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六章 麻麻,我被鱼咬了!

这话,对于在场三人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只见三人全都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巴,满是惊诧的看着说出这话的冰娆,而冰娆则十分淡定,拿起桌上的茶喝了口,就淡定的坐着不吱声了。

三人看着冰娆,心思急转。

这小丫头啥意思?

难道是打算对赫连家族出手了?

不可能吧?

赫连家族岂是那么好对付的?

想啊想,三人也没办法太把冰娆的话当真。

良久,连家家主才忍不住问:“冰小姐啥意思?”

他急需对方为自己答疑。

“字面上的意思!”冰娆淡笑道。

“……”这不跟没说一样?

还是让他们自己猜?

三人很郁闷,他们不敢乱说话啊!万一会错了意,那多尴尬!

咳咳!轻咳了几下,久居高位的连家家主,一本正经的端坐着,并道:“冰小姐有何想法?”

“也没啥大想法,就是想找几个盟友,感觉连家挺合适的。”冰娆笑眯眯道。

“……”是打算拖他们连家下水吧?

不过,成为东流云十大家族之首这样的提议,确实很诱人!更主要的是,他们连家与赫连家族本身就是死对头,但这么多年却一直被赫连家族压着!

可以说,冰娆的想法说到了他们心坎里,但赫连家族可不是好惹的,更不是说灭就能灭的,如果冰娆没有足够的底牌,他们连家绝不会跟着冰娆一起冒险!

看出连家三人的想法,冰娆也不急,反正她有得是时间!当然,她也没打算曝光自己的底牌,合作嘛,她看的是诚意,如果把自已老底都暴露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她喜欢低调!

“我会在连城住几天,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给了他们思考的时间,冰娆四人就打算离开了。

见状,连家家主连忙道:“冰小姐,几位不如就在连家住下吧!”

“也好。”冰娆答应的很痛快。

连家主随即安排管家给冰娆四人安排客院。

在连家住下后,连谨当天就来找冰娆。

幽怨的看着冰娆,连谨略微抱怨道:“小娆儿,你来连城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你不是被禁足了吗?”冰娆坏笑道。

嘤嘤嘤,连谨郁闷了,这将是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其实,谜心炼阵结束之后,他就被爷爷放了出来。

知道万煌学院在这次的谜心炼阵中得到了第一名,他可是很激动的,可惜,没等他离开连城回柳城,就听说小娆儿来了,这次,爷爷更是叮嘱他,多和冰娆好好相处。

有了爷爷首肯,连谨自然无压力!

“小娆儿,你们刚刚到,今天就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们出去玩。”连谨转移话题道。

“好,那不送了!”冰娆坏笑着,将连谨送出了门。

呃!连谨有些傻眼,话是那样说,可也不用立马就撵他吧?他们还是可以聊聊啊!

但冰娆显然没有聊天的想法,送走连谨后,她就睡觉了。

隔天,与连谨一同来的,还有连煜。

兄弟两人热情的带着冰娆三人在连城里逛了一天。

连城很热闹,很繁华,不过,冰娆对这些城市的热闹景象兴趣不大,对此连煜还万分诧异的看着她:“女人不是最喜欢逛街的吗?”为毛冰娆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反而是三个男人兴致勃勃?

“你可以不把我当女人!”冰娆豪爽的打了个哈欠道。

连煜黑线,并好奇问:“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地方?”

“森林、大海、山谷!”冰娆笑着道。

“……”连煜抹了把额上冷汗,好吧!他就不应该对冰娆报有太多期待,那三个地方,显然不适合带着女孩子一起溜达!

而冰娆,想去那里只怕也不仅仅是为了溜达!

