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10 手忙脚乱的萧公子

佟秋练和白少言再一次见到女生的尸体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左右了,距离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六个小时了,这具尸体被运到了解剖室的时候,和佟秋练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已经明显不同了。

那个时候的死者刚刚死去,那个时候的尸体还是有温度的,但是此刻的尸体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的温度,而且整个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了死后*的现象了,听说是打人的家长曾经去医院闹过,这具尸体不是一直都待在停尸房的,现在的天气已经进入夏季了,所以尸体很容易出现*的现象,而这具尸体表现出了很明显的*的初期现象。

“死者年龄十五岁,死亡的原因是颅骨破裂引起的出血,继而诱发了脑供血不足,造成了死者死亡……”佟秋练解开了盖着死者的白布,因为死亡一段时间过去了,“死者身上面有多处外伤,多处钝器伤,因为伤口破损,细菌从伤口进入皮肤,所以身上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的迹象……”

佟秋练熟练的检查者死者的眼耳口鼻,没有外力致死的痕迹,不过身上面大大小小的伤口,遍布着她小小的身体,似乎每一道伤口都在昭示着这个女孩生前遭遇的非人的对待,尤其是女孩的肚子上面,因为死亡过后,人体的血液不会流动,身体的各个机能已经停止了运转,所以身上面的伤痕都逐渐的浮现出来。

就是女孩的胸部居然有被东西烫过的痕迹,不大的烫伤,不过七八个,分别遍布在女孩的胸部两侧,看的佟秋练都觉得心里面酸酸的,似乎已经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位母亲不想孩子的尸体被解剖,这样的折磨,她是真的不想自己的女儿成为别人的谈资。

“死者胸部有烫伤,初步判断为烟头烫伤,死者生前遭受过长时间的殴打……”这身上面的外伤,新旧错乱,佟秋练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同样还是个孩子,同样是一个年纪的女生,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难道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能够获得打人的快感么?

“死者出现了‘死后分娩’的现象……”白少言在一边本来在一边负责记录的,顿时怔愣了一下,赶紧走到一边,这种现象通常是出现在尸体*后出现了巨人观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难道是天气太热,所以提前出现了?

由于*气体使腹腔内压增高,心脏受压而挤出心血,肺脏受压而使集聚在支气管和气管中与*气体相混合的血性液体流到喉头并经口鼻溢出,胃肠受压迫而使胃内食物溢出口腔之外,或者进入喉头、气管之内,称为“死后呕吐”;小骨盆底受压迫,使直肠内的粪便溢出,甚至使肛门脱出,女性的子宫和下体也可因受压而脱出;如果是怀孕女尸,子宫内的胎儿也可因受压而娩出,称为“死后分娩、棺内分娩”。

但是这种现象就算是在夏天也是出现在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之内的,这算是提前了么?

佟秋练检查者死者的下体,确实有初步“死后分娩”的现象,佟秋练之前都没有解剖尸体,还是停留在用肉眼观察的阶段,其实佟秋练也是同样觉得这个女孩生前已经受了很多的罪了,若是真的可以的话,还是让她完完整整的走吧。

佟秋练拿起了刀子直接划开了女孩的腹部,其实胎儿并没有完全的从死者的下面滑落,只是露出了一点点而已,当佟秋练将死者的腹部划开的时候,里面可以清楚地看见胚胎已初具人形,头占整个胎体一半,能分辨出眼、耳、口、鼻、四肢,已具雏形。

白少言跟着佟秋练解剖的尸体不算少,但是解剖孕妇还是第一次,更何况还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啊,“老师,这个胎儿都已经发育这么多了,这是多大的胎儿啊?”白少言对这个方面涉猎的还真不多。

佟秋练慢慢的将已经死亡的胎儿放入了一边的容器中,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女孩的整个腹部,“一般正常发育的胎儿在八周左右就已经初具人形了,这个胎儿至少八周了,但是胎儿的外生殖器在十二周才能看得见,所以这个胎儿估计就是八周左右!”佟秋练是已经生过孩子的人,对这个方面可以说是比较了解的。

