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2 河堤腐尸,疑窦丛生

佟秋练和萧寒回去的路上面,也是要经过第一高中的,这个时候的第一高中还有灯亮着:“已经十点二十多了,学生还不休息么?”萧寒看了一眼第一高中,门口已经有学生在陆陆续续的出来了,还有许多在等候学生的家长。

“这个学校是全国出了名的管理严格,几乎包揽了每年高考的文理科状元和前十名,所以就算是这所学校采用军事化的管理,管理很不人性化,但是还是有大把大把的家长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过来!”萧寒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记得以前的第一高中不是这样的啊!”佟秋练上学的地方是出名的贵族学校,后来直接在家请的老师辅导,第一高中在C市也算是出名的学校,但是佟秋练记得并不是那么的出名的,怎么现在变得好像很有名一样的,就连萧寒都知道这个学校的情况。

“第一高中出名是在四年前的一个学生跳楼自杀的事情之后……”萧寒一说完,佟秋练就立刻转身看着萧寒,萧寒兀自一笑,“怎么,说到有死人了,你就来精神了?”

“就是比较好奇罢了,再说了,职业习惯而已!”佟秋练倒是不懂,自己对这种事情还真的是比较敏感,尤其是白天刚刚出了一起命案。

“就是四年前,那个时候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说是一个学生受不了高强度的学习压力,加上考试失利还是怎么的,最后选择在一次考试卷发下来的那天夜里,从学校的楼上面跳下来的,而那之后,这高中才算是彻底出了名了,而且那一年的高考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很多的家长就开始趋之若鹜了……”

佟秋练点了点头,现在的学校很多都是比较重视这种应试教育的,缺乏了对学生应有的关心和关注,这也就造成了很多学生的身心发育都不是很健全,也就造成了这几年校园霸凌事件的频繁出现。

“怎么了?案子进展不顺利么?眉头皱的那么深!”萧寒说着伸手点了点佟秋练的眉间,佟秋练只是一笑。

“只是觉得现在的教育体制有些问题罢了,学校过于重视学生的学习能力,忽视了学生的身心发展,所以这些孩子有时候性格也会变得扭曲……”佟秋练一想到今天那么凶残的碎尸案若是真是学生所为,那她的心里承受能力该是多么强大的,或者说她的心里已经扭曲了?

此刻的赵铭在看见了解剖尸体的纹身之后,就想起了曾经在寻找这个莫凝的男友时候,有提到过这个人的身上面是有纹身的,而直觉告诉赵铭,现在必须先询问一下莫凝关于这个纹身的事情。

所以赵铭就直接打电话给了莫凝的家长,莫凝的家长一看到又是警察局打来的,伸手就冲着一边的女儿打了一巴掌:“喂——警察同志,您这是又有什么事情啊,那孩子都是自己自杀的了,和我们家莫凝有什么关系啊,您别老是来骚扰我们行不行啊……”

赵铭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这一群学生家长中,这个莫凝的家长最是理直气壮了,而且说得好像是自己没有一点的过错一样的,其实最让赵铭印象深刻的就是这莫凝的父母一过来的时候的那种嚣张跋扈。

直接上去就给了自己的女儿一巴掌,那莫凝长得是个十分漂亮的小姑娘,而且和学校里面其他的女生不同,她并不是中规中矩的穿着校服,而是穿着自己的衣服,校服松垮垮的绑在腰上面,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点的学生的样子,把她的班主任气得半死,而她的家长一过来,什么原因都不问,冲着孩子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不好意思啊,我并不是有意来叨扰你们的,我就是有点事情想问莫凝一下,麻烦您让莫凝接一下电话!”赵铭尽量让自己轻声细语一些,尽量还是不要刺激这个脾气火爆的家长了,赵铭刚刚已经听见了那一记耳光的声音了,估计是孩子又被打了,赵铭正想着明天一定要这个家长谈一下,这家庭暴力严重的是可以坐牢的。

“给你!”说着将电话一把塞进了莫凝的手中,莫凝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而这个男人则是已经坐在桌子前面,开始门头喝白酒了。

“喂……”莫凝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但是没有一点的哭腔,脸上面火辣辣的疼,莫凝伸手揉了揉脸,这个死老头子,下手这么重,但是心里面虽然在咒骂,但是脸上面却是丝毫都没有表现出来。

“我想问一下关于你男朋友的事情!”赵铭这话一说,就听见了莫凝冷哼一声,“我就是想向你了解一下你男朋友的一些事情罢了!”

