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45章 笨点也挺好,谁让我天生重口味

他话音未落,一旁躺着的莫向北突然掀开被子下了床去,他淡淡睨了安夕颜一眼,“你想和我分床?”

安夕颜满头黑线,“我哪有。”

莫向北没再说什么,直接大步进了浴室紧。

他一走进去,莫小宝就盘着小腿坐在床上,圆圆的小脸上带着郁闷,“哼,我根本就是他捡回来的。”

安夕颜盘腿坐在他对面,柔声地安慰着,“他是觉得小宝长大了,成了小男子汉,不需要再和爸妈一起睡觉了。雠”

小宝很委屈,“可是,我从来就没和你们一起睡过。”

安夕颜心底一酸,“好,今晚就和我们一起睡。”

莫小宝眼睛一亮,但紧接着又暗了下来,“可是,爸爸不愿意。”

“放心,我会说服他的。”

小家伙听他这么说,终于是咧开嘴儿笑了,“还是我的安安最好。”

安夕颜一把将他抱起来,“那现在回房间换衣服,然后下楼吃早饭,一会儿要回爷爷家。”

“好。”

……

吃早餐的时候,莫向北突然对小宝说,“一会儿让小黑先送你回老宅,我们另外有点事。”

莫小宝一听,立马问,“爸爸,你要和安安去哪儿?”

莫向北吃着早餐,头也未抬,“有点事。”

见他不愿告诉他,莫小宝又气得鼓起了腮帮子,“哼,肯定又想背着我偷偷跑去过二人世界!”

“嗯,你猜对了。”

“啊啊啊,我也要去!”

“想也别想!”

“莫向北,我根本不是你亲生的,对不对?”

“你又猜对了!”

“你你你……我要和你决裂!”

一旁的安夕颜将两人又吵了起来,立马出声劝道,“先听我说一句……”

两道不约而同的声音,一稚嫩一低沉,“你-闭-嘴!”

“……”

最后的最后,莫小宝还是被小黑先送回了老宅。

临上车的那一刻,他那幽怨又愤怒的小眼神惹得安夕颜心疼不已。

“到底有什么事不能把他带上么?”

莫向北看她一眼,启动了车子,声音中透着股子凶巴巴的味道,“你把我昨晚给你说的话当耳旁风了?”

安夕颜一脸迷茫,“你昨晚对我说什么了?”

莫向北没再理她,将车子开出别墅大院,然后朝着城北急速驶去。

他不说话,安夕颜也不开口,心情有些小不爽。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一家酒店前,见莫向北下车,安夕颜也跟着下了车。

他大步走在前面,她小跑着跟在后面,上电梯的时候,人有点多,她被挤得有些站不稳。

莫向北看她一眼,一把将她揽进怀里,然后用胳膊隔挡出一个小小的空间来。

原本还生着闷气的安夕颜,顿时就没了脾气。

电梯里的人不断地出去,到了十楼,里面就只剩下她和他。

他依旧将她圈在胸膛前,即便是整个电梯就只剩下他和她,他也似乎没有松开她的打算。

安夕颜不自在地轻轻动了动,刚想说话,莫向北却一把将她摁在了冰凉的电梯壁上,下一秒,他俯身下来,削薄的唇紧紧贴着她的,“你又在气什么?”

安夕颜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恶人先告状,明明就是你先对我凶巴巴的。”

“凶巴巴?”莫向北拧眉,“我怎么不记得。”

安夕颜挫败,“贵人多忘事。”

莫向北狠狠地啃了她柔软的唇瓣一口,“女人,任性得很!”

安夕颜气极,毫不示弱地反咬他一口,狠狠地咬了一下,听到他一声闷哼,这才满意地松开。

挑动眉梢,她胜利性地哼了哼,“谁让你是我男人呢,我不任性给你看,难不成你想让我

任性给别的男人看去?”

箍着她细腰的大手倏然收紧,莫向北冷冷的警告在耳边响起,“你要是敢,我就把你的腿给打折了!”

“暴力!”

