

“冰小姐,你不相信我说的吗?我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知道任务完不成了,已经放弃了,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原谅我,我、我想和你成为朋友!”想了想,陆艳又故意示弱道。

冰娆定定的看着陆艳,还是不说话。

但她那清澈到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美眸,却让陆艳紧张的小心肝乱颤,冰娆到底什么意思啊?

良久,冰娆才淡淡一笑道:“陆小姐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当然!我觉得我们很合得来!”陆艳非常肯定道。

“我怎么不觉得呢?”冰娆哑然失笑,陆艳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挺高的!

“冰小姐,为什么不肯给我们一个成为朋友的机会呢?”陆艳有些伤心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是一路人!”冰娆实话实说道,在她心里,厌恶死眼前这女人了,怎么可能会想跟她成为朋友?

而且,若不是想给自己找点乐子,她都懒得搭理这女人!

“冰小姐…”陆艳有些抓狂了,眼前这女人怎么如此油盐不进?她都说到这份上了,换成别人是不是应该给她个台阶下?

显然,冰娆根本没准备台阶。

为了不惹得冰娆反感,陆艳说了一会儿,就自觉的转身回去了。

她走后,火鸟团长大嗓门的问:“这小贱人搞什么鬼啊?她想和冰娆小姐做朋友?鬼才信啊!”

冰娆笑笑,只当这是一个小花絮!

隔天,陆艳又来墨迹了!

冰娆态度依然如此!

陆艳自然不肯死心,并一连数日都来纠缠。

最后,把冰娆缠的都忍无可忍了!

一天、两天,她还有心思逗弄着陆艳玩玩,可天天来,甚至天天说着同样的话,用同样可怜到好像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似的表情看着你,谁受得了啊?

知晓主人的心思,青云当仁不让的派小弟将陆艳送了回去,并且慎重警告陆神佣兵团团长,不许陆艳在来纠缠,不然后果自负!

陆廷看着略有些狼狈的女儿,冷笑道:“怎么样,你的计策不管用吧?还说什么让冰娆接受你,和你做朋友,那可能吗?”

陆廷放在心里没说的是,只怕人家一看到你,就会想起那晚你的丑事,没恶心死就不错了,还跟你做朋友?

“父亲真以为我想和冰娆做朋友吗?”陆艳嗤笑道。

“不然呢?”陆廷问。

“那只不过是我接近她的借口罢了!我的目的是让他们掉以轻心,不在防备我,现在,我成功了!”陆艳略带得意道。

“那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陆廷看着陆艳自信的表情,忍不住问。

“下毒!我要弄死他们!”陆艳眸光狠戾道。

“你、你要杀人灭口?”陆廷大惊,这个女儿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这个陆神佣兵团团长都没敢那样想,这死丫头居然敢?

原本,陆廷是想给对方点封口费,免得陆艳的丑事传得人尽皆知,后来陆艳说此事交给她来摆平,他出于相信女儿的目的就没在过问,可没想到,陆艳竟然是想要下毒将对方全都灭了!

这也太狠了点?

“父亲可是觉得我狠毒?”陆艳了然问道。

陆廷没吱声。

“和我的名声比起来,狠毒又算得了什么?”陆艳自言自语道,她不想自己的丑事曝光,而这个世上,只有死人不会说话,因此,她只能下狠手了!

当天晚上,吃过了晚饭,冰娆等人就感觉胃部阵阵绞痛,小脸也煞白。

“我浑身好疼!这是怎么了?”火鸟团长痛苦的咬牙道,并疼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我们应该是中毒了!”冰娆冷静道。

“什么?”众佣兵大惊失色,全都吓到不行。

天下佣兵团驻地离他们不远,听了冰娆的话,也害怕起来。因为他们的症状和冰娆等人差不多。

可他们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中毒?

突然,一天下佣兵团的佣兵发现不远处的陆神佣兵团佣兵啥事没有,遂大声质问:“你们怎么没中毒?毒是你们下的?”

陆神佣兵团佣兵愣了愣,正想问你们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可突然,他们却听到陆艳嚣张的狂笑起来。

众人的目光,都被陆艳的笑声吸引。

陆艳得意不已,并大声道:“毒是我下的!”

“陆艳,你好狠毒,居然对我们下毒!”天下佣兵团佣兵们一听,当即大怒道。

“谁让你们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如果不除掉你们,本小姐我的名声岂不毁了!”陆艳理所当然道。

“怕我们说出你的丑事,你完全可以给我们封口费,为何还要对我们下毒手?”冰娆闭了下眼睛,才一脸失望道。

“哼!给你们钱,多浪费!更主要的是,只有死人,才不会乱说话!”陆艳狂笑着道。

“陆艳,你这个蛇蝎女人,我要杀了你!”闻言,一名天下佣兵愤怒爬起来,举着刀就朝陆艳跑去,可没跑两步他便趔趄着倒下,还喷了好几口血!

