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五章 寻盟友

看到他们三人出现,柳妖精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总算是出来了!

这三个坏蛋!一看就是故意踩着点出来的!

放心过后,柳妖精心中陡然升起一抹愤怒,她真是白担心了!

“哈哈!赚钱了!”看到冰娆三人出来,沐天昶得意的笑起来。

沉着脸的柳妖精淡淡的瞥了眼沐天昶,没好气道:“等你有命花在说吧!”

说完,柳妖精傲娇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沐天昶傻眼,他啥时得罪这位了?

钟伯站起来,也深深的看了眼沐天昶,“好自为之吧!”

丫的!孙女才刚出来,也不关心关心他们是否受伤,就知道钱!钱!钱!

钟伯心里不太高兴,随后也转身走了。

这下子,沐天昶更傻眼了。

他说什么了?做什么了?为啥就惹那两位厌了呢?

不行啊!那两位可是冰娆的爷爷、奶奶,他必须给哄好喽!

“爷爷、奶奶,等等我啊!”这样想过,沐天昶直接追了过去。

当冰娆三人交完牌子,拿到成绩来到贵宾席后,却没有看到柳妖精、钟伯以及青云等兽,对此,冰娆相当意外。

“爷爷他们呢?”冰娆茫然问。

“回家了。”连煜表情古怪的看着冰娆道。

回、家、了?

冰娆更诧异了,为嘛回家了?

按理说,就算爷爷、奶奶回家了,青云也应该在啊!

“青云呢?”冰娆又问。

连煜等人脸色更古怪了。

“出事了?有人欺负我家兽兽?”看着连煜表情,冰娆猜测。

这些人,看着她的眼神真是太奇怪了!

连煜不吱声了,心道,是你家兽兽欺负了别人,因此,被柳奶奶关在了家里,不让出来了。

“哥哥,咱们快回家吧!”冰娆转头看着冰溪道。

冰溪点头,他也挺担心的。

由于谜心炼阵刚刚结束,总成绩要第二天才能统计出来,因此他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等待,不过,在走出谜心炼阵会场的这一路上,却有不少人对他们围观了,还指指点点,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丝恐惧。

见状,冰娆不由得疑惑,难道他们在谜心炼阵里的凶残被人发现了?

这不可能吧?

等到了别院,柳妖精看着冰娆的第一句话就是:“还舍得回来啊!”

冰娆:“……”

他们三个,刚刚出来好不?

“哼!”柳妖精继续冷哼,并不悦的看着冰娆。

冰娆不知道奶奶为嘛发火,但她还是乖巧的任由柳妖精发落。

柳妖精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才把冰娆揽进怀里,怒声道:“你这坏丫头,干嘛不早点出来?”

冰娆秒懂,原来奶奶是嫌她出来晚了啊!

“奶奶,我们今天杀了八名灵尊,所以…”冰娆淡笑着讨好道。

“没受伤吧?”一听这话,柳妖精的注意力果断被转移了。

“没有!绝对没有!”冰娆保证。

“那就好,不过…”柳妖精正想提醒冰娆,外面有大麻烦了,这时,青云却一路哭着跑了过来,然后一头扎进冰娆怀里寻求安慰。

这是怎么了?

冰娆不解的看着哭得梨花带雨、好似受了天大委屈的青云,谁欺负她家兽了啊!

“主人,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青云哽咽着道。

“为什么?有人欺负你?”冰娆冷声质问,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该死的!谁敢欺负她家兽?活得不耐烦了?

“嗯。”青云羞涩点头,并紧紧抱着冰娆的腰。

“谁欺负你了?”冰娆强忍怒火问。

“赫连家那死老头子!”青云含恨道。

“别怕,有机会我一定给你报仇。”冰娆摸摸青云的头,安抚着。

全程见证青云告状的沐天昶闻言,嘴角猛抽,这究竟是谁欺负了谁啊?

另外,有你这样护犊子的吗?

都不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要找机会给自家兽报仇?

而听到冰娆这样说,青云则猛点了几下头,才满脸羞涩道:“主人,我自己报过仇了。”

“嗯?”冰娆眨眨眼,用眼神询问,咋报的?

