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九章 沐云遇渣

冰溪见状,也放出了自己的兽,去凑热闹。

冰娆扶额,自家兽真是太冲动了,都不了解对方情况,怎么就出手了呢?

她自然不会知道,这次紫衡、银啸它们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为这关系到它们今后在家中的地位!

这是一次地位之争!

在加上吞天噬魂貂的挑衅,这一战根本无可避免!

砰!砰!砰!

兽兽们打得昏天暗地、尘土飞扬!

很快,青云等兽就依次被踢飞,撞到山壁之后又跌落到地上。

不过,银啸等兽显然越战越勇,被踢飞后便很快再次爬起,然后又朝着吞天噬魂貂冲了过去!

良久。

双方都累了!

黑暗中,几只亮晶晶的眼睛互相不忿的怒瞪着对方!

仅仅片刻。

兽兽们便又扭打在一起!

它们在里面打得热火朝天,外面也乱成了一团!

里面打斗太激烈,以至于整个山谷都都好似地震般,剧烈阵动起来,怕出事,几支佣兵团迅速撤出了山谷,不过,他们却一直守在山谷外,就为了等冰娆兄弟的消息。

卫扬、肖敬、连谨、连煜见冰娆、冰溪进去好久都没出来,都等的心焦不已。

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他们一无所知也就罢了,外面还有一大群人对他们虎视眈眈,这让四人心情异常沉重!

可以想见,等冰娆、冰溪兄妹从里面出来,说不定要有一场恶战!

一小时后,在众人翘首以待中,冰娆、冰溪走出了山谷。

“娆儿,怎么样?”卫扬四人跑上前来,紧张问道。

冰娆摇摇头,什么都没有说。

冰溪脸上也有些失落,众人一看,心随之下沉,难道他们也失败了吗?

“没关系,不就一只兽嘛!无所谓的。”肖敬安慰着。

但其他人可不这样想,甚至有人问道:“冰小姐,你们真的失败了吗?”

也不能怪他们怀疑,因为冰娆兄妹在里面呆的时间可比他们久多了,而那么久的时间,显然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听见有人这样问,冰娆美眸一凝,看向来人,不过,她还是点头道:“是的!”

“那你们怎么在里面那么久?”那人接收到冰娆眸光,心一紧,不过,他还是继续问道,脸上表情明显不相信。

“我们打起来了!”冰娆如实道。

“真打起来了?”这时,陆酆开口道。

“你们在外面没感觉到吗?”冰娆似笑非笑道。

这下子,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们当然感觉到了,可他们没亲眼所见啊!

“哈哈!丑八怪们,你们都不符合我的要求,现在可以滚了!”突然,嚣张声音骤然响起。

众人脸色大变,惊疑不定的看向冰娆、冰溪,看来此事是真的啊!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像冰娆兄妹这样有着绝世美貌的都能失败,里面那位还想找个啥样的主人啊?

有了证据,五大A级佣兵团霎时纷纷离开。

天下和陆神佣兵团却留下没走。

陆酆和许广德依然用着怀疑的眸光,充满审视的看着冰娆。

半晌,许广德才道:“冰娆,你敢发誓,你说的话都是事实吗?”

“我为什么要发誓?”冰娆笑了,这话有点意思啊!

“不敢发誓,说明你心虚吗?”许广德继续追问。

“笑话,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我只是觉得,誓言可不能随便乱发,发多了,没准会让天地规则不高兴!”冰娆不懂了,对方这是什么逻辑啊?还是说,非得逼着她发誓,才肯善罢干休?

“你说的根本不是事实!那只兽是不是在你手里?说!”许广德怒目而视,并厉喝道。

冰娆淡定如昔,并没有被许广德的狠厉给吓到,只是似笑非笑的嘲讽道:“许副团长,难道你耳朵是聋的吗?你听不出来刚刚的说话声是从里面传出来的?那只兽,分明还在里面,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在进去瞧瞧!”

