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四章 你们是炮灰,知道不?

只见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此刻正被三只螃蟹缠住,两只螃蟹用亮闪闪的大钳子夹住了他的小腿肚,一只螃蟹则举钳虎视眈眈的准备往关键部位夹去…

这一幕,令男子小脸煞白,小心肝乱颤。他的小腿也因为被两只螃蟹死死夹着,而鲜血淋淋,他更是动都动不了!

当然,被只螃蟹夹了还不是令众家主脸色大变的主要原因,毕竟,此时在这里被螃蟹和蝎子夹过的人还少吗?

可这人却不一样,因为,他是赫连家族的代家主,是赫连家主最喜欢的儿子,同时也是赫连月和赫连呈的爹,赫连鸣。

赫连鸣的妻子,更是商云国公主。如果他真被那些螃蟹夹掉了命根子,只怕赫连家和商云国都不会善罢干休!

赫连家主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怒火滔天,并大吼一嗓子:“蓄生,你们敢!”

吼完,他便想摆脱青云去救儿子。

青云哪里是那么好摆脱的?

这家伙想吃它,还想跑?

想都没想,它就上前抱住赫连家主的大腿,赫连家主气得使劲挣扎,可那只螃蟹就是抱着他不松手,儿子的命根儿又危在旦夕,他真是没有耐心了!

“蓄生,这是你自己找死!”恼羞成怒的赫连家主,掌中汇聚了磅礴的灵力,直接朝着青云的天灵击去。

青云涨红着壳,丝毫不惧,并伸出钳子猛地夹住了赫连家主的腿,赫连家主一痛,掌力小了许多。

不过,他那一掌根本没打到青云身上,就被突然现身的水晶给拦住了。

赫连家主自然认得水晶,遂怒瞪着柳家家主,火大吼道:“你们柳家也想与我为敌吗?”

柳家家主苦笑,水晶是姑姑的兽,不听他指挥啊!

更主要的是,今天他们袖手旁观只怕已经惹恼了赫连家主,以后啊!不定怎么被赫连等五家报复呢?

想到这些,他觉得自己也只能装傻到底了!

水晶听了赫连家主的话,则是笑笑:“大侄子啊!是我想和你为敌,跟柳家没关系滴!你欺负了咱家的兽,我怎么可能放过你,你说对不?”

一句大侄子,气得赫连家主差点吐血!

尼玛!你家主人这样叫也就罢了,你凭什么?凭什么?

“嘿嘿!我是随着我家主人一起叫的啊!”看出赫连家主的想法,水晶用翅膀拍拍赫连家主的脸,笑眯眯道。

赫连家主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气晕过去,不过,他救儿子心切,也懒得和这些小蓄生一般见识。

努力挣脱掉青云,赫连家主拖着一条伤腿朝儿子奔去,青云在后面紧追不舍,边追嘴里还边喊:“看我的夹夹犀利钳!”

“滚!”赫连家主对缠着他的青云极其火大。

此时,正承受断根儿危机的赫连代家主,更是面如死灰般用手紧紧捂住下半身,呜呜…他不想变太监啊!

少倾,赫连家主已经到了近前,一腿踢飞了一只螃蟹,解救儿子于水火之中。

看到爹来了,赫连代家主终于放心了,但他也因为心理过于紧张而承受不住昏厥了过去。

“鸣儿!”赫连家主担心的叫着。

趁他没注意,青云一点点逼近,闪亮锋利的大钳子迅速的盯上了目标!

命根儿!

夹掉!

咔嚓一声!

快如剪刀的利钳,毫不客气的夹上了上去!

“啊!”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赫连家主随即倒地,双腿间鲜血喷溅,霎时打湿了裤子,疼的他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其他家主瞧见这一幕,全都大张着嘴巴,傻眼了。

被、被夹了?

掉了吗?

小心肝乱颤的众家主,这次受到的惊吓比之赫连鸣的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赫连鸣对他们来说毕竟是晚辈,可赫连家主可不一样!这位,是灵尊!