安夕颜话音未落,电梯停了下来。

莫向北松开她柔软的身子,改为牵住她的手,在迈出电梯的时候,说了一句,“一会儿在我朋友面前,给我端庄淑雅点。”

安夕颜跟在他身后,不满地抗议,“莫向北,你话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给你丢过人?”

莫向北回头看她一眼,唇角扯了扯,“穿得跟只笨熊似地,还不够丢人?”

安夕颜低头看了自己一眼,立马就火了,“莫向北,你用心险恶。”

“我怎么了?”

“这件棉服明明就是你强迫我套上的,到现在你却嫌我笨了,我我……”安夕颜使劲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走,“我不去了!”

见她真生气了,莫向北一把拉住了她。

正在气头上的安夕颜,使劲地甩着手想挣脱开他的钳制,只是,他的力气太大,拽着她的手腕根本不放。

气得她抬脚就朝他下身踹去,莫向北敏捷地躲开了,下一秒,他就将她摁酒店走廊的墙壁上,气得咬牙,“坏女人,你知不知道刚刚一脚下去的后果?”

踢的时候,只是气极了,完全没考虑后果。

此刻,听他这么一说,安夕颜冒了一身冷汗。

此刻,被他这么一吼,立马委屈得红了眼眶,既委屈又小声地控诉着,“莫向北,你欺负我。”

莫向北最受不了她这副模样,那委委屈屈娇娇弱弱的小模样,就跟有一只小手使劲地揉着他的心口,顿时,火气尽消。

“逗你的话,你都听不出来?”

“好好的,你逗我干什么?”

“喜欢!”

“你……”

安夕颜欲哭无泪。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抬手,用指腹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难得地轻声哄道,“怎么跟三岁小孩似的,动不动就抹泪。”

安夕颜红着眼眶瞪他,“还不都是你欺负的。”

“想不想欺负回来?”

“哼!”

“夜晚给你这个机会!”

“……”

安夕颜忍不住耳根发烫,双颊绯红。

就在这时,一道戏谑的嗓音传来,“哎,我说,这里是酒店不是你家别墅,要秀恩爱回家关上门,OK?”

安夕颜一愣,随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房间门口,一身穿米色休闲装的年轻男人正倚在那儿,修长挺拔的身形,俊美的面容,不凡的气质……

“他是谁,好帅!”

心里这样想着,安夕颜就这样毫不犹豫地问了出来。

莫向北原本缓和的眸子,因为她这句话突然沉了下来,收回视线,不悦地凝着她,低声警告,“安夕颜,你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

敢当着他的面,毫不顾忌地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犯花痴。

一听他生气了,安夕颜连忙收回视线,对着他一脸狗腿地笑,“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莫向北拧着眉,“说。”

“我家莫三哥更帅!”

莫向北那张又黑又臭的总算是有了缓和之色,但口气依旧冷硬,“再有下次,就地正法!”

安夕颜暗暗吐了吐舌头,“知道了。”

莫向北牵着她的手走到那个男人面前,语气淡得要命,“华景天,一名行走江湖的赤脚医生,没别的本事,只会熬点中药赚点小钱。”

安夕颜,“……”

朋友久别重逢,一见面,就这样损人家真的好么?

景天倒是无所谓,像没听到他的话般,径直朝安夕颜伸出手去,“华景天,神医华佗嫡系后人,中医科研究院副

院长,五岁开始用药救人,至今没失手过,人称‘华神医’。”

安夕颜听傻了。

他刚刚说什么?

神医华佗的后人?

天啊!

如果不是某个男人的大手一直紧紧牵着她,安夕颜不敢保证,她现在肯定就扑上去,给华景天一个大大的拥抱。

激动不已,连忙伸出手去,与他的手握在了一起。

只是,刚碰上,一旁的男人就不乐意了,“还想握多久?”

安夕颜无语地看他一眼,最后还是很乖地松开了握着的手。

华景天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出声,“没想到,你吃醋的样子还挺可爱。”

莫向北睨着他,同样淡淡回他一句,“怎么?你也想可爱一把?”

“算了,我可没那么多变、态地爱好!”

“你重口味还少?”

