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57章 谁敢动我师父,我灭他全族!

门内在寂静了一瞬之后,那名星辰宗弟子先动了,他一手拉起了梁敏!

“放开我——放开——”梁敏紧紧的抱住身边的水洺!她当然不愿被拉走,这个时候一名女弟子被拉走,那意味着什么?!她不蠢!她当然知道!

“碧师姐!如果你还有一点良心,请让他们住手!”水洺浑身狼狈,没有半点平时干净华贵的风范,他看着眼前走进来的,他曾经以为是,神女般人物的碧池痛心道。

“良心?”碧池冷笑了一声,她伸手轻抚了自己,头上有些散乱的鬓发,她走到梁敏的身前道,“梁师妹,我劝你还是顺从一点,不然受罪的可是你自己。”

“你……”水洺语噎!

“不要叫她师姐,她根本就是人尽可夫的婊子。”一旁的刘峰冷冷道。

而这个时候!

碧池忽然一手掐住,那被抓住的梁敏的下颚!

一股鲜血从梁敏的嘴中溢出!很显然,她试图咬舌自尽!

“梁师妹!”看到这一幕,这里所有的紫云宗弟子都痛呼道!

曾几何时,他们都是宗门的天才,哪里想到今日会沦为阶下囚!哪里想到他们有朝一日,居然要眼睁睁的看着,同门的美好女子,被逼到不得已,只能咬舌自尽!

一名武者,在失去了玄劲的情况下,她炼自爆毁灭自己都做不到!梁敏只有选择咬舌自尽,来保存一份尊严!

然而碧池看到了,她阻止了!

别误会,碧池不是想要救梁敏。

“自尽?这怎么可以,星辰宗的师兄们需要你呢。”碧池轻轻的在梁敏耳边道,她“新婚之夜”受到的照顾,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受!

那一夜,无论她怎么求救!都没有人理会她!

那一夜,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有人放过她!

那一夜,她甚至忘记了,到底有多少个人在她身上!她只记得门关关合合,她醒来的时候,下体是火辣辣的痛!

她拖着疼痛的身体,跑去告诉她爹!而她爹却跟她说,忍一忍就过去了?!

哈——

忍一忍,就过去了……

碧池完全无法想象,一直疼她宠她的父亲,居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她永远记得他说出这一句话时,那面上的冷漠!

下一刻!

碧池握着梁敏下颚的手一滑,“嘶”的一声!她就拉下了梁敏的衣襟!让她衣下的春光直接外泄!

“啊——”梁敏惊叫一声!

“这位师兄,你还等什么?”碧池瞬间将梁敏推到,那星辰宗弟子跟前!

“哈哈哈!还是碧池小姐识相。”早已色动的星辰宗弟子,瞬间扛起梁敏!

“小心别让她自尽了。”碧池还善意的提醒道。

紫云宗弟子们看得是怒火滔天!不知道是谁忽然冲撞了起来!

是大牛!

常年炼器的大牛,身体比寻常人更健壮!他忍不可忍的,直接朝那扛着梁敏的星辰狗撞去!

“砰!”这名星辰宗弟子猝不及防,直接被大牛撞翻了!

“打死他!”

“打死他!”

刹那间!附近一名名紫云宗弟子,不顾一切的扑上去,他们的手脚被捆缚,他们没有了玄劲,可是他们用嘴咬!用一切的办法,去“殴打”这名星辰宗弟子!

“打死他们!”水洺同样愤怒而起!

而水洺和刘峰,直接奋力的扑向了碧池!

安毅成目光一寒,正是要乘乱动手!

可是下一瞬间!

“碧水天幕!”碧池清喝一声!她一掌拍落!

“砰砰……”水洺和刘峰瞬间被拍飞!连带附近的紫云宗弟子,一个个像是无能的苍蝇般,全部被震飞!

“噗……”一口口鲜血,从这些羸弱的紫云宗弟子嘴中喷出!

这时候听闻声响的,好几名星辰宗弟子,早已是进来平复骚乱!

而他们平复骚乱的方式,自然是“殴打”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紫云宗弟子!一道道惨叫此起彼伏!

安毅成被困住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清楚的知道,就算他动手起来!他也无法带着,这些完全没有玄劲的同门逃离!

