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80.坑深181米:是不是对婚后的生活不安?

男人的手臂虚抱着她,手搭在她的腰间没有很用力,鼻息间能嗅到她的清新的发香,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后脑,低低淡淡的道,“嗯。”

他抚了抚她的脸颊,“困不困?我们回去睡觉。紧”

晚安点点头,“好。”

于是他站起身,握着她的手回到卧室。

晚安简单的重新洗漱,顾南城脱衣服洗澡,她躺在床上,听着从里面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握着手机发呆。

正当她准备关机躺下睡觉的时候,手机叮了一下,短信提示音响了,她下意识的低头去看。

是左树发来的短信,今天我本来是跟着顾南城的手下去了一座别墅,但是凌晨后发现他亲自开车到了,刚想凑过去看,就被发现了。

他以前只是远远的跟着他的手下,所以也没被发现过。

晚安想了想,回道,他不是一个人去的吧。

江树过了一分钟才回她,不是雠。

屏幕微蓝色的光落在她的脸蛋上,无法看清楚她脸上的神色,只是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很久。

一条短信又跳了进来,晚安,你别多想,他们应该只是怀疑那座别墅有问题,所以才在晚上去看。

晚安看着上面的内容,扯了扯自己的唇角,然后编了一条短信过去,好好养伤,这件事和别墅既然西爵知道了,那他会查会解决的,我没事,你也早点休息。

屏幕显示已发送的字样,她就按键将手机关了,短短几秒钟屏幕就黑了。

刚把手机放下躺下,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顾南城看了眼侧身朝窗外的方向躺着的女人,床头的灯亮着,柔和的光线落在她的黑色的长发上,漾着一种别样的静谧感。

长腿迈过去,掀开被子在她的身侧躺下,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了几秒钟,他没有强行将她的身体扳过来,而是自己靠了过去,微微带着湿意的胸膛贴在她温暖的背上。

唇畔贴着她的耳朵,低低的问,“晚安,睡了吗?”

过了一会儿,安静的黑暗里响起女人模糊的嗓音,“嗯……”

他道,“睡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片场。”

晚安没说话,不知道是睡着了没听到还是没有回答他。

…………

雨下个不停。

剧组的拍摄没法正常的进行,晚安撑着雨伞独自离开。

偌大而年代久远的教堂,处处透着古老而庄严的肃穆感,整齐而浑厚的赞歌从里面传来,混在雨声里,听在耳朵里,让人的心莫名的宁静下来。

她撑着伞走进去,踩过并不光滑的石板阶梯,在门口收了伞,然后在整齐的木质长椅里随意的找了一排坐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二十分钟还是三十分钟,也许更长,也许更短。

教堂里做礼拜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去,只留下十字架穿着黑色袍子的神父。

晚安走过去,在第一排坐下。

她原本是打算坐一坐的,电影没法拍,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下,她喜欢这里安静又特别的氛围。

神父的年纪有些大了,头发半黑半百,脸上已然是沟壑遍布的皱纹,站在那里,满身都是安详的气息。

“顾太太。”含着淡淡笑意的苍劲声音在头顶响起,晚安抬头,竟然不知道神父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正笑着看她。

晚安怔然,“您认识我?”

“三天后在这里举行婚礼的新娘,不是顾太太吗?”

“啊……”晚安怔然,随即了然的笑了笑,“是的,是您……给我们主持婚礼吗?”

神父笑着点了点头,“做完刚刚的礼拜,待会儿就会有人加紧布置这里,顾先生亲自跟我谈过,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您的照片。”

原来是这样,她的确上过报纸,虽然次数不多。

三天后举行婚礼,现在布置教堂来得及吗?不过这个念头也就只是一闪而过,这种事情她相信顾南城不会出什么纰漏。

他手下的那些人也不敢让他的婚礼出任何的差错。

晚安仰头朝神父微笑,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羞赧,“麻烦您了。”

“顾太太一个人坐在这里,是不是对婚后的生活有所不安?”

