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九十章 快掏钱,要帐的来了!

按理说,谜心炼阵应该是青云榜开赛前半年开始进行的,主要目的是选出各大学院青云榜的参赛者。

胜利者的奖励就是参加青云榜的资格。

可现在,距离青云榜还有两年多,谜心炼阵此时就出现了,这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看着冰娆、冰溪,卫扬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这谜心炼阵怎么好像是针对他们的呢?

当卫扬将自己心中的疑惑和盘托出后,冰娆淡淡一笑:“就是针对我们的,也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

“别把谜心炼阵想得如此容易,那里面危机四伏,一不留神就可能送掉小命的。”卫扬提醒。

“嗯,我会小心的。”冰娆保证。

深深的看着冰娆,卫扬叹气:“唉!我还是不放心,要不,我和你们一起进去吧!”

“你?你还是学生吗?不是都二十八了?”冰娆眨眨眼,疑惑道。

卫扬泪奔,啥意思啊?他当个大龄学生不行啊?

再者,二十八算什么呀?好多学院里还有不少四十岁以上的学生呢?当然,四十岁以上的学生是不能参加青云榜的,但他还没到年龄限制,所以绝对可以参赛啊!

“小娆儿,听说学院收到谜心炼阵邀请函了?”突然,肖敬的声音传进客厅,然后就见他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收到了。”冰娆点头。

“小娆儿,我家老头子告诉我,这次谜心炼阵提前和你有关。”犹豫了下,肖敬如实道。

“冲着我来的?”冰娆淡定自若问道。

“嗯,听说为了让赛事提前,是赫连、徐、钟、冰、范等五家联合提出的…”肖敬眸光复杂的看着冰娆道。

“这么说,他们五家联手了?”冰娆笑着道。

“小娆儿,你什么时候把赫连家也得罪了?”听了肖敬的话,卫扬好奇的看着冰娆问。

冰娆默了默,低头不语。

卫扬猜测:“前段时间,赫连家族损失了四名灵尊,赫连家所属的天下佣兵团损失惨重,这事,不会是你做的吧?”

“不是我做的。”冰娆慎重道。

“那就好,赫连家可不好惹啊!”卫扬闻言放心了。

“但,和我有关。”冰娆补充道。

“啊!”这下子,卫扬说不出话来了,这小丫头招惹麻烦的本事也太强了点吧!他已经可以猜出,这事八成是冰娆的兽兽做的。那几只九级灵兽啊!一看就不是个安份守已的好孩子!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卫扬,愣愣的看着冰娆,久久无言。

肖敬则在一旁叹气。

紫衡它们去过赫连城他是知道的,小娆儿惹上了徐、钟两家,他也听说了,可没想到,现在这五家居然联合起来。

虽然不知道他们五家是如何勾搭在一起的,但这次的谜心炼阵显然没好事,甚至他家老头子都告诉他小心应对了,如此,他就更担心了。

良久。

卫扬才看着钟伯道:“大哥,看来我是非去不可了,麻烦帮我办个入学手续。”

“嗯,交给我。”钟伯点头,反应有些平淡。

就在这时,一只纯白的小鼠跑进了客厅,直接跃进了冰溪怀中还满脸娇羞的打起滚来。

“哪来的老鼠?”见状,卫扬不由好奇问道。

听见这话,小白不乐意了,并火大吼道:“你才老鼠,你全家都老鼠!”

“……”卫扬有些傻眼,他居然被只老鼠给骂了,还扯上了他全家…

话说,你不是老鼠,你是什么啊?

唔!老鼠的尾巴比你的稍长。

眼前这只小白鼠,尾巴只有短短一点。可那也是老鼠啊!

看出卫扬的心思,小白一拍胸脯,大声道:“老娘乃是天上地下、倾国倾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寻宝鼠是也!”

“寻宝鼠?你确定?”卫扬眨着眼睛问道,这名字听着就挺高大上,不过,寻宝鼠可是传说中的存在,他有点不相信眼前这都胖成了一个圆球,并且在占冰溪便宜的小老鼠是寻宝鼠?

扯蛋!哪有寻宝鼠会摸胸的?再者,寻宝鼠难道不是鼠?

“必须确定,老娘可是寻宝鼠的后代,寻宝鼠听过吧?远古时期,老娘的祖先可是十大王兽之一,那绝对是相当厉害牛逼滴!所以,你最好乖点,不然老娘就放老鼠咬你了!”小白恶狠狠的威胁道。

被只小老鼠威胁,卫扬真是醉了。

不过,他在柳宅里住了一个来月了,咋从没见过这只小老鼠呢?