“小娆儿,连城境内有一座拉格森林,在流云大陆上排名第四,我明天带你们去玩啊!”连谨热情道。

“好,那今天咱们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去拉格森林!”冰娆来了兴趣,并提议。

“小娆儿,现在要回去睡觉?会不会早了点?”抹了把额上冷汗,肖敬忍不住问。

“不会啊!”冰娆淡笑着。

“可咱们还没吃晚饭…”肖敬提醒。

“连家难道还会少了咱们晚饭?”冰娆无语道。

“呵呵,回去吃吧!”连煜见状暗笑,这小丫头也太不解风情了,肖敬和他家弟弟分明是想和冰娆多呆会儿嘛!可惜,小丫头只想回家睡觉。

回到了连家,还没等进院子,管家就连忙通报:“冰小姐,您儿子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管家还表情古怪的看着冰娆,做梦也没想到冰娆这么年轻,都是当妈的人了!

儿子?

难道是冰煊?

他们离开柳城的时候,那小东西正睡得跟只小猪一样,所以,根本没发现他们离开,可现在,怎么追来了?

冰娆真心无法相像,一个看着才一岁多的小孩子,是如何找到这里的?那小家伙胆子可真大,就不怕遇到坏人?

显然,冰煊不怕!

一会儿,知道冰娆回来了,冰煊就迈着肉呼呼的小短腿跑了过来,张嘴就问:“麻麻,你把魄儿、染儿还有银子藏哪了?”

“……”好吧!不是冲着她来的!

银子是冰煊给小银狼起的名字,而且,那小银狼居然还很喜欢。

带着冰煊回了房间,冰娆才将魄儿、染儿以及银子放过出来。

一看到三只毛绒绒的小家伙,冰煊当即冲上前将三只抱起,然后,到一边玩去了。

“麻麻!”染儿眼巴巴的看着冰娆,它都还没和麻麻亲近下那?

冰娆听到染儿的声音,无奈走过去,把染儿抱进怀里亲了亲,然后又把它放回了冰煊怀中。

抱了一个,就不能不抱另外两个,不然,另两个非有意见不可!

将几个小家伙都稀罕完,冰娆就先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冰娆却没看到四个小家伙。

出了房间,冰娆开始寻找他们的踪迹。

遇到管家时又问了管家看没看到自家娃儿,可管家却一脸的欲言又止。

“出什么事了?”冰娆感觉不妙的问道。

“呃!令公子,昨天半夜带着三只小兽偷偷溜进了家主和众长老的房间,把他们胡子都给剪掉了!”管家如实道,其实,他就是来请冰娆前往议事厅的,这事,让很多长老都有些愤怒。

闻言,冰娆瞪大眼睛,内心极其无奈,唉!她就知道,那几个小家伙不能凑到一起,不然准会惹事!

现在好了,没了胡子的长老,都怒了!

感觉事态有些严重的冰娆,当即对管家道:“他们现在在哪?”

“议事厅,是家主吩咐我来请冰小姐的。”管家很诚实。

冰娆点点头,并随着管家去了议事厅。

议事厅里,数十双眼睛在与四个小家伙大眼瞪小眼,而以冰煊为首的四只,却毫不惧怕,还旁若无人的拿起桌上的水果啃着。

冰煊很照顾三只小兽,自己吃的时候还不忘分给它们三个。

这一幕,令连家家主及众长老们极其无奈,何着,他们是在这里看四个小家伙吃早餐?

可惜,眼前小奶娃是冰娆的儿子,这三只小兽也是冰娆的兽,他是既不能打,又不能骂,唉!冰娆怎么还没来呢?

连家家主及众长老们,有些度日如年了。

“煊儿、魄儿、染儿、银子,你们真是太不像话了!”还没等走入议事厅,冰娆就先斥责起来。

听到麻麻的声音,四只集体抬头,然后朝着冰娆跑了过去,并一头扎进冰娆怀中。

看到四只好像受尽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又瞥了眼目瞪口呆的连家家主及众长老,冰娆有些无言。

四个小家伙越来越会演戏了,这事明明就是它们不对,居然还装可怜,好像连家虐待了他们似的,真是太不像话了!

“连家主、众位长老,真对不起,小孩子不懂事…”冰娆纵是伶牙利齿,这一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替自家孩子狡辩了。

这个世界,有相当一部分人都特别钟爱留胡子,尤其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更是对胡子视若珍宝,但现在,在场的老头脸上胡子大部分都被剪掉了,关键还剪的参差不齐!

