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9.坑深180米: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你不要太喜欢他了

他已然动了怒,晚安看得清楚,不似平常对着她时喜形于色的脾气,而是无形而肃杀的怒。

盛西爵淡淡漠漠的笑,“的确是比你需要操心两个女人来得稍微困难一点。”

晚安垂着眸,直接自己被扣着的那只手腕被男人的大力生生的捏疼,她蹙起眉,低头看着他似乎是忘了控制力道的手。

她张了张唇,低声开口,“你把我的手弄—疼了。紧”

顾南城这才回过神,手上的力道一下就松懈了下去,但没有松开。

晚安没有看他,抬头看向西爵,浅浅的笑容里带着歉疚,“西爵,你先回去吧,”她顿了顿,抿唇道,“左树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她一头长发只是在出门的时候草草的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只不过仍旧垂坠感很强,落下来掩住她半边脸庞,温静柔婉,“我是他的妻子,我跟他说话比你和他说话要容易。”

盛西爵看得懂她的意思,“好。”他注视她的笑脸,平淡的道,“有事找我。雠”

晚安点点头,“我知道。”

“那我先走了。”没有说一句废话,他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便抬脚离开。

顾南城冷漠的看着那道背影消失,然后才收回视线,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女人,“晚安。”

“江树真的只是帮我做事,如果你生气的话,”她抿唇,字斟句酌的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别为难他,好不好?”

他不说话,看不出喜怒。

晚安闭了闭眼,“你放他一马,我不会过问今晚发生了什么,”她伸手攥住他的衣服,低低的嗓音带着几分祈求的意味。

顾南城看着她的脸,耳边徒然回响起刚才盛西爵说过的话。

【你半夜出门做些什么,不怕晚安知道么?顾南城,你以为她不问你这个时间点在忙什么,她就真的毫不怀疑的以为你是在忙工作。】

他淡淡的想,别的女人这样说大抵是委曲求全,她这样说也许不过是因为……她其实有了自己的猜测和结论。

定定的看着她半明半暗的脸半响,才道,“好。”

他半侧过身子,朝包厢里的席秘书吩咐,“放了江树。”

“让我见见他,”晚安很快的道,“我有些话想跟他说,很快。”

“嗯。”

顾南城和盛西爵是在夜莊碰的面,席秘书恭敬的带她去了一间小房间,江树被双手被捆在身后扔在沙发的一边,嘴巴里塞着一块布,长得算是俊美的脸上分布着青青紫紫的瘀伤。

她几步走了过去蹲了下来替他解绳子,忙活了半分钟却怎么都解不开,席秘书见状连忙走了过来,“夫人,这绳子是顾总专门雇的保镖绑上去的,您可能很难解开,我来就好。”

晚安侧开身子让他解,只是沉默着把江树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晚安,”江树年轻,又本来就是个性子冲的爆脾气,他没好气的瞪了席秘书一眼,一能说话就立即迫不及待的道,“我今天跟着顾南城手下的时候无意中发现顾南城过了凌晨突然出现,就一直跟着他,发现……”

“江树,”晚安蹙眉提高了声音,温凉漆黑的眼睛望着他,语气随即缓和了下来,担忧的看着他脸上的伤,有些歉疚有些心疼,“他们打了你?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伤到?”

江树在晚安高中时代就认识她了,多少读得懂她的眼神,没有继续之前的话,只是冲她满不在乎的笑了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没事儿,就这么点儿小伤小爷还是受得住的,当初我打架凶的时候隔三差五的断几根骨头。”

好歹顾南城还没叫人断他的骨头。

“易唯在下面等你,”晚安扶着他站起来,不放心的叮嘱,“待会儿让她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你已经不是十六七岁了,不要总是把自己的身体不当一回事。”

她在微笑,但是眉宇间隐着淡淡的落寞。

江树不知道怎么安慰女孩,只能干巴巴的不断地道,“晚安,我真的没事。”

“对不起,”她看着他清俊的脸上斑驳的伤,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额头,有些语无伦次,“好像总是连累你受伤,我……”

上次因为相册的时候他推了陆笙儿一把,害得他差点被关进监狱十年。

“我真的没事,”江树挠着头,见她好像难过的样子实在是手足无措,“这没什么的,你以前也帮过我很多,只不过我没什么用所以才总是受伤,跟你没关系。”

末了他放下头,表情有些凝重,低低的道,“晚安,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但是你不要太喜欢他了。”

席秘书一直杵在一边等晚安,听到这话才用力的咳嗽了几声,而后微微一笑,“夫人,时间不早了。”

晚安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左树不放心的看着她,但是当着顾南城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我回去了。”

“听易唯

的话,让她带你去医院检查,我会问她的。”

“知道了知道了。”女人在这种事情上都是一样的啰嗦。

江树走了,顾南城在外面的包厢等着她,晚安走出去的时候他正垂首,俊美的脸在光线下落下一半的阴影。

跟平常抱着她哄着她腻着她的男人判若两人,温淡清贵。

晚安走过去,看着他线条利落的侧颜,温软的道,“回去吧。”

顾南城听到她的声音才转过来,随手把还有三分之一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好。”

把席秘书放了回去,顾南城亲自驱车载她回家。

正要上楼回卧室,男人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吃东西了吗?”

晚安顿住脚步回头看他,随即怔怔的道,“我不饿了。”

她已经饿过了头,没有饥饿的感觉了。

“我给你煮一碗面,你等会儿。”

“我真的不饿了,现在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顾南城已然不紧不慢的挽起了袖子,“现在不饿,再晚一点你说不定又会被饿醒。”

晚安没有坚持拒绝,只是看着他道,“噢,那好吧。”

她于是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托腮等着,从她的角度刚好能看见站在厨房里的男人,他周身一尘不染,西装裤没有一丝褶皱,白色的衬衫更是。

他的动作从容不迫,很熟练,看着他甚至都能觉得很养眼。

十分钟后他端着一碗面出来了,分量不多,但是看得出来煮的很用心,顾南城将筷子递到她的手里,“吃吧。”

晚安接了过来,低头慢慢的吃面。

他在她的对面坐下,也不说话,就一言不发的注视着她的斯斯文文的吃相,等到她吃得差不多的生活,他又起身给她冲了一杯牛奶,搁在她的手边。

晚安把面吃饭,又慢慢的将一杯牛奶喝完。

“顾南城,”她挺直着背脊看着他,抿着唇温软的开口,“江树是我的朋友,你能不能答应我,如果以后我的朋友得罪你了……或者像今天这样因为我而得罪你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对他动手,不要叫你的手下打他?”

她的嗓音不高,但是每个字都很清晰,有些小委屈,小不开心,闷闷地不明显,“你这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的朋友。”

她低着脑袋,头发和围巾都混在一起,有几缕发落下来。

晚安本来就是小脸,这样衬托下来就更显得委屈和落寞。

这是他看得到的,他坐在餐桌的另一段没有看到的是她放在膝盖上的手,都握得很紧。

顾南城起身走过去,在她的身下俯身蹲下,手捂住她的柔若无骨的手,低低沉沉的道,“对不起。”

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淡淡道,“我以为他是盛西爵派来的,我跟他除了私怨,还有米悦合作上的来往。”

“那也是我的朋友……”她闷闷的道,“我可不喜欢薄锦墨了,可他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也跟他一起吃饭了。”

“好,是我的错,”他低头捏了捏她的手,淡淡的又很温柔,“以后是你的朋友我不会动手,这件事情下不为例。”

她俯身抱住他,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喃喃的道,“顾南城,人跟人的关系可以很牢固,也可以很脆弱,你明白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