按理说,灵尊的身体强度自然非一般人所比,但那命根儿只怕也结实不到哪里去…

因着青云的壮举,现场气氛一片凝重,低气压也随之出现。

但凡见到这一幕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吸引到那只恐怖螃蟹的注意力!

呜呜…

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还不算完,夹完赫连家主,看着倒地昏迷的赫连鸣,手痒的青云,又一钳子拍了上去,部位正是双腿中间。

在场众人又是一愣,只感觉下半身凉嗖嗖的。

这只螃蟹太流氓了,怎么专门袭击男人那里啊?

他们自然不会明白,青云以前实力低的时候,曾经被人类抓住过几次,正是因为夹了那个位置,它才成功逃脱,认了冰娆为主人后,因总有色狼想调戏主人,所以,它就把自己的那项技能保留了下来,甚至变本加厉!

此时嘛!青云的夹夹犀利钳显然已经修炼到至高境界!

十大家族之首的赫连家主都被他给断了命根子,他们真怀疑这事上还有它不敢做的事吗?

当青云漆黑的眸光转到他们身上时,在场的众家主都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危险!危险啊!

“啊!”突然,又一声惨叫!

精神已经极度紧张的众家主,根本不敢转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饶了我吧!我错了,在也不敢了!”

听这声音,在场的家主听出来是冰家主的。

定了定心神,他们小心翼翼的转头,却看到冰家家主正跪在一只黑色大蝎子面前,而那只大蝎子的一只钳子正抵在冰家家主的命根子上。

难怪啊!

众家主瞬间秒懂!

眼看命根儿就要飞了,是得小心哀求。

但紫衡的属下岂是几句小话就能收买的,只见那只大蝎子摇了摇头,咔嚓!一钳子下去,冰家家主也晕了!

看着冰家家主裤子中间染上了血,肖家家主等人也不清楚他的命根还在不在,但受伤是肯定的了!

另一边的贵宾席,柳妖精看到这一幕,直接捂脸,心道,这下完蛋了,肯定是要不死不休了!

她是真没想到,青云居然连赫连那老家伙都敢夹,这小家伙的胆子简直都要吊炸天了!

同样围观到这一幕的沐天昶等人,低头看了眼,哆嗦了下,以后还是做好防护吧!不然,真被夹掉了可就长不出来了!

“咦,又有人出来了?”无意间瞥见谜心炼阵的传送阵又亮了起来,连煜立刻转移话题,之前的事,让他这个向来冷静的人都吓得不行,所以,还是别寻思了,不然,晚上都要睡不好觉了!

待到传送阵光芒黯淡过后,肖敬一脸迷茫的站在广场上。

出、出啥事了?

为嘛现场一片乱七八糟的的景象?

见没人管自己,肖敬只能自己走到贵宾席。

“爷爷?”肖敬诧异的大张着嘴巴,看着小脸煞白的爷爷等人。

这个时候,赫连家主、赫连鸣以及冰家家主都被自家没有受伤的族人给抬了下去,但血迹还留在地上,而青云等螃蟹、蝎子也去攻击别人了,贵宾席上,只有五位家主在,但显然,这五位脸色都有些难看。

“敬儿出来了啊!”肖家家主看到孙子,才淡定了下来。

孙子和冰娆那小丫头关系不错,貌似和她家兽兽也挺有交情,所以,那些兽兽应该会给敬儿点面子吧?

这样想着,肖家家主脸上笑容便多了起来。

事实上,他有点多滤,青云说不夹谁,那肯定就不会夹,除非他们自己找死!

可惜,他们不了解青云,所以很害怕那家伙宁可错夹,也不肯放过,那样的话,他们得多倒霉啊!

“爷爷,这是发生什么事了?”看着爷爷,肖敬忍不住问。

“赫连家主想吃螃蟹…”肖家家主脸色有些古怪道,结果,螃蟹没吃成,反倒把自己和儿子弄成了太监!

