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七章 谁先进来给爷过目?

由于被突然认主,连煜一直都处于精神恍惚状态,当然,不是激动的,而是纠结的,因此他也就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被金丝猴公主抱在怀里,等他意识过来,想挣扎着离开金丝猴的时候,金丝猴却把手臂收紧,死抱着他不肯松手。

“别闹,主人,你身体太弱了,还是我抱着你吧!”金丝猴一脸固执的道。

连煜:“……”

“噗哧!”冰娆等人却是忍不住笑了,一个大男人被公主抱,这画面真是太美了!

“放、我、下、来!”瞬间涨红脸的连煜,黑线道。

“我不!”金丝猴拒绝。

“……”连煜觉得他要抓狂了。

为嘛其他人的兽,都是被主人抱着,而他这新鲜出炉的兽,却专门喜欢抱着主人?嘤嘤嘤,太丢人啦!他不要活啦!

“主人,你乖乖滴!不然掉下去可要摔疼的。”金丝猴收紧了手臂,提醒道。

“……”连煜欲哭无泪,他这优雅贵公子的形象啊!就这么没了吗?

幽怨的看着冰娆,连煜向她求救。

冰娆无奈扶额,又拍了拍金丝猴的大脑袋问:“你还有兄弟不?给他介绍个!”

他,指的是连谨。

连谨没想到冰娆也要给他找只猴子,不禁愣在了当场,那个,他能拒绝猴子吗?

“有啊!我正好有个双胞胎兄弟!”这时,金丝猴开心回道。

“会认人类为主吗?”冰娆问。

“不知道,它最喜欢跟我唱反调,所以,如果让我去跟它说,它肯定不乐意,但…”看了眼冰娆身上拟态的兽,金丝猴意思很明显,还是打到它服吧!就像它一样!

“带路!”冰娆秒懂!

这只金丝猴挨了揍,肯定也不会让自家兄弟好过,这就是所谓的坑兄弟。

金丝猴很乖巧的抱着连煜在前面带路,连煜挣脱不掉,只能一直委屈的看着冰娆,求帮助啊!

但冰娆就跟没看到一样,呜呜…

连谨看到哥哥的样子,则有些担心。

小娆儿也要给他找只猴子,不会也像这只这样吧?

光用想的,连谨都要醉了。

等到了另一只金丝猴的地盘,连煜的这只金丝猴直接扯着嗓子仰天大吼:“老二,滚出来!”

“……”众人黑线。

突然,树叶一片簌簌抖动,刹那间,一只巨型猴子出现在了冰娆等人面前。

眯了眯眼,那只金丝猴略带不悦道:“带了人类来我这儿,你想干嘛?”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哥哥我认了主人,也特意来关照你下!”连煜的金丝猴道。

“你!”这只金丝猴被气坏了。

冰娆也不废话,直接给自家兽兽使了个眼色,冰煊就立即冲了出去。

无奈扶额,她是想让兽兽出去好不?她这便宜儿子怎么揍兽还揍上瘾了?

更主要的是,看着一个这么小的奶娃儿挥舞着小拳头揍兽的模样,她实在是太接受无能了。

短短几分钟,冰煊就把那只金丝猴给揍跪服了。

然后,那只金丝猴成了连谨的兽兽。

看到自家这个逗逼大哥一直抱着自已主人,连谨的金丝猴也不甘示弱,都没问连谨,也一个公主抱就把连谨拎了起来。

连谨黑线了。

他刚刚还笑哥哥,现在立马就和哥哥同一待遇了?

“哈哈!让你刚才笑我!”连煜见状,大乐,并拍拍他那只金丝猴的头道:“以后,你就叫小金了!”

“柳城驯兽师公会副会长的兽,也叫小金!”冰娆提醒。

“……”重名了?

