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四章 无耻的柳家主

“……”两人听见沧陌染这样说,立即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并连忙解释:“表哥,我们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管你们什么意思,现在请两位立即离开这里!另外,我说过了,不许叫我表哥,否则,休怪我无情!”沧陌染寒着一张俊脸,不带任何感情道。

赫连月和沐天雪闻言伤心极了,想她们为了沧陌染大打出手,又不辞辛劳的来到柳城守株待兔,为嘛就捂不热眼前男子冰冷的心呢?

看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绝美男子对她们不假辞色,两人感觉天都要塌了似的!

冰娆!肯定是冰娆让表哥这样说的!

想着,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叫道:“冰娆!该死的,你给我们出来!”

“谁在我家大吼大叫的?真是太没有规矩了!”冰娆闲庭信步的从餐厅走出来,看着赫连月和沐天雪,淡淡道。

“冰娆!你怎么能让表哥如此待我们?”沐天雪和赫连月火大吼道。

“把两们两个丢出去!”冰娆懒得和她们废话,直接道。

说完,就有兽为她服务。

只见紫衡一钳子拎起一个,往墙外一抛,沐天雪和赫连月立即尖叫着,飞出了院子!

做完这一切,紫衡还鄙视的看了眼沧陌染,淡淡道:“连两个女人都摆不平,真是够没用的!”

“……”沧陌染郁闷了,是他摆不平吗?是他压根不想碰到那两个女人一根汗毛好不?

不行,他得改变这种劣势。

沧陌染思考着,决定调点人手过来,可不能让娆儿的兽兽鄙视他!

两天后,两名黑衣冷俊的年轻男子找上门!

看到这两名年轻男子,冰娆微微诧异了下,后又听沧陌染介绍,这两人是他在无煞殿收的属下,个子高的那个叫无名,另一个叫无端!

无名、无端两人都有着灵皇的实力,但这两人看上去明显要比一般的灵皇强上许多,满身黑暗嗜血的气息,一看就是手染鲜血之人!

不用说,这两人正是无煞殿培养出来的死士!

虽然冰娆不知道沧陌染是如何收服他们的,但想必不容易!

两人对冰娆也异常好奇,盯着她打量了许久,才忍不住暗暗思考,眼前女子看上去很弱,莫非主人喜欢的是她那张绝美脸蛋?

两人一直以为,这世上不会有比主人更美的人了,可今天见了冰娆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无煞殿出来的人,对自己主人都极其忠诚,因此他们虽然觉得冰娆看上去有些柔弱,但既然是主人喜欢的人,那自然也是他们要保护的!

可当得知主人把他们调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挡桃花后,两人都有些风中凌乱!

他们可是死士兼职杀手啊!

见过用死士和杀手挡桃花的吗?那岂不是大材小用?

无名、无端幽怨的看着沧陌染,主人,求放过!

沧陌染丝毫不为所动,并确定了两人的工作任务,对此,两人极其无奈,只能认命了!

两人正式上岗的第二天,沐天雪和赫连月便又找上门来。

这次,无论那两个女人如何的叫嚣,沧陌染都拒不出面,无名、无端则冷着一张俊脸,直接拎着沐天雪、赫连月的衣领就往外丢!

两人像垃圾似的被丢出去后,愤怒不已的吼着:“你们是什么人?有种的报上名来!”

“无名!”

“无端!”

两人听着都快要被气死了,赫连月更是恼羞成怒道:“没名字你还有脸出来混?两个奴才而已,居然也敢这样对我们?”

“啪!”两人看傻子般,看了眼赫连月和沐天雪,然后当着两人的面猛地关上了大门!

都说了他们叫无名、无端,那两个花痴脑残女居然听不懂!真是蠢货!

这一幕,自然被冰娆等人看在眼里,他们顿时笑得肚子都疼了!

随后几天,不死心的沐天雪、赫连月每天来报到,两人也一如既往的将其丢出去。

就这样持续了大半个月,冰娆对无名、无端下了最后通碟!

不管用什么办法,不要让那两个女人每天上门!

虽然天天有好戏可看,但时间久了,在热闹的戏也会看腻!

无名、无端秒懂,当沐天雪、赫连月又来报到的时候,两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们狠揍了一顿,丢到了街上!

同时,沧陌染也给沐云皇室及赫连家族发去了警告!