唉!真是事事难料啊!

“明白了!”肖敬秒懂,想吃螃蟹,肯定要承受报复啊!

随后,肖敬去裁判处报到,上交完牌子,就被柳妖精给拽走了。

拉着肖敬回了住处,柳妖精直截了当问:“给我说说里面的情况!”

“里面很好,小娆儿如鱼得水,呆得不亦乐呼!”肖敬无奈道。

“又遇到灵尊没?”柳妖精紧张道。

“遇到过两个,不过都被干掉了!”肖敬很郁闷道,消灭灵尊时,他根本帮不上忙,只能在边上看热闹,呜呜…

不行!他要变强!不能在拖后腿了!

肖敬黑沉着脸,暗暗发誓!

柳妖精没注意到他的脸色,听说又干掉了两个,脸色才慢慢好了起来。

没事就好啊!

“主人,不好啦!”蓦然,水晶的声音响起。

柳妖精心头一跳,抬头看向刚刚降落到院子的水晶。

“主人,灵师公会的人要把青云它们抓起来。”

“凭什么?”柳妖精怒了,这是欺负他们这边没人吗?

“他们说,青云等兽扰乱了现场秩序!”水晶告状道。

柳妖精一听,顾不得生气,直接跳上水晶的背,去了谜心炼阵现场。

娆儿还没回来,她可不能让青云它们出事,不然,她该如何向娆儿交待。

到了现场,看到青云等兽已经被灵师公会的众多强者逼到了墙角,顿时,柳妖精怒了!

“你们干什么?想欺负我家的兽?”柳妖精火大吼道。

“奶奶,他们要把我们关起来。”含着泪,青云可怜兮兮的哽咽着,那小模样看上去委屈极了,就跟个受气包似的。

听到青云告状,灵师公会的一名长老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尼玛!你如此凶残的一只螃蟹,现在装这么可怜干嘛?而且,如果不把你关起来,吓到人怎么办?应该说,已经吓到了,甚至还出了大事!

更主要的是,这是副会长的意思,他只是听命行事,因此,有什么疑议请找上面,不要为难他嘛!

“凭什么?这是我家的兽,不归你们灵师公会管!”柳妖精听完青云的话,脸色不虞的看着灵师公会长老道。

“它们刚刚惹出来的事,柳会长应该看到了吧?如果在任由它们乱窜,这谜心炼阵还怎么进行下去?”灵师公会长老摆事实,讲道理。

“怎么就不能办下去了?谜心炼阵难道受影响了?呵呵!受到影响的恐怕只有赫连家族等五家吧?而且,这事都多久了?你们现在才反应过来,要是让赫连家主知道你们如此放马后炮,他心里能高兴?当然,他现在只怕也顾不上这事了,说不定正在满世界的找人帮他接命根子呢!”柳妖精一脸嘲讽道。

“……”灵师公会长老让柳妖精说得无言以对,这事,他们灵师公会出手确实晚了些。

可这也不能怪他们啊!

要知道,原本,他们是没打算插手五大家族和这些螃蟹、蝎子之间的事,后来副会长下了命令,他们不能不执行啊!

不过,这些螃蟹有柳妖精护着,他们只怕很难下手!

唉!看到那些螃蟹一改之前的凶狠残暴,而可怜巴巴、好像他是坏蛋似的表情,灵师公会长老真心想抓狂!

装!

你们就装吧!

刚刚那狠劲哪里去了?

可别说他带来的人实力强,你们打不过啊!

之前这些螃蟹面对的可好几位灵尊呢,也没见它们这样啊?

无耻!真是太无耻了!

灵师公会长老气得好想骂街。

“刘长老,你们这是在欺负可怜小动物吗?”不甘寂寞,想插上一脚的沐天昶,带着一帮狐朋狗友,也过来了。

刘长老脸色有些黑了,这又是来阻止的?

