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二章 我们是家人!

“赌你赢?哼!冰娆,你就那么确定自己能活着出来?”冰家家主看着冰娆,一脸厌恶鄙视道。

“嗯,我对此很有信心,不过,我想冰家主应该是没有多余的钱投注了,所以,我也就不指望你会给我面子,买我赢了,放心,我理解滴!”冰娆十分善解人意道。

“冰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冰家家主闻言,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并怒指着冰娆大吼。

“听说冰家遭了贼啊!”冰娆一脸真诚的实话实说,然后又恍然道:“想起来了,冰家主前阵子貌似和胡里、沧云大长公主联手打劫了沧云国库,所以手里应该还是有钱的!”

“你、你…我什么时候打劫沧云国库了?你不要胡说八道!”听着冰娆的话,冰家家主气得浑身直哆嗦,并结巴道。

“没有吗?可我怎么还听说,冰家主跟沧云国的胡里大人有非同寻常的关系呢?沧云皇帝不是都给你们赐婚了吗?你居然还不承认?啧啧!”冰娆气死人不偿命道。

冰家家主被冰娆气得都快要吐血了,而且,看到在场的另外八位家主都十分诧异的看着他,他也就更加的恼羞成怒。

可其他几家实力都在冰家之上,所以,冰家家主还真不敢把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而冰娆,正好成了他发泄怒火的最好炮灰!

“冰娆!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冰家家主怒火中烧,并霎时出掌,夹着灵力朝冰娆挥去。

淡定的一拦,冰娆笑眯眯问道:“冰家主,还想问你个事,你的牙换新的了吗?据说假牙几年就得换一副,不然对牙龈有损伤!”

“你、你…”冰家家主闻言脸一阵红一阵白,心里简直对冰娆恨得要死,该死的!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冰家主的牙是假的吗?”这时,肖家家主故作惊讶道。

“是啊!当年还是被我和哥哥打掉的!”冰娆笑着道,漂亮的小脸上格外无辜。

“冰娆,你还敢说?”被冰娆将他的糗事翻了个底朝天,冰家家主脸都黑了。

“言论不能自由吗?”眨眨眼,冰娆一副怕怕的模样问着其他家主。

“当然可以!小丫头,有什么话尽管敞开了说啊!有老夫给你做主,冰家老头不敢打你!”肖家家主见状,大包大揽道。

“谢谢肖爷爷。”冰娆笑眯眯,十分有礼貌道。

“哈哈!小丫头,你比我家里那臭孙子有趣多了!”看着冰娆,肖家家主满意大笑道。

“您也比冰家家主强多了,至少不会仗着年龄长、嗓门大就欺负我这个小女孩。”冰娆恭维道。

“那是,实话告诉你吧!那家伙出了名的下流无耻!”肖家家主小声道,不过,他的小声在场的几位家主自然都听得一清二楚。

冰娆更是瞬间秒懂,肖敬的悄悄话应该就是跟这位学的!

而冰家家主,看着眼前一老一少的一唱一和,气得都想要撞墙了!

一甩袖子,冰家家主咬牙切齿道:“冰娆,我绝不会买你赢的!”

“我知道,你没钱嘛!”冰娆理解的点点头。

“谁说我冰家没钱?”冰家家主瞪大眼睛,涨红着脸吼道。自从冰家藏宝库被盗之后,现在他对别人说自己没钱特别敏感,尤其这话还是从冰娆这小贱人嘴里说出来的,他就更加无法忍受了!

“那就去买啊!”冰娆淡定自若道。

“你等着!我这就去买!”禁不得激的冰家家主,噌的一下站起身,准备前往投注点。

冰娆还不忘在后面提醒:“记得多买点啊!不然和你的家主身份不符!”

一个趔趄,听到这话的冰家家主差点跌倒。

狼狈的稳住身形后,他才头也不回的走了!