“仲文轩这个混蛋,你和我提他做什么,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天,还真以为老娘稀罕他么……”莫凝的话没有说完,就遭到了那边自己父亲的一记冷眼,莫凝轻轻咳嗽了一声,“警察叔叔,我都和你说了,我和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你找我能问出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仲文轩的身上面是不是有什么纹身之类的,你知道么?”赵铭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个混蛋纹身就算了,还纹了一个那么恶心的,什么蜥蜴还是什么的,好像是左胸口还是右胸口来着,我也记不清了!”莫凝随口一说,但是赵铭却是眼前一亮!

“要是有时间的话,明天你来警局一趟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单独和你说一下!”

“警察叔叔,你难道不知道因为这个事情,我现在连出去都成问题了么?我现在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警察叔叔,您饶了我吧!”莫凝说着直接挂了电话,而莫凝的父亲狐疑的看了一眼莫凝,“警察说什么了,是不是你又惹祸了,小心老子抽死你,丢人现眼的赔钱货!”

“没什么事情,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睡觉去了!”莫凝说着将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自己的父亲的神色,确定没有什么异常才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臭丫头,给我去买瓶酒……”男人已经喝得晕乎乎的,找不到北了,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沓纸币,直接扔到了桌子上面,而此刻的莫凝却是心头一喜,因为她在家已经待得腻了,正想着找什么借口出去一圈来着,这不机会来了……

而此刻的赵铭已经初步的确定这个死者就是仲文轩了,赵铭已经打电话通知仲文轩的父母了,人家这边的早就已经睡着了:“警察同志,我儿子就是有些贪玩,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啊,我们已经睡觉了,什么事情都等明天再说吧!”说着就直接挂了电话,赵铭直接愣住了,这家的父母也是奇葩的,自己的儿子失踪了这么多天,这对做父母倒是十分淡定啊!

佟秋练刚刚回去躺下,萧寒就从后面直接将佟秋练搂住了,这萧寒的手本来就是安安分分的放在佟秋练的腹部的,这刚刚过了没有多久,他的手就不安分了,直接摸到了佟秋练的胸部,佟秋练伸手直接将萧寒的手拍掉!

“没看见我不方便么?怎么这么禽兽啊!”佟秋练没好气的说,她这一天也是很累的。

“谁说我要禽兽了!”萧寒伸手帮佟秋练捂着腹部,“不疼了吧?”佟秋练摇了摇头,她也就是一开始的时候有些疼罢了。

“那就好,小练,老婆……你也知道,我是个快憋了30年的老处男了,这个刚刚开荤……”佟秋练只觉得心里面一阵恶寒,这个萧寒又在无耻的想着什么,佟秋练还没有回过神,她的手上面已经握着一个滚烫的东西了!

佟秋练一抬头就看见了萧寒冲着自己人畜无害的笑容,佟秋练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吧,为了自己还能安稳的睡一觉,就从了他吧,而萧寒则是笑着在佟秋练的嘴上面脸上印下了一个个湿漉漉的吻。

第二天佟秋练刚刚起来,萧晨拿着ipad就坐到了佟秋练的边上面,“大嫂,你看看这个,这个网上面都传疯了……”屏幕上面出现的居然是一个人死人,而且又是一个残缺的死人,佟秋练只是看了一眼。

“这又是哪里传出来的图片啊……”佟秋练知道萧晨一直都是这种恐怖照片和灵异事件的忠实爱好者,尤其是喜欢拿一些照片给佟秋练看,所以佟秋练只是看了一眼完全没有在意,再说了这具尸体,面部被毁,四肢被毁,都露出森森白骨了,也是够恶心的。

“什么哪里传出来的,这是今天早晨有人发布到网上面的好不?这里还有那个人的定位信息呢,就是C市的!”佟秋练立刻从萧晨的手中拿过了手机,上面的标题是在C市某河岸上面发现了一名无名女尸,身体多处被腐蚀!

佟秋练这边刚刚看完新闻,电话就响了,一看是赵铭的电话,佟秋练的心里面就划过了一丝不安,“佟法医,您应该看到新闻了吧,就在我们市里面的某某河堤上面发现了一具尸体,您赶紧过来吧!”佟秋练应声就挂了电话!

