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零一章 你就在擂台上等着我吧!

感觉到有猫腻的冰溪,很愤怒,这分明就是有人算计娆儿啊!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冰溪啥也没说,只是轻轻的碰了碰冰娆,弄醒了她。

“怎么了,哥哥。”微撩眼皮,冰娆淡淡道。

“娆儿,你要上去打擂了。”冰溪小声提醒。

“嗯?”冰娆有些迷茫,并坐直了身体。

“不知道谁帮你报的名。”冰溪皱着眉头,不悦道。

“那我是和谁打?”冰娆又问。

“赫连月!”冰溪无语了,那讨厌女人怎么如此阴魂不散?

“这样啊!”冰娆笑了,不过,却没有动地方。

这个时候,赫连月却迈着优雅的步子,慢慢走上了擂台。

“冰小姐,该我们了。”赫连月望着冰娆方向柔声道,绝美脸蛋上充满了期待。今天,她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把冰娆打趴下!要让她彻底丢脸!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

可以说,赫连月的想法不可谓不毒,但冰娆却淡定如昔的坐在坐位上,稳如泰山。

“冰小姐?”等了会儿,不见冰娆动弹,赫连月不解了。

“冰小姐?”裁判也轻叫了声。

冰娆还是没动一下。

围观宾客感觉到有事,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冰娆。

“冰娆,到你出场了,难道你怕了吗?”突然,容莲的声音乍然响起,在夜色中显然格外突兀。

“我怕什么?”冰娆淡淡一笑问道。

“怕打不过月姐姐,令自己丢人现眼呗!”容莲理所当然道,嘴里还呵呵笑着。

“胜败乃兵家常事,输赢不是很正常吗?”冰娆语气还是那般平淡,令人听不到她一丝情绪。

“既然如此,你干嘛不敢上擂台?”容莲激道。

“因为我没报名,而不是我害怕!懂?”冰娆美眸眯了眯,犀利的眸光射向了一脸理所当然的容莲。

容莲哆嗦了下,还是鼓足勇气道:“没报名?那怎么有你的名字?难道鬼报的?”

“有可能。”冰娆笑着道。

容莲一噎,激将法对冰娆无用,她又油盐不进,现在该怎么办?

而在场宾客听着两人对话,才恍然,原来冰娆没报名啊?怪不得不愿意上去打擂呢?只是如此一来,形单影支地傻站在擂台上的赫连月,就有些尴尬了!

赫连月可谓气得半死!

她真没想到,冰娆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就算你没报名,难道就不能顾全下大局,把这擂台打了吗?

该死的冰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冥顽不灵,也是不给沐云皇室面子?赫连月暗自腹腓,心头大恨!

但冰娆和她想的可不一样。

冰娆觉得,从她来了沐云,就一直被算计,要是轻易就妥协,岂不是正好中了敌人的圈套?

正是如此,她不但不会让敌人如意,还得想办法将事情闹大!至于沐云满不满意和她又有什么关系?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只有你强大了,人家才会敬重你!如果不能肆意的按着自己的想法活着,总是考虑这儿、考虑那儿的,得多累?

冰娆可不想那样,各方关系她也不关心,更主要的是,她没兴趣成为沐云皇室的媳妇,自然无需考虑沐云的想法。

另外,沐云皇室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觉得丢人现眼被折了面子,那她也无话可说!

这时,沐云皇帝满是疑惑的问道:“冰小姐没有报名?”

“没有。”冰娆肯定道,她只是来百花宴看热闹,又不是来选皇子妃的,怎么可能会愿意出头风?

“那可奇了怪了!大总管,你去查查事情是怎么回事?”转头,沐云皇帝一脸严肃的吩咐身边的内侍大总管。

大总管点头,随后离开。

一时间,场面有些寂静,几近鸦雀无声!

冰娆不吱声,沐云皇帝也不说话,宾客感觉气氛紧张,也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只有赫连月独自一人,傻瓜似的站在擂台上,显然,她被遗忘了!

赫连月心中又怒又恨,该死的冰娆!你为什么不能爽快些上来?

在她眼中,觉得冰娆极其矫情!

上来和她打一次能死啊?

自己又不会打死冰娆!

只不过,想让冰娆丢点脸,给她找回点面子罢了,毕竟,赫连家成了笑话,全是败冰娆所赐!如果她能当众修理了冰娆,家族多多少少也能找回点名声,可惜,冰娆却不给她一丁点的机会。

而她也不敢随便下擂台。

因为擂台规则,想下擂台,要么认输,要么输!

