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1 女生宿舍惊现碎尸

警局这边赵铭在得知了一些初步的尸检报告之后也是面色凝重,“那个,你们女儿有没有交男朋友什么的,或者是和某个男生走的比较近啊?”赵铭这话一出,这厉媛媛的父母的脸色立刻变了,那女人的架势好像是冲上去就要去打赵铭一样。

“你们的心情,我都可以理解,但是你们也要配合我们工作啊,你女儿的死我们都不想看到,所以才想请你们好好回忆下,他是否有来往比较密切的男生!”赵铭问了半天也是毫无头绪,只能转而把视线集中在了此刻还在医院住院的高筱岚了!

赵铭和李耐到医院的时候,只有高筱岚和她的表姐,她的表姐正给高筱岚喂饭,但是高筱岚却一点东西都不吃,“警察同志,你们来啦,你们快坐吧!”高筱岚的表姐招呼他们坐下,看着高筱岚显得十分的无奈,这个高筱岚这几天看上去憔悴得不行,而且总是把自己蜷缩起来,不和任何人说话!

她是他们班的学习委员,看起来有些呆,不过学习成绩很好,在学校和厉媛媛的关系算是比较好的!

“筱岚,那个,叔叔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一下!”赵铭坐在床头,双手刚刚触碰到高筱岚的时候,高筱岚就整个身子都瑟缩了一下,然后把自己蜷缩的更厉害了,整个人的身子都是瑟瑟发抖,嘴巴里面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哎——就是被媛媛的事情给吓到了,孩子还小!”这高筱岚的表姐看上去是读大学的年纪了,看起来还算是沉稳的,而且从高筱岚住院开始,这个表姐就是一直都在的,和赵铭他们也算是熟悉,其实这种事情,就是大人经历了,这心理承受能力脆弱的,估计也会留下阴影,更何况是这种孩子呢!

“筱岚,叔叔只是想问你一下,媛媛在学校里面有没有什么来往密切的男生啊……”高筱岚一听这话,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她本来整个人是那种瑟瑟发抖的,但是此刻的高筱岚却瞬间僵住了,虽然只是片刻,但是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了!

“没有……没有……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高筱岚说着把自己缩得更紧了,而且一直摇着头,赵铭和李耐对视一眼,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筱岚,你和媛媛是最好的朋友,现在媛媛走了,被坏人欺负了,我也知道你也被坏人欺负了,但是你要知道,你不说的话,我们都不知道坏人是谁,我们怎么抓坏人呢!”赵铭耐心的说,这李耐怎么觉着这队长这么说话,这么让人觉得慎得慌呢!

“媛媛怀孕了,她怀孕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说着高筱岚捂着耳朵就开始惊声尖叫,高筱岚的表姐走过去,一把将高筱岚搂在怀里面,轻轻的安抚着:“好了好了,筱岚,别怕,表姐在这里呢,别怕哈,别怕,都过去了,都过去了……”高筱岚的情绪逐渐平复了,但是除了知道真相的赵铭和李耐,高筱岚的表姐脸色看上去显然是收到了惊吓!

这个厉媛媛不过是十五岁,还是个高一的学生,怎么会好好地怀孕呢,她轻轻的拍打着高筱岚的背部:“好了好了,筱岚,没事了,你就和警察叔叔说说你知道就行了,别怕,那些坏人已经不会来欺负你了!”

高筱岚微微抬起头,高筱岚的头发不长,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看起来十分的简单朴素,只是他的脸上,眼睛上面都是淤青,看起来也是着实让人心疼的,尤其是她的右眼角,整个有用纱布包裹起来,听说要是那群孩子再下手重一点的话,估计这只眼睛能直接废掉。

“有一天下晚自习,媛媛说要留下来把作业写完,但是直到快要熄灯了媛媛才回到寝室……”高筱岚哭哭啼啼的,说话的声音也是断断续续的,李耐赶紧拿出了录音笔和一个记录本,准备记录。

“那时候大家都睡了,我们宿舍的人都不和我们两个人说话的,因为要是和我们说话的话,会受到那群人的殴打,我就把我的水给筱岚用,筱岚走路的姿势很奇怪,而且脸上面有伤,我问她她也不说,但是我看到她的裤子上面有血,但是我记得她明明没有来例假的,我以为是被打的时候别的地方粘上去的,就没有多想,直到……”高筱岚说着直接又把头缩在被子里面,开始抽泣起来。

高筱岚的表姐轻轻的拍着高筱岚的背部,试图缓和她的焦躁情绪,但是高筱岚似乎很惊恐,只是嘴巴里面乌央乌央的说着什么,但是听不清楚在说什么,赵铭和李耐面面相觑,都是有些茫然!