晚安怔了怔,很快的摇头,“我在附近拍电影,外面下雨暂时不能开工,我难得有空闲,所以出来走一走。”

神父仍是微微笑着的模样,声音不急不缓,维持着他特有的语调,“除去做礼拜天,我一般也都在这里,偶尔或者经常会看到不同的人来这里坐一坐,有时候他们愿意,也会跟我聊一聊。”

“女孩结婚前会不安,算是很常见的事情。”

晚安看着最前面立着的十字架,温温的浅笑,“举行婚礼而已……我跟他已经结婚了也住在一起,这场婚礼也只是补一个形式,不会有很大的变化的。”

应该……是这样吧。

盛大的婚礼,也不过是正式的公布,让其他的无关紧要的人见证他们的关系。

而她和他本身,不会有什么变化。

她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只是没到眼底的深处。

教堂是个神奇的地方,也许是祷告的多了,念的唱的赞歌多了,就自然而然的被洗涤得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样。

下雨的天,光线恰到好处,多一份太明亮,少一分太暗淡。

三点开始下雨,直到五点雨也没停下来,晚安在教堂接到唐初的电话,“看天气预报这场雨下得没玩没了了,你在哪儿溜达呢?”

“我在附近走走,现在要我回去吗?”

唐初也没多想,摆摆手道,“算了,今天提早收工,我回去整理剪辑好的部分,你也叫你家的司机来接你,早点回去。”

“噢,好。”

“过几天婚礼,不然这段时间你别来了,反正最近的天气不好,进度也很慢,婚前婚后休息几天,”唐初顿了顿,干咳了几声,“我担心顾公子为了迁就你的敬业,强迫整个剧组来迁就你的敬业。”

这种事情,那男人也不是做不出来。

“不用了吧,我没事啊,”晚安道,“除了婚礼那天我要当新娘之外,其他的事情都有人操心,你不让我拍戏我也是闲着的。”

“哎,你真是,能休息不好吗?”唐初连忙道,“闲着可以调整状态嘛,当新娘子不是要最漂亮最开心的吗,你就别惦记拍电影了,这辈子还有无数的电影等着你去拍,但是结婚可就这么一次。”

晚安一只手张开手指从头发里穿插而过,笑着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唐初哼了一声,“我说的能没有道理吗?”

“那好吧,这几天我不过去了,不过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打电话叫我。”

“成了成了,你一个破小副导哪有这么重要。”唐初嫌弃的道,“安心当新娘子。”

顿了顿,他感叹道,“看着个小黄毛丫头长这么大要嫁人,感觉还蛮奇妙。”

“那你结婚生子,看着自己女儿嫁人那感觉才更奇妙。”

唐初不屑,“那有什么奇妙的,不就是看着辛辛苦苦浇灌的大白菜被猪拱了。”

晚安,“……”

挂了电话,晚安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雨还在下着。

教堂里已经陆陆续续有工作人员开始布置了,她蹙眉,正准备要走,却无意中瞥见一抹格外修长冷然的身影。

郁少司仍是一身简单的黑衣黑裤,半倚在其中一条长椅上,俊美的脸面无表情的看着正在工作的人员,偶尔周围有人姿态恭敬的跟他说话,他就淡淡的开口回答几句。

这是她的婚礼现场?

晚安走过去,试探性的唤道,“郁导。”

男人漠然的侧首低头,看到她表情也没有波澜,“顾太太。”

三个简单的字眼,算是行了礼节跟她打了招呼。

她下意识的认为他是在为他的电影选址或者现场勘查,但是跟他说话的貌似又确实是布置婚礼的工作人员,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道,“郁导在这里是……”

郁少司看她一眼,淡淡漠漠的道,“你老公雇我设计你们的结婚教堂。”

她本来也不是很爱主动跟人说话的类型,但是遇上这种男人这种,她实在是觉得连简单的对话都很难进行下去。

索性什么都不问,噢了一声。

正尴尬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她连忙拿了出来接下。

“你们收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