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八十九章 来自各大学院的邀请函

听见这话,钟灵不由自主的含泪抬头,并用眼神询问,什么愿望?她的愿望,不是成为徐家五少夫人吗?

但这可能吗?

冰娆不是要杀了她?

莫名紧张的钟灵,期待的看着冰娆,哀求道:“冰娆,放过我吧!我愿意以后唯你马首是瞻!什么都听你的。”

“听我的?不好意思,我可信不过你!”冰娆笑眯眯道。

“可你不是说会满足的我愿望吗?如果你不放了我,如何满足?”钟灵不解的看着冰娆道,眸中依然满满的期待。

“你不是想给徐五少下药吗?我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冰娆坏笑着道。

钟灵愣了愣,心里悲愤,为什么?为什么和她想的不一样?

徐源更加悲愤,并怒瞪着冰娆:“冰娆,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冰娆眨眨眼,不解问道。

“你、你…”徐源很想问,难道你对我没有一点感情吗?但看到冰娆那双美眸冷漠的看着他,他真是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冰娆拿着粉色药丸缓缓走近。

徐源猛摇头,嘴里不停的说着:“不要!我不要!”

“啊!我不要啊!”徐源急的不行,突然,他嘴角鲜血狂流,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主人,这家伙断气了。”紫衡检查了下,确认对方不是装晕。

“不会吧?”卫扬好奇的走了过来,掰开徐源的嘴一瞧,好嘛!自杀了!

“这家伙咬舌自尽了!”随后,卫扬转头对众人道,至于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还是满脸惊奇的看着钟灵道:“钟小姐,你的威力可真大!这家伙为了不和你洞房,宁可自杀啊!”

说完,卫扬还忍不住大笑起来。

这事,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钟灵闻言,脸一阵青一阵白,当然,完全是被气的!她真心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光了!甚至今天,她还得死!呜呜…

“钟灵小姐,瞧这事闹的,本来我是想满足你愿望滴!但男主角不配合,我也没辙啊!所以,你还是节哀吧!要不,你说说看,还想要谁,我帮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成行?”冰娆一脸无辜又万分同情道。

一听这话,在场的佣兵都情不自禁的往后连退好几步,妈呀!这可真是太危险了!

虽然钟灵长得很漂亮,但这种情况下,谁敢跟她扯上关系啊?那不找死吗?

钟灵也因为冰娆的话,气得脸都绿了!

该死的!她有那么饥渴吗?

愤恨的瞪着冰娆,钟灵恨不得咬她几口!不过,冰娆毫不在意钟灵的眸光,并笑眯眯的打量着钟灵,仿佛在思考着从哪里下手。

钟灵让冰娆不怀好意的眸光吓得直哭,冰娆有些不耐烦了,并没好气道:“哭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你自找的吗?你还有脸哭?”

“呜呜…我怎么知道你如此可怕!”钟灵委屈极了,她要知道的话,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惹冰娆啊!

“我不可怕,就能任你欺负了?”冰娆嘲讽道。

“我、我…”钟灵想说,我不是那个意思,但她发现,这话说得连她自己都不信,她就是一向欺软怕硬惯了!甚至不考虑后果,只按自己想的来,不然,哪里会得到这样的下场。

“真不愧是大家族千金,欺负人的事都能说得如此理所当然!其实,我也喜欢欺负人,不过,我是专门喜欢欺负你这样欺软怕硬的,特别是看到你这样的人在我面前得瑟,我就想欺负下,所以,只能怪你倒霉了!”冰娆淡笑着道。

钟灵忧桑了,这冰娆,就是披着羊皮的老虎啊!呜呜…可惜,她发现的太晚了!

“对了,给你五分钟,说说自己想怎么个死法吧?是想喂大明湖的鳄鱼呢?还是要喂虚妄森林里的兽兽?”冰娆继续问道。

“……”钟灵郁闷,她能两个都不选吗?

