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06 不信

没过一会儿,吴清影回来了。

在抓了药之后,吴清影又让药房帮忙先将中药给熬好了,装在密封袋子里,一口气熬了五六袋,所以这才这么晚回来。

她提着一大包中药进门的时候,猛地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呆在她们宿舍,还愣了愣。

“清影!”苏萌第一个看到吴清影,软软喊了一声。

元晞和苏中平随之回过头来。

吴清影提着药走到元晞身边,用眼神询问她目前的状况,也顺手将手中的药包全部递了过去。

“哦你好,你也是我们小萌的室友吧,我是小萌的爸爸。”苏中平对着吴清影友好地笑了笑。

吴清影连忙喊了一声叔叔好。

这会儿功夫,元晞已经将熬好的中药倒在碗里递给苏萌:“先喝了这个,你会舒服一些。”

苏萌感激地看了元晞一眼。

她现在的确有些不舒服,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真的感觉身子发虚,浑身无力。

苏中平却眼疾手快地截住了药,皱了皱眉:“元晞同学,原来你还对中医有所涉猎?”

元晞并未解释,只是说:“这是可以压制苏萌体内蛊虫的药。”

苏中平显然不会让女儿随随便便喝不知名的中药,这些药若是乱喝,可是会死人的!更何况,女儿如今被吓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儿口口声声说的蛊虫。若是真的他自然感激不尽,可若是假的……

不管怎么说,苏中平现在怀疑的成分占多数,且对元晞的印象也并不是很好。

可此时,苏萌却一下子有些恼了。

“爸!”她气恼地喊了一声,一把接过药碗,在苏中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一口气将那碗药喝了个干干净净。

她相信元晞。

而且,自己的身体她自己是最清楚的,是不是有蛊虫,苏萌不认为只是心理因素便会让自己有如此真切的感受。

更何况,她还亲眼看到了。

苏中平忍不住斥责:“小萌,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喝不知名的东西,万一中毒了怎么办!”

“你女儿我现在就已经中毒了!”苏萌说着,脸色难看起来,转头望向元晞,“晞晞,我突然想起来,一个星期以前,我遇到过一个女人,我觉得她很诡异,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诡异。哦!就是那个时候!我吃了她的东西!”

苏萌能够回想起来,也是因为遇见那个女人的记忆深刻。

她本来是在三亚的度假别墅中,早晨骑着山地自行车出门运动,路上遇到这个女人,不知怎么自己就停了下来,还跟那个女人说了很多话。

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她记得很清楚。

很漂亮,很有灵气,看起来应该是快三十岁了,眼神却纯稚如少女。

可是诡异的是,那天早上,她跟那个女人说过什么,她却不记得了。

她明明很清醒,连耳边的蝉鸣都记得清楚,却就是想不起到底跟那个女人说过什么。

更重要的是,后来那个女人递给自己一颗糖,她竟然一点儿也没有戒备,就扔进嘴里了,还吃得很开心。

到现在她都还记得那水果糖的滋味。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莫非蛊虫就是那个时候被吃下去的?

想想就觉得恶寒,苏萌已经快要吐出来了。

她整个暑假都在家里在三亚的度假别墅中,身边都是亲近的人,几乎没有接触什么陌生人,而唯一的陌生人就是那个女人。

太可疑了!

“如果是这样,我建议你好好跟你爸爸说说,如果那个女人就是给你下蛊的人,那么必须找出她,你的共生蛊才有可能解开。”元晞对苏萌认真说道。

苏萌也听得很仔细,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苏中平这会儿虽然没说什么了,可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喝了药之后,苏萌的感觉果然好了很多。

刚刚她还觉得自己走两步就像是要晕过去一样,可是现在却精神了很多。

苏中平说要带她先回去的时候,她也顺便提上了那一大包药,还有元晞写给她的方子,让她喝完了就再去配药。

苏萌神情认真,没有漏过元晞说的每一个字。

苏中平带走了女儿,这一走,便是一个星期都没有消息。

吴清影有些为元晞打抱不平,明明是为了苏萌好的事情,苏萌的父亲却弄得好像晞晞别有居心似的。

作为第三旁观者,其实她比苏萌都还要相信蛊虫的事情。

元晞对此表现得很淡定,情绪并没受到任何影响,对于她来说,苏中平是无关紧要的人,他相不相信也是他的事情,只是有些担心苏梦雪现在的状况到底怎么样了。

……

江州某高级公寓内。

“妈妈!妈妈!”一个穿着小棉袄的男孩儿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奥特曼的玩具,吵吵嚷嚷着,“陪我玩陪我玩!”

