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章 哥哥娶了她,怎么样?

她真是快要被气死了!

冰娆怎么可以如此淡定?

难道没看到自己在骂她、羞辱她吗?

容莲想不明白了。

可惜,冰娆根本没有给她答疑的想法,只自顾自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一时间,容莲郁闷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气氛也尴尬起来。

良久。

冰娆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然后站起身淡淡问:“容小姐想让我跪下陪罪?”

“不错!”冰娆的突然站起来,让容莲的小心肝顿时咯噔一下,不过,她还是勇敢的点头。

“让我跪下,你受得起?再说了,我为什么要给你赔罪?就凭你大庭广众之下曝光了赫连家主成了太监的事?就凭你曝光了赫连月挨打的事情?”冰娆嗤笑着。

随后,她继续:“你知不知道,这事赫连家族一直努力控制在最小范围?当时在谜心炼阵,那么多人都看到赫连家主成了太监,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像你这样当众说出来,知道为什么吗?”

“为、为什么?”容莲有些被冰娆的气势吓到,并结巴问道。

“因为他们害怕被赫连家族报复!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有你傻呼呼的当众把这事嚷出来,现在好了,这么多人全都听到了。原本,赫连家族还可以说那事纯属谣言把那丢人现眼的事遮掩过去,可突然冒出你这位证人,我相信用不了明天,这个消息就会像长了翅膀一样再次传遍流云大陆!如此一来,赫连家族的人只怕恨死你了!”“但我得感激你,你让我又出风头了,谢谢啊!”冰娆笑眯眯道。

说完,她又给哥哥等人使了个眼色,一行人都站起身,绕过容莲走了。

而容莲,显然已经被冰娆的话给吓到了。

刚刚,她只顾着逞口舌之快,确实说了不该说的!呜呜…这可怎么办啊?家族已经警告过,这事知道就行了,千万别往外说…

想着,容莲害怕的小脸苍白如纸,大脑也一片空白!

等她回神,想要斥责冰娆的时候,才发现冰娆早就不见了。

“冰娆呢?冰娆呢?冰娆那个小贱人呢?”容莲发疯似的在霄天楼里失声尖叫着。

围观众人有些傻眼,这位容小姐是不是疯了啊?让冰娆气疯了?

这个时候,冰娆等人早就回了别院了。

坐在院中,肖敬看了冰娆许久,才好奇问道:“小娆儿,那容莲如此可恶,咱们就这样放过她?”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她可是容家最受宠爱的小姐。”冰娆一脸忧桑的道。

看她这表情,这语气,卫扬和肖敬都有些凌乱。

不是吧?他们幻听了?

区区一个容家小姐,身份难道比赫连家主还要高?

“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咱们寄人篱下,对方又是沐云国第一家族,还是五皇子的表妹,容后的侄女,我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女子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无视了卫扬和肖敬的诧异,冰娆继续叹气,还一副受尽委屈的小白花模样。

这下子,一听当热闹听着的连煜都有些受不了了。

这、这是冰娆会说出来的话吗?

赫连家主都敢欺负的人,貌似在怕容莲?

这绝对不正常。

连煜眯了眯眼眸,冰娆这是在搞什么鬼?

而且,她的话,也很快有人传进了皇宫。

沐天昶知道后,嘴角抽了抽,暗道,冰娆是吃错药了?这可不像是他所知道的冰娆啊!

随后,他去找了容皇后。

将霄天楼发生的事情汇报完后,沐天昶便不在言语,而是安静的坐在边上等着容皇后决断。

容皇后沉吟半晌,才确认问道:“昶儿,冰娆没有教训她?”

“没有,人家说了,我的表妹、母后的侄女,不敢教训!”沐天昶实在很无语道。

他和连煜一个想法,赫连家都敢得罪的人,居然害怕容家?

要知道,容家在身份、地位上,同赫连家族可没法比!

容皇后听完,额上滴落几根黑线,显然,她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冰娆那小丫头会这样老实的放过容莲?这正常吗?

要知道,她对冰娆的了解,绝对比容莲那个白痴多,可现在她真是搞不明白冰娆走的是什么路子了。心里更是格外不安。

如果说,容莲在霄天楼就被冰娆教训过,她还能放心些,但偏偏冰娆除说了几句话外,啥都没做,如此,她反倒紧张起来。

冰娆那个有仇必报的小丫头,不会在酝酿什么巨大的阴谋吧?