“拖延时间是没用的。”见钟灵不吱声,冰娆只能提醒。

“冰娆,你给我个痛快吧!”闭了闭眼,钟灵大声道。

“为什么你们折磨人的时候,都不会给别人痛快,轮到你们死了,就想要痛快?这是什么逻辑啊?难道真以为你们比别人高贵?”冰娆不懂了,十大家族的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钟灵也无话可说了,事实不就是如此吗?只是她没想到报应居然来得这么快!

“小娆儿,还是把这女人喂鳄鱼吧?我喜欢看她喂鳄鱼!”突然,紫衡要求道。

“也好。”冰娆同意了,抬头看了眼天空,现在夜色当空,又有些阴沉,正是喂食鳄鱼的好时候!

“不、不要!”一听要把她喂鳄鱼,钟灵顿时小脸煞白。

“别怕,你不会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你的前任渣女,范柔、冰梅会在大明湖里陪着你的。”冰娆拍了拍钟灵娇嫩的小脸蛋,淡定自若道。

“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把她们也喂鳄鱼了?”钟灵花容失色,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冰娆…好可怕!

“答对了,但没有奖励!”冰娆坏笑道。

说完,冰娆又给了紫衡一个眼色,紫衡会意直接一钳子砸在钟灵脑袋上,打晕了她。

紧接着,冰娆转头对同样受惊不轻的众佣兵们道:“大家最好快些离开这里,我想,钟家和徐家的人应该就要到了,至于该怎么做,你们应该清楚吧?”

“清、清楚,我们会找地方躲起来的。”一名佣兵小心翼翼道。

“很好,那快些离开这里吧!”冰娆吩咐着。

有了冰娆首肯,在场的佣兵们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短短几分钟,现场就只剩下黑焰和乘风佣兵团的人了。

“你怎么还没走?”看了眼卫扬,冰娆无语道,这家伙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呐!

“我想看钟灵喂鳄鱼,还没见过呢!”卫扬淡淡笑道。

“那一起吧!”冰娆不介意带上他们一起看热闹,然后,她将紫沧移了出来。

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深蓝色巨大沧鹰,卫扬等人愣了愣,随即,卫扬眸子倏的瞪大,我去!这居然又是一只九级灵兽!

冰娆究竟有几只九级灵兽啊?

卫扬有些不淡定了!

而紫沧一出来,可谓无视了所有人的存在,并幽怨的看着冰娆道:“主人,打架这种事,你怎么能不叫上我呢?”

“乖,只是收拾两名灵尊而已,出来那么多兽干嘛?万一把人吓到怎么办?”冰娆笑着安抚。

“唔,也是哦!那我还是低调些吧!”紫沧恍然大悟了。

可听着这一人一兽对话的卫扬等人,却有些风中凌乱。

收拾两名灵尊而已?

亲,为嘛这样的事到了你嘴里就变得如此容易?你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吗?

话说,你放了两只九级灵兽出来已经够吓人的了,你还想弄多少出来啊?

看着冰娆,卫扬气得都不想搭理她了。

太气人了,有木有?

太打击人了,有木有?

“你们不上来吗?想腿儿着前往大明湖?”已经坐到紫沧背上的冰娆,看着一直傻站着的卫扬,笑着提醒。

卫扬十分傲娇的坐了上去!

他的属下一见,也连忙上鹰,不过,坐上去后,他们却有些害怕,九级灵兽啊!听说脾气都不太好!

“放轻松,我家紫沧不会把你们丢下去的。”见卫扬那些属下如此拘谨,冰娆不由好笑道。

“是啊!我可是只好鸟!”为了呼应冰娆的话,紫沧故意卖萌道。

摸了摸紫沧的头,冰娆笑得乐不可支。

突然,紫沧急速降落!

“怎么了?”卫扬忍不住问。

“有敌情!”紫沧谨慎道。

抹了把额上冷汗,卫扬十分无语,他都没看到一个人,咋就突然有敌情了?