认输,她当然不干!

冰娆压根没上擂,她若认输的话,自己成什么了?

输?那更是儿戏了!

擂台上只有她自己,她输给鬼了?

如此,她只能跟个木桩子似的在擂台上站着。

赫连月尴尬极了,也把冰娆恨得要死!因为造成她如此尴尬场面的,正是冰娆!

愤恨喷火的眸光,直直的射向冰娆。如果眼神能杀人,只怕冰娆早死个千八百回了。

冰娆也明显感觉到身上有一道怨毒的视线,遂回了个笑容给视线主人,也就是赫连月,并用嘴型无声回着‘慢慢在擂台上等着吧!’

赫连月看懂了,火气噌噌往上窜,涨得脸都红了。

冰娆则跟看跳梁小丑似的,心中暗自腹腓,虽然不知道哪个给她报的名,但如果认为替她报了名,她就会老老实实的出战,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让对方不如意,才是她最大乐趣!

不然,不开森的岂不就是她了?

眼神一阵激烈交锋过后,冰娆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睛。

见状,肖敬可无奈了。

小娆儿,你这可是把所有人都无视了啊!

发现冰娆睡觉的人还不少,但这种场合睡觉…好多宾客都张大了嘴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帝后也看到了冰娆在睡觉,除了无奈外,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他们也听说过冰娆肆意而为的性格,因此根本没介意。

但凡有点实力的人,哪个不是骄傲的?而他们对冰娆实力的了解,肯定要比一般人多!

可帝后不介意,不等于其他人也不介意。

他们身旁坐着的众位妃子、公主以及部分皇子,都对冰娆又妒又不满,特别是太上皇,冷哼着,鼻孔冒寒气。

“这小丫头真是太没有礼貌了!”太上皇一脸不悦道,这位高贵俊美的中年美大叔,此时看冰娆的眼神十分不善且充满了挑衅。

闻言,皇后有些黑线。老爷子又任性了!

皇帝脸上则尽是无奈,他知道父皇为何会这样说,但大庭广众的你跟一个小姑娘计较,这样真的好吗?

“就是,皇祖,真不知道这冰娆是怎么混进百花宴的。”突然,紧挨着美大叔坐着的一年轻漂亮女子,附和着。然后,女子又往冰娆那边瞥了眼,暗道,哼!表哥是他的!敢跟她抢人者,死!

“霜儿,注意你的身份!”皇帝皱了皱眉,不悦道。

“霜儿又没说错。”太上皇瞪眼,不满的看向皇帝。

“父皇,你非得这样吗?”皇帝轻声问道,凌厉的眸光却射向了霜儿,示意她闭上嘴巴,不要乱说话!

霜儿心头一凛,小心肝乱颤,也不敢吱声了。

“我怎么了?我就是看不上她,不行啊?她哪里配得上…”太上皇不满的道,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皇帝打断了。

“父皇,请注意你的说辞!”皇帝一脸严肃道,眼神中充满了警告。

父皇是越老越糊涂,越老越任性了,他自然不可能任由父皇胡来,还有霜儿,对于自己这个不安份的女儿,皇帝很头疼!

她为什么就看不清形势,非得一意孤行?

想到那对祖孙的打算,皇帝就忍不住想抓狂!

真是异想天开!

郁闷的皇帝,叹着气,眼神无意中跟冰娆怀里的紫色小貂对上,顿时,他一惊,这只小貂貌似在警告他!

会吗?会是他想的那样吗?

惊疑不定的皇帝,想确认,可下一秒,那只紫色小貂的眼神就恢复了水汪汪、还萌萌的,仿佛他刚刚看到的都是幻觉。

这时,大总管回来了。

“陛下,属下查证得知,替冰小姐报名的是位女子,但属下找遍了皇宫,也没找到那女子的影子,想必已经不在皇宫了。”大总管汇报。

“查!给朕狠狠的查!”皇帝很生气,居然有陌生人混进了皇宫?这事绝对可大可小!

