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二章 花后争夺

“你做梦!”一听冰娆将不战而胜,赫连月就差点失去理智,凭什么?想得美!她才不允许冰娆捡便宜!

“不想我做梦,不想便宜了我,你就只能老老实实在擂台上呆着了!”冰娆心情愉悦的再次提醒。

赫连月有些抓狂!

啊啊啊!凭什么啊!

“冰娆,你给我上擂,咱们一起等着!”想了想,赫连月要求道。

“凭什么啊?”冰娆眨眨眼,有些无语的看着赫连月,心里暗道,这女人有病吧?还是觉得她傻?

“咱们不是要战斗吗?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留在擂台上?”赫连月咬牙切齿道。

“怎么是我把你一个人留在擂台上?不是你自己上去的吗?”冰娆略带不悦道。

“所以,你也得上来!”赫连月不管冰娆如何说,只要求她也上擂。

“你做梦!”冰娆把这三个字还给赫连月,并笑眯眯道:“赫连月,分明就是你太心急了,所以,这结果只能你自己承担,可别想把我拖下水哟,我是不会帮你的!不仅如此,我还会把我家兽留下来看着你,因此,你最好留在擂台上等着我,什么时候百花宴继续了,我们再来一战,在这之前,你一个人好好玩吧!记住,千万别下擂,不然你就输了,我也不会与你战斗!”

说完,冰娆带着哥哥等人,潇洒的转身离开,顺便又把紫衡留了下来,与青云一起看着冰娆。

在两只兽兽的虎视眈眈之下,赫连月只能看着冰娆渐渐远去的背影,恨得直咬牙!

沐天昶听到侍卫禀报了训练场的情况后,嘴角猛抽,并暗道,冰娆这招可真狠啊!兵不血刃的利用了擂台规则,而赫连月,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至于百花宴啥时候会继续,鬼才知道!

沐云皇帝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当时,他嘴张得老大,震惊的简直都能吞下一枚鸡蛋了!

说实话,他还真把赫连月给忘了。不过,既然冰娆还记得,那就如她的愿吧!

两道命令同时传了下去,训练场外多出了几名侍卫守着,他们的任务,看着赫连月,免得她违规!

与此同时,赫连呈回了房间才想起来自家妹妹还在擂台上,遂连忙返回了训练场。

“月儿,你怎么还在上面呆着?”见赫连月还在擂台上,赫连呈不可思议道。

“哥哥,我不能下去,呜呜…下去我就输了,我怎么甘心输给冰娆?”赫连月恨得牙齿咔咔作响,如果冰娆在,她都想扑上去咬几口了!

“冰娆又没在,谁知道?”赫连呈黑线了,并提醒。他真没想到妹妹居然如此守规则,这简直太令他感到意外了。

妹妹,这是吃错药了吧?

“嘿嘿,我家主人没在,可是我们在啊?”突然,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

赫连月背后,冒出了一个脑袋。

赫连呈一瞧,差点吓个半死!

我去!这是什么?

等到青云站上了赫连月肩膀,并耀武扬威的挥舞着自己的两只大钳子示威时,赫连呈顿时小脸煞白。

怎么会有螃蟹在这里?

面对螃蟹,赫连家族的人阴影都不小!而赫连呈更是情不自禁的夹紧双腿,他不想做太监!

“该死的冰娆,让她的兽留下来看着我,只要我一下擂台就输了!呜呜…哥哥,你快些去找陛下,让他把百花宴继续。”看到哥哥很震惊,赫连解释着,并要求道。

赫连呈点头,“我去试试!”

隔天,当赫连呈找上沐云皇帝时,皇帝却十分为难道:“不是我不想继续,可昨天容家才失火,我这个当皇帝的总得有所表示,所以,百花宴才没有继续。”

“难道我妹妹就一直呆在擂台上,等着百花宴重新开始?”赫连呈郁闷道。

“赫连少主,赫连小姐完全可以不用等的。”笑了笑,皇帝道。

“可冰娆说,如果她下了擂,就输了!”赫连呈咬牙道。

“那就没办法了!规则就是这样定的!要不,你去找找冰娆,只要冰娆同意赫连小姐下擂,赫莲小姐自然不算输,而等百花宴再开的时候,她们两个还可以继续一战。”皇帝给赫连呈出主意。

“那陛下这边?”赫连呈犹豫着问。

“哈哈!这又不是什么正式的比赛,只要你们双方商量好,我是无所谓的。”皇帝大方道。

“多谢陛下,我这就去找冰娆商量!”赫连呈很感激,随后离开皇宫。

等赫连呈找到了冰娆住的别院,却被管家告知,“对不起,冰娆小姐还没醒!”