但看到紫沧慎重的降落到了一棵巨树上,还用那棵树繁茂的枝冠做掩护,卫扬啥话也说不出来了。

几分钟之后,卫扬看到一支十多人的队伍从他们身旁飞了过去,从衣着上看,应该是徐家的。

顿时,卫扬额上出了一头的冷汗,心道好险,幸好这只鹰的眼神好,不然,他们和徐家的队伍岂不要碰上了?

待那队伍飞过之后,紫沧继续飞。

这次,他们一路顺利的来到了大明湖。

到了大明湖后,紫衡如上次般,用绳子捆住钟灵,丢进了大明湖里。

卫扬见状不解问:“这是在做什么?”

“钓鱼!”紫衡坏笑着回道。

“……”是钓鳄鱼吧?

卫扬无语了。而且看眼前蝎子如此熟练的动作,显然就是个老手啊!

“嘿嘿,我已经钓过两回了!”看出卫扬心里所想,紫衡笑眯眯解释。

“……”

两回?

一回是冰梅,一回是范柔吧?

卫扬了然,在虚妄森林时,他听冰娆说过了。

但用此种方法钓鳄鱼,他还真是闻所未闻。

好奇的卫扬,在耐心的等待了一会后,就见湖水底部有几条巨大的黑色影子迅速游来,然后就听到咔嚓声传出,湖中的几条巨大怪兽露了了丑陋的大脑袋,一口咬上了钟灵的四肢!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钟灵迅速恢复了清醒。

当她看到眼前的状况,瞪时吓得心神剧裂!

鳄、鳄鱼!

“啊!”尖叫声突然响起,卫扬一瞧,钟灵的一条手臂已经被一只鳄鱼咬断,然后咔咔几下,那条胳膊就被那只鳄鱼吞进了肚子。

好、好恐怖!

头一次看这么血腥直播的卫扬属下中,有的已经受不了的狂吐了出来,不过,卫扬却是兴致勃勃,这场面,可真是够震慑的!

“啊!”

“啊!”

随后,尖叫声不断传到岸上…

持续了数分钟,声音缓缓消失,而钟灵,也成了鳄鱼腹中餐!

“好了,喂食完毕,咱们可以回家睡觉了!”冰娆一脸淡然的对众人道。

卫扬属下脸色惨白的看着冰娆,回家睡觉?

睡得着吗?他们恐怕会做噩梦的!

呜呜…

这一刻,冰娆成为了他们心目中无比高大!最不能招惹的存在!

知道冰娆要回柳城后,卫扬打发走了属下,强烈表示要跟着冰娆去家里看看。

冰娆听到卫扬的要求十分无语,这家伙,要不要这么自来熟?

但见卫扬执意如此,冰娆最终还是答应了。

一起回到柳城,将卫扬带回家后,柳妖精和钟伯看着卫扬眸中满是好奇。

这家伙…是娆儿带回来的!

天呐!

这莫非是见家长的节奏?

想到有这个可能,钟伯首先就接受无能!

有了这家伙,沧陌染可怎么办?

抱着这样的想法,钟伯看卫扬就百般不顺眼了。

而卫扬面对钟伯不甚友好的眸光,却感觉相当的莫名其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招这位不待见了,貌似他并没有做什么不应该做的啊?

当然,冰娆也不清楚爷爷在心中脑补了什么,不然,她定会郁闷的。

“娆儿,你好几天没回家,煊儿都想你了,你还不快去看看!”知道卫扬打算住下后,钟伯也没表示拒绝,只是催促孙女快去看那小奶娃。

那小奶娃的新名字,正是叫煊儿,不过,冰娆听了却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并傻傻的看着钟伯,用眼神询问,煊儿是哪位?

“煊儿是你儿子!”对于孙女的不配合,钟伯有些咬牙!