解药!他必须先拿到解药!

“嗷——”这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起!

所有人顿住一看,却见碧池一脚狠狠的,践踏在刘峰的小腹上!

“碧池师妹,不要!”虚弱的金岳山,拼命的喊道!他作为年青一代弟子之首,之前是被“招待”得最周全的,所以此时十分的虚弱。

“咔擦……”清脆的咔擦声落,刘峰惨烈的喷出一口鲜血,瞬间晕死了过去。

殿内本来还在暴动的紫云宗弟子,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碧池!你猪狗不如!”金岳山痛骂道!

“啪!”一名星辰宗弟子,直接将他踹到在地上!

“我猪狗不如?”碧池踩了刘峰,忽然“哈哈哈”大笑而起!她一脚又踩住一旁的水洺,她的声音忽然癫狂狰狞,“我是猪狗不如,那你们的云师妹呢?怎么没有来救你们?”

“嗷——”水洺惨叫一声!丹田传出一片撕心裂肺的痛!他面色惨白,完了……

“你们不是喜欢她么?可惜,她已经死了。”碧池盯着地上的水洺,声音尖锐的说道。

寂静……

一片的寂静……

没有人去反驳碧池的话,已经半年了,如果云芷汐和容煌,没有被卷入虚空乱流界,那么他们肯定早回来了。

“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臣服星辰上宗,自愿被种下丹田禁,就可以从这里离开,否则今日之后,你们都将会被废掉丹田,成为星辰宗的奴隶。”碧池说话间,痛踩了水洺一下!

“噗——”水洺嘴中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你休想!我们就是死,也绝不会臣服星辰狗!”金岳山怒骂道!

“对!你休想!”易山河等人纷纷怒骂!

可就在这个时候!碧池忽然拔出一柄匕首,她盯着金岳山陡然温婉的笑道:“金师兄,在古界城的时候,因为云芷汐那贱婢,我没能将你的丹田碎爆,那可一直是一件憾事。”

易山河等人瞳孔一缩,纷纷怒骂道:“碧池!你敢!”

“我敢?”碧池走近金岳山,她忽然大力的将金岳山拖出!

“金师兄!”紫云宗弟子脸色都是一变!

“就是你!当时为什么不让我杀!如果你们都死在古界城,我就不会这样了!我就不是这个样子!都是你!都是你!”碧池明显有些神经质!她尖锐的朝着金岳山咆哮!

“没有杀了你,是我出手的最大失误!”金岳山冷冷的盯着碧池,他只恨他当时一招之下,没有直接将碧池毙命!还留得她出来残害同门!

“嗤!”碧池的匕首,狠狠的捅进了金岳山的丹田!那一瞬间,她感受到了一种快意!

“噗——”一口鲜血喷出,金岳山的脸色铁青!

安毅成终于忍不住了!

但就在那一刻!他身边的一名碧水峰弟子,忽然是快速传音道:“解药在进门那人身上!必须一击毙命,然后找解药!否则你会中毒!”

“嗷——”与此同时,金岳山惨嚎了一声!碧池的匕首,划开了他的腹部!直接裂碎了他的丹田!

鲜血从金岳山的腹部上汩汩而出!碧池伸手摸着那些血,脸上是一片温婉的笑意:“看,这就圆满了。”

“金师兄——”易山河等人痛苦的呼喊!

“哈哈哈——”碧池的快意笑声,却尖锐的钻进了所有人的心田!

“我愿意臣服。”那时候有一名金刚峰的真传弟子,忽然是说道。

“我愿意臣服。”

“我愿意……”

看到金岳山的惨状,看到刘峰和水洺的悲惨,一些心性还不够坚定的真传弟子,已经是动摇了。

何况他们已经被关押了三天,在这三天里他们受尽了虐待,却没有等到任何的救援。受不了了,他们受不了了……

“你们这些叛徒!”

“我不想丹田被爆!”

“叛徒……”

一时间,紫云宗弟子分裂成了两派,一派选择了苟且偷生,一派宁愿丹田被毁,也绝不向星辰宗低头!