看着连家这些老头子幽怨的眸光,冰娆冷汗淋漓。

她能说,胡子没了也不要伤心,过不久就会长出来了吗?

真这样说了,连家会不会把他们撵出去,并列为永久拒绝往来户?

可她心里真是觉得胡子没了还可以在长出来啊!也幸好剪掉的只是胡子,若是别的地方,别说长出来,接都接不上啊!

事实上,连家家主及众长老担心的也是这个啊!

剪掉胡子没所谓,可这几个小家伙进入他们房间如入无人之境,这就不能不让人心惊胆战了!

今天剪的是胡子,明天就有可能剪他们头发,甚至其它地方!

想想现在仍然一厥不振的赫连家主,他们这心啊,就七上八下的不安呐!

“冰小姐,还望对他们严加管束。”良久,连家家主叹气道。

“放心,我会的,以后肯定不会让他们在剪你们胡子了!”冰娆保证。

“嗯嗯,放心,我们不会在剪你们胡子了,你们都没有胡子了。”冰煊也保证。

“……”

连家人一个哆嗦,这是要换地方剪的意思吗?

冰娆额上瀑布汗了,这小家伙,当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好吗?干嘛要这个时候说话?瞧把连家家主及长老们吓得,小脸都白了!

另外,冰煊亮晶晶的小眼神,还在众人身上来回的巡视着,更是吓得众人胆战心惊!

呜呜…小恶魔!求带走!

这事,本就是四个小家伙的恶做剧,冰娆也道过歉了,而连家家主及众长老本也没打算揪着此事不放,可这小家伙咋就那么不让他们放心呢?

“爷爷,我们今天要去拉格森林…”突然,连谨的声音自外面响起,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问啥时放人。

“这样啊!那你们快去吧!”迫不急待的,连家家主送瘟神一般,把冰娆外加四个小家伙推出了议事厅。

剪胡子事件就到此为止吧!

“对了,要是太晚,你们晚上就不用回来了!”临走,连家家主又补充了句。

冰娆黑线,暗道,您老人家这是有多不愿意看到他们啊?

出了连家祖宅,连谨忍不住大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爷爷那么迫不急待的把我赶出家门呢!”

“不用谢我哟!本小爷做好事从来不留名!”听见这话,被冰娆抱着的冰煊大言不惭道。

“……”连谨默了默,他没想谢谁,好不?

“冰煊,以后不许在做这样的事了,不然,后果自负!”这时,冰娆故意板起脸,警告道。

“麻麻,你不爱我了吗?”仰起头,冰煊漂亮漆黑的星眸涌满了泪水,并小心翼翼问道。

“……”这明明就是两回事!

“我知道,麻麻是怪我们做了坏事还被人抓现行,可昨晚弄得太晚了,我们都困到不行,因此才没来得及逃跑,就在别人房间睡了一晚,才会东窗事发!麻麻,我错了!我也不想的!我发誓,以后再有这种事,哪怕我在困,也坚决不留宿别人房间了!”见冰娆不吱声,冰煊连忙慎重保证。

连煜闻言,不可思议的看着冰煊,这小家伙的想法好奇特啊?

不过,见其他人,包括自己弟弟在内听见这话都淡定如昔,他觉得自己也不能少见多怪,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似的!也许,跟冰娆在一起,啥事都能发生吧!

冰娆也懒得在说了,这小家伙就是能狡辩!

见过了麻麻这关,冰煊开心的笑了。

事实上,在剪掉连家众人胡子前,他可是经过分析的,觉得剪个胡子应该没所谓,而他之所以如此,也是觉得连家太不尊重麻麻了,麻麻来找他们合作,居然如此不痛快!

哼!欠教训!

特别护短,又护着麻麻的冰煊才想要剪掉连家某些人的胡子,好给他们点教训。反正他是个小孩子,连家也不可能把他如何!