警告说,如果沐天雪、赫连月继续纠缠,那就等着给她们收尸吧!

这无异于挑衅的警告,让两家大为恼火!

但他们也怕沧陌染真的做出杀掉两人的举动,连忙派人将狼狈不堪的两人接回了家。

日子暂时清静了!

某天,沧陌染兴致勃勃的对冰娆道:“媳妇,我准备了份礼物送给你!”

冰娆挑眉,有礼物?

“跟我来!”沧陌染拉着冰娆出了院子,不巧却遇到了冰溪。

“你要带我妹妹去哪?”看出沧陌染想带妹妹出去,身为大舅子的冰溪,立即警惕道。

想了想,沧陌染看着冰溪道:“你也一起来吧!”

冰溪诧异,并好奇的跟了上去。

坐上沧陌染的飞行兽,一只九级蓝雕,他们来到了一坐城市上空。

“这是哪?”冰娆不解问道。

“刘城。媳妇,我一直在调查当年的事情,当年追杀你们的那些人,共有三部分,一部分是胡里派去的人,另外的人则是冰家和刘家派的。而这刘城的主人,正是刘家人!”沧陌染解释。

“刘家?我和哥哥并没有得罪什么刘家人?他们为什么要派人杀我们?”冰娆不解问道。

当年的事,虽然她也想查清楚,但却一直没有什么线索和实质证据,想不到沧陌染居然查到了,可见,这事沧陌染一直记在心里,冰娆不禁有些小感动。

“冰玲的母亲,是刘家人!”沧陌染如实道。

“这么说,是冰玲母亲的主意?”眯了眯美眸,冰娆懂了!

“媳妇,咱们今天就先拿刘家开刀吧?”沧陌染提议!

冰娆点点头,杀鸡儆猴她最喜欢了!

冰溪虽然一直抿唇不语,可他心里也是赞同的。

随即,三人悄然进城。

等到了深夜,冰娆、冰溪、沧陌染便潜进刘家。

三名愤怒的杀神,进入刘家后,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霎时,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三人直接击杀刘家人,兽兽们则守在刘家祖宅之外,务必确保没有刘家人逃出。

见到族人惨死,刘家家主双目欲裂,并怒瞪着冰娆三人:“你们,为什么要杀我们刘家人?”

对于冰娆三人,他根本不认识,因此他压根想不起来自己有得罪过他们!

“冤有头、债有主!今天,就是你为十年前的事还债的时候!”冰娆淡笑道。

“十年前?”刘家家主脑筋急转,十年前他…

“你、你是冰娆?”看着眼前绝美少女,刘家家主恍然大悟道。

“看样子想起来了!既如此,那就受死吧!”冰娆冷声道。

“等等!等等!”见冰娆如此,刘家家主连忙叫停,并诚恳商量道:“当年的事,我也是受人指使,我也不想的!现在,我愿意补偿你们,你们能不能给我刘家一条活路?”

“你说呢?”冰娆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家家主。

刘家家主垂眸,眼前这少女怎么如此不好说话?

“媳妇,别和他废话了,动手吧!”沧陌染有些不耐烦道。

冰娆点头,三人当即出手,刘家人又死伤无数。

刘家家主见状心这个疼!

看着族人一个个死去,可冰娆三人却没有对他出手,他就知道,对方就是要让他亲眼目睹族人惨死,让他倍受心灵折磨!

啊啊啊!刘家家主双目充血,愤怒异常的他,挥舞着手中的刀朝冰娆砍了过去,冰娆及时回身,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扑通一声,刘家家主撞到了墙上,并砰的一声掉落到地,然后喷出了几口老血!

冰娆,可真狠啊!

感觉到肋骨断裂的咔咔声,刘家家主面如死灰!

刘家,完了啊!

啊啊啊!受不了这个刺激的刘家家主,登时昏厥了过去!

片刻。

刘家族人消灭殆尽!

最后一个咔嚓掉刘家家主后,三人便趁夜离开了刘城。

隔天,刘家家主的尸体出现在了冰家祖宅大门口,刘家被灭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

冰家祖宅大厅。

一中年美妇哭得稀里哗啦,脸上的妆都花了,并边哭边嚷着:“公公,您可要为儿媳娘家报仇啊!呜呜…我刘家人死的好惨啊!”

冰家家主烦燥的在大厅踱来踱去,儿媳的哭嚎声又不断在耳边响起,这让他心里异常的烦闷!