“碧师姐,我们愿意臣服。”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紫云宗真传弟子,最终是屈服了。

他们觉得连宗主都已经被迫闭关,宗门里的强者,肯定都跟他们一样被困住了,他们不可能等到救援了,还是选择臣服吧。

……

无独有偶,当碧池在用卑鄙手段,让紫云宗弟子屈从的时候。

另一方面,“肩负重任”的碧崇山,走进了收押紫云宗一众长老的石牢。

在碧崇山的身边,星宿子带着两名巅峰玄王,也一起进入了石牢之中。

石牢潮湿阴沉,幽暗的灯盏之下,一群紫云宗峰主、长老,上代长老都在,但紫云宗主却不在其中。

碧崇山走进来之后,从怀中拿出了一颗夜明珠,他将夜明珠放上石牢顶部,石牢内顿时光亮通明!

然而这夺目的亮光,却让牢内不少人适应不住的闭上了眼,羸弱的他们连陡然接受夜明珠的光,都要适应很久才缓过来。

“怎么样?各位峰主长老,可都考虑得很清楚了吧?”碧崇山幽幽的说道。

“呸!”金震直接朝碧崇山吐了一口唾沫!而这就是他最好的回答!

“楼峰主,你莫非也是这么想的?”碧崇山的目光,盯着垂头中的楼沧远。

“碧峰主不必再多说了,本峰主是不会背叛宗门的。”楼沧远淡淡的说道,并不看碧崇山一眼。

“背叛宗门?”碧崇山声音一扬,随后说道,“楼峰主错了,你从这里出去之后,你依然是天兵峰的峰主,紫云宗还是紫云宗,只不过我们支持星辰宗,作为我们的上宗,这怎么能是背叛呢?”

“强词夺理!”韩进冷嗤了一句。

“卑鄙无耻!”易天唾骂道。

“猪狗不如!”祁雄辱骂了一句。

其余长老纷纷怒骂,地牢一瞬间嘈杂而起!

“闭嘴!”星宿子身边一名星辰宗长老大喝一声!石牢内有恐怖的威压散出!震得一众紫云宗强者气血不顺,纷纷是噤声下来。

“天兵峰上的真传弟子,我们现在可是没有动。我知道楼峰主是识时务者,你我私交不错,我已向星耀宗主,保你出去不必被丹田禁控制。”碧崇山不在乎那些辱骂,依然在游说楼沧远。

楼沧远沉默不理会。

“楼峰主,现在可是最好的投诚机会。你难道不想宗门上下,以你天兵峰为主么?你我携手,宗门其余各峰,都要为你我二峰服务!届时你有更多的炼器材料,以你的天赋,完全可以成为六级炼器师!到时候为星辰宗效力,绝对比现在好!我们可是在为中域效力。”碧崇山最后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中域!”楼沧远一惊!

石牢内所有长老,面色都是发生了变动!

“否则你们以为,我东域有什么毒,能够让各位在不知不觉之下,忽然玄劲全散?”碧崇山反问道。

紫云宗强者面色沉了沉,这确实一直是他们想不通的!这种毒闻所未闻,他们察都察不出根源,只感觉体内的玄劲,就是凭空消失了!

“还有丹田禁,难道你们真没有想到?”碧崇山再道。

“魔云门。”楼沧远面色十分难看,不仅是他,其余紫云宗强者都十分难看。

这三天的功夫里,已经足够他们冷静的想事情了。那种毒他们不知道,但是丹田禁这种邪门歪道,他们却有所耳闻,据说是魔云门控制奴隶的手段!

“知道紫云宗主去哪儿了么?”碧崇山忽然再道。

紫云宗强者们,瞬间看向了碧崇山。

“就目前来说,古界城联盟会还是一个障碍,紫云宗主如果惟命是从,这一切的事情可就好办了。”碧崇山幽幽的说道!

“宗主!”几名上代长老面色大变!

“不仅如此,你们若是不臣服,那么接下来等待你们的,就是人傀的命运。”碧崇山说罢,两名星辰宗长老,忽然是上前一步的,直接朝着火战和沐炎捉拿而下!

“你们干什么!”火刑大喝一声!其余长老也是纷纷怒问!

然而被锁链仅仅困住的他们,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

紧接着,被废掉丹田的然长老,以及两名上代长老同时被拎出!

“碧崇山!他们要干什么?”楼沧远厉声询问碧崇山。

“干什么?他们都被废了,当然要带去炼成人傀,如果炼制得好,可是五个王阶人傀。”碧崇山幽幽的应道!

