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25.225你刚刚碰过上官一诺

秋日的阳光在天空中散发着阵阵光芒,依然很热,周璇光洁的额头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周璇在前头,宇文辙在后头。

二人均没有说话。

宇文辙知道周璇生气了,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是他可以感受得到紧。

别看她脚步不疾不徐,可是每当他加快脚步想要追上她的时候,便会发现她也暗中加快了步伐。

不慌不乱,却总能保持距离不变雠。

这女人……

宇文辙哑然失笑,不忍伸手拉她的手。

“生气了?”

他轻轻地问,眼中却带着笑意,若璇璇能对自己吃吃醋,岂不是从侧面说明,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他了,这是极好的现象。

周璇没有回答他的话,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抬头指了指前方一个杂货铺,道:

“打酱油去吧。”

“府内不是有酱油吗?”

宇文辙不解地看着周璇,他以为她只是说说的,没想到她还竟真的让他打酱油。

“这家酱油味道比较好。”周璇解释道。

说罢,她便率先一步走进铺子,酱油铺的掌柜见到周璇,露出热情的笑:

“璇璇,好久不见你来了……”

宇文辙没想到周璇跟这酱油铺的主人还认识的,忍不住看了那酱油哥的一眼,发现那家伙长得还挺清秀的,于是他好看的眉顿时就皱了起来。

酱油哥显然也发现了宇文辙的打量,不解地看着他,道:

“这位是……”

“我是她丈夫。”

宇文辙抢在周璇开口之前率先开口了。

酱油哥一愣,不由地露出一抹惊愕的表情,愣愣地看着宇文辙,好似被吓到了一般。

“齐……齐王殿下?”

“恩。”周璇点点头。

那酱油哥顿时就腿软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参……参见齐王殿下……”

“哼——”

宇文辙冷哼一声,有些不耐烦地催促:

“快打酱油!”

酱油哥心里又是一颤:

不是说齐王殿下是个宽宏、温文尔雅的病秧子吗?怎么对自己这么凶?

他哪里得罪他了吗?

酱油哥捕不明觉厉地看向周璇求救,熟不知他这一动作落在宇文辙的眼里就成了“眉来眼去”……

不爽!

齐王殿下非常不爽地上前,用自己高大挺拔的身影将酱油哥和周璇牢牢隔开。

“别磨磨唧唧,快去打酱油!”

他冷冷地催促,声音中带上了浓浓地杀气,比刚才更加可怕了。

他又做错什么了吗?

酱油哥很无辜地挠了挠头,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传说中高贵优雅的齐王殿下其实是在吃他的醋。

这一次,酱油哥不敢怠慢,以最快速度跑去打酱油。

“璇璇,要不要再打一瓶醋啊?我新做的,味道很不错哦……”

酱油哥推荐道。

醋?

“不用了!本王有的是醋!”

宇文辙催促道,他可不想在这里同这个男人浪费时间,尤其是一想到璇璇和这个酱油哥似乎很熟的样子,心里愈发郁闷,只觉得一股子的酸味从胸口蔓延开来,一下子就蔓延到了全身。

周璇下意识地看了宇文辙一眼,目光落到他那满是醋意的眼神中,忍不住笑了。

的确!

这家伙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醋!

醋王啊!

周璇突然想起这家伙以前就很爱莫名其妙地吃醋,这是不是说明,其实他是有一点喜欢她的,而不是仅仅因为大男子主义的占有欲,对不对?

“璇璇,你的酱油。”

酱油哥走过来,将装好的酱油递给周璇。

宇文辙见状,脸色一沉,眼疾手快地伸手先一步将他手里的酱油抢走,避免周璇同那酱油哥有所接触,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一把拉住周璇的衣襟,往外面走,一刻也不停留。

“宇文辙,你等等!咱们还没给钱呢……”

周璇看着他这个样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不用!不用!”酱油哥连忙对着周璇摇手,“自己人,替什么钱呀!”

“谁跟你自己人了!拿去!”

某人非常不悦地皱起眉头,非常没风度地从口袋里掏出两枚铜钱丢过去。

居然只有两枚铜钱!

周璇觉得奇怪,若是换做其他人,通常不是应该拿出一两闪闪发亮的银子砸死人的吗?

哎——

真不愧为宇文辙呀!

一个铜

钱都没多给!

生气也不忘守财奴本性!

连欧也妮。葛朗台也要自愧不如呀!

宇文辙这一系列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完成之后,他便拽着还在神游的周璇,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杂货铺!

外面的太阳有些猛烈,周璇被烈日一晒,只觉得头皮发麻,便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被他牵着的手,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正想要甩开他的手,却听到他阴沉沉的声音先一步在她的耳际响起。

“周璇,本王还不知道你人脉这么广呀!居然连酱油铺里的酱油哥都有一腿!”

