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二十九章 秒杀!(修)

孤鹰看着玉珠,先是一怔,然后脸色大变,目光惊悚。

“杀路,无路,绝路!”三条路变了,刚才还是杀路,死路,绝路,现在死路没有了,变成了无路!

这个凌杀阵还能自行转变,它永远只有三条路,但是这三条路是什么,会随时发生变化,谁也不知道它会突然变成什么。

要不是他们有这个伐天玉阵,说不定也跟那些人一样,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

阵中变幻莫测,玉珠就像是一盏明灯,指引着他们前进的方向。

“让开。”清冷声音传入两人耳中,白色衣角随着罡风摇曳,青色之力在双掌间翻滚。

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他不会是要告诉她,他也懂阵吧?

“纳兰公子,这阵……”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纳兰清羽扭头扫视了一眼孤鹰,这只是普通的阵罢了,即便是错综复杂,也就只比普通的阵强那么一点。

孤鹰话说到一半,就被纳兰清羽打断,想要再说什么,淡然冷冽的目光,他顿时把所有要说的话全部吞下去。

纳兰清羽在风启大陆的名声,可以说人人畏惧,可他却神秘无比,没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强,只因见过他出招的人,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她突然发现,他们这么紧张进来,都是白搭,这个什么凌杀阵,在纳兰清羽眼里应该也不算什么。

可貌似答应破阵的人是她吧,纳兰清羽出手……

“它永远只能有三条路,所以就要看清楚它每一条路变化的规律,如此就能找到破阵的方法,也能找到阵中最薄弱的地方。”纳兰清羽双手翻滚,四周罡气随着他的双手散开,任由他舞动。

离夜聚精会神听着,目光注视着四周的变化,孤鹰却是惊讶无比。

纳兰清羽居然跟他们解释破阵,他……是怎么想的?

孤鹰越来越不明白,不解看向离夜,但是看到她聚精会神听着纳兰清羽的话,心里就更疑惑了。

怎么总觉得这里面最糊涂的就是他了,这个少年理所当然的学习着,纳兰清羽也毫不吝啬的告诉他们寻找破阵的方法,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四周波动越来越厉害,几道身影踉跄从不远处走来,浑身是血,面带疲惫,早已经奄奄一息了。

离夜看了一眼走来的人,他们应该是先一步走进阵里的人,伤成这样,看样子是活不了了。

纳兰清羽没有理会走来的人,单手凝聚出青色之光,肃杀之气越来越淡。

离夜伸出手,伐天玉阵飞回到手上,变回普通的玉珠。

几乎是同一时间,纳兰清羽单手负在身后,一手操控着灵力,阵中罡风呼啸,墨丝飞舞,白衣摇曳,高大的身影仿若天神临世,淡淡的冰冷气息,不然一丝尘埃。

“破碎!”霸道无比的声音震慑天地!

破碎!破碎!破碎!

凌厉霸道气势,宛若山岳压顶,海浪翻涌,让人惊颤不已。

地面颤动,四周传来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孤鹰目瞪口呆,看向四周,他们所处的地方,传来玻璃碎裂般的声音,罡风涌动的地方,出现深深的龟裂,如蜘蛛网一样从四周散开。

凌厉霸气轰然散开,震慑着天地,光芒散落在纳兰清羽身上,他整个人顿时变得更加高大,就像是真正的神明!

离夜满头黑线,早知道纳兰清羽三两下就能搞定,她还那么紧张干嘛,不对,应该直接不让他跟进来。

多难的事情,怎么到纳兰清羽这里,都变得轻而易举了。

就在一切开始粉碎之际,纳兰清羽神情微变,箭步走到离夜面前,迅速将她拉在身边,单手抱起,迅速离开。

孤鹰看到纳兰清羽的举动,来不及惊讶,迎面而来的冲击,让他无法继续思考,只能顺着身体的本能,转身往后走去。

强悍之力,张狂汹涌,炫彩散开!轰动至极!

站在阵外的人,看着掀起的黄土地,灰尘漫天,他们能感觉到从里面传来的震动。

“轰——”

一丝强力震开,力量横空扫过,带着强大的震撼。

看到散开来的气波,围观在阵外的人,睁大双眼,脸上露出惊悚,一阵狂呼。

“快跑!”