然后,冰娆美眸又在另几位家主身上溜达着,最后,选中了范家家主。

“范家主,虽然我知道你很想支持我,但如果范家实在钱紧的话,就算了!”冰娆一脸不好意思道。

听着这话,范家家主老脸当即就黑了。

这算是瞧不起他范家吗?

肖家家主闻言嘴角狂抽,这丫头,比他了解的还能拉仇恨啊!

不过,看到冰家、范家两位家主吃瘪,他心里到是蛮爽的!

“我马上去投注!”范家家主不想象冰家家主一样,糗事都被抖出来,所以,他立即上道的道。反正在他看来,冰娆此次必死无疑,所以,他也会买冰娆输的!

范家家主离开后,冰娆美眸继续在另几位身上溜达。

余下的几位家主都有些害怕了,直接站起身笑眯眯对冰娆道:“冰小姐,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

说完,他们集体转身就走,但他们会不会买冰娆赢,只有老天知道了。

“小丫头,你胆子可真大,敢这样得罪他们,你就不怕他们使点什么手段让你死在谜心炼阵里面?”唯一没走的肖家家主,好奇问道。

“他们不是已经使手段了吗?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在肖家家主身旁坐下后,冰娆淡定自若道。

“哈哈!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肖家家主笑了,然后又问:“知道还敢来送死,我能说,你很嚣张吗?”

“肖爷爷,这是夸奖吗?”眨眨眼,冰娆淡淡一笑问道。

“必须是啊!”肖家家主点头。

“嗯,我确实有些嚣张。”冰娆慎重点头道。

“小丫头,我就喜欢你这样自信的娃儿,在谜心炼阵里,还请多照顾下我家那臭小子,我可不想三天之后见到的是他的尸体!”肖家家主突然小声道。

一挑眉,冰娆诧异问:“肖敬不是肖家少主吗?”

“是啊!可我只有这么一个孙子。”肖家家主愁眉苦脸道,言外之意就是在说,他们肖家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

冰娆懂了,表示明白的点点头:“肖爷爷放心,我会看着他的!”

“这我就放心了!”肖家家主老怀大慰道。

“冰娆,你怎么在这儿?”就在这一老一少聊的热火朝天时,一声暴怒突然在冰娆身后响起。

回头,冰娆看到正用喷火的眸子瞪着她的是赫连家主,遂淡淡一笑道:“赫连家主,你家里两个伤者安顿好了?”

“冰娆,我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见冰娆又提起老妻和孙女的事,赫连家主极其火大,并继续吼着。

“我来看看赫连家主下注了没。”冰娆笑着道。

“你、你…”赫连家主让冰娆的话气得语塞,这时,肖家家主又附和道:“赫连家主,其他家主都去投注了,你如果还没有投注,就快点去吧!”

“你怎么不去?”赫连家主咬牙切齿道。

“我下完了啊!”肖家家主理所当然道,他孙子在那赌盘可是有分成的,他岂能不支持?

“我这就去下!”瞪着冰娆,赫连家主强忍怒气道,现在,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冰娆。

说完,赫连家主气哼哼的转身走掉。

可没想到的是,到了投注点,当他说出一百万上品晶石买冰娆输时,看到的却是年轻男子和青云那格外鄙视的眼神。

“怎么,有问题?”赫连家主火大吼道,冰娆气他也就罢了,毕竟,他们之间有仇,可眼前这一人一蟹居然也敢瞧不起他,这不是找死吗?

“赫连家主,才投一百万,符合你的身份吗?要知道,你可是东流云十大家族之首赫连家族的家主,若是让人知道你只下了一百万,这多让人笑话啊!”年轻男子笑眯眯道。

“那你说我投多少?”赫连家主咬牙问道。

“要我说,以赫连家主的身份,至少也得下注一亿上品晶石才行啊!”这时,有声音从后面传来,说话的,正是过来看热闹的沐天昶。

沐天昶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故意给赫连家主抛了个媚眼,赫连家主顿时脸黑了。

一亿上品晶石,你怎么不去抢?

