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一章 小惩天之娇女

被点了名的白鹏更是嘴角狂抽,这家伙,多年不见嘴怎么还这么损呢?

冰娆对此也十分无语,她就那么好骗?

说实话,虽然眼前几名男子长得都不错,用肖敬的话来说,就是人模狗样,但她身边就有更漂亮的,她还会被眼前这些雄性的美色所迷?当她是小白呢?只喜欢美人?

“肖敬、小娆儿是吧?你看咱们都这么久没见了,怎么也得好好聊聊,联络下感情吧?谈钱多伤感情,是不?”见好友吃瘪了,沐天昶连忙接口道。

“有什么好聊的?”肖敬俊脸上有些不悦。

冰娆心里暗自腹腓,啥叫这么久没见啊?根本就不认识你好不?而她嘴上则道:“谈感情伤钱!”

“……”齐天昶五人无奈极了,所以为了不伤钱,他们不能谈感情是不?

“那个,相识即是猿粪,咱们好歹也算认识了,我想请你们吃个饭总可以吧?”良久,白鹏才郁闷开口道。

“这个可以有!”看了眼身后众人,冰娆淡笑着应了下来,然后又看着沐天昶:“让你这位属下去给我把卡里的钱提出来,我只收现金!”

还记得这事呢?

沐天昶无语,但他还是将卡交给了属下,然后对冰娆自我介绍道:“我是沐云国五皇子,沐天昶,很高兴认识你,小娆儿。”

“白鹏!”蓝衣男子笑着道,虽然肖敬已经说过他的名字了,但出于礼貌,他还是自已介绍了下。

“商赫!”白衣男子语言简练道。

“齐亚阑!”红衣男子笑眯眯道。

“我是连煜!”五人中,最为冷漠的年轻男子,轻声道。

说完,五人一齐看着冰娆,貌似在等她自报家门。

“冰娆。”无奈,冰娆只能道。

她的名字刚一说出口,就见对面五人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并异口同声诧异道:“你就是冰娆?”

“想不到我居然这么有名,几位出身高贵的公子竟然都知道我的名字。”冰娆看着他们的反应,调侃道。

“呃!”沐天昶五人有些尴尬,他们确实是有些失态了,可他们谁也没想到居然会在天月楼遇到冰娆,能让五大家族联手对付的女子,果然非同凡响啊!

“那个…是因为我们收到了一个消息,有关你的,因此我们一直对你很好奇,甚至把你们兄妹视为了偶像,只是没想到会在天月楼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白鹏抹了把额上冷汗,解释着。

“你们收到的消息,是五大家族要联手对付我和哥哥吗?”冰娆淡定自若问道。

见冰娆直接问出来了,五人直接点头。

“你好大胆子,居然把五大家族一起得罪了,采访下,冰娆小姐有啥感受?”连煜好奇极了。

不过,连煜的反应也差点吓到了沐天昶等人,他们忍不住腹腓,这家伙吃错药了吧?他一向不理会这些事的?

“唉!其实我很无辜,完全自卫而已。”冰娆无奈叹气道。

“没错,小娆儿是被冰、范两家栽赃的!”肖敬火大补充。

看到肖敬如此为自己说话,冰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其实,也不算栽赃而已,只是那三家没有足够的证据。

“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这次的谜心炼阵可不简单哦!”沐天昶有些担心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能怎么办?”冰娆淡淡道。

“你有几分把握可以活着出来?”沐天昶继续问。

“不知道,得看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吧!”冰娆很谨慎道。

“我可以告诉你,为了对付你们,这次进入谜心炼阵的人,有一大半都会攻击你们,另外一少部分,即使不会攻击你们,为了胜出说不定也会把你们当成敌人,可想而知你们的处境,另外,这回谜心炼阵也不允许带兽兽…”沐天昶如实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冰娆点头。

“那你们还敢来?胆子可真够大的?”白鹏咋舌道。

“不来怎么办?这不是青云榜的选拔赛吗?我若不来,连青云榜都参加不了了!”冰娆实话实说道。

“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风格我很欣赏,不如,咱们合作吧?”沐天昶双眸放光的看着冰娆,好像发现了猎物般兴奋。

“合作?要干嘛?”冰娆不解了。

“嘿嘿,咱们可以开设个赌盘,就赌你们能否在规定的时间活着出来,如何?”沐天昶笑眯眯道。

“你觉得有人会赌?”冰娆不确定,她应该没有那么有名吧?

