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三十章 黑吃黑!(大修)

是他,竟然是他!

古火踉跄后退两步,惊悚注视着离夜,颤抖伸出手指着她。

“是你!”是他,玄机城的那个少年,萧水寒的徒弟!

他怎么会是这种模样,那个俊美无双的少年郎,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了!难道是吃了什么,才会伪装成这个样子?

呆滞中的人立刻回神,看到古火的惊讶诧异,不解疑惑着,族长这是怎么了?

指着这个天才少年,难道族长认识他不成,不对啊,族长现在也算是认识他了,难道还有什么其它的隐情?

离夜眯起双眼,注视着古火,他知道自己是谁?从什么地方看出来的?对了,她刚才用过吾邪剑,仅仅靠着吾邪剑,就能看出自己是谁,这个古氏一族的族长,他们见过!

她可以肯定,吾邪剑她很少用,从吾邪剑就能知道她身份的人更少。

纳兰清羽眸光清冷扫视着古火,眼睛深处带着一丝探究,这个人,认出了夜儿。

“你是谁?”离夜冷冷问道,看来吾邪剑也不能再多用了,不少人都见过她用吾邪剑,只要她一拿出吾邪,知道她身份,也是迟早的事情。

其实她就是想低调一点,低调一点而已,这才隐藏身份几天就被认出来了,不过貌似那谁,龙子筠不在这,不然现在已经是天下皆知了。

古火迟疑了一会,过了一段时间,才继续开口,稍稍侧身。

“请。”

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身份,有些事情,自己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离夜看了一眼古火,会意往前走去,看来他们的确是见过了,就不知道对方是谁了。

纳兰清羽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没必要再去一趟古氏一族,现在的古氏一族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就算有什么危险,相信夜儿也能处理的很好,他也应该松松手,让夜儿独自一人闯荡。

孤鹰见纳兰清羽不走,并没有觉得奇怪,纳兰清羽是谁,即便眼前的少年和他认识,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少年,停下脚步,或者有什么改变之类的。

可孤鹰要是知道,纳兰清羽会在这里,就是为了他认为不可能的少年,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古氏一族的人迟疑看了一眼纳兰清羽,见他不走,他们也不敢上前说什么。

纳兰清羽看上去仙人一尊,但是……所以还是算了吧,他要是想去古氏一族,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古吉,家法处置。”古火冷冷道,不管是对古环还是古吉,他都是那样的不留情。

就像是他们说的,古火对古氏一族好像只有恨,没有半点留恋。

“是!”众人齐声应道,不用族长说,他们大概也猜到了古吉的下场。

谋害族长,能有什么下场,那就是死啊。

有这一条罪行,族里的长老说宗亲也保不住古吉,族长才刚刚出关,古吉就送上门来触族长的霉头,都是自找的。

一行人逐渐远去,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的背影,脚步转动,整个人眨眼消失在天地之间,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唯一知道的是,离夜有事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

离夜再次走进古氏一族,看到通畅无阻大门,还有摆在古氏一族面前的阵全部消失,一阵轻啧。

这就是客人和闯入者的区别,没有幻阵,古氏一族四周的环境,还是那么好,其实根本用不着幻阵,这样就挺好的,反正也没有人会随便闯进古氏一族。

也要有人敢才行,古氏一族到处都是阵,门口,庭院,稍稍走错一步,说不定就会万劫不复。

古火走到门口,想到孤鹰没有离开,立刻转身道:“你们为孤鹰阁下安排一下。”

“是。”跟在古火身边的人迅速走进去。

离夜停下步伐,转身靠在一旁的石柱上,嘴角始终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两位有什么事,自便。”孤鹰冲着古火抱了抱拳,慢步走进大门,走过离夜面前之时,眼中露出好奇,却又不动声色掩去。

他,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孤鹰身影消失在两人眼前,古火才又动了身体,走到离夜面前,面具后透射出璀璨的光芒。