“走!”

“不好!”

众人脸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然后他们转身撒腿就跑,那速度,恨不得再多长两条腿在身上。

舞宗眯起双眼,双手放在胸前,打着复杂的手结。

逃走的人要是看到舞宗和古火就会惊讶发现,古火也在打着手结,而他们手结的方式一模一样,速度,方式,就连力量也不差分毫。

舞宗眼中闪过惊讶,目光看向古火,脸色微变,古氏族长居然也会!

两人手结凝结而成一点光束,他们同时张开双手,一道屏障从中间张开,挡在两人面前。

“砰!”

凶狠的撞击,撞在两道屏障之上,舞宗和古火同时皱起眉头,神情大变,却又立刻做出新的手结。

罡风之力横扫而过,历久不散,四周的人早已逃窜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只有日月殿的人,还有古氏一族的人留在原地。

两道屏障支撑着他们,不被凌厉的罡风影响,然而屏障也越来越薄弱。

“咔嚓!”

一道裂痕散开,舞宗脸色微变,扭头看向古火,看到古氏一族面前的屏障没有半点事情,牙根紧咬。

难道说殿主告诉她的手结,也是古氏一族的东西,该死的,为什么又是古氏一族!

“碎裂!”

阵中一声呵斥传来,冰冷寒霜,坚持着屏障的两个人,脸上表情同时发生变化。

“赶紧走!”两人异口同声。

日月殿和古氏一族的人,迅速后退,不敢半点迟疑,也不容他们有半点迟疑,强大的力量就要逼近,只要他们有半点迟疑,就会死在这里。

几十道身影快如闪电,飞速离开,屏障还竖立在原地。

“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声音传来,立在原地的屏障,瞬间变成粉碎,然后消失在天地之间。

毁天灭地的爆炸震开,两路人迫不及待想要逃开,哪怕走慢一步,他们就会命丧当场!

炫丽的烟火轰然炸开天地,大地震动连连,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舞宗站在百米之外,看着爆炸的地方,脸色铁青。

怎么会这样,她派那么多人破阵,没有一个人成功,纳兰清羽进去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把阵给破了!正确的说,是把阵给炸了!

纳兰清羽身上究竟还有多少日月殿不知道的秘密,他的身份,他的实力,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出现在风启大陆?

舞宗脸上红白连接两种表情不停交错,双拳紧握,眸光中闪烁着不甘心。

她就不信,日月殿四宗,都比不过一个纳兰清羽!

浓烟滚滚,黄沙肆意狂舞,强悍冲力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散开,滚滚尘沙落到地上,四周逐渐恢复清明。

那无时无刻笼罩着的凌杀阵不见了,四周只有一片黄土地,不见的不只是凌杀阵,还有凌杀阵里面的人,他们都不见了。

古火着急走过去,看到空无一人的黄土平原,面具下透出的眸光闪过着急。

古氏一族的人惊讶,惊悚的表情在脸上不停交替,甚至可以说不敢置信。

这才多长时间,他们不过刚刚进去,就直接破阵,不单单只是破阵那么简单,阵完全破碎,好像没有存在于这个世间!

“我古氏一族的阵,就这么被人破了!”

“凌杀阵,那么多年都没有人能成功,他们怎么会这么快!”

“是谁破,纳兰清羽,孤鹰,还是那个少年?”

凌杀阵被破了,真的被破了!

……

所有古氏一族的人心里不同重复这一句话,他们破阵了,真的是破阵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如此简单!

可是里面的人呢?他们去哪里了!还是说都身死在了这场爆炸之中!

古火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紧张,不见了,他们都不见了,去哪里了?难道是……去那了!

“找入口!”古火正想到他们可能去的地方,舞宗已经对日月殿的人发出的命令。

“是!”日月殿二三十人齐声应道,迅速走到空地,四处寻找着入口。

古火扭头看了一眼舞宗,他知道现在怎么阻止无踪迹也没用,但是古氏一族的至宝,岂能落在他们日月殿的手里!

他已经答应把东西给那少年,就是那少年的,日月殿的人想要得到,休想!