“那叫金子吧!”连煜嘴角抽了抽,改口道。

“我家有个银子,你来个金子,是想凑一对吗?”冰娆笑眯眯问。

连煜无语,金丝猴和银狼凑不成一对,他只是起名无语,请表介意。

“哥,咱们的兽是兄弟,还是起个相近的名字吧!”想了想,连谨提议。

“谁要和这白痴有个相近的名字?跟它是双胞胎我都后悔死了!”连谨的金丝猴懊恼道。

“噗哧!”冰娆等人又忍不住乐了,看样子这对兄弟之间有不得不说的故事啊!

“老二,我是你哥哥,你咋能嫌弃我?”连煜的金丝猴听了自家弟弟的话,伤心道。

“就嫌弃你了,怎么滴吧?哼!二货!”连谨的金丝猴火大吼道。

“呜呜…主人,求安慰!”在弟弟那里受到了伤害,连煜的金丝猴转而向他求救。

连煜只能摸摸头,其他的无能为力!

连谨的那只猴子,一看就不好惹,实力还在他之上…

就这样,连煜、连谨的两只猴子,一路上打打闹闹,而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两只猴子兄弟的出卖下,冰娆成功捕获一只八级土蟒!

晚上露营的时候,正准备弄晚饭,冰娆等人的驻地就来了一队陌生佣兵。

那支佣兵,人数相当多,估计达五十来人。

他们也看上了冰娆等人的驻地,原本,想让冰娆他们让出来,但在看到冰娆这个绝色美人后,对方佣兵团中一位年轻男子当即改变了主意。

这男子,二十左右的年纪,身上衣饰华美,俊美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傲然,而他身边,还紧跟着两名年轻漂亮的女佣兵。

看到冰娆后,年轻男子立即露出完美笑容,表达了想与他们结识的意愿,而他身边的两名女子,却对冰娆等人表现出了相当的敌意。

“喂,我家公子跟你们说话呢?你们都哑巴吗?”见冰娆等人谁也不搭腔,一女子忍不住火大道。

冰娆就奇了怪了,这些人,一看就是奔着他们驻地来的,难不成他们对此还得鼓掌欢迎?

而且,他们都在这儿了,总得有个先来后道吧?

就算看上了同一块驻地,在驻营前是不是也应该先打声招呼?可这些人呢?到了就直接搭帐篷,然后都弄得差不多了,才来跟他们说话,这跟放马后炮有什么区别?

正常来说,这块地方也不是谁家的?只有够地方,自然是谁来都行,就算想抢都没事,各凭本事就好了!可冰娆就是不喜欢有人这样如强盗般,二话不说就占下!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这些人霸道惯了!

冰娆等人自然也不是好惹的。鉴于对方的不懂规矩,他们根本懒得理!

年轻男子见自己身边的侍女一开口说话就得罪了人,面有不悦的瞪了她一眼,才态度和蔼的对冰娆等人道:“不好意思,我的婢女不懂事,还望见谅!”

“来森林,还带婢女?”连谨听到这话,倍感无语道,身为连家最受宠的孙辈,他都没有这样的福利啊!当然,他也不想要,毕竟在他看来,带着女人出门实在太麻烦了。

“主要是家母不放心,所以,才安排了他们照顾我的起食饮居!”年轻男子颇有耐心的解释。

“看样子这位公子身份相当不一般啊!”连谨笑眯眯道。

“那当然,我家公子的身份,岂是你们这些人所能比的!”听见连谨这样说,一名女子当即傲娇道。

连谨更无语了,他就那么随口一说好不?你们听听就算了,何必当真?

