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1.坑深182米:可你不说,我会乱想的,女人都这样

晚安抿唇,温软的道,“现在时间还早,你不是还没下班吗?”

“嗯,”他低声温和的道,“我让陈叔过来接你,今天我们去外面吃,你不是想看电影吗?吃完饭我陪你去看。”

“陈叔现在还在家里呢,我自己打车过来就好了。”

顾南城多的不说,就淡淡的道,“天快黑了。紧”

晚安无奈,在这件事情上这个男人呈现出不可理喻的死心眼,好像满大街的的士都是變態。

“唔,那好吧,我在这边的教堂等他。”

“你在教堂?”

“是啊,”晚安抬头看了眼低头专注在研究设计稿的男人,缄默的道,“我遇到郁导了。雠”

“是奶奶的意思,她坚持郁少司的设计会有惊喜。”

晚安没说话,郁少司能干这个她并不怀疑,但是他会答应干这个,她不是很能理解。

这个男人绝对是国内乃至国外大牌里的翘楚,只有他开不开心,才有他愿意不愿意,别人谁都强迫不来,神秘桀骜。

挂了电话,晚安朝郁少司露出一抹笑容,“麻烦你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后者眼风都没赏一个给她,相当冷淡的回了一个好字。

晚安把手机放回包里就准备从他的身侧走过去。

“你是因为什么而决定嫁给他的。”

冷漠的声线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句子,晚安有几秒钟以为是幻觉。

她顿住脚步,转身看过去,见他深寂没有温度的眸正看着她,眼神里带着审视,但是没有别的内容,他淡漠的道,“因为爱情,因为他的权还是因为他的钱。”

晚安想了想,温凉的笑了笑,“我的答案解决不了你的疑问,毕竟,郁二少有权有钱似乎也有爱情,但你想要的人仍然不肯嫁给你。”

男人的眼神笔直的看着她,“女人想要什么?”

“郁二少想要什么?”

“人人都说顾南城爱陆笙儿,你却愿意嫁给他?”

“是么,”她淡淡的道,“也许是人人都说顾南城爱陆笙儿,可是他娶的女人是我,往后跟他一起生活的人也是我。”

郁少司的眼神平淡又犀利,仿佛想透过她的脸看到最深的地方。

“我看过很多电影,也零零碎碎的参与拍摄过不少的电影,一直觉得,如果一个故事要给我分一个角色,那我一定不要当主角,”她温淡而凉薄的道,“当主角有什么好呢,所有的坎坷都在他的身上。”

…………

从教堂出来,晚安没有让陈叔送她去GK,而是直接去了吃晚饭的餐厅。

顾南城迟到了半个小时,等他到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等他赶到的时候晚安正托腮百无聊赖的看着过往的路人。

“sorry,”男人刚落座就朝她道歉,低低沉沉,“出门的时候临时接到客户的电话,开了个短会,饿了吗?”

晚安回过头看着他,“有点儿饿,”她扬了扬下巴,眉目温软,“不过看在是你挣钱养家的份上我原谅你,点菜吧,点我喜欢吃的。”

他唇畔勾出浅笑,看着她的眸色略深,而后低头点菜。

晚安坐在对面望着他儒雅英俊的脸,主动的找了个话题,“你是怎么请动郁少司替你设计婚礼布局的?”

“你以为他多难请?”

“唔,”晚安眨眨眼,“他出了名的大牌,难道不难请吗?”

顾南城抬眸看她一眼,淡淡的笑,“他奶奶叫他当伴郎。”

“啊?”

男人从容的解释,“他用这个作为交换,免了当伴郎的刑。”

晚安,“……”

她想起那天一起吃饭的场景,“他跟奶奶的关系也很好吗?”

“一般,但是他跟父母的关系势同水火,”顾南城拿笔勾了他选的几样菜色,将菜单递给一边的服务员。

一双黑眸随即盯上了她的脸,“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嗯?”

