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144章 在他心里,没有谁比她更重要

她便将自己的想法说给莫向北听,谁知,他睨着她,淡淡地说了一句,“一个孩子就够闹腾了,再来一窝,你是想把我这屋顶给掀了?紧”

安夕颜气得吐血,为此,好几天都没理他。

今天是第三天了,大后天就是小宝生日,如果再不准备的话,小宝真的会很失望。

于是,冬天一向习惯早睡的她,破天荒地等到了半夜。

听到院子里传来汽车缓缓驶进来的声音,她立马从床上跳起来,扒开窗帘看着从车子里下来的男人,身体某个角落涌起一抹心悸。

虽然被暗夜包裹着,但男人那一身的霸气和尊贵如一抹极光,穿透了黑暗,直达她的眸底雠。

忍不住轻哼一声,别以为魅力大,她就能放过他。

今晚,看她怎么收拾他!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从车上下来正准备进屋的莫向北,突然抬头朝她这边看来。

吓得她立马缩回脑袋,用手捂着小心脏,忍不住小声惊呼,“不会吧?这都能感觉得到?”

她连忙跳回床上,关了床头灯,拉上被子躺好,然后闭上了眼睛装睡。

……

今晚没有应酬,只是加班有些晚。

下了车的莫向北,正准备进屋,突然感觉某处有一道偷kui的目光正贪婪的看着他,顺着感觉看去,正巧,看到他卧室的窗帘晃动了一下,一个小脑袋缩了回去。

紧抿的唇角忍不住扬了扬,收回视线,大步进了别墅。

在玄关处换了鞋子,他直奔二楼,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一片黑暗,但他还是准确无误地走到床边,借着窗外的淡淡的月光,看着缩在被子里装睡的小女人,眸子深了几分,却是什么没做,转身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他一进浴室,床上装睡的安夕颜就把眼睛睁开了。

夜,很静。

浴室里水流的声音就像一只小手似的,轻轻地挠着她的心房,让她莫名的心跳有些加速。

感觉脸颊都像着了火似的,变得滚烫起来。

一把捂住发烫的脸颊,安夕颜挫败地一声哼唧,直接整个人缩进被子里。

莫向北缓步从浴室走出来,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朝大床走去,看着将自己团成球似地缩在被子里的女人,唇角扯了扯。

擦干头发,他便伸手去掀被子。

安夕颜将被子卷成了一个筒状,任他怎么拉,她就是不松开。

莫向北又不敢太使劲,害怕太过用力直接将她掀翻到了床底下,最后没法,只能任由她卷着,自己就这样在她身边躺下去。

原本卯足了劲儿想和他争下去的安夕颜,突然之间对方没了动静,只是感觉身边的位置下陷了几分。

她屏声静气,静观其变。

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边的男人依旧没动静。

安夕颜绷不住了,大冬天的,虽然屋里有暖气,但他就这样躺着什么也不盖,还是会冷的。

悄悄将被子扯开一条缝,借着月光,她偷偷地瞄着他。

他笔直地平躺着,深邃的眸子紧紧地闭着,呼吸均匀,好像是睡着了。

睡着了?

不会吧,她等到半夜是有目的的,现在人家睡着了,她连开口的机会都没了。

忍不住有些沮丧,一把将被子掀开,翻身从床上坐起来,一双眸子瞪着睡得似乎很香的男人,恶狠狠地小声说,“莫向北,你是猪么?一倒床就睡。”

“倒床不睡觉,你还想干什么?”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缓缓传来,下一秒,原本紧闭的黑眸睁开来。

安夕颜被吓了一跳,什么都没想,抬手就拍了他一下。

莫向北忍不住闷哼一声,紧接着他双手放在双、腿之间的位置,表情似乎很痛苦。

安夕颜一看,才知道自己刚刚拍错了地儿,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伸手就想摸摸。

痛苦中的莫向北

倒是挺配合地松开捂着某处的手,任由她柔软的小手摸了上去。

她摸着,他貌似很痛苦地‘哼哼’着。

直到手里的玩意越来越大,越来越膨胀,安夕颜才感觉到了不对劲。

抬头,她看着一脸享受的男人,气得抬起手来,恨不能狠狠拍他兄弟一下,但最终是没下去狠手。

气得她一下子躺回原处,将一个生气的后背留给他。

莫向北一个翻身,便将她勾进了怀里,生着气的安夕颜使劲地挣扎了几下,见挣脱不了便也索性不动了。

闭着眼睛,绷着小脸,她就是不看他。

好不犹豫地翻身压上,莫向北凝着她生气的小模样,低低说了句,“越来越知道给我脸色!”