而通常这个时候孕妇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孕吐等现象了,佟秋练很难想象,在父母亲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面,这个女孩到底承受了多大压力,尤其是当自己又一次陷入了同学的暴力殴打之后,通常怀孕的人心理方面会出现比较大的波动,很敏感,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若是真的被刺激跳楼,还真的说得过去。

这一次的解剖活动,持续到了晚上八点多了,佟秋练从解剖室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佟秋练觉得整个背部都是僵直的,而这是自从之前的连环儿童杀人案之后,让佟秋练觉得身心都特别累的一次,佟秋练脱下衣服,打开手机,里面是萧寒的几通电话,而几条短信,佟秋练疲惫的靠在椅子上面,微微闭着眼睛,回拨了电话回去……

“喂……我刚刚结束!……不用了,只是觉得有点累,我让小白送我回去就成了,你就别出来了……还没有吃东西!”佟秋练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从中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这不提还好,这一提,佟秋练还真的觉得自己有些饿了。

“那先这样吧,我收拾一下就回去!”佟秋练挂断电话,伸了个懒腰,稍微整理了一下资料,就准备回家,白少言此刻还在整理今天的所有笔记,“老师,我等一下,我送您回去吧……”

其实佟秋练是想自己打车回去的,这门刚刚打开,佟秋练就怔住了,萧寒就站在门外,靠在墙上面,拿着手机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佟秋练顿时有些受宠若惊,“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家的么?”

“我以为你看见我的第一反应是直接冲过来给我一个拥抱呢!”萧寒话音未落,佟秋练已经上前两步,伸手抱了抱萧寒,萧寒的灰色POLO衫已经有丝丝凉意了,这解剖室的周围的冷气都是很足的,说明萧寒已经在这里等了一段时间了,萧寒笑着伸手环住了佟秋练的腰,顺势在她的侧脸亲了两下。

“我这一进去就不分昼夜的,弄不好,会弄到半夜的,你来这里等我做什么……”佟秋练虽然口中这么说着,但是在开门的第一眼能够看到萧寒,不得不说,似乎那之前的疲惫都一扫而光了,心里面还是有说不出的感动的。

“你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为你打工的,讨好一下我的老板难道不行么?我好怕有一天你把我开除了呢!”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回头和白少言说,“小白,你弄好就赶紧回家!”

“我知道的,老师,您和萧大哥先走吧,我很快就弄好了!”其实白少言在心里面已经嘀咕开了,这两个人还能不能不要这么的高调啊,这萧公子还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那种啊,这弄得现在全城的女人对老师都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啊。

萧寒牵着佟秋练的手,一路走出了警局,因为这个案子还在加班的民警不算少,“我怎么觉得现在警局就和你家一样啊,你这来去自如啊?”这一路和萧寒打招呼的人,怎么觉着比自己还多呢。

“我五点多就过来了,给他们带了一些咖啡和甜点,估计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吧!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小易和萧晨已经吃过了,我们回家吃还是在外面吃一点……”佟秋练只是看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萧寒的手很宽厚,握着自己的手时候,佟秋练似乎都能够感觉到来自萧寒那种蓬勃的气息。

而这几天的这一切对于佟秋练来说,美得像是一个梦,本来觉得能够和萧寒这么温馨和睦的相处佟秋练已经很知足了,但是佟秋练从未想过,萧寒居然可以为自己坐到了这个地步,佟秋练突然觉得自己当年那不顾一起的决定是正确的。

“想什么呢,问你吃什么,你一直发呆……”萧寒可是已经从那些民警的口中知道了,佟秋练从上午十点多进解剖室的,到现在还一口饭都没有吃过。

佟秋练只是看着窗外,“我们去吃面吧!”萧寒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刚刚经过了一家面店,很普通的门面,而且这个点似乎是大家刚刚吃过饭,人也不多,当佟秋练和萧寒进去的时候,老板也是有些受宠若惊的。

