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八章 吞天噬魂貂

听到山洞里传出来的这话,冰娆有些黑线。

还过目?你当给自己选妃呢?不过,这声音一听就嚣张至极,只是不知道里面的是只什么兽?

冰娆有些感兴趣了。

山洞外的众人也有些跃跃欲试。

想不到里面那位竟然这么快就醒了,真是太好了!

不过,在场的几支佣兵团谁都没敢轻举妄动,各佣兵团团长更是互相注视着。

这先进后进绝对是不一样的!

最起码,先进的机会大些。

五支A级佣兵团团长,随后又将眸光转到陆神和天下的两位副团身上,想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毕竟,这两大佣兵团是佣兵界的王者。

“别看我们啊!咱们不是说了,你们先进吗?”陆酆看出几人心思,提醒道。

五人半信半疑的点头,然后互相看着。

“我看你们一时半刻也决定不出来,不如抽签吧!这样公平些!”许广德见状提议道。

五人觉得这个办法好,遂抽签决定进入顺序。

抽到第一个进入的佣兵团,为火鸟佣兵团,佣兵团团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抽到了首签,他很兴奋,正准备率人进入时,又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你们一个一个进来让我相看!”

火鸟佣兵团团长愣了下,然后安排属下依次进入。

第一个进去的,自然是火鸟团长的心腹,等了十多分钟那人都没有出来,火鸟团长以为有门了,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到山洞里传来砰砰巨响,然后那名心腹被丢了出来。

此刻,那名心腹模样极其凄惨,脸上肿成了猪头不说,全身上下也鲜血淋淋,他的样子,着实吓到了不少人。

“下一个!都给爷自觉得点。”嚣张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第二位进去的人,有了前车之鉴,没等进去小心肝就开始颤上了,不过,为了未知的利益,他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进去。

同样十多分钟后,他也被丢了出来。

相较于第一个人,他的状况就好上很多,至少,身上没有伤。

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进入后,三小时后,火鸟佣兵团的佣兵才结束了他们的山洞之旅,而这些佣兵,有的被揍了,有的则没有,但他们的下场,都是被丢了出来,这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一人被选中。

第二个进入的佣兵团,为暴龙佣兵团。

看着暴龙佣兵团的佣兵们依次排好了顺序,冰娆可无奈了。

这么多人,得等到啥时候?

将陆酆和许广德招呼了过来,冰娆淡淡问道:“你们不是说没危险吗?为什么有人会被揍?”

“这个…也许是里面那位心情不好吧!”陆酆纠结道。

“谁能告诉我,里面的究竟是只什么兽?”冰娆又问。

陆酆和许广德互相对视,并同时摇头:“我们也不知道。”

“……”冰娆无语,她怎么这么想骂人呢?不知道你们就来?

“不愧是王级佣兵团,都不知道里面的是什么,就敢来冒险。”卫扬也很无语,并替冰娆问出了心中疑惑。

“这个…我们只知道里面那位实力很强,不过,我们派出的探子却进不去里面,但它也没伤过我们的探子,而且,是它自己说要找个美人认主的,所以,我们才…”陆酆纠结着解释。

“你们怎么发现它的?”冰娆好奇问。

“它自己找到的我们。”许广德如实道。

冰娆诧异,还有这种事?

看样子那只兽也蛮无聊的啊!

“我看咱们先找地睡觉吧!这么多佣兵团,等轮到我们的时候恐怕都得明天了,我可不想在这里傻等着。”随后,冰娆又建议。

陆酆和许广德眸光对视了下,都点头同意。

和五支A级佣兵团打了声招呼,天下和陆神两支王级佣兵团当即退出了山谷,并在山谷外搭建了驻地。

隔天,才进行到第三支佣兵团。

冰娆没兴趣在里面等着,就拉着哥哥等人在附近转悠了起来。

陆酆和许广德怕冰娆等人偷偷跑掉,特意派贺情和陆笙以给冰娆等人帮忙为借口,陪着他们。

冰娆也不介意,有人主动送上门任由她奴役,她还客气什么?