听到这话,看到天上高挂的太阳,赫连呈很无语,这都快中午了,冰娆居然还没醒?

没关系,他可以等!

直到中午,赫连呈也没看到冰娆出现。

反倒是肖敬,听说赫连呈来了后,特意到他面前转悠了一圈,并一脸惊讶道:“什么风把赫连少主吹来了啊?”

“冰娆呢?让她出来见我!”赫连呈看着肖敬,火大吼道。

“哟!这算命令吗?”肖敬笑着问。

“没错!”赫连呈点头。

“赫连少主,这里又不是赫连家,你来这儿摆什么谱啊?告诉你啊!小娆儿还在睡觉呢!所以,现在见不了!”肖敬笑眯眯回道。

“你!”赫连呈很火大!这都中午了,还在睡?

看出赫连呈的想法,肖敬不以为然道:“咱小娆儿的梦想,睡觉睡到自然醒啊!所以,要么你回家,明天再来,要么继续等!”

“我继续等着!”赫连呈道,心里暗恨不已。

“等吧!我不奉陪了!”肖敬说完,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客厅。

出了客厅,肖敬直接去了冰娆的院子,然后郁闷的对正在院中亭子纳凉的冰娆道:“小娆儿,那家伙赖着不肯离开!”

“你没和他说,我在睡觉吗?”冰娆淡笑着问。

“说了,可他还是要等。”肖敬无语道。

“那就让他等吧!”冰娆很无奈,她知道赫连呈肯定是为了赫连月的事情来的,所以才会让管家说她还在睡觉,可没想到这赫连呈脸皮够厚的,非得等她醒来,那就等吧!跟他妹妹一样,等着吧!

啥时醒,得看她心情。

“小娆儿,你跟我说实话,容家失火跟你有没有关系?”已经在冰娆身旁坐下的肖敬,想到这事突然问道。

“想听实话?”冰娆眨眨眼,坏笑道。

“嗯嗯。”肖敬点头,不然他还问什么啊?

而听到肖敬的问题,卫扬和连煜也都把眸光转向冰娆,期待的等着她给答疑,这事,他们也想知道啊!

“不是!但我知道容家会失火!”冰娆实话实说道。

“啥意思?”肖敬没明白。

“容家的火,是赫连家族搞出来的,目的只是给容家一点警告。”冰娆解释。

“这么看来,把赫连月留在擂台上并不冤啊!”肖敬坏笑道。

“本来也不冤,谁叫她算计我的?若非如此,她根本不必呆在擂台上,现在嘛,她既然那么想在上面和我一战,那我就帮她一把,让她一直留在上面好了!”冰娆坏笑道。

“哈哈!干脆让她永远长在上面好了!”肖敬出主意道。

“长出花来吗?”冰娆调侃。

“长蘑菇,我喜欢!”肖敬眨眨眼,俊美的脸蛋上有些期待。

“如你所愿。”冰娆点头。

“哈哈!”肖敬乐不可支,当然,他完全把这话当成了玩笑。

晚上,知道赫连呈还没有离开后,冰娆不得不出面了。

赫连呈一见冰娆,第一句话就是:“冰娆,你快去和月儿说,同意她下擂了!”

“为什么?”冰娆不解,赫连呈凭什么觉得自己应该去说呢?

“百花宴不是暂停了吗?你怎么能让她还留在擂台上?”赫连呈火大吼道。

“赫连少主,请搞清楚,不是我让她留在擂台上,是规则让她留在了上面!”冰娆小脸一寒,冷声道。

“沐云皇帝说了,只要你允许她下擂,就不算违返规则!”情急之下,赫连呈把沐云皇帝给搬了出来。

“这样啊!”冰娆思考着半晌没说话。

赫连呈还以为冰娆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一定会答应,谁知冰娆想了会儿,才道:“不行!我不同意!”

“理由!”赫连呈火气上来了,心里对冰娆不给面子恨得要死!同时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冰娆娶回家好好折磨!

这年头,不听话的女人都是欠调教!而对于调教冰娆这样泼辣的小野猫,他兴趣非常高!

“要尊重规则!我可不能带头破坏!”冰娆十分认真严谨道。

赫连呈气得一噎,尊重规则,亏冰娆说的出来!