这萧寒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这C市谁还不认识这两个人啊,老板是一对中年的夫妇:“二位想吃点什么啊!”老板娘说着那帮他们又重新擦了一遍桌子。

“你吃么?”佟秋练看了看菜单,“我要一份西红柿鸡蛋面就行了,你要什么?”佟秋练将菜单递到了萧寒的面前,萧寒只是看了一眼菜单,“先给我们两碗牛杂汤,然后两份西红柿鸡蛋面就可以了!”

“要什么汤啊,估计又吃不完了!”老板娘笑眯眯的应声下去了,这一下去就和自己的老公开始咬耳朵了,这两个人怎么能这么亲民呢,他们的眼中这样的人就应该是出入那种高级的餐馆的,现在居然出现在了自己这种小店。

“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先喝点汤对身体好,你还真是喜欢吃西红柿鸡蛋面啊!”萧寒记得在自己住院的时候,佟秋练虽然给自己带来了各式各样的菜品,但是自己却是很喜欢吃面的。

“也没有吧,其实西红柿鸡蛋面还是很有营养的,就是从一开始解剖尸体那会儿,我刚刚怀了小易,孕吐的很厉害,那时候就经常吃这个,酸酸的,很开胃,这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佟秋练笑着说,这家店的灯光有些昏暗,萧寒只是笑了笑,开始后悔在佟秋练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自己居然不在她的身边。

而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只是偶尔,萧寒会把自己碗里面的东西夹到佟秋练的碗里面,“我不需要,大晚上的,我能吃下多少东西啊,你自己吃就行了!”

“你这吃不饱,我们回去怎么做运动啊……”萧寒这话刚刚说完,佟秋练这口面条直接把自己给呛到了,“咳咳咳……”萧寒立刻起身坐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伸手轻轻帮佟秋练拍着背部,“这么不小心,赶紧喝口汤……”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佟秋练从萧寒的手中接过汤,整个肺部差点都咳出来了。

“我一直很无耻,你还不懂么,看把你吓得!吃个饭也让人担心……”萧寒只是帮佟秋练顺顺气,其实萧寒也不太饿,干脆直接坐到佟秋练的身边,看着佟秋练吃东西了,佟秋练吃东西的很慢,但是看得出来教养很好,即使是喝汤的时候,几乎也是没有声响的。

而陆陆续续的似乎是学校下了晚自习了,有一些学生进入了面馆,而这些孩子每个人脸上面都是朝气蓬勃的,似乎对佟秋练和萧寒十分好奇,都纷纷朝这边,就是萧寒和佟秋练看过去,都不会不好意思,只是冲着两个人一笑,果然年轻就是好!

回去的路上面,佟秋练一直都是沉默不语,“怎么了?是案子出问题了么?听萧晨说你最近的这个案子是关于校园暴力的案子?”

“嗯,死去的孩子才十五岁,太小了,她的父母和家人情绪都激动,而且这个孩子不仅仅是遭受了身体的殴打伤害,她的肚子里面还有八周大的胎儿,一尸两命!”佟秋练看着窗外的路灯闪过,就像是此刻佟秋练的心情一般的忽明忽暗的。

萧寒倒是不懂死去的这个女孩居然还藏着这么大的秘密,萧寒从小就开始接受萧家继承人的教育,萧晨是过着和平常的孩子一样的正常上学生活的,但是萧寒却没有踏足过校园,当他到了入学的年纪的时候,他已经发现和他同龄的孩子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了,这让萧寒的童年和少年的生活少了许多的乐趣。

这也是萧寒坚持让小易能够从幼儿园开始就能够融入集体生活的一个原因。

“好了,别想了,这也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事情,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想这些也只是给自己增加烦恼!”这边萧寒的车子刚刚经过红绿灯,想要安慰一下佟秋练,却发现佟秋练靠着座位,居然已经睡着了,萧寒无奈的摇了摇头,将车内的空调温度调的低一点。

就是萧寒停好车子将佟秋练抱到了屋子里面的时候,佟秋练都是没有醒过来,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被萧寒折腾的半死,佟秋练本来就已经很累了,又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了这么久,吃饱喝足了自然是要睡觉的!

