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二章 长官吃醋了?

听到有人死掉的消息,庞森极为重视,扔下一切事物就带着部下来到现场。

“靳准将。”庞森匆匆跳下马,走到靳成锐面前向他敬礼。

靳成锐颔首,往后站了些。“这是死者,庞副官你认识他吗?”

“认识!他是这里的县长儿子,叫宁稳,在我们接收这里时曾想请他担任这里的保卫大队长,但是被他拒绝了。”庞森很为难的讲:“他的父亲今年都七十多了,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受不了。”

“庞副官,现在最要紧的是查出原因。”靳成锐说得尽乎冷漠。不管受不受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就得接受,没有第二个选择。

庞森立即点头。“我在来的时候已经通知了法医,他们马上就来。”

这时一个士兵匆匆忙忙跑来,急促的喊:“报告庞副官,最新消息,那位北极的专家在路上受了伤,上面已经重新抽调一位新的专家前来,他们马上就会到基地!”

庞森听了士兵的报告,转向靳成锐。“靳准将,这里就交给我吧,你们回基地准备,漠河的事才是真的刻不容缓。”

看士兵的样子,那个专家应该马上会到。靳成锐没有犹豫,和他道别就带着杨光他们快速赶回基地。

杨光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站在宁稳旁边的庞森,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现在他们不得不与专家汇合,马上起程赶往漠河,那里才是第一阵线。

回到基地,杨光直接回宿舍,拿起早准备好的装备和士兵前往总指挥室。

在总指挥室里,他们看到了这里的第一指挥官,钟景泽少将。

他是位中年的英俊少将,看起来成熟又富有魅力,尤其是那套似崭新的军装给他加了不少分。

靳成锐敲门进去,向他敬礼。

而杨光他们没有命令不能进去,尽管它离军情室只有一墙之隔。

在门关上的时候,杨光看到背脊挺直的长官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我们在旁边等吧,或许能比长官先看到那位专家。”韩冬瞧着关上的门,看向其他战友。

杨光、厉剑他们没意见,几人便坐到楼梯上,聊起刚才的事来。

“队长,那个宁稳昨晚见他时还活蹦乱跳的,他看起来不像有致命疾病,昨晚也没发生战斗,怎么会突然死了呢?还是死在十几公里外的偏僻地方。”杨光一直在想着这件事,她觉得这当中的疑点太多了。

韩冬看她一脸严肃的模样,想她操的心真多。“谁知道呢。杨光你又不是侦探,这事就别想了,庞副官他们会查出来的,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事是漠河。”

“对漠河,经过大半年,我们终于要去了。”想到接下来的事,杨光把那些疑惑暂时抛到脑后,安静了几分钟便阻止不住运转的思维,她伸长脖子看着楼梯下面,好奇的问。“队长,你猜那个专家长什么样?”

她左一句队长,右一句队长,刘猛虎恼火了。“鬼知道他长什么样,不过肯定是个老头!”

“猛虎你怎么知道?”杨光扭头看向好像很不爽的刘猛虎。

她问韩冬是出自习惯,在以前他就是她的队长,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也对他产生了一定的依赖,原因很简单,比起莽撞的刘猛虎、有点神精质的陈航、臭味相投的徐骅、沉默的厉剑,似乎只有这位看似不好相处的俊美队长了。韩冬不仅出身在知识分子家庭,修养好、懂得多,还有责任心又会照顾人,杨光不找他找谁?

刘猛虎理所当然的讲:“那还用问,你看电视里哪个专家不是一把年纪了,不在这个领域里混个几十年,怎么可能成为专家。”

“嗯,你这么说似乎也没错。”

刘猛虎见她认同,就说得更起劲。“我想他一定是戴着老花眼镜,大嘴巴,歪脖子,长着一把大胡子的怪老头。”

“你是在说霍金吗?”

“很可惜,我不是斯蒂芬·威廉·霍金。”一个有着大提琴般的动听嗓音从上而下传来。

杨光和韩冬他们同时抬头,看到一双被擦得又黑又亮的皮鞋,和黑色的西装裤管。

穿得像办公室白领的男人,两手揣在口袋里,高挑的身材像是电视里的国际名模,而他立挺的五官像雕刻出来似的,更让人惊艳的是他的眼睛,是一种漂亮的蓝色,像宝石一样。

杨光惊讶自己竟然能一眼把他看得这么仔细,同时又忍住凑近去看他眼珠的冲动。

他的眼睛真的非常漂亮,像颗名贵的蓝色宝石,让人想挖出来收藏。

似是感到她在想什么,又或是她的视线太炽热,男人的眼珠往她的方向滑,斜视着她,薄厚适中的性感唇角微微上杨,带着一股傲慢和讥诮的讲:“大兵,你的眼珠要掉出来了。”