不过,想到冰娆必死无疑,赫连家主也就豁出去了,不就一亿吗?他们赫连家族还拿得起!

随后,他又警告的对沐天昶道:“五皇子,这赌局如此大的比率,如果我赢了,你只怕要当掉裤衩了吧?沐云皇室难道就让你如此胡来?”

“嘿嘿,这就不劳赫连家主费心了,咱们沐云皇室钱多的是,足够我败的了!倒是您,别光说不练,快些交钱吧!”沐云昶催促着。

赫连家主黑着脸,掏出一张卡递给了年轻男子,但却被青云一把抢了过去。

正想发火,他就听青云道:“这里确定有钱吗?我得先验证下!”

说完,青云还像模像样的拿出仪器,看到上面显示了好多0后,它还当着赫连家主的面数了数,然后才道:“十亿,都下喽!”

都、都下喽?

年轻男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青云。

这只螃蟹,刚才已经用此手段宰了好几位家主了,现在还来?

而且,那几位被宰的家主,加在一起都没有赫连家主宰的多,这可真是把赫连家主当成大肥羊了啊!

目瞪口呆的看着青云那如行云流水的动作,在场的几人全都愣住了。

咔咔几下,下注成功。

赫连家主卡上的十亿上品晶石被刷到了他们的帐上,而赫连家主,脸已经黑得不得在黑了!

“该死的!你居然敢…”指着眼前的螃蟹,赫连家主被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这只螃蟹,真是找死啊!

“赫连家主,十亿对你们赫连家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何必生气呢?那个…我们的工作人员也是为了你好啊!若是你赢了,这些钱可就翻倍了!”眼珠子急转的沐天昶,有些伤脑筋的措词安抚着已然暴怒的赫连家主,不过,对于那只螃蟹的胆大包天,他还是挺佩服滴!敢让赫连家主大出血,不愧是冰娆的兽啊!

赫连家主怒瞪了青云好几分钟,青云则低着头,专心的去收别人投注,根本连看都不看他。

强忍着怒气,赫连家主暗想,他就等上三天,三天之后再来收拾这些可恶的家伙!

气哼哼的甩了袖子,赫连家主怒气冲冲走掉了。

“我说大螃蟹,你胆子可真大,就不怕赫连家主一怒之下煮了你?”赫连家主离开后,沐天昶看着青云好奇问道,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用螃蟹当灵兽的呢?冰娆那小丫头的眼光果然不一般啊!

“煮了我?谁敢?小爷先把他煮喽!”青云眨了眨眼,才恶狠狠道。

“噗哧!好,有骨气。”沐天昶笑着道,这螃蟹挺有趣的嘛!

“对了,投注结果如何?有多少人买了冰娆赢?”接着,沐天昶又好奇问道。

“不到十个。”年轻男子满脸黑线的汇报着。

“这么少?那下注金额呢?”沐天昶又问。

年轻男子不知道该如何说了,青云却将下注表递给了沐天昶,示意他自己看。

“这么少?十个人都没到一百万?”沐天昶诧异道,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唔!干的不错,买冰娆赢的人越少,他们才越赚啊!

“青云规定,买冰娆赢的人,下注不能超十万上品晶石。”见主人疑惑,年轻男子解释道。而买冰娆输的,几乎都让青云宰了个遍,宰的最狠的,当属某几位家主!

“这样啊!好样的!沐桑,你得和青云学着点,懂得变通嘛!”沐天昶叮嘱道。

年轻男子,也就是沐桑闻言则欲哭无泪,主子这是让他学坏吗?要知道,学坏容易,想学好可就难了!

没理会沐桑的忧桑,沐天昶转了一圈就回了贵宾席,而这个时候,谜心炼阵也正式开始了。

第一项,就是签订生死契!