“离夜公子,请。”古火指着另外一个方向。

离夜神情没变,直接迈步走向古火指着的方向,眼皮垂下,遮住眼中的疑惑。

古火跟在离夜身后,看着平常无奇的人儿,就连身上的气息都统统变成另外一个人,不禁一阵叹息。

天下竟然还有人可以做到,从容貌,气息同时都能变成另外一个。

容貌可以依靠外力暂时改变,但是气息这东西,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能让那样的一个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简直是不可思议。

两人走进一个寂静的院落,四周连一个人都没有,这里就像是与世隔绝,环境出乎意料的不错。

离夜打量的一下四周,然后收起目光,看向面前的人,现在他总该知道古氏一族族长的身份了吧,要是不告诉她,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用不知道的方法去解开心里的疑惑和不解。

“离夜公子当真不认识我了?”高傲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沙哑低沉的声音,却煞是好听,犹如黄莺轻啼。

听到那高傲的嗓音,离夜眸光微转,脑中一丝红色身影闪过。

是她!

古火见离夜不说话,也不气恼,伸手缓缓摘下面具,绝美的容颜,弹指可破的肌肤,精致五官缓缓显露,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

“果然是你。”离夜轻笑道,玄机城的赤红,古氏一族族长。

她消失在玄机城,就是回了古氏一族,可她为什么会恨古氏一族,她叫古火,应该就是古氏一族的人,一家人,居然会恨,还真想听听其中内幕,只可惜,自己没那么多时间。

“是我。”古火,也就是赤红,高傲挑了挑下巴,还是那么的自信傲然。

离夜点点头,不在意耸耸肩,“既然知道了,那就散场吧。”

知道她是赤红,看到了古火的真面目,自己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和外界的人一比,这的确算很多了,再多自己也不想再知道。

有些秘密还是不知道的好,秘密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不利,她可不是那种会拿着自己性命开玩笑的人。

“你一点都不好奇?”古火不解看着离夜,他怎么一点都不好奇,不好奇自己为什么是古氏一族族长,不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到玄机城。

离夜扭头看向古火,漫不经心反问:“好奇什么,好奇你为什么是古火,为什么到玄机城?”

古火迟疑了一会,才点头应道:“当然。”

换做平常人,一定会想她去玄机城是什么目的,古氏一族的族长亲自到玄机城,听到这一句话的人,第一反应都会是,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而她也的确是有目的,不过却不是为了古氏一族。

“这些与我无关吧?”离夜继续问道,神情淡然,丝毫没有疑惑。

古火顿了顿,轻嗯了一声,算起来她是古氏一族族长,和这个少年的确没什么关系。

“既然没有什么关系,那我干嘛要知道,至于玄机城,他们能信任你那么多年,你总有他们值得信任的地方,师父能完全放心把玄机城交给他们,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说着离夜耸耸肩。

完全没必要,师父能信任的人,她还有什么可怀疑,玄机城也不是泛泛之辈,她古火要是对玄机城,有危害玄机城的目的,自然不会让她长久留在那里。

古火顿时哑口无言,她呆呆看着离夜,心里的疑惑顿然消失。

她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萧水寒会收他做弟子,吾邪还会认他做主,她从没见过这么特别的人。

信任,他在玄机城呆的时间不过几天,就已经如此相信玄机城的人了,因为相信玄机城,所以也相信她。

真是可笑,她竟然会信服这么一个少年,他身上真有这样的魔力。

“离夜公子。”说着古火抱拳,单膝跪下。

这不是她第一次跪离夜,但这次确实真心诚意下跪!

“你要干嘛?”离夜警惕看着古火,这女人也不简单,能成为古氏一族族长的人,能简单到什么地方去。

古火抬起头,目光严肃,“我恨古氏一族,也想离开这里,请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回到玄机城。”

她想要回到玄机城,那是他在的地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离夜额角滑下一条黑线,这种事情问她,成为了族长,要是有那么容易摆脱的,早就能摆脱了,现在也不用跪在她面前。

“做族长挺好的,至于恨,族里有多少人巴不得你离开,他们其中也有造成你恨古氏一族的人,你离开了,谁给他们苦头吃,又怎么泄恨?”离夜漫不经心道,既然是恨,干嘛要离开。

换做她,不把古氏一族那些造成她有恨的人,搅得天翻地覆,她才不会罢休!