瞪着冰娆,赫连呈火气噌噌往上窜,他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死了,等了将近一天,他听到的就是要尊重规则吗?

强压下心头怒火,赫连呈冷静了下,才道:“告辞,明天我会再来!”

他得回去想个办法逼冰娆放弃坚持才行,不然,妹妹得在擂台上呆到啥时啊?

目送着赫连呈的背影,冰娆格外淡定道:“明天他再来,就说我闭关了,勿扰!”

第二天赫连呈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当时脸就黑了,这话骗鬼呢?

明知道他今天还要来,就拿闭关打发他?

“冰溪,身为冰娆的哥哥,既然她闭关了,那这事就由你来作主吧!”强忍着心头怒火,赫连呈将目光转到了冰溪身上。

冰溪一脸无辜的看着赫连呈,直言道:“娆儿的事情,我可做不了主!”

“你!你不是她哥哥吗?”赫连呈大恨道。

“那又如何?”冰溪反问。

“那这事你就可以作主!”赫连呈肯定道。

“我不可以!咱们家很民主,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冰溪淡淡一笑道。

赫连呈快要被冰溪的话给气死了,这对混蛋兄妹,怎么如此油盐不进?他长到这么大,还从没见过敢不给他面子的,如今在冰娆、冰溪面前惨遭滑铁卢,这样的事实,一时间令他非常不适应!

脸黑了几分,赫连呈确认道:“你真的不肯管?”

“我管不了!”冰溪还是那句话。

“冰溪!但愿你不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赫连呈撂下这句警告,便气哼哼的离开了。

他走后,冰溪眨眨眼问肖敬等人:“我这是被威胁了吗?”

“嗯,你被威胁了。”肖敬肯定道。

“那我应不应该找个地方藏起来,不然,他派人追杀我怎么办?”冰溪故作害怕道。

“哈哈!冰溪,你想像力可太丰富了!”肖敬被冰溪的话逗得前仰后合,就差没在地上打滚了。

冰溪可不觉得自己想像力丰富,因为这不是没有可能啊!

果不其然,当天深夜,别院就有数名黑衣人潜入,结果嘛!当然是被冰娆等人全部歼灭!

将尸体丢到赫连家在沐云皇都的别院后,冰娆等人安心睡觉去了。

被如此挑衅的赫连呈,看到那些尸体后,自然气得火冒三丈,这些人,可都是他的亲卫啊!就这样被冰娆等人杀死了,他如何不恨?

不过,恨归恨,心腹被斩杀也令他对冰娆等人忌惮了几分,尔后,审时度势的赫连呈暂时消停了下来。

一周后,冰娆等人去了趟皇宫训练场。

一周的时间,已经把赫连月等得狼狈不已。

头发乱了,脸脏了,身上衣服也臭哄哄的。

可即使这样,赫连月在青云和紫衡的监视之下,也不敢下擂台去清洗。

当冰娆等人看到赫连月的状况,也不得不感叹,岁月果然是把杀猪刀,才一周的时间,就让个绝色美人跟乞丐有一拼了!

拿出记忆水晶,冰娆给赫连月留了个影。

这个时候的赫连月,正躺在擂台上睡觉,感觉到异常后,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是冰娆,她腾的一下站起了起来,并大声问:“你来了,百花宴是不是可以继续了?”

“还没。我只是来看看你。”冰娆略带同情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赫连月大失所望,百花宴怎么还不继续?她得等到啥时?

“赫连月,你身上都长出蘑菇了,你造吗?”这时,坏笑的肖敬提醒着。

“蘑菇?不!这不可能!”赫连月愣了愣,当即被肖敬的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紧接着,她一双手便在身上胡乱抓着,当感觉到手中抓到一堆软软凉凉的东西后,她摊开手掌,随即失声尖叫。

“啊啊啊啊啊!”赫连月觉得自己要疯掉了!居然、居然真的长出了蘑菇!

奋力丢掉手里的蘑菇,赫连月受刺激不轻!

“该死的,你们竟然欺负我妹妹?”这时,一声暴吼在冰娆等人身后响起。

几人回头一看,赫连呈跟沐天昶一起出现在他们身后。

无辜的耸耸肩膀,肖敬委屈道:“谁欺负她了?我只是好心提醒,她身上长出蘑菇,头上也有哦!”