“我会乖的。”面对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小白,卫扬无奈点头,冰娆、冰溪的兽兽都惹不起,所以,他还是识相些吧!

对于卫扬的上道,小白十分满意,并跳到卫扬头上,摸了摸他的脑袋道:“真乖!以后你由老娘罩着了。”

“谢谢老大!”卫扬配合道,并转头看向冰娆,用眼神询问,这小老鼠咋突然冒出来了?

冰娆扶额,小白真是越来越欢脱了,特别是认识了水晶以后,小白居然也改称老娘了,听见一只小老鼠开口闭口老娘,她真是醉了。

不过,她还真没想到小白居然也有十大王兽血脉,这倒是令她挺意外的。

“小白,说说你那边的情况。”想起正事,冰娆收回跑偏的心神,问道。

“好咧!娆儿美人!据我的小弟们汇报,上周,赫连、徐、钟、冰、范五家的家主曾经见过面,在那次密谋中,冰、范两家的老东西把赫连、徐、钟家的事情都赖在了你身上,甚至还拿出了一些证据来证明,所以,现在他们五家把你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但他们不敢轻易出手了,因此,为了除掉你和溪儿美人,他们弄了个什么谜心炼阵出来,说是要借刀杀人在那里弄死你们!”小白如实汇报。

“弄死我们?除非他们派灵尊进去,不然可能吗?”冰娆诧异道。

“不需要啊!他们觉得,只要故意放几只凶猛的兽兽进去,就足够搞死你们了,再者,还有各大学院的学生,他们也会联手杀掉你们!”小白轻笑着道,显然一点都不担心。

“另外,他们知道你有几只厉害的兽兽,因此改变了比赛规则,那就是不允许带兽兽进入!”小白补充。

“不许带兽兽?兽兽会在灵兽空间中,我带不带,他们怎么会知道?”冰娆不解道。

“小娆儿,驯兽师公会有专门检查的仪器,因此,带没带兽根本就是一目了然。”听到这儿,卫扬解释。

“这么说,他们是想把我和哥哥的路都堵死?”冰娆眨眨眼睛,无语道。

“是的!所以,此次谜心炼阵之行,你们只怕是危机重重!”卫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也是服了那五大家族,为了算计个小丫头居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想必,他们为说服四大公会提前开赛,也大出血了吧?

“没事,我还是那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冰娆仍然淡定自若道。

“小娆儿,你、你还打算参加?”听完小白说的,肖敬根本淡定不下来,那五家真是太无耻了,居然如此算计小娆儿,实在可恨!

“为什么不?如果我和哥哥不参加,岂不是没有资格参加青云榜了?”冰娆了然道。

谜心炼阵无论她和哥哥参不参加,吃亏的肯定都是他们。

若他们参加,在里面有可能九死一生,若不参加,那好,青云榜也与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和哥哥入学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在青云榜上一鸣惊人吗?

正因为此,前面哪怕是刀山火海,她和哥哥也会去!

钟伯也知道阻止不了冰娆和冰溪,只是叮嘱:“到了里面,一切小心行事!对外人不要手软,因为,他们都是你们的敌人!”

“放心吧,爷爷!我知道该怎么做。”冰娆保证。

钟伯点点头,并起身离开,拉着卫扬办理入学手续去了,顺便,把肖敬也带去了学院,上课!

冰娆、冰溪回了院子坐在亭子中商议对策。

“娆儿,不让带兽兽的话,对我们很不利。”冰溪担心道,如果能带兽兽,他心里的底气会更足。

“哥哥,我有办法让他们检查不出咱们带兽兽了。”冰娆一脸神秘道。

冰溪眨眨眼,然后笑了。

妹妹的话,他当然百分百相信,如果能带兽兽进去,即使在谜心炼阵中危机重重,他心里也有底气啊!

而现在,他的心是彻底放松下来!

一周后,冰娆、冰溪带着队伍出发了!

谜心炼阵的地点,位于天河山不夜城!

