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53章 春心

起初老铁真王看到匕首,是被那古朴的锻造纹路所吸引,他隐隐记得,在部族残缺的炼器文卷里,有粗略的介绍过类似的锻造纹路,似乎是上古的锻造术!

可是细看之下,他完全无法想象,这竟然是一柄没有开刃的武器!

而闻言!

殿内所有铁真人的目光都是一缩!

就是炼器门外汉的云芷汐,也是眼皮一跳的露出了惊色!

关于开刃这一点,她因为之前跟着铁木真参观了唐家的炼器工艺,倒是有了一些了解。

玄兵以上的武器,在还没有开刃之前,他们只是兽丹被锻造在器胚上,两者之间根本还没有融合!

这样的武器,就算器胚再锋利,就算兽丹再强悍,它们也只是貌合神离的存在,完全不能达到玄兵以上武器,兵、魂相融的状态!

开刃,就是炼器师通过非凡锻造术,将器胚和兽丹彻底融合的过程!

“如此完美的器胚,这位锻造者的炼器水平,远在我之上!尚未开刃就已经是上品王兵,一旦开刃的话,这绝对是一柄上品帝兵!”老铁真王惊叹至极,凭借他的炼器经验,他竟完全无法捕捉,这柄武器上的锻造奥妙!

然而他却能深刻的感受到,这柄武器上的锻造术,绝非是他可以想象的精妙!

老铁真王堂堂南域一代炼器宗师,代表着南域最巅峰的炼器水平,他直接在这柄匕首前自愧不如,可见容煌的锻造术,到底去到多么可怕的水平。

而那一刻,云芷汐的目光,从那匕首移向了容煌,她觉得他身上的迷雾,越来越浓厚了。他所在觉醒的力量,到底会将他推到哪一步?

她不知道,他恐怕也不知道。

他依然白衣飘渺,人前如一尊神祇,散着绝代神秘的气韵,让人无法产生去跟他,站在一起的心念。

他此时的目光,正看着老铁真王手上的匕首,那一双墨目里有微浓的暗,仿佛深黑的宇宙般化不开。

但闻他略冷的飘渺梵音,平淡的说道:“它开过刃,它有双刃。”

听他的声音,看他性感的薄唇,不疾不徐的吐说着什么。再有他那一身,无论何时都与身俱来的强大,一切皆掌于手的气度……云芷汐看着他的一双懒眸,竟在一瞬间有些迷离。

“开过?!”老铁真王在一愣后惊呼!他盯着容煌的目光,就充满了质疑。

云芷汐似被这声惊呼惊动了,她微微地垂下眼脸,颈上一层热意不由自主而发!

她发现她竟然旁若无人的,盯着男人看了这么久!幸好大家都专注在那匕首的问题上,并没有看到她的失态,否则她可就丢人了。

此时容煌发现了她的异状,正是若有似无的看了她,见她又似乎没什么异动,他才看回铁真王。

紧接着,容煌抬手散出一道白雾,直接袭向老铁真王!那速度之快,令全场铁真人纷纷一骇!

“太上王小心!”数道惊呼正开口!

殿内却有一股强大的火系灵力爆起!

“唳!”殿堂之上,两道火凤之影,一虚一凝实!栩栩生动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这是……”老铁真王顿时从坐上站起身来!他贪婪的看着,这柄武器被催发时,那玄奥微妙的关联!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赋予在这柄匕首上的,绝对是某种已失传的锻造术!而他就算不能完全窥探其精妙,却也能从中领悟一些什么。

老铁真王在炼器上的天赋,自来是卓绝的,所以他在紧盯着这些纹路发展时,明显心有所感……

殿内众铁真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一柄武器之上,出现两道兵魂?!这——这根本就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大家都知道,灵兽是修炼成灵的存在,纵然只是它们的兽丹,那也是有灵性的。以它们灵兽的傲性和复杂,完全不可能同时融合在一件器胚上!

强行融合,只会是兵毁一空!