“筱岚,你好好休息,叔叔先走了……”对于一个同样只有十五岁的女生来说,在目睹了自己的好友死在自己的面前的之后,自己的身心也受了很大的打击,若是让他们真的像是审犯人一样的再去质问一个女生,给她的身心一定会造成第二次的伤害的。

“警察同志,您要不先离开吧,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会联系你们的!”高筱岚的表姐冲着赵铭笑了笑,赵铭点了点头,刚刚准备起身离开,突然衣服的下摆就被拉住了,赵铭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高筱岚的一双还有着伤痕的手死死的攥住了赵铭的衣服,高筱岚微微抬头看着赵铭!

眼中满是惊恐,“媛媛说她怀孕了,有一次上体育课,媛媛把我拉到厕所说,她例假推迟了,她说那天晚上她们把她拉出去了,媛媛说,去的还有一个男生,那个人是莫凝的男朋友……”莫凝这个名字赵铭很熟悉,因为在那群打人的学生中,这个女人算是起到了带头的作用。

赵铭和李耐互相看了一眼,似乎都明白了一些什么,但是这边赵铭还没有离开医院,学校那边的电话机就来了,因为最近和学校的领导接触的比较多,所以赵铭对C市第一高中的号码十分的熟悉,“赵队长,不好了,我们学校又出事了……”

那边的声音很急促,赵铭招呼李耐开车去第一高中,“怎么回事,我们马上过去……”

那边的断断续续的,愣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而根据赵铭的经验,肯定不会是单纯的校园暴力案件了,或许……赵铭不敢往下面像,赶紧给佟秋练打了电话过去,佟秋练此刻正在喝汤看资料,接到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这个点应该是学生放学吃饭的时间啊,怎么会出事情啊!

佟秋练和白少言,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但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到了现场之后,他们的所有感官似乎都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感知能力,那种残忍和血腥,相比起王喜的死亡现场,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佟秋练到的时候,赵铭也是刚刚到学校,学校门口稀稀拉拉的没有什么人:“现在不是应该是放学的时候么?怎么学生都还没有出来?”这已经快十二点了,佟秋练伸手遮了遮头顶的太阳,此刻正是烈日当空的时候,空气中也都是一阵一阵的热浪,扑面袭来,刚刚出了车子,感觉浑身都已经开始发烫了!

“第一高中向来都是以严苛著称的,这里中午学生是没有时间回家的,我家有个小亲戚以前也是第一高中的,这里的学生都像是机器一样,中午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吃饭休息,然后就是开始做习题,估计午休的时间也就是半个小时不到吧,所以中午基本上是没有学生回家的!”赵铭说着亮出了警官证,保安这才放心让他们一行人进去!

而学校里面还是有学生在外面晃悠的,不过每个人都是神色匆匆的,看到了警察过来,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不太好,赵铭他们以为是前些日子厉媛媛的家长大闹了校门口,这些孩子看到警察才会这么神色怪异,但是很显然他们错了!

很快的校长和一群校领导就神色慌张的走了出来,看到赵铭他们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你们可来了,我们学校的一个废弃的厕所里面……哎……”校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地中海的发型,让他看上去有些滑稽,大腹便便的,架着一副无框的眼睛,看起来也是那种搞教育的人。

“发现什么了……”赵铭跟着他们快速的往学校里面走,很快就走过了教学楼,而到了后面人越来越少了,“这后面不就是女生公寓了么?”

“后面就是女生公寓,我们学校的学生住不满公寓,所以通常都会有楼层是不用的,那个……”校长就走了这么一段路,已经满头是汗了,因为前面的校园暴力的案子,赵铭曾经来这里看过现场,有印象罢了,而校长带着他们进去的恰好是那一幢女生公寓!