这天河山不夜城,乃是四大公会的总部,同时也是一座有着上万年历史的古城。

里面的建筑古色古香不说,也热闹非凡!甚至就连夜间都是灯火通明,这正是天河山不夜城的由来。

天河山据柳城有些距离,冰娆等人由水晶和紫沧轮流飞行,都飞了将近两天才抵达。

而此次随行人员主要有钟伯、柳妖精、莫都、以及整个黑焰佣兵团的人。

随行兽兽,除了冰娆和冰溪契约的兽兽,没啥事想看热闹的银狼一族,也跟着来了。

当然,它们都被冰娆收进了星戒之中,不然跑在外面说不定会吓到人,对此,银狼一族也不介意,谁让它们和冰娆很熟了,而自从上次它们支援过冰娆后,就一直住在柳家,现在,知道冰娆敌人又多了三家,它们更不敢离开了!

万煌学院派出的参赛者,除了冰娆、冰溪这两个主力外,还有包子、肖敬、卫扬以及詹峰。

至于另外六名学生,钟伯一直找不到人,自然无从通知。不过,他们来不来也无所谓,因为谜心炼阵参赛者如果能全员通过的话,也会额外奖励十个参加青云榜的名额,这对学生稀少的万煌学院来说,足够用了!

等到了天河山不夜城,冰娆等人直接住进了柳妖精在那里的别院,不久,就有客人前来拜访!

来的客人,虽然主要是来拜访柳妖精的,但冰娆居然也认识,正是她在冰城时结识的那名中年丹师。

“柳伯伯?”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冰娆诧异道。

“你是…”中年男子虽然看冰娆有些眼熟,不过,他还是没敢认。

“我是冰娆。”冰娆笑着道。

“小娆儿?你、你都长这么大了?”中年男子异常惊喜,并略带激动道。

“你们认识?”柳妖精见状,有些莫名其妙。

“姑姑,小娆儿是我在冰城的时候认识的小朋友。”中年男子对柳妖精解释着。

“你管奶奶叫姑姑?”冰娆诧异了。

“奶奶?”中年男子也一脸问号。

“哈哈!柳韬,小娆儿是我认的孙女。”柳妖精笑着道。

“呵呵,姑姑可真有眼光,小娆儿比家族里那些女娃强多了。”柳韬赞叹道。

“柳伯伯,你可是姓柳的。你这样子会得罪了柳家所有女孩子哟!”冰娆听见,笑着调侃。

“切!那有什么,反正我已经被柳家逐出来了。”柳韬不以为然道。

“啊!柳伯伯也和我一样?”冰娆大惊,柳家连丹师都往外推吗?真是太有底气了!

“是啊!咱们同病相怜,要不我怎么特别喜欢你呢!”柳韬一脸自豪道,离开了柳家,他的小日子不知道过得有多好!

“噗哧!”冰娆听见柳韬这样说,忍不住笑了,不过她还是问:“柳伯伯,您怎么在这儿,难道调回总部了?”

“是啊!你们离开冰城后,我们冰城丹师公会的人就申请调离了,不过,小娆儿,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久了居然没有一点消息,害得我想见你都不知道上哪去找你。”柳韬抱怨道。

“呃!出了点意外,所以柳伯伯就算想见我们,只怕也见不到。”冰娆含蓄道。

柳韬一听就明白了,并怒气冲冲道:“谁干的?冰家吗?”

“不确定,柳伯伯,我得罪的人太多了。”说到这儿,冰娆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扯蛋,你才多大点,怎么可能会得罪那么多人?分明就是那些人小肚鸡肠,成天想着算计你,结果,肯定是没算计成,也就恼羞成怒了!”柳韬了然道。

做为柳家曾经的一员,他太清楚名门世族里那些肮脏内幕了,总之,肯定不关小娆儿的事!

“呃!柳伯伯,您真相了,其实,我都是自卫。”冰娆有些羞涩道。

“哈哈!懂得自卫就好!”柳韬忍不住笑了,接着又问:“小娆儿,你丹师修的如何了?应该有高级了吧?”

“……”冰娆泪奔,她能说,自己根本没修丹师吗?

不是她不想,而是灵气不够!

呜呜…

这十多年来,她吸收到的灵气,仅够修炼星辰诀的,丹师,想都不要想!而现在,敌人这么多,灵气得随时备足,丹师就更加不要想了!

“大师级?”见冰娆不吱声,柳韬小心翼翼问道。

要知道,十年前这小丫头就相当有炼丹天赋,甚至随手炼制出了益兽丹和智兽丹,那个时候,齐暄大师就曾说过,不出五年,这小丫头最差也能成为高级丹师!