“见过五皇子,我们没有欺负小动物!”默了默,刘长老才道。

“没有吗?可你看看把它们吓得,都哆嗦了啊!”沐天昶略带指责道。

甚至为了配合他的话,青云肩膀还一颤一颤的,哆嗦?它在笑呢?

该夹的都夹的差不多了,这些王八蛋才出来,有毛用?要知道,它本来就打算见好就收的停战了,还用得着你们来阻止?

哼!一群没用的废物!

刘长老说不出话来了,刚刚这些螃蟹的残暴有目共睹,现在可好,装起小可怜来了,这让他还能说什么啊?

他有些犯愁。

螃蟹们他今天恐怕是带不走了,可副会长的命令怎么办?

愁眉苦脸的刘长老,看着柳妖精不死心道:“柳副会长,您别让我为难好吗?”

“怎么是我让你们为难?明明就是你们给我出难题啊!再者,灵师公会管理灵师就好,什么时候也管到兽兽身上了?有本事,你们怎么不去各大森林里管啊?看看森林中的兽兽会不会听你们的!管这些家养的,你们到来精神了!”柳妖精鄙视道。

对于柳妖精的伶牙利齿,刘长老早有耳闻,今天总算是亲眼见到了!

“可这是我们副会长的命令!”刘长老提醒。

“副会长的命令?你们会长呢?也这个意思吗?”柳妖精淡淡问道。

“会长在闭关。”刘长老黑线道。

“原来是副会长自作主张啊!”柳妖精冷笑,然后转身对青云道:“跟我回家,不用理会这些家伙!”

青云乖巧的点点头,率着众小弟亦步亦趋的跟在柳妖精身后,回了家。

被彻底无视的刘长老,想追上去,又不太敢。

沐天昶淡淡的瞥了眼刘长老,云淡风轻的问道:“灵师公会真打算插手此事?看样子流云大陆要热闹了啊!”

“呃!”刘长老纳闷了,沐云的这位五皇子啥意思?

“好自为之吧!你们啊!也就是趁人家主人不在才敢欺负那些兽,不过,等人家主人回来,你们肯定会倒霉滴!那小丫头可是护短的很啊!”沐天昶有些兴灾乐祸道。

他真心觉得,自己这一趟绝对没白来,瞧瞧,多热闹啊!这可比呆在沐云有意思多了!

说完,沐天昶又拍了拍刘长老的肩膀,带着损友们扬长而去。

贵宾席上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刘长老自觉没趣,只能也灰溜溜的离开。

原本热热闹闹的现场,因为青云等兽的骤然暴动,而使得此次谜心炼阵成为了史上最萧条的一次。

当然,谜心炼阵的重头,一般都在最后一天,可从没有一次谜心炼阵象这次这般,才一个上午,人就走得差不多了!

下午也没有多少人来到会场观看。

当然,这一切,身在谜心炼阵之中的冰娆,自然是毫不知情。

此时此刻,冰娆、冰溪以及卫扬三人,刚刚结束了一场激烈战斗,正在准备晚饭!

累了一天,冰娆自是不会亏待了自己的肚子,因此晚餐特别丰富。

远处,偷偷观察着冰娆三人的五大家族之人,对此羡慕到不行,不过,鉴于眼前三人实力强悍,他们已经不敢轻举妄动了,特别是在自己这边战斗力不足的情况下,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监视着这三人。

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监视的人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只毛绒绒的大脑袋,顿时,那人差点吓尿了裤子。

咧嘴一笑,水云道:“别怕,我可是徐家的,不会伤害你!”才怪!

那人已经开始哆嗦了,看着水云的眸光却好像见到鬼一样!

这只白豹子说自己是徐家的,是他们盟友,但它杀的都是自己这边的人,呜呜…有这样的盟友吗?

“说了别怕!若不想我现在就吃掉你,给我打起精神!”见对方畏畏缩缩,水云不高兴了,它有那么可怕吗?它可是虚妄森林里最可耐、最温柔又善解人意的母兽,当然,那是以前!