萧寒在帮佟秋练擦了擦脸之后,就进了书房,季远正在书房等着,“少爷,昨天令狐泽夫妇去佟家之后,我们让佟清姿出去了,佟清姿指着王雅娴说出了王雅娴在五年前摘下过夫人母亲的氧气罩……”

萧寒坐在椅子上面,拿着笔轻轻的点着桌子,“噔噔噔……”的声音,在空荡的书房里面显得格外的响亮,“她还说什么了?”萧寒微眯着眸子,令狐泽这是坐不住了么?知道自己的人失踪了,这算是去找佟修商量对策了?

“别的就没有说了,不过王雅娴试图想要杀死佟清姿,只不过当时令狐泽和佟修回去了,不过看样子,王雅娴是不会放过佟清姿的!”季远完全预料不到,对于佟清姿的监视和控制,居然会得到这样一个意外的收获,“那这件事情夫人知道么?”

“她应该还没有怀疑过他父母的死因,不过不急,我们先静观其变,若是王雅娴真的动手了,那么佟修这爱女如命的性格,势必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凶手的,若是他察觉不到凶手,我们就给他透露一点消息就行了,到时候我们不用插手,这令狐家也会被佟修搅得一团乱的!”萧寒微微一笑,眸子中闪过了一丝锐利的光。

季远擦了擦额头的汗,少爷果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借刀杀人,他永远都不用自己亲自动手,或许萧寒在商场上面能够无往不利,也是因为萧寒能够熟练地掌握很多人的心理,或许是喜欢贪小便宜,或许是*熏心,或许是自私自利,但是少爷总是能够将借力打力,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他自己则是永远都站在制高点,俯视着所有的一切,似乎所有的人他的眼中就是棋子一样,而他永远不需要亲自上阵。

这边萧寒刚刚回去,搂着佟秋练准备睡觉的时候,发现佟秋练的额头居然细细密密的渗出了许多的汗水,萧寒一顿,将所有的灯打开,才发现,佟秋练死死地咬着嘴唇,脸色发白,抱着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住:“小练,小练……怎么了?哪里难受……”

“我疼……”佟秋练从牙缝中勉强的挤出了几个字,萧寒连忙掀开被子打算将佟秋练抱起来,这才发现佟秋练的裤子上面有血迹!不会是昨晚用力太猛了吧!

萧寒顿时有些慌了,拿起电话,慌慌忙忙的准备打120……“你干嘛……”佟秋练幽幽的睁开眼睛,就看见萧寒慌不择路的拿着电话,“那个120急救电话是什么来着,差点忘了,不就是120么……”

佟秋练却突然微微起身,直接从萧寒的手中抢过电话,“你在干吗啊!”佟秋练此刻脸色发白,而且萧寒试了一下佟秋练的额头,很凉,而且身子还有点虚寒,“差点忘了,我们有家庭医生来的,打电话叫医生过来,嗯对的……”说着萧寒又从地上面捡起电话,佟秋练注意到萧寒的手似乎微微地有些颤抖。

“那个……萧寒……我真的没事……”你不用这么紧张来着!

“什么没事啊,你都流血了……”萧寒说着拿着电话已经拨通了,其实这家庭医生住在萧家大宅里面,只是这萧家除了这幢别墅,周围还有佣人或者是别的人专门居住的房屋,只是和主人不在一幢屋子里面罢了,这家庭医生一听这情况,直接吓得从被子里面跳了起来……

这已经十一点多了,该不会是……少爷用力过猛,听说这两人这些天闹腾的很厉害啊,该不会是夫人已经怀孕了吧!这出血可不是好事情!这家庭医生赶紧收拾好东西,直奔主卧室,而家庭医生刚刚到门口,就已经被萧寒拎着,对的,确实是拎着进去的!

