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八十八章 冰娆,你为何如此狠毒?

任务取消了?

冰娆听见这话,特意看了眼自己的佣兵徽章想确认,那上面记录了每个佣兵团所接的任务,完成或取消都会在上面显示出来。

果然,现在这一任务后面多出了三个小字,已取消。

其他佣兵也在看,不过,对于任务取消他们已经没有多大感觉了。

要知道,整个任务完成,才给百万晶石,还得十支队伍分,可现在,他们每人得到了四十万,谁还在乎任务取不取消了。

但做为任务方,突如其来的取消了任务,也确实挺令人生疑?

正寻思着,突然,佣兵团这边有人发出一声惨叫!

众人不约而同回头,正好看到王煞小脸惨白,倒在地上没了气息,此时,他身上已然鲜血淋淋,而他身旁,站着一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手里持着一把剑!

这是…开始灭口了?

众人心里大惊,而王煞身边的刘猛见状,更是吓得浑身直哆嗦。

“别、别杀我…”刘猛下意识的往后退。

中年男子则冷笑,并一步步逼近。

“不杀你?难不成还留着你?”中年男子淡淡道。

“不、不要啊!”刘猛吓得脸上都没有血色了,突然,他一个趔趄,腿软的倒在地上。

中年男子见状,直接冲上前,对他连劈了数十剑,很快,刘猛也断了气。

这一过程中,在场的很多佣兵都被吓傻了,而对于对方的血腥手段,根本没有人敢阻止。

众佣兵也知道,徐家来了这么多人,势必是不会放过王煞和刘猛这两个桃色事件的男主角了!

“啊!我好难受!”这时,又有人发出惊呼。

佣兵们又全都朝着声音方向望去,却看到一名佣兵已经脸色发黑的倒在了地上。紧接着,陆续有人脸色发黑的痛苦倒下!

这是…

“中毒了!是你们下的?”卫扬倏的眯了眯锐利的星眸,看向徐、钟两家族人!

“哼!今天你们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徐源的那位五爷爷,也就是徐家五长老一脸冷傲道。

“你确定?”冰娆眨眨眼,淡淡问道。

“当然!冰娆,下一个死的就轮到你了!”徐家五长老愤恨道,看着冰娆的眸光,仿佛要将她吃掉似的!

不过,冰娆却十分淡定。

随即,徐家五长老一扬手,立刻过来十多个衣衫褴褛、容貌丑陋、身材矮小的男人,那些男人到了徐家五长老面前,全都恭敬的不行。

而徐家五长老则手指着冰娆,对那十多名男人道:“这小贱人就给你们玩了,怎么样?货色不错吧?”

一听这话,十多名男子立即双眸放光,色眯眯的看着冰娆,有的嘴角还流出了恶心的黄色液体。

徐源听到五长老的话,皱了皱眉打算阻止,冰娆可是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给了这些乞丐?

“五爷爷,这女人留给我!”想了想,徐源才道,言外之意就是别人不能碰!

“不行!源儿,这个女人今天必须死!”徐家五长老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道。不但得死,还得死得凄惨!受尽屈辱!

“五爷爷!”徐源有些怒了。

“源儿,以你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非得这一个?别忘了,她可是害了巧儿!而我今天必须给巧儿报仇!”徐家五长老语重心长道。

徐源张了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想到五长老在徐家的地位,他还是忍下了。

见徐源不吱声了,徐家五长老便直接对那些肮脏的男人下令:“上吧!都温柔着点,别轻易把这小贱人玩死了!”

“是!”十多名邋遢男人一听,立即恭敬回道,然后一步步朝着冰娆走去。

美!真是太美了!

邋遢男人们边走边流口水!

“等等!”冰娆突然叫停道。

“怎么,小贱人,你怕了?”徐家五长老略带得意的笑起来。

“我不是怕,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冰娆绝美脸蛋上尽是问号。

“哈哈!看在你即将死亡的份上,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我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徐家五长老大笑道,他再一扬手,那十多名丑陋男子就停下了脚步,但他们的目光,却一直火热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冰娆。

“既然徐家和钟家有杀我们灭口的想法,怎么还给我们送钱来?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冰娆不解问道。

“哈哈!这你就不懂了!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吗?我就是要让你们先高兴高兴,然后在去体验下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徐家五长老恶狠狠道。

