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三章 捅了螃蟹窝!

“冰溪!”见冰溪晕了过去,包子害怕得小脸越发的白,如果冰溪有什么事,他如何跟冰娆交待啊!呜呜…

取出一粒疗伤丹药喂到了冰溪口中,包子将他轻轻移到边上,然后捡起地上的刀,朝着中年男子扑了过去!

“我和你拼了!”包子大吼着,提刀就砍。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说话的同时,他猛的抬腿踢向包子肉肉的小腹,直接将包子踢到了不远处的小山壁上,包子猛咳了几下血,狼狈的从小山壁摔到了地上。

这时,中年男子又来到冰溪面前,挥掌就想朝冰溪头部击去,倒在地上的包子见状,挣扎着朝冰溪爬了过去。

“不许!不许你伤害冰溪!”包子边爬边大声叫,鲜血同时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哼!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护着他?”中年男子嘲讽道,并狠戾的吼着:“冰溪今天必须死!”

先杀死冰溪,下一个死的自然就是冰娆了!至于跟冰娆关系亲密的这些人,同样一个别想跑!

中年男子这样想过,手里的动作也一点没停,而就在他的手掌距离冰溪头部几有几厘米,已经爬过来的包子,一把抱住中年男子的胳膊,并固执道:“我不会让你伤害冰溪的!”

“滚开!”中年男子见状有些恼羞成怒,然后手一甩,包子就被他给甩了出去,并再次重重的砸到了小山壁上,进而昏迷了过去。

没有了阻碍,中年男子继续处理冰溪,如方才般,他想再次击杀冰溪时,突然,他灵敏的感觉背后两道劲风袭来,下意识的转头,发现两道巨大的黑影已经朝着自己猛扑了过去。

黑影如庞然大悟般,几乎将他面前的天空都遮挡住了,那两道影子到了近前,他才发现这是一黑一白两只豹子。

魂淡!

这里怎么会有九级灵兽?

这不应该啊?

虽然家族想除掉冰娆、冰溪,可既然已经派了灵尊进来了,应该就不会派九级灵兽进来了,毕竟,家族的九级灵兽加在一起,总共也没有五只,而眼前这两只,是哪个家族派进来的?

想不明白的中年男子,一边抵挡一边问道:“你们是哪个家族的?都是自己人,别乱来啊!”

“自己人?”紫魄眨眨大眼睛,咧了咧嘴角笑问道。

“对!是自己人,所以,你们别乱来啊!”中年男子大声道,一只九级灵兽,他打着都费劲,现在两只一起上,这会要了他小命滴!

“放心,我们不会乱来,顺便问下,你是哪家的?”紫魄眼珠子转了转,继续打听消息。

“我是赫连家族的啊!我是赫连家族十长老!”中年男子急切的报出身份。

紫魄大笑:“我们是徐家的。”

“徐家?”中年男子有些疑惑,徐家在十大家族之中排名倒数第二,居然有两只九级灵兽?还派了进来?

“是呀!”紫魄点点头。

“徐家没派灵尊进来吗?”中年男子又问。

“派了啊!家主说了,要把你们也一起杀掉,这样咱们徐家在十大家族之中的位置就可以往前提一提了。”紫魄像模像样的诚实道,攻势也更加凌厉!

中年男子听到紫魄的忽悠,却是气得大骂:“好你个徐家,居然背后捅刀子!你们果然不能相信!”

心头大恨的中年男子,此刻真想一巴掌拍死徐家人,但可惜眼前没有,只有两只徐家兽!

而两只九级灵兽,他一个人还真对付不了!

这样的事实,令中年男子悲愤极了。

同时,那只白色豹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跳出了战斗圈,跑到了冰溪身旁。

“老公,我发现了一只小鲜肉,我喜欢,要把他留下来!”白色豹子,也就是水云故意大声道。

中年男子听了差点吐血,这个看脸的世界啊!难道脸蛋漂亮真的天下无敌吗?

“这小鲜肉是你打伤的?”片刻,水云又跳到了中年男子身后,淡淡问道。

“他是我们这次的目标之一,你、你们可不要搞错了敌友!”中年男子着急道,原本,那只白豹子离开,他的压力还小些,可现在,这家伙又回来了,还跑到了他后面,如此,他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闻言,水云内心怒火翻腾,并跟泼妇似的大骂“尼玛!老娘才不管什么敌友,总之,这个小鲜肉老娘看上了,而你打伤了他,所以,老娘要替他报仇!”