现在的它,已经深深体会到了吓唬人的乐趣,正乐此不疲的戏耍着眼前的跳梁小丑,等它玩够了,自然也就是他们的死期!

想到这儿,水云还伸出毛绒绒的大爪子,去摸那人的头,吓得那人霎时小脸苍白如纸,一动也不敢动了。

这只豹子的大爪子比他的手掌都大,呜呜…好担心自己的脑袋啊!简直有随时被某豹子拍碎的可能。

因为,不久前,他就见过这只豹子,跟开西瓜似的,用爪子拍碎了好几个人的脑袋瓜子…

想到那个骇人的画面,他就后悔进到谜心炼阵里来。

“水云,吃饭了,别逗他们玩了!”突然,冰娆的声音响起,水云开心的收回爪子,回道:“我来啦!”

“小鬼,等我哟!一会儿咱们在玩!”又对那人说了句,水云迈着优雅的步子转身走了。

监视着冰娆三人的几位欲哭无泪,在逗他们玩吗?

呜呜…这样的事实简直太伤人了!

吃过了晚饭,冰娆三人各自休息。

睡觉前,冰娆特意没收了对方的通讯器,又安排水云去看着他们,免得扰了他们的好梦!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对方伤心欲绝,尼玛!这究竟是谁监视谁啊?明明是他们要监视冰娆三人的,为嘛现在调个了?

想不明白的几人,欲哭无泪。

深夜。

看到不远处两只豹子已经闭上眼睛,还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几人心中暗喜,便蹑手蹑脚的想偷偷离开,他们不玩了,总可以了吧!

“去哪?”刚走两步,一座黑色的山就挡在了他们面前。

看到毛绒绒的肉山,几人死的心都有了。

话说,您老不是睡了吗?

“老实呆着,不然,死!”紫魄冷声威胁,干脆在他们面前趴了下来,再次闭眼。

“……”

几人老实了,呜呜…三天期限快到来吧!不然,这样的日子啥时是个头啊!

已经深深感觉度日如年的几人,衷心祈祷着。

天刚蒙蒙亮,冰娆就起来了。

看到那几个他们特意留下来没杀的家伙,有如小鹌鹑般乖巧的呆在原地,她满意的笑了。

“你们还挺乖的。”冰娆调侃着。

那几人不吱声,心道,不乖行吗?

两只豹子后半夜,拉着他们谈心来着,呜呜…

吃完早饭,冰娆三人继续守株待兔。

一天下来,收获颇丰!

这次,他们没有再留下监视的人,而是全部咔嚓了。

最后一天,冰娆三人更是提高了警惕。

昨天没有灵尊出现,这本身就不正常,因此三人格外小心。

早上,都没来得及吃早饭,隐于谜心炼阵的五族灵尊就出现了!

又是八个人!

八个人一起出现,显然就是商量好的。

看着冰娆三人,八人很得意。

可看到紫魄和水云后,八位灵尊的眉头不约而同的皱了起来。

不是说,不让带兽进来吗?为什么冰娆身边会有兽?

“我们是赫连家族的,你们好。”紫魄笑眯眯的和八位灵尊打招呼。

之前杀死的三位灵尊,都是赫连家的人,因此,它们冒充起来毫无压力!

八人一听,果然色变!

赫连家的兽,怎么跟冰娆混到一起了?

“哈,你们上当了!咱们家主和冰娆他们可是一伙的!放我们进来,自然是协助冰娆等人杀掉你们!”紫魄继续毫不愧疚的编着瞎话。

八人半信半疑,赫连家族骗了他们?

“你们是炮灰,知道不?让你们进来,也是因为你们家主也想除掉你们,因此就顺便了!”紫魄继续编。

“这不可能!”一矮小老头,火大吼道。

“我说实话咋就没有人信?你们也不想想,若不是家主的意思,我会呆在这里吗?”紫魄一脸委屈道,脸上还摆出一副‘你们冤枉我’的伤心表情。

闻言,卫扬嘴角抽了抽,心道,紫魄是打算将忽悠进行到底吗?这样也好,就是怕人家不信啊!