因为学生中午都是在教室里面休息的,所以这里显得格外的僻静,而且公寓周围植物很多,看起来很幽静,而佟秋练注意到跟着一起过来的学校领导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交头接耳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而女生宿舍的楼管是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父女,头发有些花白,不锅那双眼睛看上去还是十分的精明干练的,看到有人过来,只是笑着起来,和他们一起上了楼:“有问题的是六楼的一间厕所,前些日子楼下的学生反映说楼上面有动静,但是我没有在意,以为是学生闹着玩的,今天我去上面看的时候,就发现那个厕所的门外居然渗出了血水……”

这女生公寓各个楼层都十分的安静,只能听见他们几个人走路的声音,而且走廊上面的灯光昏黄,在空荡的宿舍楼里面,似乎都能够听见那种鞋子踩踏的回响,而且怎么觉得有一点阴森森的感觉。

白少言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个宿舍楼里面的地面是黑色的大理石,但是被拖把拖的很光滑,那黑色的大理石把整个楼层弄得更加的幽邃。

“六楼没有人住么?”赵铭走在前面,和那个校长是并排走的!

宿舍楼里面是那种阴凉的,但是这个校长脸上面的汗水还是在止不住的往下掉:“我们学校每次宿舍都是住不满的,其实五楼也是只住了一半而已,学生住得太高,下上楼也不方便,所以我们尽量把宿舍楼都利用起来,不过五六层基本上是不用的!”校长说着还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汗水。

这些日子因为厉媛媛的自杀案子,他已经被上面的部门找过去谈了几次话了,这要是再出什么事情,他这个校长估计就不用干了,可以直接打道回府了,他能不紧张么?那边的厉媛媛的事情一波未平的,这边又冒出来这个事情,他的心里面能不紧张么?

从五楼到六楼楼梯就能看得出来,六楼真的是长时间没有人住的,因为佟秋练带着白色的手套,手指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楼梯的扶手,就发现一层厚厚的灰尘,楼管阿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六楼没有人,也没有学生会上去,所以我们一般开学初才会打扫一遍,现在已经很脏了!”

佟秋练点了点头,拍了拍手套上面的灰尘,到了六楼,那种诡异的感觉瞬间席卷了每个人的心里,因为这个楼层的所有门都是紧紧的锁住的,而且相比之前的五个楼层,或许是顶楼的缘故,这里看起来明亮很多,但是走上去,那种回响的声音很大,似乎能听见一些风声,在整个楼层中回荡。

而那一摊血水,更是十分的显眼,刚刚进入走廊,所有人就都看见了从厕所里面流出来的血水,因为厕所靠近窗户的位置,太阳正好能够直射过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佟秋练和白少言快他们一步走了上去,佟秋练蹲下身子,根本不用看也知道是血水,只是这血水很明显有问题,因为不新鲜,而且已经凝固了,但是这个血液里面并不是纯粹的只有血液,没有猜错的话,里面还有很多的水分,“今天才发现的么?”

关键是佟秋练和白少言,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已经闻到了从厕所里面飘出来的味道,并不是什么厕所的味道,或者是下水道等别的味道,而是一股尸臭味,他们对这个味道十分熟悉,虽然一道门阻隔,但是天气炎热,这股味道还是很刺鼻的。

“其实是楼下的学生中午回来上厕所,说是楼上面在滴东西下来……我才上来看看的,一看这个情况,我就立刻给校长打了电话!”赵铭挑眉看了看这个土肥圆的校长,其实大家心里面都是清楚的,学校出了这档子事情,现在肯定是草木皆兵的,要是能够内部消化的事情,铁定不想让外人插手的!

佟秋练看了看门锁,门锁是挂在门上面的,而这个门显然被破坏过,现在是有几道铁丝缠绕住的,而且这个铁丝很明显是新的,因为一点的锈迹都没有,若是时间久的,肯定会有锈迹的:“这里钥匙在哪里?”楼管阿姨想了一会儿。

“这里已经几年没有人用过了,钥匙早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佟秋练看了看门锁,“赵队长,你们找个东西把这里的铁丝剪开吧,我去楼下看看……”赵铭直接拿起来在一边消防设施,这个楼层的消防设置已经很陈旧了,已经完全不能用了。

佟秋练和白少言刚刚下去,就看见了一个女生神色慌张的从和六楼的厕所正对着厕所出来,看见佟秋练和白少言,指着那个厕所,“血,有血……”佟秋练和白少言立刻走进了厕所,厕所是那种和洗漱间连在一起的,一进去首先是学生洗漱的地方,一个小门进去之后,才是厕所,完全没有异常啊,但是佟秋练抬头一看!