“来人!”突然,容皇后大声道。

立即有婢女上前。

“派人去把容莲找来!”容皇后吩咐,然后又对沐天昶道:“昶儿,你带点礼物替本宫给冰娆赔罪去!”

“母后,又不是我们得罪的冰娆,为什么要我们去赔罪?要去,也应该是容家主去吧?”听了容皇后的话,幕天昶有些不赞成道。

“我去了,容家才会去,而且,容家是容家,本宫是本宫,那小丫头是你请来的客人,她在我们的地盘上受辱,我们责无旁贷!”容皇后解释道。

“好吧!”沐天昶同意了。

到了别院,沐天昶将礼物奉上,还言明这是母后的意思,让她受委屈了。

冰娆很客气的道:“多谢容后了,其实容后完全不必如此。”

“这是应该的。”沐天昶讨好笑道,心里则忍不住腹腓,不这样母后心不安啊!

完成了任务,冰娆会不会接受,接受度是多少,沐天昶完全不管。

只聊了会儿,他便离开了。

在沐天昶走后不久,容家就派人前来赔罪了。

来的,是位管家。

那位管家在见到冰娆后,一脸的傲慢外加趾高气昂。

“我们家主说了,这事是我家小姐不对,还望冰小姐勿怪!”管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道。

冰娆只听着,一言不发。

“这是小小心意,冰小姐收下后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吧!”管家继续道。

冰娆轻瞥了眼摆在托盘上少得可怜的几样东西,一万下品晶石?三粒中品丹药?唔,还有几样很不起眼的首饰。

虽然说,她根本不在乎容家赔不赔罪,可容家拿出来的东西,跟容皇后比起来,简直是在打脸!

没错,就是在打她的脸!

这是把她当成要饭的了!

轻扫几眼,冰娆还是没发表任何意见。

对此,管家有些恼火,这冰娆什么意思?他们容家都如此低声下气了,怎么连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容家管家气得想要发作时,冰娆才淡淡的说了句:“霄天楼发生的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容家也不必太在意!”

“哼!你识相就好!”管家满意道。

“慢走,不送!”冰娆轻笑着,然后又对边上趴着的青云和紫沧道:“你们两个帮容管家把这些东西送回容家。”

管家一听,当即怒声质问:“冰娆,你什么意思,嫌少吗?”

“怎么会?这实在太丰盛了,本小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好东西,所以,我可不敢收!”冰娆笑眯眯道。

青云和紫沧则点头表示明白。

霎时,根本没等某管家反应过来,青云就一把抢过他手中托盘,和紫沧快速出了别院。

“喂!你们干什么?你们这两个强盗!”管家大怒,撒腿就追去。

青云一边跑,一边大声道:“让下,让下,我家主人不敢收容家这么贵重的赔罪礼,特意让我们给送回去,你们别挡路啊!不然把这些礼物刮伤、碰坏啥的,你们可赔不起!”

这话,青云吼了一路,而一直在它后面追着的倒霉管家,则被街上行人指指点点。

赔罪礼?

就这些破玩艺?

围观路人都觉得格外可笑,这些东西,容家居然也拿得出手?还是给别人赔罪的?

当下,就有好信之人问青云:“容家怎么你家主人了?为嘛给她赔罪?”

青云也没想隐瞒,劈哩啪啦一顿说,霄天楼的事情,就这样公诸于众的曝光出去了。

原本,对于霄天楼的事情,容家是下了封口令的,因此,只有当时在酒楼用餐的人清楚,可现在,消息却在普通民众之间流传起来,而民众的八卦力量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这消息,简直以闪电的速度,传变了整个皇都。

管家在后面又气又急,可他根本阻止不了那只螃蟹爆料!因为有只鹰一直在用犀利、看着猎物的眼神,把他盯得死死的!

几乎在皇都绕了一圈,青云才不急不缓的找到了容家的大门!

在门外,青云先开嚎:“容家!容家有没有活人啊!出来一个!呜呜…”

门口侍卫听了,先是黑线,随即恼怒!

啥叫有没有活人?他们不是人吗?

“谁那么大胆,敢在容家捣乱?”青云话音落下不久,里面就传出一声怒喝!几道人影也随之现身。

可当他们看到容家大门口多出一只大螃蟹后,顿时大惊失色!

