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8.坑深179米:你一直叫他跟踪我?

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片黑暗,很安静,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应该已经很晚了,她的手往一侧摸去,空空的,也没有温度紧。

原本还迷糊困顿的意识一下就醒了过来,她抹黑拧开了灯,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光线。

什么时候了,他还没回来睡吗?

晚安拿起搁在床头的手机,屏幕是黑的显示已经关机了,她怔了怔,一般顾南城会在他睡前把她的手机给关了。

开机,屏幕一会儿后亮了,上面显示出时间,01:34。

这么晚了,他还在忙吗?

蹙眉,晚安起身随后拿了件披肩裹在身上,穿着拖鞋就出门了。

原本以为他还在书房,虽然这不符合他平时的习惯,

推开他书房的门,里面果然是黑漆漆的,没有开灯,更加没有人。

晚安搭在门把上的手逐渐的蜷缩起来。

这么晚了,他不在家吗?去哪里了雠?

她在门口站了会儿,还是回书房拿起手机,坐到床沿想了想,抿唇拨通了他的号码。

嘟嘟声响了六十秒才自动的挂断,无人接听。

晚安心里空落落的,怔怔然的看着手机,又拨了一次。

还是无人接听,正当她低头看着手机发呆的时候,屏幕忽然亮了,震动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明显。

顾南城三个字跳入她的眼帘。

晚安很快的就滑过接听。

她几乎脱口而出就想问他在哪里,可是话到嘴边又顿住了,闷声没有说话,心里是止不住的委屈和不开心。

“sorry,”男人压低温和的嗓音很快的从手机那端响起,“刚才在忙没有看到手机,你醒来了吗?”

她带着点小脾气和小情绪,“不然谁在跟你说话。”

听出来她声音里的不痛快,顾南城低低的哄道,“我马上回来了,别不开心。”

“这么晚你在忙什么呀?”听到他的声音,晚安的心情很快的好了不少,“我好饿,剧组的盒饭不好吃,我没吃多少。”

顾南城闻言笑了下,“以后每天都让林妈做好饭,然后让陈叔给你送过去。”

“那还是不用了,这样显得我多矫情多娇贵,”晚安连忙拒绝了,“你在忙的话我不打扰你了,我去找点吃的,你早点回来。”

她的嗓音带着女人特有的温软和信赖,顾南城掀起眸,矜贵淡然的脸庞在灯光下落下一片阴影,他低低的道,“你乖点,吃完就早点休息。”

“那再见。”

“晚安。”

挂断了电话,顾南城随手将手机递给候在一边男秘书,西装裤包裹着的长腿优雅的交叠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面扣了扣,淡淡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不紧不慢的开腔,“我太太催我回去了,这个当口我不大想跟你闹不愉快,看在晚安的面子上,江树我可以给你,只不过GK和米氏的合作案希望米董再退百分之三个点,算是赎金。”

盛西爵漠漠的笑,“百分之三个点,”嘲弄的看着视线里优雅矜贵得一丝不苟的男人,“你也真是能开口。”

顾南城无谓的淡笑,“商人么,用钱解决最干净利落。”

盛西爵冷峻的脸面无表情,“再过三天就是婚礼,江树是晚安的朋友。”

他唇畔勾出淡得几乎没有的弧度,黑眸里蓄着冷然的笑,“那又如何?”

盛西爵已经站了起来,漠然的眸半眯起,没有温度的笑出声,“你半夜出门做些什么,不怕晚安知道么?顾南城,你以为她不问你这个时间点在忙什么,她就真的毫不怀疑的以为你是在忙工作?”

他嗤笑出声,“只不过她想跟你做夫妻,就把自己当做一个信任丈夫的妻子,她努力的培养感情,而你在消耗感情?”

顾南城清贵淡漠的脸没有掀起丝毫的涟漪,玩味的看着他,“所以?”