当听到广播后,冰娆、冰溪便已经离开了贵宾席,前往广场集合。

不过,刚下了贵宾席,两人就被一群女子给拦住了。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众位美女,冰娆淡淡一笑,“有事?”

“冰娆,你居然敢打伤月姐姐!”容莲一马当先的指责道。

“我打伤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是她想先打我,而我只是自卫吗?”冰娆笑容淡然,并解释。

“冰娆,不用狡辩了,月姐姐如此优雅高贵的天之娇女,怎么会主动打你?定是因为你挑衅!”冰玲妒火中烧的用喷火的双眸瞪着冰娆,恶狠狠道。

十来年不见,眼前这小贱人非但没死,反而还出落得愈发美丽动人,这些都是冰玲所不能容忍的!

一个出身低贱的女人罢了,凭什么拥有那样的花容月貌?

可以说,看到冰娆的脸蛋,她就有毁掉的冲动。

而赫连月本来可以替她出手,但那个没用的女人不但没能成事,还被冰娆给打了,这算什么事吧?

别看冰玲一口一个月姐姐,之际上她对赫连月也没有多尊重。只不过赫连家族实力在冰家之上,因此她才不得不想尽办法讨好赫连月,而这次,也是她打着给赫连月报仇的名义,才纠结了一般女子过来找冰娆麻烦!

冰玲看着冰娆冷笑,她就不信,冰娆敢把她们全都打了!

正因为此,冰玲绝对有恃无恐。

冰娆也看出冰玲的目的了,根本懒得搭理她,毕竟谜心炼阵已经开始了,可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冰玲身上。

所以,冰娆只是淡淡的问了句:“冰玲,你屁股上的伤都好了?”

一听这话,冰玲脸色剧变!

这事,绝对是冰玲永生不愿想起的噩梦之一!

被自己心仪的男子命令打了屁股,还差点被身份低贱的侍卫验伤,这样的事实,对她这个冰家嫡女来说,是天大的丑闻。

现在冰娆当众说了出来,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想都没想,冰玲扬手就想朝冰娆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响,冰娆抓住冰玲的手,反打了回去。

“冰玲,你真以为我还是十年前的冰娆吗?”冷冷看着冰玲,冰娆淡笑道。

“你、你敢打我?”冰玲单手捂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冰娆,她有些被打傻,半边脸更是火辣辣的疼。

“打你怎么了?十年前我就敢打冰家家主,十年后打你又有什么奇怪的?本来啊!我还没想找上你呢!可你偏偏主动送上门来,你说我要是不打你,是不是都对不起你的自投罗网?”冰娆说这话的时候,美眸沉了沉,一簇火光仿佛在眸底深处闪烁着。

她可永远不会忘记,在她昏迷之时冰玲都对她和哥哥做了什么?当然,自己也得感激冰玲,若不是被冰玲那么一闹,她也未必会醒来!

基于以上理由,冰娆觉得她可得好好对冰玲。

啪!又是一巴掌,冰娆打上了冰玲另外半边脸。

两边脸极速肿起,笑着的冰娆则道:“这下好看了,多对称啊!”

然后不等冰玲反应过来,冰娆又直接出腿,一脚踢上了冰玲小腹,将她踹到了墙上,砰的一声,砸到墙上的冰玲缓缓滑落。

这个时候的冰玲,彻底傻眼了。

冰娆居然真的敢打、打她?

不等冰玲反应过来,冰娆又走上前对她一顿拳打脚踢。

冰溪则挡在了众女面前,以防她们上前帮忙。

事实上,冰溪想多了,就算他不挡着那些女子,已经被冰娆吓到的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是的!众女完全被冰娆的彪悍、残暴吓到了。

特别是看到冰娆一副女王的模样,不可一世的一脚踩在奄奄一息的冰玲胸口,围观的众女,腿肚子都有些发软颤抖了。

冰、冰娆好大胆子,就没有人能管管她吗?