他嘲讽地看着周璇,漂亮的眼中带着不悦,可是握着她的手却丝毫不松。

“放手!”

周璇被他握得难受,秀气的柳叶眉不禁微微蹙起,说话间她用力地甩手。

“你这是在为了酱油哥生本王的气吗?”

宇文辙皱着眉头,漂亮的唇线紧紧抿着,声音中不悦的气息愈发浓烈了,握着他的手也愈发紧了。

什么跟什么呀?

周璇漂亮的眉心紧紧地拧在了一起,忍不住咬了咬唇,道:

“宇文辙,放开我,我不想跟你吵架。”

宇文辙见周璇用这么疏离的语气同自己讲话,顿时越发地不悦了。

“周璇,你居然为了一个卖酱油的跟本王置气!”

说话间,他越想越生气,愈发用力地握着她的手,有些幼稚地嚷嚷道: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本王是你的夫君,你的手不给我牵给谁牵!”

面对他的无理取闹,周璇郁闷无比,她只觉得的手都快被他捏断了,却又拿他没办法。

她很清楚不要试图同这家伙讲道理,因为他根本就不讲道理。

于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重申一遍:

“宇文辙,你放手!”

不放!

宇文辙冷哼一声,目光幽冷的吓人:

“周璇,你敢再说一遍,信不信本王掐死你!”

信!

您老人家根本就是个疯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宇文辙,咱们讲讲道理好不好?”周璇无奈地看着他,放软了声音。

“好啊!”

她以为宇文辙会继续无理取闹不理会她,却没想到他答应得爽快。

这让周璇非常意外。

这时,那俊美无双的男子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用他那灿若星辰墨黑色瞳孔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眼神中带着几分神秘和柔情。

周璇一直都知道宇文辙有一双好看的眸子,一双多看几眼就会让人沉醉的眸子……

这一刻,当他用这双极其美丽的眸子注视着周璇的时候,周璇感受到自己的心跳不争气地加快了一拍。

若是正常人,这般柔情似水,开口的基本上都是情话。

然而你若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揣测宇文辙,那就错了!

只见他一面温柔地看着周璇,一面似笑非笑地开口,道:

“来,交代一下你和这个卖酱油的是什么关系?”

周璇哭笑不得!

瞧他这副冰冷的语气,哪里是在讲道理呀!

根本就是在质问她嘛!

果然,期待宇文辙会讲道理,还不如期待母猪会爬树!

周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失望。

“不过是买酱油和卖酱油的关系而已。”周璇淡淡地回答道。

“只是买酱油和卖酱油的关系?”

宇文辙冷冷地重复着周璇的话,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他上前一步,逼近她,那双漂亮的眸子瞬间冷了许多,周围的温度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周璇,你骗我!他知道你嫁的人是齐王,这就意味着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宇文辙目光幽冷地望着周璇,一字一顿地说,“周璇,你难道认为本王会相信你是那种随便去打个酱油都会告诉别人你真实身份的人吗?”

宇文辙一双眸子凛冽无比,带着指责,带着怒气,也带着失望。

“周璇,你怎么可以骗本王呢?”

他轻轻地呢喃。

昨日,她说要给自己过生日。

起初,他以为她是要离开,有些不约,她来的时候也没给她好脸色。

可后来,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以周璇的性格,若是要离开了,断然不会多此一举还给他过生日,而且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自己的生日……

有心了!

璇璇一定是对他有心,真心想要给他过生日!

天知道这个认知让他有多高兴!

虽然他表面上没说什么,甚至表现得有些漫不经心,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昨晚失眠了!

激动得整整一夜都没睡!

左思右想!

他想,璇璇是不是终于对自己心动了?

她会不会在对自己说什么呢?

会不会告诉自己,她喜欢他,所以不走了?

如果这样,他一定会同她坦白交代,告诉她,他就是南宫无痕……

留在他的身边,他会好好地照顾她一辈子,爱她一辈子的……

就在他左思右想,辗转反复,终于下定决心,打算不顾一切地留住她,同她坦白的时候,却发现她竟然骗他,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酱油哥!

“咻——”的一下,宇文辙只觉得有一把无名怒火,从胸口熊熊燃烧,且越烧越旺!

他原本黑白分明的双眸之中染上了血光,紧紧咬着牙关,一步一步地逼近周璇,带着浓浓的杀气。

周璇被他眼中骇人的杀气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

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

他再进一步,她就再退一步,直到一堵冰凉的墙壁挡住了她的去路。

“说,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他挑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好可怕,泛着血光,很显然是气红了脸,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怒火。

周璇忍不住怀疑下一个动作,他就会掐断她的脖子!

什么跟什么呀!

不过是认识个卖酱油的而已,他就气成这样了!

那他和上官一诺呢?