“嘿嘿!这次,五大学院来了很多学生,而五大学院的学生,以十大家族及三国皇室的居多,因此和我们一样收到消息的并不在少数,如果开设这个赌盘,到时定会有许多人参赌,另外,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激怒那五大家族,让他们也参与进来,你觉得怎么样?就把你们的赔率定为一比一千,等你们成功离开谜心炼阵,咱们就可以赚一笔了!”沐天昶有些期待道,他很看好冰娆等人哟!

“一比一万吧!这样吸引的人会多些,而且如果我们出来了,赚的会更多!”想了想,冰娆坏笑道。

“哈哈!有志气!有魄力!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听到冰娆所言,沐天昶开心的大笑起来。

冰娆则黑线,年轻人?难道你不是吗?

随后,成功与冰娆成为合伙人的沐天昶,也大方的要请冰娆等人吃饭,冰娆等人自然没有拒绝。

一餐下来,众人已经打成了一片。

等回到家,冰娆就看到爷爷、奶奶神神秘秘的递给了他们一个储物戒指,神识透进去一瞧,里面全是些瓶瓶罐罐,不用猜,冰娆就知道那里面都是丹药了。

这么多的丹药,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爷爷、奶奶打劫齐爷爷和柳伯伯的所得!

将丹药给众人分了分,冰娆就去找了两位老人。

三天后,谜心炼阵正式开始了。

所谓的谜心炼阵,正是在一座阵法中进行的。

那座阵法设在了广场正中,周围已经搭起了高台,以供观众入场观看,而场地正中,则有一块显示屏!

等谜心炼阵正式开始时,那显示屏上将会有小红点显示出人员位置,如若死亡,小红点将变成灰色。

当冰娆知道这些规则,并确定外面的人看不到谜心炼阵里面的情况后,她算彻底放心了。

如此,她在谜心炼阵里自然是怎么都行喽!

另外,谜心炼阵中生死不计,如果你死了,只能说明你技不如人,怪不了任何人,这点冰娆相当满意,而这一规则,想必也是五大家族打算用谜心炼阵来杀她的主要原因!

借刀杀人这一手,对方玩的很好,要知道,如果她在谜心炼阵中死亡,即便爷爷、奶奶在愤怒,只怕也拿他们莫可奈何,谁让进入谜心炼阵必须签定生死契呢?

谜心炼阵当天,当冰娆一行赶到天河山不夜城那巨大的豪华广场时,到是看到了不少熟人。

其中最醒目的,自然是已经坐在贵宾席的冰家家主。

看到冰家家主,冰娆还特意拉着哥哥朝他招了招手,霎时,冰家家主脸就黑了下来。

冰娆却心情大好,笑得十分妩媚。

“娆儿,冰家主和柳家主你认识了,他身边左侧那位黑衣服的,正是范家家主,范家主身旁的是徐家家主,冰家主右侧的是赫连家主,坐在赫连家主身边的是钟家家主。另外几位,分别是肖家家主、齐家家主、白家家主、连家家主。”柳妖精给孙女介绍道。

“十大家族齐聚啊!”冰娆感叹,然后又问:“奶奶,五大学院不是不需要参加谜心炼阵吗?那十大家族凑什么热闹?”

“选拔新人。”柳妖精如实道。

冰娆点点头,并指着另外一边的贵宾席问:“那边是西流云的代表?”她已经看到了沐天昶,那骚包的家伙今天穿了一件大红色,还跟她招手那!

“嗯,西流云和四大公会的人都会坐那边。”柳妖精肯定道,突然,她脸色一变,周身气压明显降低了许多。

冰娆不解,顺着柳妖精的目光瞧了过去。

这是…她看到了一张并不陌生的脸,沧云国大长公主啊!

没错!

正缓缓朝走过来的中年美妇,正是沧云国的大长公主,冰娆之前在沧云,看到柳妖精幻化过这容貌。

看样子奶奶是遇到宿敌了!

而且,那位富贵逼人的中年美妇,还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身旁,有一位容貌倾国倾城、身段妖娆的绝美少女,正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她,还时不时的与她说笑。

“娆儿,那丑八怪就是赫连月。”肖敬看到过来的两人,小声提醒着。

“丑八怪?你连柳琴儿那样的都当成美人,这位赫连月小姐可比柳琴儿漂亮多了,你到底啥眼神,啥审美观?”抹了把额上冷汗,冰娆无语问道。

“美又如何?不过是只毒蝎子罢了。”肖敬不屑道。

“你说谁呢?”听到有人说毒蝎子,趴在冰娆胸口当项链的紫衡,顿时不干了!