哆嗦着,众女都有些后悔随冰玲和容莲一起过来找冰娆麻烦了。

同冰娆相比,她们根本就不在一个段位上啊!

将冰玲揍得脸部肿胀,满身伤痕极其狼狈后,冰娆又将眸光转到了容莲身上,并淡淡道:“容小姐,我的表现如何?”

“你、你…”容莲吓得小脸煞白,她后悔了,她不应该不听表哥的警告啊!

呜呜…冰娆好可怕!表哥救命啊!

小心肝乱颤的容莲,朝远处的沐天昶投去了求救的眸光,沐天昶看到了却跟没看到一般。

“喂,不去英雄救美吗?”齐亚阑捅了捅沐天昶,坏笑着道。

“你想去尽管去啊?我怕救了她,小娆儿该对我有意见了,所以,我还是装傻比较好!”沐天昶不以为然道,随后,他又看了眼齐亚阑:“你妹妹不是也在那堆女人里吗?你不去救?一会儿说不定就轮到她挨揍了!”

“一名庶女而已,也配我出手?”齐亚阑不屑道。

“呵呵,庶女也关系到齐家的名声啊!难道你不为齐家的脸面着想吗?”沐天昶淡笑着道。

“自己没脑子能怪谁?我们齐家不会为了一名庶女去得罪冰娆的,你清楚她的实力!”齐亚阑诚实道,甚至在他眼中,冰娆可比那些无关紧要的女人重要多了,齐家高层的意思,对于冰娆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两人旁若无人的小声交谈,那些已然感觉到冰娆可怕、等待英雄前来搭救的女子,却渐渐陷入了无边的绝望之中。

因为,她们为了找冰娆麻烦,特意找了个死角,如今,她们却自己挖坑埋了自己。

看着冰娆淡然的向她们走来,众女情不自禁的往后退着。

冰娆却步步紧逼,胆小些的女子,直接扑通一声,双腿发软的跪到了地上。

“哟!怎么还给我跪上了?”淡笑着,冰娆调侃。

腿脚发软的女子们却郁闷不已,她们不是想跪,是不得已啊!呜呜…

觉得吓唬够她们的冰娆,一把拎过容莲,轻拍着她的脸蛋,笑道:“容莲是吧?你这漂亮的小脸蛋给本小姐好好留着,早晚我会来收的,定会让你象冰玲和赫连月一般,谁让你们是好朋友呢?”

说完,她一把丢掉了已经吓得恨不得晕死过去的容莲,拉着哥哥去了广场集合。

走的时候,冰娆还有些遗憾,如果不是谜心炼阵开始了,她还真想陪这些天之娇女好好玩玩呢?

到了广场,冰娆兄妹一出现,就立即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

主要是,他们兄妹之前联手踹飞沧云大长公主的一幕实在太深入人心了,而冰娆兄妹容貌又异常出众,因此想不被人注意都难。

“冰娆,你怎么可以那么粗暴的打伤赫连小姐!”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顺着声音瞧过去,冰娆就看到一容貌清秀,个子不高的男子站在人群中,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

显然,这位是赫连月的粉。

不过,冰娆懒得搭理他,这个时候,参加谜心炼阵的学生的生死契也陆续开始签订了。

冰娆、冰溪站到肖敬等人那边,一起排队等候。

见冰娆不理自己,男子不死心的又凑了过来,并怒声道:“冰娆,我和你说话呢?”

“滚!”肖敬没有耐心的吼着,这哪里来的脑残粉?

“我又没和你说话,你凭什么让我滚?”男子也火了。

肖敬一听,好啊!敢跟他顶嘴?

想都没想,肖敬一脚踹了过去,砰的一声,男子被踹翻在地!

狼狈的爬起来后,男子涨红着脸,委屈道:“十大家族的少主真了不起啊!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打人!”