“哦!”冰娆想起来了,不过,对于爷爷要要她立即去看那小奶娃,她还是感觉莫名其妙。

那小奶娃会想她?

若是她没记错,那丫现在早就玩的乐不思蜀,恐怕连她是谁都忘了吧?

当然,那小奶娃的玩伴,正是冰魄、染儿还有那只小银狼。

现在四个小家伙只要凑到一起,那破坏力简直惊人的强大!

不过,既然爷爷让她去看,她还是得给面子的。

冰娆离开后,卫扬仍然处于呆怔中。

他听到了啥?

冰娆有儿子了?

那小丫头不是才十三岁吗?

哆嗦了下,卫扬觉得他根本无法想象冰娆当妈的样子!这太恐怖了!

“你叫卫扬是吧?今天多大?娶妻生子了没有?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卫扬还没有从震惊中回神,就听到耳边想起一连串的问题。

问这问题的,自然是钟伯。

正所谓知已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所以,他现在急需了解眼前这家伙的基本情况。

卫扬听见这些问题,又呆怔了许久,心里直打鼓,这是要干嘛?查户口吗?

见卫扬半天不吱声,钟伯没了耐心,并在心里暗道,这家伙反应也太迟钝了吧?就这样的,还想打娆儿主意?

当然,卫扬心里想的和钟伯却不是一回事。

他深深觉得,这也许是人家家长不放心他这陌生人前来投宿,因此才想要了解下自己的基本状况,这绝对是可以理解的。

脑补完,卫扬主动道:“我今年二十八岁,单身,无妻无子,家中父母尚在,还有一个弟弟!”

“都二十八了?有点老啊!”钟伯开始挑刺。

卫扬则倍感郁闷。

二十八还老?

他正当年好不?而且,怎么这家人对于投宿的还挑年龄?

“你有没有什么红颜之已?”钟伯继续问。

“没有,我不太喜欢女人…”卫扬认真回道,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着急的钟伯给打断了。

“难道你喜欢的是男人?”钟伯大惊,莫非他判断错误,这家伙不是冲着孙女来的,而是孙子?

我的天!

这更不行了!

“溪儿,你也下去吧!那些小家伙都想你了,快去看看他们!”担心孙子清白的钟伯,连忙打发孙子也离开。

躺枪的冰溪无言了,他知道,爷爷心里肯定在胡思乱想了!

给了卫扬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冰溪转身离开。

“……”卫扬有些想抓狂,这家人怎么回事啊?他什么时候说自己喜欢男人了?他话明明没说完,后面还有半句,是女人太麻烦啊!

为什么不让他把话说完?!

还有,冰溪那什么眼神?同情?怜悯?

卫扬不知道,他死皮赖脸的跟来,会不会被气得吐血三升。

而钟伯看到自家孙子临走前貌似和卫扬在眉目传情,心里不禁沉沉了,也更加担心了!

不会真是他想的那样吧?

不行!绝对不行!

比起担心孙女被卫扬拐走,他更加担心孙子啊!

“我不许你打我孙子的主意!”不知不觉,钟伯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懊恼中,钟伯就看到有些受惊吓的卫扬,正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卫扬不是傻瓜,甚至还很精明,稍微一联想,他就瞬间真相了!

怪不得眼前老头对他阴阳怪气的,原来以为…

无奈扶额,卫扬叹气道:“前辈,您误会了,我和冰娆、冰溪,咱们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样。”

“啊!呃!”听到卫扬这样说,轮到钟伯尴尬了,他怎么就一时不小心,把真心话给说出去了呢?这可真够丢人的!

干笑了几声,钟伯不好意思道:“那个…主要是我孙子、孙女还小,为人又比较单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以,我怕他们会被人骗喽,你不要介意啊!”

知道卫扬没想打孙子孙女的主意,钟伯对他态度明显好了许多,不过,他的话却令卫扬更加无语。

你孙子孙女年纪小是不假,可他们单纯吗?