杨光:囧。

在杨光尴尬的无地自容时,听到外边动静的总指挥室打开门,钟景泽和靳成锐走了出来。

看到他们,站在办公室男人身后的士兵立即讲:“将军,这位就是新来的原子能工程师,白林先生。”

原子能工程师?这是个什么鬼?杨光和韩冬他们完全没懂。

“我的英文名叫霍华德·彼得,你们可以叫我彼得。”白林在他们开口前又自我介绍一遍,看起来他似乎不怎么喜欢自己的中文名。

“彼得先生你好,这位是靳成锐靳准将,你接下来的工作都是为他服务。”钟景泽没有介绍自己,但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情绪。做为他这个年纪的人,自然更懂得隐藏个人情绪,尽管他好像很不喜欢这种有些自傲的年青人。

白林看向靳成锐,漂亮的眼睛上下打量他,像在衡量这个人是不是够分量,让他暂时放下手上的研究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靳成锐面无表情,向他伸手,言简意赅吐出两字。“你好。”

“你好。”白林迟疑了下才跟他握手。

杨光在一边看他们三人心思百转的,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想都不是什么好鸟。

而士兵则全然不懂,提着白林的行李傻愣的忤在那里,像颗茁壮的小白杨。

靳成锐握完手,便对钟景泽讲:“将军,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们就出发了。”

钟景泽叮嘱他们。“你们一路要小心,这里到漠河还有很远的路,扬州他是本地人,懂得多。”

意思就是多听他的。

靳成锐应下了,带着杨光他们下楼时问白林:“白先生,需要帮你拿行李吗?”

白林不喜欢他的中文名字,可是在中国,而且是在部队,大家也不喜欢他的英文名字,所以他注定不能如愿。

听到这声白先生的白林,轻轻的看了眼士兵,在他站得更直时拿过他手里的行李袋,轻松的讲:“不用长官,我可以自己来。”

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一个团队,一个相互间都有点瞧不起对方的团队,可不管如何,他们这几个人是绑在一起了,除非事情结束或牺牲。

韩冬身为队长,他在快要上马时问白林。“白先生,你会骑马吗?”

“你说什么?”白林扯出抹嘲讽的笑。“我在英国长大,那里天天都骑着马上学。”

天天骑马倒不至于,不过那里有许多马场,也是贵族喜欢运动的项目之一。

杨光默默的想:你骗小孩呢?这里好歹也有几个富家子弟,他们长官也是海归,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那我们正好相反,我们天天坐飞机上学。”

听到她的话,艰难爬上马的陈航笑得摔地上。

白林不屑的看了眼陈航,潇洒、轻松、有力、漂亮的翻上马背,居高临下的讲:“要我帮你牵马吗?”

杨光被他那双宝石般的眼睛一看,顿时浑身一麻,什么不说的跑开,上了自己的坐骑。她无法抗拒那双眼睛啊!好想把它挖出来,这么漂亮的眼睛怎么可以生在这么讨厌的人身上!

看她落慌而逃,白林呵呵笑起来。

靳成锐扫了眼大笑的白林,又看了眼郁闷的女孩,便问扬州:“扬士官,晚上能赶到漠河吗?”

“回靳准将,不一定,如果一路畅通无阻,可以在天黑前到达漠河,但如果碰到情况,就不能保证什么时候能到。”

“嗯,现在出发,争取在天黑前赶到。”

“是!”

他们一路沿着S207省道一直北上,前期由于有三个临时学会的战友,进程比较慢,一个小时才走到秀峰镇。由于赶路的原因,他们没在这个补给站休息,一直到盘古镇才停下来。

到达盘古镇,他们也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只用了三个小时,现在距离天黑还有两个多小时,如果不发生意外,熟练的他们可以加快速度,在天黑前到达漠河应该不成问题。

“你们是什么人?”盘古镇的进入口,站岗的士兵挡住他们的去路。

韩冬把证件递给他,说明来意。“我们是前去漠河的部队。小哥,你们这里怎么还要查岗啊?”

穿着军大衣的兵哥,仔细核对完后把证件还给他,跟他们解释。“这里距离漠河近,凡是进出入的人都要查。”

“查的人多么?”

“你们是半年来的第三批。”

杨光乐呵的讲:“看来你很无聊。”

“如果不是扬士官要经常来回跑,真要以为这世界上只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兵哥表达他们的无奈,不过他还是坚守岗位,给他们放行的时候只微微挪了一步。

“你的伙伴们呢?”