水云吼完,一爪子直接朝中年男子后背抓了下去,吓得中年男子一个激灵,并连忙跳着躲开,可他躲过了水云,却没躲过紫魄,只见紫魄同样一爪子挥了过来,并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五道爪印!

鲜血霎时狂流不止!

中年男子气极,“你、你们是想与我们赫连家族为敌?”

“别威胁我们,我们只听家主的命令!”紫魄不以为然道,打伤了主人,与你们家为敌又如何?反正他们早就是敌人了,不是吗?

“别忘了咱们之间的协议!”中年男子悲愤吼着,并躲着两只兽兽的前后夹击。

“屁协议,能当饭吃?”水云也咧嘴笑道,并不停的挥舞着爪子!

短短数分钟,中年男子后背也鲜血淋淋,身上衣服更是让两只豹子给抓的一条条的,并摇摇欲坠的挂在了身上。

“哟!有人要走光了!老公,我要扒光他!”见状,水云大声道。

紫魄黑线,它家可耐的媳妇,已经跟水晶那疯婆子学坏了!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也羞愤的满脸通红,但水云根本不管那个,唰唰又是几爪子下去,他的上半身果了!下半身也只剩了一条红色小内内当遮羞布!

“咦!红色内裤?真看不出来,赫连家族的老家伙还挺骚包的!”水云嗤笑着,下一目标,正是红色小内内。

看到那只白色豹子专门攻他下盘,主要是想扒掉他的小内裤,中年男子气得火冒三丈,可他现在是顾得了下面就顾不了上面的,因为,还有只豹子为了配合媳妇,不停的在挠他的胸!

嘤嘤嘤,两只流氓豹!

冰溪醒来时,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两只兽兽,不停的前扑后抓,而那名之前趾高气昂、现在几乎全果的中年男子,只能不停的上下抵挡着。

身上唯一的遮羞布,上面已经多出好几道爪印了!

看到这一幕,冰溪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但好在自家兽兽到来的及时,不然自己只怕小命不保!

唔!包子?

转头寻找,看到包子倒在了小山边,冰溪连忙跑了过去。

探了下包子的呼吸,又拿出一粒丹药喂进了包子口中,冰溪耐心的在边上等着。

不多时,包子悠悠转醒。

一见到冰溪,包子就抱着他嚎啕大哭:“呜呜…兄弟,我们都到了地狱吗?呜呜…我对不起小娆儿啊!都是我,都是我害死了她哥哥!”

闻言,冰溪黑线,并狠拍了下包子的头,无奈道:“嚎什么,咱们还没死呢!”

“啊!没死?”眨眨眼,包子有些不敢置信,抬头一瞧,他顿时乐了,并噌的一下站起来,“哈哈!死老头,你也有今天啊!”

看到中年男子快要让紫魄和水云给扒光了,包子简直乐不可支!

“两只小蝼蚁,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听见包子挑衅,中年男子火大吼道。

不过,悲愤的他却没有时间理会包子和冰溪,因为眼前两只难缠的豹子已经快把他给逼疯了!

“你们徐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中年男子朝着紫魄和水云怒道,随即,他便感觉下面一惊,已经被抓成条状的红色内内,一把被紫魄给扯了下去。

“哈哈!果了!果了!这身材,好难看啊!比咱家主人的差远了!”水云边兴奋的拍着爪子,边嫌弃道。

“……”包子见状额头滴汗,它家主人,不正是冰溪吗?

冰溪则很纠结,好好的一孩子,就这样被水晶和小白给带坏了!

“啊!”突然,一声惨叫响起,正在各自思索的冰溪和包子猛的抬头,就看到中年男子正捂住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弓着身子直跳脚。

这是…

紫魄的爪子上,抓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呕…

包子觉得自己要吐了!

不过,紫魄可真是够狠的!居然给直接抓了下来!

冰溪同情的看了眼中年男子,随即抬头望天。

他家兽兽们觉得,外面色狼太多,而惩罚色狼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接割掉!

而惨遭人生最痛的中年男子,此刻已经疼的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心思,不是男人,不是被割掉的男人,无法体会那种切肤之痛啊!

两只兽兽也玩够了,四只强有力的爪子一齐拍下,瞬间,中年男子的脑袋就被拍碎成渣,霎时,脑浆迸裂,鲜血四溅!