这时,年轻男子则表现的十分不好意思,并笑着介绍道:“别听她的,其实我只是一名普通佣兵罢了。”

年轻男子虽然这样说,但却有些刻意的露出了自己胸前的佣兵徽章。

冰娆、冰溪不认识,自然无感。

卫扬几个也只是微微诧异了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他们的表现,年轻男子尽收眼底。

“你们好,我是陆神佣兵团的陆笙!”随后,年轻男子主动自我介绍。

“原来是陆神佣兵团少主。”卫扬淡淡一笑道。

“哼!算你有眼力!”陆笙身边一婢女道。

“诸位是?”陆笙则含蓄一笑,似承认了卫扬的话。

“我们是黑焰佣兵团的,这是我们团长冰溪,团长的妹妹冰娆,我是王扬,他们三个分别是李肖,张煜和张谨!”卫扬热情主动的道,顺便给肖敬、连煜和连谨改了名字。

卫扬话一说完,冰娆等人全都无语的看着他。

冰娆更是用眼神询问,你们都改名了,怎么不给我和哥哥改?岐视啊?

卫扬求饶,他这样自然是有用意的。

既然打着黑焰佣兵团的旗号,当然不可能所有人都用真名,而冰娆、冰溪目前还没有名扬整个流云大陆,他们只是在小范围内名声显赫,因此,他们两个完全可以用真名,毕竟,陆神佣兵团来自于西流云,对冰娆兄妹应该不会那么了解。

可他们就不同了。

肖敬、连谨、连煜的姓让人一听就知道,他们来自于连家和肖家,陆神佣兵团也曾经和卫扬有过接触,他怕对方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自然不敢说真名。

知道了对方的信息,陆笙十分热情提议道:“相逢即是有缘,不如晚饭咱们一起吧?”

“不用了,我们喜欢安静!”冰娆拒绝。言外之意就是别来打扰。

冰娆的话,让陆笙觉得有些没面子,他都主动放低身段了,这些人居然还如此不给面子?

“喂!你这女人真是太不知道好歹了!我们少主屈尊降贵的来邀请你们,你居然敢拒绝?”某婢女嘴上虽然很愤怒,但心里却十分满意冰娆的识相!

就应该这样嘛!他家少主可不是谁都能攀附上滴!

哼!一个C级佣兵团团长的妹妹,这身份拿出去简直连她这婢女都不如啊!

可以说,陆笙的两名婢女,优越感都十分强,在加上又嚣张惯了,因此根本瞧不起像黑焰这样的小佣兵团,但偏偏少主对他们另眼相待,这让她们如何忍受?

她们也知道,少主肯定是看上眼前这女人了!

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长得稍微漂亮点嘛?

可惜啊!身份太低了!

一瞬间,两名婢女脑补了很多,而陆笙因着冰娆的拒绝,也有些火大,所以并未阻止婢女出言不逊。

冰娆自然不清楚陆笙和两名婢女的想法,她也不想知道,但冰溪可不允许有人这样跟自家妹妹说话,遂不悦道:“咱们又不认识,拒绝不是很正常吗?难道每次有陌生人来和我们搭讪,我们都要恭恭敬敬的,才算知道好歹?”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陆神佣兵团在佣兵界的地位?”听见冰溪的话,一婢女火大吼道。

冰溪一脸茫然,并转头看着卫扬这只佣兵界老鸟。

卫扬很想捂脸,这对兄妹太不关心佣兵界的情况了。

陆神佣兵团,两大王级佣兵团之一!不然,这些人哪会如此嚣张!

而且,对方队伍中带队的那名老头,正是陆神佣兵团的一位副团长,陆酆!他的实力为灵尊!

“不知道。”看卫扬的表情,冰溪猜到陆神佣兵团貌似应该挺有名,但他还是诚实道。

婢女让冰溪的大实话,气得差点吐血,紧接着,就听她嘶吼着:“我们陆神佣兵团,是流云大陆两大王级佣兵团之一!”

婢女本以为,自己这样说完后,眼前这些人应该诚惶诚恐,但见对方还是一副没所谓的态度,婢女受不了道:“你们知不知道王级佣兵团对佣兵们的意义?”