嘿嘿!一切都算计得十分完美的冰煊,如愿以偿了!更主要的是,麻麻还没怪他!

不过,怕麻麻会真不高兴,一路上,四个小家伙简直乖巧到不行。

到了拉格森林,他们才又活跃了起来。

四个小家伙对于森林都相当亲切,一进去,就想撒腿狂奔。

冰娆一看不行,连忙拽住了冰煊。

“麻麻,我要玩!让我玩!”冰煊哀求着。

“不行,你给我老实点,不然遇到坏人把你拐走怎么办?”冰娆一脸的坚持。

最后,冰煊无奈,只能任由冰娆抱着。

怕妹妹累到,冰溪笑着道:“娆儿,这小家伙给我吧!”

冰娆点点头,臭小子确实挺沉的。

将冰煊给了冰溪抱着,她接过了哥哥递过来的染儿,六个大人、一个奶娃,外加三只灵兽幼崽,继续在拉格森林里行走着。

拉格森林相较于虚妄森林,面积要小些,不过,据连煜介绍,每天来这里做任务的佣兵团数量到是不少。而冰娆,身为黑焰佣兵团的一员,在来之前,也顺便在连城的佣兵工会接了五个任务来做。

见冰娆如此努力给自已的佣兵团升级,卫扬无语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见缝插针也插的太好了吧?说不定他们回到柳城的时候,黑焰佣兵团就是B级了!而对于冰娆所在的佣兵团,短短时间就升到了C级,连煜也相当诧异。

有了任务,冰娆几人自然要认真对待!

他们接的五个任务中,有三个是抓灵兽的,但不是抓低阶灵兽,而是抓高阶。

其中,两个任务物品要求七级灵兽,一个则要求抓八级!这三个任务佣兵积分和酬劳都相当高,冰娆自然不会放过。

还有两个,则是寻找草药!

一株灵犀草,一株冰灵芝!都要求百年以上。

五个任务因为难度很大,因此并未要求期限,所以冰娆等人也就没着急,而是慢悠悠的在拉格森林里转悠着。

一整天下来,两只七阶灵兽到手!

这两只七阶灵兽,一只为土熊,一只则是穿山兽。两只兽兽由于外形不佳,因此在人类世界并不是太受欢迎,可这两种兽兽由于防御极高,所以在拉格森林中几乎没有天敌,数量也最多,冰娆便打上了它们的主意。

明天,她打算在抓只容貌丑陋的八级兽兽,到时三个佣兵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看着冰娆对任务明显敷衍的模样,卫扬真是极其无语。

事实上,他们这一天,可是遇到了不少七阶灵兽,但冰娆偏偏不抓那些漂亮可爱的,而非要抓这些令人不忍直视的,用冰娆的话说,太漂亮的舍不得抓啊!

那些可爱小兽,只要用自己大大的眼睛,萌萌的看着她,冰娆就心软了。由此不能不说,兽兽为了自由也得拼颜值啊!

有些同情的看着宠子里的两只七阶灵兽,卫扬叹着气,准备生火做晚饭。

他们选择的住宿地点,附近有条小河,河里面生活着不少几近透明的小鱼,知道冰娆准备煮个鱼片粥后,四只自告奋勇的要去抓鱼。

“注意安全!”冰娆叮嘱着,并把他们家的大厨移了出来。

荣升大厨的,正是被冰娆手把手传授了厨艺的青云,只不过被冰娆关在灵兽空间久了,青云一出来就傲娇的抱怨:“主人,青云好伤心好伤心!”

“……”这是怎么了?

“我不见天日,一天了!”青云抱怨着。

冰娆有些凌乱,亲,成语不是这样用的,好不?

额头冒着冷汗,冰娆将其它兽兽也移了出来。

青云都抱怨了,其它兽兽想必也快要造反了!

果不其然,几只兽兽一出来,个个小眼神委屈的看着冰娆,好像冰娆把它们怎么滴了似的。

银啸先叹气。

紫衡随后。

接着是紫沧。

一个个的哀怨完,漂亮的眸子中眼泪也涌上来了。

冰娆连忙求饶:“别这样,是我错了,以后你们就在外面玩吧!”