晚安看着他温淡又不悦至极的脸,吐了吐舌头,“好奇啊……他是导演里的传奇啊,年纪轻轻就拿了不少的奖。”

顾南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嗯,继续。”他目光温和的看着她,“虽然不熟,但是我奶奶跟他奶奶十几年的闺蜜,需要的话可以替你打听。”

晚安抿唇没有说话,低头咬着吸管,开始喝果汁,“我只是说说而已。”

她只是随便扯了一个话题出来,说说而已。

低头喝了几口果汁,等她再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在她对面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的身侧坐下了,手臂搂上她的腰,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晚安转头看着他俊美的下巴,温软的问道,“你不开心?怎么了?”

顾南城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半个身子都靠在她的身上,“今天工作忙,有点累。”他的呼吸蹭着她

的肌肤,“没有凶你的意思。”

晚安抿唇,低低的问道,“是工作让你累,还是……过两天的婚礼让你觉得心累?”

“我们的婚礼会如期举行。”

“好。”她的眸黑白分明,静静的问道,“那么,是不是陆小姐和薄锦墨的感情出了什么问题,所以你担心她?”

男人搂着她的手臂微微的加重,低头亲了她的脸颊一下,随即温声的道,“他们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待会儿陪你去看电影。”

晚安看着他的眼睛,“可是你不说,我会乱想的,”她笑了一下,“女人都这样。”

顾南城沉沉的看着她,嗓音微哑,“嗯,他们在冷战,最近我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在调查。”

晚安不解他的描述,奇怪的事情。

“对不起,”他灼灼的眸望着她,手指摸着她的脸蛋,嗓音被压得很低很哑,“我最近会很忙。”

晚安只是问,“那么会耽误我们的婚礼吗?”

“不会,”男人很快的回答,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似乎在捕捉她脸上或者眼底所有的神色,“婚礼早就计划好了,不会出差错。”

晚安从他的眉目中看出了敛着的某种阴霾,似乎有那么一点微末的担心她生气,她看着他的脸,心平气和的问道,“你昨晚陪她去查看别墅,你们怀疑薄锦墨把绾绾圈养起来了吗?”

男人的眉梢极快的掠过一抹戾气,藏着极深的烦躁,但对着她的语气仍然温和,“笙儿最近得了疑心病,怀疑这里怀疑那里,大晚上的非要一个人去你们偏僻的地方找人。”

他淡淡的陈述,“我手下说那里面好像住着看别墅的人又养着狗,那别墅的主人身份不大好查,真正的主人不是房产证登记的那一个,所以我陪她去了。”

晚安托腮看着窗外,视线落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

她的身子很快被男人扳了过来,顾南城的额头抵着她的,喉咙紧紧的绷着,“晚安。”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如果真的如你们所怀疑的那样,薄锦墨真的把绾绾囚禁着,你们怎么办呢?然后,我们怎么办呢?”

晚安看着他一片深静而凌冽的脸,淡淡的笑,“你以前说过,希望她一直平安幸福,这样你才能放心,可你不是薄锦墨,你控制不了他的感情,这样你最多保证她的平安,但是保证不了她的幸福。”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的眉眼她的脸,那目光极深好像要将人淹没,他缓缓的道,“你不开心,可以生气。”

晚安失笑,“我生气闹脾气,然后你再哄着我吗?”

墨色的眸深得仿佛透不进一丝的光亮,“对不起。”

晚安想,他说对不起,是明白她的感情。

有时候,这三个字真的是伤人。

服务生端着餐盘将菜小心的放在桌上,晚安拉了拉他的衣服,“先吃饭吧,我饿了。”

他望着她,半响才从喉咙里吐出一个字眼,“好,”

说是这么说,但是动作上没有放开她的意思,晚安不得不提醒他,“你坐回去吧,我不习惯坐在一边吃饭,而且人家会觉得我们很奇怪的。”

顾南城拧眉看了她半响,才嗯了一声,起身坐了回去。

晚安已经自若的舀汤了,她给自己盛了一碗,然后又盛了一碗递给他,“你不是要陪我看电影吗?还不吃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