“只是这样?”冰娆诧异,这老头,可真是够无聊的。

“不然你以为呢?小丫头,说起来你这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敢威胁徐家和钟家,还害得咱们徐家的嫡出小姐让两个恶心男人给占了便宜,看到没,现在那两个男人已经去了地狱,下一个自然轮到你了!”徐家五长老略带得意道。

“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冰娆闻言淡淡道。

“什么弄错了?”徐五长老纳闷。

“难道徐巧没告诉你,害她的人是钟灵吗?我可是无辜的。”冰娆云淡风轻道。

“哼!你休想狡辩,我可不是徐巧那么好骗,这事,明明就是你不对,你还想往钟灵身上赖?”徐五长老怒火中烧道,他何尝不知道钟灵是罪魁祸首?可钟灵是钟家人,他不能轻易动啊!所以,只能柿子挑软的捏,先处理了冰娆!以泄心头之恨!

“我怎么不对了?”冰娆无语了。

“你当然不对!如果你当时在帐篷里,我家巧儿会遇到这样的事吗?巧儿所遭遇的一切,本应该是你来承受的,所以你说说,是不是你害了巧儿?”徐家五长老火大吼着。

“听你的意思,我妹妹就得老老实实的呆在帐篷里,任由别人算计?”冰溪听不下去了,这徐家老头也未免太欺负人了吧?真当他们是好欺负的?

“没错!她本该如此!”徐家五长老理所当然道。

“这就是你们徐家的强盗逻辑吗?”冰娆笑了,并问道。

“哼!你们这些低贱的人,本来就应该为我们卑躬屈膝!这是你们的荣幸!”徐家五长老一脸傲慢道。

“果然不愧是十大家族啊!今天可真让我卫扬大开眼界了!”一直在看热闹的卫扬,都忍不住开口了,并同情的看了眼冰娆,惹上徐家这条疯狗,可真是够倒霉的了!

“死前开开眼界也好,免得到了地狱让人笑话你们没有见过世面!”徐五长老轻嘲道。

“说的也是,那小的就谢过徐五长老了。”卫扬淡淡一笑道。

“你的谢意我接受了!”徐五长老一点不客气,随即他才反应过来,“不对,你怎么还站着?”

环视一周,基本上所有佣兵都已经被毒倒了,可眼前,却明晃晃的站了三个人,冰娆、冰溪以及卫扬!

这不对劲啊!

“难道五长老想看我躺下时候的模样?”卫扬面露羞涩,后又道:“那多不好意思?想不到五长老居然好这口?但我可是个正常男人啊!偶喜欢的是女人,也只和媳妇睡啊!”

“噗哧!”冰娆让卫扬的话给逗的笑了出来,她发现,这家伙也挺有搞笑本事的嘛!

不过,徐五长老脸色却难看到极点,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白,他这算是被人调戏了吗?可恶!

“卫扬,你少耍嘴皮子!”徐五长老恼羞成怒了。

“我都要死的人了,还不能说实话吗?”卫扬有些委屈了。

“你、你…”徐五长老被卫扬气得语塞。

这时,冰娆提醒:“卫扬,这老头不想听你说,分明就是想看你的实际行动,你还不躺下给他看?”

“对哦!我现在就躺!”说完,卫扬真躺下了,还装出一副中毒昏迷的模样,但他那时不时睁开看徐五长老的眼睛,却泄露了他啥事都没有的事实!

徐五长老让这一幕给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些都快死的人了,居然还敢胆气他?难道他们就不怕自己让他们死前受尽折磨?

真是好大的胆子!

“有空逞口舌之快,你们还是想想呆会儿怎么个死法吧?”恼怒的徐五长老,警告着。

“难道咱们还能有别的死法吗?”看了眼痛苦倒地、痛得已经不能言语的众佣兵,冰娆好奇问道。

“哈哈!有的人或许可以死的痛快些,但你是肯定不可能了!”徐五长老得意笑道。

“你的意思,我会死得很惨?”冰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问道。

“必须啊!若是让你死的太容易,我家巧儿的苦岂不白受了?”徐五长老恨意满满道。

“你确定徐巧是受苦了?据我所知,她好像蛮享受的!”冰娆疑惑道。

“没错!叫的可大声了,哎呀呀!听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不甘当中毒之人的卫扬,又插嘴道。

“你给我闭嘴!”闻言,徐五长老朝卫扬怒吼,然后又瞪着冰娆,气急败坏道:“她那是中了药,不然,会看上那两个丑八怪吗?”