哦也!

听到这话,几只兽兽顿时眉开眼笑,然后集体扑进冰娆怀里撒娇打滚外加卖萌。

对此,冰溪、肖敬、连谨、卫扬几人早就见怪不怪。

但第一次见到冰娆兽兽全家福的连煜却是惊讶不已,冰娆好多兽兽!

这还不算,想了想,冰娆又将银狼王夫妻从星戒中移了出来。

两只威风凛凛的银狼一出来,连煜不禁又瞪大了眼睛,还有?

我去!冰娆到底多少只兽兽啊?

这时,他看见冰溪也将自己的兽兽移了出来。

虽然只有两只,但同样是高阶灵兽,而他根本看不出这些兽兽的品阶。

深受打击的连煜,觉得在也不能和他们愉快的好好玩了,不带这样刺激人的啊!

随后,肖敬也放出了自己心爱的银狼。

谜心炼阵前,就有一只银狼跟肖敬看对了眼,正是曾经拒绝过肖敬的那只,后来经过肖敬契而不舍的努力,终于打动了那只银狼。

反倒是冰溪,曾经说要收下所有银狼,但却一直没有任何行动。

而在谜心炼阵结束之后,鉴于肖敬、卫扬、包子和詹峰四人的表现,冰娆也曾经表示要帮他们找只九阶灵兽。

这次来拉格森林,两人就有些心知肚明,愿望只怕要实现了!

看着一个个的都在炫兽,连家兄弟心里十分不是滋味,特别是连谨,他和冰娆认识的时间明明在肖敬之前,可为嘛现在却让肖敬跑到他前头去了?

“小娆儿,我的才是只七级灵兽。”想了想,连谨抱怨。

连煜听了这话,惊讶的瞪大眼睛,心道,七级已经不低了,那还是因为家族将你视为继承人,要知道,他可是连只七级灵兽都没,呜呜…

想到自己的情形,连煜真心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可怜了。

冰娆见状,只能笑道:“淡定,既然来了拉格森林,如果遇到了的八级灵兽,我会帮你们弄一只的!”

“真的?其实,给我只八阶银狼就行了,我要求不高的!”连谨小眼神放光道,显然已经哈银狼们许久了。

连煜不可思议的看着弟弟,这不要脸的家伙是连谨吗?想要只银狼要求还不高?要知道,他都不敢开口啊!

银狼,美丽而威武,又相当忠诚,像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子,只怕都有只银狼梦,但银狼异常高傲,根本不会轻易认主,所以,对于冰娆拥有好几只银狼,连煜除了羡慕的流口水,也毫无他法。

毕竟,他看得出来,这些兽跟冰娆的关系都相当亲密,也是真心喜欢冰娆,换成他,那些兽的目光可就没有那么真诚了,并且对他充满了警惕和警告!

不得兽喜的连煜,对于这样的事实相当无奈。现在见弟弟张口就要想只银狼,连煜更是对他鄙视不已,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冰娆却是抱歉道:“不好意思,虚妄森林带回去的银狼,都有主了!”

“呜呜…小娆儿偏心!”连谨委屈道。

“……”冰娆对于连谨的指控可无奈了,好吧,她是偏心!但那有什么不对吗?

“麻麻,救命啊!”突然,染儿惊慌失措的声音乍然响起,众人都被吓了一跳,担心的寻找染儿时,就见染儿如无头苍蝇般,从不远处飞奔过来。

小巧玲珑的染儿,格外的慌乱,眼神中充满着恐惧和害怕,而它的身后,则拖了一个庞然大物!

准确的说,是那只庞然大物咬住了染儿的尾巴,正在被染儿拖着跑。庞然大物的背上,则有三个小家伙对它又挠又抓…

冰娆黑线了,拉格森林居然有鳄鱼?