大总管领命退下,坐在皇后身旁的高贵女子,则适时开口道:“陛下,虽然不知道是谁替冰小姐报的名,可既然已经报上名了,是不是应该上去打擂呢?不然,接下去的比赛也没办法进行啊!更主要的是,我们也无法确定这事是不是冰小姐自己派人做的。”

“柳贵妃,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皇后听见这话,皱了皱眉头,不悦道,看向柳贵妃的眸光中,也充满了警告。

不过,柳贵妃可不怕皇后,并一脸无辜的笑道:“我会这样想也是人之常情!皇后娘娘难道不这样想吗?”

“当然不!”皇后斩钉截铁道。

“可我相信,在场的好多人心里只怕都是这样想的!”柳贵妃抿嘴一笑道。

她话说完,立即有人响应:“陛下,柳贵妃言之有理!”

“有什么理?”皇帝语气很平淡,令人看不出喜怒。

那人则继续道:“臣的意思是,有可能是冰小姐见对手实力太强,因此才不愿意承认是自己报的名!”

“荒堂!”皇帝怒斥!

但那位大臣却毫不畏惧,他料定,皇帝不会因他说了句实话就恼了他。

“陛下,请下旨命令冰娆与赫连月一战!”继那位大臣之后,又有大臣跪地请求。

皇帝见状气得手都哆嗦!

这群蠢货!得罪了冰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轻轻瞥了眼柳贵妃,皇帝心中更气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肯定是她唆使的!

皇帝很气,大臣却很坚持。

而冰娆呢?

她完全置身事外,只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真睡了,还是装睡的。

咳咳!轻咳了两嗓子,皇帝开口问:“冰娆,你可愿意上擂台与赫连月一战?”

冰娆微微睁开眼睛,淡淡一笑回着:“自然是不愿意,这分明就是别人在算计我,如果我真上了擂台,岂不如了别人的愿?”

皇帝心说,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既然冰娆不愿意,皇帝自然也不能勉强,毕竟,冰娆又不是沐云的人,他可没资格管。

可某些大臣拎不清,听到冰娆的话后,当即怒道:“冰娆,哪里会有人陷害你?你当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你分明就是看对手实力太强,才不敢应战!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实在是令人鄙视!”

“我的对手太强?你是指赫连月吗?”冰娆眨眨眼,确认道。

“当然,赫连月小姐可是赫连家族的天才,实力自然在你之上,所以你怕了!还编造出自己没报名的谎言!真是太可耻了!”那位大臣继续道。

“好吧,我怕了!既然你说我报的名,那就当我报的好了!”冰娆被这位大臣的逻辑给逗笑了,这逗逼确定能当好官?

“冰娆,你承认了!”某大臣一脸惊喜的道。

众人则一副看怪物的模样看着某大臣,这位,没听出冰娆说的是反话吗?

冰娆可无奈了,啥叫她承认了?她承认什么了?

“冰娆,既如此,你快些上擂台与赫连月小姐战斗!”见冰娆没反应,觉得冰娆心虚中的某大臣,继续再接再厉!

冰娆深深的看了眼某大臣,然后站了起来,特别希望冰娆上擂的几人见了,都惊喜不已,冰娆,还是妥协了吧?

赫连月也松了一口气,继续让她自己呆在擂台上,她非抓狂不已!

“哥哥,我去方便一下!”冰娆笑着道。

说完,潇洒的转身走了。

某些人一瞧,当即傻眼。

方、方便一下?

为嘛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大部分人则暗笑,能来参加百花宴的,一个个都猴精,哪里会看不出来冰娆在故意耍人玩?

不过,他们可没打算拆穿冰娆,有人让他们免费看好戏,权当消遣了!

几分钟后,冰娆回来了。然后又一屁股坐下。

“冰娆!”那位大臣有些恼羞成怒了。

“怎么了?”冰娆无辜道。

某大臣让冰娆气得一颤一颤的,指着冰娆半晌没说出一句有用的话。

赫连月则气得肝疼,脸都涨红成了猪肝色。

随即,话峰一转,冰娆一脸无奈道:“既然你们这么希望我和赫连小姐一战,那我就…”

就怎么样?

众人满脸期待,冰娆则故意卖关子。

“陛下、皇后,容、容家出事了!”突然,一名侍卫急匆匆跑进了训练场,满脸慌张,额头满是冷汗的大声道。

皇后一听,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并尽量冷静问:“你说什么?”

在场的容家人,全都紧张的看着侍卫,侍卫顿时压力山大,不过,他还是如实道:“容家失火了!”