女人揉了揉眉心,一脸疲惫,却还是用温柔的语言对儿子说道:“乖啊宝宝,妈妈现在有点事情,改天再陪你玩好不好?”

“我不!”小男孩儿瞪大了眼睛,气鼓鼓地看着妈妈。

女人没办法,只能跟着儿子一起玩起玩具来。

小男孩玩得很起劲,也很大度地没有计较妈妈此时的心不在焉,一心沉静在奥特曼和小怪兽的世界中不可自拔。

女人此时却神情恍惚,心底隐隐约约有些不安。

怎么回事,为什么母蛊这些天都没有动静了?

难道说,苏萌那边的子蛊已经被发现了?

“不可能。”女人喃喃道,但是心里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她虽然没能学得一手好蛊术,但是共生蛊却是她们寨子中,每个女孩儿自打出生起就会养在体内的蛊,为了交给自己心爱的男人,许下同生共死的诺言——这是一个习俗。

女人本来想把共生蛊给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却没有一点愿意与她同生共死的想法。

恐怕女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把共生蛊最后交给了那个男人的女儿,目的仅仅是为了威胁那个男人。

她转头看着儿子无忧无虑的脸——

当初她到底是多大的自信,才觉得那个男人会被一个男孩儿给迷昏了眼。

……

元晞没等来苏萌的消息,结果却等来了自己的房子已经完工的消息。

正是在江水一色的那栋别墅。

如今的江水一色可是江州地产界的一个传奇,足以放进教科书中的案例。

江水一色一开始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设想,对于林远富的公司来说也是一个里程碑,可谁能想到后来居然会变成连房子都卖不出去的地步,“远在静山”的招牌也成了偏僻,数亿的资金砸在手中,让林远富顿时成为了整个江州地产界的笑话。

可谁能想到,短短几天时间内,一个烫手山芋就变成了香饽饽。

仅仅是弘延大师亲口所说的“风水宝地”,就足够让无数富豪蜂拥而至了。

结果,江水一色的别墅地价炒得比江州市中心的商业中心地价还要贵,都还是不少人趋之若鹜。

随着时间的推移,整件事情背后的故事也被挖了出来,一个神秘的风水师浮出水面。

据说,这位风水师与弘延大师乃莫逆之交。

据说,就是这位风水师,一手改天换地,让江水一色这个阴煞之地,活生生变成了风水宝地,改动风水的大工程让许多风水师都自愧弗如。

因为林远富和相关几个人都守口如瓶,所以这个风水师的名字并没有流传出来。

可是,许多的事迹,却给这个风水师增添了强大而神秘的色彩。

元晞观望这一切,并没有表示,反而乐见其成,等待一切井喷的时候!

住在江水一色的人都知道,江水一色地势最好的那栋别墅,是留给那位神秘的风水大师的,只是江水一色建成这么久,都有好些人搬进来住了,那那栋风水大师的别墅却没有一点消息。

动静倒是有,却是装修队在施工。

在设计方的巧妙构思下,原本就非常安静隐蔽的别墅,被移植过来的树木层层叠叠地围住挡住,若不是熟悉周围的人,恐怕走到别墅面前了,都发现不了这里竟然别有洞天!

这一天,一辆计程车开进了江水一色最昂贵的别墅区,门卫没有任何为难,看了业主卡便迅速放行,计程车一路畅通,最后,竟然来到地势有高的地方——

那风水师的别墅!

有心人无意看到这辆计程车停下来,便瞬间提起了精神,隔得远远的打量。

也怪不得他们会不顾忌自己的身家身份做出这样的行为,还不是那个该死的林远富,每次问起那位风水大师来都是笑笑笑,有用的话却一点儿也不透露,这可让他们这群有心撒钱的人,完全找不到力气使。

风水大师啊!多么难得一见!偌大的江州都没几个的风水大师啊!

林远富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这栋别墅,住在附近的业主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平时出来锻炼的时候,总会注意这边。

今天终于有了响动!想想就期待!

可意外的是,计程车上只是下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