“你们敢!”火刑咆哮一声!他“嗦嗦”的挣扎这锁链,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碧崇山蹲下身,他盯着奄奄一息的火战等人,口气惋惜的说道:“不要怪我没念在同门的份上,给你们争取机会,实在是你们太冲动。尤其是火战你,收了个太好的徒儿。”

“呸——”火战一口血沫喷出,直接吐在碧崇山脸上!

碧崇山一怔,火战却自豪道:“本峰主的徒儿,自然是全天下最好的!她杀那星灵狗崽子,杀得最好不过了!”

“你说什么?!”星宿子闻言,阴沉的开口道!

“狗崽子你不必嚣张,你迟早是我徒儿的剑下狗!”火战纵然丹田被废,但一口意气还在,他恶狠狠的盯着星宿子道!

古默离传给火战的信,他自然是收到了。但是为了保护云芷汐,他并没有声张出去,他怕被星辰宗的人知道,他们会去截杀她!

“很好,那我就将你炼成人傀,保留你的样貌,我倒是希望看到,你那死掉的小贱人徒弟,什么时候来找我。”星宿子阴沉说道,直接一手抓向火战的头颅!手中更是凝聚其一团,散着恐怖阴森的诡异黑雾!

更让人感到惊悚的是!火战的头颅在这团黑雾下,竟然扭曲了起来!

“抽魂!”奄奄一息的沐炎惊叫而起!

抽魂!魔道一种邪恶的,修炼精神力的方法!一旦星宿子抽魂成功,他将得到火战一辈子的精神力,包括他所有的记忆!

难怪!

难怪星耀说不稀罕宗主峰真传!他们根本是早有手段!

可被抽魂的强者,都会在被抽魂后,变成毫无思想的白痴!

眼看火战就要命陨当场!

说实话,被抽魂跟命运当场没有区别!

“住手!”

但就在那一刻!一道爆喝声起!一道恐怖的金系攻击,直接爆穿向星宿子!

紧接着!一名身形略微佝偻的老头,直接弹射向星宿子!在他的手上,同时挥舞出一柄血色的弯刀!

“恒疯子!”一名瘦小的上代长老,看见老伙计横空冲起,那一瞬间他只觉得激昂澎湃!他就知道,这个老疯子不会被困住!

星宿子等人猝不及防之下,连忙是退闪而开!

恒长老手中血刀“哗啦”一出,瞬间将石牢内众人的锁链砍掉!他那一身的金系玄劲,四周波动的金系灵力,都空前狂瀚到了极致!

下一刻!恒长老的身形一闪而逝!

“少宗主,他在你头上。”一名星辰宗长老略略一提。

星宿子冷笑一声,一柄黑剑瞬间出鞘!

只见他双手握剑,瞬间朝着空中一斩!

“锵锵!”石牢上方一片金光闪烁而出!

星宿子的黑剑,与恒长老的血刀杀在一起!后者那血剑之上,瞬间被爆出一个崩口!很显然恒长老的血刀,要低阶于那黑剑!

一击不中!

恒长老金光一闪的再度消失!

下一刻!

恒长老出现在星宿子身后,血刀直砍星宿子后腰!

然而星宿子居然非常矫健,他身子手中黑剑零活反转!直接将这致命一击挡下!

再度一击没杀到,恒长老又是金光一闪的消失了!

“有点意思,居然能自行解毒,而且身法如此诡异。”星宿子握着手中的剑,浑身都十分的戒备。

然而等了一瞬,恒长老没有再度出现!

“少宗主,他要逃走。”星辰宗长老再度提醒。

星灵子身形瞬间一闪!下一刻他朝着空中一劈!

“锵!”星灵子这一剑,居然是准确无误的,砍中了利用诡异身法,准备迅速逃离的恒长老!

恒长老原本是打算,劫持了星宿子来换救同门的。但他没想到,星宿子虽然只是高阶玄王,战力却不再他之下!

察觉到这一点后,恒长老并不打算恋战,他那两道击杀,不过是为了麻痹星宿子等人,而他好迅速的逃离!他知道唯有他离开,去通报古界城联盟会,他们紫云宗才有机会翻身!