这螃蟹…

看到青云举起一只硕大又锋利的钳子,出现的几位容家长老便下意识的集体夹住双腿,那什么…螃蟹这种生物,实在是太可怕了!另外,这只螃蟹哪冒出来的啊?

“你…”咽了咽口水,辈份最高的二长老,只问了一个字,就问不下去了。

瞧见那钳子没?太可怕了!

“我家主人让我来还赔罪礼,她说你们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她不敢收!”青云脆声声道。

这时,几位长老才把注意力转头青云的另一只钳子上,这是…

“你家主人,莫非是冰娆?”另一长老小心翼翼问道。

今天,他们送出去的赔罪礼,只给了冰娆。

不过,礼物是家主决定的,他们并不知道家主都送了些什么,可现在看到托盘上的那几样东西,几位长老都有了不详的预感。

家主这是赔罪去了,还是打脸挑衅去了?

说实话,看到那些东西,他们老脸都红了,这真是太过份了!

容家人都觉得过份的东西,可以想见,冰娆看到会是什么感觉!

难怪人家要送回来!

老脸火辣辣的几位长老,看着青云良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等他们回神,青云已经放下托盘走掉了。

见青云完成任务,没跟过来的紫沧才放开了一直被它抓着的容家管家,跟着青云一起回了别院。

管家也跌跌撞撞的扑到了几位长老面前,痛哭流涕道:“二长老、三长老、五长老,都是小的没用,没能阻止他们把这礼物送回来!”

“这礼物是家主让你送的?”二长老瞪着眼睛,气哼哼问。

“是、不是!”管家结巴着,瑟缩了下。

“到底是还是不是?”二长老吼道。

“是。”见二长老生气了,管家不敢撒谎。

二气老被气得脸都黑了,一甩袖,他转身进了容家。

三长老和五长老也直叹气,这下闹的,明明是赔罪去了,结果,罪没赔成,又把仇恨加深了!

随后,三位长老召集了长老们把事情一说,有些明理的长老一听,顿时全怒了!

这事,家主做得太过了!

但也有长老不以为然,觉得送点礼物意思意思就行了,毕竟,冰娆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最后,还是大长老一锤定音,并派管家重新给冰娆送了份厚礼,可惜,连人带礼连别院的门都没进去!

这些事,自然毫无例外的又传进了沐天昶的耳中。

沐天昶有些怒了,当即去找皇后。

皇后正在训斥容莲,见自家儿子来了,脸色还黑得跟锅底一样,顿时不解问道:“昶儿,出什么事了?”

“问她!问他们容家做了什么好事?”沐天昶火大吼道,冰娆等人可是他请来了,容家这是在打他的脸吗?

“莲儿!你又做什么了?”容后板起来质问。

“姑母,我不是都认错了吗?您就饶了我吧!”容莲受不了的道。

“母后,您听听,她这是知错的态度?”沐天昶不满道。

“那还想我怎么样?好歹我也是容家的女儿,冰娆她算什么?姑母已经骂过我了,爹也派人给冰娆送去礼物赔罪了,这还不够?表哥,你是我表哥吗?为什么胳膊肘儿总是往外拐?”容莲也火了,并质问沐天昶!

“莲儿,怎么说话呢?”听了容莲说的话,容后更怒了,特别是容莲还敢质疑她儿子,这让她这个当娘的心里十分不爽!

“姑母,我也是实话实说嘛!冰娆毕竟是个外人,你们总不至于里外不分吧?”容莲提醒道。

“你做下了错事,还敢说我们里外不分?好!很好!你们容家也很好!如果没有诚意赔罪就不要去!拿那点破烂玩艺,当人家是要饭的?”沐天昶冷笑道。

“昶儿,容家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容后心里咯噔一下,相较于儿子和侄女,她当然更相信儿子的话,更主要的是,昶儿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母后,您不知道容家有多大方,拿着一万下品晶石、三粒中品丹药还有几件不值钱的破首饰,就去给人家赔罪了!”沐天昶说这些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可笑。

一群蠢货!

以为冰娆是那么好惹的?连五大家族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会在乎区区一个容家?

你今天让人家没脸,人家明天就能断了你们容家的根!

听完儿子的话,容后脸色也变了,心里这火气噌噌往上窜!