雪白的顶上面,居然被晕染出了大片的红色,在厕所的四个角中的其中一个角落,晕染出来一大块的地方。

白少言直接踩着马桶上去,伸手摸了摸那个被晕染的地方,放到鼻子面前闻了闻,冲着佟秋练点了点头,居然还真的是血迹,这个人要流了多少的血,才能渗透到了下一个楼层,不过佟秋练观察了一下,这幢楼,从外面看的时候,觉得还不错!

但是里面的看起来似乎已经很陈旧了,尤其是天花板上面粉刷的石灰膏,有一些细小的裂纹,估计这个宿舍楼在建成的时候,厕所卫生间的防水设施做的一般吧!

而佟秋练还在打量着那处天花板的时候,楼上面传来了那个女宿管的尖叫声音,其中还夹杂着慌乱的脚步声音,佟秋练和白少言赶紧往楼上面冲,发现本来还是围在那个厕所的所有人,此刻都是以一种退避三舍的姿态,尤其是赵铭和李耐都是脸色发白的,看到佟秋练过来,只是指了指那道已经被破开的门。

而那几个学校的领导则是已经在一边,扶着墙壁,那架势好像是马上就要晕倒了,尤其是其中有两个人居然直接就吐了起来,女宿管则是将身子蜷缩在一边,整个人都是瑟瑟发抖的,整个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了呕吐物的酸臭味道。

而且越靠近门边,越是能够闻到那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赵铭在一边靠在墙上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脸色也是发白的,“怎么了?”白少言忍不住问了一句,而他也先佟秋练一步到了门口,入目的景象他也是被吓了一跳。

佟秋练刚刚换了一副手套,刚刚将手套戴好,一抬头,入目的景象也是把他们吓到了,厕所里面的自来水流着细小的水流,而尸体整个把抽水的地方堵住了,这才造成了整个血液混杂着水流了出来,而且整个厕所里面都是充斥着一股腥臭的味道,淡红色的血水充斥着整个地面,而在厕所的洗漱台上面,有一个电饭煲,电饭煲的插头现在还连在插孔处。

刚刚在楼下的时候,佟秋练注意到那个有插孔的地方,是两个投币的洗衣机,而在电饭煲的周围已经有一些白色蛆虫在蠕动了,看起来格外的恶心。

因为这个尸体完全没有了四肢,四肢凌乱的分布在厕所的各个角落,而头部却不知道在哪里!

佟秋练慢慢的走进去,里面的积水瞬间没入了佟秋练的半个脚背,佟秋练走过去,尸体的肢解十分的粗糙,因为被水浸泡的缘故,整个身体都开始肿胀了,而且那暴露在外面的伤口,已经有蛆虫出现了,而且被水浸泡之后,基本上能够提取的材料很少了。

佟秋练走到那个电饭煲前面,差点被吓到,因为那个人死者的头颅此刻正放在电饭锅里面,而且被烹煮的半熟,佟秋练冲着白少言挥了挥手,白少言过去差点没有直接吐出来:“老师,这特么的,特太恶心了,哪个变态啊……”

“赶紧的,将头颅弄出来!”赵铭和李耐,还有几个胆大的,刚刚围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一听佟秋练说这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电饭煲,“你小心一点,被煮的差不多了,你别把人家的皮肉给弄掉了……”

“呕——”门外瞬间有一个人呕吐起来,佟秋练回身看了看在门边脸色苍白的赵铭和李耐:“赶紧通知人手过来吧,现场必须立刻封锁,而且尸体必须马上运回去,天气太热了,这尸体已经长蛆虫了,赶紧的吧!”