死前,中年男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呼救!

咔嚓掉中年男子后,两只豹子还用爪子在对方完好的身体上写了几个大字‘赫连家人,’之后,才配合着将他吊到旁边的一棵树上。

做完了这一切,一黑一白两只豹子便如同事宠物猫般扑向了冰溪:“主人!”

冰溪嫌弃躲开,并提醒:“洗手!”

“哦!”水云乖乖点头,然后弄出几个水球,并自己和紫魄的爪子洗干净,然后才拟态扑到了冰溪怀中。

“主人,好险,好在我们来的及时?”水云有些后怕道。

进了谜心炼阵,它们就和小娆儿分开前来找主人了,可没想到这里地方这么大,哪怕它们和主人之间有着心灵感应,也用了大半天时间才找到,而水云根本不敢想象,若它们晚来一步,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嗯,辛苦你们了,咱们一起去找娆儿吧!”冰溪摸了摸两只兽兽的头,安抚着。

路上,两人两兽又遇到了正被人追着跑的肖敬和詹峰。

看到狼狈不堪、满头是汗的肖敬,冰溪有些诧异道:“看样子这里的人胆子不小啊!你这个肖家少主都敢杀。”

“有什么不敢?在谜心炼阵里,又没人知道是谁杀死的我!”肖敬有些悲愤道,同时看了眼冰溪,“你也受伤了?遇到厉害的了?”

“赫连家的一位灵尊!”冰溪简单解释。

“我靠!这帮不要脸的,居然派了灵尊进来!”肖敬大骂,对五大家族极度鄙视。

“好在紫魄和水云来的及时,不然,我和包子只怕就要把小命交待在这里了。”冰溪同样后怕道。

“真那样,小娆儿会发疯的!”缩了缩脖子,肖敬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希望娆儿还没遇到灵尊。”冰溪担心道。

“咱们快些去跟她汇合吧!我刚才在通讯器上看到不少人朝她那边去了。”肖敬也挺担心,并催促着。

冰溪点点头,四人两兽加快了速度。

当他们赶到冰娆的位置,正好看到冰娆和卫扬几近杀红了眼。

地上,满是尸体以及残肢断臂!冰娆和卫扬身上则鲜血淋淋!

“娆儿、卫扬,你们受伤了?”见状,冰溪担心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刚刚杀掉最后一人的妹妹,紧张的问。

“没有,是他们的血!”指着地上的尸体,冰娆解释着。她可不想哥哥担心。

随后,冰娆又打量着哥哥,关心问道:“哥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冰溪轻描淡写道。

“哥哥,你知不知道,自己一撒谎就脸红?”冰娆突然问道。

“是、是吗?”冰溪有些傻眼,他还会这样?他以为撒谎的时候自己顶多是有些心虚罢了。

“你说没事,但衣服却换过了。”冰娆继续道。

“……”我去!妹妹的观察要不要这么入微?

肖敬则抬头望天,他不想骗小娆儿,是冰溪要把此事瞒下来的,此前,又特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

“之前,是有了点麻烦,我和包子遇到了一位赫连家族的灵尊,但现在已经解决了!”见妹妹似有不悦,冰溪只能如实交待。

“他们居然派灵尊进来了!”卫扬闻言色变,这下子可有些麻烦!

那只小白老鼠不是说会派些厉害兽兽进来吗?为嘛改为灵尊了?

更主要的是,敢放灵尊进来,灵师公会里的某些人只怕已经和他们勾结了到一起了。

“哥哥,咱们统计一下牌子数量,先送包子和詹峰出去吧!”想了想,冰娆道。

既然灵尊进来了,包子和詹峰留在这里就太危险了!

包子和詹峰也知道自己有些拖后腿,因此对于冰娆的提议两人并没有什么太大意见,但两个目前实力最弱的人已经暗暗在心中发誓,回去后,他们一定要好好修炼,可不能在成为学妹(小姐)的包袱了!

最后,一统计,他们手里一共得到了1900枚牌子。

打量了会儿包子和詹峰,冰娆才道:“詹峰,你先出去吧!”

眸光暗了暗,詹峰点点头。

一起将詹峰送到传送阵后,冰娆等人又顺便杀掉了几个在传送阵旁守株待兔人,正好凑够了十枚牌子,包子就一起出去了。

“小娆儿,你们一定要尽快出来啊!”含着泪,包子满脸不舍道。

“放心,我们会的。”冰娆保证,她会杀光这里五大家族派来的人,然后在出去!