“昶儿,让人把你舅舅传来!”容后吩咐。

“母后,这事我建议您就别管了!除非你想咱们沐云皇室也得罪了冰娆。”沐天昶没动,并提醒。

容后沉默了,并在心中思考着利弊。

容莲闻言则大感不平:“姑母、表哥,那冰娆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们都向着她?”

“你闭嘴!”容后和沐天昶异口同声吼道。

容莲愣了愣,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并捂脸往外跑。

“昶儿,这事真不管吗?”容后问道,两人谁都没理会哭着跑掉的容莲。

“不然还能怎么办?容家已经错失了良机,冰娆那丫头别看年纪小,心狠着呢!还有她的兽,就没有一个善茬!连赫连家主都敢给弄成太监,而赫连家族至今也没拿人家咋样,您觉得,她还会在乎一个容家?”沐天昶分析。

反正站在他的立场,是不愿意得罪冰娆的。

容后又沉默了,考虑清楚后,她点头道:“算了,容家的事我不管了,反正我一个出嫁女!”

“这就对了。”沐天昶赞同点头。

可他们不想管了,容家家主却跑进皇宫,给受了欺负的女儿出头来了。

一进皇后的明华殿,容家家主就立即不满的对容后和沐天昶道:“你们一个是莲儿姑姑,一个是她表哥,不为她出头也就罢了,怎么可以欺负她?”

“……”容后和沐天昶无语,他们怎么就欺负容莲了?

“哥哥,莲儿就是被你给惯坏的!”容后略带不满的指责道。

容后有两个儿子,一直没有女儿也很想要个女儿,本来,容莲跟她关系很近,她也可以把容莲当成女儿来疼,可偏偏她对自家侄女疼不起来,看到容莲,她甚至还有些烦躁!

“她是我女儿,我惯着不很正常吗?我可不像你们这当姑姑和表哥的,胳膊肘儿专门往外拐!”容家家主怒声道。

容后很无语,他们胳膊肘儿往外拐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容家?

“静儿,这事是你们母子不对,你们得给莲儿点补偿。”没给容后反应的机会,容家家主继续道。

“什么补偿?”容后深吸一口气,强忍怒气问道。

“过两天的百花宴上,你得让陛下给莲儿赐婚,天启、天昶都可以,反正我女儿一定得嫁入皇家!”容家家主不客气道。

容后让自家哥哥这话气得脸都黑了,这、这绝对是趁火打劫啊?

沐天昶则忍不住想给自己这奇葩舅舅跪了,这位,当自己是谁啊?

还他和哥哥都可以?

咋不问问他们愿意不?

翻了个白眼,沐天昶啥也没说走了。

见状,容家家主还自言自语道:“五皇子这是害羞了吗?”

容后也情不自禁翻白眼了,然后无奈的扬了扬手:“哥哥,此事我自有决断,我有些头疼,你先回去吧!”

“妹妹,我等你好消息啊!”以为目的达成的容家家主,哼着小曲就离开了。

两日后。

百花宴正式开始。

沐天昶特意过来接冰娆等人前往皇宫。

看到沐天昶,冰娆便笑着道:“恭喜!”

冰溪:“恭喜!”

卫扬和肖敬也异口同声,“恭喜了!”

连煜同情的看了眼沐天昶,啥都没说。

“你们吃错药了?”沐天昶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帮家伙干嘛啊!

但谁也没给沐天昶解释,并直接坐上了沐天昶的豪华马车。

沐天昶十分无奈,自己也坐上去后,便吩咐车夫开车。

前往皇宫的路上,沐天昶情不自禁打量了冰娆几眼。

今天,冰娆穿了一身红衣,衬得她愈发美艳无双,而她那淡定从容、高贵优雅的气质,又使得这份美艳显得有些低调。

不仅如此,冰娆怀中抱着的紫色小貂,还让她看上去有些呆萌,颇像一位抱着宠物的纯真少女。

而她两边的肩膀上,也各趴了一只黑色狐狸和小白猫。

沐天昶嘴角抽了抽,出席宴会虽然允许带宠物,但这连抱带扛的,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事实上,这才哪到哪?

紫衡此刻正趴在冰娆胸口大吃豆腐,青云,则隐在了冰娆的袖子里。

等到了皇宫,冰娆等人再次令人侧目!