“有什么意义?”冰娆淡淡道。

“我们陆神佣兵团是佣兵界的王者,你们、你们应该立即跪舔!”婢女吼道。

冰娆无奈了,并诚实道:“流云大陆貌似不止一个王级佣兵团吧?不是还有个天下佣兵团!”

“你!”婢女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喷火的双眸好像沁了毒般狠瞪着冰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冰娆一脸无辜道。

“你既然知道天下,怎么会不知道咱们陆神?”婢女要被气死了,对于冰娆不知道他们,却知道他们死对头的名字,她有点抓狂了!这分明就是瞧不起他们陆神啊!

“这两者之间不发生关系吧?谁规定知道天下就一定得知道陆神?”冰娆很无语,对方这啥逻辑?更主要的是,她知道天下也不是因为她对此很关注,而是自家兽兽去找过他们麻烦。

“冰小姐不知道陆神,估计是我们陆神入不了冰小姐的眼啊!”一直听着的陆笙,突然道,两名婢女听语气就知道他有些生气了,顿时心中暗喜。

而陆笙说完,直接扭头走了。

哼!他会让冰娆知道,他们陆神有多么强大!

天下算什么?天下前阵子遭受了重创,现在还竟争得过他们陆神吗?

“娆儿,看样子晚上睡觉时咱们得小心点了。”陆笙离开后,卫扬小声提醒,方才,冰娆的话一出,对方的佣兵中就有人露出了不悦的表情,说不定会找他们麻烦。

冰娆点点头,然后拿出菜准备到河边去洗。

“麻麻,我去吧!”冰煊自告奋勇的大声道。

“好。”冰娆同意了。

听到有小娃叫冰娆麻麻,陆笙当即脸色大变,冰娆是人妻了?看着一点也不像啊?

两名婢女闻言嘴角含笑,都已婚了,少主应该不会在感兴趣了吧?

想着,两名婢女又过来挑衅道:“难怪人家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居然狠得下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去洗菜,就不怕出事吗?”

“……”冰娆很无语,这两货杠上她了,是不是?

“不知道这几位,哪个是孩子的爸爸啊?”见冰娆不吱声,其中一名婢女又指着肖敬等人问。

“哪个也不是。”冰娆淡淡回了句。

“啊!原来是小野种,没爸爸啊?”某婢女捂嘴作大惊状。

“你才没爸爸,你全家都没爸爸!”听到婢女的话,冰煊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然后拿起手中的泥巴,就往婢女身上丢。

眨眼的工夫,穿着光鲜亮丽的婢女,身上衣服就被泥巴给污染了。

见状,婢女怒了。

“果然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婢女一脸鄙视道。

“你说什么?”冰煊小娃火了。

不过,没等他出手,冰娆已经站起来,然后扬手对婢女就是一耳光!

那耳光声,清脆又响亮,特别是在傍晚时分格外清晰,而且,冰娆下手也没留情,啪的一声后,婢女半边脸就肿了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楚的留在了婢女白嫩嫩的小脸上,某倒霉婢女也霎时被打得眼冒金星,嘴角流血!

“在敢乱说一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冰娆厉声警告。

被打婢女简直不敢置信,这、这女人居然敢打她!

要知道,自从成为少主的贴身婢女,她的身份也是水涨船高,哪个人见了她不得好好巴结?谁不得求她在少主面前美言几句?可现在,她却被打了?

被个身份低贱、甚至还有个野种的不检点女人打了,这让她如何受得了?特别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眼前这些佣兵,一路上可没少看她眼色,但现在,却成了看她笑话了!

呜呜…婢女倍感受辱!

“冰娆,我和你拼了!”被打婢女吼着,同时扑向了冰娆。

冰娆毫不客气,直接抬腿就是一脚,婢女当即被踹飞!

咣当一声,被一棵巨树挡住,以至于没有被踹飞太远的婢女,砰的一声后,从树干上滑落,跌到地上并昏厥了过去。

“冰娆,你、你居然敢?”另一名婢女被吓得不轻,看着冰娆的表情就好像看到魔鬼一般。

冰娆胆子实在太大了,他们可是陆神佣兵团啊!