带着众人,冰娆决定把这山谷附近的草药都给采了。

“采药?”知道冰娆的打算,贺情当即尖叫起来。她可是天下佣兵团的大小姐,怎么能跟个普通佣兵一样采药?这太掉份了!她不干!

“怎么,贺小姐不愿意吗?你许叔叔可是说过,你们任由我支配的!”冰找笑笑,又道:“当然,你们若实在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但那样的话就请二位回去吧,我们可不是两位的保镖,更没义务侍候你们。”

听出冰娆语气有些不悦,贺情笑着撒娇道:“娆儿,看你说的,不就是采药吗?我回去找佣兵团的人来,让他们帮你采,这总可以了吧?”

“不行,只能你们亲自动手,不然就回去!”冰娆没得商量道。

贺情和陆笙见冰娆执意如此,又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得罪她,只好忍下来。

但两人心里绝对不痛快,所以,他们采起药来一点不温柔,甚至不少草药都被他们揪碎了。

见状,卫扬不满提醒道:“陆少主、贺小姐,这些小草好歹也是一条生命,你们这么粗鲁,把药性都给破坏了,我们可是不会要的哦!”

这话,让贺情和陆笙更为火大!

丫的!这是在把他们当仆人吗?更可气的是,凭什么他们两个人在采药,而冰娆等人却在边上坐着看风景?这算什么事吧?

“冰娆,我们两个人怎么采得完这么多?你们是不是也可以帮帮忙?”陆笙忍无可忍道。

“陆酆和许广德两位阁下不是说,让你们给我们打下手的吗?既然如此,你们就应该好好劳动啊!再说,我们哪有工夫采药啊!”冰娆一脸无辜道。

“那你们现在在干嘛?”陆笙咬牙切齿问道。

“我们在欣赏风景。”冰娆淡淡道。

“你!”陆笙被气坏了,你们欣赏风景,他和贺情在干活?

这公平吗?公平吗?

看出陆笙的想法,冰娆笑眯眯道:“陆少主要是觉得这样不公平,尽可以回去啊!我们又没让你们跟着。”

陆笙气结,不怕你们跑掉,以为他们不想回去啊!

强忍怒气,陆笙将怒火都发泄在了面前的花花草草身上。

冰娆嗖的弹出一个水球,打在了陆笙身上,顿时,陆笙成了落汤鸡。

“冰娆,你干嘛?”陆笙火了,噌的一下站起来,并怒瞪冰娆。

“陆少主,不想给我劳动就回去,干嘛拿这些花花草草出气?”冰娆冷笑着道。

这时,贺情拽了拽陆笙,示意他忍下来。

陆笙不情愿的蹲下,继续采药。

两人采药一个角落时,贺情小声道:“你太沉不住气了,没看出来她是故意的吗?”

“你受得了?”陆笙低吼着。

“不然怎么办?咱们现在有求于她。”贺情心里也不舒服,可是她懂得顾全大局,不然,也不会主动缠着冰娆。

“万一那只兽也看不上她呢?”陆笙问。

“那她自然由咱们两个处置。”贺情冷笑道。

听了这话,陆笙心情好受点了。

到了晚上,两人总算做完了冰娆安排给他们的采药任务,可刚一站起来,他们才发现自己居然腰酸腿疼,浑身上下都难受。

该死的冰娆,等这事结束有你受的!

两人心中暗恨,然后去给冰娆交差。

冰娆检查了下他们采来的草药,嫌弃的挑了好多毛病,才不情愿的收下。

随后,众人回了驻地。

看到他们终于回来了,陆酆和许广德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冰娆等人,一出去可就是一天啊!