“嫂子,是不是要出现场啊,带我一个吧,我送您过去!”萧晨说着就直接拿了衣服往外面走,这架势像是生怕佟秋练把他喊回来一样的。

佟秋练喝了一口苹果汁,拿了一片面包就准备走了,安叔连忙打包了一点吃的让佟秋练带着,佟秋练一抬眼就看见了萧寒正从外面走进来,身上面披了一件浴巾,小易正趴在萧寒的肩膀上面打着哈气,一看到佟秋练要出去,“妈咪,这么早就要上班么?”

“妈咪有点事情,等会儿让你爹地送你上学!”小易撅着嘴巴,有些不开心,这父子两个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显然是刚刚有用刚刚回来的,尤其是小易的头发还在滴着水!

佟秋练刚刚从一边的佣人手里面拿着毛巾给佟秋练擦了擦,就发现了脚上面一湿,低头一看,原来是茶茶,也是浑身湿透的,此刻正在佟秋练的脚边蹭着,茶茶这全身的毛发都湿了,看起来十分的好笑!

“你先去吧,早饭吃了么?”佟秋练将手中的食物晃了晃,萧寒则是侧头示意了佟秋练一下,佟秋练准备直接走,小易也学着萧寒,还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脸,小易估计是刚刚运动过得原因,小脸红扑扑的,佟秋练倾身在小易的脸上面亲了一下,继而也亲了萧寒一下!

萧寒则是一只手抱着小易,一只手直接搂着佟秋练就在佟秋练的嘴唇上面印上了一个吻,“结束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佟秋练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我就算是不打你电话,你也会来接我的吧。

佟秋练和萧晨刚刚到现场,现场虽然被封锁了,但是围观的人还是很多的,因为现场在河堤,虽然偏僻,但是周围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要是站在高处,几乎能把整个案发现场尽收眼底,而此刻的现场周围已经出现了大批的警力在维持秩序,但是周围议论的人还是很多,而萧晨显得无比的兴奋。

佟秋练刚刚靠近现场,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这味道不是腐蚀性液体的味道么,佟秋练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赵铭和李耐等人正在边上,似乎在谈论着案情,而白少言和几个助手则是已经在对现场进行初步的拍照取证了。

“老师,您来了……”白少言递给了佟秋练衣服帽子和手套,佟秋练一边穿戴衣服一边看着尸体,整个尸体真的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简直可以和现在流行的一些丧尸电影里面的丧尸相提并论了,整个身体损毁的特别的严重,而最严重的是则是死者的面部和下体了,而边上面还有散落的一些瓶瓶罐罐,佟秋练捡起了一个靠近死者的瓶子,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

“老师,您小心一点,这里面全都是腐蚀性的液体!”白少言刚刚因为不小心差点被灼烧到。

佟秋练闻到了一些氯气的味道,佟秋练皱了皱眉头,检查了一下周围的散落的别的瓶子,一些是白色的瓶子,另一些则是棕色的瓶子,佟秋练压根都不用去看,已经明白了腐蚀了死者尸体的是什么东西了!

“是被王水腐蚀了……”佟秋练不懂到底是谁能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其实盐酸和硝酸都是腐蚀性很强的液体,但是这个人却偏偏没有选择这两种,而是选择了极其危险的“王水”!

“王水?”赵铭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只是当年的化学知识他已经全部还给了老师了,只是对这个名字十分的熟悉,毕竟这个东西的前面加上了一个“王”字。

“王水又称‘王酸’、‘硝基盐酸’,是一种腐蚀性非常强、冒黄色雾的液体,是浓盐酸(HCl)和浓硝酸(HNO?)按体积比3:1组成的混合物。它是少数几种能够溶解金物质的液体之一,它名字正是由于它的腐蚀性之强而来。”白少言在一边解释道,“但是这种东西也特别容易变质,所以一边要用的话,都是现配置,现使用的!”

“盐酸?硝酸?”李耐忍不住张大了嘴巴,这两种东西他还是经常听说的,这两种东西,就是腐蚀性非常强的东西了,经常会出现有人拿着盐酸、硫酸什么的泼人这种事情么?这已经骇人听闻了,这居然还出现了这两种东西的混合物,这个人凶手也是够凶残的!