这一进去就看见了发现佟秋练躺在床上面,佟秋练本来就皮肤白皙,此刻的脸上面更是没有一丝的血色,而且嘴唇上面还有被咬出来的牙印,“夫人,您哪里不舒服……”

佟秋练似乎疼痛的感觉好了一点,冲着萧寒招了招手,萧寒立刻过去,“是不是哪里疼啊,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医院好了……”

“我只需要一杯红糖水和一包卫生棉!”佟秋练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这个家庭医生和萧寒都听清楚了,萧寒只是呆呆的看着佟秋练,那个家庭医生则是咳嗽了一声,或许是男人的缘故,这个事情怎么说呢,还是比较私密的,这听见了女主人说这样的话,家庭医生的脸顿时红了!

“我让你来看病,你害羞个什么劲啊,赶紧去弄红糖水和卫生……”萧寒这一嗓子刚刚吼完,似乎才发现了不对劲,那个,那个东西貌似是……

“我让你去买!”佟秋练说着伸手推了推萧寒,萧寒愣了一下,还是直接开车出去了,一边走在路上面,一边给正在往家里面赶的季远打电话,季远一听这个东西就瞬间明白了。我少爷啊,这夫人不就是来个例假么?你还来折腾我做什么,话说我又不是女人,我怎么知道啊!

“其实这个事情,你或许可以问一下太后娘娘……”这萧家几乎是男人扎推了,这唯一的两个女人可不就是佟秋练和太后娘娘了,这太后娘娘就是萧寒的母亲了。

“行了,那我先挂了!”萧寒说话的时候已经到了超市门口,他一边打电话,一边询问超市营业员关于红糖和卫生棉的情况,萧寒看着那满满几个货架的卫生棉,整个人的头都大了!

而此刻正在国外晒着太阳,悠闲地喝着下午茶的太后娘娘,一看到手机显示的居然是萧寒的电话,“喂……你还知道我啊?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太后娘娘悠闲地喝了一口茶。

“我想问你女人来例假的时候应该注意什么……”萧寒这么直接,太后娘娘华丽丽的直接石化了,但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呦,你还知道关心人啦,话说儿子,你那天那么高调的秀恩爱,这都传到国外来了,你这样是不对的哈,怎么的也得叫上我和你爸去观摩一下啊……”

“我在问你女人来例假的事情……”萧寒烦闷的看着这几排的货架。

“儿子,女人来例假的时候,通常都是心情极度烦躁的,所以这个时候你一定要小心的呵护,最好是让她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好,例假必备就是红糖水啦,最好能自己煮红糖,要是实在不行,就买个现成的……”

“卫生棉呢!”萧寒倒是一点都不含糊,太后娘娘那一口水差点直接喷出来,咳咳……为嘛我要和我的儿子讨论女人例假的事情啊,真是够了!

“儿子,妈很早的时候就教你身为一个公司的总裁,在你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每样买一个回去的!”萧寒直接指挥一边的一个售货员,这个售货员本来想推荐一下的,谁让我们的萧公子霸气侧漏,直接说每样来两包,一包不够可怎么好?

“对了,儿子,最后嘱咐一句,你爷爷说你和小练已经那个了,那个女人例假的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

“妈,你儿子有这么禽兽么?”萧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直接拎着东西就准备出门,这才发现这后备箱和后坐里面已经堆得满满当当了!

“你还真有!”太后娘娘直接说,萧寒直接挂断了电话,而另一边的太后娘娘挂了电话之后,有些无奈的对一边的已经看得目瞪口呆的一些富太太说:“不好意思哈,我儿媳妇来例假,儿子太紧张了……呵呵……”

其实我们太后娘娘心里面一直在数落着萧寒,臭小子,没用的东西,我还以为你能给我养个孙女来着,这又来例假了,那我的孙女岂不是泡汤了么?