“冰娆,别以为自己伶牙利齿我就会上当,我当然会进去验证!”许广德火大道,他怎么就没吓住冰娆呢?实在是气死人了!

冰娆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那就进去啊!光说不练有什么用!

许广德气结,陆酆则一直在观察冰娆、冰溪。

细看之下,陆酆发现这兄妹两人一点心虚的表现都没有,眼神也淡淡的,异常柔和,难道真是他们误会了?

“我现在就进去!”冰娆鄙视的表情,让许广德火大道。

“欢迎验证!”冰娆一摆手,侧了下身子,让出了进山谷的路。

被激得骑虎难下的许广德,瞪大眼睛定定的看着冰娆好一会儿,才一扬手,“大家都跟我进去瞧瞧!”

见许广德率队进去了,陆酆留下了几个人看着冰娆等人,也随后跟着走了进去。

不久,山谷之中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留守原地的陆神佣兵团几名佣兵,霎时小脸煞白,这、这是怎么了?

“你们不进去帮忙吗?”看着几名心神不定的佣兵,冰娆淡淡问。

“我们…”几名佣兵犹豫了下,并警告:“你、你们留在这里,不许乱跑!”

说完,他们也进去了。

“咱们走吧!”几名佣兵刚一进去,冰娆就对卫扬等人道。

“哈哈!不等他们了吗?”卫扬笑着调侃。

“等他们出来杀掉我们吗?”冰娆无语道。

“嘿嘿,那就离开吧!”卫扬坏笑道。

伴着惨叫,冰娆等人走得毫无压力。

离开山谷的范围,冰娆等人找了个宽敞的地方露营。

吃完晚饭闲聊的时候,卫扬好奇问:“小娆儿,你们真的没拐到那只兽吗?”

“拐到了。”冰娆如实道。

“哈哈,我就知道!”卫扬了然。

“真的?在哪?快让我瞧瞧是只什么兽?”肖敬一听,好奇心也上来了。

“它还在处理善后,一会儿才会来!”冰娆诚实道。

“噗!可怜的天下和陆神佣兵团,为嘛要怀疑我们呢?这下好了,要挨揍了吧!”卫扬有些兴灾乐祸道。

“自己想找死,能怪得了谁?不过,也幸好他们没相信,不然,我的敌人名单上只怕又要多出两大势力了!”冰娆庆幸道。

这话一出,卫扬等人都面色古怪的看着冰娆,他们都在心里暗想,现在你已经在人家名单上了,当然,前提是那些人还能活着的话!

“对了,之前山洞里是真的在战斗吗?”想起这个,连谨忍不住问道。

“嗯。”冰娆点头。

“唉!”趴在冰娆肩膀上的紫衡唉声叹气,其它兽兽也无精打采!

“哟!它们这是怎么了?”卫扬见众兽垂头丧气的模样,倍感惊奇。

“挨揍了!”冰娆简简单单三个字,表达出了众兽此刻郁闷的心情。

“不是吧?”这个答案,显然把卫扬等人都吓到了,这么多兽,一起被揍了?真这样的话,里面那货得多高的实力啊!

“哈哈!美人,我来了!”就在这时,一道速度极快的闪电飞奔到冰娆怀中,然后毫不客气的一趴。

原本,趴在冰娆怀里的是紫墨,现在紫墨则完全成了吞天噬魂貂的肉垫,被它压在了屁股下。

被压的紫墨,心里异常憋屈,但谁让它技不如兽呢?呜呜…紫墨感觉自己心碎了!

碎成粉末了!

岳母,求安慰!求虎摸!

仿佛听到了紫墨的心声,冰娆一把抓起面前深紫色的貂,警告道:“不许欺负紫墨它们!”

