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48章 你这C杯是不是也太小了点

安夕颜一把拍掉他试图探进她针织毛衣的大手,故意气他,“我心疼酒呢。”

明明知道她是口是心非故意气他的,但莫向北还是忍不住用大手掐住了她的小腰,微微用力,疼得安夕颜忍不住叫了起来,“啊,疼。”

他趁机眯着眼威胁她,“老实地说,疼谁?紧”

安夕颜气得握了拳头,捶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坏蛋,疼你疼你,行了吧。雠”

终于满意了,莫向北这才将她松开,性感的唇角高高扬起,“继续脱。”

安夕颜直接从他身上跳了下去,丢给他一句,“脱-你-大-爷。”看他倏然变得铁青的脸,立马跟兔子似的逃进了盥洗室。

快速锁上门,安夕颜靠在门上笑得很开心。

怪不得他总是喜欢欺负她,原来看人抓狂又无力的感觉真是好。

偷乐了一会儿,安夕颜便脱了衣服,开始洗澡……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她像兔子一样蹦跳着逃进浴室的小女人,铁青的脸色微微有了缓和,翻身下床,快速脱了衣服,拉开一旁的抽屉,拿了一把钥匙大步朝浴室走去。

正在愉快哼着歌儿的安夕颜,在哗哗的水流声中,根本没注意到门锁被转动,待她反应过来时,莫向北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虽然两人早已熟悉彼此的身体,但在这一刻,安夕颜还是害羞得蹲下了身子,将自己蜷成一团,“莫向北,你……你这个流M。”

他淡定地走到她面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捞了起来,深邃的眸子将她从头到脚一阵打量,最后落在她用手捂着的胸前,冷嗤一声,“就两颗小馒头也值得你用手捂着?”

小馒头?

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男人这样的冷嘲热讽,一生气,安夕颜就容易冲动。

一冲动就容易犯错,只见她一把松开捂着的那两抹柔软,挺直了腰板晃了晃,“莫向北,你看清楚了,我这是C杯好不好?”

男人的眸子倏然变得深沉,连呼吸都重了。

他一把抚上,还怀疑地捏了捏,随即俯下身子将唇紧贴在她耳边,沉沉地问,“我一只手刚好包住,这C杯也未免太小了点?”

“这么说,莫大总裁是摸过一手掌握不了的C杯?”

“C杯倒没摸过,不过,五年前,倒是摸过一个A杯。”

“你……”

安夕颜一把将他推开,可人的脸上都是受伤的表情,“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提你的前妻。”

前妻?

莫向北瞬间明白过来,倒也不解释,“不说了,洗澡。”

说着,他伸手就想去拉她,谁知,生着气的安夕颜不想再理他,拿过一旁的毛巾裹了自己就想出去。

见她这样,莫向北也没拦她,只是说,“帮我把睡衣拿进来。”

安夕颜头也不回,“让你前妻拿,本姑娘今天不想伺候你。”

浴室门‘砰’地一声被关上,莫向北看着,唇角忍不住一抽。

小东西,什么都没长,脾气倒是长了不少。

只是,如果让她知道,五年前的A杯就是她,又会怎样?

……

出去之后,安夕颜直接倒在了床上,连湿湿的头发都没心思去擦。

原本不错的心情顿时变得很低落很复杂。

两人在一起之后,安夕颜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去想关于他前妻的一切,毕竟她也有过去。

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她只想好好珍惜现在。

但今天他突然提起,还是将她伤到了。

此时此刻,她忍不住去想,是不是她在做每一件事的,他都会拿她和他的前妻做比较?

他还是忘不了那个女人吧?

如果已经放下,就不会还想着她的A杯……

越想越难受,忍不住就红了眼眶落了泪。

莫向北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见大床上,安夕颜湿着头发趴在那儿,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

…在哭。

意识到这一点,他眸色一沉,大步走了过去。

伸手,扳着她的肩膀,想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却不料,平日里柔弱的小女人,此时此刻力气竟然不小。

她皮肤太娇嫩,平时两人爱时,他都格外注意力道,总害怕一不小心就伤到她。

此刻,也是如此,他不敢使劲扳她,害怕一会儿她白嫩的肩膀上又是一片淤青。

站在床边,他低声开了口,“哭什么?”