“嘿嘿!嘿嘿!”青云傻笑。

“它把赫连家主、代家主都变成了太监!”轻叹了一口气,柳妖精解释道。

冰娆三人有些凌乱,才不在三天,咋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

特别是卫扬,根本无法想像赫连家主成太监的模样,哎玛!太酸爽了!可惜,当时他没在,不然就能够看热闹了。

“嘿嘿!我有录下来,想看吗?”看出卫扬的想法,沐天昶坏笑道。

“你有记忆水晶?”眼前一亮,卫扬激动道。

“当然!”取出一块无色、透明水晶,沐天昶拿在手里上下抛着。

“快给我瞧瞧!”卫扬迫不急待的一把抢过,并观看起来。

边看,他边狂笑不止,最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有那么夸张?”见卫扬笑得只差满地打滚了,冰娆无奈问道。

“哈哈!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卫扬乐不可支道,然后将手里的记忆水晶递给了冰娆。

冰娆接过和哥哥一起看,相比卫扬,她淡定了许多。

事实上,青云说已经给自己报了仇,她就想到了赫连家主估计倒霉了,只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比她设想的要严重许多!

看完,冰娆依然淡定,并问沐天昶:“这记忆水晶可以使用多久?”

“只要里面内存没满,就可以无限使用。”沐天昶解释着。

“如果满了呢?”冰娆继续不耻下问。

“得释放掉才行!”沐天昶解释完,才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并警惕的看着冰娆:“你要干嘛?”

“这个归我了!”冰娆不客气的道,她觉得,这可真是好东西,更主要的是,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记忆水晶这东西,如果以后她想算计谁,完全可以将其丑事录制下来,然后威胁!

“不要啊!这东西很少见的!”沐天昶一听,脸当即垮了下来。

“不少见我还不要呢!”冰娆笑眯眯回道。

“……”沐天昶用眼神哀求,求还他?

冰娆根本不理,直接将那枚小小的记忆水晶收进了星戒之中。

“求你…还我吧!我可是找了二十多年,才找到这么一块啊!”突然,沐天昶一把抱住冰娆大腿,眼眶含泪道,呜呜…强盗、土匪啊!还是个女强盗、女土匪!

“别这样,你可是沐云五皇子,这样子像什么话?”冰娆黑线了,轻抚着沐天昶的脑袋道。

“为了我的记忆水晶,我豁出去了!”沐天昶一点也不在乎皇子形象受损,并干脆坐到地上抱着冰娆大腿,大有‘你不把东西还我,我就不走!’之势。

冰娆见状,抹了把额上冷汗,解释道:“这东西在我手里,可比在你手里有用处多了!你想想,我这么多敌人,能拍到他们多少糗事啊!到时,随便你欣赏,这总可以了吧?”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细想了想,沐天昶点头道。

“必须有道理,所以,还是放在我这里吧!”冰娆趁热打铁。

“那好吧!咱们先说好,以后有啥好事你可不能忘了我!”沐天昶不放心的叮嘱着。

“知道,不会忘了你的!”冰娆保证。

沐天昶高兴了,如此一来,他就不用一直呆在冰娆身边,却能知道发生在冰娆身边的所有趣事了,哈哈!这买卖划算啊!

搞定了沐天昶,又吃过了晚饭后,冰娆三人就被柳妖精赶回房间休息了。

三人也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晚,因此他们都十分乖巧。

第二天一大清早,三天就离开了别院,前往灵师总会。

听说灵师总会的副会长,想把自家兽关起来,冰娆自然是想去问问,还要关吗?

进入灵师总会后,总会的工作人员见三人面色不善,当即提高了警惕。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用,三人二话不说,直接放兽,总会在上班的工作人员当即被制服。

看到正举着钳子威胁自己的螃蟹、蝎子们,总会的工作人员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呜呜…这大清早的,高层都没上班,你们怎么就来了啊?

这三天,这些螃蟹、蝎子的大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天河山不夜城,因此工作人员根本不敢招惹它们,万一它们发飙,夹了不该夹的地方,他们岂不也得向赫连家主一样了?

想到那个可怕后果,在场的几位工作人员哆嗦了,他们,性别为男!