“你们跑哪玩去了?”陆酆看似随意问道。

“附近转了转。”冰娆敷衍道。

晚饭,天下、陆神两支佣兵团和冰娆等人自然是各吃各的。

刚吃过晚饭不久,又有一支佣兵团从山谷中出来。

这支佣兵团,为风行佣兵团,他们也是五支A级佣兵团中,唯一还没有进到山洞的队伍。

现在天色已晚,他们也选择了出来露营。

等他们做好晚饭,准备吃的时候,风行的团长又拿出了几个兽笼,里面装了几只高阶灵兽。

其中一个兽笼里,装着一条鳄鱼,看到冰娆等人后,那条鳄鱼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眸光。

“娆儿,是那只鳄鱼吗?”看到某鳄鱼给自己抛媚眼,连煜忍不住小声道。

我去!如果真是它的话,这也太巧了吧?

冰娆不动声色的点点头,正是那家伙。

“咱们要不要把它抢回来?”连谨问,明明是他们的兽,可现在却被别人给抓了,这感觉真心不爽。

“你想救它?”眨眨眼,冰娆问。

“呃!我只是想把它抢回来,它是我们的兽啊!虽然跑掉了。”连谨理所当然道。

冰娆扶额,并不可思议的看着连谨,高贵的连家少爷,你咋也变强盗了?

被冰娆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谨小脸微红的暗道,他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看看在说吧!也许,它不需要我们救呢!”冰娆淡淡瞥了眼那条鳄鱼,笑着道。

看到冰娆的眼神朝自己这边看过来,某鳄鱼立即咧嘴一笑,并讨好的看着冰娆。

身为高阶灵兽,自然智商极高,因此它清楚,如果自己想再次逃跑,必须得求助之前抓了它的那些人啊!

都是抓它的坏蛋,它宁可选择相对顺眼些的。

可惜,只看了它一眼,冰娆就彻底无视了它。

陆笙对这只鳄鱼也很感兴趣,虽然丑了点,但陆伯伯说了,这条鳄鱼是只八级灵兽,而他正好需要一只。

想着,陆笙就去跟风行的团长交涉,最后,买下了这只鳄鱼。

这只鳄鱼,陆笙弄到手的时候很便宜,毕竟,以陆神佣兵团的地位,风行的团长也不敢跟他要太多钱,更主要的是,抓只八级灵兽对陆神佣兵团来说,并不算难事,只不过,现在有现成的,也就省得浪费那时间了。

被转手后,鳄鱼则用幽怨的眸光看向冰娆,呜呜…为嘛买下我的不是你们?

你当我们傻?冰娆用眼神回着,明明可以白得,他们还花钱买?那得多大脑袋啊?

鳄鱼沉默了,早知如此,它还不如不跑了呢?

可它也不知道,拉格森林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佣兵,一个个的实力还都辣么强,不然,它定老老实实的呆在冰娆等人身边。

嘤嘤嘤,鳄鱼好后悔好后悔!

冰娆不搭理这条逗逼鳄鱼,直接回去睡觉了。

深夜,正睡得香甜的连煜,突然感觉被窝里钻进了一个凉冰冰的家伙,他顿时吓了一跳,睁开眼睛一瞧,身旁居然多出来一个丑陋的脑袋。

“你、你怎么在这儿?”指着钻进他被窝的拟态小鳄鱼,连煜不可思议道。

“嘿嘿!我又逃出来了。”鳄鱼兴奋道。

连煜黑线,并问:“逃出来了你还不赶快跑?往我跟前凑什么?”这是想自投罗网?

“我到是想跑,可跑得了吗?外面那么多人类,想来想去还是你们这里最安全。”鳄鱼理所当然道。

“……”所以,这家伙是把他们这里当成避风港了?

“我也是人类。”连煜提醒。

“我感觉,你们和他们不一样!”鳄鱼讨好笑道。

“一样的,我们也是想抓你完成任务。”连煜诚实道,不打算给这条鳄鱼任何幻想。

自投罗网也好,省得他们出手抢了,但请不要钻他被窝好吗?有点渗的慌!

“为啥非得抓我?你们嫌弃我?”鳄鱼闻言,好伤心好伤心,感觉玻璃心都要碎成粉末了。

连煜抬头望着帐篷顶,是有些嫌弃,主要嫌你长得丑,所以,你就是交任务的货!