“找入口!”古火下令道。

古氏一族不要的东西,也轮不到日月殿拿!

“是!”十道身影闪过,加上跟在古火身后的人,大概二十来个。

四五十人低头在黄土地上寻找,希望能找到什么,毕竟那些人是在这里不见的,说他们死了,一定不可能,其中还有纳兰清羽,纳兰清羽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一定是他们找到了寻找至宝的入口,除了这个理由,再没有其它了。

平摊的草地上,花草繁茂,四周空气清新,露珠点缀在花蕊之中,晶莹透亮。

两道身影相拥躺下,男人嘴角含笑,注视着怀中熟睡的人儿,修长手指描画着她的五官,柔和轻缓。

紧闭双眼睁开,眸光闪过一丝警惕,当熟悉的气息窜入鼻尖,离夜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扭头看去。

“这是哪?”看到陌生的地方,离夜一阵懊恼,该死的,居然又被震晕了过去,她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纳兰清羽把她带到哪了?

纳兰清羽眸光微闪,没有回答,整个身体稍稍一动,高大的身体将怀中的人压在身下。

离夜嘴角一抽,双臂迅速挡在两人之间,一阵强力从手臂上爆发开来,带着冲击。

修长宽大手掌笼罩而下,立刻抓住离夜的手,压下的力量稍稍加重。

离夜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主,她迅速抽出自己的手,绿褐色的灵力暴动,她正要反击,唇瓣一阵湿润,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就在眼皮子底下。

纳兰清羽紧紧搂住离夜,这次的动作比不前两次轻柔,更像是带着惩罚那样。

离夜皱了皱眉头,然而纳兰清羽却不容她多想,而她此时想要反抗,却也无能之力,唇舌纠缠不休,身影仿佛要融合在一块,紧紧相贴。

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纳兰清羽才将唇瓣挪开,额头抵在离夜额上,鼻尖轻碰在一起,紧紧相拥的双手不愿放开。

四目相视,离夜探究看着身上的人,她怎么会觉得纳兰清羽有点生气,好像没谁招惹他啊。

纳兰清羽轻轻扭头,把头埋在离夜颈部,离夜尽管疑惑,也没有推开,两人静静相拥在一起,这一幕,是那样的绝美。

四周花草都黯然无光,天地失色,仿佛只有他们两人。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纳兰清羽慢慢起身,双手撑在草地上,俯身看着离夜,薄唇轻启。

“纳兰夫人,为夫吃醋了。”一向清冷的双眸,此时理直气壮,低哑充满磁性的声音,霸道无比。

离夜注视着身上无比霸道的男人,顿时满头黑线,他吃醋居然说的这么霸道和理直气壮。

这明明就是在霸道宣示,哪里吃醋!?

“我就是在吃醋,就是吃醋了。”

不会有谁敢想象,人人畏惧惊悚,看到他立刻退避三舍的男人,纳兰清羽,也会有如此的一面,就是有人看到这一幕,谁敢相信这个人是纳兰清羽!?

离夜轻咳一声,囧囧看着纳兰清羽,好吧,这样就更不像是在吃醋了。

精致五官笑意尽显,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清羽,这个世上还有人能战胜你?”

他不会让人战胜他。

纳兰清羽嘴角勾起笑容,霸道离夜拥入怀中,张狂霸气道,“所以你只能是我的!”

离夜嘴角阵阵抽搐,他这哪里是吃醋,明明是乘机占便宜!

脑中一个激灵,离夜猛地想到她身处的地方,完全是个陌生的环境。

“你还没说这是哪?”离夜抬头看了看四周,稍稍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眯起眼睛看着纳兰清羽,他们总不能一直躺在这里。

纳兰清羽眸光闪过一丝无奈,翻身坐起,他家的夜儿怎么还没忘记这个问题。

“可能就是古火说的那个什么放着至宝的地方,看到这里风景还不错,应该是某个小型的空间里。”小型的空间,放着一些至宝也不奇怪。

有些人把自己创造出来的小空间,分离出来,给后代留下些什么,也是常有的事。

离夜跟着坐起来,环视了一眼周围,风景绝美,处处显着生机。

“走吧,去看看,找到了那什么至宝,他也只能是我的。”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好东西总不能错过,况且还是凌杀阵守护的东西,日月殿想要的东西,那就更不能错过了。

“好。”纳兰清羽伸手拉过离夜。

两人站起身,纳兰清羽指了指一个方向,“往这边走吧,这个方向有不寻常的波动。”

“嗯。”

两人并肩离开,刚走两步,离夜猛地惊醒,看了看四周,“孤鹰呢?”

