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46章 打算什么时候娶她

午餐是在‘御膳宫’吃的,饭后,因华景天要赶回京城,几人便就此分了手。

莫向北喝了点酒,安夕颜不敢让他开车,便自告奋勇地拿了车钥匙。

坐在副驾驶座上,莫向北睨着她,有些不放心地问,“你确定开得了它?紧”

他的座驾---银灰色的宾利赛欧。

安夕颜信心十足地说,“十几万的车都开得了,这几百万的车子,性能难道比十几万的差么?雠”

“嗯。”莫向北将身子靠在背靠上,闭上眼睛,“我睡一会儿,到了叫我。”

安夕颜一听他要睡觉,立马有点怂。

但豪言壮语都撂下了,她又怎么好意思退缩?

只能启动车子,握紧了方向盘,很小心很小心地将车开了出去。

一路上,她精神高度集中,哪怕是等红灯,她都不敢眨一下眼睛。

终于,在晃悠了一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安全地停在了老宅的院子中。

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安夕颜重重舒了口气,“好累。”

一旁原本熟睡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抬眸看着她,声音透着戏谑,“二十分钟的路程,你却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我在考虑,以后还敢不敢让你开车出门。”

安夕颜一把解开安全带,为自己辩驳着,“我是害怕开得太快,不小心蹭着刮着你的车,你会心疼?”

莫向北解开安全带下了车,“嘴硬。”

安夕颜也跟着下了车,几步追上他,很自然地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偏着头笑着问,“你是不是一路紧张得根本没睡着?”

莫向北睨着她,点点头,“我还没做好与你同归于尽的准备。”

安夕颜,“……”

他要不要这么毒舌?

两人进了屋,客厅竟然坐满了人,就连远在北京的大姐莫想和大哥莫向东都在。

再加上客厅沉闷的氛围,安夕颜隐约感觉出了什么。

她跟在莫向北身后走过去,先跟莫想和莫向东打过招呼,然后在一旁沙发上坐了下来。

见所有人都到齐了,坐在首位的莫立国缓缓开了口,嗓音沉而威严,“今天把你们都叫回来,只为一个事。”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坐在对面的莫向南和温心然,顿了顿,“老二和心然执意离婚,你们给个意见。”

莫立国的话,让安夕颜抬眸看了过去……

不过才几天不见,莫向南仿佛老了好几岁,一直很注重外表形象的他,竟然连胡子都没刮,脸色憔悴不堪,他一直低着头,安夕颜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从他身上收回视线,再看向温心然,却意外的发现,她表情平静,虽然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相比较前段时间,竟是好了许多。

想来这段时间,她是彻底想明白了吧。

所有人都没出声,一阵沉寂之后,温心然突然出声打破了这沉重的压抑。

她抬头,环顾一周,最后看向莫想和莫向东,眼眸里透着几分歉疚,“大姐,大哥,抱歉,这么忙还让你们大老远赶回来。”

莫想摇摇头,“心然,一家人何须这么客气?唉,说到底,是我这个做大姐的不称职。”

“姐,你别这样说。”温心然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是我和向南缘分尽了。”

一直沉默的莫向东忍不住开了口,“弟妹,你和二弟都二十年的夫妻了,小曦现在都快十八了,看在孩子的份上,能不能再考虑考虑。”

温心然摇摇头,“大哥,我心意已决,不会再改变了。”

一旁的莫老太太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到底是怎么了?一个好好的家,说散就散了,你俩倒是分开了,想怎么过就

怎么过,可我的小曦啊,你们俩有没有为她考虑过。”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无波无绪,“不用考虑我,他俩怎么样,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大家不约而同抬头看去,只见从二楼下来的楼梯上,莫小曦静静地站在那儿,表情淡漠如水。

原本表情平静的温心然,看到她,眼眶忍不住红了红,

“小曦……”

莫小曦看她一眼,随即看向莫向南,“你们俩离婚,我不会跟任何一个,我快十八了,能照顾好自己;即便是退一万步说,就算照顾不好自己,我爷爷奶奶还在,我大伯三叔和四叔都愿意照顾我,所以,你们随意,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只要不牵扯到我。”

莫向南眉心一皱,“小曦,不许胡闹!”

莫小曦被他的话气得想笑,再开口,情绪有些激动,“我胡闹?莫向南,别以为你生养了我,就有资格这么说我!”

顿了顿,她再次开了口,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感情,“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人对不起你,一直都是你对不起我们!直到

现在,你依旧将你的情人藏着掖着,不敢让她出来面对,是害怕我们会伤害她么?呵~你放心,即便是她此时此刻就站在我面前,我也不屑看她一眼,像她那种女人,站在我面前,我都嫌空气被她弄脏了!”

字字珠玑,莫向南却无言以对。

见他又沉默,莫小曦终于愤怒了,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你可知道,当妈妈躺在抢救室生死未仆的时候,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吗?”