原本听他出来,还有所期待的安夕颜,一听他这句话,气得一把抓过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莫向北,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明明就是他的话伤害了她,现在却装作什么不知道的样子。

这个臭男人,怎么就这么可恨呢。

莫向北一把抓了枕头,顺手扔在一旁,“半夜三更你让我往哪儿去?”

“随便!”

见她真的生气了,莫向北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难得放软了语气,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乖,别生气了,我帮你吹干头发,嗯?”

安夕颜正气头上呢,立马气呼呼地回绝,“不用。”

莫向北也不管她是真拒绝还是假拒绝,从盥洗室拿了吹风机出来,插好插头,就替她吹了起来。

安夕颜心烦意乱得不行,她现在只想离他远远的。

几乎是下意识地,她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抬手,就朝他拿吹风机的手用力地挥去。

毫无防备的莫向北,被她使劲一挥,吹风机掉在了地上,‘砰’的一声,让所有的一切都安静下来。

当安夕颜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原本坐在床边的男人猛然站起,原本较好的脸色倏然变得阴沉,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看着她,薄唇微启,“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嗓音低沉,而清冷,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温柔。

安夕颜一时有些无措,唇瓣张了张,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我……”

“安夕颜,我还真是太惯着你了!”

冷冷地丢下这句话,莫向北拿过一旁的睡衣穿上,然后打开门就大步走了出去。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待安夕颜终于缓过神来,四周的一切都静得可怕。

借着灯光,看着摔落在地板上的吹风机,她下了床弯腰捡起。

站在那里,她直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吹风机,眼睛一眨,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说到底,都怪她的不识趣。

他结过婚,有过一个女人,甚至还和那个女人生下了小宝---这些都是早已知道的事实。

她为什么还要在乎?

无数次地催眠自己,他的前妻已经成为了过去式,他现在在乎的那个女人是她;可为何,今晚在听到他突然提及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窒息地心痛?

她承认,那一刻,除了生气之外,还有嫉妒,对他前妻深深的嫉妒。

为什么他的第一个女人不是她?

突然,一抹刺骨的凉意从心尖尖处弥漫至全身,她莫名有些恐惧。

她这么在乎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不是……

她爱上了他,已经爱到了骨髓深处,恨不能将他过往的一切都占为己有?

怎么会……

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她不知不觉间,已经爱他深到万劫不复的地步。

痛苦地闭上眼睛,心酸在心口不断蔓延。

谁能告诉她,现在想拔出来,是否还来得及?

只是,拔出来之后呢?

在没有他的世界里,她又该拿什么活下去?

……

莫向北出了房间,便直接敲开了莫向西的房门。

正准备睡觉想莫向西看着站在门外携带着一身怒火的三哥,愣了一瞬便明白了

过来,戏谑地笑了一声,“被嫂子赶出来了?”

莫向北不请自入,一进屋就朝大床上躺,“你去隔壁屋,我睡这儿。”

莫向西一听,不乐意了,“你怎么不去隔壁屋?”

“床太小,睡不下!”

“你睡不下,难道我就睡下了?”莫向西伸手就要去捞他,莫向北翻个身躲开,声音淡淡传来,“去睡一夜,我就再给你一年的自由时间。”

莫向西眼睛一亮,“真的?”

“啰嗦!”

“记住你说的!”

莫向西抓了一个枕头,心甘情愿地去了隔壁客房。

见房门关上,莫向北唇角扯了扯,他不会告诉他,那屋里的床单上,大白经常在上面睡觉。

对于一个有严重洁癖的莫向北来说,即便是睡沙发,他也绝对不会去睡一张被狗睡过的床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