是的,那庞然大物正是一条体长近二米的鳄鱼。

鳄鱼通体漆黑,一双比灯泡还大的眼睛,此时正喷着熊熊怒焰,显然很愤怒!

不过,八级灵兽到是有了!就是这条鳄鱼。

现在这条鳄鱼被染儿拖的满场飞,已经累得都喘上粗气了。

冰娆无奈扶额,看样子染儿完全足以自救。

嘶啦!

鳄鱼身上厚实坚硬的皮被冰煊撕掉了一块,疼得那条鳄鱼嗷嗷乱叫,染儿的尾巴也被它猛的松开。

鳄鱼不跑了,疼得趴在原地装死。

冰煊的小暴脾气高涨,并揪着鳄鱼另一块摇摇欲坠的皮威胁道:“还敢欺负我家染儿不?小样的,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小爷姓甚名谁!”

鳄鱼欲哭无泪,它这是招谁惹谁了?你们来了俺的地盘,还理直气壮的欺负俺,呜呜…俺不要活了!

委屈到不行的鳄鱼,瞥了眼看热闹的人类及众兽,干脆打了个滚,四脚朝天、肚皮朝上的躺下了。

对方这么多人,这么多兽,它逃不掉了!

一副束手就擒模样的鳄鱼,令连煜惊得不轻。这是要投降吗?不过,更令他惊讶的,却是那小奶娃的表现。

实在是太残暴了!

鳄鱼的皮多厚啊!居然被他徒手撕了下来!

我去!这小奶娃还是人吗?

这简直就是天生神力啊!

连煜有些哆嗦了,好在自己没得罪过这小奶娃,不然被他撕那么一下,只怕自己一条胳膊都得交待了。

事实上,对于小奶娃的残暴,冰娆等人也是第一次见,愣了愣,直到冰娆怀里多出一只可怜又委屈的小黑狐狸,她才回过神。

小黑狐狸染儿趴在冰娆怀里,一抽一抽的哽咽着,“麻麻,我被鱼咬了!呜呜…好疼!”

“媳妇,别怕,我去给你报仇!”紫墨一脸愤恨道,刚刚让那小奶娃英雄救美了,它心里十分不爽,护着媳妇的应该是它才对啊!

“谢谢紫墨哥哥。”染儿眨眨湿漉漉的明亮双眸,羞涩道。

“嘿嘿!敢欺负我媳妇,揍死你!”接收到染儿感激的小眼神,紫墨顿时精神大振!说完,便朝着那条鳄鱼扑了上去,并一顿拳打脚踢!

冰娆轻抚着染儿有些凌乱的绒毛,安慰道:“不怕,麻麻给你吃粒疗伤丹药就好了。”另外,她想说的是,女儿啊!那不是鱼啊!鳄鱼跟鱼是不一样的!

喂染儿吃了一粒疗伤丹药后,染儿尾巴上的伤当即就不疼的,但被鳄鱼咬掉的绒毛,却没那么快长出来。

看着原本漂亮蓬松,现在却几近光秃秃的绒毛,染儿又哽咽上了,并抱着自己的大尾巴,暗自垂泪!

见染儿如此,冰娆不禁好奇问道:“染儿,麻麻不是提醒过你们,注意安全吗?你怎么还会被咬到?”

冰娆很不解,虽然染儿没成年,但好歹也是只七级灵兽,不应该那么没有警觉性啊?

“我在钓鱼!”染儿小声道。

“钓鱼?”冰娆扶额,不会是用尾巴钓鱼吧?

“哥哥说,尾巴可以钓到鱼!我想钓鱼给麻麻吃。”染儿主动解惑。

在场的人全醉了。

用尾巴钓鱼,结果还真钓上来了,但钓的是条鳄鱼!

“魄儿!”冰娆无语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冰魄,这小东西怎么一肚子坏水?哪有这样教妹妹的?

“麻麻,我也没想到,会有鳄鱼咬勾!”冰魄委屈道。

事已至此,冰娆还能说什么?