“额,是毒蛇好了吧?”肖敬连忙改口。

“这还差不多,别动不动就用毒蝎子形容女人,她们配吗?”紫衡傲娇道。

“……”肖敬默了默,才又对冰娆道:“柳琴儿或许没她漂亮,但比她傻多了,所以,你懂的!”

“噗哧!”冰娆闻言一乐,这家伙,嘴也够损的。

这时,不远处那一老一少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

中年美妇看到柳妖精,淡淡一笑道:“柳妖精,好久不见了!”

“沧狐狸,的确是好久不见了,想不到你还活着呢?”柳妖精也不甘示弱道。

两个人一见面,就火药味十足!

“奶奶!”听到奶奶叫别人狐狸,被柳妖精抱在怀里的染儿怯怯的开口,有些不满意,那老女人既没有漂亮的绒毛,又没有它可爱,凭什么当狐狸啊?

“乖!她是狐狸精,跟你不一样!”看出染儿的小心思,柳妖精连忙哄着。

“哼!柳妖精,听说你收了个孙女,莫非就是这只黑漆漆的狐狸?”听着一人一狐的对话,中年美妇嘲讽道。

“狐狸怎么了?”突然,柳妖精背后又冒出一只毛绒绒的小脑袋,并不悦的瞪向沧云大长公主!

“呀!好漂亮可爱的小狐狸,柳奶奶,我能抱抱吗?”扶着沧云大长公主的赫连月,看到冰魄惊喜道。

“对不起啊!赫连小丫头,我家魄儿不喜欢陌生人抱。”柳妖精有些淡漠道。

赫连月却不理会柳妖精的冷淡,伸出一双柔嫩极漂亮的玉手,就朝着冰魄抓了过去,冰魄顿时怒了,一爪子就挠了上去!

丫的!它不发威,当它是长尾巴松鼠吗?

“啊!”刹那间,赫连月的尖叫声响起,她也十分委屈的看着冰魄,美眸含泪道:“我只是想稀罕稀罕你,你为什么要挠我?我做错什么了?”

“没听到奶奶说,魄儿不喜欢让陌生人抱吗?”无语的冰娆,淡淡道,这女人八成是聋的,不然怎么会脸皮这么厚?

听到说话声,赫连月才仿佛刚刚看到冰娆似的,狐疑问道:“你是?”

事实上,她不仅听说过冰娆的名字,也是认识冰娆的。

刚刚,容莲就向她告过状了,还说冰娆绝对会抢了她的风头,她虽心有不悦,但也决定过来瞧瞧竟争对手的虚实,如今一瞧,冰娆确实不得不让她提高警惕。

同为女子,赫连月都得承认,冰娆的美的确无人能及,但那又如何?

论身份,她是赫连家族的嫡系大小姐,爷爷是家主,奶奶是沧云国大长公主,爸爸是代家主,妈妈也是商云国公主,唯一的哥哥,目前已经是赫连家族少主了,将来也是赫连家族当家作主之人。

可以说,从祖父母到父母,再到哥哥,她的直系亲人中就没有一个身份上不得台面的,不仅没有,他们这一系的人,各个身份血统高贵,岂是冰娆能比得了的?

一个被十大家族之末的冰家驱逐的人而已,凭什么和她一争高下?

甚至将两人相提并论,赫连月都不乐意!

说白了,她压根就瞧不起冰娆这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地位,空有一张漂亮脸蛋的女人。

论实力,她自小就被誉为天才,冰娆则是出了名的废物!

前不久,她更是刚刚晋阶灵王,成功的进入了那些天才少主们的灵王圈子,可冰娆呢?只不过是个灵者而已!

在心里迅速的将冰娆与自己比较了一番的赫连月,看向冰娆的眸光就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

实力不强,却拥有美貌的女人会有什么下场?

强者的玩物罢了!

已经给冰娆定位的赫连月,打从心底里瞧不起冰娆了,而且,在冰娆面前,赫连月还特别的有优越感,所以,她的头抬得特别高,背挺得特别直。

“她是我孙女。”柳妖精淡淡一笑道。

“原来是柳家小姐,失敬!”赫连月美目含笑,很有礼貌道,当然,她是故意这样说的,谁让冰娆的真实身份上不得台面呢?