高级丹师之上,就是大师级和宗师级,难道这小丫头已经是大师级甚至宗师级丹师了?

柳韬有些惊悚,真这样的话,也未免太吓人了吧?

“根本没认证。”冰娆见柳韬误会了,便实话实说道,她前世的丹师等级就不低了,如果认证的话,高级应该跑不了。

“……”柳韬傻眼,原来是没认证。

“为嘛不认证?”半晌,回神的柳韬才问。

“一是自从十年前那次,我就没在炼过丹,另外,丹师认证也太贵了,我舍不得钱。”冰娆非常诚实。

柳韬听到这话险些抓狂,十年没炼过丹?这、这岂不都荒废了吗?而且,更让他吐血的是,眼前小丫头居然嫌丹师认证太贵,要知道,和丹师将来的收益比起来,那点认证费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啊!

这小丫头,究竟是什么逻辑?

“柳伯伯,这十来年,我和哥哥一直把精力放在了灵师上,不然,遇到追杀的时候我们只怕连自保都没有办法…”冰娆看着柳韬,简单的解释了下。

柳韬一听,立即心疼了,并摸着冰娆的头道:“可怜的孩子,现在柳伯伯有能力了,以后我会护着你的。”

“柳伯伯…”冰娆眨眨眼,她不是这个意思啊?不过,对于柳韬的心思,她还是感动了一把,唉!素不相识的人尚且能对她如此,可跟她有那么一丁点血缘关系的冰家,却想杀了她,这算什么事吧?

如此对比之下,冰娆更嫌弃厌恶冰家了!

“好孩子,你受苦了!”柳韬还在感叹。

“……”柳妖精看着自己欣赏的侄子如此感性,简直无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小娆儿前十年或许苦了些,但毕竟苦尽甘来,现在,想要欺负到小娆儿可不容易,所以,请不要和她抢孙女,好吗?

这才是柳妖精关注的重点。

然后,她一把将冰娆扯进怀里抱着,又对柳韬道:“小韬子,你该干嘛干嘛去,小娆儿可是我孙女,有我护着足够了,不需要你!你快炼你的丹去吧!”

“……”柳韬愣了愣,才道:“姑姑,是我先认识小娆儿的,你不能这样。”

“是我先认识的,你们都一边去!”突然,看不下去的钟伯,火大吼道。

“呃!钟伯,您老也在啊!”这时,柳韬才发现钟伯的存在。

钟伯脸黑了,他那么没存在感吗?

“滚滚滚!别在我面前碍眼,也少打我孙女的主意!”钟伯气极败坏的朝着柳韬吼着。

柳韬瞪大眼睛,满脸的不敢置信:“小娆儿咋也成您孙女了?”

“不行啊?小娆儿当我孙女已经好些年了,你们都给我靠边站!”钟伯吼着。

“……”

柳韬和柳妖精愣了愣,随即柳妖精火大吼道:“死鬼,你让谁靠边站呢?”

“你、你们啊!”钟伯哆嗦了下,才结巴道。

“有种你再说一遍!”柳妖精也火了!

“说什么啊?”突然,又一道声音好奇响起,同时,一白胡子老头大步流星的走进了院子。

“齐老鬼,你来的正好,你给评评理!”柳妖精一见到熟人,立即拉住他道。

抹了把额上冷汗,白胡子老头,也就是齐暄无语道:“你们都一把年纪了,还吵什么啊!多让年轻人笑话!”

“谁敢笑话?”柳妖精闻言眼一瞪,看热闹的卫扬等人立即低下头,或者看向其它方向,以表示自己绝对没笑话!

而身为被他们争夺的主角,冰娆却相当无奈道:“爷爷、奶奶、柳伯伯,你们若是在吵,我可就离家出走了。”

“你敢!”三人异口同声的吼着,随即弱弱道:“我们不吵了,还不行?”

见柳妖精三人让个小女娃给制服了,齐暄好奇的看着冰娆,觉得惊艳之余,又瞧着眼前小丫头有些眼熟,可他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艾呀呀,他这记性啊!

“齐爷爷好,我是冰娆。”见眼前老头满脸问号又好奇的盯着自己,冰娆只能主动道。

“冰娆?你是冰娆?”齐暄大感惊讶!

“嗯,这是我哥哥,冰溪!”冰娆拉过冰溪,对齐暄道。

“呵呵,都长这么大了!”齐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对令人惊叹的兄妹,惊讶过后,又忍不住问:“你们怎么凑到一起了?”