当然,这话连煜并没有说出来,不然,只怕这只鳄鱼打击更大!

好在鳄鱼伤心了一下下后,就亲热的依偎着连煜,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连煜瀑布汗,咱们很熟吗?

虽然他很想说,请离我远点,但连煜想想他与这条鳄鱼之间的战斗力,果断沉默了!

大半夜的,大家都在休息,他还是忍忍吧!不然把自己那只金丝猴放出来,可就闹大了!

将鳄鱼从自己被窝拿了出去,连煜继续睡。

隔天早上,还没出帐篷,连煜就听到陆笙在外面喊,“不好了,我的鳄鱼跑了!”

冰娆也听到这话,并诧异不已。

那鳄鱼挺本事啊!这是连着跑了第二次了吧?

知道这一消息,冰娆都有点佩服那条鳄鱼了。

“应该跑不远,大家去找找!”这时,陆酆吩咐道。

下一刻,陆神佣兵团大部分人都去追鳄鱼了。

连煜则给冰娆使了个眼色,冰娆跟着他进了帐篷。

刚一进去,她就看到一双黑亮的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还使劲的在卖萌。

“它?”冰娆有些无语,这条鳄鱼咋在连煜的帐篷里?

“昨天深夜,它自己跑进来的。”连煜解释。

“噗哧!”冰娆忍不住一笑,并道:“看样子它和你挺有猿粪啊!要不要考虑收了?”

“……”连煜默了,他能拒绝吗?

“主人,收下我吧!”鳄鱼到是很热情,连煜还没同意呢,它就先叫上主人了。

连煜好想抓狂,他不想收啊!而且,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主动的兽呢?之前,为了逃跑,欺骗他!现在,为了不被别人抓,又想认主?你到是挺能屈能伸啊?

可他不愿意啊!这种被鳄鱼利用的滋味,他一点也不喜欢。

所以,看都没看鳄鱼,连煜就低吼道:“不收!”

冰娆正想说,只怕由不得你!就见那条鳄鱼张大嘴,一口咬上了连煜的小腿肚。

连煜疼了下,正想发火,契约规则降临了。

外面的人看到契约规则突然降临,立即反应过来:“是他们偷了那条鳄鱼!”

说完,就要往连煜的帐篷里闯。

冰溪等人连忙挡住,并不悦道:“陆酆阁下,你们陆神佣兵团这是何意?”

“刚刚认主的兽,是那条鳄鱼吗?”陆酆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冰溪回道。

“那怎么会有契约规则降临,这分明就是有兽兽认主了!”陆酆质疑道。

“那又如何?”冰溪淡淡问。虽然他不知道妹妹和连煜那儿发生了什么事,但他肯定不会让这些人轻易进去。

“让我们进去确认下,如果那条鳄鱼是你们偷的,自然得给我们个说法。”想了想,陆酆道。

“如果不是呢?”冰溪冷笑着问。

“那老夫自然给你们道歉!”陆酆颇为自信道。

“哥哥,让他们进来看吧!”冰娆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这话,冰溪让开了路,陆酆带着一名属下走进了帐篷。

进去后,陆酆四下打量,然后怀疑的看着冰娆和连煜,“请两位把你们的兽兽给我瞧瞧。”

眨眨眼,冰娆淡笑道:“我的兽都在外面,陆酆阁下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连煜则淡淡一笑,然后放出了金丝猴。

陆酆眼一眯,看着眼前高傲的金丝猴问:“刚刚认主的是这只猴子?”

“正是。”连煜点头。

“你们谁是驯兽师?居然能驯服八级灵兽?”陆酆诧异道。

“没有驯服它,是它自己主动认主的。”冰娆指着金丝猴道。

“这不可能!”陆酆显然不信。

“不信你问它自己。”冰娆可无奈了。

“是我自己认主的,臭老头!”金丝猴主动道。

“灵兽怎么可能会主动认主人类?”陆酆不可思议道,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让他如何相信?