她记得他们刚才,是三个人一起,现在怎么只有他们两个在这里,一直没看到孤鹰在什么地方。

纳兰清羽挑挑眉头,目光往空中看去。

“嗯?”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纳兰清羽,眼中露出探究。

“我只是让他走远了一点,要是找到至宝的所在,应该就会碰到。”纳兰清羽轻咳一声,淡淡回答,清冷的表情露出不自然。

离夜看到纳兰清羽脸上的窘状,唇瓣忍不住勾起笑容。

看来某人还是有那么一点吃醋的,居然把孤鹰扔的远远的。

“走吧。”离夜继续往前走去,等会会遇到,那就是没事,虽然孤鹰是个陌生人,但他进来,也是说陪自己,陪她来,总不能让他把命留在这里。

她不想欠别人什么,自然不想欠孤鹰一条命。

没想到凌杀阵不是堵在入口外的阵法,就是这个地方的入口,只有在破开的当时,才能进入这里面,舞宗要是知道,会不会悔的肠子都绿了,毕竟那什么至宝,她再也没机会得到了。

两人穿过草地,天上偶尔有飞禽走过,草地上也有野兔,仿佛这里不是一个空间,而是真真正正存在于世间的地方。

这又让离夜惊叹不已,脑中闪过木盒,她已经很久没去看过木盒的情况了,不知道里面变成什么样子了,会不会像这个空间,和外面的世界很相似。

在草地中央之间,一座高架映入眼帘,高台之上,支架之顶,一块乳白色的石块闪烁着光芒,漂浮在空中,静静等待着他人来取。

离夜在高台下停住脚步,看了一眼纳兰清羽,“这个地方应该没事了,我自己去拿就行了。”

“好。”纳兰清羽点点头,他们已经走进了空间,破了凌杀阵,这里也感觉不到什么异常,应该不会有事。

离夜飞身走上高塔,看到空中悬浮的灵石,伸了伸手,没有立刻拿下来。

这是……眉头蹙了蹙,离夜脸上露出惊讶,她指着浮在空中的灵石,欣喜从眼中不停冒出来。

“神灵石!这是神灵石!”离夜惊喜低头看向纳兰清羽,立马抓过浮在空间中的神灵石,跳下高台,走到纳兰清羽面前。

她记得在造化诀上面看过,这东西就是神灵石,相传一块神灵石能造就一个神化,这东西要是给爷爷的话,爷爷不就能很快突破,晋升神化!

纳兰清羽拿过离夜手上乳白色的石头,不屑皱了皱眉头,“这么一块碎石头,竟然是古氏一族收了那么多年的秘密。”

离夜兴奋的模样,顿时冷静了一下来,纳兰清羽的话重重打击着。

碎石!他说的是碎石!

整个风启大陆,这种神灵石,没有挖出来的不算,可以说就这么一块的东西,他还嫌弃!还说是碎石!

离夜一把夺过纳兰清羽手上的灵石,瞪了一眼,“你不要就算了,我还想给爷爷。”

碎石,碎石她也收着!总比没有的好!

纳兰清羽皱起的眉头舒开,赞同点点头,“也是,北宫家主的确需要一块神灵石,这样你也能放心一点。”

北宫弑突破了神化,至少整个风启大陆都不会有人再是他的对手,这样北宫家又多了一份保障,夜儿也不用总是担心北宫家会不会出事。

“没错。”离夜把神灵石扔进储物手镯里,难怪日月殿殿主会让舞宗来拿这块石头,感情是神灵石,要是神灵石的话,日月殿殿主也是很需要的。

这东西可遇不可求,日月殿殿主虽然没有对外说过自己的实力,但是在这片大陆上,即便是日月殿殿主,想要突破神化,还是要依赖神灵石才能突破。

现在,不好意思,这神灵石在她手上,她是不会给任何人的,日月殿殿主想要,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你找到了吗?”深沉的询问从纳兰清羽身后传来,孤鹰双手负在身后,双眸深沉,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纳兰清羽转身看向身后,眸光微变,这么快就找到了,倒是低估了他。

离夜稍稍侧身,看到孤鹰完好无损站在面前,点头应道:“找到了。”

“你是谁?”孤鹰目光冰冷询问道,他不是刚才那个少年。

她是谁?