“你也想试试她的下场?”美眸一眯,冰娆似笑非笑道。

“啊!”被吓住的婢女,躲到了陆笙的身后,“少主,救我!”

陆笙脸有些黑,并朗声道:“冰娆,当着我的面就打我的婢女,这未免有点太不给我面子了吧?”

“当着我的面,就骂我儿子,这也是不给我面子啊!”冰娆反唇相讥道。

“那怎么能一样?”陆笙火了,一个小野种能跟他的婢女比吗?

“是不一样,我儿子可比你的婢女身份贵重多了!”冰娆理所当然道。

“你!”陆笙也被气到了,正想发作,身后陆酆一拍他的肩膀,顿时,陆笙不敢吱声了。

这时,陆酆冷笑看着冰娆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出门在外,火气都别这么大,不然,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没地吃后悔药去!”

“老人家说的有道理,因此还望管束好自己的属下,可别放出来乱咬人了!也就我脾气好,只打了一耳光顺带踢了一脚就算了,换成别人,小命恐怕都要不保!”冰娆一副受教的模样,劝道。

陆酆闻言,差点怒火攻心!

好啊!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不一样了!

在他面前竟然也敢如此放肆,难道就真不怕被他报复?

看了眼冰娆胸口的灵者徽章,陆酆十分纠结,这实力太低了点,他都不屑出手!再者,对方又是个小丫头,若他真出手了,还不得落下个以大欺小的名声?

“哈哈!小丫头说得不错,出门在外的,管好属下很重要,不然惹了事可是很难收拾的!”突然,一阵大笑响起,然后冰娆就看到另外一边又来了一队佣兵团,人数和陆神佣兵团差不多,带队的则是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留着大胡子,看似非常豪爽,但冰娆知道,这位跟那老头只怕是对头,不然,不可能向着她说话。

陆酆见了中年男子,脸色果然变了!

“许广德,你们天下居然也这时候来了?”陆酆冷笑道。

“拉格森林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能来,我不能来?”许广德淡笑道,然后话峰一转:“只是我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欺负小孩子。”

“管你屁事!”陆酆气得差点吐血,他明明只是警告了下好不?再者,也是那小丫头先动手的,难道警告两句还不行了?

“哈哈!路见不平人人有责!既然遇见了,我怎么能不管呢?”许广德笑眯眯道,还转头看着冰娆安抚:“小丫头,别怕啊!有我在,陆酆这老鬼不敢对你出手的!”

冰娆忍不住想翻白眼,您老哪只眼睛看到我害怕了?而且,你们两人有矛盾,别把她扯上好不?

她可不愿意成为两人的玩具,让两人拉扯着玩。

但陆酆和许广德两人显然无视冰娆了的想法,而一心一意的跟对方对着干。

冰娆等人,被两支王级佣兵团的人一左一右的包围着,成了夹心饼干!

对此,冰娆等人很无奈,不过,他们却很淡定。

虽然这两支队伍加起有足有百人之多,但他们兽多啊!

而看到他们如此淡定,陆酆和许广德则有些不淡定了。

他们还从未看到,一个小小的C级佣兵团的人,在看到他们会不颤抖的呢?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许广德给身边年轻女子使了个眼色,女子会意的立即上前,亲热的挽住冰娆胳膊,热情道:“姐姐别怕,许叔叔会保护你们的。”

“……”冰娆无语,看着自来熟的女子,这位,哪只眼睛看到她怕了?而且,还这么喜欢叫姐姐?

冰娆有些受不了,有血缘关系的,她都不认,当然也不愿意不认识的随便叫自己姐姐或妹妹,她不喜欢这样的套近乎!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明明记得,妈妈只生了我和哥哥,而且,妈妈生下我后不久就过世了,肯定没有机会再生你的。”冰娆一脸纯良又不解的皱着眉头道。

“噗!”听了冰娆的话,卫扬正在喝着的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并好巧不巧的喷到自来熟女子脸上,顿时,那女子花容失色!