“别哭了!还不是你当年做的好事留下了尾巴!”冰家家主火大吼道。

中年美妇被吓得顿时收了声,并委屈的含泪看着冰家家主。

冰家家主很头大,这事不用说,他就知道肯定是冰娆搞出来的。

冰娆,这是在给他下马威啊!

可偏偏,他拿冰娆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从上次谜心炼阵五族联盟后,他们五族便大受打击。

更主要的是,自家灵尊都有消息传回,说是赫连家族背叛了他们,可赫连家族明明也受到了冰娆兽兽的攻击,甚至还…

冰家、徐家、钟家、范家一时都搞不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并且,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

想了想,冰家家主给另外三家家主发了邀请。

四家家主凑到一起,便密谋起来。

没有叫上赫连家的人,足以证明四家都对赫连家族起了疑心,也证明冰娆的挑拨离间起了作用。

四家都认为,现在显然不是除掉冰娆的大好时机,再者,前阵子四家都损失了不少灵尊,他们也不愿意轻易出手了!

另外,他们也收到消息,沧云国十七皇子,目前正在冰娆身边,如此,四家更不会轻易出手,毕竟,若是伤到沧云皇子,沧云国势必不会善罢干休!

商量一番,四家决定养精蓄锐、静观其变!但他们也担心冰娆会主动找他们的麻烦,因此便郑重警告族人,最近都必须夹着尾巴做人,惹谁也不能去招惹冰娆!

就这样,冰娆的生活暂时消停了下来。

没有人打扰,冰娆等人便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佣兵团上。

半年之后,黑焰佣兵团连跳两级,晋级为A级佣兵团!

对此,卫扬表示羡慕嫉妒恨!

冰娆等人所在的黑焰佣兵团,大概是目前六大A级佣兵团中人数最少的一个了!但他们实力却是最强的!

晋级为A级佣兵团,佣兵工会都是需要全大陆发公告庆祝的,当然,佣兵工会也会特意为黑焰佣兵团举行晋级仪式!

一时间,各大佣兵工会云集柳城,柳城也瞬间热闹起来。

当柳家家主知道冰娆兄妹的黑焰佣兵团晋级为A级佣兵团,心思不禁又活跃起来。

柳家背后支持的霸王佣兵团,曾经为B级佣兵团,本来很有希望晋为A级,但在正副团长都死翘翘后,顿时成了一盘散沙,这样的事实,令柳家家主相当头大!

要知道,佣兵团如果经营好了,利润可是非常大的,又可以帮他们做一些自己不方便去做的事情,因此,他对佣兵团一直相当看重!

可惜在霸王的正副团长死翘翘后,哪怕他派了柳家人去管理霸王佣兵团,一时也难以收拢住那些佣兵的心,更是有不少佣兵趁机离开了霸王佣兵团,如此,霸王佣兵团也就成了一个废棋。

但现在,有了冰娆、冰溪的黑焰佣兵团,柳家家主便觉得这简直就是上天送给柳家的大馅饼,他相信,有了柳家的扶持,黑焰佣兵团完全可以晋级为王级佣兵团,那样,他们柳家在佣兵这一块,就可以同赫连家族平起平坐了!

想到这些,柳家家主顿时激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有了新想法的柳家家主立即登门!

打着为冰娆兄妹的黑焰佣兵团庆祝的旗号,柳家家主得以登堂入室!

得知柳家主想开个宴会为黑焰佣兵团庆祝,冰娆有些诧异。

近一段时间,柳家家主虽然不常来,但每次来必定和颜悦色,极尽讨好,这让冰娆感觉相当的不适应。

对此,她也不得不防。

思考了会儿,冰娆想拒绝。柳家家主看出了冰娆的心思,连忙道:“娆儿,我知道以前柳家有很多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们也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希望能与你们冰释前嫌,你总不会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柳家吧?”

冰娆有些黑线,眼前这老头居然叫她娆儿?他们有那么熟吗?不过,只是个称呼而已,冰娆也不是太在乎,但听他这样说,冰娆也更加警惕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老头究竟在搞什么鬼?

对柳家家主极度不信任的冰娆,见对方都这样说了,自然不能不给面子。

点头同意后,柳家家主心情愉悦的离开。

“娆儿,这老家伙搞什么鬼?”柳家家主离开后,冰溪忍不住问。

“不知道,但愿他没搞鬼!”冰娆因着奶奶,并不愿意和柳家撕破脸,但如果柳家不懂得见好就收,那可就怪不得她了!

