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三章 吃醋是遗传

5738部队驻扎在爱国楼里,大楼的前院里停着几辆军用卡车和越野车,固定岗哨的兵哥们像木桩似的挺直站着,帽上覆盖了一层白雪,若是换成普通市民,绝对以为这位兵哥已经被冻住了。

杨光见一支队伍从外面回来,带着满身的白雪,步伐整齐统一,背着九九式自动步枪,腰间还带着几个弹夹。

看来是真枪实弹的装备。

一般的常规部队巡逻只有枪上的一个弹夹,这里还需要随身携带备用弹夹,想是连这个基地都随时处在一个警戒状态里。

靳成锐进去没多久,便出来带他们进去。

杨光穿过大楼的大厅往上走,跟着长官上到三楼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弯,才走进一个房间。刚才的路程少说也有几分钟,长官完全可以让一个士兵来带他们,而他却是亲自来领他们。

所以跟着他的杨光异常老实,不敢掉以轻心。

杨光在走进房间的时候,无意瞥见两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大兵离开房间往下走,看他们的臂章样式,应该是传说中的飞虎突击队。

现在这栋大楼充满着各路人马,正是敏感紧张时期,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这里的上将唐洪看到带着部下进来的靳成锐,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但他很快就隐藏起来。

唐洪是5738部队最高指军官,而5738部队拥有一百多年的军史,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部队之一,也是常规部队里的顶梁柱,因此这支部队备受国家关注,能担任它的最高指挥官,自然都有几把刷子。

靳成锐走到他面前,敬重的讲:“唐将军,我们是接到指令前来支持的战狼部队,这些调令。”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唐洪接过调令,扶着眼镜仔细看。

他看得认真,尽管他早知道战狼会来支援,也早看过有关靳成锐这位年青准将的资料,可他仍没有随意对待,而是严谨的将调令看完。

杨光瞧着脸上全是褶子的将军,浑身渐渐紧崩起来。这位将军应该和他父亲差不多大,可能年青的时候还是战友也说不定,所以此时的杨光除了肃穆之外,还有一种异样的情感。

父亲给人一直是严厉的,但那是严父的形像,杨光从没看过父亲工作的样子,她想应该和这位唐将军差不多吧,对每件事都认真入微,因为他们每做的一个决定,所承受的责任与后果都是巨大的。

“靳成锐,几年前就听说过你了。”莫约半分钟,唐洪放下调令看着他笑起来,像个慈祥的老头。“美*事学院毕业,海豹六队的成员,带着美方总统颁发的荣誉回归故土,看来靳藤那小子从小的愿望实现了。”

那小子?看来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不仅认识,关系还很熟络。

靳成锐挺拔的站着,双目如炬的看着他。

唐洪露出欣慰的笑容,走出位置。“别站着了,都坐。”

靳成锐没有发话,随他坐到沙发上。

杨光和韩冬他们崩直站着,没有坐。这里他们都是长官,他们是大兵。

白林看他们不坐,早累得骨头都散架的他,保持最后的礼仪,坐到了靳成锐的那个沙发上。

沙发那边一沉,靳成锐没有看他,唐洪笑呵呵的看了下白林,像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白林被他一看,心里有点儿不舒坦,不过他已经坐下了就不可能再站起来,而且他真的很累。

唐洪也仅是看了他眼,并没有说什么,他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回忆的讲:“以前靳藤就跟我们说,他的儿子将来一定要成为一名将军,一名军人楷模,楷模不知道有没有成功,但他离第一步的梦想不远了。”

杨光吞咽了下,梗直脖子。靳伯伯所期望的都实现了,在那个葬礼上,死神带走了他儿子的躯体,留下了一个传说,一种让人坚不可摧的信念,还有无所畏惧的精神。

“将军认识家父?”靳成锐语气恭敬平缓,像是拥有许多时间跟长辈闲聊。

“怎么?靳蕂那小子从没跟你说过我?”唐洪指责的讲:“好他个面包子,你出生时还是我送你妈去的医院,他竟然都不告诉你我的存在!”

灾难后全世界都有点穷,在抢修期间大多是吃面包子,那个时候靳藤一顿能吃八个,所以大家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可惜现在知道的人不多了,大家回老家的回老家,死的死了,也只有像唐洪他们这些还留在军部的几人知晓。

杨光不知道面包子是什么意思,但她听懂靳伯吃醋的事了。因为看到儿子的第一个人不是他而是唐洪,就故意支字不提,还早早的把儿子送去国外,心想原来长官爱吃醋这习惯是遗传的。

“我从小出国,与父亲谈话的时间也少,可能才没有提及唐伯。”

靳成锐平和的一句唐伯,让唐洪笑开了怀,如果靳藤在这里,毫不怀疑他会在靳伯面前大加得瑟。

“他让你的童年一片惨淡,你还帮你爸说话。”唐洪说着坏话,眼里却是在笑,他扫向房中笔直站着的韩冬他们,赞叹的讲:“我在他们的眼里看到了未来,你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靳成锐虚心听着,听到他的称赞也只是笑了下。