所以自古无论多强悍的炼器师,都不可能将两颗兽丹完全融合!因此这一件武器,绝不可能出现两道兵魂!这在炼器界,是铁定的真理!

可是——

可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件武器……是你锻造的?”老铁真王老目震骇,而隐含火热的盯着容煌!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是上古时期偏门的一种锻造术,是一名炼器疯子,试图打破一器不能融两兽丹,而创造的锻造术!

这种锻造术,老铁真王并不了解,他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已经是他见识广博了!

“不对,我真是老糊涂了。”老铁真王在盯着容煌一阵后,又是自言自语的摇头,然后目光火热的盯回手中的匕首。

“这种锻造术源自上古,也早已在上古失传了,如今天下,就算是在中域,也不可能有炼器师,能有这种锻造工艺。”老铁真王呢喃着,一脸的痛惜感慨。

殿内的铁真强者,都是被老铁真王的一惊一乍,弄得是云里雾里的,但都清楚的知道,云芷汐拿出的这柄匕首,锻造工艺是绝对的一流!

“你们如果是要找能开这一刃的炼器师,那么老夫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以这柄匕首的锻造水平,我完全无法插手,只怕一旦动它,反而会将它毁了。”老铁真王本对自己的锻造术十分有信心,但面对这匕首,他只能自愧不如。

说话间,老铁真王已经将匕首,归还给了云芷汐道:“另请高明吧,不过我觉得,这世间只怕无人能妥开此刃。但如果丫头你不要,我们铁真部愿意用任何帝兵,跟你换下这柄匕首。不,两件都可以!”

虽然不能妥帖开刃,但老铁真王却知道,光是这柄匕首所展现的锻造术,就足以成为他们铁真部,流传下去的族中一宝!

若是那一日,族中有天赋卓绝的炼器后辈,能参悟出这其中的锻造奥妙,那绝对是他们铁真之福!

这种价值是无可比拟的!虽然有点虚……

“不,不用了。”云芷汐握住匕首,感受着熟悉的气息,脑海中掠起当日,容煌将匕首赠给她的情形。

不知为何,她的心,忽然生出些涩涩的感觉。那种涩里,又晕开着一丝,让她忍不住心头柔软的微妙。

他给她的,一直是最好的。

此时的云芷汐,并不知道她正握着匕首,又怔怔的看着容煌。她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呆,懒眸里有起伏不定的光,让人无法捕捉到她的情绪。

“汐儿?”容煌的手掌,忽然握住了她的手,他察觉了她的不对劲。她懒眸微微一凝,看着他的目光很澄净,澄净得像是一潭寒水。

这种澄清,却让容煌心房一跳!

他修长的剑眉瞬间凝了凝,他的目光看住那柄匕首,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这小人儿,该不会对他没有将匕首,全部开刃好给她,而在生气吧?!

再加上她遭雷劈的事情,本来也正生着他气呢!这……

完了!

容煌忽然感觉大大的不妙,他本来还高兴着,这小东西此番,肯定是《金凰神功》第三重了!他也许,或者,可能,那啥……

“我不是要弄这匕首,如果可以的话,请太上王帮我看看,我这柄蛟龙剑,能否回炉再造成帝兵?”这时候回神的云芷汐,却是拿出蛟龙剑道。

蛟龙剑是紫云宗主,亲手交到她手上的,虽然于她来说,好像没什么作用了。但是她不想辜负紫云宗主一片心意,如果可以的话,她想重锻这柄剑。

重锻这种工艺,她知道是不用找容煌的了,毕竟器胚的局限在那里,那样只会是大材小用。虽然……在他看来,于她身上用的才,都是作了大用的。

此时一旁的铁木真,已是上前将云芷汐手中的蛟龙剑,转呈上给了老铁真王。

“这个……我听说你有万年寒铁,还有深海秘银,有这两样的话肯定没问题。我们铁真部里,正好收藏有一颗水火双系兽丹。”老铁真王看定了蛟龙剑后,立即是有信心的说道。

一听说万年寒铁,深海秘银!铁达罕等人双目一亮,其余事情纷纷忘到了脑后!都是目光闪闪的盯着云芷汐!