“小娆儿,这女人故意这样说的,其实,她早就知道你是谁了。”突然,肖敬小声道,这次的小声,周围人同样听得一清二楚。

冰娆‘噗哧’一笑,根本不以为意。

赫连月的俏脸则一阵红一阵白,尴尬愤怒到不行!

“肖敬,你…”赫连月想说,你怎么能如此不给我面子。但想到肖敬对自己一向没好脸,她硬是将自己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沧云大长公主看不下去了,怒瞪肖敬:“肖敬,你怎么如此没有教养?你家里是怎么教你的?”

“我家里是怎么教的,不劳大长公主费心吧?”这时,一道不悦的声音响起,沧云大长公主回头,正好看到一对年约三十出头的夫妻出现在自己身后。

“云儿来了啊!我只是瞧着肖敬怪没有礼貌的,所以想帮你们夫妻教训下儿子罢了。”沧云大长公主微微一笑道。

这对年轻夫妻,正是肖敬的父母。

肖敬父母一看就是非常的宠孩子,闻言立即变脸道:“不需要,有时间,你还是多教教赫连月吧!”

“姨丈、姨妈!”赫连月脸色又变了变,但她还是很有礼貌的叫人。

“不敢当,赫连小姐最好离我家儿子远点,不然我这当爹的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肖敬的爹,有些不耐烦道。

“姨妈,您看姨丈啊!”赫连月想跟女子撒娇。

但谁知女子却认同的点头道:“我男人说的没错,你呀!离我们家敬儿远点,都那么多护花使者了,就别惦记着让我家敬儿也当炮灰了!”

‘噗哧!’听到这话,冰娆又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算看出来了,肖敬父母不但是来护着儿子的,也是来找赫连月麻烦的,而肖敬麻麻的话音落下后,赫连月的脸都黑了。

赫连月心里异常愤怒,从小到大,无论她如何做,都没办法让姨妈、姨丈喜欢,这样的事实,真是令她无比郁闷。她想不明白了,自小她就千方百计的想讨好他们,怎么一点成果都没有呢?

不过,心里即便在恼怒,她也不敢当着姨妈的面表现出来,谁让她这位姨妈商婉云,是商云国皇帝最喜欢的女儿呢!瞧对方名字中都带了云字,商婉云的受宠程度自然可见一斑!

而商婉云虽然对赫连月异常不喜,但看到冰娆时却明显眼睛一亮:“你就是小娆儿吧?”

“姐姐好!”冰娆嘴甜的点头道。

“你怎么叫我姐姐?应该叫我云姨才对啊?”商婉云诧异道。

“你怎么年轻,叫云姨我哪里叫得出口。”冰娆一脸真诚的笑着。

“哈哈,你这小丫头可真会说话!”商婉云被冰娆逗笑了,夸奖道。

“娆儿,你不许叫我家老妈姐姐,不然,岂不成我长辈了!”这时,肖敬幽怨的道。

“没错,你还是叫我云姨吧!”商婉云十分亲切和蔼道。

冰娆点头,并叫了声:“云姨!”

商婉云满意极了,拉着冰娆仔细看了个够,还不停点头,“我早听敬儿说起过你,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可算是见到真人了!看样子,这次咱们家敬儿眼光不错,总算认识了一位真正的大美人!”

冰娆听着这话,不知该如何回了。而边上的赫连月,脸色隐隐发黑,沧云大长公主更是气得脸都有些扭曲了。

好你个商婉云,贬低她孙女也就罢了,居然还如此抬高一个被家族驱逐的废物,真是岂有此理!

一怒之下,沧云大长公主便没好气的对柳妖精道:“柳妖精,这就是你收的孙女?我看也不怎么样吗?最起码,基本的礼貌就不懂,没看到长辈在此吗?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

“我打招呼了呀?”眨眨眼,冰娆无辜道,然后恍然的她,笑着对肖敬父亲道:“肖叔叔好,我以为男女授受不亲,有云姨代表就可以了的。”

“哈哈!没关系,我不在意这些事的。”肖敬父亲闻言大笑,这小丫头有点意思啊!

沧云大长公主则被气得差点吐血,她说的是肖谦吗?她说的是自己!