她恨恨地瞪着他,“我恨不能拿一把刀,捅了你之后,然后再自杀!”

在座的所有人都为她的话而震惊。

温心然再次忍不住大哭出声,泪水止也止不住。

她从没想过,自己的一时冲动,竟然给孩子留下这样重的创伤。

她悔!

从未有过的后悔扼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恨不能就这样死去。

安夕颜坐在那里,看着莫小曦脸上的表情转换,那是一种历程,是这半年来,她所煎熬的一切。

虽然仅仅只是半年,但让她成熟了太多太多。

众人皆在沉默,许久之后,莫小曦像是从痛苦的回忆中缓过劲儿来,重重地舒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哭泣的温心然,她

轻轻地说,“妈妈,死你都经历过了,还怕面对以后的人生路吗?即便是我不在你身边,你也能过得很好对不对?”

温心然看着她,恳求着说,“小曦,跟妈妈一起好不好?”

“妈妈,我快十八岁了,我已经成年了。”

“可是妈妈舍不得你。”

“人的一生都是在取舍之间度过的,我并不是不要你,你还是我的妈妈,我永远都是你的女儿,只不过不住在一起罢了;你就当我嫁了,提前嫁了,好么?”

这一刻,温心然除了流泪,只剩下无力。

丈夫没了,女儿也不要她了,四十几年的人生,她到底还剩下什么?

沉默的莫立国终于开了口,“既如此,那就离吧,我们也不想再管了,小曦你们都不用管了,我莫立国的孙女,绝不会受丝毫的委屈。”

老太太一边抹泪一边摆摆手,“罢了罢了,为了你俩,我是操碎了心,既然坚持要离,那就离吧。”

说完,她拉着莫立国,进了一楼的卧室,再也没出来过。

莫小曦也转身上了二楼,将自己锁在了房间里,整整一下午,再也没露过面。

莫向南和温心然先后离开,至于去了哪儿,谁也无力去操心。

临近傍晚,安夕颜进了厨房,虽然老宅有厨子,但想到全家人心情都不好,胃口不佳,她便想亲自动手做点饭菜。

菜做到一半,莫想走了进来,安夕颜回头一看是她,连忙说,“大姐,厨房油烟重,你想要什么,我给你拿出去。”

“我哪有那么娇贵。”莫想倚在一旁的流理台上,看着她,“我也没事,就想过来和你说说话。”

安夕颜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一边轻轻回道,“好啊。”

莫想看着她熟练的动作,忍不住问,“你也是安家千金,金枝玉叶,怎么还能做得一手好饭菜,特意去学的?”

安夕颜微微一愣,但很快恢复如常。

她没打算隐瞒事实,便轻声回道,“从小,有奶奶疼着护着,我过得还行;自奶奶去世之后,我便被爷爷送去了后院,虽然还是被允许去前院吃饭,但每次去,饭菜基本上都没了,为了不饿肚子,我就偷偷学着做。”

莫想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忍不住问,“你的家人为什么要对你这样?”

安夕颜摇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是我天生不受待见,他们都不喜欢我。”

“你家人还真是古怪。”莫想忍不住皱了皱眉,“你不恨他们?”

“恨谈不上,只是觉得委屈难过。”安夕颜平静地说,“最开始那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哭,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后院会害怕会孤独,也曾无数次找过爷爷,想搬回原来的房间,但都被他拒绝了。”

“一个老人,心怎么能如此狠呢?”

“我没怪过他。”安夕颜关了炉火,将菜细细装盘,“连我亲爹亲妈都不愿管我,他不过是我的爷爷,自然就更没那么义务去管我死活了。”

“可怜见的,真是受苦了。”

安夕颜将盛着菜的盘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回头继续忙碌着,“现在回想起来,倒不觉得很苦,毕竟,比起那些连个落脚地都没有的孤儿,我算是幸运的了。”

“你这孩子,心眼倒是善良。”

安夕颜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着红,“大姐,你再夸,我就要飘起来了。”

莫想深深叹了口气,“命运啊,真是个很玄的东西。”

“我觉得也是呢。”安夕颜笑着继续说,“那个时候被困在后院的我,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遇上莫向北,更没想过,会嫁给他。”

莫想看着她,情绪一直很低落的她,难得露出一抹笑来,“我瞅着,你俩感情倒是不错。”

“他,对我很好。”

安夕颜说这句话的时候,原本有些绯红的脸颊更红了。

莫想看了,忍不住点头,“这么一个可人儿,搁哪个男人那儿,都会真心待你的。”

安夕颜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说,“可是大姐,我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他,他是那么优秀完美,而我……”

好像除了会做饭之外,一无是处。

“傻瓜,他的优秀只是在事业上,回到家里,还不就是一个生活白痴么?”