只是最近的案子都是怎么了?还有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啊,昨天一个断手断脚被泡的都已经有些发白的死尸,今天又来了一个被腐蚀得极其恶心得一具尸体,简直是面目全非,看着都有些让人觉得慎得慌。

“白色的瓶子应该是储存盐酸的,这种棕色的瓶子应该是储存硝酸的,因为硝酸这种物质见到光容易分解,所以一般储存的时候,都是采用棕色的瓶子,而这个靠近死者最近的瓶中有残留的氯气的味道,当王水变质之后,就会有氯气的味道!”佟秋练解释了一下,周围的人虽然似懂非懂的,但是都是点了点头。

这个尸体佟秋练还真是有些无从下手,因为被腐蚀的所有的血肉和一些骨头都已经凝结在了一起,加上这温度越来越高,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佟秋练只能草草检查了一下,“带回去尸检吧,放在露天会加速尸体的*速度的!”尤其是这种已经高度*的尸体了!

而此刻的太阳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开始有些热了,当尸体被抬走之后,佟秋练和白少言将现场残留的一些物证整理好,佟秋练又仔细的勘察一下现场,现场有打斗的痕迹,应该是案发的第一现场!

现场最明显的残留的痕迹是死者应该是从河里面被拉上来的,因为现场周围都是草地,而从一处河边到死者所在的位置,出现了明显的所有的草位置都朝向一边的情况,很明显是有东西从河里面被拖拽起来的情况。

“赵队长,死者很可能是溺毙在河中,或者是在河里面和凶手有过纠缠的,派人打捞一下河里面吧,也许会有有价值的线索!”赵铭一听立刻派人着手打捞。

因为这个河道是一个水库的下游,所以这里的河水是死水,没有一点的流动性,也可以说流动性很差,这也给打捞的工作提供了一些便利,但是现场尸体边上面就是小草都被腐蚀得干干净净了,看着也是让人觉得一阵心惊的。

佟秋练刚刚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刚刚出了警戒线,萧晨立刻跑了过来,“咦——嫂子,你身上面什么味道啊,这么难闻啊!”萧晨这个狗鼻子,倒是挺灵的,佟秋练示意小白直接上萧晨的车子,白少言今天也是起得挺早,昨天整理资料,加上最近还在写论文,就是在实验室睡的,这晕乎乎的就被他们拖上了车子。

“吃东西吧!”佟秋练就知道白少言肯定什么都没有吃就被拉了过来。

“老师,你还是疼我的,那边那些糙汉子,简直把我当牲口啊,我觉得我快要被累死了!”白少言叹了口气,“萧晨,今天怎么是你过来啊,不是萧大哥啊……”

“我来怎么了,这么凶残的案发现场,当然需要魁梧有力的我来保护啊!”白少言和佟秋练都是一阵恶寒。

“魁梧是有了,这个有力么?有待商榷!”白少言自从那次的酒吧事件之后,对萧晨的感觉好感那是直线下降啊,本来以为是个真汉子,但是那一晚上萧晨拉着自己在大街上面狂奔的时候,白少言觉得他完全就是个伪汉子,白白长了一身的肌肉。

“嫂子,你身上面都是什么味道啊!”萧晨打开了车子的排风系统,很快的佟秋练身上面味道就消散的差不多了。

“还能是什么味道啊,这个凶手太凶残,弄的王水腐蚀尸体来着,现场都是那个味道,怪难闻的!”白少言吃着东西,看了看在一边不知道再用手机查什么资料的佟秋练,“老师,您在干嘛呢,查东西啊?”

“嗯!”佟秋练只是应了一声。

其实手机上面实际的聊天内容是这样的,“还在现场么?怎么觉得你不在早饭都不好吃了!”短信下面附上的是一张早餐事物的照片。

“好好吃饭,送小易上学,好好工作!”佟秋练说话的语气还是十分生硬的,你要是让她和萧晨说话一样的肉麻,那她还真的做不到呢,不过佟秋练只是反复的看着照片,嘴角不自觉的浮起了一丝笑意。

“遵命……那你例假结束的时候有奖励么?”佟清流一想到那一晚上面的事情,轻轻咳嗽了一声,惹得萧晨和白少言都忍不住看了看佟秋练,但是佟秋练仍旧是那一副冷若冰霜的脸。

萧寒在另一边等了好半天,其实萧寒也知道这样的调戏佟秋练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行为,毕竟佟秋练脸皮薄,可是自己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了啊,萧寒暗自苦笑,好吧,那就让自己一直做一个禽兽吧,反正家里面的太后娘娘都觉得自己是个禽兽了。