想了想,卫扬掏出一块令牌,“看到没,这是赫连家族的长老令牌。”

冰娆、冰溪含笑对视,也各拿出一黑漆漆的令牌。

“我们也有,进来之前,赫连家族找过我们,请我们做他们家的客卿长老,并且在这次的谜心炼阵中除掉你们,消耗你们各家的实力。”冰娆笑眯眯解释道。

“这、这不可能!”八人根本无法相信,但又没办法解释对方三人手中的令牌打哪来?

进来前,他们只知道赫连家、钟家、徐家各派了三位长老进来,但因为众人还没碰过头,所以他们根本不清楚赫连家派的是谁,现在想来,难道他们派进来的人就是眼前这三人外加两只兽?

当然,他们也想过对方可能是杀了赫连家族的灵尊而夺了令牌,但看眼前三人的实力,他们又觉得这不太可能。

而最清楚冰娆、冰溪实力的范、冰两家灵尊,更是觉得不太可能。

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帮着这对兄妹,但这里可是谜心炼阵,帮着冰娆兄妹的人绝对进不来!

除非那人是赫连家族的!

这样一想,八名灵尊瞬间阴谋论了!

冰家、范家的两名灵尊,更是仿佛恍然大悟般!

怪不得冰娆、冰溪能杀掉他们两家那么多灵尊,原来是有赫连家族在背后撑腰啊!

原本,两家就一直怀疑冰娆、冰溪背后有强者,现在清楚了,正是赫连家族!

八人传音讨论,越说越觉得赫连家族可疑,甚至就连赫连家族死掉的四名灵尊,都成了赫连家主想排除异已的碍眼法,而他们四大家族,居然上当了!

想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四家灵尊彻底愤怒了。

用喷火的眸子怒瞪着冰娆后,冰家灵尊恶狠狠道:“冰娆,就算有赫连家主给你撑腰又如何?今天我们八人绝不会放过你,我就不信,赫连家的人还能来得及救你们!”

“不需要他们救,我完全可以自救!”说完,冰娆将自己的兽兽都移了出来。

几只兽兽一出现,八名灵尊当即警惕起来。

冰娆竟然带了兽兽进来!

该死的!他们果然上当了!

“瞧见没?有赫连家主的帮忙,所以,神马不许带兽兽的规定,对我来说就跟放屁一般,根本起不到作用!”冰娆淡笑着,不遗余力的抹黑赫连家族。

陷害人、挑拨离间的滋味,可真是不错啊!

这话,八位灵尊真信了。

因为以冰娆的背景,若是没有强大势力帮忙,他们肯定不可能骗过驯兽师公会的兽兽检测仪,现在证据确凿,赫连家族罪名完全成立了!

当务之急,八名灵尊觉得,还是得先除掉冰娆兄妹,然后出去这里他们四家在联手对付赫连家族!

战势一触即发!

冰娆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甚至在对方没动手之时,她便先发制人,率先出手了。

连着抛出了两个烈焰焚心,打散了八名灵尊之间的距离,三人外加紫衡、银啸、紫墨、紫沧、紫魄、水云,便各自找上了一名灵尊!

不过,因为冰娆这方连人带兽有九个,水云就和卫扬遂迎战了同一位灵尊。

看到水云和自己抢,卫扬格外郁闷。

同灵尊生死战的机会多难得啊!这只母豹子怎么非得跟他抢呢?

“水云,你去和小娆儿打一个啊!这留给我吧!”卫扬哀求着。

“我不,小娆儿说了,你最弱,让我帮你!”水云实话实说道。

卫扬泪奔。

他觉得,他的玻璃心碎了!

嘤嘤嘤,啥叫他最弱?

好伤心,好伤心!

可这也是事实。

眼前六只九级灵兽,外加两个变态兄妹,最弱的,可不正是他吗?