随后,传送阵光芒闪烁,踏进传送阵的詹峰和包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们消失后,冰娆几人又回了原来的地方,守株待兔去了。

与此同时,正通过光幕观察谜心炼阵情况的观众们,突然发现连接谜心炼阵的传送阵亮了起来,霎时全都激动了,并望眼欲穿的紧盯着传送阵,想知道谁是第一个从里面走出来的人!

通常来说,能最先出来的人,肯定是此次参加谜心炼阵的学生中实力最强劲的,而这样的人,也最容易被十大家族或三国皇室招揽,未来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观众们心急的同时,贵宾席上也各自在议论。

“天昶,你说第一个出来的人会是冰娆吗?”连煜好奇问道。

诧异的看着连煜,沐天昶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也开始八卦起来了,这可太不像他的作风啊?

“你干嘛如此关心?”沐天昶坏笑着问。

“冰娆不是咱们朋友吗?关心下朋友也没什么吧?”连煜淡定自若道。

“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沐天昶一脸古怪道。

“你的意思,我很冷血?”连煜无语道。

“难道不是吗?”沐天昶认真点头。

“好吧!我是为了连谨问的,冰娆,是我唯一的弟弟关心的人!”连煜叹气道。

“连谨为什么自己没来?”沐天昶忍不住问。

“他被禁足了。”连煜如实道。

“呃!不会是为了冰娆吧!”沐天昶试探的问。

“正是,他想转到万煌学院去,但爷爷、父亲都不同意,所以,就把他给关了起来,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来这里看热闹?我都是为了他啊!”连煜实话实说道。

“我听说,齐亚枫和冰娆的关系也不错。”转头看向齐亚阑,沐天昶问道。

“也被关了。”齐亚阑淡定自若道,家族高层虽然认为冰娆能不得罪就不得罪,但这个时候也没谁敢真正和冰娆交好,否则,定会被那五大家族联手报复,这有些得不偿失!

“别告诉我,你也是为了齐亚枫来的?据我所知,你们兄弟的感情可没那么好啊!”沐天昶调侃道。

“我来看热闹,不行吗?”淡淡扫了眼沐天昶,齐亚阑继续道:“连煜问你出来的是不是冰娆,你不觉得自己话太多了?”

“哈哈!我猜不是冰娆!”懂得见好就收的沐天昶,笑着转移话题道。

“理由呢?”连煜问。

“万煌学院一共进去了六个人,冰娆的实力我不敢说是六人里最强的,但肯定不差就是了,否则,也不会令五大家族如临大敌般,若是她最先出来了,其他人怎么办?”沐天昶分析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五大家族的愿望岂不是要落空了?”眨眨眼,连煜淡笑道。

“哈哈!谁知道呢!看看出来的是谁就知道了!”沐天昶笑着道。

这个时候,他们都在等着看出来的是谁。

相较于沐天昶等人的轻松,五大家族的人可就紧张多了!

他们不希望出来的是冰娆,也不想出来的是万煌学院之人。因为那意味着,冰娆还活着!

焦急的等啊等,当传送阵光芒归于黯淡后,众人终于看到了出现在广场的人。

一共有两个!

这是谁啊?

看到如此陌生的两个人,围观众人脸上全是大问号,率先出来的,怎么也应该是有点名气的,可眼前这两个,实在太眼生了!

但沐天昶对他们可不眼生,见到包子和詹峰后,他得意的大笑起来:“看吧,我猜得没错!唉!这下子某些人得多失望啊!冰娆、冰溪不但活得好好的,还将自己队伍里最弱的两人给送出来了!”

不得不说,沐天昶真相了!

当看到包子和詹峰出现后,五大家族的家主,脸全黑了下来。

对于冰娆身边的人,五大家族自然调查了个底朝天,因此认识这两张脸也属正常,可他们没想到的,排名并列第一从谜心炼阵中出来的,居然是万煌学院的人,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这也同样意味着,冰娆在里面还活的好好的啊!

尼玛!都死掉那么多人了,冰娆怎么就不死呢?

内心暗自愤恨的五大家主,大庭广众之下自然不会表现出任何不悦,对视一眼后,赫连家主做为十大家族之首,便忍不住质疑:“这两个参选者实力这么低,怎么会反倒先出来了?不会是作弊了吧?”