“叮咚——”突然响起了铃声,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原来是下课的铃声,佟秋练看了看手表,已经一点四十了,估计是学生午休结束了,两点的话就该上课了吧。

“我马上去通知人手过来!”赵铭说着已经开始打电话了,而外面的所有人不是双腿发软,就是脸色发白,这也不怪他们被吓到,这尸体躺在水里面,还被肢解了四肢和头部,又因为被水泡过肿胀的缘故,几乎可以清晰的看见,肢解的部位的血肉和森森的白骨。

白少言在一边相对干净的地方放了一层塑料袋,小心翼翼的将死者的头颅从电饭煲里面取出来,上面还好,但是下面整个已经腐烂不堪,而电饭煲里面还有煮烂的残渣,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佟秋练看了看周围,将死者的四肢慢慢的拼凑到了一起,断口都不是很整齐,佟秋练走到了里面的厕所,厕所也是被血水淹没了,而每个厕所里面看起来都还是挺干净的,佟秋练走到了那个晕染到了下一个楼层的地方,或许是这个地方的防水做的比较差吧,血水渗透到了下面。

很快的来的人就将尸体都搬运回去了,因为学生都在上课,所以倒是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只是外面不知道哪里来了一群记者,围堵在了学校的大门口,弄得警方不得不将学校的周边都设了警戒线。

佟秋练留在现场四处检查了一下,因为尸体被运走之后,充斥着整个厕所和洗漱间的血水都慢慢的溜走了,在下水口的地方留下了一些组织皮屑,也已经分辨不出这些东西到底都是哪里的了,而在血水被冲干净之后,一把小刀露了出来,就是普通的便携式的小刀,佟秋练将刀子捡起来,刀口的地方有缺口,上面还粘连这一些血肉。

若是凶手真的用的是这样一个凶器的话,那这个人的心理素质要多么的强大,这个东西,要想锯断骨头,估计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老师,现场的所有的证物都已经提取完毕了,我们可以回去了!”白少言看了看四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提取的东西了,佟秋练也重新将现场勘察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的东西了,这才准备出去,看了看自己的鞋子,都已经被血水泡的皮质都有些发软了,佟秋练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太阳的光线还是十分的刺眼。

“老师,你说这个凶手是有多么的凶残啊,居然能在女生宿舍做这种事情,其实学校应该说还是人流比较密集的地方,难道说他们就不害怕么?”白少言想到那个死者的惨状,不禁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佟秋练只是看了看窗外,也不说话,因为她只是粗略的勘察尸体,这个死者还是个孩子,想到了刚刚死去不久的厉媛媛,现在又多了一具尸体,佟秋练心里面还是很不舒服的,尤其是现在还在医院中的高筱岚,听赵铭说惊吓过度了,现在还是整天紧张兮兮的,估计在她的心里面已经留下了阴影了吧。

佟秋练刚刚到警局,赵铭就招呼佟秋练先吃点东西,佟秋练这才觉得自己这身体似乎有些虚浮,估计是来例假的缘故,身体本来就比较虚弱吧,又勘察现场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此刻的警局食堂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白少言突然不知道从哪里端出了一个饭盒,推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喏,萧大哥怕你自己不按时吃饭,饭都给你弄好了,早上给我的,我刚刚帮你热过了……”

佟秋练狐疑的看了一眼白少言,打开了饭盒,第一层就是各种菜肴,闻着味道,就知道是家里面的厨子做的,第二层是米饭,第三层居然是水果,佟秋练笑了笑,拿出了手机,给萧寒拨了个电话,萧寒此刻正在开会,电话震动的时候,所有的高层都看着萧寒,萧寒示意在做报告的人先停一下。

“怎么了?已经两点半了,你别和我说,你现在才吃饭……”萧寒抿嘴微笑,所有人都低着头,虽然都很想八卦一下总裁,但是这会议公告开始,总裁折磨人的功夫也是很厉害的。

“就是刚刚出了一趟现场,没有来得及吃饭而已,你在干吗……”佟秋练一边吃饭一边打电话,那幸福之情简直是溢于言表啊!

“我没什么事情啊,公司能有什么事情啊,闲着呢,那你晚上什么时候才能下班,我去接你吧!”佟秋练看了看手边,都已经两点半了,三点钟肯定要进解剖室的,这次的案子还比较复杂,估计一时半会儿肯定结束不了。

“估计要到半夜了,小白顺路送我就行了,你别来接我了,我也不懂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你可以先回去陪陪小易……”白少言坐在佟秋练的对面,吃着食堂的残羹冷炙,顺路?一点都不顺路好么?哪里顺路了?