啥?

古火傻眼了,让那些人吃苦头,泄恨,这些她从没想过。

“说到底,你还是不够恨,那个人应该死了吧,他都死了,你去玄机城,只能怀念,既然你是族长,那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他应该不会希望你做点什么。”说完离夜转身离开。

即便是这样,不做点什么,自己心里都不畅快,自己都不畅快,干嘛还要别人畅快。

从玄机城她说她有喜欢的人,再加上她恨古氏一族的人,不难猜出发生了什么。

堂堂族长,喜欢上玄机城的人,古氏一族的那些人怎么会允许。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古火猛地惊醒,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离夜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是死了,被他们害死了,所以她恨!恨透了这一家人!

双拳紧紧握在身侧,古火缓缓站起来,高傲姿态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眸光深处隐含的痛楚,看到离夜步步离开的背影,闪过坚定。

这次,她不会再逃避,他们把她请回来,就别怪她不客气!

离夜走出院子,抬头看了看天空,嘴角扬起自信笑容,平凡的面孔,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闪耀夺目。

“离夜,你这样会教坏别人的。”红莲笑嘿嘿道,它最喜欢离夜的,就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干嘛让自己委屈了。

离夜挑挑眉头,“你不是听的很开心。”

它一直装死,现在没事了又“活”了,这火焰,不得不说,太胆小!

红莲一阵轻笑,它就听了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没有听到太多,嗯,这是真的!

“呜呜!”脑海中传出一声抗议的叫唤。

离夜嘴角一抽,意念一动,小白稳稳出现就在她手臂上,黑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楚楚可怜状,活像被人遗弃了似的。

黑线不停坠落,看到小白的表情,离夜决定直接无视。

卖萌什么的,某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让它卖萌去吧,没看到!

白衣少年大步走出古氏一族,一路上没人敢阻止,笑话,谁敢挡他的路,不想活了吧,还记得那个被秒杀的人吗?他们这辈子都忘不了。

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巅峰先天天阶,风启大陆又出现了一个变态的天才,怕是又一场风雨即将要掀起了。

走过古氏一族,众人看着离夜的目光都带着惊悚,开始离夜还阵阵汗颜,看久了,她也就淡定了。

在众人的惊悚慌张的目光下,离夜离开古氏一族,然后直接离开了异国之界,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下的了。

古氏一族的事情,她管不了,用不着再继续待下去,还不如尽早离开。

刚刚被人安排休息的孤鹰,听到离夜离开的消息,猛地冲出了,古氏一族,不见了踪影。

古氏一族来的客人,来的快,走的也快,除了死了几个人,古氏一族好像没有什么不同,然而真正的不同,只有他们后面才知道。

至少古火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古火了,她不会再想着离开古氏一族。

空旷的原野上,平凡无奇的少年,手里抱着一只小白狗,身下是一头黄金猎豹,他坐在黄金猎豹身上,慢慢往前行走。

面前会去哪,他也不知道,反正都是历练,去哪里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

“离夜,那个男人从离开古氏一族以后,就没看到他了。”红莲疑惑道,它观察了好几天,周围也没有那个男人的气息,难道那个男人真的是离开了。

离夜慵懒睁开眼睛,随即闭上,“你现在要是放火烧了这里,他肯定会出现。”

红莲放火烧了这里,要逃走并不容易,红莲火的威力也不是闹着玩的,那个时候纳兰清羽自然就会出现了。

“不用了!”红莲立刻摇摇头,现在好好的日子,它一点都不想那个男人出现,不过那个男人不出现,它就能好好的,自由自在的了,这种感觉真好。

听到红莲紧张的声音,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往后倒下,躺在黄金猎豹的身上。

有小白在,就是不错,走路都不用自己了,呜呜叫两声,立刻就会出现玄兽当坐骑。

“呜呜!”小白在黄金猎豹身上跳动,这都是它的功劳,都是它的功劳。

“知道是你的功劳。”离夜摸了摸小白的头。

他们身下黄金猎豹一阵欲哭无泪,它就不该出现在那个地方,居然会碰上这么一个人类,他的玄兽还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就那么叫了两声,自己竟然会不由自主!