因为他们居然是五皇子带进来的,这就不得不令人对他们产生兴趣了。

特别是冰娆,简直太令人惊艳了!

惊艳过后,宾客们就是互相打听这位绝色美人是谁?跟她比起来,赫连月都得靠边站啊!

认识冰娆的,自然而然的说出了她的身份,顿时,众人都惊呆了!

她就是冰娆?

但凡能来参加宴会的,基本都是各大家族高层,对于冰娆的大名,这两天已经足够使得他们如雷贯耳!

不过,谁也没想到,冰娆居然这么美?

多看了几眼,在沐天昶的怒瞪之下,他们才不舍的收回了眸光。

随后,沐天昶带着冰娆等人去了给他们准备的位置。

位置有些靠后,为此沐天昶还特意解释:“知道你们兄妹喜欢低调,所以就给你们安排了这里,希望你们满意。”

“谢谢,我很满意。”冰娆笑着点头,这位置还有个死角,她就是睡觉前面的人都看不到,真是太完美了!

给了沐天昶一个夸奖的眼神,冰娆等人坐了下来。

沐天昶也没过多停留,身为主人,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今天晚上是不可能陪在他们身边了。

见沐天昶离开,冰娆等人的位置又被安排在了墙角,众人又忍不住对冰娆的身份地位进行了脑补!

“靠!冤家路窄啊!”突然,肖敬低叫了声。

“嗯?”冰娆抬头,正好看到一身艳丽红色的赫连月,笑吟吟的从外面走进来,陪在她身边的,是位俊美男子,和她有几分相像,应该是她哥哥。

她和赫连月,这是撞衫了?

冰娆有些狗血的想,今天出门的时候八成没看皇历,不过,在这皇家宴会上看到赫连家族大小姐,应该也属正常吧!

过了会儿,冰娆又看到了冰玲。

冰玲也是一身红!

冰娆可无奈了,早知如此,她今天就不穿红色了!当然,她也不是那么讲究的人,撞衫就撞衫吧,就看谁撞的好看了!

“小娆儿,我就说今天不应该来,看这一个个牛鬼蛇神的,都神马东西啊!”肖敬抱怨着,脸上尽是不情愿。

“呵呵,今天说不定会很热闹呢!”冰娆淡淡一笑道。

“这么多女人,不热闹才怪!”肖敬诚实道。

“热闹点好!”冰娆笑眯眯的,不以为然。

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在冰娆耳边响起。

“冰娆,你怎么在这里?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无意中发现冰娆的冰玲,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好像见到鬼一样!

冰娆只抬头淡淡的看了眼冰玲,根本没搭理她!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混进来的!”冰玲尖锐的声音又放大了几分,顿时把众宾客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冰玲小姐好大的气势啊!这里是皇宫,不需要装得淑女点吗?”笑了笑,冰娆淡淡道。

“噗哧!”肖敬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问你怎么混进来的?”不理会冰娆的嘲讽,冰玲依然固执如初。

“你问五皇子,他会告诉你,我是怎么混进来的。”冰娆提议。

“你当我不敢?”冰玲怒瞪着冰娆,吼道。

似笑非笑的看着冰玲,冰娆淡淡一笑:“冰玲,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

闻言,冰玲脸色都变了。

“玲儿,别怕她,这里是我的地盘,她不敢把咱们怎么样!”就在这时,容莲又蹦了出来,并一脸得意的站在了冰玲身旁。

今晚,姑母就会宣布她跟表哥订婚了,到时,自己成了沐云皇室的一员,看冰娆还敢不敢动她一根汗毛!

“我不是怕,只是今天是沐云皇室的百花宴,我们不能…”冰玲的话只说了一半,但容莲已然秒懂!

“没事,出了事我兜着!”容莲不以为然的大包大揽道。

在她的地盘上,她就不信冰娆敢把自己怎么样?

这也是为什么在谜心炼阵的时候她会害怕冰娆,但在沐云却敢挑衅对方的主要原因,在这里,她的靠山很硬!

“容小姐好大的口气,记了你在霄天楼说过什么了?赫连家族怎么没来找你算帐呢?”冰娆很好奇。

容莲脸色变了变,并镇定道:“我已经跟月姐姐解释过了,她并没有怪罪我!”