“你的意思,如果当时的男主角不丑,她就能看上了?”冰娆眨着美眸,一脸纯良的问道。

“这是重点吗?”徐五长老火气又上来了!

“对我来说,是。”冰娆诚实道。

“你、你…来人!给我上了她!你们还等什么?快上!”被气疯的徐五长老,黑着脸朝着十多名丑陋男子吼着。

十多名丑男心里有些委屈,一会儿上,一会儿停的,都您老说的算,现在又来和他们发火,这算什么事吧?

不过,有了徐五长老的命令,十多名邋遢男心里还是很高兴滴!眼前这美人,简直就是极品啊!光用看的他们都流口水了,更何况还要真刀真枪了!

兴奋、激动、心跳加速,种种症状同时出现在这十多名丑陋男人身上,然后,他们再次一步步朝冰娆走去。

每走一步,他们的口水便开始往下滴落!

等到了冰娆近前,十多双黑色的、布满了泥垢的粗糙的手同时往冰娆身上伸去!

“啊!啊!”数声惨叫霎时响起,徐、钟两家人一瞧,地上多了十多双手!

“这么脏的手,也敢碰我妹妹!”冰溪手中握着一把薄且锋利的刀,刀尖上还有血液滴下,那十多双手,就是被他砍断的!

“你、你…”看着十多名抱着胳膊疼的在地上打滚的恶心男人,徐五长老真心被气到了!

“你以为没了他们,就没有人能上冰娆了吗?”徐五长老扯着脖子吼着,额上青筋更是突突直跳。

“你试试呗!来多少,我砍多少!”冰溪淡定自若道。

“是吗?我倒要看看,这么多人你怎么砍得完!”徐五长老一发狠,指着身后的徐家人道:“这小贱人留给你们了,都给我去上她!”

听了徐五长老的话,徐家众人心中有一刹那的犹豫,不过,这既然是五长老的命令,再加上冰娆又生得如此倾国倾城,他们自然也不愿意放过亲近美人的机会。

短短瞬间,冰娆和冰溪就被徐家人给包围了!

看到徐家人有机会对美人一亲芳泽,钟家人某些好色之人顿时不干了!

“徐五长老,你不能厚此薄彼啊!这样的美人,也得让我们偿偿吧?”有钟家人大着胆子道。

“哈哈!都有机会!你们一起上吧!”听见这话,徐五长老开怀大笑,然后还挑衅的看了眼冰娆道:“小贱人,好好享受吧?我对你好吧!”

“对我真好!”冰娆依然云淡风轻,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勾了勾手指,她又道:“你们谁先来?”

“我先!”

“我先!”

两家族人争先恐后,都想当第一个吃掉冰娆的人。

“别抢!大家都有份的!”冰娆见有些乱了套,便出言安抚。

徐五长老心里得意万分,但也不禁思忖,这冰娆莫非是吓傻了不成?不然怎么还主动上了?或许,是想死前好好享受下?

自动脑补的徐五长老,真心觉得女人心、海底针,他都有些不懂冰娆了!

当然,他也没有懂的机会了。

因为下一秒,他就又接连听到了几声痛苦惨叫。

一抬头,就见数十名徐家人已经全身漆黑的躺到了地上,气息全无!

“冰娆,你胆敢杀害我们徐家人?”见状,徐五长老再次怒火中烧,他甚至没有看到冰娆是如何出手的!这怎么可能呢?

而围着冰娆想尝鲜的徐、陆两家人显然也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但因为围着冰娆、冰溪的人太多,而死掉的又是最前面那一层的,所以,谁也没看到冰娆是怎么出手的?又或许是有人在帮她?

躺在地上的卫扬,看到出事的并非冰娆兄妹,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不过,他也没打算立即出手,反而依然躺在地上静观其变!

“你们怎么都不动了,快来嘛!”这时,卫扬又听见冰娆这样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冰娆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可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对冰娆兄妹另眼相看啊!

不过,冰娆的话说完,徐、钟两家族人反倒不敢轻举妄动了。

见他们不动,冰娆反倒想速战速决了!

一个绚丽的烈焰焚心从她手中抛出,刹那间,距离她最近的那圈人身上,都燃起了火光,紧接着,就是一片惊天动地的慌乱尖叫及踩踏声!