看着冰魄那条雪白漂亮的大长尾巴,她就知道,这坏小子肯定是打算让妹妹先当试验品,如果尾巴真能钓上鱼来…

唉!冰娆叹气,魄儿真的是只雪狐吗?

为嘛心这么黑?而染儿,则总是上哥哥的当。

这一刻,冰娆为女儿的智商担忧起来!

“岳母,我给媳妇报仇了!”就在冰娆忧桑时,紫墨拖着被揍得血肉模样的鳄鱼,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冰娆又忍不住想叹气,她身边愁人的兽,可不少啊!

而连煜对于这只黑色大狐狸叫冰娆岳母,简直看傻了眼。

这、这…

好吧!确实是岳母!

看着表情纠结的冰娆,连煜好笑问道:“这只鳄鱼怎么办?”

“不是正好缺只八级灵兽吗?正好交它!”冰娆说出自己的打算,众人也赞成。

只过了晚饭,冰娆看着已经被关进笼子的鳄鱼,淡淡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拉格森林?”

“我出生在这里。”鳄鱼诚实道,灯泡大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对冰娆的恐惧。

冰娆点点头,不在理会它,又和众人聊了会儿,她就带着自家兽,进帐篷睡觉了。

上半夜,值夜的是连煜。

无所事事的连煜一个人坐在火堆旁,鳄鱼见状,主动开口道:“人类,你好!”

“……”这条鳄鱼想干嘛?

“咱们聊聊啊!我太无聊了,睡不着!”鳄鱼忧郁道。

“……”连煜不想聊,他也一点不无聊。

“别这样,咱们聊聊嘛!”见连煜兴趣不高,鳄鱼劝道。

“聊什么?”有些受不了鳄鱼的劝说,连煜问。

“聊聊人生,谈谈心!”鳄鱼一脸向往。

连煜一脸无奈,和条鳄鱼聊人生?谈心?

他有毛病吧?

更主要的是,貌似他还没到只能拉着鳄鱼聊天的悲惨境地吧?

“其实,我挺仰慕你的。”鳄鱼又道。

“……”连煜有些毛骨悚然了!被条鳄鱼喜欢,他也真是醉了!

求放过!

求别喜欢啊!

虽然眼前的是只八级灵兽,但鳄鱼实在是太丑了,根本不符合他的审美,因此他对这条鳄鱼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虽然我很丑,可是我却很温柔。”鳄鱼深情的看着连煜道。

连煜闻言有些凌乱,求别在咬文嚼字了,放过他吧!

呜呜…抱紧自己的头,连煜觉得自己要疯!

“我对你是真心的!其实,当条鳄鱼不容易,成为一条八级鳄鱼更是不容易,我可谓历尽了千辛万苦,才有了今天的成就,难道你忍心看我从此一厥不振?”鳄鱼有条不紊的絮叨着,连煜则小脸煞白,这条鳄鱼不会以为赖上了他,自己就会得救吧?

不行啊!冰娆可是要把它交任务滴!而且,他真心对鳄鱼无感!

深深的叹了口气,连煜远离了鳄鱼,免得它继续打扰自己。

看到连煜背对着自己后,鳄鱼顿时咧嘴一笑,然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小铁丝,在锁眼里捅了几下,啪嗒一声,笼子的锁开了,鳄鱼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从里面溜了出来,然后逃之夭夭!

当连煜发现那条鳄鱼不见了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居然上了那条鱼的当!

可恶!

那条鳄鱼实在是太狡猾了,借口跟他聊人生、谈心,弄烦了他,然后降低了他的戒心,侍机逃跑!

连煜觉得自己深受打击。

亏他还自诩聪明,现在,却被条鳄鱼给骗了,呜呜…这叫什么事啊?

后半夜,卫扬来跟连煜交班,知道那条鳄鱼逃掉了后,他愣了足有三分钟。当知道那条鳄鱼采用了唠叨烦人策略后,他更是无语问沧天。

现在的兽,都这么聪明了吗?

他还以为,只有冰娆的兽如此机灵呢!