可是恒长老明显没能得逞!

眼看被捕捉了身形,恒长老在与星灵子一击之后,浑身的金系玄劲忽然一爆!

“少宗主小心!”一名星辰宗长老,以为恒长老要自爆,立即迅速的拉开星灵子!

不想恒长老趁机,直接朝着石牢大门飞射而出!犹如一道金色彗星狂扫而过,速度恐怖得惊人!

那身形瘦小的枫长老,这时候忽然尖喝一声!直接朝着围观的碧崇山扑上去!

紫云宗强者们纷纷意识到,只要恒长老逃出去,那么他们将会有获救的机会!

刹那间!

被解开了锁链的他们,纵然依然玄劲全无,却都爆发出了潜能的,直接蜂冲向星宿子等人!

石牢室内顿时一片混乱!

紫云宗强者们,纷纷不要命的冲上去!他们想要用绵薄之力,去助恒长老离开!只要恒长老走出去,就算他们全死了!那么紫云宗还不算完!

而那时刻!

爆冲而出的恒长老,已经靠近了石门!

但与此同时!一名星辰宗长老,却是飞冲了进来!那是察觉异动的看守,可他这一进来,还没来得及反应!

爆冲而出的恒长老,血刀就是一闪而出!

但见“唰”的一片鲜血喷射!爆狂的恒长老,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在斩了一头星辰狗后,依然速度不减的冲了出去!

“滚!”而这时候浑身玄劲一震,将身边黏上来的,紫云宗强者震散后的星宿子等人,就算立即追上去!速度也赶不上恒长老了!

一旦恒长老冲出地牢!凭借他对紫云宗上下的熟悉,他很有可能逃出紫云宗!届时恐怕一切就都有麻烦了!

那时候被震开倒地,一个个喷血而出的紫云宗强者,纷纷是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他们知道有希望了!

然而!

就在这一刻!

就在众人都以为有希望的此时!

“吼——”一道黑光,从星宿子的兽镯上射出!

那道黑光的速度极快!它咆哮而出!

下一瞬间!

所有紫云宗强者,绝望的看到一道庞大的黑影,挡住了恒长老的去路!

“吼!”有恐怖的吼声起!

恒长老只觉眼前一晃!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迎面一道阴森的寒风扫下!

“啪——”

“轰隆隆——”

恒长老的身体,被狠狠的甩进石牢壁上!裂爆出一块块石碎!他整个人被碎石瞬间掩埋,一片黑血蔓延而出!

而恒长老——

不知是生是死!

紫云宗所有强者,惊骇欲绝的看着那道黑影!

“地狱魔犬……”瘦小的枫长老惊绝呼出!

地狱魔犬,一种邪恶的暗属性墨犬,是魔云门的标志性兽骑!但凡拥有这头兽骑的人,一般都是魔云门中,比较重要性的人物!

很显然,星宿子在魔云门,拥有着一定的地位,否则他不可能拥有地狱魔犬!

而且这头地狱魔犬,已经是八千年级别!玄皇级地狱魔犬!

紫云宗众强者,怎么都没想到,星宿子手上还有这样一张王牌!

此时此刻,就算他们紫云宗上下没有中毒,星宿凭借这都恐怖的地狱魔犬,已完全可以碾压他们!

“我愿意臣服!”那一刻,楼沧远忽然呢喃道。

过了一会,楼沧远似乎担心星宿子没听清楚,他又大声道:“我愿意臣服!”

星宿子的目光,冷冷的看向楼沧远,后者艰难的站起身来,然后郑重的跪地道:“楼沧远愿意臣服少宗主!”

中域魔云门,楼沧远相信,就算是古界城也绝对无法抗衡!

既然是绝路,那他为何不选择归顺!他还想要,成为一名六级炼器师!

“楼峰主你……”紫云宗其余强者都是一怔!

“哈哈哈!本峰主就知道,楼峰主你是识时务者。”碧崇山朗笑一声,目光幽幽的看向其余紫云宗强者。

“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碧崇山一声落定。

“我愿意臣服!”一瞬间,又有一个天兵峰的长老臣服。

接着金刚峰一位长老,碧水峰三名长老,土祁峰和易木峰两名长老,纷纷是臣服跪下!