契约空间内的千寂阵阵狂汗,无语看着悠然悠然的一人一兽,这么欺负别的兽真的好吗?

“主人……”千寂才传出声音,离夜的声音立刻响起。

“千寂,你要是想让这头玄兽离开,那你就出来当坐骑,我没意见。”这段路还不知道有多长,她只靠自己的双脚,得走到什么时候。

千里山峦,万里江河,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总要先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哪里了,不知道这里是哪国的地界,总之就是进来了,至于是什么地方,等看到人的时候,问问才能知道。

千寂立刻收起声音,让它当坐骑,那还是算了,就让这头玄兽当吧,它当总好过自己当!

“千寂怎么不说话了?”红莲还挺期待的,千寂,那么大头龙,他们坐在千寂的身上,那多拉风!

离夜顿了顿,缓缓道,“它不想当坐骑。”

红莲:“……”

不想当坐骑就什么都不说了,堂堂千寂,泰坦巨龙也有逃避的时候,这是可耻的!

四周荒野,八方无人,可以说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黄金猎豹的速度快越来越快,只要送这个人类离开这里,它就能解脱了,得快点把这小祖宗送走!

黄金猎豹速度极快,背上却没有半点颠簸,躺在它身上的离夜,双眸紧闭,转动着造化诀。

破了凌杀阵,走出那个空间,她就晋升了,一直没好好调息。

树林穿过一个又一个,逐渐四周不再那么荒芜,山林也变得翠绿,茂密的四周,离夜依旧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什么地方,她也一点不在意。

几道身影从树林间穿梭而过,四周的波动,离夜迅速睁开双眼,嘴角勾起嗜血弧度。

平静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点事情发生了,她还以为这一路都会这么安静下去。

三道身影稳稳落下,脚下骑着玄兽,从它们的体型看来,等级还不低。

坐在玄兽身上的是三个体型不一的汉子,容貌却极为相似,应该是三兄弟。

“喂!小子,把你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为首粗犷的人凶神恶煞,那表情模样都赶得上洛九城了。

离夜从黄金猎豹身上坐起来,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个人,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然后点点头。

三人看到离夜点头,脸上闪过欣喜,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就是个少年,就算有玄兽在身边,现在被他们吓到了吧。

就在三人得意之际,平淡无奇的声音传来,“你们是土匪啊。”

三个人差点从玄兽背上栽倒在地,一阵喷血,他不是被他们吓到了,而是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他们是土匪!?

“大哥,他是不是傻子啊,我们这么明显,他怎么都没看出来我们是打劫的。”粗犷汉子右手边的男人皱眉问道,看上去很是憨厚。

“嘿嘿,二哥,他看不出来就算了,等我们抢了他的东西,他就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在三人中,第三个说话的人显得最弱小,却比正常的人要粗犷许多。

嬉皮笑脸的模样,看上去最无害,但是手上两尺半的大刀,却让人不寒而栗。

“喂!你是不是傻,老子这么明显的抢劫都没看出来,快点,把东西交出来,把玄兽给我们,你就可以走了。”为首的人同样皱了皱眉头,他们抢过这么多人,就眼前的人最傻。

看到他们三个都出来了,还问他们是什么人,这么明显,还用得着问他们的身份吗?

离夜眸光微变,双手摊开耸耸肩,无辜道:“本少爷真的没看出来,你们这抢劫也太不专业了,要不要本少爷教教你们,什么是抢劫?”

殷红唇瓣勾起冷笑,清冷目光扫视着三人,不过一眼,离夜就把他们的实力,探究的一清二楚。

红莲看到面前出现的三个人,石化当场,居然还有人敢来抢离夜,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勇气,勇气可嘉,值得表扬,只可惜,如此勇气,也是需要代价的!

他们三个等会会很惨,真的会很惨,别怪它没提醒。

“大哥,他要教我们。”憨厚的汉子手拿着双锤,不解看向为首的大哥,他们下这样真的让人看不出来是在抢劫吗?

“大哥,你别听他的,抢了再说。”嬉皮笑脸那个阴冷道,还想耍花招!