但是好半天过去了,短信一想,只有一个字“好”!萧寒反复的看了半天,真的只有一个字,而且也真的是佟秋练的号码发过来的,确实是只有一个字,萧寒的脸上面顿时神采飞扬。

“好好工作!”接着又是一条短信,然后萧公子神采飞扬的神色迅速的恢复了,其实此刻的佟秋练脸已经有些微红了,萧晨和白少言都是不懂佟秋练这是怎么了?这是查阅什么资料啊,居然还面红耳赤的。

“你这么说的话,我就有动力啦,亲一个……”后面是一串符号拼凑成的一个亲吻的样子,佟秋练只是关掉了手机的屏幕,看着窗外,这让佟秋练想起了第一天回到C市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佟秋练是即使看着C市的繁华,但是心里面却是荒凉的,而现在看着就算是满目的荒凉,但是心里面却已经是春暖花开。

而一直和佟秋练朝夕相对的白少言,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老师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清高冷静,到现在工作的时候虽然是面无表情,一贯的清傲,但是平时的时候,偶尔会开玩笑了,也会笑了,这样的变化,说实话,白少言看着心里面觉得十分的开心,因为这样的老师变得更加的有人情味了,也让人觉得容易亲近很多。

到了警局门口,此刻的警局门口早就已经被围堵的水泄不通了,萧晨开的是萧寒的车子,这群记者看到这车子的车牌号的时候,一窝蜂的全部拥堵了过来,昨天的新闻他们还没有挖到,难得能够堵住萧夫人,况且这里面的人很可能是萧寒,因为他们在追踪了这么多天之后,发现佟秋练几乎从来没有自己开过车子,几乎都是有人接送的。

“麻烦让一下!”已经有警察出动开始维持秩序了,车子缓缓的驶入,到了警局的时候,佟秋练刚刚下车,眼睛的余光就感觉到了一阵闪光灯闪过,原来是有的记者居然爬上了警局的高墙,佟秋练只是看了一眼,和萧晨说了几句,就先进去了。

佟秋练今天出门的时候比较急,一袭亚麻的长裙,看起来清爽利落,而萧晨则是走到了那边的几个记者面前,而这群人也是认识萧晨的,况且这萧晨长得孔武有力的,他们的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抵触和萧晨接触的。

“没有什么好偷拍的,案子的情况,警察会给你们做说明的,你们这样太危险了!”这警局的高墙可不矮,看上去有两米多高,这些人多是双手架在墙上面的,还有一边拍摄,这一下子摔下去也是不轻的。

“对了,我的嫂子不喜欢自己的照片见报,你们可以内部消化,别刊登出来就行!”萧晨说着直接上车,等警察将门口的记者疏散开了,这才开车离开。

此刻的佟修整个人就像是热锅上面的蚂蚁一样,新口的那块地怎么会出问题呢,这个案子都要启动了,怎么好好地出了问题呢,一开始走上面批准的时候,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啊,怎么好好地就出事了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地就出事情了!”一个秘书急匆匆的跑进来,佟修让他去打听消息去了,这刚刚才回来。

“听说是政府打算在那块地上面建一个全民健身放松的植物园之类的,政府想要征用那块地!”秘书擦了擦头上面的汗,这大热天的,好不容易打听了一点有用的消息。

“赶紧给我联系萧氏的人,请他们务必和我见一面!”远航这段时间的股票下跌的很厉害,因为那些人的趋炎附势,自从萧寒那天高调张扬的宣布了自己的婚姻状况之后,萧氏的股票直线上升,而自己给佟秋练做了评论,这不是摆明了和萧氏站在对里面么?

这萧氏虽然根基不在C市,但是在C市,绝对是不能惹的主儿,这些人,貌似已经从萧寒的言论中看出了远航的衰败,纷纷抛售远航的股票,若不是自己及时的拿钱自己买断,估计现在还不知道跌成什么样子了,而这个新口开发案则是他们两个集团共同开发的,萧氏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了,他就不信萧寒能够白白的让这些钱打水漂。

而季远在接到电话之后,到了萧寒的办公室,此刻的萧寒和白少贤正坐在沙发上面,两个人的面前居然是一盘五子棋,对的,不是象棋,不是国际象棋,而是一盘五子棋,两个人似乎还下的津津有味的。

“少爷,远航的佟总裁,刚刚又打电话来了,说是想要立刻和你见一面,关于新口开发案的一些情况,想要立刻和你商量一下!”萧寒还在思索着怎么落子,头都没有抬,“就说我们也在开会讨论,让他等几天,不急……”

“好的!”季远说完就很快看门出去了,白少贤落下一个子儿,“萧寒,不地道啊,你这么坑他他知道么?”