安夕颜咬着唇儿,“他也会做饭的。”

“他做么?”

“几乎不做。”

“那就对了。”莫想一点点解释给她听,“我家三儿需要的,不是在事业上为他锦上添花的伙伴,而是一个会生活懂得生活能顾家的好妻子。”

莫想的一句话,让安夕颜的眸子瞬间一亮,“大姐,真是这样么?”

“嗯。”莫想轻轻叹息一声,“作为他们的大姐,我真心希望每一个弟弟都能过得幸福,老二的事,已经无能为力了,我只希望剩余的三个,不再出现这样的事了,爸妈老了,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安夕颜有些动容,“大姐,你放心,我和莫向北一定会好好的。”

“好,姐相信。”

两人之后又说了会儿话,莫想便离开了厨房。

安夕颜又继续忙碌起来。

……

莫想上到二楼,原本想回房间的,想了想又抬脚上了三楼。

家里孩子多,莫想、莫向东、莫向南住二楼;莫向北和莫向西的房间在三楼。

片刻之后,她敲响了莫向北的房门,里面传来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进来。”

她推门而入,莫向北也恰好抬头看来,见是莫想,也没起身,只是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姐,有事?”

莫想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看了眼他手里的资料,问,“你也要注意休息,整天这么累,身体哪能受得了?”

“嗯,我会注意的。”

“我刚从厨房过来,和你家小媳妇聊了会天。”

“你俩也有共同话题?”

“臭小子,我们都是女人,怎么就没话题聊了?”

莫向北挑了挑眉梢,“姐,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没把你当女人看。”

他的话,气得莫想抓过抱枕就朝他扔了过去,满目

娇嗔,“臭小子,满口胡说,我怎么就不像女人了?”

莫向北偏头躲过抱枕,勾了勾唇,“谁让你是莫大常委呢。”

莫想无奈,“好了,不跟你贫了,说说正事。”

莫向北看她一眼,将手里的资料放在一旁,等待她开口。

莫想看着他,问,“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她让你问的?”

“她倒是连提都没提,只是,你这样不明不白地将人家放在身边,对她来说不公平。”

莫向北点点头,“我会尽快的。”

听他这么说,似乎是有还有什么事需要处理,莫想不解地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有点事。”

“不妨说来听听。”

莫向北看她一眼,勾了勾唇,“真要听?那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莫想忍不住笑,“难不成还是什么惊天大秘密?”

“差不多。”

“那我就更要听听了。”

莫向北起身,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拉开抽屉,将里面的一个文件夹拿了出来,转身走到莫想面前递给了她,“看看。”

莫想伸手接过,便打开了文件夹。

里面有两份资料,她翻开一份,看过之后忍不住皱了眉。

这是一份亲子鉴定书,待她看完之后满眼都是意外,“安怀庭竟然是她的父亲?可是,她的爷爷是安大庆,而安大庆和安怀庭之间并无直系亲属关系,怎么会……”

“至于原因,我现在还没调查清楚。”

“怪不得她说,安家人都对她不好,估计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就她自己不知。”

“等一切都调查清楚了,我再告诉她。”

“好。”

莫想说着,拿出另外一份资料打开,这也是一份亲子鉴定书。

这一次,只看一眼,莫想就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满目震惊和不可思议,“这这这…….”

莫向北扯了扯唇角,“我说过,让你做好心理准备的。”

莫想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一向冷静的莫大常委直接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老三,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莫向北收了唇角的笑,认真地开口,“是她!”

“天啊。”莫想不敢置信,“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你打死我,我都不敢相信。”

莫向北抿唇不语。

莫想将那份亲子鉴定看了又看,最后才装回文件夹,递给莫向北的同时,忍不住问,“咱爸妈知道吗?”

“老头子知道安怀庭是她父亲,小宝的事暂时没给他们说,再等等,还有一些事没查清楚,有些棘手。”

“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吗?”

“关于五年前她被人下了药的事、小宝丢进福利院以及她为什么会失忆,”莫向北深邃的黑眸渐渐变得阴鸷,“这一切,我都要查清楚。”

莫想也沉了脸色,“五年前的她不过才十几岁,谁会这么狠心对她?”

“罪魁祸首就在安家!”

“你找到线索了?”

“嗯,掌握了一些。”莫向北面色冷冽如冰,“安大庆太过狡猾,当年的一切他都做得滴水不漏。”

“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莫想有些生气,“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说一声。”

“嗯。”

两人刚说完话,传来敲门声,“爸爸,我能进来吗?”

莫向北起身,将资料放进抽屉,“进来。”

房门被推开,小宝蹦蹦跳跳走进来,看到莫想在,便说,“安安做好饭了,让我来叫你们下楼吃饭。”

莫想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顺势牵了他的小手,“小宝很喜欢安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