“冰娆,你敢!”这回,徐五长老看到冰娆出手了,顿时大怒!

“我就敢了!你能怎么滴?”冰娆淡笑着,火红的灵技不断从她白皙柔嫩的小手中抛了出去,也使得更多的人身陷火光!

冰溪见妹妹开打,自然不甘示弱。

长刀一挥,磅礴的灵气宣泄而出,直奔身上着火的徐、钟两家人!

徐家五长老做梦也没想到,他眼中的弱小蝼蚁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杀掉徐家人!这、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挑衅啊!

大怒之下,徐五长老直接跳进战斗圈,想先杀掉冰溪这只小蝼蚁。

“徐五长老,别欺负小孩子嘛!我先陪你玩玩吧?”突然,卫扬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地上跃起,拦住了徐五长老的去路!

“卫扬,你找死!”徐五长老火气瀑涨,跟卫扬打到了一起!

两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莫俞等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嘴里还大声嚷着:“小姐,装中毒可真不是人干的事啊!”

说完,他们几个便如小蜜蜂般,开始给那些中了毒的佣兵们喂食解毒丹。

而这话,传进了徐五长老的耳中后,却让他气得直接喷出一口老血。

卫扬见机闪躲,那些血才没溅到他的身上。不过,他还是抱怨道:“五长老,你可真脏啊!咋能随地吐血呢?幸好我躲得快,不然就要被你弄脏衣服了!”

“噗!噗!”卫扬的话十分气人,受不住刺激的徐家五长老,又连喷了好几口血!

“哎呀呀!徐五长老,你病得可不轻啊!”连忙跳开的卫扬,一脸关心的道。

“卫扬,你找死!”徐五长老真是快被气死了!

“徐五长老,你只会说这一句话吗?”卫扬十分无语,这话他已经听了好几遍了,耳朵都要生茧了!

“你…”徐五长老气极,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徐五,你还和他废什么话,快些杀了他!咱们两家都死了好些人了!”突然,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钟家那名灵尊。

此刻,他已经被两名解了毒的佣兵给缠住了!

那两名佣兵分别是烈虎和飙狼的团长,实力很强,钟家灵尊被他们缠住后,一时间分身乏术很难取胜,但徐、钟两家的情况却令他心急如焚!

他们两人带来的族人,几乎被秒杀!

看到这种情况的钟家灵尊,压根想不明白,明明看上去很弱的两只蝼蚁,为何会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这个时候,徐源和钟灵也已经看傻眼了。

但傻眼过后,徐源却是眼睛一亮,如女杀神般的冰娆,正是他心中最理想的妻子人选啊?再看了眼吓得躲在他身后的钟灵,他真是嫌弃的不能在嫌弃了。

一把推开钟灵,徐源朝冰娆大声道:“冰娆,别杀了,我愿意取你为正妻!停手吧!大家都是一家人!别伤了和气啊!”

谁知他这样一说完,冰娆杀徐、钟两家族人的速度,反而更快了。

天呐!快收了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吧?冰娆很无语。

“冰娆,你没听到我说的吗?”徐源恼火,觉得冰娆在打他的脸!

“啪!”突然,徐源脑袋上被狠狠敲了下。

回头后,徐源瞧见一只漂亮的紫色蝎子正站在他背后,那蝎子的大钳子中,还拎着小脸煞白的钟灵。

“徐大哥,救我!”钟灵胆战心惊的向徐源求救,心里无比郁闷。她看情势不对,本来是准备逃跑的,可是偏偏遇到了这只拦路蝎,这让她很受伤。

“你、你打我?”徐源仿佛没看到求救的钟灵似的,傻傻的对紫衡道。

“打的就是你!丫的,敢打我家小娆儿的主意,你不要命了?”紫衡一脸鄙视,对于眼前这癞蛤蟆想吃小娆儿这只天鹅肉,它十分不爽!

这样想着的同时,紫衡猛的抬起一条大长腿,直接将徐源踹翻在地!

哼哼!对付这样的富二代,用灵技都显得有些多余,直接上拳头足够用了!

被踹倒的徐源,脸上则尽是不敢置信,这时,紫衡又一屁股坐了上去。

咔咔!

噗!

徐源肋骨被坐断,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一直被紫衡拎着的钟灵,看到这一幕,直接尖声大叫,“啊啊啊!”

啪!又是一巴掌,紫衡一拳打晕了钟灵!

