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三章 美人,好久不见!

声先到人还未到。

而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吸引,就连皇帝、皇后心里都咯噔一下,这是?

赫连月也不禁期盼起来,这是谁?她的仰慕者吗?肯定是的!

冰娆对这最关键一票的持有人其实也蛮好奇的,到不是她多想成为百花宴的花后,只是她觉得这人挺会选时间!

来的刚刚好!

稍后,一高大身影缓缓走进宴会厅。

众人先听到了脚步听,然后就看到了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视线慢慢往上移,霎时,众人全都惊艳不已。

来者,是名男子!

是一名绝代风华的男子。

倾国倾城的绝美脸蛋,浓眉长睫下是一双琉璃般耀眼深遂的暗紫双眸,高挺的鼻子,一双诱人薄唇此时紧抿着,脸上表情淡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身材高大挺拔,玉树临风。

气质丰神俊朗,高贵不凡,仿若君临天下的人间帝王,又有如尚未出鞘的宝剑,深稳而内敛!

沧陌染!

冰娆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出色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男子,正是自己那便宜未婚夫,只是,十年后的沧陌染同她记忆中的有些不同了。

记忆中,沧陌染是个可爱傲娇又护短的黑心小正太。

可此时的沧陌染,可爱傲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冷冽淡漠!

当然,十年未见,沧陌染肯定不可能一点不改变,但他这改变的也未免太多了点,除了气质上冷冽无双,居然连眼睛颜色都变了…

不知道沧陌染为何会来这儿,冰娆决定静观奇变!

冰溪也认出了沧陌染,对于沧陌染,他的内心是极其复杂的。

而赫连月一见到这突然出现的高贵神秘男子,当即芳心大乱!眼睛更是紧紧盯着男子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脸蛋,根本移不开视线!

这男子怎么可以如此漂亮?

身为女子,赫连月觉得她都有些自惭形秽了!

但是!那又如何?

这男人是她的!

必须是她的!

这正是她心目中最佳丈夫的模板!

她要他!

虽然还不知道眼前正缓缓走来的惊才绝艳的高贵男子是谁,但赫连月肯定,这男子出身绝对不凡,毕竟,他身上的王者之气就不是普通人家男子所能具备的!

这样的男子,只能属于她!

赫连月暗暗发誓,不管用任何办法,她一定要得到这男人,要成为他的女人!

跟赫连月一样发花痴的女人不在少数。而且冰玲同样认出了沧陌染。

看到沧陌染,冰玲就知道他肯定是为了冰娆那小贱人来的!霎时,她心里这酸水挡都挡不住的开始翻腾,凭什么冰娆能拥有这样一个出色的未婚夫?

凭什么?

冰玲嫉妒简直快要发疯了,如果不是顾虑到场合,她不定做出什么事来。

沐天雪一见到沧陌染,便兴奋的如小鸟儿般朝他奔了过去,嘴里还激动的嚷着:“表哥,你来了!”

说着的同时,沐天雪就想上前去挽沧陌染的胳膊,沧陌染眉头都没皱,直接掌风一扫,沐天雪被甩了出去。

狼狈的跌倒在地后,沐天雪不敢置信的委屈的看着沧陌染,美眸泪光盈盈:“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是谁?”沧陌染俊美无敌的脸蛋上总算有了点反应,但说出来的话却是相当伤人!

人家都叫你表哥了,你还问人家是谁?

你到底是有多无视对方啊?

“我是你表妹,天雪啊!”沐天雪伤心欲绝道,看着沧陌染的表情,好像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似的。

“不认识!”沧陌染声音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众人听到沧陌染这样说,心里真是极度无语。

都说了表妹啊!怎么还不认识?

不过,对于沧陌染的表现,在场的女子却觉得相当解恨。

表妹又如何?

就算关系比她们亲近,可人家不认识你啊!

沐天雪的吃瘪,让在场众女看向沧陌染的眸光愈发火热。

既然是沐云公主的表哥,那这身份肯定不一般啊!

确认了眼前男子跟沐云有着密切关系,赫连月更加满意,她的眼光果然独到,就知道这男子出身不凡!

“冰溪,这男子居然比你还要漂亮,我今天算开了眼界了!”一直打酱油的肖敬,看了会儿热闹,才小声的对冰溪道。

瞧瞧这满场的女人,除了小娆儿,一个个的都花痴了!

冰溪瞥了眼肖敬,没搭理他!