“失火?怎么会失火的?”容家家主脸上尽是不敢置信,随即慌慌张张的跑出了训练场。

皇后也有些着急,正想跟皇帝请假,就听皇帝道:“皇后,咱们一起去瞧瞧吧!”

皇后点头,随着皇帝站起身走了。

其他人一见,也亦步亦趋的跟着,眨眼的工夫,整个训练场就剩了下冰娆、冰溪、卫扬、肖敬、连煜,当然,还有被遗忘在擂台之上的赫连月!

这个时候,肯定没人有心情关心赫连月了。

冰娆则笑眯眯的走到擂台旁边,抬头看着脸色不虞的赫连月,问:“赫连小姐,要下来吗?”

赫连月大怒:“不要!”

她是不会上冰娆当的,下了擂台不就等于输了吗?

“既如此,那你就慢慢在这儿等着吧!我先去看热闹了!”冰娆淡淡一笑道。

说完,她和哥哥等人转身走了。

“该死的!冰娆,你给我回来!”赫连月气得半死!

但冰娆根本不回头。

赫连月气急之下,就想去追。

“喂,别下去,下去就输了!”突然,一道声音响起,刚刚迈出一只脚的赫连月,听到这话立即僵住了。

谁、谁在说话?

“嘿嘿,主人说了,让我监督你。”青云露出了硕大的脑袋,看着赫连月笑道。

“啊!是你!”赫连月失声尖叫,这只危险的螃蟹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啊啊!

此时,训练场上除了她,就是这只螃蟹,赫连月只要一想到正是这只螃蟹夹伤了爷爷和父亲,她就没办法淡定下来!

仇人就在眼前,她却没办法报仇的滋味真心不好受啊!

“是我!想我了没有?”青云一脸怀念的问道,噌噌两下就爬到了擂台上,赫连月见状,小脸煞白尖叫道:“你、你别过来!你离我远点!”

“为什么?”青云眨眨眼,不解问。

为什么?还问她问什么?

赫连月好想挠墙,这个问题真是太令人郁闷了!

为什么不是明摆着吗?你自己干了什么好事,自己不知道?

如果不是眼前这只螃蟹实力太强,她现在就想煮了对方替爷爷和父亲报仇!可现在,她却只能被这只螃蟹逼到了擂台一角!

见赫连月不肯给自己答疑,青云又往前迈了一大步,赫连月则连续后退,嘴里还惊恐的大叫:“不许在过来!”

“可我想和你谈谈心!”青云期待道。

“我不想和你谈,也没什么能和你谈的!”赫连月凌乱了,她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天啊!谁来救救她?

可惜,没有人听得到她的心声,众人全都看容家失火的热闹去了,被留下的只有自己和这只看着她的螃蟹!

还想跟她谈心?

谈尼妹啊!

赫连月在心里咒骂着,眼睛也警惕的看着青云。

青云则气定神闲,干脆趴下来,跟赫连月大眼瞪小眼,反正眼前这讨厌的女人若是敢跑,嘿嘿!到时可就不要怪它咧!

赫连月真没想跑,主要是这只螃蟹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她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快点有人回来解救她!她可不想跟只螃蟹独处啊!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滴!

众宾客离开训练场后,就跟着皇帝皇后去了皇宫的观景台,那里是整个沐云皇都最高处,视野相当清晰,只要站上去,整个皇都会被囊括在他们的视线中。

登上观景台,众人就见离皇宫不远处火光冲天,红成一片火海,可见火势相当大!

他们站在观景台上,都感觉当下温度上升了不少。

看到眼前的漫天大火,皇后脸上尽是担忧,并在心里祈祷,但愿不会有人员伤亡!

听着侍卫们不断送来的消息,皇后的心情也随之起伏不定。

容家众人已经火速赶回了祖宅,抓着一人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着火?”

“不、不知道!”被抓着的倒霉蛋,哆嗦道。

“没用的东西!”容家家主甩开被他抓住的人,直接冲进了仍燃着大火的祖宅。

良久,火不但没被扑灭,反而愈演愈烈!

更可气的是,明明他们已经灭了一个地方的火了,可很快,那个地方居然又会自燃!

这样的事实,让容家人气得都快要吐血了!

“阴谋!这肯定是个针对咱们容家的阴谋!”容家家主强忍下心中的酸楚,火大吼道。

找不着起火原因,也扑不灭这大火,容家家主若是不把责任往外推,他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冰娆!肯定是冰娆干的!”为了安抚自己险些失控的情绪,容家家主又把冰娆推了出来背黑锅!