说完,她把紫墨从吞天噬魂貂屁股底下解救了出来。

这下,轮到吞天噬魂貂伤心了。

“美人,你偏心!你伤了偶的心!”吞天噬魂貂眼眶含泪的看着冰娆,与皮毛同色的双眸中,布满了委屈。

冰娆头疼了,这才刚来,就想力压其它兽兽争宠,以后她还想有消停日子不?

“大家都是一家人,要相亲相爱,不许在私下斗殴,知道吗?”冰娆做了个深呼吸,并提醒。

“知道,我会乖乖的。”吞天噬魂貂保证,反正它已经确立了在兽兽中的地位,打不打的也没意思了,嘿嘿!

吞天噬魂貂耍了个小心眼,然后便心安理得的跟大爷似的躺在了冰娆怀里,甚至感叹,美人的腿,就是舒服啊!

卫扬等人则目光紧盯着冰娆怀中的深紫色小兽,这是一只紫貂吗?那紫色毛皮柔光水滑,一看就知道手感极好!

不过,他们可不敢乱摸,因为那只貂的一双紫眸正淡淡从他们身上扫过,然后他们便感觉到心头一片凉意。

惊了下,卫扬等人秒懂,这只貂不好惹!

仅仅一个眼神,他们这小心肝就开始颤上了!

呜呜…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变态的兽?居然还是一只貂?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众所周知,貂族虽然也属高级灵兽,但一般以七级居多,而且战斗力为渣,和同等级的兽兽战斗的话,貂族几乎秒输!

现在,一只看似战力渣、但实际上深不可测的紫貂,认了冰娆为主,这显然又是要扮猪吃老虎的节奏啊!

替冰娆的敌人默哀了三秒钟,卫扬等人当即淡定下来。

看着他们笑笑,吞天噬魂貂才抓起冰娆一根白嫩如玉的手指,一口咬了上去。

在卫扬等人的诧异之中,声势浩大的契约规则降临了。

卫扬等人的嘴,情不自禁的张成了o型,别告诉他们,这是契约规则啊?

谁见过血红色的契约规则?谁见过久久不散的契约规则?谁见过带着一股阴森黑暗气息的契约规则?

他们见过了!

这契约规则一出,卫扬等人心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丝恐惧,他们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无疑,这事儿同那只貂脱不开关系。

而冰娆,则因为那与众不同的契约规则,而一直处于入定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娆缓缓睁眼。

然后她抓起吞天噬魂貂,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个遍。

吞天噬魂貂见状羞涩道:“美人,你想给偶做全身检查吗?放心,偶很健康!”

冰娆黑线,她只是想看看…这真的是一只貂吗?

“本座是吞天噬魂貂!”感知到冰娆的心声,紫色小貂抗议道。

“有名字吗?”冰娆突然问。

“本座,冥!”吞天噬魂貂如实道。

“冥?”冰娆愣了下,然后就听紫衡道:“叫紫冥好了!”

“小蝎子,你敢给本座改名,胆子不小啊?”冥淡淡道,声音听不出喜怒。

“都小娆儿的兽了,自然得换个跟我们相近的名字,不然,怎么能代表我们家呢?”紫衡理所当然道。

“说的貌似有点道理,那就叫紫冥吧!”想了想,紫色小貂同意了,它的名字也正式定下,紫冥!

从今往后,它就是美人家的兽,紫冥了!

“老大,求抱大腿!”随后,紫衡又一改之前的低迷,讨好道。

“好说!”紫冥很高兴这只小蝎子的上道。

“老大,求抱大腿!”青云跟着道。

“好说,努力修炼吧!争取早日成为终极帝王蟹!”看了眼青云,紫冥鼓励道。

“我会哒!”青云振奋了,它没想到,新晋老大居然知道它的梦想,哇!它太幸福了!

“以后,我会督促你们修炼滴!”紫冥继续道,顺便扫了眼卫扬等人,“还有你们!”

“我们?”眨眨眼,卫扬等人指着自己问,关他们啥事?这只小貂连他们也要管?