“对了,佟法医,早上我去询问过那个和厉媛媛一个病房的高筱岚了,她说很可能厉媛媛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一个叫莫凝的女生的男朋友的,不过我们试图联系这个人,却发现这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找不到人,那个莫凝说她已经几天没有看见过她的男朋友了……”

“这才高一的学生就谈恋爱啊,这……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早熟啊!”白少言一边吃饭一边感慨,“我们小时候可是很纯情的,就是拉个小手都不敢,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开放了啊。”

“对了,前些日子新闻上面不是说每年到了开学季也是医院的人流季么?”李耐露出了白灿灿的牙齿,“听说去医院做人流的未成年人占了大部分,这些孩子完全没有这种安全保护的意识,而且孩子这种猎奇心理很强,这刚刚发育的少男少女难免就那个了么……”

“咳咳……”赵铭轻轻咳嗽一声,这要是他们几个男人一起说就算了,这全场还有佟秋练这个女人呢,关键是佟秋练完全是毫无反应的那种,只是专心的吃着饭。

“这可是实话,新闻上面都说了,所以啊,现在的孩子早熟的太多了,很多初中生怀孕的也有很多啊,这报纸上面不也是经常看见么?”李耐一边把饭一边说。

“那个莫凝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么?”白少言问了一句。

“学校高二的学生,听说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不思进取的,也是老师头疼的学生之一,听说两三天前就失踪了,不过家长以为是出去网吧包夜上网了,这种事夜不归宿整日旷课的事情也经常发生,所以家长和学校都没有在意……”赵铭无奈的说,“现在我们正在找一些网吧问一下呢,看看有没有见过他!”

佟秋练一直都没有说什么,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那具尸体很可能就是这个男生,死的人不是女的,确实是个男的,所以佟秋练还十分的好奇,一个男生是怎么进入女生宿舍的,而且还是在有管理员的情况下。

当佟秋练再一次见到尸体的时候,整个尸体是已经被福尔马林处理好了之后的,身上面的各种物品都已经被去除了,身上面最显著的特征就是胸口有一个明显的纹身,这给确认死者的身份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死者的整个四肢和头部都已经做了清理,现在已经被摆放在已经放的地方了。

死者的面部,因为被烹煮已经面部全非了,整个面部已经完全一点的辨识度了,死者的身上面除了四肢的伤口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外伤,佟秋练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死者的所有的四肢居然发现了一点异常,这个……

“老师,怎么了?”白少言正在边上负责记录,就看见佟秋练看着几个断肢,正在反复的纠结的样子。

“凶手为女性,不止一名……”佟秋练这话说完,白少言都愣住了,他也看了看这个断肢,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因为在女生宿舍发生的案子,一个男生是可以蒙混过关进入的,若是说几个男生的话,这还真的有点……

“怎么会不止一个凶手?”白少言也是盯着断肢看了许久,愣是没有看出什么东西,佟秋练则是将那个从现场带回来的刀子放在被肢解下来的肢体上面比划着。

“从这个肢体上面的切口来看的话,凶器应该是这把刀子,因为这把刀子不大,所以只能切到其中的一个部分,这和这个肢体的情况是吻合的,但是你看看这个断肢,佟秋练指着一个腿部的断肢,一开始的切口还是比较平整的,只是到了骨头的时候有些困难,用的肯定不是这一把刀子!”佟秋练比划的时候,白少言也在认真的看着。

“那或许是这个凶手有两把刀子呢,小的这把遗落在了现场,大的那个带走了呢!”白少言还是有些疑惑。

“不对,切割的着力点不同,应该其中的一个是左撇子,人们总是习惯用自己惯用的手来切割东西,更何况是这种费力的肢解尸体,而且,肢解腿部的时候,断口明显有向外侧倾斜的倾向,这和一个人切东西的习惯有关,而手臂和头部都是十分平整的,一个人切割习惯不会这样的……”白少言比划了一下!