不过,冰娆却一副不明白她意思的表情,羞涩的站到了柳妖精旁边,还笑眯眯的看着沧云大长公主。

“小丫头,你和我打招呼了吗?”做了个深呼吸,沧云大长公主主动出击,她就不信,她都这样说了,眼前的小丫头还敢装傻。

“奶奶,她是您朋友吗?”冰娆不解问道。

“不是,是敌人!”柳妖精配合摇头。

“那就好!”冰娆一副放心的模样。

沧云大长公主气得火冒三丈,干脆直接朝冰娆吼道:“该死的,那我也是你的长辈!”

“就算你年纪在那里摆着,可你是我奶奶的敌人,我应该可以不用搭理你吧?”冰娆疑惑的道。

“嗯,小娆儿,不用理她,就当她是个屁好了!”柳妖精大笑道。

“柳妖精,你…”沧云大长公主快要被冰娆和柳妖精的一唱一和给气疯了,指着她们两人好久,她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商婉云同情的看了眼沧云大长公主,就您老这口才,还想跟人斗嘴?

同时,冰娆则恍然大悟道:“奶奶,这位老太太是不是前段时间和冰家家主以及胡里打劫了沧云国库的那位啊?”

“正是她!”柳妖精笑眯眯回道。

“啊!那她胆子可真大,居然还敢出来晃?就不怕沧云皇帝找她算帐?”冰娆咋舌道,绝美的脸蛋上尽是佩服的表情。

“沧云皇帝见了她,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就算明知道是她做的,也不敢找她算帐啊!”柳妖精坏笑道。

“说的也是,唉!可怜的沧云皇帝。另外,我还听说她跟冰家家主以及胡里有特殊关系,这是真的吗?”冰娆八卦道。

“这得问她本人啊!”柳妖精说话的时候,特意看向沧云大长公主,气得那位向来霸道跋扈的大长公主浑身直哆嗦,想都没想,她就对身旁的赫连月吩咐道:“月儿,给我打这小贱人的嘴!”

哼!她收拾不了柳妖精,还打不了一个小废物吗?

想当然,她让赫连月打的是冰娆。

赫连月暗自欣喜,这可是奶奶让她打的,真出了什么事奶奶也会替她挡着,因此,她想都没想扬手就朝着冰娆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脸蛋打去。

玉手划过的瞬间,一道银光自她掌心闪过,一枚银针悄然出现在了她的指缝中,一同袭向冰娆。

冰娆寒眸一闪,这是想毁了她的容吗?

肖敬也看到了,心急的想要阻止。

但没等他上前,眼前一幕就让他彻底愣住了。

啪!啪!啪!

巴掌声不断响起,在场的众人全都有些看傻了。

肖敬也觉得他是白担心了,小娆儿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坐以待毙之人!

打人的,正是冰娆。

挨打的,则是赫连月!

此刻,赫连月完全被冰娆给打懵了,根本不知该做何反应,而她那张倾城的绝美脸蛋,瞬间就肿成了猪头。

冰娆下手一点没留情,几个巴掌下去,赫连月就被她打得口吐鲜血,牙齿都松动了。而这一幕,动作迅速的谁都没反应过来!

待他们反应过来时,赫连月的脸已经肿的惨不忍睹!

见状,沧云大长公主大怒,同时扬起手想去扇冰娆巴掌好给孙女报仇,这事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所以,她必须找回面子才行!

可她的手根本没碰到冰娆,冰娆、冰溪便同时出腿,一脚就将毫无防备的沧云大长公主踹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沧云大长公主极为狼狈的撞到了贵宾席的高台,眼前直冒金星的她,悲愤的刚想抬头骂,就被高台上掉落的柱子击中了头部,砸晕了过去!

“啊!”亲眼目睹一切的沐天昶等人,大傻眼。

愣了许久,他们才反应过来,然后手忙脚乱的吩咐人去抬沧云大长公主,这一刻,他们对冰娆兄妹的胆大包天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

身份贵如他们,也不敢随随便便就把沧云大长公主踹飞啊!

偶像啊!够猖狂!

沐天昶等人双眸放光,一脸敬仰的看着冰娆、冰溪,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个时候,赫连月也已经被冰娆扇晕了过去,然后冰娆把她往地上一丢,还弄了个小水球出来洗手。

做完这一切,冰娆不好意思的看着商婉云夫妻,“云姨,让你们见笑了!”

“没、没事!”商婉云一愣一愣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她是真没想到,冰娆比传说中的更加胆大妄为,这下子,沧云大长公主肯定是不会放过她了!不过,看到那老太婆被踹飞,她心里怎么觉得那么解恨呢?