“搞鬼也没事,有我在,不会让他欺负到媳妇!”边上坐着,深情凝视着自家媳妇的沧陌染,保证道。

十年前,他太小,护不住媳妇,可现在,他已经长大了!敢欺负媳妇的,就是同他作对!而跟他作对的,坟头的草都已经有半人高了!

“最喜欢欺负娆儿的,正是你家的人。”冰溪对沧陌染的话嗤之以鼻,并淡淡提醒。

沧陌染闻言有些忧桑,有一个专门给自己拖后腿的大舅子,这感觉真心不好!不过,大舅子说的也没错,事实正是如此!

唉!沧陌染叹气,事实上,这十年来,他除了在无煞殿接受残酷嗜血的训练外,也在积蓄自己的力量,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保护媳妇,但现在看来,他的势力距离自己的要求还差的远呢!

他该怎么办?

把欺负娆儿的都咔嚓掉?

正想着,无名来汇报:“主人,沧云皇帝派使者来了!”

沧陌染挑眉,脸上有些不耐,那老头又想干嘛?

“请他进来吧!”见沧陌染没吱声,冰娆淡笑着开口道。

“是!”无名点头,不一会儿,进来一个矮个子老头。

“老奴参见殿下!”老头一进来,连忙给沧陌染恭敬行礼。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沧陌染没耐心道,他时间宝贵,不想浪费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老头听着沧陌染粗鲁的话,心里极度郁闷。

他深知,十七皇子对陛下的人一向没好脸色,可这装装样子都不愿意,也未免太那个了!

调整了下心情,老头直截了当道:“陛下思念殿下,请殿下速回!”

“思念我?你当我是小孩子,那么好哄骗?那老家伙,身边只要有女人就够了,还会思念我?”沧陌染俊美的脸蛋上尽是不信,说的话也直接到噎的矮个子老头差点吐血。

殿下啊!你是有多讨厌陛下啊!那可是你亲爹,你要不要如此不给面子?

沧陌染还真不愿意给面子,十年前,那老东西对娆儿、冰溪做出那样的事后,他就不想给那人面子了,甚至,如果那老家伙不是他亲爹,他恐怕早就替娆儿和冰溪报仇了,可对方偏偏是,他也没狠毒到要弑父!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其不理不睬!完全无视!

紧接着,矮个子老头就被轰了出去。

其后几天,隔三岔五就有沧云使者上门打扰,可惜,他们连沧陌染的面都没见着…

与此同时,佣兵工作为黑焰佣兵团举行的晋级仪式也正式开始了。

仪式这天,冰娆等人早早就来到了佣兵工会的宴会大厅,各大小佣兵工会的代表也悉数出席。

仪式很简单,第一步是对黑焰佣兵团的简单介绍,第二步则是晋阶仪式,由佣兵总会会长亲自为黑焰佣兵团现有成员重新佩戴A级佣兵团徽章,最后则是庆祝晚宴。

当仪式开始,众佣兵团知道黑焰佣兵团不到一年时间就晋级为A级佣兵团后,都相当震惊!

这黑焰的实力得有多强,才能短时间内完成这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另外五大A级佣兵团也对黑焰佣兵团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看到黑焰佣兵团居然连二十个人都没有,他们这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了!

而且,黑焰佣兵团中,目前只有三位灵皇,七位灵王,余下的都为灵师以下,这样的实力阵容,也令在场的佣兵团相当蛋疼!

这么点人,这样的实力,咋就能在短短时间晋级A级佣兵团呢?这还让人活不?相较之下,他们是有多差劲啊?

晚宴的时候,就有佣兵开始找茬了。

名义上是想试试黑焰佣兵团的实力,因此,他们提出了要向黑焰佣兵团的人挑战!

首先被选中的是包子。

只见包子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但实际上,他心里高兴坏了。

嘿嘿,自从收了那条银色巨蟒,这还是他第一次有机会战斗呢!

战斗地点,是佣兵工会的一处训练场。

训练场里设有擂台,两人的战斗将在擂台上进行。

挑战者,为一名四十岁左右的彪形大汉,来自于A级的火鸟佣兵团,对方身材高大,包子和他一比,立马成了小矮人。

不过,包子根本不怕,上来就亮出了自己的银色巨蟒。

巨蟒的威压,霎时将对方震慑住了,就连观战者,都有些心惊胆战!