云芷汐不负众望,直接抬手一挥,那两块大家伙“唰”的,就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

铁真部众人,虽然早就看过这两块大家伙,可是此刻再度看到,他们的心情依然是激动汹涌!

老铁真王直接一愣!接着再度起身,并是直接走到这两东西前!

“这……这么大!”老铁真王早听说有万年寒铁,以及深海秘银,可是居然这么大一块!他这老心肝哦,顿时“噗噗跳”起来!

铁真部早就缺少极品的炼器材料,而如今突然飞来这么大两块,还是品质如此绝佳的万年寒铁,深海秘银!

老铁真王顿时有一种,临老入花丛,人生再逢春的兴奋感!

“小丫头你放心!有这两块东西,我绝对能给你锻造出一柄帝兵!”老铁真王老手颤抖的,轻摸着两块宝贝,立即是拍拍胸口承诺道!

这时候的老铁真王,早已经是把什么,云芷汐在天雷头是否得到宝贝什么的,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那就有劳您老了。”云芷汐拜谢道,本来她确实还有顾虑。如果铁真部如今最厉害的炼器师,只是铁达罕这位王。他们现在根本不能,锻造新的帝兵的话,那这笔买卖谈下来,似乎也没多大意义。

但现在亲眼看到老铁真王生龙活虎的,那这些都不是问题了。不过能亲眼见证,这位南域炼器大师锻出的帝兵,她自然是乐意至极。

因为炼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云芷汐便被安排暂且住下来,好等候老铁真王炼器,之后也好详谈后续的,合作以及买卖万年寒铁、深海秘银等问题。

等回到住处,九婴自己玩去了,云芷汐却去了容煌的房里。

云芷汐是自己走进容煌的房间,容煌眼皮微微一跳的跟了进去。

“汐儿。”容煌拿不准什么情况,一时间无从下手。平日里都是他跟着她,进她的房里的,可是今儿这情况,怎么看都感觉不对劲啊!

“嗯?”云芷汐正应声,下一刻她就被一双有力的手臂圈住。

容煌因为心里有些发慌,干脆也不管别的,就想着先把人抱住再说。按照往常的规律,如果她要生气,肯定是会挣脱,接着多半就是闹一阵也就好了!

嗯,就是这样没错。

然而——

容煌这一抱,却发现怀里的人儿——好乖!没有半点反抗!整个身子都柔柔的,靠在他的怀里!

云芷汐手臂轻抬,将圈抱着她的男人拥住。

他很高,她把头靠在他怀里,正好靠在他的心口上。她因此能听到,他那有力而均匀的心跳。

她听着耳边,这一起一伏的韵律。她感受着他,一张一弛的生机。不知为何,她此时就想这样抱着他,想要听他真切的心跳,想要在他怀里柔柔的让他抱着。

她微微闭上了眼,脑中掠起了他第一次,真正的表明心迹时,那风骚入骨的模样。还有他为了让她答应,不惜用了青瞳诱惑的美男计时。

呵……

其实她知道,更早更早之前,他就已经在潜移默化的,让她熟悉他,习惯着他。

青城县的时候,他用他无所不知的能耐,令她下意识有事就会去找他。因为除了他,没有人会知道,所以她只能去找他。即便那时候就深查他无耻,是个道貌岸然的流氓,可惜小小的青城县,她找不到第二个“百晓生”。

玄天森林里,他就算走了,依然留下一个诱惑,设了让她去紫云宗的局。还表现得他多么的,高远纯澈似的,把他的狼性压抑得很好。

等她进了宗门,他诱她成弟子,借用师父之名,该干嘛就干嘛,让她一步步习惯他的亲昵。又用超凡的厨艺,还有超凡的炼器能力,把她对他的好感飙升得更高……

她之前觉得他这些坑高明,可其实他这些坑也极用心。

他给她指导的,都是对她最好的建议;他给她的东西,都是最好;他对她做的,都是最用心的。

她能感觉得到,所以她不自不觉的喜欢他,不知不觉的被他“带走”。但她以前只是感觉着,却从未真正的走心。她习惯了他这么做,而他也不让她多想,只让她肆意的放纵他的宠。

只是今天握着那柄匕首,忽然间她的识海里,就恍过了,很多很多的触动。她抱紧了男人精瘦的蜂腰,真好,有他真好。

“汐儿。”容煌感受到人儿的紧抱,他搂着人儿的手臂也是微紧,可是他也好忐忑!