“跟它沟通、交流,让它自愿认主就可以了!”冰娆解释。

“可老夫还是不信,除非你们能证明。”陆酆眼露精光道。

“我们手里没有八级灵兽了。”冰娆诚实道,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你给提供个吧!

“我去抓!”陆酆很上道。

说完,他出了帐篷。

属下随他一同出来,见副团长真要去抓八级灵兽,不禁怀疑道:“副团长,他们说的话可信吗?”

“敢骗我,他们会后悔的。”

说完,陆酆直接瞬移不见了。

见陆酆真的去抓兽了,冰娆看着连煜直叹气。

连煜也很火大,都是那蠢鳄鱼搞出来的,那个笨蛋!

两个小时后,陆酆回来了。

见他抓到了一只八级灵兽,没有找到那条逃跑鳄鱼的陆笙顿时开心不已。

他真没想到,陆伯伯居然特意为他去抓了只八级灵兽,还是一只漂亮的孔雀,顿时,陆笙激动了!

可惜,他有些自作多情了,因为这只八级灵兽陆酆根本不是给他抓的,陆酆是为了让冰娆试验。

拿到那只孔雀,冰娆不客气的问:“陆酆阁下,如果我能劝这只孔雀主动认主,它是否归我了呢?”

“那怎么行?它是我的!”陆笙一听,当即不干了。

陆酆也差点气吐血。

为了这只孔雀,他花费了两个小时,现在反倒给别人做嫁衣了吗?而且,眼前小丫头究竟知不知道八级灵兽的价值?

一只上好的、战斗力强悍的八级灵兽,至少可以卖千万上品晶石啊!

听了陆笙的话,又见陆酆没表态,冰娆又将孔雀还了回去,并道:“不给我,我凭什么帮你们劝降?”

“……”陆酆气结,冰娆这胃口也未免太大了点吧?她可真敢要!

冰娆当然敢!别说只是八级孔雀,就算是九级的,她也敢要啊!

“陆伯伯,冰娆啥意思?”陆笙完全被弄糊涂了。

“我可以给你驯服费。”静默半晌,陆酆才道。

“不稀罕!”冰娆摇头,一脸的不配合。

“你!”陆酆很生气,但又拿冰娆莫可奈何,而且,想到山谷里的那只兽还用得着冰娆,所以,他只能点头同意劝降后的兽兽归冰娆所有!

但陆酆已经在心里恨上了冰娆,这小丫头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样的行事,在一位灵尊看来完全是找死啊!

达成协议,冰娆又接过那只漂亮孔雀,并摸了摸对方的头,安抚道:“别怕,咱们谈谈心。”

孔雀眨眨漂亮的大眼睛,脸上尽是委屈,嘤嘤嘤,它能拒绝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

而谈心的对象还不是冰娆。

知道麻麻想驯兽,冰煊自告奋勇的上阵了。

它的手段相当简单粗暴,上来就问:“服不服?”

孔雀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愿不愿意认主?是主动,还是想我揍得你同意?”冰煊又问。

被只小奶娃威胁,孔雀深深的郁闷了。

围观众人也忍不住哄堂大笑,觉得这只小奶娃真是太胡闹了。

“冰娆,你不是说,你要跟这只孔雀谈心吗?为什么派个奶娃上阵,你这是想糊弄我?”见状,陆酆有些生气了。

但令陆酆没想到的是,在小奶娃的威逼之下,那只孔雀居然很快屈服了!

这怎么可能?

陆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难道说,威胁就可以令兽兽主动认主吗?想到这个可能性,他顿时兴奋了!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以后他们陆神佣兵团岂不可以抓很多高阶灵兽来驯服?甚至,连驯兽师都不需要找,还可以省下一大笔驯兽费?

光是用想的,陆酆就觉得眼前都是钱在飘了。

激动之余,他又跑去抓八级灵兽了。

他要亲自试验下!