这肯定是一条高阶灵兽!

在场的,除了灵尊,别人根本看不出这条银色巨蟒的真正实力,与包子对战的大汉,心里有些发苦,他这运气太不好了,怎么就挑了个有高阶灵兽的呢?

其实,不仅他郁闷,在场的灵尊更郁闷。

丫的!他们都没有九级灵兽,一个小小的灵师居然有?

心里都要酸死的众灵尊,看向包子的眸光都有些不善!

这时,火鸟佣兵团团长出声道:“言昌,下来吧!你不是这小子的对手!”

名为言昌的大汉很郁闷,但团长都这样说了,他只能照办!

随后,暴龙佣兵团一年轻男子,又向詹峰发起挑战。

按这年轻男子的想法,他就不信,你们全都有高级灵兽。

上了擂台,詹峰的灵兽一现身,暴龙佣兵团的团长便立即叫停!

众灵尊见此都忍不住在心里骂上了!

尼玛!又是一只九级灵兽!

你们究竟还有多少九级灵兽啊?

在场的几位灵尊,内心狂吼,被刺激的几近崩溃。

由此,他们看向冰娆、冰溪的目光,也显得有些幽怨了。

团员都有九级灵兽,这两位自然不可能没有啊!

冰娆看出对方想法,淡淡一笑,心里暗道,九级灵兽,那只是标配啊!

半年时间,她已经给所有人都配备了九级灵兽,主要目的就是防着那五大家族的反扑,毕竟,她不可能时刻守在众人身边,如果他们实力强了,安全性也会更强!

现在,九级灵兽一亮相,在也没有佣兵团敢小瞧黑焰佣兵团,更不会怀疑黑焰佣兵团的实力了!

见证了黑焰佣兵团的实力,另外五个A级佣兵团团长用眸光交流了下,才小声对冰娆、冰溪道:“有个任务,你们要不要加入?”

冰娆、冰溪对视了下,才问:“什么任务?”

“听说过暗黑大峡谷吗?”火鸟团长问。

冰娆眨眨眼,诚实道:“没有!”

火鸟团长:“……”

“暗黑大峡谷位于虚妄之海北方,是一处相当神秘之地,据说里面宝藏丰富,是佣兵者的宝地,但是,那里只有一处入口,并且常年变化不断,因此,进入很难!”静默了下,火鸟团长解释。

“既然进不去,你们说这有什么用?”冰娆不解问道,路口都找不到,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那也得去碰碰运气啊!若是能进去,咱们可就发达了!”暴龙团长一脸期待的问道。

“你们想去?”眨眨眼,冰娆问。

“我们每年都会结伴前往,所以想问问你们黑焰佣兵团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碰碰运气?”火鸟团长如实道。

“怕有危险吗?”听明白后,冰娆问。

“是啊!据说那里危险重重,咱们结伴的话,安全性会高很多!”暴龙团长也诚实道。

“可我们佣兵团人太少了,你们怎么不去找天下和陆神一起?”冰娆笑着问。

“他们去了,还有我们什么事啊?”火鸟团长气哼哼道,那两大王级佣兵团,向来都霸道,如果真和他们一起任务,那他们就成给对方打工的了,基本上得不到什么好处,正因为此,除非迫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和两大王级佣兵团联手的!

“就是,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暴龙团长期待问道。

“我们需要回去商量下。”冰娆想了想道。

“那好,你们先回去商量,我们会在柳城住几天,你们商量好告诉我们。”火鸟团长道。

冰娆点头。

回了家,将五大佣兵团的想法跟众人一说,众人立即有了不同意见。

包子等人想去。

詹奎、苗林和廖远则有些不赞同。

作为天下佣兵团曾经的一员,他们很清楚暗黑大峡谷有多么危险,那里,凶险的名声不在魔鬼森林之下,甚至比魔鬼森林还要神秘莫测!而且,百多年来,几乎都没有人能进入到暗黑大峡谷!

听到詹奎说到的暗黑大峡谷各种出名的险状,冰娆反倒有兴趣了。

柳妖精见状,和钟伯对视一眼,才道:“娆儿,暗黑大峡谷的事你还是先放放,等解决了柳家给你们开的庆祝宴在说吧!”