但这话从一只豹子的口中说出来,卫扬这心,简直碎成了渣渣!

郁闷的卫扬,将自己心中熊熊怒焰都发泄到了和自己对战的灵尊身上,那名灵尊,见卫扬突然战意禀然,诧异了下,遂全力应战。

前有卫扬,后有专门喜欢耍流氓的雪白豹子,跟他们战斗的灵尊,是在场八位灵尊中,最为郁闷的一个!

其次郁闷的,就是跟冰娆、冰溪交手的那两个了。

眼见冰娆、冰溪挂着灵师公会颁发的灵者徽章,两名灵尊真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这两个家伙,怎么可能会是灵者?

有这样厉害难啃的灵者吗?

如果每名灵者都像冰娆、冰溪这样,他们这些灵尊还用混吗?

晋阶之后的冰娆,对付起灵尊比起之前简直轻松多了,几个烈焰焚心下去,与冰娆战斗的灵尊身上就燃起了几簇小火苗,吓得那名灵尊赶紧灭火!

另外,烈焰焚心还属群攻技能,因此,除了与冰娆战斗的那名灵尊受到了火红莲花的攻击,其他七人也未能幸免!

不甘寂寞的火红莲花,只要碰到一点,就能烧得人皮肤滋滋作响,细闻还有一股烤肉的味道…

趁着灵尊们灭火的工夫,冰娆等人的攻击也愈发猛烈!

特别是冰娆,很想速战速决了,毕竟,今天是最后一天,他们可不能因为跟这几位灵尊战斗,而耽误了出去的时间。

倾刻间,两条张牙舞爪的火红巨龙冲天而起,并狰狞着直扑向跟冰娆战斗的灵尊。

那名灵尊躲闪不及,两条火龙也仿佛有意戏耍他似的,在他身上缠了一圈,却只烧光了对方的衣服以及他头上、身上的毛发!

看到全身漆黑,身上毛发全都烧光的某灵尊,冰娆愣了愣,然后忍不住大笑出来:“怎么样,烤乳猪的滋味不错吧?”

“冰娆!你大胆!”某灵尊火了,掌中灵力迅速汇聚,并攻向冰娆。

冰娆闪躲着,时不时在抛个火球到那位灵尊身上,疼得那名灵尊龇牙咧嘴的哀嚎不已。

那位灵尊,忙活了半天,累得都喘粗气了,却连冰娆一根头发丝都没碰到。

“看到没?这就是身手灵活的好处,而你,太胖了!反应迟钝!”冰娆连打边撩拨着对方的怒火。

对方果然大怒,攻击更加猛烈。

冰娆见状,心情大好!

她发现,跟越强的人战斗,她才越有斗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遇强则强吧!

双方百十回合下来,某灵尊身上已经鲜血淋淋,冰娆也不在向之前那般轻松,身上多处受伤流血,衣服也有些破了!

这时,杀掉了自己对手的水云加入了战斗,形势瞬间朝着冰娆彻底倾斜。

见又来了一只九级灵兽,某灵尊极其火大!

对付一个冰娆,他都够费劲了!

正这样想着,他多灾多难的屁股上就挨了一爪子,登时血流如注!

“该死的!你!”某灵尊很羞愤,水云可不管那些,几爪子下去,对方的背部便多出了几道爪痕!

特别爱挠人的水云,见状越发勇猛。

冰娆则忍不住捂脸。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而她家的兽,都有被染黑的倾向,不过,她绝对不承认,家里的兽都是跟她学坏滴!

要知道,她多乖巧的一娃儿啊!

水云加入后,冰娆成了看客。

最终,某灵尊死在了水云的爪子下。

越战越猛的水云,转而去帮冰溪。

一直与对方灵尊胶着的冰溪,在卫扬加入后就轻松了许多,水云一来,他也彻底没事了!