她亲眼看到上官一诺抱着他,都没说什么!

若换成他,岂不是要直接送她去西天了?

周璇也生气了,越想越气!

她和小周不过是打了个招呼而已,什么都没做!

他宇文辙,凭什么生她的气!

他和上官一诺只怕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吧……

周璇的怒火也上来了,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唇,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做出不理智的兴味。

她既然已经决定要正视这份感情,就必须正视宇文辙和上官一诺曾经有过的那段过去……

谁没有过去呢?

过去可以不在乎,但前提是它真的过去了……

“周璇,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你同那个卖酱油的到底有什么不能让本王知道的秘密?”

宇文辙见周璇久久未开心,心中徒然多了一分害怕。

是的!

他在害怕!

害怕周璇有太多他不知道的过去,害怕自己在她心目中没有别人重要。

尤其是看到周璇一言不发的样子,他会担心她会离他越来越远……

他在她心目中比不过慕容莫问、比不过南宫无痕也就算了!

总不能连个卖酱油的都比不上吧!

宇文辙越想越气,也越想越怕,偏又拿她没办法,只能咬着牙关,再次开口:

“周璇,我再问你一次,你和这个卖酱油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宇文辙,你能跟我说说你和上官一诺是怎么回事吗?”

这一次,周璇不再沉默,而是一动不动地凝视着眼前这个盛怒的男子,轻轻地开口,问出自己早就想问的问题。

她看着他,轻轻地说:

“你若告诉我你和上官一诺是什么关系,那么我便告诉你我和小周是什么关系。”

在那一瞬间,周璇感受到宇文辙原本怒气冲冲的双眸顿时冷了下来。

天地之间,好似被来自蒙古西伯利亚的冷空气虐待过一般,瞬间降温,冷得让人忍不住想要瑟瑟发抖。

宇文辙沉默了。

他那张堪称完美的俊脸瞬间紧绷,一双眸子仿佛被冻住了一般,结了冰。

良久,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寒冷而又淡漠。

“本王同她没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会在大半夜的抛下自己跑到上官一诺身边?

没关系会任由上官一诺抱着?

没关系会让她亲昵地直呼你的名字?

……

宇文辙,你把我当傻子是吧?

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捅了一刀一般,血流成河。

痛。

她以为当自己向他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多多少少会解释一下。哪怕是敷衍,也会解释一下……

却没想到他竟用这么一个可笑的借口来搪塞她!

是真的把她当成傻子了,还是连敷衍都懒得敷衍她。

这一刻,周璇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到底正不正确。

她真的能够赢得这个男人的心吗?

她其实有很多话来反驳他这句话,然而,她没有。

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

“那我同小周也没关系。”

既然他没有诚意坦诚,她又何必自讨苦吃呢?

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了……

宇文辙并不知道周璇心中所想,他很气,因为周璇在敷衍他。

然而或许是因为周璇提起上官一诺,让宇文辙想起刚才的事情,他终归是有些心虚,所以没有再追问。

周璇,你不告诉本王是吧?

那本王自己查也是一样的!

何必为了这么个外人同她闹得不愉快呢?

难得她愿意替他过生日。

宇文辙的理智终于回归了,他终于放开了周璇,伸手抱住她的小手,道:

“璇璇,我们回家吧。”

周璇看着宇文辙若无其事地牵着自己的小手,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对情绪的掌控能力。

明明前一刻还恨不得掐死她的样子,一转眼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这就是传说中的收放自如吗?

周璇叹了一口气,低头看着他紧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手,白皙的手指仿佛削葱一般,骨节分明,修长、干净、漂亮……

可是周璇看着这样一只手,眉心却蹙得很紧。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能放开我的吗?”

宇文辙听到这话不由地蹙眉,有些不悦地看着她,道:

“别闹。”

他现在都不同她计较了,她还生什么气?

周璇看到他的眼神就明白他的意思了,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不想同她吵,她又何尝想要同他吵呢?

只是有些事情她不说,并不代表她可以不在乎。

“宇文辙,你还是放开我的吧。”周璇再次重申,声音听起来有些倔强,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手,道,“我嫌你的手脏。”

宇文辙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有些奇怪。

明明很干净呀!

这女人到底什么意思。

周璇显然是看出了他的疑问,苦笑着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你刚刚碰过上官一诺。”

原来是指这个……

宇文辙恍然大悟,再次凝视着周璇,心潮澎湃:

其实刚才,他本可以在第一时间推开上官一诺的,之所以让她抱着,也是因为看到周璇的缘故!

他想看一看周璇的反应,看看她会不会为自己吃醋!

看到她生气,他本来是很高兴的,这说明她是在乎自己的。

然而,偏偏她又什么也没说,所以他搞不清楚她到底是为什么而生气,是因为在乎他,还是因为上官一诺抢了她的莴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