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二十六章 愿为天下先!

“何意?”暮青刚端起茶盏,听闻此问轻轻蹙眉。

茶香满室,袅如轻雾,却隔了他与她。

元修一挥袖,袖风携着窗外山花香将暮青面前的茶气扇得一散,暮青皱着眉将茶盏往桌上一放,听元修道:“你不知我是何意,难道不知你自己的心意?你不喜男子纳妾,却偏偏看上了他,你难道不知他的身份?他大业若成,此生三宫六院必不可少,你跟着他,难道愿成为他后妃中的一人,一生困于深宫?”

“我不愿。”暮青断然道。

元修面色一松,“那你还……”

暮青起身走去窗边,望着望山楼下熙攘的长街,二月盛京,春花烂漫,远眺富丽如画的古都,她声音缥缈,“我心悦一人,必为其倾尽所有。”

山风拂进窗来,城外半山腰上日光正媚,元修背衬着寒寺日光,忽如一尊人像,唯见墨袖随风飘摇无定。

“我愿为他披一身戎装,换他为我去那身龙袍,三宫六院,只我一人。”此话暮青对步惜欢都未说过,说给元修听是因为她知道他在关心她,也知道他并未死心。

元修望着她的背影许久,忽然便笑了,笑出满眼痛楚和淡淡的嘲讽,“你觉得可能吗?”

暮青回过身来,目光清明,不见迷惘,“世上无难事,只怕有人心。”

“少来这套!阿青,你醒醒吧!自古贵族男子不纳妾的都少有,何况帝王?”感情迷人眼,他觉得她已经不清醒了,“以他如今的处境,败则被废幽禁,胜则亲政治国!你以为亲政容易?储君之乱、上元宫变、外戚摄政,自先帝年迈时起,朝廷这二十多年乱不可言!他亲政后,欲治国需先治朝中的士族门阀,门阀皆是百年豪族,势如老树盘根。他这些年虽在外广建江湖势力,在内广植眼线到朝臣府中,但想让士族俯首称臣只能以利益为饵,而君臣利益相连最行之有效的法子就是后宫!哪怕他待你是真心的,你敢保证日后势单力孤群臣逼迫时,他能不封后纳妃?你敢保证他会为了一个女子,危及来之不易的帝业?”

元修所言皆是现实,暮青懂,但她亦有对待感情的态度,“他愿不愿,那是他的心意,我无权看管,只能看管我自己的。”

人人都有爱或不爱的权利,她所受的教育让她崇尚平等,如同元修心悦于她,她只能明示她的态度,却无权命令他收回感情。元修心悦谁、心憎谁,皆是他的情感,除了他自己,旁人没有权利强求。步惜欢也一样,若日后他想要充实后宫以保皇位,那是他的选择,她管不着,她能管的只有自己的心意。

元修眉头深锁,甚难理解她的话。有时,他觉得在她眼里,这世间似乎没有尊卑贵贱,天子王侯,贩夫走卒,在她眼里皆是一样。

“你如何看管你自己?”听不懂她的话,他只能问,且他看不出她将自己看管得如何好,他只看到她为那人失了心,“你可知道,他若为你不设三宫六院,你便会成为众臣之敌?”

他太了解朝中那些文武百官了,他们会日日在早朝上说她红颜惑主,说她是扰乱朝纲扰乱江山社稷的妖女,奏请将她打入冷宫甚至赐死!

三宫六院,只她一人,若真如此,帝位有险,她亦有险!

“群臣敢拿捏君王,无非是君权势弱!群臣敢管到君王的后宫里去,无非是不畏后权!”暮青冷笑一声,负手立于窗边,傲然,“那我就让他们畏惧!”

受人欺辱者,皆因自身势弱,那她就强大自己,强大到无人敢欺!

“兵弱谋兵权,人少养新贵!君为舟,民为水,水则载舟,水则覆舟。此话用在士族门阀身上也一样,天下学子,九成寒门,求仕无路,报国无门,朝政之弊经数百年至今已显,而历史的车轮总是在不断前进的,新政势必取代旧政,腐朽的必将被清除。我愿为天下先,愿为天下新贵之首,倒要看看,被历史的车轮碾压的是新政还是旧政,看看朝中有谁敢将我推上断头台,看看有谁敢往我的男人枕边塞女人!”