两人一见面就爆发了唇舌之战,安夕颜站在一旁听了许久,到了最后实在忍不住,“我怎么觉得,你们俩倒像是一对呢。”

下一秒,两个男人同时都吐了。

片刻后,三人进了房间,华景天亲手为两人泡了碗药茶,淡淡的中药材的清香弥漫在鼻尖处,让安夕颜蠢蠢欲动。

她端起来想喝,却被华景天拦住,“得泡上五分钟,那时喝口味正好。”

“这个药茶喝了有什么好处吗?”

“祛湿败火,排毒养颜,最重要的是……”

“嗯?”

华景天睨着一旁坐着的莫向北,慢悠悠地出了声,“补肾。”

莫向北看他一眼,凉凉地开口反驳,“怪不得你天天喝。”

“不,我从来不喝,今天看你脚步虚浮,浑身无力,面色灰白,特意给你泡的。”

听了他的话,安夕颜忍不住看了看莫向北……

面色灰白?

没啊,挺正常的!

脚步虚浮浑身无力?

那就更不对了。

刚刚在电梯里,是谁那么用力地将她抵在电梯壁上的?

还有,刚刚在走廊里,又是谁拖着她拽着她,力道之大,跟猛兽似地,挣也挣不开。

所以,不待莫向北出声反驳,她便小声地说,“华神医,你会不会看错了?我觉得他挺健康的……”

刹那间,一片安静。

但很快,这片安静被华景天的大笑打破。

他一边笑一边对莫向北说,“你家小媳妇,还真是可爱得很。”

莫向北点点头,性感的唇角高高扬起,看着安夕颜那副小呆样的眸子里一片柔情似水,“她这个笨样,也只有我能看得上。”

语气中,那个宠溺,恨不能将人给溺死。

一听他这话,安夕颜不乐意了,“我哪儿笨了?”

莫向北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说,“笨点也挺好,谁让我天生重口味。”

华景天唇角抽搐了几下,“靠,又秀恩爱,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你可以死去了。”

“我死了,谁来给你小媳妇看病?”

安夕颜一听,满眼疑惑,“给我看病?”

莫向北握了握她的手,解释道,“你身子太弱,我想让他开几付中药,给你调理一下。”

“哦。”

华景天起身,走到一旁拿出一个药箱来,然后对安夕颜说,“小安安,坐到这边来。”

莫向北不满他的称呼,“你可以她名字。”

“我比她大十二岁,叫她小安安有什么不可?”

安夕颜一边在他面前坐下来,一边惊异地问,“你今年三十四了?”

华景天一边替她把脉一边问,“不像?”

“太不像了!”

安夕颜惊呼,“我原以为你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呢。”

华景天没再说话,而是微眯着眼眸静静地替她把脉。

片刻之后,他松开手,站了起来,“女人的通病,没多大事,调理一段时间就好。”

“需要吃多久?”

“最低半年。”

“啊,这么久啊。”

“中医讲究的是循序渐进,不能急。”

“好。”

趁着华景天开药的期间,安夕颜去了卫生间。

她一进去,华景天就轻轻开了口,“不打算让她再要了?”

“不敢冒险。”

“她虽然体质弱,但也不能没可能。”华景天将单子递给他,“先吃半年再说,到时候我再给她检查一下。”

莫向北将单子收起来,“中午一起吃饭,我订了位置。”

“叫上另外俩。”

“已经通知了,一会儿就到。”

话音刚落,房门被敲响,华景天走过去将门打开,又是一通久别重逢的唇舌之战。

安夕颜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东方骁和龙霆抬了抬手,算是打了招呼。

龙霆看着她,笑着对一旁的莫向北说,“每次见你家小媳妇,都觉得她都比上一次更好看了一些,你到底是怎么养的?”

莫向北淡淡睨他一眼,“怎么?你把你家的那位养坏了?”

“哪能呢,我现在是恨不能把她当小祖宗似地供着。”

华景天不屑地摇头,“不过才两年没见,你们一个个竟然都当起了妻奴!”

“别算我。”东方骁开了口,“我现在和你一样,单着呢。”

安夕颜听了,心底忍不住一沉。

难道,蓝花和东方骁真的是有缘无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