为首的大哥目光一沉,手上关公大刀一挥,指着离夜,“把东西交出来,本大爷就是土匪!”

当土匪要用得着让人教吗?他们又不是笨蛋!

离夜摇头轻啧,一阵叹息,“看看看,你们这就不专业了,哪里有人自己主动说自己是土匪的,这样不是没有震慑力了吗?”

淡然的表情没有一丝畏惧,反而一脸轻笑,“悉心教导”着眼前的三个……土匪。

三人微微一怔,相视看了一眼,貌似这小子说的挺对的,每次都是他们自己说自己是土匪,他们都说腻了,出来一次就说一次。

“那你说,有什么办法?”为首大哥迟疑问答,到看看他能有什么办法。

听到这一声询问,红莲一脸血泪,这三个人绝对是笨蛋!大笨蛋!

谁会去问被抢的人,你说有什么办法!

抢劫这种事情,用得着震慑这种东西吗?能抢到不就行了!

红莲操碎了心,只可惜,他们都不知道,还一脸好奇的看着离夜,虚心请教。

眸光微变,玫瑰红唇轻启,嚣张霸道张狂到了极点,“应该说……”

说什么?

三人伸长了脖子,一脸好奇,到底要说什么?

小白看到三人的表情,趴在地上,前面双爪捂着脸,不忍直视。

白色身影眨眼闪过,瞬间消失在了黄金猎豹的背上,抢劫的三人组神色一僵,尽管第一时间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也为时已晚。

“砰!”

沉闷的拳头打在为首大哥的左眼上,他整个人倒在玄兽脚边,一只眼瞬间变成的熊猫。

离夜稳稳站在为首大哥的玄兽头上,双手负在身后,衣袂飞舞,马尾张狂肆意,整个人顿时变得高大起来。

“大哥!”看到大哥被打下玄兽背上,其余两个人惊呼道。

为首大哥捂着眼睛,指着玄兽头上的离夜,痛的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看到大哥如此痛苦,两人脸上闪过一阵恼怒,愤怒看向玄兽头上在站着的少年,大吼一声:“我们帮你报仇!”

亮出自己的兵器,两道身影腾空跃起,直接往离夜身上就招呼。

离夜手上寒光一闪,短剑挡住落下的双锤的大刀。

两人用上全身的力气,却也无法在压下去一分,离夜却还是一脸轻轻松松,好像不费半点力气。

“怎么会!”

“他力气好大!”两人不约而同齐呼。

离夜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飞旋而起,飞身到两兄弟面前,狠狠一脚踹过去,只是一脚,两个人却同时倒在地上。

“哎呦!”

三人散乱倒在地上,捂着身上疼痛的部位,不断呻吟。

离夜优雅坐在玄兽背上,低头看着倒地不起的三个人,嘴角含笑,红唇轻启。

“现在你们还要小爷教你们吗?”抢劫,正好,她最喜欢黑吃黑!

三人愣住,相视看了一眼,不死心站起来,拿起散落在身边的兵器,气势汹汹,准备再议论攻击。

“还来?”离夜挑眉,他们确定还要来一次,刚才没有把他们打怕吗?

“当然,我们三个今天一定要抢到你!”为首的人大袖一捞,双手举起手上关公大刀,二话不说,直接往离夜身上砍去。

其余两兄弟也没闲着,纷纷拿起兵器,往离夜身上砸去,半点都不留情。

红莲一声轻叹,它已经看到了某三人悲惨的结局,还是特别悲惨那种的!

三道身影同时出现在离夜面前,白衣少年腾空跃起,身体稍稍旋转,头下,脚上,单手反抓着短剑剑柄,横空划过。

绿褐色灵力一闪而逝,落在三人手臂上,紧接着一声惊天巨吼响起。

“啊!”

三人抬头齐呼,手上兵器全部掉在地上,血腥味散开。

离夜反身提腿踹去,三人又狠狠倒在地上,连反手之力都没有。

“砰砰砰!”三个拳头落下,狠狠砸在三人另外一只好的眼睛上,顿时,三个人直接就变成了熊猫眼,双眼淤青,紫黑紫黑的。

看到三个人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离夜满头黑线,只是拥有先天地阶实力,竟然想着出来打劫,明摆了就是来找打的!