“冰娆,你好大胆子!居然敢打伤我家夫人和孙女!”就在商婉云想叮嘱冰娆小心赫连家的时候,一声暴怒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商婉云回头一瞧,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好嘛!赫连家主被激出来了!

“赫连家主吗?”冰娆淡淡问道。

“正是老夫!”赫连家主是位灵尊,因此容貌相当年轻,看着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而他看到冰娆虽然惊艳,但更多的则是愤怒。

踹他老妻、打他孙女,这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异常的没面子!刚刚在贵宾席,他居然被连家家主嘲笑了好久,这样的事实,简直让他忍无可忍,所以,他一怒之下就过来找冰娆算帐了!

“我想你不清楚刚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应该给你解释一下!”冰娆笑着道。

“哼!事实就摆在眼前,你休想狡辩!”赫连家主火大道。

“不,不!我只是自卫,是你家老太婆和孙女要先打我,所以我才还手的。”冰娆一脸无辜道。

“她们要打你,你只能受着,居然还敢还手?”赫连家主怒声斥责道。

“我得受着?站着让她们打?”眨眨眼,冰娆淡定自若问。

“不错!她们肯收拾你,那绝对是你的荣幸,要知道,一般人可还入不了她们的眼呢!”赫连家主十分霸道,脸上更是一片傲然之色。

冰娆听完无语至极,她这是又遇到强盗逻辑了啊!

摇摇头,冰娆不赞同道:“可我并不稀罕这荣幸,所以,本小姐正当防卫了!另外,你瞧瞧你孙女手里还有根针,这分明就是想毁我容貌,因此,我不小心出手也狠了点,见谅!”冰娆说着的同时,抓起赫连月的手,给赫连家主看。

赫连家主根本不以为然,这样的事情在世家之中在正常不过了,所以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随后,他淡淡对冰娆道:“那也是你的荣幸!”

“这荣幸留给别人吧!”冰娆觉得和眼前这老头没什么共同语言了,然后,取过赫连月手里的那根针,就要朝着她那张已然成了猪头的脸上划去。

赫连家主见状大惊,直接挥出一掌朝着冰娆胸口打去…

“住手!”肖谦见状,连忙阻止并伸出胳膊挡住了赫连家主的手腕。

“肖谦!你要和老夫做对吗?”愤怒的赫连家主,扯着嗓子吼道。

“不敢,但我也不能看着您老以大欺小啊!这么多人看着,您老人家注意点名声嘛?”肖谦一脸无奈道。

“那她不尊长辈就可以?”赫连家主恼羞成怒质问。

“呃!”肖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能说,冰娆并没有不敬长辈吗?因为人家根本没当你家那老太婆是长辈啊!

“赫连家主,你把手伸到我胸口,是想占我便宜吗?我可才十三岁,比你孙女还小呢?你也下得去手?”这时,看了眼离自己胸口很近的爪子,冰娆突然道,心里还颇有些遗憾,可惜啊!这手没碰到她,不然,紫衡定会让他好看的!

不过,冰娆的话依然将赫连家主气得吐血,这死丫头居然敢这样说?

肖谦更是恍然大悟的道:“赫连家主,对不起,是我误会您了,原来您伸出咸猪手是为了占小丫头便宜啊!不过我还是得说,你这年纪都足够当小丫头爷爷了,就别老牛吃嫩草,跟年轻人抢了吧?”

“肖谦,你…”赫连家主被冰娆气完,又让肖谦给气得浑身打颤,不过,他还真不敢动肖谦,遂只能将这笔帐记到冰娆头上。

冰娆则与赫连家主目光对视,并且毫不闪躲!

如果不是冰娆打了他们赫连家的脸,并且还派兽杀死了赫连家族四位灵尊,赫连家主看到这样的冰娆还真想将她招揽,这小丫头,绝非池中之物!

但现在,赫连家主却是恨不得冰娆立即死去,不然,真让这小丫头成长起来,对赫连家族来说绝对是个大麻烦!

已经抱着除掉冰娆想法的赫连家主,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了冰娆,因此只能强忍怒气,带着昏迷过去的赫连月转身离开。

走前,赫连家主又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冰娆,“冰娆,但愿进到谜心炼阵后,你还能笑得出来!”

“多谢提醒,我会笑到最后的。”冰娆客气的回道,然后又提醒:“赫连家主,听说现在有赌局,赌的是我能不能活着出来,若是赫连家主手里还有钱,不妨下点赌注买我赢,也算是支持我了!”