他是男人!又不需要靠美色!

这时,沐云皇帝看着沧陌染,和颜悦色的开口,“染儿,你那一票要投给冰娆小姐还是赫连小姐?”

沧陌染转头往冰娆方向看了眼,然后又用余光淡淡扫了眼赫连月,顿时,看得赫连月小心肝乱颤,绝美的脸蛋上悄悄染上了两朵红云。

“冰娆!”沧陌染声音果断有力。

赫连月一听,当即怒声质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有哪里比不上她!”

赫连月绝对不能接受心仪男子如此对待自己!她可是赫连家族大小姐啊!论身份、论实力,哪个不在冰娆之上?可她凭什么要输给冰娆?

这不公平!对她不公平!

特别伤她自尊的,对方还是自己看上的男人,这就让赫连月更加的不能接受。

尤其看到冰娆一副对此理所当然的表情,赫连月就更加的恼羞成怒了!

“冰娆!你个狐狸精,为什么要勾引我的男人!”赫连月有些失去理智,并不顾形象的当众吼着。

冰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位,明明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好不?啥时就成你男人了?

但赫连月可不那样想,她觉得,她看上了那就是她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冰玲看到赫连月出糗,心里虽然很爽,但她更不愿意看到冰娆好过,因此,拉过赫连月,她笑着问:“月姐姐,你还不知道他是谁吧?”

“是谁?”听冰玲的语气好像认识此人,赫连月连接忙问道。

“沧云国的十七皇子,沧陌染!”冰玲如实道。

沧云皇子?!

心上人的这个身份,赫连月相当满意!

等等!

沧云皇子,那不也是她的表哥吗?

没想到自己和心上人还有这样的关系,赫连月当即兴奋了!

调整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赫连月无限娇羞的看着沧陌染,柔声道:“表哥,你好,我是赫连月!”

沐天雪见赫连月也管沧陌染叫上表哥,心里顿时妒火中烧!

表哥是她的!谁都不许抢!

“赫连月,你要不要脸?这是我表哥,不是你的!”沐天雪忍无可忍道。

“我奶奶可是沧云大长公主,所以我叫他表哥也没错啊!”赫连月淡笑着,理所当然道。

“不许叫!我不许你叫!”沐天雪吼着,美丽的小脸蛋都气得通红。

“你不许?你凭什么不许?你以为自己是谁?”赫连月嘲讽道。

沐天雪让赫连月给气得恼羞成怒了,想都没想就朝着赫连月扑了上去,刹那间,两名身份高贵的女子就不顾形象的扭打在一起!

看到两个平日里自恃身份的漂亮女子展开了撕逼大战,大部分人都看得津津有味。

冰娆则倍感无奈,这个祸水啊!

刚一露面,就惹得两个女人为他打架!

偏偏沧陌染还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沐云皇帝见状,脸算是彻底黑了!

沐天雪的所作所为真是丢尽了皇家的脸!

“来人!把她们给我拉开!”沐云皇帝黑着脸大声道。

如果是正常的战斗,打也就打了,可这两个女人在干嘛?互相扭打,揪头发、撕衣服,连挠带踹的,这算什么事啊?

这就是所谓的名门贵女?

皇帝都替她们脸红!

话说,你们是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了?

至于这样吗?

内侍上前,根本拉不开架!

沐云皇帝简直被气得半死!

冰玲还唯恐天下不乱的添乱道:“你们两个打什么啊?就为了一个表哥的称呼吗?如果你们知道十七皇子有未婚妻,是不是还要把他未婚妻杀了呢?”

“你说什么?未婚妻?谁?”赫连月总算恢复了点理智,而冰玲的话也提醒了她,是啊!她打什么啊?天啊!形象!她那端庄高贵的形象!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赫连月怒瞪着冰玲,示意她快说。

沐天雪也猛的反应过来,并怒指冰娆吼道:“冰娆,你根本配不上表哥!识相的就自己滚蛋!”

“呵呵,看样子天雪公主知道了。月姐姐,十七皇子的未婚妻,正是冰娆啊!”冰玲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赫连月更是羞怒交加,冰娆!又是冰娆!

冰娆为何如此阴魂不散?

赫连月从没有如这一刻般,恨不得冰娆去死!

当然,冰玲的话也给众人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特别是肖敬,看着冰娆的眸光简直伤心欲绝!

呜呜…小娆儿为何会是那名妖孽男的未婚妻?这是真的吗?