少年一身素袍,临窗远眺富丽繁华的古都,街上忽起一阵大风,凌空而上,卷了她的衣袂大袖,霎那犹如凤于九天。

元修怔怔不言,他目露陌生之色,仿佛眼前之人他从未见过,仿佛直至此刻他才看到了真正的她。以前,他以为她只擅验尸断案,她一生之愿只是天下无冤。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她亦可披甲从政指点江山,以前她对国事没有兴趣,而今她有了,却不是因为他。

那夜,那人在他面前摘下面具时,他便知道她与他情非一般。当他知道,她为了化解废帝之险竟不惜背负一生的沉重时,他有多痛,她不会知道。

只是因为那夜事多,他没有立刻找她问个清楚,只是因为心有不甘,他才今日约她再来望山楼。

没想到,当初她敢女扮男装从军西北,如今她还敢为天下新贵之首,敢谋兵权以压朝臣!

“你……为了他竟至于此?”心口又生剧痛,元修却握拳而立,硬生生不动。

暮青看着他,眸光清澈明净,“至于。”

“好!”元修一笑,那笑却有些气短,笑罢他转身便走,走到门口回过身来,眸光沉若沧海,“你坚持要走这条险路,我亦有我的路走。”

暮青一愣,“你待如何?”

“你不必问,你只看管你自己,我看管我自己。我只告诉你,我与他的君臣之约里没有你,你未嫁,他未娶,你的名字一日未写进他步家的玉牒里,我如何走我的路都不过是各凭手段!”元修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暮青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猜不透元修到底想如何,她匆匆下了楼去,掌柜的见她下来忙陪着笑前来禀事,说元修走时没坐马车,吩咐他说等她下来,那马车让她坐着回府。

驾马车的是元修的亲兵,暮青坐着马车回了都督府,月杀见她回来,冷着一张脸,暮青不必看都能翻译出来了——大白天的跟着男子出城,也不知避嫌!

“你还怕我白日宣淫不成?”暮青边往阁楼走边道。

月杀一听,咬牙切齿——白日宣淫!这话也是女子能挂在嘴边的?看来她天天喝那些汤药还不够,他得出府去买本女戒回来!

“我明日就要出城去军营了,传信问问你家主子,今夜能否来一趟?”暮青上了阁楼才吩咐月杀。

月杀闻言脸色好看了些,总算知道想主子了。

“正事。”暮青补充。

月杀刚好看的脸色又冷了下来,转身下了楼去,过了一会儿回来,端了碗温温的汤药,“这才是你的正事。”

暮青看了那汤药一眼,端起来喝了一口,皱眉问:“这汤药我喝了几副了?”

“五副。”五副还不管用,巫瑾那毒医圣手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明日起我便去城外军营了,在军营里多有不便,若被人知道我在服药,难免影响军心,这药就别带了。”暮青淡道,杨氏已经在为她准备行装了,她这才特意吩咐此事。

其实军营就在城外三十里处,她已不是新兵蛋子,这也不是在西北边关,她想要回盛京随时都可以,因此行李倒不必多带。

暮青也不想让杨氏多为她忙碌,她最应该忙的是崔远的行装。

明日她去城外军营,崔远、萧文林等人也要起程去江南了,此后险路重重,而崔远等人还都是未经世事的少年,杨氏大义,但身为人母,怎能不担心独子?

暮青想让步惜欢夜里来都督府一趟,为的也是问问这些少年此去江南,江南那边安排的如何,当初是她起了求才之心将杨氏一家带在身边的,尽可能的保住这些少年的性命也是应该的。

月杀一听暮青不想带药去军营便皱着眉头出了阁楼,那女人虽在男女之防上常常做出不妥之事,但她在其他事上思虑还是很缜密的,药确实不能带去军营,但看她的样子像是明年阅兵之前都不打算再服了,这可不行。他从青州山里就跟着她了,以她的行事作风,到了军营里必是比谁都拼命,这一拼命必伤身子,她刚服用了一段日子的汤药,若停一年,先前的药效还有何用?且她练水师要入水,江北的水寒气重,她的身子本就被寒气伤着了,不可再重下去了。

月杀走后,暮青将汤药喝了之后,用过午膳,小憩过后便去了书房。

那两件案子不必再查了,暮青轻松了些,只是闲不住,便从书房的箱子里把老多杰的尸骨拿了出来,打算跟勒丹大王子的尸骨一样做成人骨标本。

但这标本刚做,下午都督府里便传来了拜帖,帖子是从驿馆里递过来的,多杰求见。

多杰想将老多杰的尸骨运回草原,但这案子没查清,暮青虽说不查了,但心中清楚,那幕后真凶通敌叛国,他谋的若是帝位,日后他们定还有交手的机会,这案子终归只是暂且放下,日后还是要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