为毛?

他一直看着怀里的人儿,他那双墨目一眨不眨的,一直看着她呢。可是他怎么看,她都是闭着眼睛的!

他知道一般她这个样子,大约是在想事情。可是她想什么,想得这么深入?她不会是想着,怎么“折磨”他吧?

他对这小人儿是又爱又无奈,可他就是喜欢她。起初他也不知道太多,只知非要把这个有趣的人儿,弄在身边就是了。

先想要留着她,接着想要抱着她,然后想着要亲她,后来又想着……嗯,想的越多之后,他就只想要霸着她,霸她身霸她心全霸了。

“汐儿,匕首给我?”容煌微附了身,在人儿的耳边轻语了一句道。他嗅到她身上,虽经过了换洗,却还有一丝的雷味。他的呼吸微微一凝,这事情她可是也怪着他的。

“汐儿,天雷台的事情……”容煌本着坦白从宽的原则,正仔细在跟云芷汐解释清楚。说完天雷台的事,他还解释了匕首的情况。

“匕首我在锻造那会,并不知道其实我留的是双刃,是这一次觉醒了更多的记忆,才知道当时潜意识留下的。”

可容煌的一番解释,并没有得到云芷汐的回应,这让他顿时有些急了!

“汐儿?”容煌稍大声的唤了一句,却墨目微微一凝的,自己轻笑出声来。

“小东西……”容煌无语的发现,他怀里的人儿呼吸绵长,心房起伏的韵律更是均匀如一,这压根就是睡着了!

要说云芷汐被雷劈了一通,本来就是一件很伤的事情。之后天灵珠入识海,几乎将她的神识体毁灭,可让她消耗得不轻。

后面的晋阶,虽然让她身体上的伤势,得到了完全的恢复。然而精神上的疲倦,却是没有得到改善。

这会抱着容煌,嗅着他身上清雅宁人心的梵香,她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而这绝对是她前世今生,入睡得最快!最随意平静的。

本来容煌早该发现她睡了,然而他心情忐忑,竟没捕捉到她已入眠的状态,还在她耳边细细解释。

轻柔的将人儿横抱起来,容煌将她抱上了床榻。至于他自己,当然是一起睡上去。知道她还抱着他的腰,为免压了她的手,他想轻掰开她的手臂。

然而尽管容煌的动作很轻,云芷汐依然似有所感,可她不仅不松手,反而抱得愈紧?!这——

“汐儿,把手松开可好?”容煌轻说了一句。

云芷汐如画的青黛拧了拧,似乎并不乐意?

“汐儿,把手给我。”容煌换了手法,他将手掌绕到身后,去扣在她的素手上,想要这样分开她的手臂。

可这时候云芷汐却张开了眼!

那是一双非常澄净的眼,澄净到容煌以为,看到的就是两汪秋水,微寒而剪剪动人。他凝着她,将她搂着他的手掌扣到了身前。

云芷汐长卷的羽睫动了动,便如墨蝶轻舞,十分的柔美动人。

而她这一动之后,眼脸又合了上去,掩住了那澄净的秋水美景,余留下一片暗暗的墨蝶剪影。

“睡了?”容煌墨目深了深,他轻搂着人儿的腰肢,梵音微提的问道。

回应他的,是云芷汐钻入他胸口,寻觅舒服位置的动作。

容煌由着她钻,等她停下时,他低头看着她,看到她紧紧的巴在他的身上,他墨目里一层层的柔波就忍不住散了出来。

“小东西。”容煌轻笑着拥住了人儿,虽然同床共枕的次数也算不少了。可从前他都是在她睡着的时候,横来与她共寝的,她虽然最后会不由自主的,黏到他怀里来,却没有一次这么柔软,这么的亲密无间。