一听这话,赫连呈和沐天昶一齐朝赫连月头上、身上望去,果然看到对方全身上下多处都长出了一簇簇的鲜嫩蘑菇。

那蘑菇小小的,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

见状,赫连呈脸彻底黑了。

沐天昶心中则狂笑不止。

堂堂赫连家族大小姐,也是流云大陆上公认的第一美人,身上脏的长出了蘑菇,这要是传出去,将会是多么震撼人心的话题啊!

沐天昶有些期待,赫连呈将会如何处理此事,赫连月又打算如何恢复名声呢?

“冰娆,你总算不躲了?”先将妹妹的事情放在了一边,赫连呈看着冰娆,火大吼着。

冰娆一脸无辜:“我没躲。”

“没躲就好,快点同意我妹妹下擂台!”赫连呈命令道。

“我说过了,她想下擂,只要认输就好。当然,直接输也行。”冰娆淡淡道。

“冰娆,你做梦!我是绝对不会认输,更不会输!”听见冰娆的话,有些崩溃的赫连月连忙吼了起来,气得通红的美眸,更是喷火的怒瞪着她。那眼神,凶狠的恨不得将冰娆生吞活剥了。

冰娆更感无辜,并转头对赫连呈道:“赫连少主,你也听到了,是赫连月自己不肯下来,如此,我能有什么办法?”

“她不想下擂是因为不愿意认输,只要你这个对手同意她下擂台,并且保证百花宴继续后在与她一战,她就可以下来了!”赫连呈咬牙解释。

“这样啊!可我为什么要按照你们的想法去做?你们这对兄妹可太有意思了,不想认输,还要求我松口允许她下擂,这不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吗?你们是不是当我傻?”冰娆鄙视道。

“冰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跟你好说好商量,你难道不应该给我点面子,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赫连呈气极了,干脆把话摊开来说,免得冰娆再装傻。

“赫连少主,我和你不熟,而且,我也不认为应该给赫连家族面子,你觉得呢?”冰娆笑眯眯的,气死人不偿命道。

“难道你不想缓解同我们赫连家族的矛盾?”眯了眯眼睛,赫连呈问。

“我们之间的矛盾,居然还能缓解?”冰娆不可思议道,这赫连呈心也太宽了吧?她家的兽,都把他爷爷、爸爸弄成太监了,这得多大的仇啊!这仇不是应该不死不休吗?可现在听赫连呈的意思,怎么她同意赫连月下擂台,这仇就能缓解了?

你如此自作主张,你家里人知道吗?

“当然,只要你同意让月儿下了擂台,之后再嫁给我,咱们赫连家族对于之前的事情自然可以既往不咎!”赫连呈理所当然道。

冰娆看怪物似的看着赫连呈,这家伙吃错药了不成?除了同意赫连月下擂台,居然还得嫁给他?

艾玛!他哪来的自信?觉得此事可成?

冰溪等人更是愤怒又鄙视的怒瞪赫连呈,这家伙想什么美事呢?

“喂,赫连呈,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好不?”肖敬真心听不下去了,并嘲讽着。

“你说我是癞蛤蟆?”眸光盯住肖敬,赫连呈的声音有些不善。

“难道不是?”肖敬嗤笑。

“我可是赫连家族少主,难道还配不上冰娆?”赫连呈被气的快要吐血了,该死的肖敬,分明就是在跟他做对!

“还真配不上!”肖敬实话实说道。

“肖敬,你放肆!”赫连呈恼羞成怒了。

“怎么,想用赫连家族来压我吗?我可不怕哟!”肖敬淡淡一笑,十分不以为然。

“好了两位,给我个面子不要吵了好不?”怕两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沐天昶连忙出来打圆场。

“让冰娆允许我妹妹下擂,我就可以给你这个面子。”赫连呈一脸高傲道。

沐天昶无语了,恨得真想给自己一巴掌,他管屁闲事啊?结果人家非但不领情,还给他提上要求了!

“冰娆,我的提议你不妨考虑下。”见沐天昶闭上了嘴巴,赫连呈又对冰娆道。

“考虑个屁!”根本没给冰娆说话的机会,冰娆怀里的紫色小貂就火大开口,然后又从冰娆怀中跳出来,小爪子直接拎起赫连呈的衣领,轻轻往外面一扔,嗖的一下,毫无心里准备的赫连呈,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消失在天际。

呃!看着赫连呈化为一道小小的黑点,沐天昶全身冷汗都下来了,这只小貂,好生猛!赫连呈就这样让它给撇远了?