“你们这些叛徒!”宗主峰的胖长老,没想到真的有人臣服,一瞬间只觉得憋!

“你们别忘了,我们还有公子!”宗主峰瘦长老痛心疾首道!他没想到共患难的同门里,竟然也有叛徒了!

而这个时候!火刑也动了,他从地上爬起了身。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凝,他们都盯着火刑!

“火师弟……”火战不可置信的虚弱出声,他不相信火刑也会投诚!他虚弱的扶着石牢跟上去,他不相信火刑会投诚,但他相信火刑会做傻事!

火刑脚步蹒跚的,走向了星宿子,但却被碧崇山拦住了。

“让他过来。”星宿子淡淡的道出一句,他最想看到的,其实还是火云峰长老的投诚。所以火刑的动作,引起了他的兴趣。

碧崇山遵令让开了身,火刑一步步走向星宿子,他在星宿子跟前三步的距离停了下来,他一双犀利的老目盯着星宿子。

“如果你臣服,火云峰峰主是你的,我还认命你为我的随从,可随我去中域。”星宿子看着火刑道。

“呸——”火刑一口含血的唾沫喷出,“一条魔门的狗,居然想让老夫这个人,来服侍你这条狗!”

闻言,那些臣服的紫云宗长老,面色都十分难看起来。

而星宿子怎么都没想到,火刑专门走上来,就是为了吐他一口唾沫!一时不防之下,他竟被吐了个正着!

感受到脸上沾满着腥臭的血和口水,星宿子一双眼眸里,渐渐布满了一层阴狠:“老狗,给我去死!”

星宿子手爪一抬,手中暗雾喷涌而出!

星宿子天生是暗属性,跟星辰宗历任宗主的光属性,完全不相匹配!所以他虽然是长子,却早就没有了继承宗主之位的权利!

星宿子早年就离开了宗门,独自去了中域,没想到却机缘入了魔云门,并且被一名魔云门的外门长老收为亲传弟子。

在魔云门混得不错后,星宿子打算再回东域见亲人,并且打算将星辰宗,引荐成为魔云门的附属宗。他的师父却正好交给他一个任务,让他跟家门联系,说是要得到试炼古界的一颗帝心。

怕时间赶不及,星宿子就先跟星辰宗取得了联系,但他却没想到,这一次的任务不仅没完成,他的弟弟还死在试炼古界内。

星宿子亲自回来,就是要给星灵子报仇!同时也希望能再找到帝心!

而星宿子的人生经历,让他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吐口水!因为小时候身为暗属性,他就经常被宗门里,一些长老之子唾弃!

此时此刻!火刑这一口唾沫,直接引爆了星宿子的怒火!

可早就盯着火刑的火战,在星宿子怒火蓬勃而起前,就拼命的将火刑直接拉开:“师弟……小心……”

“师兄!”火刑万万没想到,这种时候分明已经,应该不能动弹的火战,居然还会来护着他!

他们师兄弟从小感情很好,两人还都性格火爆,但是火战因为是师兄,从小一直保护着火刑!

这种时候!在火刑自寻死路的时刻,他没想到他的师兄,居然还是出来了!他……

那时刻!

星宿子的手爪已落!

火刑抱住他气息羸弱的师兄,老目中一片泪花闪闪:“师兄,一起走,黄泉路上有个伴。”

紫云宗强者纷纷色变!然而无人有力阻止!

眼看火战和火刑,就要双双毙命在星宿子手爪之下,所有长老、峰主都不忍心的闭上了眼!沐炎更是痛心得老目垂泪!

可就在那一刻!

一道怒火冲天的清喝,如晴空霹雳般炸裂而出:“谁敢动我师父,我灭他全族!”

------题外话------

嗷呜!谁还藏着票票!本座要打屁屁!喵哈哈哈~快投快投……

ps:上月承蒙众位倾囊相授,《神医废材妃》爬到了第十,本座瞬间觉得努力没白瞎!所以昨儿战斗力极佳,在比较卡的情况下,依然持续不懈的,在写完了昨天下午的更新后,写了这一章准时可以,给你们八点二十看到的八千字更新。感谢你们!

感谢榜1号的已发,30和31的本座还在整理!谢谢亲爱滴们的支持,有你们,是我写文的强大动力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