肖敬心碎了!

冰娆则十分淡定,看了眼冰玲,才道:“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怎么,害怕了?”冰玲冷笑着,心里极其舒爽!

“笑话,我有什么好怕的?”冰娆不解了,冰玲这脑回路怎么长的啊?

“冰娆,你根本配不上他!”因冰玲的话而相当震惊的赫连月,这时才想起来对冰娆吼道。

“难道你能配上?”冰娆淡笑着反问。

“当然!”赫连月肯定道。

“你倒是蛮自信的!”说话间,冰娆站起身,走到目不转睛看着她的沧陌染面前,调戏般用一根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挑起沧陌染的下巴道:“美人,好久不见了!”

沧陌染反手将冰娆抱满怀,心情有些激动。

媳妇!没忘了他!

太好了!

从进到宴会厅,沧陌染眼中根本就没有别人了。

天地间,一对出色的壁人相拥而立,出色的容貌,相近的气质,都让外人感觉他们中间根本插不进第三者。

偏偏第三者尚不自知,并努力的想要往里闯!

见冰娆调戏沧陌染,沧陌染不但没拒绝,还抓住了冰娆的手,在场女子心里这个嫉妒啊!

不过,最受不了的当属沐天雪和赫连月。

“该死的!冰娆,你放开他!”沐天雪和赫连月不约而同命令道,并同时向两人扑去!

没等到近前,一道掌风就将两人直接扇飞,扑通一声,两人从半空坠落,砸碎了两张桌子。

狼狈又不甘心的两人气红了眼眶,并含泪看向沧陌眼,不敢置信问:“表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

“我不认识你们,别套近乎!”沧陌染冷声道,打扰了他和媳妇相聚的,都是坏蛋!都应该要消灭!

“噗哧!”冰娆闻言忍不住笑了,倾城的笑容,晃花了沧陌染的眼睛,也让他的心如小鹿乱撞狂跳不停。

沐天雪和赫连月则被沧陌染的话打击得想吐血了,她们都叫表哥了啊?为什么还说不认识她们?

冰玲冷眼旁观,心里不屑腹腓,愚蠢的女人!有冰娆在,沧陌染心里根本就不会有别人!这样的事实,十年前她就知道了,现在,依然如此!

正因为这样,她才没有像沐天雪和赫连月那般冲动的上前套近乎,更主要的是,她相信,总有一天沧陌染会属于她!

就先让你们几个去争吧!

她就是那个得利的渔翁!

打定主意,冰玲反而愈发淡定自若,事不关已般当起了旁观者。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沐云太上皇,满脸不悦的开口道:“染儿,你怎么可以因为一个外人,如此对待你的天雪表妹?”

“外人?”沧陌染眨眨眼,问:“你又是谁?”

“……”太上皇被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熊孩子,真是太能气人了!

“我是你外公!”太上皇深吸几口气,提醒道。

“没印象!”沧陌染实话实说道。

太上皇脸黑了,没印象?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气出心脏病了,正想发做,皇帝拦住了他道:“父皇,息怒,染儿曾经受过伤,你不是不知道!”

“他受了伤是不假,可为什么咱们这些亲人他谁都记不住,偏偏能记住那个该死的女人?”太上皇咬牙切齿道。

“选择性的!”皇帝无奈道,而他们则是被选择忘掉的那个。

“该死的!”太上皇更怒了,偏偏他拿沧陌染又没辙,毕竟是他最疼爱女儿留下的孩子,他舍不得骂!

可对冰娆,他完全没有那个顾忌了!

想了想,他直截了当对冰娆道:“冰娆,我不会同意你们的婚事,如果你识趣,主动解除了婚约,不然,后果自负!”

“这是在威胁我?”冰娆眨眨眼,笑着问道。

“父皇!”沐云皇帝不赞同的看了眼太上皇,然后又对冰娆解释道:“冰娆,你不要误会,父皇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觉得,你和染儿不太合适,并不是想要威胁你。”

“合不合适我说的算!外人无权插手!”沧陌染冷声道。

闻言,太上皇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沐云皇帝则知道沧陌染会这样说,除了叹气外,他真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的票投给冰娆,快些宣布花后结果,别浪费时间!”随后,沧陌染又催促着。

皇帝可无奈了。

现在的沧陌染,比之十多年前,更加的无法无天!