“赫连家主,你去里面作弊个试试?”肖家家主闻言,淡笑着提议道。

“不然他们怎么会这么快从里面出来?要知道,他们两个小家伙的实力可是很低的。”听了肖家家主的话,赫连家主脸又黑了黑,才继续疑惑。

“实力低有什么?运气好就行了!”肖家家主不以为然道。

“光有运气有什么用?”赫连家主愤恨道。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怎么会没有用?”肖家家主争辨道。

赫连家主气结,但他也不想和肖家家主撕破脸,遂招来工作人员道:“把那两个小家伙带来,我有事情要问他们!”

工作人员点头,并立即将包子和詹峰带到了十大家主面前。

“哼!”赫连家主冷哼了声,并施放了一点威压,就是想给这两个他眼中的蝼蚁一个下马威,但早已让众多九级灵兽训练出来的包子和詹峰,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目光直视着赫连家主。

大庭广众之下,料想这糟老头子也不敢杀了他们,但两人心知肚明,叫他们来这里,肯定是没安好心!

“说!你们是如何出来的?”赫连家主见没有吓到包子和詹峰,心头有些不悦,什么时候,他在小辈面前如此没有威慑力了?

“走出来的。”

“传送出来的!”

两人同时道。

“噗哧!”闻言,肖家家主都忍不住笑了,那小丫头身边的人,怎么也如此有趣。

“是走着到传送阵,然后传出来的。”见赫连家主脸色不太好,包子又将两人答案整合了一下,汇报道。

这下子,肖家家主更乐了,这小胖子也好会气人啊!

啪!突然,赫连家主一拍桌子,“大胆,我是问你们如何得到牌子的?”

“这很重要吗?还是说,每个从谜心炼阵里面出来的人,都要这样被拷问?”包子眨着眼睛,不解问道。

“当然不重要,不过,既然赫连家主想知道,包子你就善良的给他解答下吧!要知道,这上了年纪的人,可是禁不得气的!”这时,一道柔美的声音响起,柳妖精和钟伯一起出现在了贵宾席。

在场的家主们见到他们两人后,都不约而同的站起身与其打招呼。

柳妖精虽然不是家主,但却是驯兽师总会的副会长,论身份地位绝不比他们低,而钟伯又是名实力强劲的灵尊,同样得罪不得,因此一时间,现场的气氛貌似很融洽。

“是,奶奶!”包子暗笑,乖巧的点头应下。

“那些牌子,是我们捡的。”回答问题的,是詹峰。

“捡的?”赫连家主眯了眯眼睛,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糊弄鬼呢?牌子是那么好捡的?

“赫连侄子莫非太老了,话都听不清了?我家詹峰不是说了嘛,牌子是捡来的。”柳妖精淡淡道。

一句赫连侄子,包子和詹峰都忍不住轻笑。

赫连家主则老脸涨红,但他又无从反驳柳妖精的话,因为辈份上来讲,柳妖精确实在他之上,哪怕对方的年纪比他小!不过,大部分时候,柳妖精根本不会端着长辈的架子,除非她生气了!这个时候,别人自然要懂得见好就收!

“牌子是那么好捡的?我怎么捡不到?”赫连家主被气得语塞了,徐家主又冒了出来,并继续质问。

“可好捡了,满地都是,至于你为何捡不到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好奇的是,徐家主也进去过谜心炼阵?”包子一副不耻下问的模样,笑着问。

徐家主闻言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背过气去,他怎么会进去过谜心炼阵,那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

“身为十大家族之人,几乎都没进过谜心炼阵!”柳妖精笑着,拆穿了徐家主的话。

包子恍然大悟,并似自言自语道:“那还想捡到牌子?在外面呆着,只怕一辈子都捡不到一块!”

“说的不错,包子、詹峰,你们也累了,我想几位家主该问的也差不多问完了,你们跟着奶奶走吧!”没在给其他家主说话的机会,柳妖精直接带着包子、詹峰走人。

面对霸气如柳妖精,谁都不敢拦,不然,这位只怕要把他们都当成侄子辈了!

赫连家主让柳妖精的一番举动气得浑身颤抖,该死!该死!柳妖精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就在这时,有属下过来问:“家主,中午吃什么?”