“齐老头,小娆儿和溪儿现在是我孙子孙女!”钟伯解释。

“怪不得呢?十年前我就感觉你这老小子对他们兄妹有些特殊,看样子早就打上他们的主意了!”齐暄恍然大悟道。

“胡说什么?”钟伯怒瞪着齐暄,那个时候,他对冰娆、冰溪好,都是为了沧陌染,现在嘛!自然是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孙子孙女!

“嘿嘿!”齐暄露出个心知肚明的表情,并继续问:“你们怎么一起来天河山了?应该不是特意来看我的吧?”

“想什么美事呢?谁知道你在天河山啊!”钟伯一脸鄙视道。

“那你们来这里干嘛?”齐暄不解了。

“你是不是炼丹炼傻了?我们是来参加谜心炼阵的。”钟伯无语道。

“谜心炼阵?”齐暄表情有些茫然,要青云榜了吗?

“我就知道,你根本没关注这事。”钟伯一拍额头,肯定道。

“嘿嘿,我刚刚出关,听说你来了,就立即跑来了!”齐暄有些不好意思道。

“算你有良心。”钟伯满意道,然后拉着齐暄,两人哥俩好的走掉了。

柳妖精也盯着柳韬看了会儿,把柳韬看得都想炸毛了,姑姑干嘛一副他是肥肉的模样盯着他?

吓得小心肝乱颤的柳韬,不舍的看了眼冰娆,拔腿就跑,柳妖精立即追了上去。

“小娆儿,咱们要不要也出去转转,这天河山不夜城可是相当热闹的。”见钟伯等人都走了,卫扬提议道。

“好,去转转吧!”冰娆看了眼哥哥,同意了。

等到了街上,冰娆等人便慢悠悠的转了起来。

天河山因为有四大公会总部存在,因此每天来这里的灵师、丹师、器师以及驯兽师都相当多,这里的丹药和武器装备相较于其他城市也便宜许多,质量上还有保证,所以,包子等人一见到出售丹药及武器装备的店铺,就不肯走了。

他们在选丹药和武器装备时,冰娆则坐在了店铺里备下的椅子上,欣赏着街边的景色。

突然,一年轻男子走到冰娆面前,浅笑道:“这位小姐,我家主人请您上楼一叙!”

听到这明显是搭讪的话,冰娆皱了皱眉头,略带不悦道:“我又不认识你家主人,没兴趣与他一叙!”

“小姐,我家主人可是非常有诚意的,还望给个面子。”年轻男子颇有耐心道。

“对于不认识的人,你觉得我需要给面子?”冰娆无语了,如果每个人都让她给面子,而逼自己做不喜欢做的事,她觉得累!

“我家主人是沐云国五皇子,如果小姐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跟主人也没法交待。”见冰娆油盐不进,年轻男子只好抬出了主人的身份。

“就算你家主人是沐云国皇子又如何?这里可是天河山不夜城,难不成你家主人还想在这里耍威风?”听到他们对话的卫扬,走过来冷声道。

“我们主人是很有诚意的。”年轻男子强调。

“可我们不是拒绝了吗?既如此,你就不应该在纠缠了。”卫扬提醒。

年轻男子却只是站着不肯走。

他不走,冰娆可要走了。

直接越过年轻男子身旁,冰娆等人朝着相反方向走去。

“等等!”年轻男子追上来。

“说了不去!”冰娆冷声道。

“小姐,给个面子吧?不然我很难做的。”年轻男子哀求着。

“你难不难做,和我有关系?”冰娆好笑道。

“是和你没关系,可如果你肯帮这个忙,就当我家主人欠你一个人情还不行吗?”年轻男子商量道。

“沐云国五皇子的人情,咱们让他欠吗?”转头看着卫扬等人,冰娆淡淡问道。

“光欠人情可不够。”卫扬笑眯眯道。

“那你们还有何要求,只要我能做主的,都可以满足!”年轻男子一听有门,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先说说,你家主人请我们到底是要干嘛?”卫扬一脸严肃问道。

年轻男子默了默,不是请你们好不?不过,他也算看出来了,如果不把这些人一起请了,眼前的年轻女孩只怕不会跟他走。

“我家主人和别人打了赌,说是看到了一位绝色美人,因此才派我下来请人。”沉默之后,年轻男子实话实说,并忍不住暗叹,主人果然目光如炬啊!