“大哥,失败了!”

“大哥,他很厉害!”

两声齐呼,然后躺在为首大哥身边的人又是一阵呜呼哀哉,他们失败了,没想到这个少年看上去没有什么,实际上会有这么厉害!

“怎么样,现在还抢吗?”离夜走到躺在地上的三人面前,又失败了,他们要是能成功,就真的怪了。

不过这么一点实力,居然能契约到三头玄兽,只能说他们踩到狗屎运了,果然契机这东西,有个时候还得看运气,这三个人竟然能同时契约到玄兽,就说明运气还不错。

“你走吧!”三人异口同声,现在他们还抢!不要命了,他还是赶紧走吧,他们还等着下一波,继续抢劫!

离夜嘴角勾起,走到三人面前,双手负在身后,“你们不抢,现在轮到我抢了。”

走?她暂时还不想走,既然是抢劫,怎么能空手而回,这样不太好。

什么!他抢!?

三人顿时感觉身处在水生火热中,这个斯斯文文,看上去平常无奇的少年,才是最可怕的,他竟然要抢他们!

抢他们!他们没有什么可抢的!

“抢劫是什么,不用我多说,你们也应该都知道了吧,既然是这样,那就自觉一点吧。”离夜挑挑眉头,她不想动手,他们自己交出来就好。

三人相视一看,脸上闪过一丝坚定,齐声道:“能不交吗?”

他们身上其实也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你们说呢?”离夜笑的完美而又无害,三人却不由自主打了冷颤。

三人一个激灵,顾不得手上的伤,急忙从地上爬起来,双手上下齐摸,直到把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才又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小祖宗,我们错了,东西都在这里。”三人不停磕头,他们再也不敢小瞧任何人了,这么一个无害的少年都这么牛叉,还抢什么抢!

现在好了,自己没抢到东西,反倒是被人家抢了!

地上散乱放着三堆东西,各种各样的都有,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乱七八糟,甚至好些都是用剩下的。

离夜皱了皱眉头,看着地上的三人,当土匪当成他们这样,会不会太穷了一点。

那个是……

眸光闪过一丝光亮,离夜蹲下身体,伸手从一堆东西中,拿出半截枯木,枯木上裹着厚厚的褐色,就跟普通的枯木枝没什么区别。

“王者朽木。”离夜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这几个土匪身上还有这样的宝贝。

听到离夜的声音,三人呆呆抬头,看到白皙手指拿着的朽木,三人一阵茫然。

“小祖宗,什么朽木?”最小的那个汉子笑呵呵问道,额上阵阵冷汗,就怕说错了一个字,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离夜站起身,把玩着手上朽木,俯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

“我只要它。”王者朽木,这东西他们是怎么得来的?

三人猛地大惊,这小祖宗只要一块没用的木头!?不会真的是傻子吧,这地上的每一样,都比这木头来的强,他竟然都不要,就要这木头。

这木头他们要不是看着好看,早就扔了,哪里会留到现在,这少年居然就看上它了。

“谢谢,谢谢。”三人猛地又磕头,赶紧把面前的东西收起来,就怕眼前少年一个反悔,把东西全部拿走了。

一丝暖流从指间渗透进王者朽木中,立刻就有股力量组织她探究,离夜皱了皱眉头,看来这王者朽木,果然被人封存了。

上好的灵药,担心会腐烂,或者是有什么意外,就会封存起来,这样就能完好的保存,也不怕被人拿走,能用上这东西,不过他们三个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这东西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王者朽木,可遇不可求,要得到也不容易。

三人相视一看,同时摇摇头,这东西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得来的,也许是抢来的,至于什么时候抢的,早就忘了。

他们可是土匪,土匪怎么会每天记得自己抢了什么,而且这只是一块破木头。

鄙夷的目光看向离夜,这个少年果然不正常,拿着块木头问他们。

离夜看到射来的鄙夷目光,一阵汗颜,蠕了蠕嘴,随即想到跟他们说了王者朽木是什么,他们也不懂,她深吸一口气,淡定下来。

红莲汗颜道:“离夜,他们两个连王者朽木都不知道,还敢鄙视你,你让我出去,我现在就烧死他们!”