然后,它继续调戏徐源。

一只硕大钳子,在徐源那张原本俊美,但此时却有些狼狈的小脸蛋上来来回回的比划着,吓得胸腔剧痛的徐源大气都不敢喘。心里更是忍不住暗道,这只蝎子想干嘛?毁他的容吗?

事实上,紫衡哪有那么无聊,它不过是想吓吓这小白脸罢了!

等吓唬够了,紫衡又掰过徐源的脸,让他看向冰娆的方向。

“瞧见没,徐家和钟家的人,都被我家小娆儿和冰溪消灭掉了!”紫衡笑眯眯道。

徐源一瞧,那只蝎子果然没骗他。

此刻,地上很多徐、钟两家人的尸体,已经被堆成了小山。

接着,徐源又见冰娆取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了点粉末出来,然后那些尸体便全都消失不见了!

“呕!”徐源反胃的吐了。

冰娆在处理那些尸体的时候,怎么可以如此淡定?

事实上,这一幕不仅吓到了徐源,也把在场的佣兵吓得不轻,瞧冰娆那毁尸灭迹的熟练程度,分明就是个中老手啊!

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下,在场佣兵们都忍不住在心里暗想,自己有没有得罪过冰娆的地方啊?

很快,佣兵们集体松了一口气。

同时看向冰娆的眸光有些复杂。

谁都没想到,一直以来多多少少都受到他们额外照顾的小女孩,居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他们大跌眼镜!

以后,他们绝对不敢以貌取人了!特别是那些看似无害的女人!其实,他们早该想到,冰娆肯定不是来虚妄森林渡假的,没有点实力敢来啊!

见识到冰娆的真正实力,众佣兵心里也如同找到了主心骨般,本以为必死的结局,最后居然反转了!这可真是太令人兴奋了!

“冰娆,快来帮忙啊!”突然,卫扬的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他的余光已经看到冰娆、冰溪以及一只黑色狐狸消灭掉了徐、钟两家全部的人,这一事实,也令徐五长老彻底疯狂了起来,对方这一疯,就让他有些hold不住了!

“紫墨!去帮忙!”听到卫扬求援,冰娆吩咐紫墨。

“好的,岳母!”紫墨兴奋异常,然后就朝着徐五长老跑了过去。

冰娆黑线,大庭广众之下被狐狸叫岳母,真是醉了!

可惜,任冰娆如何纠正,紫墨这家伙就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有了紫墨帮忙,卫扬顿时轻松起来,并抽身离开战斗圈跑到冰娆身边,好奇的问:“那只狐狸是你女婿吗?”

“……”冰娆不想说话,有些抓狂!

亲,你不能当没听见吗?

“什么时候介绍下你的女儿给我认识啊?”卫扬继续道。

“……”冰娆还是不说话。

“冰娆,你们兄妹还真是令人大吃一惊呢!”见对方不配合,卫扬只能转移话题。

“你也令我大吃一惊啊!”深深的打量着卫扬,冰娆淡淡道。

“哈哈!彼此!彼此!不过,杀了这么多徐、钟两家人,你不害怕?”卫扬闲聊般问。

“怕有用?杀都杀了!”冰娆依然淡定自若。

“说的也是,不过,我想徐家和钟家应该不会放过我们了。”卫扬轻笑道。

仿佛是为了呼应卫扬的话,被紫墨死死缠住的徐五长老,突然转头朝冰娆方向大吼道:“冰娆、卫扬,我们徐家不会放过你们!”

砰砰砰!徐五长老回头的瞬间,脸上便重重的挨了几拳,顿时,他整张脸肿了起来,牙齿也掉了好几颗!

“老贱人!我岳母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紫墨不满的冲徐五长老吼。

“哈哈!你这女婿不错啊!还挺护着岳母的。”见状,卫扬笑了起来,又给徐五长老默哀了三秒钟。

冰娆闻言,又不搭理卫扬了。

不过,卫扬显然不介意,并全神贯注的围观徐五长老挨揍!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徐五长老终于被打蒙了,并因体力不支而软软的倒了下来。

搞定了徐五长老,紫墨又朝钟家灵尊飞奔了过去。

按紫墨的想法,现在自己还处于岳母的考查期,因此它必须好好表现才行,它要让岳母知道,它绝对是一只靠谱的狐狸!

十多分钟之后,钟家灵尊也成了紫墨的拳下败将!