凝着熟睡的人儿,容煌抬手轻抚着她的鬓发,他的动作很轻柔,柔到他自己都无法想象。随着觉醒的记忆越来越多,他其实有很多事要想,他也有一些惶恐和迷惑……

尤其这一次从虚空乱流回来,那些遍布的陌生熟悉记忆,让他甚至有一种,他不再是他的恍然之感。

只有她,回到她身边,被她抱住的那一刻,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他就是他,他就是容煌。那种感觉,很温暖。

在他的那些记忆里,他是没有这种感觉的。没有第一次亲到她时,那种让他怦然心动的渴望。没有拿她没办法时,那种无奈又心悦的复杂。没有要跟倾说心意时,怕她拒绝的忐忑和紧张。没有……

虽然他外表掩饰得很好,但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喜欢这些感觉,喜欢这些与她在一起的感受,所以他才会下意识一步步的,将她“圈”在“身边”。

容煌轻拥着人儿,他也闭上了眼。

然而谁也不知道,他除了觉醒的沉睡时,除了重伤不省人事时,他从未在其他的情况下睡过。

……

彼时,老铁真王带着铁木真,已经在铁真部那被轰得面目全粉的天雷台上,重铸那蛟龙剑了。

虽然这主峰已经被轰得,几乎变成了土渣堆,可是天雷台还在,所以在精心收拾之后,还是完全可以用来炼器的。

有了万年寒铁和深海秘银,老铁真王干劲十足,连夜就开始进行重铸。而且他今日观那匕首,似乎有所感悟,他觉得正是炼器的时候。

转眼两天一夜过去,天雷台上“嚯”的,窜出了一道蛟龙虚影!那蛟龙行水盘火,声势赫赫,十分的不凡!

“好!”老铁真王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声,朗朗的传荡而开!

天雷台上,一柄蛟龙形的亮剑,在淬过天雷火后,闪闪的现世而生!

不等老铁真王伸手去拿,那重铸而成的蛟龙剑,竟在一瞬间“嗖”的,好像要跑开一般!

“太上王爷爷!它要跑!”铁木真大惊喊道!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他从未见过会逃跑的剑!

老铁真王也是“啧啧”称奇,他立即挥手一控,以天地之火灵力,将那仿佛自有灵感,而想要逃跑的蛟龙剑封锁住!

那蛟龙虚影陡然被困住,立即是愤怒的朝着老铁真王咆哮撕咬!竟敢阻它腾空而去,简直是找死!

然而老铁真王是谁,哪里容得了它放肆,直接一巴掌轰下去!就将那蛟龙虚影打的灰飞烟灭!

说起来,铁真部贡献的这颗蛟龙兽丹,不仅正好契合云芷汐这柄蛟龙剑,原本的兽丹气息,更是非凡的八千年灵兽兽丹!还是难得的水火双系兽丹,可谓价值连城的存在。

不过这头蛟龙再是强悍,如今也早死了去,只是在融合器胚时,产生了一丝灵念,想带着蛟龙剑逃跑,却哪里敌得过老铁真王,直接就被打压了下去!

铁木真看得惊叹不已,双目更是露出崇拜之光:“太上王爷爷,这蛟龙剑恐怕要成上品帝兵!”

“不错!快去找那小丫头过来,让她在最后一淬上滴血入剑。”老铁真王也十分满意的看着蛟龙剑,他一辈子炼器,对于成器的质量要求极高。如今这柄蛟龙剑,他感觉可能是他迄今为止,最巅峰的一件作品!

而帝兵这种强大武器,如果能在完全成器的瞬间,将主人的精血融入,必能使得这柄剑和主人更契合!有助于持剑者,将来更好的发挥武器的最强攻击!

铁木真得令,立即是去找云芷汐来!