拍了拍连煜的肩膀,卫扬安慰:“那条鳄鱼前途无量啊!跑就跑了吧!不然,说不定咱们都得被它给算计了。”

“冰娆会不会不高兴?”这才是连煜最担心的。

“不会,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卫扬不以为然道,以他对冰娆的了解,冰娆应该不会放在心上。

但连煜却有些不安,他真怕这事自己说不清楚啊!

忐忑了一个晚上,早上,连煜第一时间向冰娆等人汇报,昨天那条鳄鱼跑了。

“跑了?”肖敬瞪大眼睛,咋跑的啊?

驯兽师公会特制的笼子,应该不会那么不结实吧?

“它先是要跟我聊人生,淡心,还说仰慕我…我受不了躲远了些,等再回头,它已经不见了。”连煜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

肖敬同情的看着连煜,可怜的家伙,如果换成他遇到那话唠鳄鱼,只怕也会受不了滴!

“跑就跑了吧!也算它命大!”冰娆没太当回事,并安慰连煜。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连煜有些内疚。

“没事,再抓只就好。”冰娆不以为然道。

吃过早饭,收拾完东西,冰娆等人继续往森林里走!

他们运气十分好,上午就发现了一只漂亮的八级长毛金丝猴。

抓住这只猴子的,是已经证明了自己天生神力的冰煊。

见状,冰溪忍不住调侃:“小煊儿不愧是咱们家的娃儿,跟娆儿一样,都天生神力啊!”

“那是,要不我怎么是麻麻的儿子呢!”冰煊小得瑟道。

冰娆极其无奈,并没有理会这一大一小的话,反而看着这只金丝猴。

它让冰娆想起了那只曾经离家出走的猴子小金,因此也就没打算拿这只猴子交任务,并转头问连煜,“这只猴子你要吗?”

“美人,请不要叫我猴子,我是高贵优雅的金丝猴,乃是猴中贵族!”没等连煜开口,金丝猴就抗议道。

“那也是只猴子!”冰娆好笑道,并继续看着连煜。

“给、给我?”连煜瞪大眼睛,眸中满是震惊,他对这只漂亮的金丝猴很有好感,但他却没想到冰娆会给他,毕竟,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

“嗯,你不是还没有八级灵兽吗?”冰娆善解人意道。

“小娆儿,我也没有啊!为嘛不给我呢?”连谨故意抗议道。

“你不是有七级的?先用着呗!”冰娆没好气道。

“小娆儿,你偏心!”连谨指控。

冰娆也不理他,直接踢了脚金丝猴的屁股,吩咐道:“去认主吧!”

“美人,你咋能随随便便踢人家的小屁屁?呜呜…我的清白啊!难道毁你手上了?”金丝猴哀嚎着。

冰娆有些抓狂,这只猴子怎么如此逗逼?

看着俊美如贵公子般的连煜,冰娆不知道将这只跳脱的猴子给他是不是一件正确的选择!但愿她的选择是正确的吧!

冰娆心里有些没底!

这时,金丝猴方将眸光转到连煜身上,还一脸羞涩问:“帅哥,约吗?”

“……”连煜黑线,是他这两天睁眼的方式不对吗?为嘛这两天遇到的兽,都这样不正经?

“孤单寂寞冷,我也想给自己找个伴啊!”金丝猴继续感叹。

抹了把额上冷汗,连煜忍不住暗忖,他能拒绝不?这只猴子精神状况明显有问题啊!

“嗯嗯,我哥哥正合适!约!他和你约!”见哥哥不吱声了,连谨着急道。

连煜:“……”

“嘿嘿,我就知道,咱如此美丽动人,哪个能拒绝啊!”金丝猴听了连谨的话开心不已,然后直接将连煜公主抱,还在他脸上落下深情一吻,顿时,连煜惊呆了!整个人都有些僵硬。

与此同时,契约规则降临,连煜和金丝猴关系板上钉钉了!

------题外话------

亲们,为配合无线,本文名字有可能会由《霸宠之至尊狂后》改为《盛爱之至尊狂后》,望周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