“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私底下她会不会报复可就说不准了!”冰娆故意担心的看着她,提醒道。

“你、你不要挑拨我和月姐姐的关系!”容莲小脸有些发白,并怒道。

“怎么,以为你们的关系很牢固吗?”冰娆笑了,单纯的孩子啊!

“当然,我们两家可是世交!”容莲底气十足的道。

“但愿!”冰娆轻轻吐出两个字,就不在言语。

被冷落的冰玲,不甘寂寞的再次追问:“冰娆,你怎么混进来的?”

“我说了,让你去问五皇子。”冰娆有些无语,并暗自腹腓,莫非冰玲被她揍傻了?不然怎么听不懂人话呢?早知道,当初她就应该下手轻点,唉!本来就不聪明,现在又成了傻子,这可如何是好?

面对冰娆同情的眸光,冰玲简直要抓狂。

该死的!冰娆有什么资格同情她?

“玲儿,我带你去问表哥!”觉得冰娆是在挑衅的容莲,怒气冲冲的拉着冰玲离开。

“牛鬼蛇神纷纷登场,今晚注定将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啊!”目送着两人背影,冰娆笑着对哥哥道。

“无所谓,我们只不过是来看热闹的。”冰溪淡笑道。

“你们说赫连月为什么没过来找麻烦?”肖敬不解问道,赫连月明明已经看到他们了,眼神还往他们这边瞟了好几次,可人却没过来,好奇怪!

“赫连月可不是傻瓜,这种场合找麻烦,那是自降身份!”冰娆笑着道。

更主要的是,坐收渔翁之利不是更好吗?

赫连月确实也是那样想的,能不动手,尽量不动手!有人愿意替她动手,她就只等着看热闹好了!

刚刚看到冰玲和容莲去找冰娆麻烦,她心里不知道多高兴。但看冰娆三言两语就把那两个蠢女人给糊弄走了,她心里又不爽起来。

不过,公众场合,自然要注意形象,她可不想再像上次那般被冰娆揍了。

丢人现眼的事情,有一件就够了,若是再弄出一件,她非疯掉不可!

十分注意自己形象的赫连月,给了冰娆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就将眸光收了回来,然后小声和身边人寒暄起来。

“那就是冰娆?”这时,赫连呈突然问道。

“嗯。”赫连月点点头。

“月儿,你说哥哥娶了她,怎么样?”赫连呈邪笑着,不怀好意道。

“哥哥,你可是赫连家族少主,她身份太低怎么配得上你?”赫连月一听,不高兴了。心里更是一阵嘀咕,这女人也就脸蛋勾人,莫非哥哥也被她勾走了吗?

想着,她脸沉了下来。

真是一只不安份的狐狸精,想当她嫂子,下辈子吧!

“身份低有什么关系,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赫连呈一脸不在意的模样。

“你别忘了,她和咱们家有仇,爷爷、奶奶、爸妈都不会同意你娶她!”赫连月警告,她恨不得冰娆死,自然不愿意对方在自己眼前蹦达!

“又不是娶正妻,他们会同意的。”赫连呈自信满满道。

“你是说娶她当妾?”赫连月惊喜道。

“当然!你也说了,她身份配不上我,如此只能当妾了!”赫连呈坏笑着,又道:“娶进了家门,她就是咱们赫连家族的人,关起门来,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哥哥说的有道理,是妹妹钻牛角尖了!”听了这话,赫连月笑了,哥哥的主意不错。

原本,她还害怕哥哥被冰娆迷上了呢,看样子她白担心了!

“月儿,你想办法跟她交好,这样哥哥才有机会接近她。”赫连呈吩咐着。

“哥哥放心,这事包在妹妹身上,定让你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赫连月保证。

赫连呈点头,俊美的脸蛋上闪过一丝势在必得!

尔后,冰娆就感觉到宴会大厅中有几道眸光一直若有似无的流连在自己身上,但她也没想知道是谁。

依偎着哥哥,冰娆闭目养神。

见小娆儿在这种场合也睡,肖敬真是醉了。

她就不怕被人说道?

还真不怕!