“我会买的!”已经走远的赫连家主咬牙道,他要买冰娆死在里面!

“多谢捧场!”冰娆感激道。

“小娆儿,刚刚吓死我了。”待赫连家主走远了,肖敬才一脸怕怕道,同时抹了抹额头,他都吓出冷汗了。

“有什么好怕的?他还能吃了我不成?”冰娆不以为然道。

“小丫头,你刚才确实挺冒险的。”肖谦也道。

“有我在,不怕哒!”没等冰娆回话,趴在她胸口当项链的紫衡,就扬着钳子道。

“啊!活的?”肖谦和商婉云大惊,他们还以为冰娆戴的是枚蝎子吊坠呢,想不到居然是只兽兽。

肖谦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坏了小丫头的事啊?

“嘿嘿!小娆儿,咱们去拉票吧!”坏笑着,紫衡对冰娆道。

“拉票?”冰娆点点头,她明白紫衡的意思了,然后对冰溪笑道:“哥哥,咱们两个去拉拉票,我相信,会有许多人买我们赢的!”

“小娆儿,咱们可是庄家,应该让他们都买你输,咱们才会赚大钱吧?”听了冰娆的话,肖敬忍不住提醒。

“这你就不懂了,你以为我和哥哥去拉票,那些人就真会买我们赢吗?告诉你哟!正相反,我们这样一去,那些人反而会下定决定买我们输。”冰娆自信满满道。

“为什么?”肖敬有些挠头,这逻辑貌似有些深奥。

“我刚刚打了谁?”冰娆笑着问。

“你打了赫连月,踢飞了沧云大长公主!”肖敬乖巧回道。

“所以你觉得,赫连月的那些脑残粉会买我赢吗?与赫连家族有关系的家族会买我赢吗?”冰娆继续问。

“赫连月的脑残粉不围攻你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买你赢。”肖敬了然道。

“对呀,可他们为什么现在还没出现?”冰娆又问。

“去探病人了…”肖敬顺着冰娆的思路回着。

“没错!这也正是我将自己暴露在他们面前的主要目的。”冰娆笑眯眯道。

“那我陪你们一起去拉票吧!”肖敬明白了,主动道。

“你留在这里,这种事去的人多了,效果反而不好!”冰娆拒绝道。

说完,她拉着哥哥就走了。

肖敬则幽怨的看着冰娆的背影,心里相当不是滋味,嘤嘤嘤,他被抛弃了啊!

冰魄见状伸出毛绒绒的小肉爪子摸了摸肖敬的头,“可怜见的,没事,还有我疼你呢!”

“小魄儿,你最好了。”看着善解人意的冰魄,肖敬感动到不行,他果然没白疼这小家伙啊!

离开后,冰娆、冰溪先去了下注的地方。

此刻,那儿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满满的,在那里负责下注服务的正是沐天昶的属下,就是那名去给她换现金的年轻男子。

看到冰娆来查岗,累得满头大汗的年轻男子幽怨的看了眼冰娆,眸中红果果的写着‘求帮手啊!’

冰娆恍然,取出青云放到了桌上。

看着那只与自己大眼瞪小眼的青红色螃蟹,年轻男子诧异的愣了愣,这是给他准备的午饭吗?

“小子,别打坏主意,蟹爷是你的帮手!”看出年轻男子的心思,青云知道自己不能夹他,所以只能警告道。

“啊!你会说话啊!”年轻男子大惊,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会说话的螃蟹呢!

“少见多怪!蟹爷会说话好多年了!”青云一脸傲娇道,然后大吼:“快干活!”

“……”年轻男子泪奔,这是帮手吗?冰娆小姐是给他安排了一个祖宗吧?

正想抱怨的年轻男子,一抬头就见冰娆已经没影儿了。

搜寻了一番,他才发现冰娆居然去了贵宾席。

小心肝颤了颤,年轻男子不知道该同情谁了。

而已经到了贵宾席的冰娆,拉着哥哥正想自我介绍,就听柳家家主问道:“冰娆、冰溪,你不去准备谜心炼阵,跑这儿干什么?”

省了自我介绍的冰娆笑道:“有人开了赌局,一赔一万的比率,麻烦几位家主去给我和哥哥捧捧场,我们一定会活着从里面出来的,所以,哪位家主若是赌了我们赢,保准大赚一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