许广德也没想到那小奶娃只是威胁了两句,那只八级孔雀就投降了,这样的事实同样令他兴奋不已,下一秒,他也离开了驻地,去抓兽了。

顿时,天下和陆神两大佣兵团群龙无首。

这个时候,冰煊则跑到连谨面前,将手里的孔雀丢给了他。

捧着那只大孔雀,连谨简直受宠若惊。

“这是给我的?”惊喜的连谨问道。

“嗯,你太弱。”冰煊实话实说道。

闻言,连谨泪奔,他和肖敬、大哥同样的实力,凭啥说他太弱啊?这真是太伤人自尊了!

可惜,冰煊就是认为他弱了,连谨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随后,孔雀认主。

陆笙看着这一幕,妒恨交加。

那只孔雀应该是他的,凭什么便宜了这几个低贱之人?

不过,他却不敢坏了团里的事,只能暗自生闷气。

到了中午,风行佣兵团成员都已经进入到山洞让那只兽过目完了,接下来就该轮到天下和陆神两大佣兵团了。

但此刻,陆酆和许广德都没有回来,所以天下和陆神的佣兵都不敢轻举妄动。

冰娆到是想先进去,办完了事好离开,可这两支佣兵团的人却不允许他们私自行动,并强烈要求他们必须等两位阁下回来。

无奈,冰娆只能回帐篷睡午觉了。

下午,陆酆和许广德回来了。

两人各抓着一只被他们揍得鲜血淋淋的兽,脸上表情也异常沮丧。

冰娆见了,暗自偷笑,看样子这两位的试验失败了啊!

自家兽兽曾说过,兽兽都是骄傲的,如果不是兽兽心甘情愿的认主,那么哪怕把它们打死,它们也不会乐意。

而现在,那两只兽兽几乎被他们打死了。

唉!冰娆有些同情那两只兽兽了,都怪那条鳄鱼,如果不是它搞出来的认主,这两只兽兽又怎么会遭受无妄之灾?

回来后,陆酆和许广德根本没有心思去山洞里勾搭那只强大的神秘兽兽,反而将两只兽兽交给冰娆,“你再来!”

冰娆无奈一笑,并掏出两粒丹药给两只血淋淋的兽兽服下。

吃下丹药,两只兽兽的伤立即好了。

冰娆又凝了两个水球,给它们洗了个澡,这才看清这两只兽兽的品种。

一只是威武的雪狼,一只为全身金黄色的大狮子。

两只兽兽伤势大好后,便仇视的看向陆酆和许广德,接着又异口同情道:“小丫头,我们愿意认你为主!”

这只雪狼和狮子,是好朋友。

同时被擒,同时被揍,因此心里这个恨啊!

现在有人类救了它们,所以它们立即做出了明智选择。更主要的是,冰娆给它们的感觉很舒服,而且,她身边又有那么多兽,肯定是个好主人!

不得不说,这两只兽兽蛮聪明的,可它们的话,却把陆酆和许广德给气个半死,但两只兽兽根本不给对方发飙的机会,直接一口咬上了冰娆的手指头。

就这样,契约规则众目睽睽之下降临,冰娆无意中又多了两只兽。

陆酆和许广德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他们这是又给别人做嫁衣了?

可恶!为啥冰娆可以,他们就不行?

两人目露凶光的瞪向冰娆,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手段,居然能令兽自愿认主?

两人想不明白,心里火气更是噌噌往上窜。

冰娆则一脸无辜的看着两人,这真不怪她!

“冰娆,你居然抢了咱们的兽兽,真是好大胆子!”陆笙妒火中烧的吼道,身为陆神佣兵团的少主,他一只高阶兽兽都没有,凭什么冰娆一下就得了两个?还是兽兽主动认主的?

“我抢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你觉得我能从两位灵尊手里抢到兽?你未免也太高看我了!问问他们,是不是主动给我的?”冰娆指着陆酆和许广德道。

两人无话可说。

冰娆又提醒:“五大A级佣兵团已经让里面那兽相看完了,难道你们想这个时候跟我内哄不成?”