十年前,沧陌染至少还会给他这个当舅舅的点面子,但现在,在沧陌染心中他都是陌生人了,面子?做梦去吧!

“咳咳!我宣布这一届百花宴的花后为,冰娆!”清了清嗓子,皇帝大声道。

花后,是有桂冠的。

当内侍将水晶花冠拿给冰娆,沧陌染亲自为她戴上,并惊艳道:“好美!”

他家媳妇,永远都是最美的!

冰娆无奈的看着沧陌染,这家伙怎么也变得花痴了?

“媳妇,咱们离开这儿吧!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接着,沧陌染又催促着。

听到心上人管冰娆叫媳妇,沐天雪和赫连月心都碎了!

然后,没等冰娆点头同意,沧陌染就把冰娆给拐跑了。

看着相携离开的两人,冰溪脸黑了!

肖脸的心又碎一次了。

小娆儿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这是把他们都抛弃了啊!

“今年的百花宴,到此结束!”感觉到郁闷的皇帝,当即宣布。

就这样,一年一度的百花宴结束了。

由于百花宴在流云大陆上颇有影响力,因此每年百花宴的花后,都会被众人视为流云大陆第一美人,而今年的花后是冰娆。

通过百花宴,冰娆也成功取代了赫连月,成为了流云大陆上的第一美人!

面对这样的结果,赫连月很愤怒,当然,她更恨的,则是冰娆抢了她心仪的男人!

这比失去第一美人的盛名,更令她无法忍受!

百花宴结束后,冰娆、沧陌染就直接回了别院。

刚进到院中,就见冰煊从房间跑了出来。

“爸爸,你终于来了!”冰煊激动道。

“嗯,我来了,你干的不错!”沧陌染摸着冰煊的头,夸奖道。

“必须啊!有我看着麻麻,谁敢抢?”冰煊有些得瑟道。

冰娆看着这一大一小互动,眯了眯眼睛问“爸爸?”

“嘿嘿,麻麻!他就是我爸爸!”冰煊点头确认。

“这是你和谁生的娃儿?”听到这话,冰娆有些不是滋味的问道,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反正有些不舒服就是了。

“……”沧陌染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娃儿,不是他生的!

“麻麻,我是天生地养的!”冰煊笑眯眯道。

“什么意思?”冰娆不解。

“嘿嘿,我不是人类啊!”冰煊终于老实交待了。

“……”不是人类?!

冰娆有些凌乱,抹了把额上冷汗问:“那你是什么?”

“我是苜羞草精灵啊!”冰煊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冰娆秒懂了。

当初,沧陌染就是去给她找苜羞草了,可她没想到,找到的居然是只精灵!

“对了,你为什么和我长得这么像?”想起这古怪的事,冰娆的好奇心都上来了。

“嘿嘿!”冰煊傻笑,然后挠挠头道:“有次爸爸受伤昏迷不醒,我为了救他,从他的记忆中拷贝了麻麻的模样,爸爸才醒了过来,自那以后,我就用了麻麻的模样!麻麻很可爱,我喜欢!”

还能这样?

冰娆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听到冰煊说沧陌染受了伤,她还是忍不住问:“伤完全好了吗?”

“好是好了,就是出现了记忆障碍!”冰煊坏笑着道。

冰娆不懂,啥叫记忆障碍?

“爸爸能记住的人,有限!除了特别亲近的或者仇人,一般人他全都记不住!”冰煊解释着。

冰娆愣愣的看着沧陌染,怪不得之前在宴会厅,这家伙说不认识沐云皇室的人呢!不过,她到是没想到,沧云前皇后居然会是沐云的公主,而今天看那位太上皇对她的态度,她就知道自己肯定又挡了某人的路了!

“祸水!”想到这儿,冰娆无奈道。

“媳妇…”沧陌染很委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好不?

“你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冰娆继续问。

“我在无煞殿的时候,无意间得到了神秘传承,修炼之后,眼睛就这样了。媳妇,你是不是不喜欢?”沧陌染小心翼翼问道。

“还可以。”冰娆点头道。

“媳妇喜欢就好。”沧陌染放心了,眼睛变成这样,他还真怕媳妇不认自己了呢!

“该死的!不许叫我妹妹媳妇!”突然,冰溪的声音乍然响起。

随后,冰溪跑到两人身边,急切的拉开妹妹护到身后,一副沧陌染是登徒浪子的模样防备着。

“冰溪?”沧陌染有些无语,冰溪是在恨着他吗?