“你们副会长在吗?”瞥了眼哆嗦的工作人员,冰娆淡淡问道。

“你、你问的是哪位副会长?”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反问道。

“曹昆!”冰娆轻轻吐出两个字,她已经查清楚了,另一位副会目前在闭关,因此,只有曹昆一人在当家作主,而曹昆,是赫连家族扶持到副会长宝座的,正是如此,他才会听命于曹家。

“还、还没来上班。”工作人员如实道。

“他在哪间办公室?”冰娆又问。

“五楼,508。”不敢隐瞒的工作人员,十分配合。

“谢了,我们去办公室里等着他,你们好好工作,让我家兽兽保护你们。”冰娆笑眯眯说完,直接和冰溪、卫扬一起上了楼。

工作人员小脸煞白的看了眼仍举着钳子的螃蟹、蝎子们,欲哭无泪,这是保护他们吗?分明是监视吧?

青云咧嘴一笑,一钳子拍到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屁股上,“好好工作,不然炒你鱿鱼!”

“……”

呜呜…求放过!

另一边,冰娆三人十分顺利的找到了曹昆的508号办公室。

直接推门而入后,冰娆打量了一番,便将注意力放到了窗户对面墙上的一幅画上。

画上,画的是一名男子。

那男子,肥头大耳,一脸的猪头相,此时他正坐在一张奢华的椅子上,一副趾高气昂的气派模样。

“这头猪是谁啊?”冰娆好奇问道。

“应该是曹昆!”卫扬猜测。

“……”冰娆无语了,好吧!这家伙应该很自恋。

冰溪也看了眼画但没吱声,不过,他却取出了几把小巧玲珑的匕首,嗖的一下,匕首飞射而出,钉在了墙上的那幅画上,正中曹昆的小眼睛上。

卫扬:“……”这是在干嘛?

看到哥哥的举动,冰娆一屁股坐到办公桌后面的豪华椅子上,笑着提议:“不如你们两个来比赛吧!”

比赛啥?射曹昆吗?

卫扬用眼神询问,心里则暗道,只怕小娆儿想射的是真人,而不是一幅画像吧?

“有奖励吗?”想了想,卫扬坏笑着问道。

“谁赢了,曹昆就是谁的呗!据说,曹昆只有灵皇的实力,咱们是不是可以先揍他一顿?把他揍服了,在来谈正事啊?”冰娆笑得十分无邪,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卫扬浑身直冒冷汗。

灵师总会的副会长,灵师总会的三号人物,你也敢先揍一顿?这胆子可真是不小啊!不过,这才是冰娆的行事风格嘛!

“成,谁赢了就谁揍!”卫扬同意了,这丫头的兽把赫连家主都给弄成太监了,貌似揍个曹昆也就不算什么了,随即,两人开始了射曹昆比赛!

大约半个小时后,曹昆满脸愁云的踏入灵师总会大门。

今天是宣布比赛结果的日子,可那谜心炼阵的成绩实在是惨不忍睹啊!

总共进去三万名学生,但最后传送出来的不足五百人!

这样的结果,令曹昆一晚上都没睡好。

那些人,难道都被冰娆三个人杀了吗?

他有些不相信,毕竟,里面还有灵尊呢?

可那二万九千多名学生没有出来却是事实。而且,灵师公会的工作人员进去后,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因此他们根本无法确定,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死掉的。

是他们进去的太晚了啊!

谜心炼阵的特性就是,死在里面的学生,超过一小时后就会自动分解,成为谜心炼阵的养料,而他们是在谜心炼阵结束之后才进入到里面的,那个时候的谜心炼阵,已经一切恢复如初了!

面对这样的事实,曹昆郁闷了整个晚上。

另外,赫连家族甚至还指使他以灵师公会的名义,宣布冰娆几人的成绩无效作废!

说实在的,他有些纠结。

冰娆,可是柳妖精那老太婆认下的孙女,如果他真敢这样宣布,那老太婆只怕就要第一个闹到灵师公会来!

搞不好,还会影响了两大公会的友谊,甚至闹大的话,公会里这些长老说不定也会有意见!

唉!他该怎么办呢?

赫连家族可是恨死冰娆了!如果不是这几天急着给赫连家主以及代家主治伤,只怕早就杀上门去了!可他和冰娆并没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若是轻易就给赫连家族当枪使,曹昆也有些不乐意。

就算他当上副会长赫连家族出来很多力,但他也给赫连家族做了不少事啊?更主要的是,他已经趁冰娆不在的时候,强出头一次了,如果真惹恼了那小丫头,她的兽兽们跑来夹他…

哆嗦了下,曹昆顿时有些怂!

唉!他该怎么办呢?