真没见过世面吗?

就那两货,会被人骗?

如果不是卫扬知道,当家长的都会觉得自家孩子好,他真想告诉钟伯,就你家那黑心黑肺又凶狠残暴的孙子孙女,一点也不单纯,相反,他们两个连灵尊都敢杀,那还叫没见过世面?另外,他们不骗别人,别人都要烧高香了,有人能骗得了他们?

卫扬绝对不相信!

别看他和冰娆、冰溪相处的时间很短,但这足够他看清那两货的本质了。不过,他偏偏就喜欢这样的人!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臭味相投吧!

不对,怎么能是臭味相投呢?应该是惺惺相惜才对!

正所谓,鱼找鱼,虾找虾!

卫扬深知自己和那对兄妹同样是胆大妄为的人,因此,他才找来了!

对于冰娆、冰溪的家人,他也有着几分好感,并十分配合道:“我理解,那两个小家伙,身边确实需要人照顾。”不然,不定多少人倒霉呢!

“哈哈!好兄弟,咱们果然志同道合啊!”钟伯一高兴,直接把卫扬上升到了兄弟的高度。当然,他也有点私心,你都成我兄弟了,自然是娆儿、溪儿的长辈了,总不会再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吧?

“大哥!”卫扬也很上道,瞬间,新鲜出炉的兄弟两人,就热情相拥。

目睹一切的柳妖精,除了无语还是无语!

你们可真是够可以的了!

这就成兄弟了?

你们有问过娆儿、溪儿的感受吗?

明明是他们带回来的朋友,转瞬就成了长辈了?这换谁都得抓狂吧?

果然,冰娆、冰溪知道这一情况后,最想做的就是将卫扬给丢出去,但钟伯却不赞成,还怒声指责:“你们怎么可以对爷爷的兄弟如此无礼?他可是你们长辈,以后要叫卫爷爷!”

“……”看着爷爷认真的脸,冰娆、冰溪黑线了!

这算什么事啊?还要管卫扬叫爷爷?

就算他们敢叫,卫扬敢答应吗?

卫扬自然是不敢答应,因此看眼前两个小家伙黑线后,他立即道:“大哥,叫爷爷就不用了吧?毕竟,我才二十八,当爷爷早了点,还是让他们直接叫我名字吧?”

事实上,卫扬如此说,纯粹是怕冰娆、冰溪报复,这两个小家伙的战斗力实在太吓人了,他惹不起啊!呜呜…不然,他还真想给他们当爷爷玩玩!

“那好吧!”钟伯也不想惹得孙子孙女不开心,但他还是慎重警告着:“娆儿、溪儿,虽然你们可以直接叫卫扬的名字,但你们要时刻记住,他是你们的长辈,不可以对他没大没小的!”

“是!”冰娆、冰溪连忙点头,心里长吁了一口气,好险,差点就多出一个卫爷爷了。

这一刻,冰娆绝对无比后悔的带卫扬回来。

她更是想不明白,家里来来往往的雄性多了,爷爷怎么就如此防着卫扬呢?

打量着卫扬,这家伙虽然英俊,但比起齐亚枫等人,脸蛋还是差了些,可咋就入了爷爷的警戒线啊?

其实,回到她的院子,冰娆就想清楚爷爷一连串的反常是为了什么,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她更百思不得其解。

这下好了,爷爷抢走了卫扬,把他当成了兄弟,这就是明摆着告诉卫扬,你是长辈,别打我家孩子的主意啊!

同情的看了眼卫扬,入了爷爷的眼,有你受得了!

事实证明,冰娆果然有先见之明,因为钟伯直接将卫扬的住处安排到了他的院子。

对此,卫扬表示很无奈,他能说,他更希望和冰溪一起住吗?都年轻人,也有共同语言不是?