“离我妹妹远点吧!你的存在,只会给她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冰溪纠结道。

对于沧陌染,冰溪真是又爱又恨。

沧陌染本人,对他们兄妹真是没的说,可想想沧陌染身边那些人,他对沧陌染的好印象就不得不大打折扣,更主要的是,他和妹妹之前所受的磨难,十之*都跟沧陌染有关,如此,他就不得不残忍的阻止沧陌染接近妹妹。

还有今天的事,也足以说明沧陌染是麻烦的代名词。

这家伙太优秀,身份地位又高不可攀,只要是女人见了,就会跟苍蝇似的猛扑上去,而妹妹,则会成为那些女人的活靶子,这样的事实,都是冰溪不能忍受的!

“我会保护媳妇。”沧陌染保证。

“算了吧!又是你父皇,你外公、表妹的,都是我们惹不起的,我们躲得起还不行吗?”冰溪有些迁怒道。

沧陌染很无奈,大舅子比十年前更加难缠了!

呜呜…他的追妻之路啊!

“嗯,虽然你是小娆儿的未婚妻,但你真的是太祸水了,所以,你还是去祸害别人吧!别来祸害我家小娆儿啊!”见冰溪不待见沧陌染,肖敬开心了,并立即跟着敲边鼓。

听见肖敬说我家小娆儿,沧陌染顿时妒火中烧,小娆儿什么时候成他家的了?媳妇是自己的!

“冰溪!大哥!虽然你现在对我有成见,可我要说的是,你可以不喜欢我,但媳妇只能是我的!”沧陌染意志坚定道。

“……”别这么厚脸皮,行吗?

冰溪无言了,十年不见,这家伙脸皮见长啊!

“不管你们怎么想,媳妇只能是我的!”沧陌染看了眼肖敬等人,重复道。

肖敬等人有些抓些,这家伙真是太不要脸了,没看到他们都不待见他吗?

卫扬则是诧异的看着沧陌染,心里暗自疑惑,小娆儿啥时有的未婚夫?自家便宜大哥知道吗?

“媳妇,你也不想见到我吗?”对肖敬等人说完,沧陌染又将幽怨的暗紫眸光转到冰娆身上,可怜兮兮的问道。

我去!这无耻的家伙,居然装可怜!

肖敬很鄙视他!

“我…”看了眼哥哥,又看看沧陌染,冰娆挺为难的。

其实,对于沧陌染,冰娆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咋想的,小时候刚睁开眼睛,她看到的就是沧陌染,如同雏鸟般,她对沧陌染感觉相当亲切。可要说爱他?她自己都不信!

毕竟,当时她虽然只有三岁,但体内灵魂却是成年人的,自然不可能老牛吃嫩草的去喜欢一个小正太,后来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她对沧陌染的感情也就更复杂了。

当然,这十年来,她也时不时的会想起沧陌染,但她深知,还没到非君不嫁的程度!

而沧陌染在她心中的地位,自然还不能跟哥哥相提并论,但要让她说,我不想见到你,这就有点昧着良心了!

笑了笑,冰娆无奈对哥哥道:“哥哥,咱们都十年没见了…”

妹妹的意思冰溪明白了,就是让他别欺负沧陌染嘛!

冷哼一声,恼火的冰溪,傲娇的回房了。

回房后的冰溪还在伤心呢!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妹妹,就要被人抢走了吗?

不行!他不允许妹妹轻易就被个臭男人给叼走!哪怕那个臭男人曾经对他们有过诸多帮助也不行,在冰溪眼中,沧云皇帝对他们兄妹所做的一切,足以抵消沧陌染对他们的帮助!所以,他们不欠沧陌染什么。

现在,沧陌染想来和他抢妹妹,哼!想得美!

冰溪暗搓搓的想,他得给沧陌染多制造点障碍才行,他要让对方知道,他的宝贝妹妹不是那么好拐的!

这时,坐在院中石凳上和冰娆聊天的沧陌染,又小心问道:“媳妇,你恨我吗?”

“恨你干嘛?”冰娆不解问道。

“我父皇,那老混蛋对你们做出了那样的事…”沧陌染有些害怕,怕冰娆说恨他!

“我不恨你!你是你,他是他,我分得很清楚!”冰娆淡笑道。

沧陌染放心了,随后又霸气十足道:“就算你恨我,你也只能是我的!”

冰娆:“……”

亲,那你还问我恨不恨你干嘛?