“曹副会长,早、早!”就在曹昆思考这些烦心事时,工作人员打招呼的声音突然响起。

看了眼脸色有些苍白的共作人员,曹昆关心问道:“怎么,晚上没睡好?精神这么差呢?”

工作人员苦笑,能不差吗?一只大螃蟹正在举钳威胁着他呢!

“可别影响了工作啊!”曹昆淡淡提醒,然后直接上了楼。

“那就是曹昆?”看着曹昆背影,青云确认道。

“嗯。”工作人员点头。

青云咧嘴笑笑,尾随着上了楼。

副会长,您保重吧!

工作人员祈祷着。

毫不知情,也不知道正有人在办公室里等着他的曹昆,一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就愣住了。

愣了下,随之而来的则是满腔愤怒!

“你们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里?”曹昆火大质问。

“啊!我的画!”又看到自己的画像被毁,画上的脸已经面目全非,曹昆更怒了!

这时,背对着曹昆的冰娆,淡定自若的将椅子转过来,以正脸看着曹昆。

见到冰娆,曹昆惊艳了下,然后才哆嗦道:“你、你是冰娆?”

“看来曹会长认识我。”冰娆淡笑着,仿若主人般的坐着没动。曹昆,则像个来求人办事的小可怜,蠢萌的站在办公室中央。

“我叫青云,认得我吗?”尾随而至,爬到曹昆肩膀上的青云,一脸期待问道。

“认、认得!”看见螃蟹,曹昆不由自主的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呜呜…别夹他,他不想变太监啊!

“真乖,我家主人找你有事,你要好好表现,知道不?不然,后果自负!”举起钳子,青云威胁道。

“冰、冰娆,找我啥事?”点点头,曹昆小心的问着冰娆。

“来找曹副会长谈谈心,顺便看看我们的成绩会不会有什么意外!例如,被取消或不承认之类的。”冰娆淡淡道。

曹昆听了这话,却心头狂跳,冰娆这是知道了什么?

“呵呵,欢迎!”干笑了两声,曹昆不动声色的抹了把额上冷汗,又道:“成绩不是已经出来了嘛?只是还没有最后宣布,放心,不会有意外的。”

“那可不好说。听说曹副会长是赫连家族推上位的,你也知道我的兽兽对那老头干了什么,所以,我不得不防啊!”冰娆看似无奈道。

曹昆不知该如何应对了,这小丫头分明啥都一清二楚啊!如此,他还用得着狡辩吗?

“曹副会长,您老真要助纣为虐吗?”突然,卫扬来了句。

曹昆有些蒙圈,请问,啥叫助纣为虐?

“他的意思,你确定要帮着赫连家族欺负我们!”冰娆善解人意的翻译着。

曹昆无语了,他可不认为赫连家族有欺负到冰娆,现在人家都多惨了,而冰娆,根本啥事没有!

“唉!我也不为难曹副会长,现在我只想问问,谜心炼阵之中跑进去十一名灵尊,究竟是怎么回事?”见曹昆装哑巴,冰娆干脆转移了话题。

霎时,曹昆小心肝又狂跳起来,他能说,自己啥也不知道吗?

“想必没有曹副会长做掩护,那些灵尊也进不到谜心炼阵,你说,我要是将此事公诸于众,会有什么后果?”冰娆笑得很纯良,语气也听不出一丝愤怒,但曹昆却知道,冰娆分明就是在威胁他。

说完,冰娆还亮出来了十一块长老令牌。

曹昆脸色有些难看了,如果有人知道他放了十一名灵尊进去,没准会因此事而大做文章,到时,谜心炼阵里死掉的近三万名学生,也会算到他头上!

甚至,这种事都不需要什么确凿证据。

可以说,谜心炼阵虽然名为四大公会共同主办,但实际上,主要是由灵师公会来操办,当天的工作人员,也全都是灵师公会的人,另外三大公会基本没插手,如此,他想往别人身上赖都没办法!

“你想我怎么做?”良久,曹昆才紧张问道。

“我喜欢聪明人!反正谜心炼阵里我也没什么损失,因此完全可以不追究你的所作所为,但该我应得的,你必须给我!”冰娆声音一冷,不带任何感情道。

“没问题。只是我想不明白,你是一定要拿到参加青云榜的资格吗?”曹昆同意后,又问。

“这不废话吗?不为拿到参加青云榜的资格,我来参加谜心炼阵干嘛?”冰娆无语道。

“我的意思是,你干嘛非要参加青云榜不可!”曹昆黑线道。

“为了出名啊!”冰娆眨眨眼,很现实道。

曹昆:“……”

你已经很出名了,好吗?