“该死的,你!”女子气得不行,这两个混蛋肯定是故意的!竟然如此羞辱她!亏她还想帮他们?

“不好意思,我无意的。”卫扬满脸歉意道,但只有他清楚,自己是有多么的敷衍。

但他真不是故意的,只是被冰娆的惊人之语给吓到了。

早知道这小丫头不喜欢被人随便搭讪,可他真没想到冰娆会这样说,简直了!

冰娆绝美脸蛋上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歉:“抱歉,让这位小姐受惊了!”

年轻女子气结,偏偏不敢随便对冰娆发火,只能气得一跺脚,回了许广德身边。

许广德眸光微闪,这小丫头警惕性还真高啊!

“哈哈!贺情,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见到贺情吃瘪,陆笙开心的笑起来。

“陆笙,你不说话也没人会当你是哑巴!”贺情火大吼道,如果不是许叔叔想利用对方,她用得着如此吗?

可现在,她却被人羞辱了,哼!这笔帐她先记下了!

陆笙还是笑个不停,两支队伍都没在冰娆手里讨到好处,他心里平衡了。

做晚饭的时候,两支队伍都十分热情的想要帮冰娆等人的忙,不过,全被拒绝了。

对此,冰娆有些疑惑,他们究竟想干嘛?

吃过晚饭,贺情又厚着脸皮过来了。

“娆儿,你这些宠物都好可爱,是在拉格森林里抓的吗?”没话找话的贺情,识相的没在随便叫姐姐,知道了冰娆名字后,她直接叫的娆儿,以表示两人很亲近熟悉。

冰娆随意点头敷衍。

“这只小猫我挺喜欢的,能卖给我吗?放心,我会给个好价钱的。”指着银啸,贺情认真道,第一眼她就看上了这只猫,真是太漂亮了。

银啸听见有人要买自己,只轻撩了下眼皮,就又闭上眼睛趴在冰娆腿上睡觉了。

“不好意思,这猫不卖。”冰娆无言,这女人想缠她到什么时候啊?难得有个女人一见到她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可这位贺情对她显然没安好心。

“那这只小狐狸卖吗?”贺情又看上了紫墨。

紫墨愣了愣,要买它?买得起吗?

“也不卖。”冰娆叹气道。

“哪个卖?”贺情继续不死心的问。

“贺小姐,这些兽兽哪只都不卖!”冰娆诚实道。

“可你们抓了兽兽不就是为了卖的吗?我说了,肯定会给你个好价钱的,绝不让你吃亏。”贺情一脸诚恳的保证。

冰娆深深的看着贺情,这女人挺难对付啊!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这女人一开始就对她敌意满格,她说不定直接一巴掌就拍飞了,可对方偏偏没有,反而一次次的来套近乎,这是为什么?

冰娆觉得,对方所图不小!