可现在,他却被个老头盯上了,哪怕这老头认了他当兄弟,但还是对他不放心!

好在卫扬绝对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因此对于住处也就不挑剔了。

睡前,钟伯又特意找卫扬谈心。

名为谈心,实际上是打听他和娆儿、溪儿如何相识的。

卫扬也没隐瞒,将在虚妄森林的事情如竹筒倒豆子般全说了。

说完,他就看到钟伯瞪大眼睛愣住了。

卫扬暗想,自己这便宜大哥也许是需要时间来消化此事,也就没打扰,并昏昏欲睡的打起瞌睡。

砰!突然一声巨响,卫扬被吓醒,抬头一瞧,面前的桌子已经碎成了片片,而钟伯,则一脸愤怒、脸色发黑的站在他面前。

卫扬哆嗦了下,暗道,这便宜大哥莫非想杀人灭口?

随后,胡思乱想的卫扬才听到钟伯愤恨道:“徐家、钟家,真是太可恶了,居然敢欺负我孙女!死得好!死得好!”

卫扬闻言黑线,心道,老人家,你这反射弧是有多长啊?他都睡了一觉了,您才反应过来?

钟伯当然不可能才反应过来,只不过,他想了许多,并暗暗数了数孙女得罪的家族,冰家、范家、徐家、钟家,还有那个目前尚未找到凶手的赫连家,东流云十大家族之中,至少一半已经被孙女得罪了!当然,这还不算西流云的沧云国…

对此,钟伯很纠结,仇人这么多,只怕以后孙女去哪他都不会放心了!

唉!孙女惹麻烦的能力,世所罕见啊!

当然,钟伯很清楚,这都不是孙女的错,分明就那些家的渣男、渣女没安好心!

可你们死就死了,却给孙子孙女留下无穷隐患啊!

这才是最令钟伯头疼的!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过,他这慢半拍的反应,却把卫扬吓得一愣一愣的,好在卫扬承受能力蛮强,很快就淡定了。

“兄弟,你是娆儿、溪儿的长辈了,以后他们的事你多费心啊!”突然,钟伯拉着卫扬的手,语重心长的叮嘱着。

卫扬傻眼,啥意思?

钟伯淡笑不语,留下莫名其妙的卫扬,就回屋睡觉去了。

隔天。

看到冰娆、冰溪后,钟伯都没好脸。

冰娆、冰溪纳闷,爷爷这是咋的了?他们又怎么惹到这老头了?

卫扬见状,小声道:“昨天晚上,你们爷爷找我谈心,问我咱们咋认识的,我就全说了!”

说完,卫扬还给了他们一个保重的眼神,就坐下吃早饭了。

“爷爷!”冰娆讨好的在钟伯身旁坐下。

钟伯傲娇的冷哼一声,转过身。

“死鬼,一大清早的你摆脸色给谁看呢?”无语的柳妖精,忍不住问道。心里却在暗忖,这老东西发什么疯啊?

“你问这他们,都干了什么好事!”钟伯一指冰娆、冰溪,没好气道。

“娆儿,溪儿,你们又闯祸了?”眨眨眼,柳妖精好奇的问。

“呃!没有,只是自卫。”冰娆小声道。

“自卫!自卫到啥程度?”柳妖精脸色大变,现在她对于这两个字异常的敏感,因为娆儿口中的自卫,绝不会是一般意义上的自卫。

“全杀了!”冰溪淡定自若道。

听着这话,莫都吓得手中的筷子都掉到了地上,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冰娆、冰溪!

这段时间,他一直赖在柳宅,对这对兄妹自然也有了几分了解,但现在听到冰溪说,全杀了!他还是受惊不轻!

“谁家的?冰家还是范家?”愣了愣,柳妖精问。

“徐家和钟家。”冰溪诚实道。

“……”这下子,轮到柳妖精不淡定了,她心里的想法和钟伯差不多,这样的事实,真是太令人蛋疼了!