至少,十大家族、三大国的那些高层,都有关注到你,你还想咋出名?非得把流云大陆搅得天翻地覆才算出名吗?

不得不说,曹昆真相了!

冰娆还真是那样想的!

毕竟,在大众面前,她还是很低调的,对吧?对吧?

“我可以答应你不对此次成绩做任何手脚,让你如愿拿到青云榜的资格,但你能保证,不将谜心炼阵里进入灵尊的事情说出去吗?”无奈的曹昆,讲条件道。

“不能!”冰娆气死人不偿命的吐出两个字。

“……”我去!你也太不讲究了!

曹昆很愤怒,很火大,但他拿冰娆根本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里呢?

同时曹昆也对那十一名灵尊格外无语,你说说你们,十一名灵尊都没能杀掉冰娆几个人,还被杀了,这算什么事吧?

“可、可此事若曝光,我会很麻烦!”犹豫了下,曹昆可怜兮兮道。

“有了麻烦,就当是你欺负咱家兽的利息好了。你帮着赫连家族助纣为虐,我都不和你计较了,有点麻烦算什么?”冰娆理所当然道。

“……”

曹昆深深的忧桑了,各种想抓狂挠人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啊啊啊!这种被人捏住小辫子威胁的感觉真是太糟心了!

但最终,曹昆却不得不妥协。

吩咐青云、紫衡以保护之名,跟在曹昆身边后,冰娆、冰溪、卫扬三人则大摇大摆的回了家。

而安全逃过冰娆报复的曹昆,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时刻举钳威胁他的蝎子和螃蟹,他的感觉再度不好了。

嘤嘤嘤,有这样保护人的吗?

“知道我是几级吗?”突然,挥舞着钳子,紫衡问道。

“不、不知道。”曹昆很诚实。

“爷可是九级灵兽哟,所以,你应该知道我的毒很厉害吧?”紫衡显白道。

“知、知道!”曹昆点头。

“那就乖点,知道该怎么做吧?可别惹蝎爷不高兴啊!”紫衡威胁着。

“嗯嗯!”曹昆连连点头。

带着两只名为保护他的兽,正式对外宣布了成绩,送走了两名瘟神后,曹昆才脸色苍白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这时的他,浑身早已吓得大汗淋漓,双腿发软!

但随后,他又想到赫连家族定会对此不满,因此想都没想,就宣布了闭关!

只要闭了关,就会进入灵师公会的禁地,而那里赫连家族是绝对不敢硬闯的,躲在那里,定然安全无虞!

不出曹昆所料,在曹昆阳奉阴违之后,赫连家族高层第一时间就想找曹昆算帐,但人家却闭关了。

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赫连家族,对此只能独自生闷气!

哼!躲吧!有本事你就躲一辈子!

看下次灵师公会选举副会长的时候,你要怎么办?

赫连家族决定,下次绝不会再支持曹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了!

至于冰娆,才是他们目前最应该除去的大敌!

不过,这个时候的赫连家族高层,显然也顾不上冰娆了。

出了那样的大事,赫连家族高层简直一片愁云惨雾!

家主…唉!不能人道了!

代家主…也不行了!

虽然代家主命根子没被完全剪掉,但已经彻底成了一堆肉泥,接都接不上了!

至于家主的能否接上,目前也是个未知道。

此刻,赫连家主及赫连鸣都已经被带回了赫连城,当时,生命不能承受之痛发生在他们身上之后,两人当即疼的晕了过去,而疗伤丹药也只是暂时治疗了他们的伤口,对于命根子却没有任何帮助。

两人醒来,都不约而同的脱裤子看自己的状况,然后再次晕了过去。

沧云大长公主以及赫连鸣的妻子,商云国公主商若怡,都忍不住放声大哭。

一时间,赫连家族祖宅之中鬼哭狼嚎声就没断过。

赫连月看到这情形,恨得美丽的脸蛋都有些扭曲变形了!如果爷爷因此不能继续当家主了…不行!她绝不允许,她才是赫连家族最尊贵的大小姐!