安夕颜一听,立马火冒三丈。

眼睛睁开,她瞪着他,气呼呼地说,“莫大总裁,我一介平民哪敢给你脸色看?”

莫向北用手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颊,“都成这样了,还狡辩。”

“谁让你先欺负我的。”

“欺负?”莫向北一边说着,大手已经探进她睡衣内,“像这样?”

安夕颜一把抓住他的大手,羞恼不已,“你先放开,我有事要给你说。”

“说。”

“你先把手拿出来。”

“你说你的,我摸我的,不耽误。”

安夕颜哭笑不得,将手撑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使劲地推他。

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就如同一座山似地,她不管用多大劲儿,他都是纹丝不动。

甚至,还有往下压的趋势。

无奈,只能任由他的大手在衣服内为非作歹。

“还是关于小宝生日聚会那事,你到底同不同意?”

“你不是已经决定了?”

安夕颜眸子一亮,“你同意了?”

“你开心就好。”

安夕颜,“……”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就好像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一样。

莫向北见她不说话,便再也控制不住,低头,就亲上了她嫣红的唇瓣。

因为到了年底,他一直很忙,两人原本不多的相处时间变得更少。

大约有一周时间,两人都没亲热过了,此刻,两具彼此契合的身子一碰上,便如同烟花绽放,美妙不可言。

一晚上,莫向北要了她两次,昏昏欲睡之际,她迷迷糊糊听他在耳边说,“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嗯?”

“我认识一个不错的中医,让他帮你调理下身子。”

“嗯。”

莫向北不知道安夕颜听清了多少,但她毕竟是答应了。

淡白的月色中,他凝着怀里的小女人,眼眸中满满都是怜惜和心疼。

无数次,他都会忍不住去想象,生小宝那一刻,她浑身是血的躺在手术台上,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切肤之痛……

他没打算让她再要孩子。

如果她体质好,没受过那么大的创伤,她如果想要,他就会遂她的心意。

孩子对于他来说,一个两个三个,不过是多少的问题,养活他们从来不是他考虑的问题。

但现在,他不敢再去冒险。

他们有小宝就足够了。

在他心里,没有谁比她更重要!

只是,她体质太弱,每一次生理期都疼得死去活来。

恰好,他有位中医朋友从西藏回来路过这里,他便特意联系了他,把他留了下来。

……

次日是周末,安夕颜是在莫向北怀里醒来的。

在心爱的男人怀里醒来的感觉很美妙。

见他没醒,她不自觉地又往他怀里偎了偎,胳膊轻轻

地搭在他窄而紧致的

腰际,然后将腿也勾上他的大长腿。

鼻端萦绕着的,全都是特属于他的男人气息。

安夕颜不喜欢男人用香水,即便是为男人特制的味道,她也不喜欢。

她就喜欢莫向北身上这股子纯正的男人味,成熟的阳刚的又很干净的味道。

就这样安静地躺了片刻,她抬起上半身本想起床的,但看着熟睡中男人完美得犹如神祗般的脸庞,她没忍住,低头,亲上了他的脸颊。

害怕将他弄醒,安夕颜动作很轻。

亲完之后,她的视线又落在了他的唇瓣上,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莫向北的唇瓣虽然很薄,但唇形却是十分好看,睡觉时的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一贯紧抿的唇瓣,此刻,微微地松开来,散发着诱人的色泽。

犹如受到蛊惑般,安夕颜忍不住再一次低头,亲了上去。

虽然两人亲了无数次,但之前都是他亲她,她都是顺理成章地接受他带给她的美妙。

这一次不同,她不像是亲吻,倒像是在品尝。

也是第一次发现,他的唇柔软得不可思议。

原本只是想亲一下的,但亲着亲着,安夕颜就兴奋得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一只胳膊缠上了她的腰身,男人低沉慵懒的声音传来,“昨晚没喂饱,嗯?”