处理掉赫连呈,冰娆等人无视了在他们身后不停尖叫的赫连月,出了皇宫。

赫连月,只能继续等下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赫连月的意志也越来越消沉,特别是那两只负责看守她的螃蟹和蝎子还总是吓唬她,让她的精神几度崩溃…

距离百花宴暂停半个月的时候,沐云皇帝派出的人就查出了容家失火案的真相!

将查到的资料交给容家家主后,容家家主顿时小脸煞白!

赫连家族!居然是赫连家族!

起因也很简单,正是因为容莲在霄天楼说的那些话,赫连家才决定要给他们容家一个教训!

容家家主心里这个悔啊!都怪他平时太宠莲儿,以至于莲儿任性到无所顾及,现在好了,给家族惹来了灭顶之灾!

这还只是赫连家族想教训下他们,并没想下死手,不然,容家现在只怕早就不存在了!

想到这个可能,容家家主顿时害怕了。

“陛下,请帮臣讨回公道啊!”容家家主扑通跪下,老泪纵横的哀求着。

“容臻,你想我如何帮你讨回公道?”沐云皇帝面色一凝,声音微冷问。

“陛下,赫连家族实在是太过份了,居然敢纵火!”容家家主郁闷道。

“如果不是容莲在大庭广众之下那样说,赫连家族会这样?容臻,赫连家族已经手下留情了,依我看,这事就算了吧!”沐云皇帝淡淡道。

“陛下,容家损失好大啊!”容家家主一听,立即眼眶含泪的哽咽道。

“难不成,你还打算让我帮你向赫连家族讨要赔偿?想什么美事呢?赫连家族没有将容家赶尽杀绝你就偷着乐去吧!这事,你们哑巴亏吃定了,以后都不许在提!”沐云皇帝不容拒绝道。

“陛下…”容家家主还想求,但皇帝一扬手,并不耐道:“退下!”

没办法,容家家主只能听命。

不过,容家家主自然不死心,又去求了皇后。

听说了容家家主的打算,容皇后无语的笑了。

“哥哥,陛下说的没错,这事就这样吧!”容后警告的看着容家家主,自然是不许他在提及此事。

“赫连家族如此欺人太甚,若是听之任之,传出去岂不是会让人觉得咱们沐云怕了他们赫连家族?”容家家主提醒。

“哥哥,激将法是没有用的,你应该知道,这么多年咱们三大国、十大家族之所以和平共处,就是因为咱们都在互相制约,如果因为容家就与赫连家族为敌,那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容后叹气道。

容家被毁,她也生气,但她清楚,陛下不可能因为这事帮容家出头,原因很简单,容家不在理,纯属自找的!

想到这儿,容后不免又将容家家主训斥了一顿,并要求他对容莲多加约束!

知道帝后都不可能帮着容家出面的了,容家家主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的离开了皇宫。

回到新建成的容家,等待容家家主的则是长老会的弹劾!

已经知道了容家失火真相的容家长老会一致认定,都是因为家主教女不严,才给容家带来了巨大损失,因此,容家家主已经没有资格担任家族一职,当然,罢免容家主之前,他们已经跟容后透过口风,毕竟,容后是家主的亲妹妹,他们必须考虑到容后的意见。

容后只回复了句,容家的事情,容家自己决定。

长老会秒懂,容家家主被罢免就既成事实了。

对此,容家家主很愤怒,还声称要去找皇后主持公道。

当听说这说是皇后的意思后,容家家主顿时傻眼。

他这是被容家放弃了吗?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不过,容家也没亏待他,没了家主的位置,还是给了他一个长老的职务,而家主,则由原长老会大长老接任!

如此,容莲也从家主的女儿,家族地位最高的小姐沦为了别人的陪衬,这样的事实,对于心高气傲的容莲来说,绝对是个巨大的打击!

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的容莲,跑到皇宫直接找皇后哭诉,要求皇后做主恢复父亲的家主地位,被皇后狠狠训斥了一顿后,她又被皇后下令禁足了。

这样一来,容莲简直成了容家的最大笑话,那些曾经被她欺负、鄙视的人也趁机落井下石,而容家原家主,也自顾不暇!

这一风波,对容家阵荡不小!

好在容家现家主在容家地位较高,又镇得住场面,不然容家只怕要分崩离析了!

随后,容家现家主进宫见了皇后。

当着皇后的面,他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娘娘,百花宴可否无限期延长?”