离夜看向纳兰清羽,忍住拍额的冲动,她忘了,易颜丹虽然好用,但是有个缺点,必须要一天吃一颗,才能维持假面,她已经超过一天没吃了,肯定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该死的纳兰清羽,明明看到她变回原来的样子,也不提醒她一下。

离夜挪动步伐,双手摊开,“我不就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孤鹰有些晃神,从声音中他立刻就听出了,眼前的人就是和他们一起进阵的少年。

“易颜丹。”吃了易颜丹才会改变面貌。

“答对了!不过没奖励。”离夜耸耸肩,她的样子就是这样的,不过幸好是在出去以前发现自己变回原来的样子。

等会走到外面,舞宗要是看出来是她,追杀到北宫家,舞宗也不会放弃要神灵石。

“你们认识。”孤鹰再次问道。

他们是认识的,所以在刚才爆炸之前,纳兰清羽才会第一时间护住他。

“孤鹰阁下,有些事情还是别知道的太多。”离夜皱眉提醒道,她和纳兰清羽认不认识,和孤鹰没关系,他要是北宫家的一份子还好说,可现在他们之间,只是比陌生人好一点的“熟人”,没必要知道太多。

孤鹰眸光微变,然后点点头,他知道不用知道太多,只是莫名的想知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出去吧。”离夜拿出古火给她的晶石,这东西应该也是他们先祖留下来,他们破开凌杀阵,用这东西出去的。

没有出声的纳兰清羽看了一眼离夜,沉声道:“把易颜丹吃了。”

等会出去,不能让舞宗看到夜儿的真面目,否则以日月殿缠人的功夫,他们这一路都不会太平。

离夜拿出一颗易颜丹,吞下去,模样立刻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又恢复了刚才那个平淡无奇,看不出有半点特别的少年。

手掌摊开,离夜稍稍握力,晶石破碎在手上,他们站在空间的身影,立刻变得虚幻。

一阵微风扫过,宛若尘沙落地,三人瞬间消失在这片空间里。

在摆过凌杀阵的地方,日月殿的人和古氏一族的人还在不停寻找,他们都不想要对方找到入口,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入口在什么地方。

“族长,是不是入口已经关闭了?”黑衣人疑惑道,他们找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说不定就是找不到了。

古火顿了顿,大手一挥,“不用找了!”

他们已经找了很长时间,就算日月殿的人找到入口,也找不到他们在什么地方,那东西舞宗也得不到了。

古氏一族的人立刻停下手中动作,回到古火身边,族长已经下命令了,就不用再找。

尽管他们还想看看来着,可族长的命令不可以违抗!

舞宗冷冷一笑,扫视着古火,“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如此自信,你的人已经找到了那件所谓的至宝?”

殿主没有说是什么东西,只是让她把凌杀阵后面的东西带回去,可现在凌杀阵已经破了,却没看到任何东西。

“凌杀阵已经破了,本族长什么都无所谓。”古火耸耸肩,他要的只是破凌杀阵,其它的他不在乎,很早之前他就不在乎了。

舞宗咬咬牙,这个古氏族长在想什么,竟然一点都不在意凌杀阵后面的至宝!

“这怎么可能!”古吉带着人匆匆走来,却看到一片荒芜,在这里的凌杀阵,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凌杀阵被破了!谁破了凌杀阵!

“古吉阁下,凌杀阵已经被破了。”黑衣人压住心里的激动,面无表情道。

古氏一族的凌杀阵终于破了,他们心里可是说复杂纠结。

可他们纠结了这么多年的阵终于破了,可说是粉碎,凌杀阵彻底消失在这个世上,这有什么不好,消失了就行了!

“不!不!”古吉跌坐在地上,凌杀阵怎么会这么快就破了!