“对!你们实力太低,只会拖咱家美人的后腿,所以,你们必须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晋阶灵尊,目前嘛!我对你们只有这点简单要求!”紫冥一脸嫌弃道。

晋阶灵尊?

这算简单要求?

卫扬等人觉得自己心情不美丽了,这要求,太高了好不?

特别是肖敬,貌似让紫冥异常嫌弃,这一事实简直让他泪奔。

隔天,在紫冥的指点下,冰娆等人顺利的找到了两株任务草药,灵犀草和冰灵芝。

一般来说,但凡天材地宝都有兽兽守护,这两株药材也不例外,可他们到了后,紫冥只说了句:“我家美人要这株草药!”

守护兽就乖乖的把草药送了上来!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人不敢置信。

可惜,这却是事实!

接着,紫冥又带着他们去寻找九级灵兽。

做为拉格森林的霸主,九级灵兽在紫冥面前都毕恭毕敬的,俨然一副当家小弟的模样。

就这样,卫扬、肖敬有了自己的九级灵兽。

卫扬的是一只美丽的雪狮,一双银眸,全身雪白无杂毛,漂亮异常,他一眼就喜欢上了。

肖敬的则是一只全身漆黑的老虎,学名墨虎,那只老虎甚至与肖敬一见如故,不一会儿的工夫,一人一兽就打成了一片。

另外,冰娆又多找了一条银色蟒蛇和金色巨雕!

这两只兽,是给包子和詹峰准备的。

做为自己身边的人,冰娆自然要为他们的安全考虑,当然,这也是为了她自己,不然万一他们被敌人当成人质威胁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细细跟银蟒和巨雕叮嘱了一番,冰娆就让它们独自前往柳城认主去了。

眼巴巴的看着巨雕带着银蟒飞走,连谨、连煜异常羡慕,但他们也只能羡慕了,毕竟,他们跟冰娆的关系没有那般亲近,哪里好意思张口就要九级灵兽?

人家肯帮他们弄两只八级的,这都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但通过这事,也更加坚定了他们要抱冰娆大腿的决心!

就凭冰娆手中这些厉害的兽兽,他们相信各大家族就不敢轻易得罪她!

回了连家,连煜便将情况跟爷爷汇报了。

当然,他所说的,都是斟酌过后挑能说的报告的,有些事,倒如那只紫貂,他就下意识的给瞒了下来。

知道自家孙子去了趟拉格森林,就得到了两只八级灵兽,连家家主简直不敢置信,思考了一番,连家家主用商量的语气道:“煜儿,能把那两只八级灵兽交给家族吗?你现在实力才灵王,用八级灵兽根本无法发挥出它们完全的实力,有些浪费了,不如让爷爷把那两只兽给家族的灵尊?”

听到这话,连煜内心极其失望,眸中的嘲讽更是一闪而逝,爷爷什么时候想的都是家族,以至于连他的话都听不明白了吗?

“爷爷,我说过了,那两只兽兽已经自动认主。”连煜提醒。

“自动认主?这怎么可能?”连家家主还是有些不相信,活了这么多年,他压根没听过有兽兽愿意自动认人类为主的。

“我本来也不信,可现在,我不得不信!”连煜有些庆幸,如果不是那两只兽兽自动认主了,他岂不是为别人做嫁衣?

见孙子如此笃定,连家家主又深思起来。

这时,连煜又道:“爷爷,如果你还不信的话,可以去问谨儿,因为他手里也有两只自动认主的兽。”

“另外,对于冰娆,我不建议得罪,她都能如此大方的送我们四只八级灵兽,爷爷觉得他们兄妹手里的高阶灵兽会少?”