“家主,没有证据的事情,别乱说!”容家大长老听着家主的话,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起火原因都没弄清楚,就随便诬赖人,这不是给自己找敌人吗?

“肯定是她!她之前离开过皇宫训练场,你们忘了?”容家家主想起冰娆离开过几分钟,正好做案!

容家大长老沉默了,虽然他并不完相信家主的话,但冰娆确实有嫌疑,而且,又刚刚跟容莲结上仇。

过了许久,滔天大火终于被扑灭了。

看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容家祖宅,满身狼狈的容家人,全都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皇后得到消息,知道火已经扑灭后,心也放下不少。

得知并没有人员伤亡后,她更加放心。

钱财都乃身外之物,人才是最重要的!

但容家人会不会那样想,就只有天知道了。

“冰娆,你干的好事!”急忙又赶回皇宫的容家家主,来到观景台,看到冰娆便直接吼了起来。

“我干什么了?”冰娆无辜问道。

“你放火烧毁了容家!”容家家主大声说出冰娆的罪行。

在场的人顿时哗然,这、这可能吗?

“证据?”冰娆很淡定,并问。

“你之前离开过训练场,所以,你有作案时间!”容家家主十分肯定道。

冰娆则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容家家主,嘲讽道:“容家主,我是去方便了,只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容家到皇宫,就算用飞的,至少也得十分钟吧?哪怕是灵尊,一个来回,外加放火五分钟也不够吧?更何况,我还不是灵尊。”

众人听了冰娆的话,都深深觉得有道理,这容家主分明就是胡乱攀咬嘛!没证据的事情,怎么可以乱说?

不过,在场的人中,属冰娆的背景最弱,因此容家家主将罪名扣在冰娆身上,在他们看来也实属正常!

发生了这样的事,家主责任最大,一个弄不好,家主的位置只怕都要丢了!如此,他自然需要有人帮着背黑锅!

想清楚这些,众人看向容家主的目光充满了鄙视。

不去找真正的凶手,却在这里为难个小女孩,算什么本事啊?

“无须狡辩,就算不是你本人去的,也是你安排别人去的!”容家家主脑筋急转道。

冰娆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位是下定决心要把这罪名扔她身上了?可惜,她可不是软柿子,会任由容家主捏揉搓扁!

“我能安排谁?”冰娆好笑问道。

“你、你…”看了眼冰娆身边的几名男子,容家家主不知道该赖到谁身上了。

“无话可说了?另外,我放火的理由呢?”冰娆继续问。

“莲儿得罪了你,所以你要报复!”容家家主肯定道。

“你是指在霄天楼的事情吗?”冰娆淡淡一笑。

“正是!”容家家主点头。

“霄天楼遇到容小姐那天,她确实说了些难听的话,可我要真想教训她,当天就直接出手了,又怎么可能会等到现在?再者,容小姐话中另一个主角是赫连家,她曝出了赫连家主的糗事,证实了赫连家主已成太监,所以,你不觉得赫连家族的可能性更大吗?”冰娆分析道。

这事,在场的人几乎都有自己的渠道知晓,因而他们都觉得冰娆说的很有道理,赫连家族的嫌疑确实比冰娆要大!

赫连呈听到冰娆这样说,眼神不悦的斜睨了眼冰娆,然后表态:“我赫连家族不屑这种背后下黑手,冰娆小姐请慎言!”

“我很慎言了,不过,赫连少主说赫连家族不屑背后下手本小姐可不敢苟同,你们赫连家族背后对我下的黑手还少?”冰娆似笑非笑的看着赫连呈提醒。

赫连呈无言以对,脸瞬间涨红,并恼火的看着冰娆,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反驳他的话,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哼!等娶了冰娆,自己非让她好看不可!

下定决心的赫连呈很快淡定,并问容家家主:“容家主,是信我之言,还是冰娆小姐的?”

容家家主脸色漆黑,他能说,他谁的话都不信吗?

这两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容家主,胡乱攀咬别人是没有用的,还是快去调查纵火凶手吧!”冰娆见容家主不吱声,遂主动提醒。

“我会的!冰娆!如果查出来是你,我绝不会放过你!”容家家主撂下狠话。

赫连家他虽然也想这样吼,但他不太敢!

“悉听尊便,只要别伪造证据就行!”冰娆笑眯眯的,淡定自若道。

容家家主脸又黑了几分,伪造证据?