“爷爷、奶奶,放心吧!想杀掉我们的徐、钟两家人都死翘翘了,所以,他们暂时应该不会怀疑到我身上。”冰娆笑眯眯安抚着。

“臭丫头,你还笑?”面对啥也不怕的冰娆,钟伯只觉得头大!

“爷爷,不笑难道还哭吗?再说了,这事又不怪我,我只是自卫而已,不然,今天你和奶奶就见不到我们了!”冰娆委屈道。

“你还有脸说?这事昨天怎么不告诉我们?我还是听卫扬说的才知道!”钟伯怒道,这才是最令他生气的,出了这么大的事,为嘛不第一时间告诉他?

“我到是想说,可有机会吗?一回来,你就把我和哥哥打发走了,然后忙着认弟弟,后又与卫扬彻夜长谈…”冰娆提醒。

“我、我那是…”钟伯无话可说了,昨天,他认了弟弟后,特意带卫扬去娆儿、溪儿的院子溜了一圈,然后就拉着卫扬走了,确实是没给两个小家伙开口的机会,可他就是想埋怨他们,怎么滴吧?

见钟伯突然傲娇上了,冰娆、冰溪格外无语,卫扬连忙打圆场:“大哥,娆儿和溪儿说的确实有道理,徐家、钟家一时半会儿应该找不到咱们身上,再者,就算他们找来了,咱们也可以不承认啊!又没有证据,凭啥说是咱们做的!”

“你、你们都是一丘之貉!”钟伯气极道。

卫扬眨眨眼,心道,大哥,您老真相了啊!

吃过早饭。

钟伯气哼哼离家出走了,到了晚上也没见回来!

冰娆有些担心了,并问冰溪:“哥哥,爷爷看样子气得不轻啊!居然玩翘家了?”

“噗哧!”冰溪听到妹妹的话,忍不住笑了,并安慰:“放心,爷爷会回来的!”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一点不担心我!”突然,钟伯的声音在冰溪身后响起,紧接着,他的脑袋就被敲了下。

“爷爷!”冰娆扑到钟伯怀中,怒声问道:“你这臭老头跑哪去了?也不打声招呼!”

“哈哈!”对于被孙女骂臭老头,钟伯非但不生气,还笑得很开心,然后,他略带得意道:“我去做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冰娆好奇问道。

“散布小道消息去了!”钟伯一脸神秘,却不肯细说。

第二天,冰娆等人就听到了关于徐家和钟家的流言蜚语!

有人说,徐家五长老和某位钟家灵尊是一对基情四射的情侣,为了反抗家族的压力,双双殉情于虚妄森林,死前抵死缠绵最终精尽人亡!

这绝对是死了都要爱的典范!

另一消息,则是关于徐源和钟灵的。

都说徐家最优秀的五少徐源,被钟家钟灵看上,可五少不喜欢钟灵,坚定拒绝后,就被钟灵安排人给绑架到了虚妄森林!

差点被霸王硬上弓的徐源抵死不从,咬舌自尽,而钟灵,伤心欲绝之下,失足掉进了大明湖成了鳄鱼的腹中餐!

这二则消息一经传出,立即风靡了整个流云大陆,一时间,徐、钟两家风头大盛!

但徐家和钟家人,却差点被气吐了血!

原本,死了那么多族人,找不到凶手就够让两家为之郁闷了,现在,又传出了这样的丑闻,这让两家人如何接受?

当然,最让两家族人受不了的是,他们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就好像传言中的主角是他们似的!

三天之后。

徐家、钟家联袂找上了冰娆。

得知这一情况的冰娆,有些纳闷,这么快找上她,莫非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

不过,等她见到徐、钟两家派来的人后,她知道自己想多了。

人家压根不是来找她算帐,而是询问情况的。

见到冰娆,两家代表直接问:“冰娆,你们为什么那么快离开虚妄森林?其他佣兵团的人都去哪了?”