肖敬眸光沉了沉,这家伙居然…

砰!这时,男子再次扑通倒地。

这次,出脚的是冰溪。

“没本事还想当护花使者?你以为自己替赫连月出头了,她就会多看你一眼?”冰溪满脸不屑道。

“哎呀!冰溪,何必说这大实话呢?总得给这些宅男留一点念想嘛!不然,他们后半生可怎么活啊!”边上的卫扬,搂着冰溪肩膀,善解人意道。

男子听着对方一唱一和,气得脸色如滴血般更红了,而原本想帮男子的某些人,这个时候压根不敢轻举妄动了,对方,连赫连月都敢揍,又怎么会在乎他们这些小家族之人?

可惜,就是有人看不明白这情势,才会在谜心炼阵开始前就招惹冰娆、冰溪!

真是蠢货,就不能等进去在收拾他们兄妹吗?

有人暗忖着,广场上的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

等生死契签订之后,就是对携带兽兽的检查了。

此次,谜心炼阵规定不允许带兽兽进入,因此主办方特意搬来了驯兽师公会的兽兽检测仪,通过检测的学生,就可以依次进入谜心炼阵了。

冰娆等人一点不着急,因此他们特意排在了最后面等待检测。

可他们这样的情形,在冰家家主那些人的眼中,却成了她害怕的征兆,顿时,他们得意极了。

等轮到冰娆检测时,贵宾席、观众席的眸光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之前发生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因此也清楚此次的谜心炼阵可谓火药味十足,当看到检测仪上绿灯全部亮起时,冰家家主等人便彻底松了一口气。

绿灯全亮,表示身上无兽兽!

哼!这下子看冰娆在里面还如何得瑟!

目送着冰娆进入谜心炼阵,冰家家主等人心里特别爽快,三天之后,可就是冰娆兄妹的死期了!

谜心炼阵为期三天,参加的试炼者进去后都会被随机传送,而冰娆进入后,在原地等了会儿,没发现任何人,她便开始按照部署逐一找人。

她最先开始找的人,是包子和詹峰。

他们两个实力最低,在谜心炼阵中自然也是最危险的。

边走边观察谜心炼阵,冰娆发现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里面既有蔚蓝的天空,也有绿树、土地,走着走着,她眼前的景致又变换了,瞬间繁花似锦!

如此幻像,让冰娆不禁想起星儿曾经跟她说过的阵法的无穷奥妙,而能创造出谜心炼阵,此人在阵法上的造诣必然不低。

不知道走了多久,冰娆都没有遇到一个人,由此,她也不能不感叹,这谜心炼阵看样子面积不小啊!

找了座山洞,冰娆准备在里面休息会儿。

刚坐下,她就听到隔壁传来了说话声。

“也不知道冰娆到底被传到哪去了,咱们这么找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一道抱怨声响起,说话的是名男子!

“唉!那能怎么办?家族的命令咱们又不敢不听!”另一男子也无奈道。

“你说,咱们两个能杀了冰娆吗?听说她有几只厉害兽兽。”那人继续道。

“怕啥,兽兽又不许带进来,而且听族长说,上面早有安排,咱们只要负责找到冰娆并通知大家就可以了。”之前男子提醒道。

“说的也是,可冰娆到底在哪啊?”另一男子有些抓狂了,找了大半天了,也没见到冰娆的影儿,而且,找不到冰娆,哪怕找到万煌学院的其他人也行啊!但毛都没有遇到!

“在找我吗?”冰娆听着两人谈话,淡笑着道,然后,她又特意绕道走到了说话的两人面前。

看到冰娆,两人先是惊艳了下,然后才想起这女人是家族通缉的要犯,他们可不能被对方美色所迷!