“小娆儿,放我们出来!”突然,紫衡的声音在冰娆脑中响起。

冰娆心念一转,将自己的兽兽们都移出了兽宠空间。

兽兽们一出来,全都面色不善的打量着沧陌染,眸中充满了挑衅和警惕。

沧陌染愣了愣,看着眼前毛绒绒的可爱小兽,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你是我家小娆儿的未婚夫?”紫衡火大问道,魂淡!怎么总有人来抢小娆儿?这样的事实,令紫衡都快要抓狂了!

沧陌染点点头。

“哼!我家小娆儿不会嫁给任何人滴!她是我们的!”紫衡提醒。

“没关系,我嫁她也可以!”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你、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紫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沧陌染。

“脸皮不厚,找不到媳妇。”沧陌染实话实说道。

好吧!紫衡承认,眼前这男人说的有道理,但那又如何?想得到它们的认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接招吧!男人!

“你是我们粑粑吗?”这时,冰魄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

看着说话的可爱小狐狸,沧陌染下意识的点头。

“粑粑,咱们眼睛颜色差不多哦!”冰魄看着沧陌染的紫眸,感觉格外亲切。

“嗯。”沧陌染点点头,然后将冰魄抱在怀中。

冰魄幸福的直冒粉红泡泡,之前有了麻麻,现在又有了粑粑,他们一家团圆喽!

“粑粑,还有我呢!”染儿见哥哥吸引了新鲜出炉的粑粑的注意力,连忙提醒道。

沧陌染微微一笑,将染儿也抱进怀里。

冰娆猛然想起,她家染儿叫墨染…

现在,沧陌染也来了,完了!乱套了!

“媳妇,这只黑色小狐狸跟我一个名字?”沧陌染抬头,看着冰娆问。

“呃!是啊!”冰娆有些尴尬。

“想不到媳妇如此思念我,我真后悔才来到媳妇身边!”沧陌染笑得很倾城,冰娆心神微闪,祸水,别笑了!

“那个…”冰娆很想说,当初起名字的时候,她只是突然兴起,但沧陌染根本不给她机会,并笑得十分邪魅道:“不用解释了,我都懂!”

你懂毛线啊!

冰娆有些抓狂,她真心觉得,沧陌染也比十年前更难对付了!

“小娆儿,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觉,我们要和这位未婚夫谈谈心!”这个时候,紫衡又嫌弃的想撵走冰娆。

冰娆无奈,只能听令。

她走后,沧陌染站起身,看着紫衡淡淡问:“是想打一架吗?”

“上道!”紫衡点头!

“出去打!”沧陌染同意,并道。

“好!”紫衡应了声,便带着兽兽们跟沧陌染一起离开了别院。

选择了近郊做为战斗场地后,紫衡与沧陌染的大战一触即发!

记不清是谁先出的手,一人一兽刹那间打得天昏地暗、难解难分!

围观的兽兽们则不停的给他们加油助威!

良久,已经激战了数千回合的一人一兽,还没有停手的打算,紫冥见状,跳到他们中间,强力分开了两人!

“你干什么?”被分开后,紫衡十分不满道。

“别打了,你们实力相当,最多平手!”紫冥了然道。

“这不可能!”紫衡不相信,但这男人确实扛揍!

“你怀疑我的判断?”眯了眯眸子,紫冥略带不悦道。

“不敢!不敢!老大您说平手,那就是平手!”见紫冥貌似有些生气,紫衡连忙讨好道。

“小家伙,实力还凑合。”白了眼紫衡,紫冥淡淡对沧陌染道。

对于一只貂叫自己小家伙,沧陌染表示有些醉了,不过,他也看出这只貂实力很强,因此也就没反驳!

紫冥继续认真的打量着他,并频频点头:“看样子你是有奇遇了!”

沧陌染点头承认。

紫冥则伸出爪,友好的摸摸沧陌染的头道:“我很期待你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老大!你怎么能…”见紫冥如此看重沧陌染这个要和它们抢小娆儿的雄性,紫衡心里很不是滋味!

“闭嘴,我自有打算!”紫冥怒斥,过了它这一关,其它兽自然不会在质疑沧陌染的存在。

沧陌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何获得了这只紫色小貂的认可,但这些兽都是小娆儿的,只要它们不给自己找麻烦,他还是愿意与它们和平共处,一致对外滴!