“柳家来人了?”冰娆眨眨眼,问道。

“来了,柳家的宴会定在了明天。”柳妖精提醒道。

冰娆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尔后,回了住处,她还在想着暗黑大峡谷的事。

紫冥见状,淡淡道:“想去就去呗!有本座在,这一界肯定护得了你们!要知道,本座可比你那未婚夫用处大多了!”

听着紫冥不动声色的给沧陌染上眼药,冰娆有些黑线。

可怜的沧陌染,如果知道自己这么不受欢迎,八成会哭死!

紫冥则略带得意的笑着。

隔天。

宴会开始前,柳家就派人来接冰娆等人了。

柳家为表诚意,宴会规则相当大。不过,这在冰娆看来,宴会就是为了吃!

低头不停吃东西的冰娆,无视了一直往他们这边飘来的视线,沧陌染同样无视,并不停的给自家媳妇挟喜欢吃的东西。

柳家家主见状极其无奈。

他特意安排了家族小辈在冰娆、沧陌染等人面前露脸,可惜,人家看都不看一眼。

清咳了几嗓子,柳家家主慎重道:“今天这宴会,就是为了庆祝黑焰佣兵团晋级A级佣兵团开的,娆儿、冰溪,你们要不要说两句?”

冰娆摆手,她在吃东西,没时间。

无奈,只能冰溪做为代表站起来。

“谢谢柳家主盛情,同时祝柳家主心想事成!”说完,冰溪又坐下了。

听着冰溪简短的话语,柳家主有些蛋疼了!

这也太敷衍了吧?

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柳家家主还是笑眯眯道:“借你吉言,希望老夫真能心想事成!对了,咱们都这么熟了,你们兄妹就不要叫我柳家主了,直接叫我柳伯伯可好?”

面对柳家主的套近乎,轮到冰娆、冰溪蛋疼了!

这位,能不这样吗?

他们真心希望,柳家这老头能向以前那样对他们,如此,他们就可以直接无视对方了。可现在对方摆明了想与你亲近,这还真不太好办!

其实,以他们对柳家主这个人的了解,这货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主!如此献殷勤,他们真不知道对方图的是什么?

一直警惕着的冰娆、冰溪,等宴会结束之后,就被柳家主热情的请进了书房,同去的还有沧陌染。

走到哪里,沧陌染都是不能被无视的存在,因此柳家主对他相当客气。

进了书房,落坐后,柳家家主就开始东拉西扯,先将冰娆兄妹夸奖了一通,然后,他才表示,黑焰佣兵团人数有点少,柳家有不少族人愿意为之做份贡献,不知道冰娆兄妹意下如何?

冰娆、冰溪秒懂,这位是打上黑焰佣兵团的主意了。

先安排族人进入黑焰佣兵团,然后以人数上的优势霸占黑焰佣兵团吗?

冷笑着,冰娆回道:“黑焰佣兵团现在人数正好,没有扩员的想法!”

一听这话,柳家主当即不赞同道:“娆儿,你的想法是不对滴!黑焰佣兵团已经是A级佣兵团了,那么在人员上必须与其地位相符,因此,这人员必须得多些才能显示出黑焰的地位!这样吧!先凑够五百人,然后才慢慢发展!”

“柳家主,黑焰佣兵团貌似属于哥哥,你这样为我们当家作主,不太好吧?”闻言,冰娆淡淡提醒。

“这叫什么话?你们兄妹已经是我柳家人了,我关心你们有什么不对?”柳家家主厚着脸皮道。

“多谢关心。”冰娆无语道,对于柳家家主的不要脸,她有了更深层次的体会。

“谢就不必了!毕竟咱们是一家人,我对你们关心那都是应该的。另外,你们两个年纪太小,在黑焰佣兵团里只怕难以服众,因此,我决定,派两名家族长老进到黑焰佣兵团当副团长,协助你们管理。”柳家家主继续道,还一副不用感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表情看着冰娆三人。

冰娆有些想吐了,这位真亏他说得出口,这是明目张胆想侵占他们的财产啊!

顿时,冰娆三人谁都不吱声了。

柳家主以为此事板上钉钉,算成了!

叫进来两名柳家长老后,柳家家主又对冰娆道:“就是这两位长老,以后他们就是黑焰佣兵团副团长了!你们尽管把事情交给他们,他们会替你们管理好黑焰佣兵团的!”