“让他知道,他不是要吐血了?我先让他缓几天好了,不急!”萧寒落下一个子儿,“你说这么幼稚的游戏,小易最近是怎么迷恋上的,话说非要和我玩,我只能拉着你练练手了!”

“拉着我练练手,你要知道,我的公司每天也是千万交易量,你拉着我和你下五子棋,萧寒,你还能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么?还有我的公司的感受么?”萧寒只是在观察着棋局。

“你的公司那么小,不如给我打工好了,给你开的工资高一点怎么样!”白少贤差点呕血,你丫的,这是作为朋友说的话么?

“对了,你让我观察令狐家的事情,我稍微问了一下我们家的老爷子,老爷子说,令狐家这几年其实算得上是混得风生水起的,要是当年令狐默没有退役的话,现在的令狐家肯定不好对付……”萧寒倒是差点忘记了令狐默原本是军人的事情

“当年令狐默怎么退役的!”其实说实话,相比较令狐乾,令狐默是更加适合做军人的,先不说别的,光是令狐默的冷傲,那种站在那里就会给人很大的压迫感,而且就是退役这么多年,这令狐默的身上面举止言谈,还是带着一股杀伐之气。

“听说是在一场营救人质的时候出了问题,这事情和嫂子有关,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听说是绝密档案,被令狐家派人封存了,不过那次的事情,令狐默貌似是受伤了,之后就以受伤为由,退役了!这事情当时在军部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白少贤一边说,手上面的动作也没有停顿。

“营救人质?”萧寒不自觉的想起了在墓园的时候,发生的劫持事件,那个时候的佟秋练冷静的就像是一个机器,难不成她之前有过类似的经历么?

“对啊,因为牵扯到了佟齐,也就是你的老丈人,这事情也不是我能轻易见得到的,你要是需要,我可以托人给你问问,不过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当年的事情,现在的很多人都是讳莫如深的!”白少贤这话,萧寒心里面自然是明白的。

这边佟秋练刚刚进入警局,就听见里面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音,和一些劝慰的声音,佟秋练刚刚和白少言走到了走廊处,就看见了今天的走廊显得格外的拥挤,因为站了很多人,而每个人的神色都是显得十分悲痛的。

“难道是已经找到尸源了?这么快啊?”白少言说的是早上面发现的这具被腐蚀的面目全非的尸体,甚至是男女都分不清楚了,因为下体被腐蚀的很严重,这个凶手是多痛恨这个人啊。

佟秋练刚刚进入赵铭的办公室,就被那个震耳欲聋的哭喊声音和吓了一跳,坐在地上面的女人佟秋练貌似有点印象,觉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佟秋练尸体看的比较多,有的时候甚至要连续的解剖几具尸体,所以佟秋练必须十分准确的记住每个尸体的特征,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面部的特征,所以佟秋练看人的时候,通常见过的,就会有印象了。

“这是昨天发现的那个被肢解的男尸的母亲!”李耐附在佟秋练的耳边小声的说,佟秋练则是一怔,这么快就找到尸源了么?倒是挺快的!

“之前我们就在找这个仲文轩了,他就是那个强奸了厉媛媛的人,所以之前做了调查,也知道他的身上面有纹身,昨天队长打电话,给他女朋友核实了,已经证实了是仲文轩了,今天早上他的家长才过来,看见死者的一些照片,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过还是要麻烦您做一下DNA比对才行!”李耐小声的将佟秋练拉到了一边,毕竟这话当着他们亲属的面说不太好。

“我知道了,等会儿,带他的亲属来采集血样吧!”佟秋练看着一直在哭喊的那位母亲,李耐则是微微叹了口气。

“这家人吧,也是实在有些奇葩,昨天队长就电话给他们核实情况了,他们夫妇在睡觉,硬是不肯过来,现在好了吧,这还是我们三番两次打电话才过来的,这一来看见照片就哭的昏天黑地的!哎——早干嘛去了,孩子失踪了那么多天,这家长愣是没有报警!”李耐无奈的摇了摇头。