……

而彼时。

云芷汐早已醒过来,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还没张开眼,她软软的趴在男人怀里,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梵香,感觉身心都舒服极了。

她不想动,有种想赖着的感觉。赖着床,赖着他的怀抱,赖着这样的舒软感,不想动了呢。

她很享受这种感觉,而这是她以前以前,完全不敢想的。曾经过得那样舔血的生活,最终的下场却……

在圣城她愣住的那一刻,不是她忘却了危险,而是她忽然想起了,她为什么会葬身火海……原来是背叛和陷害,原来她的父母,早已先她一步没了。

都想起来了。

她原来不愿意面对,跟原来的“云芷汐”一样,选择“遗忘”那最无法忍受的现实。

她紧闭着双眼,脑海里掠过那些模糊的记忆。她以前以为会铭记的,结果她其实连父母的模样,都已经模糊了么?

过去了……

死了,一切都过去了。

何必再执着。

她深深的,贪婪的吸着,男人身上宁人的梵香……

她赖在他怀里很久,一直到她想换个动作,她才动了动,然后又安静的趴着。她的呼吸均匀绵长,跟她睡着时几乎一致。

容煌在她动完之后,手掌落在了她的后颈上,他的手落得很轻,却想微凉的雪羽,让已经醒了的她,微微的颤了一丝。

“醒了?”容煌微哑的性感问语,从她的头上散出来。

云芷汐闻言张开了眼,她双手爬上他的肩膀,又抬头看向了问她的男人。

容煌低头看着她,见她双眸慵懒缱绻,透着一抹柔媚的韵味,他的手掌抬了上来,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此时柔媚的人儿的脸。

她微微侧头,用滑润的脸蹭了他的手掌,就自然的露出一抹笑来。

浅笑如水,美人如月。

容煌握住这张美人脸儿,他低头亲吻她这抹笑,心中漾开一层层涟漪,他吻过她的眉眼,顺着她的琼鼻,将吻落在她娇软的唇上。

他的一手搂着她柔软的腰肢,一手寻了她的手儿,修长的手指轻轻的与她指缠绕,他的吻渐热了起来。

“汐儿。”容煌凝着娇软的人儿,身上已有一丝火热悄然而生。

“嗯。”云芷汐应着,一手轻搭在他的胸口,她能感受到他的身体正在从微凉,转化成微暖,有着朝热的态势走。

而此时,两人的脸无线接近,他们的唇时而缠绵着,他终是忍不住的微侧了身,将她笼罩在了身下。

“第三重了?”容煌的呼吸热了,但他还必须确认的问一句,他就怕她中途给他来一句,还没呢!还不行!那他真的要哭了!

他问话的时候,他握着人儿手掌的手分明紧了一紧,显然他很紧张的。也不知道是在紧张她的回话,还是在紧张着其他的。

看着他已染了一丝热意的墨目,云芷汐唇角勾起了浅浅的笑,她轻轻抬了头,在他的额上一磕,一句软软的“嗯”,也随之而出!

容煌的手掌,紧紧的扣住了人儿的手,很紧很紧的扣着!他的呼吸更是明显急促了一下,他盯着人儿的墨目染上了一层氤氲。

“汐儿你……”容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幸福来得太快,一时间居然怔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墨目深了又深的看着怀中的人儿。

------题外话------

嗷呜!战报通知:截止本座发稿时,月票1818张!距离再次加更1959张,只差131张!只差131张!最差131张!快!快到公子掌中来!来战啊!本座还在码字,就等着你们131张到数来加更!加更信誉保障,放心投票!每章24点!奉上!

ps:最近本座真是要哭了,为毛辣么多三星票?!亲爱滴们,投票记住先选择,经典必看,也就是五星投嗷嗷!如果不太喜欢本文,可以将评价票投给其他喜欢的文,谢谢嗷!

最后!战书再吼!来!你们的月票有多少,本座的加更有多少!131张不是终极!再来431张,本座加两更!两更就是一万六千字!你们敢砸票,本座就敢拼出血来加更!

最后时刻!本座等你们来砸场!哈!哈!哈!不服来砸票!

上一章
下一章