“赌资多少?”冰娆对这个很感兴奋,遂主动问道。

看到眼前少女一提到钱,就双眸放光,年轻男子真是无语了。

他亮出自家主人的高贵身份,人家理都不理,可一提钱,明显来了兴趣!这算什么事吧?

难道他家主人的身份,还不如钱管用?

“300万!”郁闷了下,年轻男子如实道。

“极品晶石吗?”冰娆淡淡问道。

年轻男子闻言想吐血,你以为极品晶石是大白菜啊?谁敢拿300万的极品晶石来打赌啊?那不是浪费吗?毕竟,极品晶石中蕴含的灵气,可是上品晶石的千倍啊!

“是300万上品晶石!”深吸了一口气,年轻男子才道。

“不去!”冰娆再次拒绝。

“为什么?”年轻男子又郁闷了,这小丫头莫非在耍他?刚刚明明有门了啊?

“钱太少!不值得一去!”冰娆实话实说道。

年轻男子感觉自己又差不多要吐血了,300万您老还嫌少,那多少才够啊?

“去告诉你家主人,赌资最少一千万,然后二一添做五,不然,我不去。”冰娆笑眯眯道。

“……”年轻男子愣了半晌,才吐吐三个字:“你够狠!”

“小儿科。”冰娆觉得一千万她都说少了,但白得的钱,见好就收吧!

“等我!”深深的看了眼冰娆,年轻男子只留下了两个字,就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天月楼走去。

片刻,年轻男子便回来了,看到冰娆等人还在原地等他后,他才松了一口气。毕竟,他有点害怕对方溜之大吉。

“赌资增加到二千万,小姐满意吗?”年轻男子无语问道,他真没想到,主人听到冰娆的话,仿佛遇到了知音般,竟然很高兴的提了赌资,这下子眼前小丫头若是不肯跟他上天月楼,他家主人只怕连裤衩都要当掉了!

“相当满意。”冰娆笑着点头,白得一千万,她能不满意吗?

随后,冰娆等人随着年轻男子前往天月楼。

天月楼是天河山最大最豪华的酒楼,为四大公会共同出资兴建,因此,那酒楼可谓后台极硬,而无论身份多么显贵之人,到了天月楼都得老老实实的守规矩,如此,也造就了天月楼在流云大陆上如日中天的名声。

原本,冰娆等人就想进天月楼瞧瞧,但一看到天月楼那昂贵的价格,他们就有些望而却步了。

当然,舍不得钱的不是冰娆,而是包子等人。

喝杯茶就要十块上品晶石,那不是杀人不见血吗?

现在好了,有了免费喝茶的机会,还能拿到出场费,他们绝对求之不得啊!

被带进包间后,原本热闹的包间立即安静了下来。

包间中坐了七名俊男美女,其中五男两女。

五名男子都很年轻,个个身着华服、容貌俊美,一看就是出身优越之人,这个时候的他们,全都惊艳并目不转睛的看着冰娆,那两名女子,也跟着惊艳了下,但很快,她们眸中的惊艳就化为了浓浓的嫉妒!

“怎么样?我没撒谎吧?果然比赫连月还要美!”良久,其中一深紫色华服的俊美男子反应过来,并得意的笑着道。

这位,正是沐云国五皇子,沐天昶!

原本,他只是看到了冰娆的一个侧脸,就凭着自己对美人的见多识广,觉得这肯定是位绝色美人,因此才和在场的几位打赌,而现在,显然是他赢了!

沐天昶有些得意,钱啊!亮晶晶的上品晶石是他的了!虽然说,他得分给眼前的小美人一半,但好歹自己也因她赚了一千万啊!

想到这儿,他对冰娆印象便好到不行!

“她怎么能和月姐姐比?月姐姐可是赫连家族的大小姐,她算什么?一个出身低贱的女人罢了!”听见沐天昶称赞冰娆,其中一名女子略带不悦道。

“这位小姐认识我?”听见这话,冰娆淡淡问道。

“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女人!”女子一听,立即不满道。

“你既然都不认识我,又怎么知道我出身低贱?难不成你还会看相?”冰娆绝美脸蛋上尽是不解的问道。

“噗!”听见这话,沐天昶忍不住大笑,原本,见眼前小美人被人刁难,他还想英雄救美呢!但现在看来明显不需要啊!眼前这小美人的战斗力,一看就在他这没脑子的表妹容莲之上啊!