佟秋练只是看着已经眼睛红肿的女人,看得出来本来的面容姣好,因为她似乎是化着妆过来的,只不过此刻已经哭花了,看起来既有些滑稽,又有些惹人怜惜。

“早就和你说好好管管儿子,现在好了吧,居然落得这种下场!你还哭,你还哭……”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看起来个子也不太高,但是看起来明显没有这个女人保养得好,不过看这个男人的脸部轮廓倒是和昨天的死者有些相似,因为昨天太晚了,电脑进行死者的生前头像还原还没有完成,所以死者的面部修复工作还在继续。

佟秋练刚刚进入实验室就突然被赵铭叫住了,赵铭此刻手中正拿着早饭,“佟法医,今天的那个尸体,麻烦您尽快处理一下,这事情闹得很大,弄得满城风雨的,最近也是太乱了!”

“我知道的!”其实佟秋练的心里面总有一种预感,她希望这次的死者千万不是学生了,因为最近学生死亡的事件已经够多了,但是一想到仲文轩的死亡的现场,若是凶手也是第一高中的学生的话,那么这个凶手真的能够在杀了一个人之后受得了手么?

若是这个人还是个孩子的话,心理不成熟,真的会继续犯案的,“赵队长,您还是赶紧排查一下这个仲文轩的周围的人吧,这个凶手手段很残忍,若是报复杀人的话,和可能还会找仲文轩周围的人下手!”毕竟仲文轩在学校就是个问题学生,周围的狐朋狗友还是很多的,这欺负同学的事情倒是没少干,这要是真的是其中一个人报复的话,这目标还真不好锁定!

“我知道,我正在联系各个学生的家长,最近,最好别让他们单独出去,在学校的,也通知了他们老师密切留意每个人的动向了,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赵铭这已经饿了很久了,这刚刚回来屁股都没有坐热,仲文轩的家长就来了,这安抚过后,这在做笔录来着。

佟秋练刚刚进入实验室,那边的尸体还没有处理好,估计是因为被强酸腐蚀的缘故,尸体处理起来会有些费事,佟秋练就在边上整理昨天的解剖资料,这根头发丝的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啊!

佟秋练看了一眼检测的报告,这头发若是学生的话,这警方的数据库里面应该是没有资料的,佟秋练还是将数据和警方的数据库进行了一番对比,电脑的对比结果还有一会儿,而一边的白少言正在将前些日子的厉媛媛的尸检报告做了汇总,“老师,厉媛媛的尸体,怎么办?难道一直放在我们这里么?”

“检查的结果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交给她的父母了,通知他们来将尸体领回去吧!”一想到厉媛媛的母亲那天哭天抢地的模样,佟秋练的心里面不由得泛起了一丝酸涩,她只是随意的翻了翻白少言昨天刚刚打印出来的论文初稿。

“对了,那个裴子彤听说被判处了终身监禁,她的身子已经基本瘫痪了,估计也活不久了,听说她交代说,那个孙学初是她自己花钱从医院弄出来的,之后两个人不知道怎么闹了矛盾,失手把她杀死了,王喜的事情更奇葩了,完全是临时起意的那种,不过裴昌盛的案子,她是蓄意谋杀了……”其实白少言的这份论文初稿里面都已经能够看得很清楚了。

“这个厉媛媛也是可怜的,你看看这长相,长得真不错,听说就是声音嗲点就被他们欺负了,现在这群孩子的心里都是怎么想的啊,也真是奇怪!”白少言一边整理资料一边说,“估计她临死的时候很绝望吧,不然怎么会那么毅然决然的,连父母的最后一面都不见!”

“或许是看见了父母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轻生的念头了吧!”佟秋练对这一点深有感触,那个时候的自己,若是没有想到父母和爷爷,或许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

“好了,你赶紧整理一下,将厉媛媛的资料录入电脑之后,就可以通知她的父母来认领尸体了……”佟秋练回到桌子上面,“那个肚子里的孩子……就放在这里吧!”用她母亲的话就是说让她走得干净一点吧!

毕竟这个孩子也不是厉媛媛期盼的,或许也是迫使厉媛媛走向了极端的一把助力!

------题外话------

咳咳……那个最近的口味貌似真的有些重了一些,下一章放童养夫出来,先换个口味哈……轻松一点!

这次案子主要是参考了一些香港之前的一些比较著名的凶杀案,所以口味会略微重一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