“我看,此事还是由沐云陛下来查比较好。”冰娆一脸不放心道。

“嗯,朕会让人去查的。”皇帝点头同意,并深深的看了眼冰娆,这小丫头神色间没有一丝心虚,显然这事不是她做的,否则,任她隐藏的在好,只怕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见陛下揽了下这事,容家家主不禁老泪纵横,“陛下,你可要为容家做主啊!”

“我说容家主,你是想让陛下给你掏钱修房子吗?”冰娆闻言,笑眯眯问。

容家家主一噎,心头火起!

臭丫头,关你屁事!

沐云皇帝则嘴角狂抽,这小丫头,好诚实,正好说出了他的心声啊!

不过,身为皇帝,自是不能像冰娆那般直接,随后,他咳了两嗓子,安抚道:“容家主放心,凶手我肯定会帮你查出来的!”

“谢陛下!”容家家主心头发苦,让那臭丫头一捣乱,陛下绝口不提钱的事了!

呜呜…容家损失好大,求施舍啊!

看出容家家主的想法,冰娆还坏笑着问:“容家家主,容家祖宅都烧毁了,重新修建也需不少钱,要不要我们在场的每人帮你捐点款?也能减少点容家损失不是?你觉得呢?”

容家家主看怪物般看着冰娆,刚刚他诬赖了她,这臭丫头会这么好心?

可以说,容家家主完全不相信冰娆是位以德抱怨的圣母!

但冰娆今天就想当圣母了!所以,她又转头对众人道:“大家都是有钱人,都帮帮容家吧!他们实在太可怜了!”

冰娆说这话的时候,美眸中还涌上了泪花,看得不少人直心疼!

倾城倾城的绝色美人都这样求人了,谁忍心拒绝?

当即就有人表示,愿意捐款。

有人出头了,跟风的自然不少。

一时间,整个皇宫观景台都是众人群情激昂的同意捐款意愿。

容家家主开森了!

都是好人啊!容家可以省下一笔钱了!

沐云皇帝嘴角又猛抽了几下,不明所以的看着冰娆,这丫头按理说不是应该落井下石的吗?怎么反而帮上容家了?

难道说,他对冰娆的调查有误?

虽然怀疑冰娆的居心,但沐云皇帝觉得自己还是得感激她,至少这小丫头的一番话,让他省钱了!不然,容家家主一哭诉,少不得他要大出血!就算看在皇后的面子上,他也不能不管啊!

心动不如行动,决定了要捐款,当即就有内侍拿着两只大箱子过来了,还有内侍负责记录备案,这些人情,以后都是要还的。

“捐款的事既然是我提出来的,那我就起个带头作用,先捐吧!”冰娆主动道。

一时间,众人对她印象大好!

多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啊?

以后,谁在说冰娆不善良,说冰娆狠毒,他们肯定不答应!

来到箱子旁,冰娆从储物戒指中掏出来一块下品晶石,面露不舍的扔了进去。

捐一块下品晶石?

众人感觉脑筋有些转不过来,这是捐款吗?

纠结了许久,冰娆才又掏出一块下品晶石。

就这样,冰娆纠结会儿,掏一块,然后不舍的扔进箱子,周而复始,不知道过了多久,内侍一查,好嘛!才一千块,还是下品晶石。

一千块下品晶石相当于一块中品晶石,一块中品晶石能买啥?买块砖?

另外,这次捐款按陛下的意思是要张榜公布的,以示众人对容家的帮助,可若是让百姓知道捐块砖都能上次皇榜,这…是不是太儿戏了?

但皇帝都没说什么,身为侍从的就更加不敢多嘴了。

事实上,皇帝也在纠结。

他就说,冰娆不可能那么善良,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她这是捐了钱也不想让容家主痛快啊!而容家主偏偏还得感激她,记着她的人情!

可想而知,容家家主得多郁闷了。

容家家主确实郁闷,一千块下品晶石,可真多啊!

他算看明白了,冰娆这哪里是圣母啊!分明就是在报复自己之前让人送了一万下品晶石给她赔礼,现在,人家用捐款的名义在打他的脸啊!

末了,冰娆还十分不好意思道:“我、我没有太多钱,也没有卡,容家家主请不要嫌弃!如果实在嫌少的话,我明天就去接几个佣兵任务,赚了钱再捐点给你。”

“不少!够了!”容家家主欲哭无泪道,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祖宗,饶了他吧!他知道错了!可别在让他丢人现眼了!