每个人切东西的习惯确实是不一样的,这里出现了两种切割习惯,而且有一个凶器也消失了,这就不得不引人注意了。

而他们在残留的堵住下水道的那些皮屑残留物中,居然提取到了一个长约头发丝,十几厘米,绝对不可能是这个男人的,因为这个男人的头发很短,能够在现场残留的,就算不是凶手的话,也是帮凶。

还有那个电饭锅,看起来十分的陈旧,现在用的电饭锅瓷质的或者塑料的材质会比较多,但是这个电饭锅是铁质的,而且还是那种有锈迹的电饭锅,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仔细检查的话,也是完全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估计这个电饭锅,现在在市场的话也是买不到的,感觉没有什么调查线索。

因为现场的水还在流着,冲走了几乎所有的指纹,而且现场的血水很多,组织皮屑也是很多,几乎都是死者的,若是说有犯罪嫌疑人的,也真的完全没有办法从中将犯罪嫌疑人的阻止提取出来,唯一的线索,都指向了拿一把小刀和那一根头发丝了。

在死者的胃部检查出了一部分迷幻药的成分,死者很有可能是在服用了迷幻药之后出现了昏厥之后被犯罪嫌疑人杀死的,但是六楼的走廊上面并没有任何的拖拽的痕迹,女生的话是很难拖动一个男生的,更何况这个男生的身高虽然只是在一米七左右,但是却不是很瘦的那种,女生的话还是需要点力气的!

也就是只有一种可能,死者和犯罪嫌疑人是认识的,是他自己走进去的,这迷幻药,估计也是他自愿服下去的,不然的话,肯定会闹出很大的动静的,那个宿舍很僻静,若是平时上课的时候,一点的动静都能听得很清楚,这案发的时间估计是在学生放学回到宿舍之后发生的,只能说犯罪嫌疑人的胆子还是非常大的。

佟秋练和白少言结束之后,已经是十点多了,佟秋练揉了揉肩膀,刚刚收拾好东西,到了赵铭的办公室门口,就听见了里面一个洪亮的声音:“赵铭,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会儿一个女学生跳楼,一会儿一个学生在公寓厕所被杀死,现在整个C市弄得所有的中学生和家长都有些人心惶惶了,你说说这个案子怎么办!”

“局长,这个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啊,我这不已经在认真办事了么?”赵铭说话显然没有什么底气,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啊,自从佟清然的事情之后,这个局长简直成了他们办公室的常客了,隔三差五的都要过来一次!

“你不能控制,你是不能控制,但是你有义务尽早破案啊,你看看这几月的都是些什么情啊,一会儿变态虐童案,一会儿焦尸案,一会儿著名企业家被害,你说说,这几个月都是怎么了?”赵铭只能低着头听训斥!

哎……我是个警察,我只能管破案,这人家要杀人,我怎么及早控制,还能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面么?你当我是神啊?这种话赵铭也只能在心里面稍微吐槽一下罢了!

“给我抓紧破案,这个案子上头很重视,一定要抓紧!”说着局长推开门就往外走,差点撞上了佟秋练和白少言。

这个局长哪里能不认识佟秋练啊,对着佟秋练露出了那标准的笑容:“佟法医,这是刚刚解剖完么?真是辛苦了……”佟秋练只是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但是眼睛的余光瞥见了后头的一群人,都是冲着局长的背部开始嘘嘘……

“白二少爷也在啊,最近白老爷子最近身体怎么样?”白少言差点嘴角抽搐,这些当官的想要巴结的对象还是那个退休的老头子,只能应声附和着,和他寒暄了几句,局长笑着送他们进去之后,才离开的。

“上头又催了?这个案子中午才发现,上头的消息挺快的!”佟秋练将刚刚白少言记录的笔记等一些内容交给了赵铭,“只是初步的报告,因为很多证据样本需要进一步检验才行,目前的资料就这么多,那个现场的刀子上面有花卉的图案,发现了女生的长发,犯罪嫌疑人目前锁定的是两名或者两名以上的女生,死者的身上面还有纹身……”

赵铭翻着解剖记录点了点头,“佟法医,小白,你们先回去吧,我们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这些是根据你们给我的死者死亡时间的学校监控视频,估计今晚又要熬夜了,咖啡都已经备好了……”赵铭虽然笑着,但是很明显没有什么精神,毕竟因为厉媛媛自杀的案子,他们昨天已经彻夜未眠了!

佟秋练和白少言刚刚出了警局的大门,佟秋练就看见了昏黄的路灯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似乎这一整天的疲惫都顿时烟消云散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