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77.坑深178米:怎么样,我们家的孙媳妇漂亮吧

“奶奶。”

晚安迅速从男人的怀里走出来两步,清净的脸上漾着温婉的笑容,有一闪而过尴尬的痕迹。

她今天挽一个看起来规矩又带着几分的俏皮的发型,穿了一身标准的淑女名媛衣裙,温静得体,落落大方。

她从小就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顾南城看了眼自己从自己怀里出去的女人,不在意的收回视线,一步走过去搂住绷着脸愠怒的老太太,勾起唇畔笑得温和又风度翩翩,“奶奶刚从法国回来吧,是不是邂逅了什么艳遇,人都年轻漂亮了一圈,害我没认出来。雠”

顾老太太脸一下没绷住,嗔怒的恼道,“糟老太太能有什么艳遇,净知道说瞎话哄我。”

顾南城低低的笑,眼神是晚安难得见到的暖紧。

几秒钟的出神,人就已经被男人伸过来的手臂搂住带进了他的怀里,“奶奶,这是晚安,晚安,叫人。”

晚安垂首,温静的浅笑,“奶奶。”

她看到顾奶奶的手腕上戴着一串佛珠颇为眼熟,是那时她三跪九叩专门上寺庙里求来的。

“欸,”顾奶奶虎着的脸在看向晚安的时候缓和了不少,“哎呀这是我乖孙媳妇儿。”

其实从见晚安的第一眼开始,顾奶奶就已经有意无意的打量晚安了。

她还很年轻,脸蛋上裸妆掩饰不住的胶原蛋白感,一身收拾的干净整齐,带着一种特别的,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气质。

过来的时候瞧见她似乎是抱着自家孙子的腰,依偎在他的怀里。

好像还睡着了。

顾太太满意的点点头,朝自己的闺蜜看去,掩饰不住的得意,“怎么样,我们家孙媳妇儿漂亮吧,跟你们家的孙子是同行。”

同行?

顾南城搂着她,淡淡一笑,“这位是郁老夫人,郁导的奶奶。”

圈内最有名的郁导,无疑就是被称作怪才郁少司了。

郁老夫人身上透着一股慈祥从容的气场,一看便知是贵太太,晚安连忙垂首叫人,“郁奶奶。”

后者回了她一个温和慈祥的笑,眼神里带着淡的像是错觉的怅惋,“好孩子,南城真是福气。”

晚安原本以为顾奶奶会很难讨好,因为她耳闻过顾老太太十分不喜陆笙儿不同意她嫁进顾家的八卦,生生拆散了一对良人。

虽然八卦有水分未必属实,但是顾老太太不喜陆笙儿是事实。

但顾奶奶似乎很喜欢她,一路上拉着她的手家长里短,还特意的问了她爷爷的身体,说是休息两天就亲自去慕家看望。

顾南城定了餐厅给两位老人家洗尘,到服务生点餐的时候,晚安听男人报了六个人,抽空好奇的问道,“还有谁会来吗?”

“郁二少和他女朋友。”

晚安点点头,“噢。”随即继续跟顾奶奶拉扯加长。

刚点完餐,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身深寂又凛冽的男人带着淡漠至极的气场走了进来,他的身边并没有女人。

郁少司的俊美偏阴柔,但是气质半点不娘炮,一身简单的黑衣黑裤,远远的看他会觉得他身上渗透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孤独和桀骜,可他的目光眼神又是平和得没有波澜的。

像是艺术家和贵公子的结合体,又好像两者都不是。

很难用言语形容的男人。

他走过来,微微颔首,冷静的礼节,“奶奶,顾夫人,顾公子,顾太太,”淡淡的道,“抱歉,迟到了。”

郁老夫人轻轻的点头,随即皱眉略有不满,“夏娆呢?”