这个时候在场的佣兵们,没有人会怀疑那只黑色大狐狸不是一只九级灵兽!

能轻轻松松将两名灵尊揍趴下,这样的战斗力简直爆表啊!

干完活,紫墨还讨好的跑到冰娆身边,用毛绒绒的大尾巴蹭了蹭她,才道:“岳母,解决了!”

“干得不错!”冰娆摸了摸紫墨的脑袋,对它的表现给予了肯定。

之后,冰娆来到徐五长老和钟家两名灵尊身边,笑看着两人道:“两位,感觉如何?”

“冰、冰娆,徐家和钟家不会放过你。”被揍得脸肿得像猪头,衣衫褴褛、全身布满鲜血的徐五长老,有些哆嗦的抬起手,指着冰娆道。

徐五长老虽然嘴硬,但内心是极其悲愤的。他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居然会在阴沟里翻了船!

可谁让人家有九级灵兽呢?这只能怪他报仇心切,而没有查清楚冰娆的底细!

徐五长老大恨!不过,他依然不觉得冰娆实力有多么可怕,都是靠那只九级狐狸罢了!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如果他有九级灵兽,死的定是冰娆兄妹无疑!

想到这些,徐五长老心里又开始不平衡起来!

那小贱人凭什么拥有九级灵兽?她配吗?

妒火中烧的瞪着冰娆,徐五长老仍不忘摆谱。

冰娆却只是笑笑,“徐、钟两家什么时候来找我算帐,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两个今天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虚妄森林!”

“冰娆,你敢!敢杀我们?”钟家灵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他的情况比徐五能稍强些,因此说话语气也较为有力。

“有何不敢?”冰娆笑得很纯良,然后低头问:“你们两人真的没听说过我吗?”

“知道,十年前被驱逐出家族的冰家废物而已!”徐五长老鄙视道。

“那是老皇历了!实话告诉你们吧!前不久,我和哥哥杀掉了冰、范两家的八名灵尊,所以,现在多杀掉你们两个,对我来说也算不得什么!正所谓,债多了不愁,杀一个也是杀,杀十个也是杀!”冰娆云淡风轻的说着,而她的话,却令徐五长老、钟家灵尊,以及听到这话的佣兵们全都大惊失色!

杀完八个灵尊了?

再杀就是十个?

我的天!

众佣兵惊悚了!

眼前这对如天人般耀眼的兄妹,何止是强悍啊!这根本就是变态好不好?

另外,徐五长老还说这对兄妹是冰家被逐的废物?

这事,也让一少部分佣兵想起,十年前貌似是有这回事,只是时间久远,他们早就忘记了。

但就算现在想起来,他们也想骂脏话!

我去!废物能这么厉害?

能杀掉八名灵尊,外加已经挂上号的徐、钟这两位?

真心不知道,究竟谁才是废物!

“你、你们就不怕我们四家联手追杀你们?”良久,无比震惊的徐五长老才稍稍平复了自己苦涩的心情,尖声质问道。

“我还是那句话,怕有用?”冰娆淡笑问道。

徐五长老说不出话来,这是何等自信的语气啊!如果他早些知道冰娆有如此实力,他也许不会来这一趟!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徐五长老要求:“冰娆,给我个痛快吧!”

“要痛快?五长老,你莫非失忆了?刚刚还想找十多个丑陋又恶心的男人百般折磨羞辱我,现在轮到你当阶下囚了,就想要个痛快?你当我傻?你以为自己又是谁?告诉你,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的!”冰娆冷声道。

“你!冰娆,我可是灵尊!就算死,我也要死的有尊严!”徐五长老见冰娆不给自己面子,火气噌的一下又上来了!

“尊严?下地狱去要吧!”冰娆嘲讽道,然后掰开徐五长老的嘴,将一粒粉色小药丸丢了进去。

给徐五长老吃完,她看着钟家灵尊问:“老头,这药眼熟不?”

说完,她又掰开钟家灵尊的嘴,同样扔了粒药丸进去。

“不、我不要吃!”钟家灵尊脸色剧变,那药…

小药丸入口即化,钟家灵尊猛咳了几下,却只咳出几口口水,顿时,他着急起来。

体内渐渐泛起的热度,让钟家灵尊有些惊慌失措。

同样感觉到不对劲的徐家五长老,这时也小脸煞白的问道:“冰娆,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

“不知道哦!我从钟灵身上找到的,钟家这老头应该比较清楚!”冰娆笑眯眯的回道。

“到底是什么药?”徐五长老神色恐慌的问脸色已经红得似血的钟家灵尊。

钟家灵尊却没言语,并恶虎扑食一般,朝着徐五长老猛扑了过去!