“哼!没有你,我们一样可以让里面的兽认主!”陆笙火大吼道。

“是吗?既然这样,咱们就拆伙好了!”冰娆不以为然道。

“冰娆!你以为和我们拆了伙,你就能独吞里面的兽吗?”见冰娆这样说,陆酆也有些恼。

“这是我想的吗?你们少主嫉妒我得了两只兽,非要跟我闹,我能有什么办法?”冰娆还是一副无辜的模样。

“冰娆,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两只兽,本来就是钟伯伯和许副团长抓的,你凭什么霸占?”陆笙还不肯善罢甘休。

“是你们给我的不?”冰娆懒得搭理陆笙,又问陆酆和许广德。

两人哑巴吃黄连,只能认了。

“陆笙,这事到此为止,不许在提了!”陆酆警告。

陆笙虽心有不甘,但他还不敢违逆陆酆的话,只能将对冰娆的怒火改为瞪的。

冰娆丝毫不以为然,爱瞪就瞪呗,她还能少块肉!

暂时平息了纠纷,陆酆和许广德才着手陆续安排佣兵们依次进入山洞。

冰娆几人被安排在了最后进入。

在天下和陆神两大王级佣兵团进入山谷后,冰娆等人便留在了外面。

“娆儿,看样子你惹恼他们了啊!我怀疑他们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咔嚓掉我们!”卫扬打趣道。

“这事可真不怪我,明明就是他们太小气,之前我就说过了,让我驯兽的话,这兽就得给我,凭什么白给他们驯?”冰娆辩解道。

“起因都怪我。”连煜有些内疚道。

“哥,你做啥了?”连谨好奇问道。

“那只鳄鱼,在我这里。”连煜小声道。

“啊!你偷了…”连谨惊讶的合不拢嘴,大哥也热衷于偷盗了吗?好激动啊!

“想什么呢?它自己跑出来的,黏上我了。”连煜很郁闷的道。

“呃!”同情的看了眼大哥,连谨无言以对。

那条鳄鱼算上这次逃跑了两次了吧?

厉害!

聊了会儿,冰娆等人就见贺情怒气冲冲的从山谷之中跑出来,虽然她小脸上没见到什么变化,但身上衣服却破了。

好奇的冰娆随口问道:“贺小姐被相看完了?”

“完了!”贺情想到这儿,就忍不住火大。

“里面是只什么兽?”冰娆继续打听。

“不知道,没等看清,我就被丢出来了!”虽然这事有些丢人,但贺情还是如实道。

冰娆默了默,看样子那兽的要求挺高啊!其实,贺情已经很漂亮了,但显然,还是没能达到里面某兽的要求。

当轮到冰娆等人进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连谨、连煜先进去的,十多分钟后,两人依次被丢出来。

然后肖敬、卫扬也分别进入。

他们的下场依然如此。

最后,只剩下冰娆、冰溪还没有进去。

霎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兄妹身上。

可以说,冰娆、冰溪在众人中,是公认颜值最高的,因此他们很想知道,这对兄妹究竟会不会成功?

“哥哥,我们一起进去吧!”冰娆笑着道。

“好!”冰溪点头。

“不行,你们不能一起进去,里面那位要求一个一个进入!”许广德阻止道。

“我们为什么要听它的?”冰娆眨眨眼,表示不懂。

“不就是一只兽吗?”冰溪也不以为然道。

“……”许广德无言了,这两个小家伙是他见过最不守规矩的混蛋啊!

更主要的是,冰娆根本不在乎别人想法,拉着哥哥就走进了山洞。

见冰娆、冰溪背影消失在洞口,众人顿时心思各异。

说实话,他们既盼着冰娆兄妹成功,又不想他们成功,特别是依然留下没走的五支A级佣兵团的佣兵们更是如此,因为如果里面的兽被这对兄妹美色所迷,那他们以后可在也没有机会了啊!