说完,连煜退出了连家家主的书房,将思考的空间就给了爷爷。

回到房间,连煜便看到连谨在等着他。

“大哥,怎么样?爷爷会听你的建议不?”连谨有些担心问道。

“你猜?”连煜心情大好的逗着弟弟。

“我、我猜应该会听吧?”连谨有不敢确定。

“你那么害怕家族与冰娆为敌吗?”连煜突然严肃问道。

“嗯,那样我会很为难。”连谨诚实道。

“放心吧!只要家族那些长老脑子没进水,应该不会与冰娆为敌!”连煜笑着道。

“但愿如此!”连谨点头。

兄弟两人在为此纠结的时候,冰娆等人却很逍遥自在。

三天后,连家终于给了冰娆准确答复,可以联手对付赫连家族。

听到这个消息,连谨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签订了契约后,冰娆、冰溪、卫扬、肖敬就离开了连家,随行的多了一个连煜。

连谨虽然也想跟来,但出来前却接到了万滔学院的返院通知,因此他只好回了柳城。

看着弟弟临分别前那依依不舍的表情,连煜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当然,连谨的不舍,肯定不是为了他!对此,他心知肚明!

下一个目的地,冰娆本打算去齐家,但刚出了连城,她就接到了沐天昶的传音,说是谜心炼阵下注的钱已经兑换完毕,正等着她来取!

一听这话,冰娆当即改了主意,去沐云国!

“娆儿,咋改主意了?”卫扬不解道,难道真是女人心、海底针,说变就变吗?

“沐天昶让我去取钱!”冰娆如实道。

好吧!卫扬觉得自己想多了,显然钱更重要啊!

特别是他想到,当初,沐天昶想把下注赢的钱给冰娆时,冰娆只要了三分之二,另外三分之一,她要求全部兑换成下品晶石时,众人那震惊而又不可思议的表情。

只听说过下品、中品想要兑换上品的,就没听说过上品要兑换中品和下品的,这算什么事吧?

要知道,下品晶石里面的灵气跟上品晶石完全没有可比性,哪怕兑换完后晶石在价值上是等量的,但在灵气质量上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因此,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愿意用上品晶石去换下品晶石。

而冰娆,怎么可能没脑子?

“娆儿,你为什么让沐天昶帮你把上品晶石换成下品晶石?这有点亏啊!”卫扬疑惑问道。

“留着砸人!”冰娆淡定自若道。

“砸、砸人?”卫扬有些呆怔,这理由实在是太那个了吧?

面对冰娆的答案,除了冰溪习以为常外,别人没办法不震惊。

“砸谁啊?”肖敬好奇问道。

“谁狗眼看人低就砸谁,姐要让他们知道,姐有钱!”冰娆笑眯眯,一副土豪模样道。

“……”好吧!卫扬等人服了,你是土豪,行了吧?

一日后。

沐云国到了。

沐天昶已经特意在都城外恭候他们大驾了。

一见面,冰娆就伸出手。

沐天昶秒懂,无奈的拿出一枚储物戒指,放在了冰娆手里。

神识探入戒指看了眼,冰娆极其满意,沐天昶的工作效率还是很快的。

“以后需要换晶石,还找你啊!”拍了拍沐天昶的肩膀,冰娆笑着道。

“……”沐天昶有些凌乱,还找他?能不找吗?为了给冰娆换零钱,他可是几乎把沐云国的下品晶石都搬空了。

同样的,他也问出了和卫扬同样的问题。

得到留着砸人的答案后,沐天昶深深的醉了。

他费那么大的劲,就是为了换来给冰娆当砖头的?

这样的事实,太打击他了!

不过,看到冰娆怀中多了只陌生的紫色小貂,沐天昶的注意力立马被转移,并好奇问:“这小貂是你新收的?”

说完,还伸出手想去摸摸,但傲娇的紫冥大爷,却冷哼一声:“不想要爪子了,你就摸本座!”

沐天昶一惊,手定在了半空,他这是被只貂威胁了?

卫扬等人暗笑,这只貂,除了冰娆、冰溪可是谁都不让碰的!

尴尬的收回手,沐天昶才道:“跟我进都城吧!我已经给你们安排了住的地方。”

冰娆点点头,既然来了,就别白来,怎么也得参观下沐云国!