“自身都难保,还想杀我?真是自不量力!”陆艳冷笑着,从那名佣兵身上踩过,朝着冰娆走去。

“冰娆,你还得意的起来吗?”蹲在冰娆面前,看着不远处横七竖八倒着的佣兵,陆艳冷笑着问。

“让我想想!”冰娆淡定自若道。

陆艳讨厌看到冰娆这副泰山崩于前,依然面不改色的模样,遂恶狠狠提醒着:“还要想想?你马上就要去地狱了,时间可不多了!”

“来得及。”冰娆回了个倾城笑容。

“你可真淡定!而且,这笑容太讨厌了,你说,我要是划花了你的脸,在送去你地狱如何?”陆艳突然拿出一把匕首,在冰娆面前比划着问道。

“好主意。”冰娆赞同点头,随后又问:“这匕首是割掉你那两个小情人命根子的那把吗?”

“不错!”陆艳咬牙,正是那把,冰娆可真该死,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提这事!看来她要杀人灭口的想法果然是正确的!

“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换一把呗?这把我嫌脏!”冰娆淡淡问道。

“死人没资格挑三捡四的!”陆艳火了。

“我觉得,正因为要死了,你才应该满足我的愿望啊!”冰娆眨眨眼,无辜道。

“做梦!”陆艳没得商量道,然后又得意的看着冰娆说:“冰娆,你就带着遗憾死去吧!你的钱,你的男人我都会帮你用着的!”

冰娆有些无语,并一脸认真道:“可是我不想死,更不想把我的钱,我的男人留给你!所以,我决定好好活着!免得给别的女人机会花着我的钱,睡着我的男人,还要虐待我的娃!”

“哈哈!你没机会活着了!”听完冰娆的话,陆艳得意笑着。

冰娆则淡淡的看着陆艳,听着她猖狂的狞笑。

面朝下趴着的火鸟团长等人,听着两人对话,肩膀不停的抖动,好似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随后,陆艳又将目光转到了俊美如天人的沧陌染身上。

“沧陌染,染哥哥!你不是不许我这样叫吗?以后,我要天天这样叫你!”陆艳报复似的说道。

“你没有机会了。”沧陌染冷笑道。

“是吗?别告诉我,你想随冰娆一起去死啊!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你注定只能属于我!”陆艳自信满满。

“是吗?我拭目以待!”沧陌染深紫眼眸中幽光闪烁,眼底蕴藏着无限的杀意及愤怒的风暴,这女人,该死!

陆艳却不以为意,然后她又来到了冰溪身边。

看着冰溪,陆艳也相当满意。

冰娆身边,极品的男人可真多啊!

“啧啧!我真舍不得辣手摧花杀掉你们这些极品美男,要不,我把你们都收进我的后宫?以后,你们就属于我了!你们都将成为我陆艳的禁脔!”陆艳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了!

说完,她便伸手想去摸冰溪的绝美脸蛋,冰溪一脸厌恶的将脸一偏,陆艳手扑了个空。

“哟,还挺有性格!”陆艳笑了,并提醒:“你现在就是我毡板上的肉,还敢反抗我?”

“滚远点,别来恶心我!”冰溪冷声道。

“你敢这样跟我说话?难道你忘了,现在你们的小命都掌握在我的手里吗?”陆艳警告道。

“娆儿,别玩了,哥哥忍无可忍了!”受不了的冰溪,直接对冰娆道。

知道哥哥和沧陌染都被恶心到了,冰娆只能不在伪装下去,并且站起身,笑眯眯的看着陆艳道:“陆小姐,死的是谁真不好说!”

“你、你没中毒?”陆艳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要知道,她对自己的毒相当有信心,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你那点毒就想毒倒我?你未免自信到得意忘形了吧?”冰娆无语道。

“你为什么没有中毒?”陆艳不解道。

“因为我体内含的毒,比你下的毒多了!”冰娆诚实道。

“我不信!”陆艳失控大叫着,随即又想到冰娆只有一个人,难道还能翻出她的手掌心吗?

“冰娆,就算你没中我的毒,也逃不掉的!我们这么多人,杀你一个绰绰有余了!”陆艳随即提醒。

“谁说我只有一个人?”冰娆笑了。

陆艳不明所以,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冰娆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站了起来,顿时,她完全傻眼了!

这、这怎么可能?全都没有中毒吗?

“想把我当禁脔?嗯?”沧陌染邪魅笑着,幽深的紫眸中闪过几簇愤怒的火焰,这次,哪怕媳妇还没玩够,他也要咔嚓掉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