唰唰唰,几爪子下去,与冰溪对战的灵尊身上衣服被抓成了碎布条,掉落到地上。

抹了把额上冷汗,卫扬诚实道:“我发现你们家的兽,特别爱抓碎别人衣服,还喜欢割断别人的命根子!”

冰娆:“……”

冰溪:“……”

色狼太多了,冰娆用眼神回应。

你确定不是你家的兽太流氓?卫扬随之眉目传情。

必须不是!

又联手轻松做掉了一名灵尊后,在场灵尊仅剩下五位了。

有耐心的逐一出手后,对方灵尊越来越少。

对方也发现了一情况,鉴于情势对他们极为不利,他们不愿意恋战了!

这个时候,保命显然才是最重要的!

可被看得太紧了,剩下的几名灵尊根本找不到机会跑路!

随着灵尊一个个的死亡,最后,只余下了那名冰家灵尊!

“冰娆,放过我吧!只要你肯放过我,我一定会跟家主求情,让他允许你们兄妹重新回到冰家!”冰家灵尊一脸真诚的开口道。

“呵呵!冰娆,听到没,你们有机会回到冰家了。”听了冰家灵尊那自以为是的话,卫扬都忍不住乐了,这家伙可真逗,现在貌似不是冰家主允不允许冰娆回去的问题,而是人家愿不愿意回去吧?

答案显而易见,冰娆就是想毁掉冰家啊!

给了卫扬一个大白眼,冰娆淡淡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和哥哥很想回冰家?”

“你们是冰家人,回归冰家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愣了愣,冰家灵尊深以为然道。

“好你个天经地义!我觉得,我灭掉冰家也同样天经地义,你觉得呢?”冰娆笑着问。

“冰娆,你、你怎么可以有灭掉冰家的想法,那可是你的本家啊!”冰家灵尊不可思议道,如果冰娆、冰溪真的只是一个废物,他或许还不会如此惊慌失措,可事实证明,冰娆兄妹分明就是扮猪吃老虎的大凶兽,对方又说灭掉冰家,他就不得不心惊害怕了!

“本家吗?真是本家,会对两个小孩子驱逐了三次?会想要杀死两个小孩子?”冰娆淡淡问道。

“那、那都是误会!”冰家灵尊很不要脸的辩解道。

“原来是误会啊!不好意思了,我杀掉你,也是误会!”冰娆说完,一扬手,六只兽兽便一拥而上,冰家灵尊瞬间被肢解成六块,鲜血喷溅了一地,而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挣扎,就死翘翘了!

消灭了最后一位灵尊,冰娆感觉应该没有灵尊了,更主要的是,距离谜心炼阵结束的时间也快到了。

收起兽兽,三人各换了身干净衣服,他们才朝着传送阵走去。

此时,距离谜心炼阵最后时限还有半个小时,收集完一千块牌子出来的人却不是很多。

见冰娆三人也没有出来,柳妖精不禁着急了。

“你淡定点,不是还没到时间吗?”边上的钟伯见状,安抚道。

“冰娆他们三个,不会是想等时间到了被自动传送出来吧?那样排名可是会很靠后的。”同样望眼欲穿的沐天昶,猜测着。

“还有二十多分钟,完全来得及。就算他们最后一分钟出来,都能稳进前二十,你们急什么呢?”连煜淡笑着道。

这次的谜心炼阵可真是太有趣了。

意外不断,杀戮不断也就罢了,就连收集够牌子出来的学生都不足二十个,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成绩最差的一次吧?

而造成这样后果的,很有可能是冰娆兄妹!

当然,这也只是连煜的猜测,毕竟外面的人是无法真正清楚谜心炼阵内部情形的,他们只能根据外面显示屏的死亡人数来判断,此次谜心炼阵异常惨烈!

随着时间一分分过去,最后的十分多钟简直令人感觉度日如年。

当最后一分钟真正到来,传送阵终于再次亮了起来。

光芒消失后,冰娆、冰溪以及卫扬淡定自若的站在了广场中央!

三个踩点出来的人,在谜心炼阵结束前一秒,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