沐云国做为西流云三大国之一,面积比沧云稍小些,不过景致在三国之中却是最美的,最久负盛名的是,沐云国出美人!

特别是沐云皇室,颜值相当高!

进了沐云皇都,冰娆便仔细观察起街道。

这个时候,临近傍晚,街上行人已经开始多了起来。而沐天昶身为沐云皇子,响当当的公众人物,所以皇都之中认识他的人非常多。如此一来,他身边的冰娆等人自然也多享受了几分行人的注目礼。

虽然不喜欢被人像看动物般的参观着,不过,对此冰娆等人很淡定,沐天昶也没耽搁,直接在最短时间领着冰娆等人去了别院。

安排好住处,接下来就是沐天昶为冰娆等人安排的接风宴。

在接风宴上,冰娆又见到了齐亚阑、白鹏等人。

边吃边聊的时候,沐天昶递过来一张精致的烫金请柬给冰娆。

“百花宴?什么东东?”打开看过,冰娆诧异道。

“噗!”听到这话,肖敬口中的一口酒喷了出去,然后他愤怒的看着沐天昶,吼道:“姓沐的,让小娆儿去参加百花宴,你安的什么心啊?”

“百花宴有问题?”冰娆见状,不解问。

“百花宴是没问题,只不过,这百花宴却是有名堂的。”卫扬解释着,脸色也有点难看。

他家小娆儿才十三岁,这就有人想打坏主意了?

不行!他决不允许!

临出来前,钟伯那位老大哥可是耳提面目,让他注意小娆儿安全,别让她被狼给叼走了!

可现在,当着他这个长辈的面,有人就想明目张胆的勾搭小娆儿,这简直就是做梦!

“你们想太多了,只是一个宴会而已,正好规模还不小,所以我才想请你们去的。”无奈的沐天昶,解释道。

“那宴会有什么名堂?”见卫扬话说的不清不楚,冰娆眯了眯眼睛问。

“小娆儿,那是给沐云皇子的选妃宴啊!届时,若是有被他们看上的,想不嫁进沐云都不行!”肖敬愤怒道。

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淡淡的看着沐天昶,她很怀疑,这家伙是因为她让兑换零钱而想报复自己!

“还有沐云公主,若是有男人被看上,同样跑不掉!”卫扬补充。

冰娆听了,跟哥哥四目相对。

眼神交流一番,冰娆才小脸煞白道:“貌似挺可怕的?但跑不掉是啥意思?”

“有皇子看上你,你就得嫁,有公主看上你,你就得娶,不然,就是藐视皇家!要被追杀的!”肖敬怒声解释。

“……”

两兄妹无语了,齐齐瞪着沐天昶,“你安的什么心啊?”

沐天昶忧桑,他们沐云国又不是龙潭虎穴,你们要不要把他们想得那么坏啊?

“我们不会强娶强嫁的!”沐天昶扶额道。

“那可不一定!”卫扬、肖敬异口同声。

“小娆儿,数十年前,沐云就有一位皇子看上了名女子,想娶为妃,但那女子已有心上人,宁死也不愿意,并跟着心上人私奔了,没几天,就有人在大街上发现了两人的尸体,死后模样凄惨无比!”肖敬举例道。

“几年前,也有位公主看上了一位世家公子,想要嫁给他,但那世家公子不喜欢刁蛮公主,拒绝了,之后不久,那世家公子也死了!”卫扬也举例道。

听见两人这样说,冰娆、冰溪脸色更难看了。

“小娆儿、冰溪,看看你们两位这漂亮绝色的小脸蛋,妥妥就是被看上的节奏啊!不过,你们肯定看不上沐云的皇子和公主就是了,但你们没有人撑腰,如果拒绝,被追杀是肯定的,因此,我不建议你们去!”肖敬最后下出结论。

他和卫扬的一唱一和,让沐天昶气得脸都黑了。

“我们沐云皇室没有那么可怕,好不?”沐天昶咬牙切齿,这两个混蛋,居然败坏他们沐云的名声,实在是太可恶了!