已经进去的冰娆、冰溪自然不清楚他们的小心思。

山洞很黑,冰娆凝了个小火球出来给他们照明,七拐八拐之后,他们终于到了中心地带。

但眼前却是一片迷雾,可前面已经没路了,冰娆和冰溪只能站在原地等待,并时刻警惕着四周!

突然,阴风阵阵、雾气弥漫!

霎时,冰娆和冰溪面前出现了一双闪烁着幽紫光芒的眼睛,六目相对了许久,那双眼睛则越来越亮,紧接着,冰娆便感觉怀中一沉,一个毛绒绒的家伙掉进了她怀里。

“哥哥。”看着冰溪,冰娆轻声叫道。

“它…”冰溪讶异,那只兽认可妹妹了吗?

这时,冰娆举起那只毛绒绒的小兽,想看看是只什么兽,可惜,山洞里实在太黑了,雾气又重,她愣是没看出来。

“你是个神马鬼?”冰娆与其大眼瞪小眼的问道。

“本座不是鬼,本座乃是大名鼎鼎、声名显赫、凶残嗜血的吞天噬魂貂!”冰娆怀中小兽,火大吼道。

“吞天噬魂貂?没听过。”冰娆有些茫然,听名字到是挺高大上的,就是这位的性格令人不敢恭维啊!明显有些自恋!

“你没听过本座大名?这绝不可能!”吞天噬魂貂不信,它不就睡了一觉吗?这些人类怎么就变得如此孤陋寡闻了?

不行!它觉得自己有必要捍卫它的权益,它要让这人类记住它的名字,认识到它的伟大!

随即,吞天噬魂貂自信满满对冰娆道:“美人,把你的兽兽都放出来吧!我和它们打一架,你就知道本座有多厉害了!”

“你确定?你知道我有多少只兽兽吗?”冰娆问。

“切,你手里那几只货,本座清楚的很,因为本座关注你很久了,大概从你进到拉格森林开始吧!”吞天噬魂貂告知道。

冰娆黑线,没想到这只自称吞天噬魂貂的家伙,居然还有偷窥的习惯?这可不好啊!

“整个拉格森林都在我的撑握之中,来这里的人,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察觉冰娆的想法,吞天噬魂貂解释。

“那些佣兵,都是你引来的?”冰娆确认道。

“是啊!”吞天噬魂貂点头道。

“为什么?”冰娆不解了,这货一直强调自己很厉害,为嘛突然想给自己找主人了?

“无聊!”吞天噬魂貂有些任性道。

“……”冰娆无语了,果然如此!她发现,这只貂有些欠揍。

“美人,你打不过我的。不过,本座向来喜欢怜香惜玉,所以,本座舍不得打你,还是放你的兽兽出来和我打吧!”吞天噬魂貂道。

它要向美人证明,它是最强的兽!

有了它,其它兽都得靠边站!

见它如此自信,冰娆也就没客气。

银啸等兽一被放出来,便目露警惕的看着吞天噬魂貂。

它们有预感,眼前这个隐在雾气中的家伙不会太好对付!

吞天噬魂貂则自信一笑,并道:“以后,都叫我老大!”

“尼玛!咱家老大是银啸,你算哪头蒜?”一听这话,紫衡先火了,这货,是来抢地盘、抢小娆儿的啊!

真是叔能忍、兽不能忍!

这一刻,啥志同道合都被紫衡抛到脑后了!

紫衡觉得,对方真是太不懂规矩了,知道啥叫先来后道不?

想认主人,不知道先来拜拜山头?

这可好,还没认呢,就想先打压它们了?当它们是死的啊?

小暴脾气上来的紫衡,想都没想就凭感觉朝着吞天噬魂貂冲了过去,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它被掀翻到山壁上。

咣当一声,紫衡又掉到了地上。

“兄弟们,这外来的欺负咱,咱们一起上啊!”忍无可忍的紫衡,愤怒嘶吼道。

刹那间,银啸等兽群起而攻,混战在了一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