“清蒸螃蟹!”赫连家主没好气道。

“可、可现在并不是吃螃蟹的季节,只怕没有合适的。”属下小心翼翼道。

“那不是有只吗?”指着远处,赫连家主笑着道。

属下嘴角一抽,那只螃蟹可是别人的兽兽!

“还愣着干嘛?快带人把那只螃蟹抓来,今天中午就吃它了!诸位家主,你们也有口福了!这只螃蟹可是高阶灵兽,自是美味无比!”

“那小丫头的兽,我可不敢吃,赫连家主留着自己享用吧!”肖家家主直截了当拒绝。

赫连家主也不在意,肖敬和冰娆再一起呢,不是吗?

“快去抓来!”见属下还没走,恼羞成怒的赫连家主吼着。

属下不敢耽搁,直接领命走人。

不多时,他便带人去了下注点。

这个时候,该下注的都已经下注的差不多了,因此下注点人并不多,青云也正在和沐桑闲聊着,赫连家族侍卫到了后,二话不说,直接抓螃蟹!

“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我家五皇子的地方!”沐桑见青云被人抓住了,十分不满道。

“家主说了,中午要吃清蒸螃蟹,所以,这只螃蟹我们要了!”侍卫队长淡淡道。

“等等,你们弄错了,它不是能吃的螃蟹,是别人的灵兽!”沐桑提醒。

“就知道它是灵兽,才要吃的!难道你不知道,灵兽更美味吗?”侍卫队长有些得意。

“要吃我?”青云眼睛霎时腥红喷火,背壳隐隐泛红。

“正是,能被我们家主吃掉,是你的荣幸!”侍卫队长一脸傲慢道。

“是吗?”青云呵呵冷笑,没等眼前侍卫队长反应过来,就立即挣脱了抓着自己的人朝他猛扑了过去!

身子骤然变大,小山一般的身躯直接将侍卫队长压倒在地,然后,它的钳子毫不客气的朝着对方下半身夹去!

“啊!”的一声惨叫,侍卫队长下半身染血,并晕了过去。

沐桑见状,有些被吓傻。

好、好狠啊!

随后,愤怒的青云召唤出螃蟹小弟,“兄弟们,有人要吃你们老大,怎么办?”

“夹!夹!夹!”螃蟹们愤怒的挥舞着巨大钳子,脸上的表情也异常愤怒!

“跟我冲啊!不给他们点教训,我就不叫青云了!”青云大吼着,又吹了声口哨,然后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一群黑色的毒蝎子,一大群兽兽浩浩荡荡的朝着贵宾席进发…

而此时,柳妖精已经带着包子、詹峰回了别院。

询问了下里面的情况,知道对方派了灵尊进去后,柳妖精这心就又提起来了。

可惜,广场的光幕只能看到里面还有多少人,却无法知道那些人是谁,因此,现在他们等于又没了娆儿和冰溪的消息。

看着担心的柳妖精,包子忍不住安慰:“奶奶,别担心,娆儿他们不会有事的。”

“是呀,你这老太婆怎么对我孙子孙女如此没有信心!”钟伯故意不满的冷哼了声,然后傲娇的转身走掉了。

柳妖精见状忍不住低吼道:“死鬼!你就装吧!明明比我还紧张!”

这样说完,她也走掉了。

被留在原地的包子和詹峰面面相觑,他们怎么办?能去广场等冰娆他们吗?

显然,柳奶奶带他们回来,是想他们休息的。

唉!双双叹着气的包子和詹峰,认命的留在了家里。

重新回到谜心炼阵场地的钟伯和柳妖精,却惊讶发现,出事了!出大事了!

只见广场周围已经被数不清的螃蟹和蝎子占据!

是谁捅了螃蟹窝啊!

那些螃蟹、蝎子自然是青云和紫衡的小弟,可现在这是怎么了?他们走时还好好的,咋才一会儿的工夫,这就攻击上了呢?

当然,它们主动攻击的对象,全是五大家族之人。

因为两人都听到一只八级蝎子在维持秩序,并手拿话筒大吼道:“都淡定,只要你们不是五大家族之人,我们是不会攻击你们滴!”

有了这话,现场观众只能胆战心惊的原地坐着,心里暗忖,也不知道这些爬行动物究竟是不是说话算数的兽啊!

呜呜…谁都不清楚,咋突然变成这样了?

那些螃蟹和蝎子怎么一下子冒出这么多,还暴动了?