“为什么?”容皇后不解,事实已经查清,百花宴明明可以继续了,可她这位叔叔居然要求无限期延长?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赫连月不是还没有下擂吗?哼!我们既然没办法对赫连家族出手,那就让赫连月吃点苦头吧!”容家现家主狠戾道。

“……”容后无语,让赫连月一直呆在擂台上,就是让她吃苦头?

好吧!她得承认,时间久了,骄傲的赫连月没准会疯掉,可这得等到啥时?那些宾客难道也一直不回家,留在沐云陪着吗?

因为一个赫连月,得搭多少人进去啊?

当然,其他人自然不会像赫连月这般受苦受难…

“这事,我得跟陛下商量。”皇后自己不敢做主,只能敷衍道。

容家现家主点头表示明白,告退了。

皇后随后把容家的要求跟皇帝一说,皇帝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见皇帝满脸的兴灾乐祸,容后都忍不住要为赫连月默哀三分钟了。

可怜的娃儿,先是被冰娆那丫头算计,然后又被容家给黑了,唉!可真是倒霉啊!

就这样,赫连月无限期的等了下去。

一个月的时候,赫连月已经颓废的不成样子。

原本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此刻看上去已经完全成为一名乞丐了。

期间,常有人前来围观她,而她则傻傻的坐在擂台一角,谁都不搭理。

赫连月已疯的流言如野草般,在流云大陆上疯狂滋长!

赫连家族知道这一消息,连忙派人来想把赫连月带回去,现在赫连家族的名声已经足够响亮了,实在不需要赫连月在给他们打知名度!

可惜,赫连月很固执,死也不肯下擂台,嘴里还嘟囔着:“我要等冰娆!我要等冰娆!”

无奈,赫连家族的人只能去求冰娆。

得知冰娆闭关,赫连家族的人气得差点吐血!

尼玛!不是在等百花宴吗?怎么就闭关了?

但人家就说闭关了,赫连家族的人也无奈。

想跟冰溪说,冰溪又一副万事不理的表情。

被气得不轻的赫连家族之人,只能气哼哼离去。

赫连家族的人一离开,以闭关为名的冰娆就立即现身了。

“好奇怪,赫连呈这段时间跑哪去了?居然一直没出现?”想着,冰娆好奇不已。

“这就得问你家紫冥了,谁知道它把赫连呈扔哪了?”肖敬坏笑道。

大家一同看向紫冥。

紫冥但笑不语。

赫连呈在哪里?

当然是在虚妄之海喽!

紫冥神识强大,因此赫连呈被抛飞后,它的神识便一直盯着那家伙,当时就知道了赫连呈的落角点,正是虚妄之海正中央!

赫连呈掉进虚妄之海后,立即引起了虚妄之海海兽们的注意,如同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他不停的被海兽围追堵截,而人的潜力绝对是无穷的,在被海兽当成猎物追捕的那段时间,他的泳技简直突飞猛进!

每一次,赫连呈都能侥幸摆脱海兽们的追杀,但刚缓过劲,就会再次遇到海兽,周而复始,他的精神逐渐崩溃了。

好不容易,他找到了一艘残船,从此漂浮在了虚妄之海上!

体验了一段时间海上漂流记,赫连呈总算获救了。

与此同时,赫连月也被家族之人打晕带走。

走前,青云和紫衡也没忘记让赫连家族之人保证,是赫连月自己下的擂台,是她输了,以后不会再找他们麻烦!

咬牙着,赫连家族之人保证完毕,青云和紫衡才放过赫连月!

轻而易举,冰娆没有上擂台就摆平了赫连月,并把她折磨的不成人形、几度崩溃,这样的事实,也令众家小姐对冰娆多了几分警惕之分,但更多的则是嫉妒!

在赫连月被带走一周后,百花宴继续。

没有了赫连月这个劲敌,众家小姐竟争愈发激烈,比赛更是如火如荼,而且,她们深知,只要不惹到冰娆,冰娆不会和她们争,因为这次的百花宴虽然波折不断,但冰娆却一直将打酱油进行到底。

经过激烈争夺,前三名有了结果。

其中,冰玲获得了此次百花宴比赛的第一名。

第二名为沐云公主沐天雪,第三名是柳家小姐,柳如烟!

得到第一名,冰玲自然得意万分!

她还特意走到冰娆面前,得瑟道:“冰娆,怎么样?如今总算知道我的实力了吧?”