靠!还敢鄙视他们离夜!

“好啊,你去吧。”离夜回答,它去,它敢么?

红莲全身一怔,看了看外面的人,深吸一口气,瞬间搭拢下来,“还是算了。”

离夜:“……”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一点都没猜错。

环视了一眼四周,睨视着跪在面前的人,离夜再次开口:“这是什么地方?”

走了那么长的路都没看到一个人,现在终于看到三个人了,总得问问他们这里是哪里,不能稀里糊涂就往前走。

三人猛地抬头,诧异地看着离夜,露出同情的目光。

这个少年是不是被吓傻了,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

离夜额上密布着黑线,忍住出拳的冲动。

“小祖宗,这里是风南城啊。”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他来风南城做什么?

风南城?那是什么地方?

离夜嘴角一抽,她是真没听说过什么风南城。

“四国,你们风南城属于哪一国?”离夜决定换一种方式,深吸一口气,冷静,淡定,问清楚再揍也不迟。

三人相视一看,一齐看向离夜,异口同声道:“玄凤国啊!”

这点都不知道么,这里就是玄凤国,到了玄凤国还不知道这里是玄凤国,等等,他难道不是玄凤国的人?

玄凤国?

离夜扫视了一眼周围,感情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玄凤国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是地麟国。

“玄凤国,好啊好啊,我好想看看天龙国以外的国,整天呆在天龙国也没意思。”红莲听到玄凤国,惊呼道。

到玄凤国了,这也是不错的,他们可以好好看看了!好好在玄凤国玩!

看到红莲兴奋的模样,离夜顿时无语,在药谷那么多年,以红莲爱凑热闹的性子,它是怎么待下去的,无法想象!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脚步微转。

三人看到离夜挪动的身体,顿时松了口气,这小祖宗终于要走了,太好了!

然而离夜刚挪动步伐,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停下动作,俯身看着欣喜若狂的三兄弟,玫瑰红唇勾起冷笑。

危险气息若隐若现,笼罩身上,三兄弟狠狠颤抖了一下,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有点东西忘了送给你们。”邪魅的声音带着蛊惑。

三兄弟伸长脖子,好奇问道:“什么?”

刚问出口,他们就后悔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危险眸光在三人之间扫视而过,重似千斤的拳头快如闪电,“砰砰砰!”

三声响起,带着熊猫眼的三个人,顿时鼻子上出现偌大的淤青,痛的他们飘逸万分,眼泪纵横。

为什么又打他们?三兄弟在心里呐喊。

离夜好像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淡淡开口,“想打就打了,有意见?”

这算什么理由?

三人捂住鼻子,立刻摇头,他们不敢有意见,眼泪刷刷刷往下流,那种酸爽的疼痛,他们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稍稍一扯动,整张脸都疼!

红莲乐呵的哈哈大笑,让他们鄙视离夜,活该!

离夜站起身,迅速翻身跳上黄金猎豹的后背,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看到不停流泪的三个人,离夜勾起唇瓣,“对了,小爷忘记告诉你们了,这世上有土匪,也有黑吃黑,小爷属于后者!”

不知道王者朽木,那是他们的损失,要是把王者朽木卖了,说不定他们三个这辈子都不愁吃穿。

黑吃黑!他也是强盗!?

三人傻眼了,感情他们一开始就抢错人了!

离夜拍了拍黄金猎豹,如风的速度往前奔跑而去,调侃慵懒的声音传来,“王者朽木小爷就收下了。”

王者……朽木!

三人彻底傻眼,连鼻子上的疼痛也顾不上了,吞了吞口水。

“大哥,他说的是王者!”能称的上王者的,肯定是好东西啊!

王者!?

三人全身一怔,脸色大变,为首大哥猛地转身,一声怒吼:“他娘的谁当初跟老子说那就是块破木头!王者朽木,王者!”

坐在为首大哥面前的两兄弟欲哭无泪,他们也不知道那东西,竟然能称的上王者!

拿着极品当枯木,他们三个就是大笨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