但事实上,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有了冰娆起头,冰溪第二个上来捐款。

他也跟妹妹一样,一块一块的往外掏晶石,但对待那些晶石,他比冰娆更加舍不得。

一脸肉疼的捐着款,他嘴里还念叨着:“这十多年,我和妹妹省吃俭用,才攒下了你们这点家当,如今,你们就要离我和妹妹而去了,走好,到了容家,记得发挥自己的余热,呜呜…再见了,晶石宝贝!”

说到后来,冰溪舍不得的都哽咽了。

容家家主老脸火辣辣的,看着这一幕,他恨不得冲上去对冰娆兄妹吼:“拿回你们的晶石吧!别捐给我了,真的!”

但他不敢,不然这对兄妹肯定会说他不识好歹!

别有居心的人,例如柳贵妃所在的柳家,肯定也会落井下石!

算了!他忍下了!

他就不信了,冰娆、冰溪各自捐完一千块下品晶石后,还有人好意思这样捐?

毕竟,在容家家主看来,在场众人的地位,属冰娆兄妹最低,别人要是也敢这么捐,那丢人的可就不是他了!

可惜,理想和现实终究有差距。

冰娆、冰溪之后,接连捐出晶石的分别是卫扬、肖敬、连谨,这三人,只比冰娆兄妹多捐了一点点,为一千五百块下品晶石!

见状,容家家主有些抓狂,尼妹!你们哪来那么多的下品晶石?

看着这几人的表现,众人秒懂,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自己得大出血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随着众人你一块,他两块的捐出晶石,两只箱子很快就满了,但容家家主的脸也越来越黑,心里更是忍不住破口大骂!

尼玛!这帮龟孙子!居然跟冰娆学!

冰娆也就罢了,可你们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你们也好意思?

一直看着热闹的沐云皇帝,由最初的嘴角狂抽,到最后,他在心里笑的肠子都要打结了!

今天,容家的里子面子可全没了啊!

捐款大事一结束,冰娆又提议,暂停百花宴吧!出了这种事,如果他们继续吃喝玩乐,貌似有些对不起容家家主,毕竟,容家人可正是伤心的时候,哪有心情陪着他们一起欢乐?

皇帝一听也对,但百花宴又是他们沐云每年的传统,肯定不能这样草草结束,因此只能暂停。

宾客们,都被安排到了皇宫一隅专为贵宾准备的客院,大臣们则各回各家,什么时候容家纵火事件查清了,百花宴在继续。

冰娆有沐天昶给自己等人准备的别院,因此他们并未住在皇宫,但出去前,她却特意去了趟皇宫训练场。

“该死的,冰娆,你终于回来了!咱们快来打过!”看到冰娆,赫连月暴怒吼着,漂亮的脸蛋因为愤怒,都有些扭曲变形了。

“嘘!小点声,注意形象,在外人眼中,你可是高贵优雅、气质不凡的赫连家族大小姐,千万别让人看到你这泼妇般丑陋的模样!”冰娆小声提醒。

“你快和我打过!”赫连月不受冰娆的话影响,继续吼着,她不想在呆在擂台上了,特别是还要跟只螃蟹呆在一起,啊啊啊!她觉得自己会被逼疯的!

“不打,现在又没观众,打给谁看?更何况,百花宴都暂停了,所以,咱们之间的战斗自然也要暂停!”冰娆笑眯眯道。

“嗯?百花宴为什么暂停?”赫连月不安道。

“容家出事了,百花宴继续话,不是给容家人上眼药吗?如此善良的我们,当然不能做出那种事!”冰娆笑着解释。

“那我呢?我怎么办?”赫连月看着冰娆紧张问,所有人都好像把她遗忘了啊!除了冰娆!

“你就呆在擂台上等我吧!什么时候容家纵火的凶手找到了,百花宴才会继续!”冰娆理所当然道。

“凭什么?”赫连月失声尖叫,眸中更是燃起了熊熊怒火,凭啥冰娆就能回家睡觉,而她就要呆在擂台上傻等着?

“忘了擂台规则了?或者说,你想认输?我可得先提醒你,如果你认输,那么就没有与我战斗的资格了,而我将不战而胜!”冰娆故意笑的很得意,并挑衅的看着赫连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