肖敬跟个傻瓜似的,自问自答。

就在这时,内侍声音响起:“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上皇嫁到!贵妃驾到…”

内侍说了一堆宫中贵人的名字,之后,贵人纷纷落坐。

最尊贵的位置上,坐的自然是沐云国的帝后。

太上皇的位置挨着皇帝的龙椅,而皇后以下的妃子,位置低了他们一阶。

至于皇子公主们,都坐在了下首靠前的位置。

沐云皇子、公主的对面,分别是沧云和商云的皇子、公主以及十大世家的代表。

挨着沐云皇子、公主坐位的,是沐云国的朝臣及家属,在往后,则是一些虽然有身份,但显然不如这些人尊贵的宾客!

随后,百花宴正式开始。

客人们先用餐,同时欣赏皇室安排的歌舞表演,等到吃的差不多了,皇帝开口道:“各位尊贵的客人、爱卿,今天是咱们沐云的百花盛宴,又来了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儿家,所以,不知道有没有谁想要展示下自己才艺的?”

皇帝话音一落,立即有不少人响应,然后早有准备,打扮得漂亮的女孩纷纷登场亮相。

之所以安排这一环节,自然是为了让皇子们看清楚这些女子的容貌、身段,如此,才能更好的给自己挑选妃子!

这一关,考查的主要也是美貌及身材!

但这一表演,就是两个多小时,冰娆看都没看,直接睡上了。

“还有没有人要表演?”知道该表演的都演的差不多了,可皇帝还是故意问了句,就怕漏掉了哪个。

“陛下,小女愿推荐一人表演!”这时,赫连月轻笑着道。

“不知道赫连小姐想推荐哪位?”皇帝貌似挺感兴趣,并问道。

“我推荐…冰娆小姐!”赫连月美眸巡视了一圈,才笑着说出了人选。

闻言,皇帝皱了皱眉,似乎在想冰娆是哪个。

赫连月捂嘴娇笑道:“冰娆是冰家小姐。”

“这样啊?那不知道冰娆小姐愿不愿意展示下自己的才艺呢?”皇帝配合问道。

冰溪有些头疼,暗道,赫连月这贱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卫扬、肖敬和连煜则有些无奈,冰娆大小姐睡得正香,请勿扰!

冰溪也没打算叫醒妹妹,并婉转对沐云皇帝道:“不好意思,陛下,我和妹妹从小四处流浪,没接受过这些才艺训练…”

言外之意,自然是拒绝。

沐云皇帝闻言大惊,并不解道:“赫连小姐不是说,冰娆是冰家小姐吗?为什么会四处流浪?”

“陛下!他们兄妹早已被逐出冰家!”冰玲大声道出原委。

经过冰玲证实,众人哗然,并同情的看了眼冰溪。

难怪啥也不会,原来是无根的浮萍啊!

如此一来,冰娆纵然在美丽无双,身份上也无法与在场的这些名门闺秀相提并论!

而那些大家闺秀也颇为得意。

冰娆的美貌已经传遍了流云,但有毛用?

这个世界,女人若想嫁的好,仅有美貌是绝对不行的!更主要的是还得有家世,自己也得有那么点实力!

像冰娆这样,没有家族当靠山的,只能是当权者的玩物啊!

短短数分钟,不少女人在心里给冰娆定了位。

可惜,冰娆根本不介意外人怎么想,她正睡得香着呢!

“如此,朕就不强人所难了。”沐云皇帝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冰溪道。

冰溪摇头,表示不介意。

才艺表演这关,赫连月成功证实了冰娆啥也不会,还广而告之提醒众人,她已经被家族放弃了,是家族的弃子!

这样的事实,令赫连月颇为得意。

表演完才艺,考较的自然就是实力了!

名门贵女们自愿报名,然后抽签分组。

实力这一关,移到了室外进行。

皇宫内,有一处专门供皇子、公主进行对战的训练场,帝后和宾客们都挪到了那里,比试的内容,就是打单人擂台!

这也是最为常见,但效果最好的展现实力的方式!

当然,这些名门千金们的战斗,自然要避免大面积伤亡,所以沐云皇帝下令,点到即止!

都点到即止了,肯定不会有多精彩,因此很多人都感觉到没啥意思,他们更喜欢看的,是两个身份尊贵的女人如同泼妇般大打出手,那样才过瘾啊!这些花拳绣腿根本就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嘛!

但众人也都知道,百花宴上死人确实不好,如此,他们也只能认可皇帝的意思。

“下一组,赫连月,冰娆!”

进行了十多组之后,内侍突然念道。

冰溪一惊,有娆儿?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明明没报名啊!

而且,还是跟赫连月一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