这一刻,在场的人从没有如此时这般,觉得螃蟹这样可怕!要知道,身为人类,多多少少都是吃过些螃蟹的,可他们吃螃蟹的时候,也没见它们这般疯狂的攻击人类啊?

更有甚者,那些螃蟹专门夹男人的重要部位,对女人则攻脸!下钳快、狠、准!谁都避不过!

凶残!真是太凶残了!

特别是螃蟹周围还有剧毒蝎子助纣为虐,只要被蛰到,全都身体麻木的动弹不了,只能任由那些螃蟹为所欲为,呜呜…他们从不知道,原来螃蟹和毒蝎子居然是一家的!

听着满场鬼哭狼嚎的惨叫,柳妖精和钟伯满脸黑线,他们才一会儿不在,青云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啊?

要知道,紫衡随娆儿进到谜心炼阵之时,将自己一半的属下都留给了青云,不用说,这次的恐慌事件肯定是青云搞出来的,至于是为什么,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对视一眼,柳妖精和钟伯缓缓走向贵宾席。

看到他们两个,贵宾席上的众人都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副会长,您可算是来了?”一名驯兽师公会的长老,看到柳妖精激动得热泪盈眶,就好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

柳妖精瀑布汗了,但还是淡笑着问道:“怎么了?”

“你家里那些螃蟹和蝎子实在是太狠了,还夹了我好几下!”某长老告状。

柳妖精纳闷了,并道:“不可能吧!我刚才听有只蝎子说,只夹五大家族的人,你又不是,它们不可能攻击你的。”

“我、我去劝架了,可没管用。”那位长老满脸羞赧道。

“哈哈!这就难怪了,咱们家的兽兽啊!全都是小暴脾气,如果你不让它们把火气发泄出来,它们不定会干出什么事呢!”柳妖精了然道,当然,这都是让他们给惯的。

“副会长,现在怎么办?”某长老可怜兮兮的看着柳妖精,询问。

“凉拌!咱家兽兽不会主动惹麻烦,肯定是有啥事惹恼了它们。”柳妖精极其自信道。

“柳奶奶,是赫连家主说晚上要吃清蒸螃蟹,还派人去抓了青云。”看热闹的沐天昶解释道。

“难怪嘛!咱家青云对别人想吃它可是最敏感了,哎呀,这事我可管不了!”柳妖精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然后又放出了水晶,并吩咐:“水晶,去帮青云,可别让它被人欺负了!”

“好咧!”水晶迫不急待的应道,然后飞走。

沐天昶等人听了柳妖精的话,齐齐翻白眼,不带这样护犊子的好吗?原本,青云等兽的战斗力就无敌,那五大家族的家主已经被它们弄得灰头土脸,现在又多了个水晶,这是要闹大的节奏啊!

话说,同为十大家族之一的柳家人,这样落井下石真的可以吗?

柳妖精自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敢招惹她家的兽兽,不就得有承受报复的心理准备吗?真当她家的兽好欺负啊!

看到对面的贵宾席乱成了一锅粥,柳妖精心里还是很爽滴!

可她是爽了,对面的十位家主,却是各中滋味应有尽有。

那些螃蟹们绝对说话算话,说只袭击赫连等五大家族,就没碰别家一根汗毛,但若是另外五家敢帮忙,就绝对会受到攻击。

如此,肖家家主等人也乐得看热闹。

不是他们不帮啊!是没法帮!

总不能为了帮你们,眼睁睁看着自家族人受伤害吧?这些螃蟹、蝎子可不好惹啊!

更主要的是,他们还是头一次看到一向高高在上赫连家主如此狼狈的样子!

特别是连家家主简直乐到不行,两家本就是死对手,实力又不相上下,但在排名上,连家却在后面,如此,连家家主会看赫连家主顺眼才怪了!

“赫连家主,小心你的命根子啊!若是被夹掉了,你家那如狼似虎的长公主是不会放过你的,搞不好还得给你弄个绿草芳菲的帽子带,所以,你可得多保重身体!”看热闹的同时,连家家主还不忘调侃赫连家主。

赫连家主闻言简直气到半死,该死的魂淡!不帮忙也就罢了,居然还诅咒他!

“不劳你费心!”忍无可忍的赫连家主,一边应付着青云疯狂的攻击,一边回道。

“啊!”突然,一声尖叫响起,在场的家主蓦然回头,并脸色大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