而唐洪说完这话拿起杯盖,吹开浮着的茶叶,似乎想暂做休息,又或者是叙旧到此为止的意思。

杨光打量一下办公室,跑到墙边拿起开水壶。“唐将军,天冷,兑点热水吧。”

唐洪微顿,看到她和她手里红色的开水壶,笑容更大了。“好,加吧。”

他的杯子是那种大钢杯,一杯水能喝好几次,能节省不少时间。现在这个大杯子的水喝了一半,底下的茶叶露在水面上,想是唐将军喜欢喝浓茶。

杨光帮他在冰冷的水杯里加满热水,就把开水壶放回原来的地方,又老实的站回原位。

唐洪喝了口热茶,感慨的讲:“怪不得小杨总是念叨他的宝贝女儿,今天我算是深刻明白了他的感受。”

杨光微微扬眉,意外他居然认识自己。

唐洪哪能不认识她,她可是杨烈每天开会后,他们闲谈中必须的人物之一,刚才没跟她说话是因为时间赶。“成锐啊,你们出去吧,到时会有人来告诉你们这里的具体情况。”

“是!”靳在锐向他敬礼,带着杨光他们出去。

杨光本以为至少要等到吃完饭后,那个人才会来,没想到他们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唐洪办公室外站着一个少校军衔的年青男人,他等门关上就讲:“靳准将,请随我来。”

靳成锐跟着他走,把主导权夺过来。“这里比我想像中的要严重,那些暴徒的攻击真有这么厉害?”

“据我们观察,这些暴徒中有些似乎受过专业训练,甚至还有一些脸熟的。”少校一边带路,一边说明情况。“飞虎队当中有人受了重伤,现在他们退居到第三防线,现在那里暂时由5738部队的空勤队看守,而雄狮陆战队坚守第二防线……”

少校带他们到情报部才自我介绍。“我叫高子凌,是5738部队情报部的大队长,现在主要负责522事件,你们以后有任何不懂的都可以找我。”

高子凌说这话的时候,有种无法说清的情素,那种莫名的自信和认真,好像522事件是他的孩子,他在时时刻刻的守着它,没有谁比他更了解它。

他的这种态度让靳成锐他们信服,深信他的责任感能给他们最全面最有效的信息。

“我们会的。”靳成锐点头,和他走进情报部。

情报部里的氛围相比现在的境况来说还算不错,他们采用圆桌式办公,几个人只要抬头就能看到对方,只是桌上有些散乱,资料从桌的这头摆到那头,占了他们工做地方的三分之二。

正在忙碌的几人似乎没听到开门声,他们专注着手上的事,直到高子凌说话才抬头看他们。

“这位是兰琦,中情局的金牌分析师,这位是她的助手汪洁,她们负责协助此次案件的进程。”高子凌跟他们介绍。“这位我想你们都认识,扬州,他是实地情报员,另外还有一名实地情报员在外没回来。”

“金牌分析师我可不敢当,高队长你这么说小心莫前辈晚上来找你。”兰琦是个热情大方的女人,穿着职业装,宽大的眼镜还是挡不住她脸上可爱的酒窝。她站起来向靳成锐伸手。“你好靳准将,我是负责协助此次案进程的情报分析师,同时还要向上级汇报这里的情况,你们也可以称我为卧底。”

她说得落落大方,给人率真坦诚的同时,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靳成锐和她握手,淡漠的扫了眼高子凌。“希望我们能合作的愉快。”

“我早就看过你们的资料,你们是一支新晋部队,却拥有世界一流的装备,我想除了你这位荣誉归来的指挥官,还有其它因素。”兰琦抱着手臂,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眼镜后的视线在杨光他们身上来回打量。

杨光不喜欢被人这么观察,应该说没有人会喜欢,可她又是中情局的人,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能表现出来。

“这位大姐,你的精力都是用在这些地方的吗?”白林嘲笑地讲:“怪不得都小半年了,这里的情况不仅没好还越来越差了。”

“你!……”兰琦咬牙切齿的指着他,在汪洁的安抚下才稳定下来。

白林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对高子凌讲:“高队长,快说正事吧,我来这里可不是旅行的,就算是旅行我也不会挑这种地方。”

杨光很想教育他,这地方怎么了?它再怎么不好也是中国的领土。不过看在他刚才帮她出气的份上,她就不计较了。

刚才一直没吭声由他们两个斗的高子凌,又给了兰琦一次挽回面子的机会。“兰琦,你分析的要全面些,你跟他们说说现在的情况。”

兰琦深吸口气,穿着职业装的她,衣服裤子很好的勾勒出她傲人的资本。

看到她丰胸翘/臀S形的身材,杨光才发现这房间里原来是有暖气的。

他们这些文职工作的就是好,在这样坚苦的条件下还有这等特权,要知道连唐将军的办公室都没有。

“现在俄方的主要恐怖暴力集中在北极村和三道河,现在三道河由雄师陆战队驻扎,而北极村的飞虎小队正准备在今晚的凌晨一点撤到二道盘卡。”站在地图前的兰琦没有拿任何资料,依然说得详细,清晰的思维和她所考虑的东西,充分证明她是一个优秀的情报分析师,有着敏锐和灵活的头脑。