“奶奶、妈妈,你们别哭了,这都是冰娆搞出来的,我们赫连家族绝对不能放过她!”愤怒的赫连月,看着哭个不停两女人,提醒道。

“没错!都是那小贱人,我们绝不能放过她!”沧云大长公主怒声道,该死的冰娆,踢伤了她也就罢了,居然还指使自己的兽夹断了她家男人的命根子,这简直就是仇深似海!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冰娆?

“奶奶,不如派些高手去把冰娆抓来吧?”赫连月出主意道。

“嗯。”沧云大长公主点头同意,然后直接朝外大声道:“来人,去请大长老!”

大长老到了之后,听了沧云大长公主的意思,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有些纠结。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尽各种办法治好家主的伤吗?哪里还能顾得上冰娆?可眼前的女人,居然仗着自己的身份,要求他派人去抓冰娆?

先不说抓不抓得到冰娆,就凭他们派到谜心炼阵杀冰娆的三名灵尊都死翘翘了,他们就不应该轻举妄动了!

但沧云大长公主显然要一意孤行,大长老无奈,只能召开长老会议商量。

目前,赫连家族有少主代理家族事务,长老会议赫连呈也出席了。

知道了奶奶的打算,赫连呈也有些纠结。

虽然找冰娆报仇是应该的,可现在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发生了家主、代家主被夹事件,赫连家族名声已经低落到谷底,甚至还成了各大家族暗地嘲讽的对象,无论赫连家族的人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议论着,这事的样实,已经令很多族人都忍受不了,甚至不愿意出门了。

而他们目前要做的,应该是休养生息,并寻找合适的机会对冰娆一击即中!

冷静,对人心浮燥的赫连家族显然更重要!

可是奶奶的想法赫连呈又不能不顾及!

“众位长老,对于奶奶提议找冰娆报复的事情,你们有什么好意见吗?”淡定的看了眼议事厅沉默不语的家族众长老,赫连呈问。

“少主,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冰娆虽然有些神秘,可毕竟只是一个小丫头,只要找个好机会灭掉就行了,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再者,现在也不是报仇的好时机啊!”一名长老率先开口。

“没错,我们对冰娆的了解太少了,而她能杀到我们三名灵尊,背后肯定有强者撑腰,如此,我们更应该冷静对待,不然,家族的强者岂不白白牺牲了?”另一长老也附和。

报仇之事,虽然应该,但家族最近损失了不少灵尊,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长老相当一部分都害怕此事落在他们头上,再者,这事又是家主自己惹出来的,凭什么让他们牺牲自己去给家主报仇啊?

可以说,这些长老个个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因此对于除掉冰娆,他们虽赞成,却显得并不热衷,主要得看谁想出这个头了!毕竟,受害人又不是他们,甚至他们说不定还可以从中得利…

抱着这样的想法,对于此刻找冰娆报仇之事,大多长老们自然极力反对。

赫连呈也不想这个时候去找冰娆等人的麻烦,正好顺水推舟。

将长老会商议的结果告诉奶奶后,沧云大长公主十分火大!

“奶奶、妈妈,家族不肯出面,怎么办?”听到这个消息的赫连月,有些不悦道。

“哼!难道以为我非得指望赫连家族才能报仇吗?”沧云大长公主冷声道。

赫连月一听,有门?

“奶奶,是想找表叔?”赫连月双眸一亮,激动道。

“嗯,我这就给幕华传讯,让他派人来协助我!”沧云大长公主自信道。

“妈妈,你也可以跟外公说说,让他派点人来帮忙?”赫连月出主意道。

“这…”商若怡有些犹豫,这事,她没把握。

看到儿媳貌似有些为难,沧云大长公主提醒道:“若怡,鸣儿可是你男人,这事你不能袖手旁观!”

“好吧!”商若怡想到躺在床上面容憔悴,仿佛失去了人生意义的丈夫,同意了。

两天后。

沧云和商云都有消息传回,两国居然都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知道这一事实,沧云大长公主简直怒火中烧!

商若怡还好些,毕竟她早有心理准备。

父皇用的借口是,此乃赫连家族之事,他不方便出手!

沧云皇帝则更直截了当的回着:“虽然我很想帮姑姑,但奈何皇族长老们都不同意!”

按照皇室长老们的原话,赫连家族的事,他们自己都没有什么动作,沧云国凭什么插手啊?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事他们自然管不了!