说起来,她还得感激冰娆呢!若不是她弄走了赫连月,这第一还真未必落到自己头上。但不管如何,第一名是她的!

等在拿到百花宴的花后桂冠,冰玲相信,她的名声势必不会在赫连月之下了!

面对冰玲的挑衅,冰娆根本没理,跟冰玲这种人多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可惜,冰玲没得意多久,就见赫连月光彩照人、婀娜多姿的从外面走进了宴会厅。

见到赫连月,冰玲忍不住瞪大眼睛,心里更是咯噔一下:“月、月姐姐,你怎么来了?”

“听说百花宴继续开了,我就回来了。玲儿,恭喜你拿到第一名。”赫连月微笑着,从容不迫道。

这一刻的赫连月,是娇美的、高贵的,也是清纯可人的。

此时,赫连月一身飘逸白衣,优雅从容,有如空谷幽兰,清丽脱俗!

这样的赫连月,霎时成为了场上的焦点,不少人甚至都忘记了之前的赫连月是多么的狼狈不堪!

可以说,面对美丽的事物,人们总是健忘的,而赫连月正是利用了这点,才惊艳回归!

她深知,如果自己一去不返,那么直接后果就是名声扫地,以后,流云大陆上的众人只要一提起她赫连月,想到的势必会是她之前狼狈的模样,现在,她正是要消除那些负面影响,所以,她回来了!

虽然没能拿到百花宴比赛的第一名,但那根本不算什么,花后桂冠才是最大的殊荣,她正是奔着花后而来的!

花后,并非由比赛产生,而是众人匿名投票评选出来的当届百花宴上最优秀的女子!是当之无愧的人气之王!

一般来说,花后通常在比赛前三名中产生,但有她赫连月在,可就未必了!对此,赫连月十分自信!

随即,赫连月又走到冰娆面前,淡笑道:“冰娆,未能与你一战,我真是遗憾呢!”

说这话的时候,只有赫连月知道她是有多么的愤恨恼火!都是眼前这可恶的女人,害她成了众人眼中的大笑话!她那狼狈邋遢的模样,也全败这女人所赐!她一定不会放过眼前这贱女人!

“我也挺遗憾的,但愿以后有机会。”冰娆倾城一笑道。

“会的!”赫连月暗自咬牙,美眸喷火的与冰娆对视着。

两人眼神激烈交锋,火药味十足。

沐云皇帝也感觉出了一触即发的危险,遂笑着道:“好了,下面就是大家最关心的花后评选了,花后看的是人气,无关比赛与才艺,全看在场诸位各人喜好,因此,你们什么都不必考虑,顺应自己的心意就可以了!”

众人懂得,可评选起来却令他们有些为难。

选谁好呢?

按照常规,百花宴第一名是理所当然的花后热门,但这次,众人却犹豫不决了!

这次第一名是冰玲,冰玲虽然很出色,但跟赫连月比起来自然有所不及,可赫连月因为特殊原因最终没能参赛,如果真选了赫连月,冰玲就要颜面尽失了!但不选赫连月,选冰玲,众人这心里又不太情愿!

众人好纠结!

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他们难以抉择!

最后,众人将眸光放到了冰娆身上。

选冰娆?

这位可是既没表演才艺,又没参加比赛,若是真选了她,只怕在场的这些千金都要暴乱了吧?

更主要的是,冰娆那懒洋洋、事不关已的模样实在令他们蛋疼不已!

但无法否认,冰娆那艳若桃李的绝世容颜,真是美得令人窒息!

艳丽无双的赫连月站在冰娆边上,轻轻松松就被比了下去…

思考良久,在沐云皇帝的催促之下,众人投下了自己宝贵的一票。

当众宣布完票数之后,结果令人大跌眼镜!

现场女子,只有五人得到了投票。

其中,冰玲三票,沐天雪五票,柳如烟两票。

第一名有两人,因为票数一样,获得并列。

这两人,正是赫连月与冰娆。

这样的结果一出,冰玲与沐天雪当即炸了毛!

不过,两人根本没来得及开口,就在沐云皇帝的眼神警告之下,闭上了嘴巴。

这时,赫连月看着冰娆笑道:“冰娆,看样子我们还是得一战啊!众所周知,百花宴的花后,历来就没有并列的!”

冰娆淡淡一笑,对于花后神马的根本不以为然。

“不必!我这里还有一票!”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凭空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