可究竟图的是什么,让她一次次的忍受着自己的冷眼,冰娆就不清楚了。

“不好意思,我的兽,都是自己养着玩的。”冰娆叹口气,她没有耐心了。

“你养得了这么多?”贺情诧异。

“嗯,我从小就喜欢动物,而这些小兽又十分好养。”冰娆淡笑着解释。

“原来如此,既然是娆儿自己喜欢的,我自然不能夺人所爱。但我能抱抱吗?”贺情又提要求道。

冰娆皱眉,这女人…

见冰娆没吱声,贺情就当她默认了。

不过,贺情刚伸出去的手却被冰娆拦住。

贺情不解的看着冰娆。

“我家兽兽,不喜欢随便被人摸。”冰娆提醒,她都看到银啸它们准备好锋利的爪子了。

“娆儿不会如此小气吧?”听了冰娆的话,贺情不以为然的开着玩笑,当然,嘴上虽这样说,但她心里却已经认定,冰娆是不愿意让她摸这些可爱小兽了。

冰娆无奈,一脸真诚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

贺情犹豫了下,但还是抵不过眼前可爱小兽的诱惑,并伸出爪子去摸银啸光滑柔软如丝缎般的绒毛。

可惜,贺情白皙的手都没碰到银啸,就见五道闪电飞快划过。

随之而来的是贺情刺耳的尖叫,她白嫩的手臂上,则多出了五道爪痕。

银啸下爪相当快、狠、准,伤口几乎都看到骨头了,血液则顺着那五道爪痕哗哗往下滴落。

强忍着泪水,贺情委屈的看着冰娆道:“娆儿,这猫好凶啊!”

“我说过了。”冰娆淡淡道,然后凝出一个小水球帮银啸洗干净爪子。

银啸一改刚刚的凶猛,在冰娆面前变得乖巧无比,但当它幽蓝深遂的漂亮眸子看到贺情时,立即龇牙警告,怕吓不住眼前女子,它还故意亮了亮闪烁着寒芒的爪钩!

身为一只九级灵兽,自然是骄傲无比,因此除了它家主人,它不允许任何人把它当成宠物般逗弄,那是对它的侮辱!

被银啸挠了后,贺情彻底老实了下来。

冰娆也没有耐心在应付她,直接钻进帐篷睡觉了。

深夜。

许广德来到河边。

陆酆正在等着他。

一见面,陆酆便直截了当问:“你确定要带上冰娆他们?”

“当然,她足够漂亮,正是我们需要的诱饵!”许广德邪笑着道。

“可那小丫头倔强的很,她未必会同意!”陆酆有些犹豫。

“哈哈!有了利益,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不乐意!”许广德自信满满道。像他们天下和陆神,矛盾还少吗?可该合作的时候还不是要合作?这就是利益使然!

“那咱们之间又怎么分?”陆酆问。

“老规矩,对半分啊!”许广德理所当然道。

陆酆点头,只能对半分了,毕竟两方实力很接近。

隔天早上,陆酆和许广德便一同找上了冰娆等人。

听到两人来意,冰娆等人故作诧异的瞪大眼睛,一副没想到对方会来找自己合作的模样。

见对方久久不语,陆酆和许广德心里得意不已,瞧见没?被吓到了吧?他们两大王级佣兵团主动找个C级佣兵团合作,那对他们是多大的荣耀啊!赶快跪舔吧!

但冰娆等人明显没有他们以为的那般迫不急待,“这事我们需要考虑下!”

听到这样的答案,陆酆和许广德都愣了愣,这多好的事啊?还要考虑?

“莫非你们嫌一成利少?”良久,许广德强忍怒意问道。

“怎么会呢!我们人少,又出不了太多力,一成不少了。”冰娆笑眯眯回道。

“那为什么不答应?”陆酆问。

“我们需要考虑。”冰娆还是那句话。

“这样的好事,还用得着考虑?”许广德不可思议道,这事要是掉到别人头上,只怕早就欢天喜地的答应了吧?

“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们又不知道是什么行动,危险性多大,如果贸然答应,岂不是太草率。”冰娆解释。

“实不相瞒,这事只有我们和五个A级佣兵团知道,因此算极为保密的,而你们绝对可以放心,此事没有危险,只是需要借用到你的漂亮脸蛋!”陆酆和许广德对视一眼,才诚实道。

一听这话,冰娆连忙抓紧自己的领口,并小脸煞白,哆嗦着问:“你们啥意思?想要干嘛?”

说这话的时候,冰娆还摆出一副要叫救命的表情,警惕的看着眼前两个老男人。

见冰娆明显误会了,陆酆和许广德有些黑线。

“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许广德安抚着。

可冰娆显然不信他,漂亮的小脸蛋也越来越苍白。

“是这样,我们想抓住一只灵兽,可那只灵兽偏偏最爱美色,甚至扬言,除非能找个让它为之倾心之人,不然,休想它会屈服!”陆酆叹了口气,给冰娆解释。

喜爱美色的兽?