他们都听见了好么?他们只是好奇,这个萧公子到底是有多疼他老婆啊!

当佟秋练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的都是卫生棉的时候,佟秋练整个人差点直接石化了,萧寒这是被顾南笙附体了么?怎么和顾南笙学了这么个坏习惯,“你这是干什么?”

“太后娘娘说我不会挑选的话,就没样来一包,怎么样?够用不?”萧寒说着已经直接开始翻箱倒柜了!

够用,这么多,够用她一辈子了,“你又做什么啊?”佟秋练准备起身去洗漱间,拿起了一包卫生棉,总觉得小腹疼的特别的厉害,估计是最近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加上最近神经有些紧绷,弄得例假推迟了都不记得了。

“太后娘娘说要给你找个干净的衣服换上,这个可以么?”佟秋练在看见萧寒手中的东西的时候,直接愣住了,佟秋练捂着肚子走过去,直接从柜子里面拿了内裤和一身睡衣,“给我把我的衣服整理好,不然你就等着……”

萧寒看了看衣柜,也不是很乱啊,果然太后娘娘说的是正确的,这女人来例假果然是母老虎碰不得,看了看床单,立刻叫人过来将所有的东西都换了一遍,而自己则是直接下去给佟秋练冲了一杯红糖水,但是萧公子一看这红糖就犯难了,这到底要放多少的量啊!

萧寒拿起手机就开始百度了,话说萧公子这一查还真是长了不少的知识……

佟秋练刚刚从卫生间出来,他们的床上面本来是一套黑白的床单被罩,现在已经换成了淡蓝色,看着心情似乎都好了一些,而床头已经倒上了一杯红糖水,还冒着热气,佟秋练做到床头,萧寒不在么?佟秋练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一股暖流瞬间充斥了口腔,佟秋练刚刚在浴室里面冲了个澡,因为浑身上下都粘粘的,此刻喝了一口红糖水,顿时觉得舒服很多!

“还难受么?”萧寒推门进来,挨着佟秋练就坐下了,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腹部,“还疼不疼?”

“有点,睡一觉就行了,别担心……”佟秋练整个人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精神,萧寒则是伸手捂着佟秋练的腹部,似乎那一丝丝的暖意都透过手心渗入了佟秋练的身体,这一夜佟秋练算是睡得比较安心的。

萧寒这一夜算是过得心惊胆战的,他压根忘记了女人还有例假这种事情,然后默默地在自己的手机备忘里上面记录上了佟秋练来例假的日期,因为萧寒刚刚发现,什么是易受孕期或者是安全期。

佟秋练一大早,才觉得自己像是活过来一般,刚刚下楼,就发现了自己本来放着牛奶的杯子换成了苹果汁,佟秋练不以为意的喝了一口:“怎么不是牛奶了!”

“女人来那个时候,要少喝牛奶,你之前真的有好好照顾自己么?”佟秋练看着自己面前的早餐,话说,要不要这么的丰盛啊,这弄得自己好像是生病需要补身子一样。

这萧寒的照顾居然都延续到了警局里面,萧寒送佟秋练到了解剖室门口,佟秋练正要赶萧寒离开,因为萧寒从一大早开始就彻底化身为老妈子了,佟秋练手中还抱着一个保温盒,里面是鸡肉当归炖的汤,萧寒生怕自己忙的忘了吃东西,这连午饭都管了起来!

白少言刚刚过来就看见正在僵持不下的两个人:“萧大哥,老师,怎么了?”其实白少言心里面的想说的是,这一天到晚的秀恩爱就算了,一大早的还要来刺激我们,这样真的好么?弄的家里面得老爷子每天都把大哥拉过去进行思想教育!