晚安看了眼郁少司淡漠的脸,浅笑着道,“夏小姐最近忙着拍电影又是女一号,戏份很重很辛苦……”

郁少司不温不火的声音打断她,“分手了。”

晚安怔住,看他拉开椅子坐下,表情始终未曾变化。

郁老夫人脸上露出微微的意外,但也没有很明显的表情变化,只是简单的道,“分了也好,我早说你们不合适,”

干燥布满皱纹的手覆盖上郁少司的手,有些不明显的欣慰和苦口婆心,“天底下的好女孩多的是,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了,早点找个女孩成家,我的要求不高,真心待你好心地好就行了,家底子薄点儿也没关系。”

“人活着还是开心最重要,找个能让你开心的女孩子。”

郁少司淡淡的应了,“好,我会找。”

晚安看着坐在她斜对面的男人,他身上的那股疏离感比她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来得浓烈和拒人于千里之外。

大腿忽然被一只手爬了上来,晚安侧脸去看自己身侧的男人,却见他一脸淡然自若的看着手里的菜单,眉宇温和,仍是一派矜贵。

过了一会儿才掀起眼皮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薄唇勾勒出几分弧度,眼底藏着不悦。

那眼神,晚安一下就懂了。

就因为她多看了郁少司两眼吗……

她抿唇,忍不住挽出几分笑。

一顿饭吃得很和—谐,除去郁少司过于寡淡和沉默,但整体还算不错。

饭后顾南城和晚安亲自送顾奶奶回家,又在顾宅吃完晚餐等到天黑了才回去。

直到要走了,顾奶奶还拖着她的手挽留,“晚安丫头,你晚晚都陪着小混蛋,不如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了,让他独守空房——明天晚上他会更喜欢你的。”

晚安有点犹豫,看向站在她身侧挺拔的男人,目光询问。

留下来陪老人家住一晚她也是愿意的,毕竟顾太太一个人这么多年守着这么大的宅子,的确需要人陪。

顾南城长臂伸了过来,轻轻的摸了摸顾奶奶的头,温柔而无奈,“晚安明天要拍戏,您坐了一天的飞机也需要休息,乖,留着她你们都不要睡了。”

顾奶奶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抱怨道,“养你这么多年,睡你媳妇一晚都不行,小白眼狼。”

晚安莞尔浅笑,“奶奶再见,等我没那么忙了就过来陪您。”

顾奶奶这才作罢,叮嘱道,“小心点开车,再过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再出点什么事情小心你媳妇儿不要你了。”

目送顾奶奶回主屋,顾南城这才牵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

晚安的手被他握在手里,抿唇道,“你们祖孙的关系挺好的。”

“嗯,”他眯眸淡淡的笑,“我爸妈在世的时候恩爱得不行又忙着工作,基本直接把我扔给奶奶了。”

上车系安全带的时候,晚安看了眼腕上的手表转首看着他的侧脸,试探性的问道,“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看场电影吧?”

“回家睡觉,你明天要早起去片场。”

她对睡眠的质量和数量要求高于常人,这点作为枕边人他相当清楚,而且原本昨晚她就没怎么睡。

晚安有些失落又有些甜蜜,“噢。”

顾南城在发车前凑了过来,亲了她的脸一下,“等你的电影出来,我陪你去电影院看首映。”

她挽唇浅笑,“好。”

他又亲了一下,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车。

她的确很困,等车在南沉别墅的停车坪停下的时候,她脑袋靠在后座上睡着了。

车上不怎么舒服,晚安睡得很浅,所以男人抱她下车的时候她就醒来了,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迷迷糊糊的道,“到家了吗?”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埋首在他脖子里的脸蛋,薄唇噙着笑,“嗯,到家了。”

她眼睛又闭上了,“嗯……记得要洗澡才睡。”

“好,给你洗澡。”

当长河漫过后才渐渐明白。

最寻常的时光,最容易酿成回忆里经久不灭的回忆。

等明白过来,那俨然已经成了毒酒。

香醇又烈骨。

…………

婚礼的前几天几乎是晚安最忙的时候,她白天仍然要拍戏,晚上顾南城会来接她。

因为举行婚礼就意味着新婚,南沉别墅里的摆设甚至是部分的装潢都要断断续续的换掉,交给别人做晚安又不放心,所以太忙太累,晚安回到家一般倒床就睡了。

婚礼的四天前,电影拍到九点钟才散,傍晚在片场吃了点盒饭,所以回去的时候她还不饿,也就没吃东西。

但盒饭明显不符合她的口味,吃得不多,深夜生生被饿醒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