“得不到就杀,还不可怕吗?”卫扬淡淡问。

“就是!”肖敬附和着。

“那都八百年前的事了,在说又没有证据是咱们沐云皇室的人做的。”沐天昶无语道。

“那也没证据不是你们做的啊?再者,以沐云的实力,就算真做了也会将证据消灭干净,哪里会轻易让别人找到!”卫扬鞭驳道。

沐天昶懒得跟卫扬说,直接看着冰娆、冰溪:“你们要相信我,沐云皇室真没有这么可怕!”

“可怕也没事,不定谁杀谁呢!”冰娆淡淡一笑道。

沐天昶愣了愣,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呜呜…小娆儿,你好狠!

肖敬和卫扬则忍不住狂笑:“哈哈!没错,不定谁杀谁呢!”

“不过,我现在敌人已经不少了,如果沐云皇室没有人主动惹我,我也不会出手的,放心。”瞥了眼沐天昶的便秘脸,冰娆保证。

可沐天昶的心情还是不美丽,他甚至感觉到了来自于冰娆的深深恶意。

尔后,冰娆又道:“既然是沐云国有名的百花宴,我和哥哥这两个没有见过啥大世面的乡巴佬,怎么也得去瞧瞧热闹啊!”

沐天昶无言了,好吧!你们是乡巴佬!

“小娆儿,真要去啊?”肖敬有些不愿意。

“嗯,放心,沐云皇宫不会吃了我的。”冰娆笑着安抚。

“那好吧!到时我们陪你一起。”肖敬道。

冰娆点点头。

接风宴结束后,沐天昶就回了皇宫。

刚进自己寝宫,就有侍应前来传旨,说是皇后要见他。

沐云皇后,是沐天昶的亲娘,所以沐天昶根本没犹豫,就过去了。

“母后,您找我有事?”到了皇后所在的明华殿,沐天昶直截了当问道。

“昶儿,冰娆兄妹来了?”皇后关心的问道。

“来了!我已经把他们安排在别院了。”沐天昶点头道。

“那百花宴的请柬给他们了吗?”皇后又问。

“给了,母后,您为什么想让他们参加百花宴?”沐天昶不解问道。

“自然是有人想要看看他们。”皇后如实道。

“谁啊?母后,莫非是容莲又和您告状了?”沐天昶突然问道。

“莲儿的话,我从不在意,不过,母后毕竟出自容家,她又是你表妹,容家的面子还是要给的。”皇后淡笑着提醒。

“看在母后的份上,我当然不会跟容莲计较,但别人就不好说了,所以,母后与其劝我们让着点她,不如提醒容莲收敛点,要知道,出了沐云国,可没有人会让着她了,除非她这辈子永远不离开沐云,但那还有被暗杀的危险呢!”沐天昶坏笑道。

“你这孩子,这话可不能乱说,传了出去,你外祖又该来找我算帐了!”皇后无奈道。

“来呗!我跟母后的对话若是能传到他们耳朵中,只能说明他们的手伸得太长了。”沐天昶不以为然道。

“你这孩子!”皇后拿沐天昶没辙,又草草问了些冰娆的情况,就让他回寝宫休息了。

百花宴定在了三天后。

趁着百花宴还未开始,沐天昶本想亲自带着冰娆等人在沐云皇都好好转转,谁知道却被他们拒绝了。

理由就是,你太显眼,走哪都有人认识,这不符合他们想要低调的风格。

知道自己因为这个被嫌弃,沐天昶再次感觉到了深深的忧桑。

明明是夏天,但他却察觉到了秋天的萧瑟与冬日的寒冷,呜呜…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可惜,没有人在乎他的想法。

丢下他后,冰娆等人就大摇大摆的上街闲逛了。

沐云皇都白天人不算太多,冰娆等人溜达了一阵,就找了间酒楼去歇脚。

刚坐下不久,冰娆等人就听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

“哟,瞧瞧这是谁啊?”