“对了,我有事情和你说,这几天……”萧寒说着扯着白少言就到了另一边,佟秋练完全已经懒得和萧寒说话了,这男人绝对有做老妈子的潜力。

佟秋练则是已经到了办公室,不过看到那个鸡汤心里面还是暖暖的,从前在家的时候,都是家里面的老佣人照顾自己,到了萧寒,太后娘娘已经帮自己调理好了身子,估计是最近太忙了,这次才这么疼,太后娘娘……

佟秋练一想到这个,这才突然想到,昨天萧寒说他给太后娘娘打电话了?佟秋练扶着额头,这个杀千刀的,什么事情都要闹得人尽皆知是不是啊?这好好的两个人那个了吧?爷爷漂洋过海的打电话问候,这例假来了吧,还惊动了太后娘娘……这个萧寒还能不能给她消停一会儿啊!

话说我们的萧公子到了公司之后,叫来了那个呆呆的小姑娘,这小姑娘纳闷了,自己没做错事情吧,而且萧公子最近心情不错啊,不会批自己吧!小姑娘忐忐忑忑的到了办公室,直接被萧公子的一句话给雷到了!

“女人来例假是不是很疼?”萧公子问得一本正经,那表情好像在和你谈论业绩的表情是一样的,小姑娘直接愣住了,那从耳尖直接红到了脚趾头的有木有,被一个男性上司追问这种话题,若不是知道萧公子十分爱夫人的话,小姑娘会直接以为自己的上司是个变态的!

“那个,就是有点疼……”小姑娘说话的声音有点小,显然这个回答萧寒很不满意!

“那个,网络上面说的是就像是被人踩着私处,然后还要使劲碾压的那种么?总裁,你自己想一下就行了……”反正你又不是女人,你这辈子都不体会不到这种疼痛就是了!

萧寒一听这话,轻轻咳嗽了一声,要不要这么疼啊,萧寒想想就觉得还真是人间炼狱来着,“行了,你先下去吧!”小姑娘顿时如临大赦,直接逃也似的离开了办公室,差点撞上了准备进去的季远,“怎么了?和撞见鬼一样的……”

“没……没事……”小姑娘说着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面,装模作样的开始工作了,其实她的内心在咆哮啊,尼玛,我就是拿了比别人稍微多一点的薪水罢了,用得着这么折磨我么?这您和夫人吵架,我是那个炮灰,估计是夫人来例假了,您还要来问我,我也是个女人啊,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上班好么?

季远狐疑的看着这个小姑娘涨红的脸,分明是有苦难言的样子啊,难道是少爷调戏人家小姑娘了!不能啊,还是少爷骂了她?这个可能性倒是比较大的!

季远拿了资料给萧寒签字,萧寒还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季远以为萧寒在忙,就按照以往的规矩,将要签字的地方打开,直接放在萧寒的面前,这才看到萧寒打开的页面上面,为啥都是月经期应该注意什么!

“那个少爷,这些是需要您签字的,我都放在这里了?”

“行了,你先下去吧,没看到我在忙么?”季远只能在心里面默默地说,我还真没有看到您在忙,这大半夜的打电话问我超市的位置,这一大早的来上班,季远还以为少爷会回到了以前勤勤勉勉的状态了,不曾想居然是来摸鱼来的!

“你怎么还不走,怎么?还有事情么?”萧寒抬头问了一句!

“就是远航的佟总裁,想要约您谈一下那个新口开发案的事情,这个案子已经停下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公司前期也已经投入了大笔的资金,您看……”季远将压在下面的一个文件抽出来,“只是目前远航比起我们谈合作的时候,已经缩水不止一倍了……”

“佟修这个老狐狸,还以为我投入了大笔的资金,这个案子我就一定和他合作下去么?远航估计手里面的大案子就剩下这个了,对了,给白少贤打个电话,就和说他新口的那块地有问题,他就知道怎么做了……”萧寒仍旧在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季远点了点头,少爷现在只要是能让夫人舒服,这可以挥金如土啊,这要是放在从前也是昏君的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