听见这问题,冰娆诧异反问:“任务取消了,咱们离开虚妄森林不是很正常吗?没事谁会在那里长住啊!至于其他佣兵团的人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

“你们不是一起离开的?”眯了眯眼,徐家代表问。

“是一起离开的,但出了虚妄森林,咱们就分道扬镳了!”冰娆很有耐心的回着,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模样。

“那你们黑焰佣兵团的人,怎么也全都不见了?”钟家人根本不信冰娆的话,继续质问。

“我们团,当天去了虚妄森林的,一共就十个人,得到你们徐家和钟家给的封口费后,他们就跟我请假了,估计是找地方享受去了吧!”冰娆笑着解释,重点强调了封口费。

一提到这个,两家代表脸色剧变,该死的,封口费的话题对他们来说是个禁忌!可冰娆却如此轻松的说了出来!

“哟!来客人了?”突然,卫扬走进客厅,笑着对冰娆道。

“徐家和钟家的,来找我了解点情况!”冰娆答疑道。

“你是…卫扬?”眯了眯眼睛,徐家代表确认道。

“在下正是卫扬,很高兴认识两位!”卫扬大大方方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徐家代表质问。

“来窜门啊!”卫扬理所当然道。

同样的问题,徐、钟两家代表又问了卫扬,卫扬却和冰娆同样一问三不知,回答的都是些没有营养的东西,这样的结果,气得两家代表好想吐血!

白跑一趟,两人自是不甘心。再者,现在他们又找不到其他佣兵,因此只能将怀疑的目光放到冰娆和卫扬身上。

偷偷在柳城住下后,他们一直暗中监视着柳宅,并想趁冰娆或卫扬单独外出时,将两人掳走拷问!

可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冰娆和卫扬的话,但慑于柳妖精在驯兽师公会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偷偷摸摸的。

但两天后,他们却被家族叫了回去,原因是柳妖精投诉了!

投诉理由,当然是有人见色起意,骚扰自己孙女!

这一罪名可谓不小!

特别现在徐、钟两家又处于风头浪尖上,因此他们根本不敢在有任何流言传出,只能撤回了自家的人。

随后的一个月,冰娆的小日子过得蛮自在的。

由于莫俞等人不方便出面,她就和哥哥两人接了些佣兵任务来做,一个月的努力,黑焰佣兵团成功由D级升为了C级,如此的晋升速度,实在令人咋舌不已。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要这么打击人吗?”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卫扬,有些无语道,依照这两人的速度,下个月黑焰佣兵团岂不是就要成为B级了?

要知道,他的乘风当初晋升B级,可是用了好几年时间,就这,速度都算快的了!但这对变态兄妹,显然是想打破佣兵工会的记录,成为最快晋升到B级的佣兵团啊!

听见这话,冰娆无辜的看着卫扬:“我也不想的,可这任务实在没什么难度!”

“……”

卫扬挠头,好想揍人的感觉怎么破?

这一个月来,他都住在柳宅,和冰娆、冰溪的家人、兽兽们也算混得很熟了,可他怎么还想抓狂呢?

难道是他这一段时间受的刺激不够大?

卫扬默默躲到一旁,脸上红果果的写着‘别理我,烦着呢!’

冰娆见状暗自失笑,现在的卫扬,貌似越来越孩子气了。

一周之后,万煌学院收到了一份邀请函!

这份邀请函,是除五大学院之外的各大学院,联合发出的!

邀请函的内容,是以学院为单位,请他们参加一次试炼!

“谜心炼阵?神马东东?”看着邀请函上的内容,冰娆不解的问。

“怎么这么早?”听到谜心炼阵后,卫扬诧异道。

“嗯?”冰娆脸上尽是问号。

“所谓谜心炼阵,实际上算是青云榜的初选…”卫扬皱着眉头解释,但他心中却疑滤重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