唰唰唰!

大手狂撕,瞬间的工夫,徐五长老身上的衣服就成了碎片!

已经红果果的徐五长老,这个时候药性也上来了,并同样不顾一切的撕扯着钟家灵尊的衣服。

两个年龄加在一起快二百岁的糟老头子,如同麻花般纠缠在了一起,嘴里还发出兴奋异常的叫声。

在场的佣兵们神情目然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幕,三观尽毁!

节操君,你去哪里了?

他们找不到了!

不过,在场的佣兵们也害怕这两个灵尊会突然狂性大性的朝他们扑来,因此都躲得远远的。

只有冰娆几人,淡定的站在原地。

“这药,就是钟灵想下给你的那种吗?”卫扬好奇问道。

“应该是吧!”冰娆也不太肯定,但这药的药效很强就是了!

如今,这药用到了徐、钟两家灵尊身上,冰娆觉得心里特别舒坦。

毕竟,她本身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之前徐家那老东西又想找十多个丑陋肮脏的男人羞辱她,若是她不狠狠回报一下,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随后,冰娆又将目光转到被紫衡坐在屁股底下的徐源身上。那徐源,因为受不了眼前的刺激,已经怒火攻心晕了过去。

冰娆走近后,一脚又将晕过去的徐源给踹醒了。

眼前冒金星的徐源,看到冰娆,一脸惊恐的大声道:“冰娆,你为何如此狠毒?”

“我狠毒吗?”冰娆笑得很妩媚,然后又提醒道:“那药,可是钟小姐的。”

徐源无话可说了。

是呀!是钟灵的药,但却被你用到了五爷爷和钟家灵尊的身上,徐源不难想象,等五爷爷和钟家灵尊清醒过来后,会是多么的无地自容!

冰娆可不管那些,又连扇了钟灵几巴掌,打醒了她。

醒来的钟灵,视线正好看到徐家五长老和钟家灵尊在上演活春宫,顿时,她也受不住刺激,啊啊啊的尖叫起来!

紫衡见状,一钳子打上了钟灵的嘴,顿时,打得钟灵牙齿霹雳啪啦的往外跑,她的嘴也跟香肠般肿了起来。

冰娆又威胁:“再叫,就割掉你的舌头!”

被这样一吓,钟灵霎时老实了。但她眼中的恐惧,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掉!

魔鬼!

冰娆是个魔鬼!

钟灵从没向现在这般后悔过,她为何要去招惹冰娆?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啊!啊!”突然,两声搀杂着莫名兴奋,但又无比痛苦的叫声传进了钟灵耳中,她下意识的一瞧,差点没昏过去。

此刻,两个老头已经进行到关键步骤了,而且,徐家五长老还是被压的那一个!

冰娆见状诧异道:“真没想到,徐家五长老原来是个受啊!”

但很快,徐家五长老和钟家灵尊的位置又调换了过来,同样的叫声这次是从钟家灵尊的口中传出来的,被压的换成了他!

“同攻同受?”冰娆再惊,看着钟灵啧啧称奇,她今天真是大开了眼界了!

虽然中了药,但眼前两名灵尊的战斗力显然相当惊人,直到数小时后,两人之间的桃色氛围才慢慢的消停下来,而这个时候的他们,也精尽人亡了!

“现在轮到你们了。”看着徐源和钟灵,冰娆笑得很倾城!

“冰娆,直接杀了我吧!”徐源要求道。

“其实啊!我也不想杀了你们,可都已经杀掉这么多徐、钟两家的人了,所以,你们也只能被我灭口了!”冰娆看似无奈的模样,气得钟灵直想吐血,不过她已经被冰娆吓到了,根本不敢和冰娆呛声,并小声哀求:“冰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你放心,这事我会烂在肚子里,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这样啊?可我不相信你,怎么办?”冰娆有些苦恼。

“冰娆,你相信我一次吧!呜呜…”钟灵急得嚎啕大哭,她不想死啊!

“不相信,但我可以满足下你的愿望!”冰娆一副不要感谢我,我很善良的模样,笑着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