兽兽们的小风波,尚未影响到沧陌染,而冰溪的冷脸,也赶不走沧陌染。

唯一让沧陌染感觉不爽的是,住在别院时总是有一些不长眼睛的讨厌苍蝇找上门来!

“小娆儿,咱们是不是可以离开沐云了?”不想在这里住下去的沧陌染,笑眯眯问道。

“嗯。”冰娆点点头,她了解沧陌染的想法,她也被赫连月、沐天雪以及沐云皇室的人烦的够呛。

属于行动派的冰娆,有了这样的想法,当即就带着他们离开了沐云,甚至都没跟沐天昶说一声。

沐天昶知道冰娆等人已经离开后,心里这个幽怨,呜呜…一群没良心的家伙啊!居然就这样抛下他走了!咋不带上他呢?要知道,他这两天都快要让沐天雪给逼疯了!

当沐天雪和赫连月知道冰娆等人已经离开后,瞬间面如死灰、如丧考妣,可她们根本不知道冰娆等人去了哪里。

最后,原本争得不可开交的两个女人,竟然达成了合作协议!

先联手解决掉冰娆这个最大情敌,之后,她们在一决胜负!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直接前往柳城,守株待兔去了!

冰娆则去了齐家所在地,齐城!

经过与齐家家主沟通,冰娆又成功的拉到了一位盟友!

之后,是白城。

白家家主似乎知道她会去一样,早早就守候着她了。

两家相谈甚欢,达成一致!

最后,冰娆应肖敬强烈要求,去了肖城!

肖家可以算得上是十大家族之中最有钱的,到了肖家,他们也受到了极为热烈的欢迎。

不过,当商婉云知道冰娆多了一位未婚夫后,甭提多伤心了!

她原以为,自己可以有儿媳了!

可看到沧陌染,她当即打消了那个念头。

不是她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儿子的威风,而是自家儿子跟沧陌染确实没法比!

如果她是冰娆,只怕也会选择沧陌染!

唉!儿子啊!你节哀吧!

在肖家住了几天,与肖家家主成功联手后,冰娆便带着沧陌染、哥哥、卫扬、肖敬离开了。

回了柳城,钟伯看到沧陌染,激动的热泪盈眶。

柳妖精是第一次看到沧陌染,惊艳之余也对其赞叹不已。

这小家伙,和自家孙女果然很般配!

包子等人知道眼前妖孽男是冰娆未婚夫后,愣了许久。

他们想不明白,出去一趟,咋多个未婚夫回来?

那要是在出去一趟,是不是孩子都要生出来了?

不得不说,他们想多了!

后来,又知道了冰煊和沧陌染的关系,他们看着沧陌染的眸光顿时相当复杂。

这妖孽实在太奸诈了!

自己不能守在娆儿身旁,就弄了个儿子过来,如此一来,还有哪个男人敢放心大胆的追求娆儿啊?

对此,沧陌染很得意。

我来不了,儿子来看着麻麻也是一样一样滴!

寒暄了一番,众人准备晚上大吃一顿。

谁知刚吃上饭,就有人来打扰。

管家木然汇报:“主人,外面有两上自称沧皇子表妹的人,要求见他!”

“我没有表妹!”沧陌染面不改色的道。

冰娆等人黑线,没有表妹?骗鬼呢?

“管家,把她们打发走吧!”听沧陌染这样说,柳妖精不禁好笑道。

管家领命离开,不大一会儿,院中就传来了两名女子尖利的吵闹声。

“让开!你快让开!我们要见表哥!”

“表哥,我们来了!你怎么可以不见我们!”

冰娆听着这燥音,看了眼沧陌染。

沧陌染秒懂,并不情愿的站起身朝外走。

到了院子,沧陌染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在黑了。

沐天雪和赫连月看到沧陌染,当即不吵也不闹,反而一脸羞涩的看着他,异口同声道:“表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我不认识你们,别乱攀亲戚!”沧陌染冷声道,绝美的脸上尽是不耐烦。

管家面上严肃,心里早就笑翻了,好个不认识!解恨!

沐天雪和赫连月听见沧陌染这样说,简直伤心欲绝,但她们也听说了沧陌染之前受过伤,记忆方面出了问题,因此虽然伤心,但两人还是自我安慰道:“表哥,我们知道你有病,我们不会介意你如此对待我们的!”

“你们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沧陌染脸色又黑了几分,他真心觉得,自己很正常,有病的是这两个女人,好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