赫连月知道收拾冰娆无望后,便整天愁眉苦脸。

对此,她的众多仰慕者见了,都心疼不已。

与此同时,冰娆的小日子却过得很嗨皮。

谜心炼阵结束后,他们一行人就回了柳城。

通过这次青云等兽的发威,柳家人见了他们都规规矩矩的跟刚出壳的小鹌鹑似的,柳家主更是无时无刻在找时间想接近冰娆。

他实在好奇,冰娆等人在谜心炼阵中是如何活下来的?他可是清楚,那五家打算联手除掉冰娆的。

但他非但没有问出任何蛛丝马迹,甚至还把冰娆给惹烦了。

那小丫头直接就问他,“想不想尝尝被钳子夹的滋味!”

这话一出,柳家主便本能的夹腿,尼玛!不带这样威胁人的好不?好歹,他们也是亲戚啊!

冰娆却不管那个,吩咐青云:“若是有人再来骚扰我,直接夹!”

此消息一出,每天前往柳宅只为跟冰娆混个脸熟的柳家人少了好多。

面对终于清静的家,柳妖精感叹:“青云等兽,威力大涨啊!”

可以说,一次谜心炼阵,冰娆没咋出名,她的兽却出名了!

现在,只要有人一想吃螃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青云,然后彻底把螃蟹给戒了!

对于螃蟹一族来说,青云绝对功德无量!

青云对此也颇为满意,甚至又开始大肆搜刮小弟,放眼整个柳城,根本没有人敢提吃螃蟹的事,想法都不敢有了!

休息了几日,冰娆便跟柳妖精、钟伯提出,自己决定出去溜达溜达!

一听她这样说,柳妖精眼皮子直跳,不会出去一趟又惹回几个仇家吧?

她真心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的小心脏只怕承受不住!

“娆儿,现在那五家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何动作,你确定要出去溜达?”想了想,柳妖精小心翼翼问道。

“嗯,奶奶放心,那五家在谜心炼阵里受了重创,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对我出手,而我,也不会白出去,这次,怎么也得找几个盟友啊!”冰娆淡笑道。

“盟友?”柳妖精眨眨眼,有些明白了。

“沐天昶走前,请我去沐云国做客,另外,我也打算去连家瞧瞧。”冰娆笑道。

“那去吧!”柳妖精点头道。

按柳妖精的想法,如果娆儿真跟赫连家族对上,受益的肯定是连家,所以,连家怎么也得出点血吧?

冰娆也正是这个想法,总不能她在前面冲锋陷阵,连家在她后面捡便宜吧?她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捡的!

这次,她带走了所有的兽,包括银狼一族。

上次,前往天河山的时候,银狼一族本想看热闹,后来发现它们实在不方便出来,就一直老实的给柳妖精看家护院了,而这回,冰娆去的地方有好几个,柳妖精也不放心冰娆的安全,又让它们跟着了。

银狼一族也颇喜欢跟冰娆一起冒险,自然不会拒绝。

带上了卫扬和肖敬,冰娆、冰溪四人一起离开了柳城。

为了低调出行,他们选择了三更半夜出发。

看到自己四人跟做贼一样,卫扬有些小兴奋。

出了柳城,第一个目的地,冰娆选择了连城。

连城做为连家主城,自然繁华无比,而连煜走前又给他们留下了一块连家人的令牌,所以进城的时候,守城侍卫甚至都没有收他们入城费。

省了钱,冰娆自然高兴,然后四人直奔连家。

当连家家主听到冰娆四人前来拜访时,完全愣住了!

那个有着凶残兽兽的小丫头,来干嘛?

现在,只要一想到那些令人恐惧的螃蟹和蝎子,他这下半身还感觉凉嗖嗖的!甚至,他还知道,赫连家的老东西自从成了太监后,倍受打击,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快请!”回神后,连家家主连忙吩咐管家,还要求管家对冰娆等人,特别是她那些脾气不好的兽,一定要以礼相待,此外,又命管家叮嘱族人,都把招子放亮点,别惹到他们一行人!

对于冰娆的到来,连家上至家主,下到普通仆人,全部如临大敌!

刚让管家去请人的连家主,随后又立即改变主意,要亲自去迎接贵客!

鉴于家主的反复无常,管家极其无奈。

当冰娆看到前来迎接他们的连家家主,那谨慎的小眼神,她都忍不住笑了。

被请到客厅后,面对坐陪的连家家主、大长老和二长老,冰娆也没卖关子,开门见山问:“想成为东流云十大家族之首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