“你的意思,以后我们可以当甩手掌柜?”冰娆一脸期待的问。

“当然!你们啥都不需要管了,都交给他们就行!”柳家家主确认道,同时心里得意不已。

哼!几个没长大的小娃子,怎么可能算计过他?这不,黑焰佣兵团轻轻松松到手了!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眨眨眼,冰娆问。

“身为柳家人,你们没资格不同意!”柳家家主态度有些强硬了。

“可我们不是柳家人啊!”冰娆提醒着。

“谁说不是?你们认了我姑姑当奶奶,就是柳家人了!身为柳家人,自当捍卫家族的权益,所以,你们就把黑焰佣兵团交给咱们柳家人管理就好,当然,冰溪还是团长!这是不会改变的!”柳家家主自认善良道。

“这样啊?请问,身为柳家人有什么好处?”冰娆继续问。

“你们享受着柳家所带来的尊荣,还想要好处?”柳家家主不可思议道。

“尊荣?你的意思,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冰娆确认道。

“身为柳家人,这就是最大的好处!当然,念在你们对家族有所贡献,我允许你们享受家族旁系的所有待遇!”柳家家主颇为大方道。

“谢谢哟!”冰娆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能说,眼前这老头够自恋的吗?

“对了,我们得罪了五大家族,柳家能给摆平吗?”接着,冰娆一脸纯良的又问。

柳家主一噎,心里暗骂,尼玛!他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看着冰娆,柳家家主心思急转的在心中权衡着利弊,五大家族联手虽然很可怕,但如果他先把黑焰佣兵团弄到手,然后再将冰娆、冰溪逐出家族呢?如此,他们柳家自然不会得罪了五大家族。

打定主意,柳家家主遂淡定自若道:“这事无需你们操心,我会想办法!不过,想我帮忙摆平五大家族,我可就不能仅仅是派两名长老去管理黑焰佣兵团了!”

他的意思,冰娆清楚,不就是想让他们先把黑焰佣兵团交出去吗?

哼!做什么白日梦呢?

倾城一笑,冰娆认真道:“我可以做主将黑焰佣兵团送给柳家,但前提条件是,柳家必须帮我灭掉五大家族!否则,免谈!”

“你!”柳家家主气得险些吐血,冰娆这话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不想把黑焰佣兵团送给柳家!

让柳家灭掉五大家族,那不是强人所难吗?

他要有那实力,早就称霸整个流云大陆了!

看出冰娆故意找借口,实际根本不想给,柳家家主气得浑身直哆嗦,并不在和颜悦色的吼着:“冰娆,你别不识好歹!我看上黑焰佣兵团你应该感到荣幸,有我们柳家给黑焰佣兵团撑腰,谁敢轻视黑焰佣兵团?识相的,就快点把黑焰佣兵团上交给柳家!”

暴露出真实目的,又被冰娆气得够呛的柳家主,终于不在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了!

冰娆似笑非笑,“柳家主,你早就应该这样了,瞧你之前装得多辛苦啊!我都替你感觉到累得慌!好了!这才是真正的你嘛!”

“你还真是够无耻的。”冰溪也鄙视道。

“何止无耻啊!简直就是臭不要脸!我还没见过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如此大言不惭的呢?柳家主,你是想用权势来欺负我媳妇吗?”沧陌染冷笑着问。

柳家家主一惊,他居然把沧陌染给忘记了。该死的,他冲动了!让冰娆一激,他就原形毕露了!这可怎么办?还来得及补救不?

“我也想跟你们好说好商量,可你们非要强人所难啊!”脑筋急转,柳家家主一脸无奈道。

“你口中的强人所难,是指娆儿让你先除掉五大家族吗?”冰溪笑眯眯问。

“正是!五大家族是那么好对付的?”柳家主为难道。

“五大家族不好对付,我们就好对付?”冰溪有些无语道。

“你们是柳家一员,为柳家做贡献是应该的!怎么可以要挟家族!”柳家家主理所当然道。

“柳家主,我们可没承认是柳家一员,一切都是你的臆想罢了!”冰娆笑着提醒。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柳家家主有些火大。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成为柳家人就意味着要被剥削,你可千万别接受我们,我们受不起!”冰娆冷笑道。

“是啊!媳妇是我的人,柳家是想同我争吗?”轻挑剑眉,沧陌染脸上尽是不悦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