他还是来晚了,凌杀阵已经被破,什么都晚了!

三道身影在空地上闪动着,所有人的动作顿时僵住,所有的目光聚拢在不停闪烁的三道身影上。

顿时,一道狂风袭来,众人眼前一花,三人完好出现在他们面前。

舞宗立刻回神,走到纳兰清羽面前,“东西呢?纳兰清羽,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否则日月殿对你的追杀,不会停止!”

那件至宝,还有龙魂珠,他统统都要交出来!

舞宗紧张的表情,此时哪里还有优雅的模样,不停询问纳兰清羽要这不属于她的东西。

龙魂珠也好,神灵石也罢,这两样东西,现在都不属于她了,也不属于日月殿,她让人交出来,凭的又是什么!

况且对方还是纳兰清羽,她凭什么让纳兰清羽交出来。

“那又如何?”在众人紧张下,薄唇轻启,吐出四个字。

那又如何!

众人呆滞了,那可是日月殿的追杀,纳兰清羽居然说,那又如何!

果然,面对日月殿的压迫,只有纳兰清羽能够面不改色,淡然的说一句,那又如何。

“好,很好!”舞宗缓缓后退一步,目光冷冷扫视着纳兰清羽,他可以不交出来,这件事情她会如实告诉殿主,到时候,纳兰清羽只会遭到日月殿更猛烈的追杀!无穷无尽的追杀!

她不会放过纳兰清羽,日月殿也不会放过,她倒要看看,纳兰清羽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到时候他还能不能这么嚣张淡然!

舞宗后退了几步,缓缓转身,目光冷冽,“回殿!”

她现在就回去,得罪日月殿,得罪殿主,得罪他们四宗,纳兰清羽承受的后果,是他无法想象的,没有人可以和日月殿作对!

没有!

日月殿众人紧张吞了吞口水,他们还没见过这样的舞宗,在他们记忆中,舞宗都是优雅的,美妙的,什么时候像现在一样,半点也不顾形象大吼。

不过也是,殿主交给舞宗的任务,她每次都完成,而且是完美,现在……杀出一个少年,又来了一个纳兰清羽。

“是!”日月殿众人齐声应道,他们还是回去吧!

浩荡队伍匆忙离开,舞宗依旧高傲,脸上的愤怒却显然易见。

古火看着日月殿的人离开,本来想问问离夜里面的是什么,眼角余光看到跌坐在地上的古吉,他转身看向古吉。

“古吉阁下,怎么难道你也找到了破凌杀阵的方法,才这么匆忙赶来,还带了这么多人。”冰冷沙哑的声音响起,不带半点感情,只有无尽的弑杀气息。

离夜顺着古火的目光看去,看到跌坐在地上的古吉,眉头微微上挑。

他带这么多人是来报仇的,可惜,晚了一步,错过了凌杀阵最好的机会。

在凌杀阵,可以说是最危险的时候,不懂阵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古氏一族可以做到,只要稍稍一动,就能牵动凌杀阵,让他们都死在里面。

古吉这是来报仇的,还是来做其它事情的,看到凌杀阵破了,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开心,而且好像什么重要的东西完全破碎了一样。

听到古火的声音,古吉脸色一僵,半天才扯出一抹笑容,“是,是啊,不,没有!”

他没找到破解凌杀阵的方法,这么多年古氏一族那么多前辈都没找到,还都命丧在凌杀阵内,他怎么可能找到。

古火迈步走到古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古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没有。”古吉立刻摇头,危险气息笼罩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古火知道什么。

没有?古火轻呵一声,是没有,还是不敢承认,不过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

“来人……”

古火才刚说出两个字,人群中,一道身影飞速闪过,手上长剑闪烁出寒光,箭步往离夜那边而去。

“把凌杀阵里的东西交出来!”残影闪过,眨眼就快到离夜面前了。

古氏一族的人每个人都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快躲开!”

“躲开!”

众人惊呼,心里一阵紧张,完了完了,这个少年死定了。

肯定是躲不过这一剑的,那可是巅峰先天天阶的力量,想要躲过不容易啊!