这样想过,其中一人便暗中捏响了联络器,另一人则试图吸引冰娆的注意力。

冰娆佯装没看到两人的小动作,只是淡雅出尘的站在对方面前。

双方对视了良久,两名男子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无法否认,冰娆确实比赫连月更美,这也是他们明明是赫连月的粉,在赫连月被冰娆打伤后,他们没法找冰娆算帐的主要原因之一,面对如此美人,他们如何下得了手啊!

可家族的命令,却是要不惜一切待价也要除掉冰娆!

此刻,两人心中异常纠结。

“原来小娆儿逮到了两只小蚂蚱啊!”突然,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卫扬一脸笑意的出现在了她身后。

看到卫扬,冰娆皱了皱眉,“你杀人了?”

“嗯,杀了个,正好得到了对方的通迅器,又有人传消息,我恰巧在这附近就过来了。”卫扬淡笑着解释。

“我才遇到这两个人。”见卫扬比自己先得手了,冰娆郁闷道。

“放心,随后会过来很多的。”卫扬笑眯眯道。

“那我们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吧!”冰娆点头道。

按照冰娆的猜测,已经想到对方会随身携带通讯器,而柳妖精原本也打算给他们准备,但考虑到那东西造价太高,他们便拒绝了。

用他们的话说,有现成的抢一个就行了,干嘛还浪费钱买?

由此,也就造成了大半天时间过去,冰娆却没找到一个人的结果!

但现在嘛!

冰娆觉得自己的收获很大!

双眸放光的看着眼前两名男子,冰娆赞叹道:“谢谢你们把敌人都给我引过来。”

“你、你都知道了?”其中一男子不敢置信道。

“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吗?我都听到了啊!说说吧,你们谁家的?”冰娆笑的十分温柔。

但两男却不知怎的害怕起来,在加上边上卫扬又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两人小心肝直接哆嗦上了。

“冰娆,放过我们吧,我们没想杀你啊!”纠结的某男,哀求道。

“求我放过你们?你们没搞错吧?我才灵者,别怕啊!”指着自己的灵师徽章,冰娆笑着提醒。

卫扬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道,你还要挂着灵者的招牌,欺骗世人多久啊?

两男显然也不相信冰娆的话,并时不时的看向卫扬,这家伙实力绝对强悍!

“别怕,他也挺菜的。”见对方看向卫扬,冰娆撒谎都不带脸红的。

两男瞬间鄙视冰娆了,这男人胸前挂着代表着灵皇的紫色徽章,你还敢睁眼说瞎话的说他很菜?

骗傻子呢?

“我确实菜。”这时,卫扬幽怨的开口道,当然,得看和谁比啊!

“……”两男无语,随即异口同声道:“我们比你还菜!”

见两人这样说,冰娆忍不住笑了,“原来进到这谜心炼阵是比谁更菜的啊?”

“……”当然不是!两男好想抓狂,不过,面上却幽怨的看着冰娆,为嘛允许灵皇进来!呜呜…太欺负人了!

“好了,你们走吧!这次放过你们了,但三天之内你们最好不要在碰到我,不然下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眼见这两人取悦了她,冰娆好心情的决定放过他们,反正还会有别人过来送死,少杀两个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

一听冰娆说放过他们,两人跑的简直比兔子还快。

眼看猎物跑了,卫扬遗憾道:“怎么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呢?把他们身上的牌子要来也好啊!”

“呃!我忘了。”冰娆有些汗颜。

谜心炼阵规定,想提早离开试炼,必须收集到一千块牌子,而这些牌子,除了每名进入试炼的学生身上会携带一块,炼阵里的兽兽身上也会有!

所以,得到牌子有两种途径,一是杀人!另一就是杀这里的兽兽!

运气好的话,哪怕杀掉一千只兔子都有可能得到一千块牌子,而收集够了牌子自然就可以离开炼阵,当然,前提你得能平安到达传送地点,而又没有被人咔嚓掉,否则,只会为别人做嫁衣!