“他们在睡觉,要天黑才会来换我的班。”

“那你一定想要个人陪你说话。”杨光笑得狡黠。“如果你愿望给我们每人一杯热水,我们可以陪你聊十分钟的天。”

“好啊,亭子里的热水瓶里有热水,我去给你们倒。”兵哥把栏杆放下,又检查了遍才离开位置,走进没有暖气没有火炉的冰冷保安亭。

杨光打量只有一台不能上网的电脑和本子资料的小空间,为小哥感到莫名的心疼。这里要什么没什么,他们几个人在这个岗位一呆就是大半年,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们是好兵。”捧着不是很热的水杯,杨光这水喝得不是滋味。他们站岗应该是八个小时一班,现在这水都不怎么热了,可见这里的温度有多底。

听到她的夸讲,兵哥憨笑。

白林看一望无际的白,没了之前的傲慢,看到杯里什么都没有的白开水,还是一口把它喝掉。

本来只是想骗杯水,再聊个两分钟就走的杨光,在途中几次观察长官的脸色,硬是陪他聊了十分钟。

告别那个小岗哨,杨光他们上马继续往前走,看到马路两边的店铺和移动公司,想着不正道的主意。“这些大型商铺里面肯定有电热毯,兵哥他们可以来这里借一下东西的。”

“杨光,你这想法可一点也不阳光,他们是兵,怎么能不问自拿?”韩冬调侃她。

杨光不服的反驳。“人都冻死了,还管什么偷不偷。”

靳成锐望着那些商铺,平静的讲:“政府和军人是灾难后最坚固的防线,它背负着安全的同时也背负着人性最后的道德、法律、秩序。”只要还有这些东西在,不管怎么样的灾难都摧毁不了他们。

就像刚才他们看到的兵哥,如果他享受着暖气,吃着美味的食物,听着悦耳的音乐,那么谁不想来这里,反之他能吃得了苦,才会让杨光实现她的承诺,陪那个寂寞孤独的战士聊天,不然她怎会不知这十分钟有多宝贵。

听到他们的话,白林笑了下,像个天才碰到了傻瓜似的。“这里离漠河只有55公里,以5月22号的风速,辐射粒子只要几分钟就能飘到这里。”

杨光听得似懂非懂。“意思就是这里也有辐射?”

“对。只是很弱,对人体造成不了影响。”

杨光突然觉得,她好像又有一点喜欢他了,因为他懂的她们连听都听不懂,很厉害的样子!“白先生,之前那个士兵说你是原子能工程师,那是做什么的?和核研究有关系吗?”

“知道原子弹吗?就是研究那玩意的。”

就是研究那玩意的……那玩意的……玩意……

杨光和韩冬他们有点懵,感觉这太他妈炫幻了。他们原以为看过巡洋舰的机动室就很了不得了,没想到现在又跟一个高科人才组团,真是让他们涨见识了!

“看来你们应该都知道。”白林不在意的讲:“所以和你们原来的专家性质,应该是有点关系的。”

不,是非常大关系,那位专家只是针对核,而你是研究原子弹的!

杨光刚才还想向徐骅调侃,说他刚来维和小组就跟他一个样,现在她觉得人家傲点就傲点,谁让人家有本事?!

靳成锐扫了眼被白林瞬间征服的部下,面无表情的想:回去得好好操练,这么容易就被拐走了,一定是他训练没到位。

突然莫名一寒的杨光他们回神,看到冷着脸的长官,暗想刚才没怎么失态吧?白林不是他们的“战友”么?他们熟络熟络也是应该的?

“报告靳准将,前面的路段被装甲车压坏了,路面有些不平,我们得减慢一点速度。”扬州在前面带路,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让他们好有个准备。

下了几天的雪,崎岖不平的路上覆盖了层雪,看起来没什么,但很容易折到马腿,从马背上摔下来,他之前就吃过这样的亏。

靳成锐看了下时间,问他:“破坏面积有多大?”

“五公里左右,过了这段路,离漠河的县长派出所就没多远了。”

“你在前面带路,即要确保安全又要以最快的速度通过,能否完成。”

他的话带着股金属的力量感,仿佛像接到某项伟大任务的扬州中气十足的回答。“能!”

看他骑着马噔噔噔跑去前头,杨光突然也想被长官摧残,因为他的声音和气势,能让获得肯定的人无比雀跃,比勋章还管用。

“杨军医。”

“到!”

“保持队形!”

“是!”

保持队形,她是在长官的后面,而白林在队长的前面,中间隔着徐骅、刘猛虎和陈航三人。

杨光反头看队形,暗中窃喜。长官是不是吃醋了?

怀着这种不为人知的喜悦,杨光紧跟着长官,在扬州的带路下,安全到达漠河县的缨派出所,在那里休息了会儿便继续上路,在晚上的七点四十分到达5738部队的驻地。

在这长达两百多公里的路途中,杨光他们所过之处除了站岗的士兵,便只看到鸟兽,他们差点要跟盘古镇的那个兵哥一样,以为这个白色冰冷的世界只剩下他们一行人。

现在看到驻扎在这里的部队,看到熟悉的橄榄绿,杨光他们加快速度,通过检查就摧着马儿直奔基地。

从马上跳下来,靳成锐被两位士兵带进大楼,其余人留在原地等候。

看到长官进去,杨光抱怨的讲:“我讨厌这个叫其余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