就在众人紧张不已,为离夜阵阵担心之时,殷红唇瓣微微上扬,眸光闪过一丝冷意,看着迎面而来的长剑,不避不躲,静静注视。

孤鹰反条件就想去帮离夜挡下攻击,却被她拦住。

就在长剑快要刺中离夜之时,她那如鬼魅的身影飞速闪过,眨眼消失在了原地,那人一剑刺空。

什么!?

所有人都呆住了,目瞪口呆,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离夜刚才站着的地方,消失了,那个少年消失了!

古火也呆住了,这样的身法……这是……

白衣少年浮在空中,低头看着所有惊呆的人,翻身稳稳落在地上。

所有人惊讶不已,唯独纳兰清羽冷静如常,淡然如初,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是一般。

从人群中走出来人,感觉到身后的波动,猛地转身看去,当他看到离夜站在身后,脸上表情惊悚不已。

他是什么时候到自己身后的,他怎么没有半点感觉!

“想杀小爷?”离夜把玩着手指,嘴角上扬,丹田处灵力翻腾,她眸光微变,却又瞬间恢复如初。

那人咬咬牙,握了握手上的剑,看了一眼古吉,“你还在等什么,杀了他!”

杀了古火!

古吉猛地惊醒,抬头看了一眼古火,青色之力轰然想炸开,往古火身上砸去。

“族长!”惊人惊呼道。

离夜眸光微变,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古火,手掌翻滚,蓝光闪过,冰冷长剑落在她手上,清冷声音在空中炸开,冰冷无情,“想要杀小爷的人,小爷从不会让他活着!”

绿褐色灵力中闪过一丝纯青色,离夜嘴角笑意越来越深,终于晋升了!

随即残影闪过,只见那人脖子上出现一条血痕,刚刚还站在他面前的离夜,横拿着吾邪,身影此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淡淡血丝出现在吾邪剑刃上。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巅峰的先天天阶,也被秒杀!

“怎么,怎么会!”那人震撼道,眼中不停闪过离夜手上灵力的光芒,那是……巅峰先天天阶!

这个少年,他竟然是巅峰!先天天阶!

“砰!”整个人倒落在地,便是到了死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眼前三个人中最不能招惹的那个。

古吉才走动一步,就看倒下的人,身体一颤,手上的动作顿时收住。

目光呆呆看着离夜,脸上露出无法置信的表情,和刚刚死去的那人一样,他整个人都傻了。

一颗心冰冷无比,仿佛笼罩上了厚厚冰层,整个人就像是掉入冰窖,冰冷寒霜。

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看着淡然收起长剑的少年,震撼在心里久久不能散去,脑中不停回响着两个字。

秒杀!

秒杀,巅峰先天天阶竟然被秒杀了!

好厉害,好可怕的少年!居然能秒杀了巅峰先天天阶,简单的跟砍萝卜似得。

等等!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这个少年灵力,那也是……巅峰先天天阶!

这个少年,巅峰的先天天阶,这怎么会!他看起来那么年轻!

惊悚的人不只是古吉一个,古氏一族的人再次傻眼了,呆滞了,石化了。

如此年轻的少年,竟然是先天天阶,还是巅峰!这让他们如何相信,他多大了?有二十了吗?

要是没有二十,就是先天天阶的巅峰,天赋不是和纳兰清羽差不多。

两个都是变态!肯定是变态啊!

纳兰清羽眸光微转,看了一眼离夜,看到她身上淡淡闪烁的青色灵力,露出一抹了然。

刚刚晋升,看来他们家夜儿又变强了。

众人只知道离夜是巅峰先天天阶就如此惊讶,他们要是知道,离夜刚刚才从高级先天天阶,晋升到巅峰先天天阶,就在杀那个人的同时,她,晋升了!

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现在已经是变态了,在知道这个真相,会不会直接变成鬼畜。

古吉狠狠打了冷颤,看着眼前少年,他已经是无法想象眼前人的天赋。

秒杀,巅峰先天天阶,他竟然秒杀!

古火面具下的嘴唇蠕了蠕,透射过来的眸光微微变化,他抓住衣角,注视着离夜,盯着她的脸仔细端详。

这,他刚才手上拿着的是吾邪,那他是……是他!

古火猛地大惊,震撼至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