冰娆愣了愣,现在的兽,都这么好色了吗?

紫衡听了却暗自咧嘴一笑,爱美色?嘿嘿,志同道合的兽友啊!

捅了捅冰娆的胳膊,紫衡示意冰娆答应下来,它要去瞧瞧这兽!它们应该会有共同语言吧?

冰娆还是在纠结,并不确定的问:“你们确定我可以?”

“……”陆酆和许广德默了默,心道,你要不行,他们可不知道能找谁了。

想当初,他们看到冰娆时就感觉她最适合,但他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在加上冰娆很不给陆神佣兵团面子,因此最开始陆酆根本没打算打跟冰娆合作,后来许广德说服了他,不过现在,冰娆这小丫头显然更不好摆平!

“你肯定行的,而且,色诱只兽兽而已,我们保证没有危险。你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它引出山洞,其它的交给我们。”许广德吩咐着。

“这样啊!还是让我们商量商量吧!”冰娆纠结道。

陆酆和许广德听了这话,差点没吐血!

他们都说了那么多了,一在强调没危险,这还用商量?

看冰娆一脸的固执,两人只能悻悻离开。

“要参加吗?”陆酆和许广德离开后,冰娆问着哥哥等人。

“我觉得肯定不可能会像他们说的那般轻松。”冰溪冷笑道。

“那是肯定的,能被他们盯上的东西,就没有简单的。”卫扬了然道,随后补充:“不过,这对咱们来说也是个好机会,既然他们以为咱们很弱,那咱们就扮猪吃老虎,最后抢了他们的!丫的,谁让他们没安好心想我们去当炮灰!”

“竟然还要色诱,我觉得牺牲有点大,一成利肯定少。”连煜也笑道。

他们这一商量,就商量了近一个小时,等的陆酆和许广德直着急,而好不容易等到对方同意后,冰娆又说至少两成利,不然就拒绝合作,这样的事实,快把两人气爆炸了。

之前说自己人少,一成利不少了。

怎么一商量完,又嫌少了?这算什么事?还讲不讲信用了?

郁闷的眸光交流一番后,两人还是点头同意。

达成一致后,三支队伍便一起出发前往目的地。

一路上,贺情都热情的黏着冰娆,跟她东拉西扯,有意无意的打探他们的消息。而冰娆,则随意敷衍着,说的话更是半真半假。

走了很久,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冰娆又发现那里已经人满为患。

不是说,只有两大王级佣兵团和五支A级佣兵团知道此事吗?为嘛这么多人?

目的地所在,位于拉格森林深处的一隐秘山谷之中。

山谷四面环山、绿树成萌,形成了天然屏障,但现在,那里简直就成了佣兵们的休息所,里面黑压压的人群一见到他们,就全都警惕起来。

天下和陆神这两大佣兵团,除了冰娆、冰溪不太关注外,佣兵界就没有佣兵不知道。

特别是看到两大佣兵团中还有冰娆、冰溪这样的倾城绝色,他们更不安了。

“两位阁下,没想到会这么巧遇见你们。”这时,五支A级佣兵团团长,心情苦涩的跟他们打起招呼。

“是挺巧的。”陆酆笑道。

“两位阁下,还是请你们先进去吧!”某佣兵团团长讨好道。

“别,凡事都得有个先来后道,还是你们先来吧!我们最后。”许广德颇有信心道,更主要的是,他不想一齐把五支A级佣兵团都得罪了,总得给人家机会试试嘛,要不,他们怎么能死心呢?

可以说,有了冰娆、冰溪,许广德信心大增。

“谁先进来给爷过目?”突然,山谷里的山洞之中,传出一道极为嚣张的声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