“现在俄方最主要的恐怕暴力分为三派,一派是自由派,他们毫无章法,像群横冲直撞的疯牛,我们可以忽略不计,另外两派才是真正让我们头疼的。”王琦拉开墙壁上的地图,打开桌上的投影仪,逐个介绍。“第二派是从最开始的自由派里分解出去的,由一个年青的帅小伙带领。这个青年人叫迪姆,今年二十岁,是个富二代,他的家族企业是整个哈呢主流公司之一,灾难发生时他在奇恰特卡与几个富家子弟聚会,才逃过了一劫。”

“第二个本·拉登。”

兰琦望向她。“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杨光只是随口说了句,被她问到有些意外。“一样都是富家子弟,一样是年青时遇到了事故,才会走上一条极端的路。”

在哈呢那么重要的日子里和朋友出去聚会,怎么想他都不是个好孩子,另一个这些看着一事无成的浑小子,因为自小受到高等教育的原故,他总能比别人更聪明一些,而富裕的家族也给了他们疯狂的资本,因此杨光相信他是个棘手的人物,而他也已经用行动证明给他们看了。

杨光只是站在自身角度去想这个事情,她觉得即使自己说得不对也没什么,只是开的一个玩笑而已。兰琦却不同,她是为中情局服务的,她可不想国家被一个这样的人盯上。她听了她的分析,沉默会儿便继续说她的,没有延续那个问题。

“第二派的迪姆还不是我们重视的,我们该极力防范的是第三派,他是一个有着强大背景的人,而且在事情发生之前就是俄方的军阀,并且还是现俄方副总统的弟弟,谢尔盖·亚当……”

谢尔盖·亚当!

听到这个名字,厉剑和杨光都微微皱眉,靳成锐抿着嘴看不出情绪。

对啊,他们怎么忘了俄方还有个叫谢尔盖·亚当的,现在俄方这样的局势,不正是他这个妖孽兴风作浪的时候?怪不得俄方那么痛快,是杀是抓全凭中方处置。

后面的杨光没有心思听,直到她说完都还在游神状态。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高离队长,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兰琦问高子凌。

高子凌带头鼓掌。“你说的很好,我没什么要补充的。”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兰琦看向靳成锐,外表柔软里内钢强的问:“你们需要休息吗?”

“我们随时可以战斗。”

从刚才的谈话中,他们得知飞虎小队会在凌晨一点从北极村撤离到第三战线,而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三十分。虽然时间足够,靳成锐还是马上起程,想留更多的时间与飞虎队进行交接事宜。

靳成锐没有去和唐洪告别,带着杨光他们直接走。

送他们出去的高子凌把一袋东西给他们。“北极村里没有食物,这是十天的干粮,以后每隔三天基地会派人给你们送物资,你们需要什么可以列张单子,只要是在部队的能力范围内的,都能够满足你们。”

靳成锐颔首,让刘猛虎接过食物。

杨光和韩冬他们有些疑惑。没有食物?好歹也是个村子,怎么会没有食物呢?

把该提醒的都提醒了遍,高子凌叫来扬州,对靳成锐讲:“靳准将,北极村地处寒苦荒蛮,让扬州跟着你们,他是这大山里的人,会对你们有所帮助的。”

“谢谢,我们会保护好他。”靳成锐道谢,并做出了承诺。在这些地方,他们确实需要一名向导。

而被长官卖了的扬州也很开心,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去实战地获取情报,因此他一点都不害怕,收拾行李就跟他们走了。

高子凌一路送他们到大楼外面,直到他们的车留下一路尾气才重重的叹了口气,心底希望他们能撑久一点。

做为情报部队长,他太清楚北极村有多危险,那里到处充满了强烈的辐射,还有狡猾的谢尔盖·亚当的袭击,连闻名许久的飞虎队都只坚守了一周,就不得退守三线,他们这支新晋部队能撑多久?

高子凌内心很复杂,他心里清楚,靳成锐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替换,国家会再派一支更精锐的部队来,但如果不采取行动,他们也只会被那里的环境活活拖累。

他必须找个理由,一个中方能向俄方进攻击的理由,否则牺牲只会越来越大。

------题外话------

香瓜现在感觉萌萌哒,谢谢猴子和天下,你们给了香瓜惊喜,让香瓜能继续上榜,香瓜以为之后注定默默无闻,在没有推荐和阳光的日子里渡过之后的时光,感谢之情无以言表,所以提前更文^~

香瓜很想万更万更万更,可写战斗内容码字速度慢成渣,而且写久了就感觉很累,手指发软,但是思绪异常的亢奋,不知道是不是跟着战局而紧崩的原因。其实香瓜可以跳过这些写点愉快点的,结婚生子什么,并且写漠河之战后订阅急骤下降,知道是妹子们不喜欢,但香瓜想做些什么“伟大”的事。

战役就像这是这本书的BOSS,有了它就有了主心骨有了灵魂,所以尽管有很多妹子不喜欢,香瓜还是任性傲娇的决定这么做了!

PS:爱所有与香瓜志同道合的妹子、汉子们,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