此外,如果参加者没能得到牌子,但三天内也没有被任何人杀掉,待谜心炼阵期限到了,也同样能够获得青云榜的资格,一切就看参加者如何选择了!

至于冰娆等人,他们自是没打算主动杀人,可如果有人不开眼的想杀他们,那就别怪他们无情了!

不久。

冰娆身边已经围了二、三十人。但冰娆只是淡定的看着他们,并没有任何动作。

卫扬知道,这丫头是嫌弃来的人少,因此想在等等。

不过,赶来诛杀冰娆的人不清楚她的想法啊!他们都以为冰娆害怕了,遂想主动出击好抢先完成任务。

刹那间,数道灵力凶猛如虎、张牙舞爪、咆哮着朝冰娆飞去,冰娆淡定自若的一笑,然后一扬手,一道土黄色光幕出现在了她面前,挡住了那些灵力。

另一边的卫扬即刻出手,咔咔几剑,就杀掉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人。

见状,那些人又开始集体攻击卫扬。

他们觉得,有卫扬保护冰娆,他们想杀掉冰娆必然很难,因此打算先除掉卫扬这个护花使者,在杀冰娆了。

冰娆见卫扬抢了自己的人,一个不开森,火红灵力就从她的手中飞了出去。

半空中,火红灵力化身为一条火龙,狰狞着猛然扑下。

巨大的火光,霎时便收走了五人的性命!

短短数分钟,眼前的数十人便全都被冰娆和卫扬送到了地狱。

那些人死后,身上掉落出一个圆形牌子,卫扬将这些战利品捡了起来,然后和冰娆继续原地守株待兔!

另一边,冰溪却遇到了危险。

进入谜心炼阵不久,冰溪就遇到了包子,两人汇合到了一起,然后开始联手杀人、杀兽!

短短的两个多小时,两人手里牌子就已经数百块了。

他们自然也得到了对方的通讯器。

可当他们发现通讯器上传来冰娆的消息,正想赶去和冰娆汇合时,两人却遇到了拦路虎。

“冰溪?”

看着挡在他们面前,趾高气昂斜睨着他们的中年男子,包子小心肝颤了颤,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这位大叔,什么时候谜心炼阵连你这样的糟老头子都能混进来了?”

“哼!有时间耍嘴皮子,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死吧!”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提醒着。

“灵尊吗?”冰溪淡淡问道。

“算你小子有点眼力,可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中年男子略带得意道。

“灵尊?灵尊怎么可以进来?你是谁家的?我要投诉!”包子一听,也顾不得害怕了,直接火大吼道。

“投诉?如果你们能活着离开,自然可以尽情投诉,但今天,你们都要死!而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中年男子冷笑道,看着冰溪和包子的表情,好像在看死人。

“死的还不一定会是谁呢?”冰溪笑得十分坦然,并刹那出手。

只见一红一蓝两道灵力,同时出现在冰溪身后,并幻化成两只巨大的豹子,一左一右气势如虹的朝中年男子猛扑了过去。

中年男子见状冷笑,“可惜是假的!”

一扬手,磅礴的灵力倾巢而出,并幻化成为五只丑陋凶猛、张着巨嘴的怪兽,分别朝冰溪和包子扑了过去…

包子见状吓得小脸煞白,想躲开的他,却发现腿根本抬不起来,眼看怪兽近在咫尺,他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完了,完了,他要死在这里了!

但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到来,包子猛的睁眼,却看到冰溪挡在了他面前,替他挡住了所有的攻击,而冰溪,此刻却浑身是血,俊美的脸蛋更是苍白如纸!

“冰溪…你这个笨蛋,干嘛管我死活!”包子心痛如绞的大吼着,一把抱住虚软倒地的冰溪,眼眶一热,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干嘛要救他啊!

他就是个废物啊!呜呜…

“我、我们是家人!”冰溪强忍着剧痛道,说完,他又喷了一口血,并直接陷入了昏迷之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