容莲则因冰娆的话差点气吐血,她怎么可能会看相?那是喜欢装神弄鬼的神棍才会干的活!

她可是容家大小姐!

而容家又是沐云国除了皇家外的第一大家族,因此,被冰娆这般羞辱,顿时让容莲恼羞成怒了!

只见容莲指着冰娆火大道:“你这贱民真是该死!居然敢如此跟我说话?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我还是那句话,不会看相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贱民?另外,你怎么还问别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呢?’”冰娆淡淡一笑,故意停顿了下,才继续道:“话说,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别人又怎么可能知道。”

“噗哧!”这下子,笑的可不仅仅只有沐天昶了,而卫扬等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明显被冰娆气到的容莲,脸一阵青一阵白,愤怒的浑身直哆嗦,但她根本说不过冰娆,对方显然是不惧她的身份,这让她相当无力。

“表哥,这女人欺负我,你快点帮我报仇!”气急败坏的容莲,扯着沐天昶的袖子撒娇道。

沐天昶没说话,直接拽回袖子,将头转到一边。

冰娆见状笑了,刺激道:“说不过、打不过就找家长撑腰,也是你这种废物的专长。”

“该死的!你说谁是废物?”容莲噌的一下从坐位上站起来,怒瞪着冰娆火大质问。

“莲儿,冷静,别和这种身份低下的人一般见识。”怕容莲吃亏,另一女子连忙拉住她安抚着。

同时女子又看了眼沐天昶,美丽的脸蛋染上一抹娇羞道:“五皇子放心,我会劝好莲儿的。”

沐天昶无辜的眨眨眼,关他鸟事?

他没不放心啊?

眼前妹有情、郎无义的一幕,冰娆显然不感兴趣,所以她直接朝沐天昶伸出白嫩的小手。

看着伸到眼前那只漂亮精致的柔荑,沐天昶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这丫是在和他要分成呢?

我去!你要不要这么心急?

怎么着,也得先认识下吧?

不过,冰娆根本不肯多废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沐天昶无奈,只能火大的瞪着身边四名损友吼道:“快掏钱,要帐的来了!”

“呃!”四名俊美男子傻愣愣的看着冰娆,心中直纳闷,他们的花容月貌过期了吗?为嘛眼前这位看都不看他们,眼里只盯着钱?

觉得被伤了自尊的四名俊美男子,伤心欲绝的看着冰娆,然后认命的掏出了一张卡!

“不要卡!咱家小娆儿只收现金!”没等冰娆开口,肖敬就提醒道。

“肖敬?你怎么在这儿?”才发现肖敬的五人,诧异道。

“丫的,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肖敬火大道,这些见色忘友的家伙,眼里只有美人了,哪里看得到他这小人物的存在啊!

“呃!你们认识啊!她难道是肖家小姐?”沐天昶惊讶道,同时心中暗喜,总算知道美人身份了。

“不是!”肖敬回答的相当简练,然后不耐烦的催促着:“快付钱啊!别让咱家小娆儿等久了!”

“……”五人沉默了下,心道,肖敬,你能有点节操吗?

半晌,沐天昶递过两张卡,“这里有一千万,是你的!”

“我说了,咱家小娆儿只收现金!”肖敬吼道。

“一千万,全要现金?”沐天昶无语了。

“哼!哪有人带那么多现金的,一看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容莲鄙视道。

“你给我闭嘴!咱们就是喜欢收现金,怎么滴吧?”肖敬没好气的对容莲吼着,然后看着沐天昶五人,“就这样的货色,你们也好意思领出门?我都替你们觉得丢人现眼!”

“肖敬!”容莲火气也上来了。

“闭嘴!本少主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肖敬板着脸,戾声道。

“你、你敢这样对我说话?”容莲自尊倍受伤害,美眸转到沐天昶身上想让他给自己做主,可沐天昶就跟没看到一样,受不了这打击的容莲,梨花带雨的含恨跑出了包间。

另一女子见了,连忙追了出去。

“好了,碍眼的女人走了,咱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吧?”叹了口气,蓝衣男子笑着道。

“小娆儿,这家伙叫白鹏,你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却是白家出了名的笑面虎,所以,你可千万别被他美色所迷,以至于上了他的当啊!”没理蓝衣男子,肖敬小声的直接对冰娆道。

但他的小声,包间里的人就没有一个听不到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