冰娆等人微微抬头,正好看到几名年轻漂亮的女子出现在楼梯口。

说话的,正是其中之一,容莲。

“掌柜,这霄天楼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啊?要知道,你们可是沐云皇都最好的酒楼,要有档次,不要啥人都往里放,懂吗?”容莲看了眼冰娆等人,又转头对掌柜道。

掌柜的开始抹汗,这位容小姐又看谁不顺眼了啊?

冰娆听了容莲的话,只是淡淡一笑,便该干嘛干嘛了。

容莲见冰娆无视了自己,遂火气暴涨,几个大步就走到冰娆面前,火大吼道:“喂,贱女人,我和你说话呢!你聋子了?为什么不回答?”

“容小姐确定是和我说话?”淡淡一笑,冰娆问。

“当然!”容莲高傲扬手,然后手指着冰娆大声道:“诸位,你们知道这贱女人是谁吗?”

她这话一出,楼上用餐的客人注意力便都被她的话给吸引了。

此刻,临近中午,客人正陆陆续续的到来,而霄天楼做为沐云皇都最豪华酒楼,能来这里用餐的自然非富即贵,相互间就算不认识,也基本都知道。

容家嫡出小姐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看她这派,很多客人便心知肚明容莲又要欺负人了。

而被容莲欺负的女子,实在是太美了!

众人惊艳的看着冰娆,都有心英雄救美,但面对的是容家最受宠的嫡小姐,想救美的人就不得不多想想了。

待酒楼客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后,容莲才继续道:“这个低贱的女人,名叫冰娆!”

冰娆?

客人中有人皱起眉头,这名字好耳熟啊?

“就是她,纵容自家兽兽伤害了赫连家主,又打伤了月姐姐,害得月姐姐至今郁郁寡欢!你们说,她怎么还有脸出现!”容莲一脸愤恨吼道。

这下子,客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赫连家主是被她的兽伤到了命根子啊?

原本,对于赫连家主成了太监一事,赫连家族的打算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但谜心炼阵那天,去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人多嘴杂,这事就一发不可收拾的传了出去,一时间,赫连家族成了流云大陆上的大笑话,人们谈乱最多的也是赫连家主被某兽弄掉命根子的事!

现在,容莲当众将兽兽主人说了出来,酒楼里的客人才算真正认识了冰娆。

难怪耳熟呢?

原来是她!

但她怎么又打伤赫连月了?

客人们疑惑着,并津津有味的继续听着容莲爆料!

见客人们一个个全都好奇的看着她,容莲越发得意,并细数着冰娆的罪行。

上至冰娆指使兽兽弄残了赫连家主,下到她勾引沐天昶等人,全都娓娓到来!

不过,容莲都说的口干舌燥了,却见冰娆等人一点反应没有,她顿时又怒了!

尼玛!她说的那么累,冰娆怎么还吃得下去?

冰娆身边的人居然也没有替她辨解一句,这可太不正常了!

反观她自己,上窜下跳的跟个跳梁小丑似的!

想着,容莲更怒了。

“冰娆,你是不是心虚了?”指着冰娆,容莲大声质问。

轻轻瞥了眼容莲,冰娆仿佛看白痴一般,继续淡定自若的吃着面前的食物。

霄天楼的东西不是一般的贵,若是因为和容莲斗嘴而浪费了食物,那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

见冰娆还是不理她,容莲火气噌噌往上窜,并再次扯着嗓子吼:“冰娆,知道错了你就跪下陪罪!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冰娆等人还在低头吃。

看到这儿,有些胆大的客人,都忍不住低声轻笑。

包间里的客人,则笑得十分肆无忌惮!

霎时,容莲脸红得跟猪肝一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