安夕颜猛然睁开眼睛,迅速撤离他的唇瓣,“你怎么醒了?”

话一说完,她整张脸颊就像着了火,滚烫得不行。

莫向北勾了勾唇,“你恨不能把我给吞了,我再不醒,怎么来满足你?”话音落,他一个翻转,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安夕颜窘得不行,红着脸儿小声解释道,“我只是想亲亲你,没别的意思。”

“我都这样了,你却告诉我,你只是想亲亲?”

“你哪样了?”

莫向北使劲一顶她,暗哑着嗓音问,“这样行不行?”

安夕颜忍不住抿着嘴儿笑出声,“我就是亲了亲而已嘛。”

莫向北低头,一边亲吻着她的唇角一边喘息,“丫头,你哪怕什么都不用做,只是抱着你,我都会成这样。”

世上最动人的情话,就是他毫不保留地说着,她对他的魅力。

这一场爱,淋漓尽致。

许久之后,当一切平息下来,安夕颜无力地趴在他的胸膛间,软软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假?”

“腊月二十二。”

“莫氏还挺人性化的,别人家不是二十九三十呢。”

“这是莫氏承诺给他们的福利。”

安夕颜点点头,“怪不得你的员工都愿意为你拼了命的工作,有一位这么英明神武的大Boss,是他们的福气呢。”

莫向北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这是在夸我?”

“嗯。”安夕颜握住他捏她鼻子的大手,如水的眸子看着他,轻声问,“你放假得挺早,要不然,咱们带着小宝出去玩一趟吧。”

“想好去哪儿了?”

“去新加坡好不好?”安夕颜满眼都是向往,“那边正好是夏天,而且新加坡的美食特别出名,我一直想去尝尝。”

其实,安夕颜心里有一个打算,一直没对莫向北说过。

她打算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私房菜菜馆,有中国菜也有外国菜。

外国菜,她更偏向于新加坡菜、泰国菜和韩国菜。

全世界,最动人的美食都在亚洲。

莫向北听了,点点头,“好,你提前收拾好行李,我来安排。”

安夕颜听了,忍不住兴奋的心情,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就亲了上去,‘吧唧吧唧’几口之后,高兴地说,“莫向北,你真好。”

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男人勾了勾唇角,“去一趟新加坡就高兴成这样?”

“嗯,谁让我是土包子呢,从来没出过国。”

“明年我打算让老四回来帮我,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到时候想去哪,我都陪你去。”

“小叔他愿意么?”

“整天在外面瞎晃荡不务正业,也该让他收收心了。”

安夕颜正想说什么,房门突然被‘咣咣咣’的敲响,任性的力度和节奏让安夕颜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捡起落在地板上的睡衣穿上,然后打开了房门。

门外,莫小宝穿着可爱的熊猫睡衣,脚上套着毛茸茸的大嘴猴拖鞋,安夕颜一打开门,就见他嘟着嘴抗议,“每次开门都磨磨蹭蹭。”

“对不起,让小少爷你久等了。”

“哼。”

莫小宝睨了她一眼,小鼻子哼了哼,然后踢踏着拖鞋走到床边,看了莫向北一眼,见他什么都没说,踢了拖鞋就爬上了床。

安夕颜关了房门也上了床,莫小宝很自觉地躺在了两人之间。

安静了几秒钟,他突然扭头对莫向北道,“爸爸,等你放假了,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睡这屋?”

莫向北看他一眼,淡淡丢给他两字,“不能!”

“为什么不能?”

“挤!”

“不会呀。”为了表示他真的没感觉到挤,当场翻了个跟头,“你看,一点也不挤,我都能在里面翻跟头了。”

莫向北还想说什么,安夕颜立马出声阻止了他,“好,我答应。”

莫小宝一听,立马高兴起来,“安安,还是你最好。”

他话音未落,一旁躺着的莫向北突然掀开被子下了床去,他淡淡睨了安夕颜一眼,“你想和我分床?”

ps:还有一更,五千字哈。

另外,关于小曦和顾天弈的故事,是放在番外还是穿插着写啊,给点意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