盛西爵波澜不惊,“所以,把江树给我,今晚的事情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晚安。”

“呵。”顾南城薄唇溢出一个轻薄的音节,手指抽了根烟出来,打火机啪的响了一声,火焰摇曳,他将烟点燃,淡淡道,“男人之间的事情,何必牵扯到她。”

盛西爵的身躯往后倾,冷峻的眉目里敛着不显山不露水的张狂,“顾南城,我看着她嫁给你,又跟你举行婚礼,只不过是因为她喜欢你甚至爱你,连着你跟薄锦墨和陆笙儿的关系也搁在一边。”

他顿了顿,同样跟着点燃了一根烟夹在手指间,抬眸继续道,颇有轻描淡写的冷蔑,“只不过如果你待她就是这幅态度和诚意,我不介意带我妹妹离开的时候,顺便带她一起离开。”

顾南城干净英挺的眉宇落下一层浓厚的阴霾,“带她离开?”唇角勾勒出凉薄的弧度,“顶着哥哥般的名称,暗地里觊觎着她?”

盛西爵微微张唇,喷出青白的烟

雾,带着隐隐的烟草气息,他淡淡而无谓的笑,“当妹妹也好,是喜欢的女人也罢,”摊了摊手,深漠的眸格外的意味深长,“亲手浇灌的花苗枯萎了都可惜,何况是看着长大的女孩儿被男人糟蹋。”

糟蹋这个词从他的嘴里自然而然的吐出,顾南城唇畔的弧度愈发的深冷,染着的嘲弄也更浓,“就凭你——不靠女人就一无是处的落魄大少?”

盛西爵丝毫不怒,吞吐着烟雾,低沉的嗓音淡漠而清晰,“你伤她试试看。”

眼神无声无息的对峙,一个深沉森然,一个冷冽张狂。

门忽然被扣响了。

过了好几秒钟,顾南城才掐灭手里的烟,淡淡的吩咐,“去开门。”

“是,顾总。”

席秘书去开门,他原本以为是夜莊的工作人员,或者盛西爵的手下。

门打开,长发被围巾拢在脖子里的女人站在她的面前。

席秘书瞠目结舌,不由的拔高了声音,“夫……夫人,您怎么来了。”

顾南城听到声音就抬头看向了门口,干净的浓眉一下重重的皱了起来,冷漠的眼风扫了一眼对面面无表情的男人,起身站了起来大步朝站在那里的女人走去。

男人眼底敛着复杂,但是俊颜仍然很温和,抬手就要将她搂入怀里。

晚安仰着脸,咬唇温静的浅声道,“让左树跟着你手下的是我,跟西爵没有关系。”

越过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形,晚安看到立在不远处冷峻沉默的男人,他一只手落进裤袋,沉沉的看着她。

顾南城居高临下,抬起一只手抚摸她的发,淡淡的道,“晚安,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们会解决,”他的语气维持着温和,“去车上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下去,嗯?”

“那时候我刚刚知道你帮陆小姐调查绾绾的消息,那时候西爵还没有回国,”晚安仰着脸望他,“西爵要做这些事情不会找江树的,他手下有更专业的人,而江树只是一个小混混,只有我会让他替我做这些事情。”

说完这些她低下头,“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骗你,西爵他只是……”闭了闭眸,“他不想因为这个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才想替我解决,易唯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的。”

顾南城深沉的眸静静的看着她,“你一直叫他跟踪我?”

晚安的双手不自觉的绞在一起,有些艰难的道,“我让他跟着你的手下……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他的眼神很平淡,却令她如芒在刺。

她咬着唇,慢慢的道,“江树只是在帮我……你能不能别为难他。”

“不然,我应该为难你吗?”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盛西爵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过去,目光的焦距落在她的身上,“晚安,”他拢起眉,波澜不惊的陈述,“他让你不信任是他的错,不是你的。”

他半侧过身,视线跟看似温润内敛的男人对视上,面上的神情不动声色,“顾公子,有人心怀鬼胎,另一方才会惦记不安,你说呢?”

顾南城斜眸看了过去,眼神凉寒至骨。

盛西爵漠漠侧开视线,抬手便去拉门外晚安的手。

她落在身侧的手却被另一只手更快的夺了过去,耳边响起男人凉薄的嘲笑,他低低的开腔,“米氏看着偌大,一个挂名的董事长,内部四分五裂,各股东心怀鬼胎,你确定你能一边对付锦墨,一边再来觊觎我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